Two Cops 我的鬼神搭檔

Two Cops 我的鬼神搭檔

集數

附身的孔秀昌到案發現場取證,絆倒的他碰到血漬後,馬上從車東卓的身體裡出來了。現在除了孔秀昌,車東卓也終於知道了附身及解除附身的辦法。因為強盜案進出醫院的孔秀昌發現自己好像開始見鬼了…

1. 對立的兩個人32分鐘

車東卓刑警因為同伴在一單案中死了,覺得有可疑,四出把有關係的人都捉回來查問,卻因為行動失去刑警一職。宋智安記者的新暈被搶了,為了證明自己,不停調查車東卓的四周,令二人水火不容!

車東卓刑警因為同伴在一單案中死了,覺得有可疑,四出把有關係的人都捉回來查問,卻因為行動失去刑警一職。宋智安記者的新暈被搶了,為了證明自己,不停調查車東卓的四周,令二人水火不容!

2. 上身了28分鐘

車東卓刑警向宋智安說出,為了一個小孩,一定會把案件查明。宋智安才對車東卓改觀。宋智安在警察局裡很累,在記者室休息,竟然重遇車東卓!此時,車東卓收到一通電話,他立即跑出去...

車東卓刑警向宋智安說出,為了一個小孩,一定會把案件查明。宋智安才對車東卓改觀。宋智安在警察局裡很累,在記者室休息,竟然重遇車東卓!此時,車東卓收到一通電話,他立即跑出去...

3. 犯人變刑警28分鐘

殺人犯孔秀昌在醫院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車東卓刑警,他雖然感到十分徬徨,但冷靜後決定以刑警身份還自己清白;他又以保護美女為名,主動接近宋智安。大家雖覺得車刑警行為改變很大,但只認為這是意外後遺症…

殺人犯孔秀昌在醫院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車東卓刑警,他雖然感到十分徬徨,但冷靜後決定以刑警身份還自己清白;他又以保護美女為名,主動接近宋智安。大家雖覺得車刑警行為改變很大,但只認為這是意外後遺症…

4. 案件的真相32分鐘

為了找出自己是無辜,孔秀昌以車刑警的身份與宋智安到案發現場調查,二人卻被黑社會人士綁起來,在打架時孔秀昌的靈魂離開車刑警的身體,回復正常的車刑警想起案發的情況並還孔秀昌公道。得悉真相的車刑警到醫院探望孔秀昌,而孔秀昌的靈魂跟著車刑警回到警局,這時有人拿刀接近車刑警…

為了找出自己是無辜,孔秀昌以車刑警的身份與宋智安到案發現場調查,二人卻被黑社會人士綁起來,在打架時孔秀昌的靈魂離開車刑警的身體,回復正常的車刑警想起案發的情況並還孔秀昌公道。得悉真相的車刑警到醫院探望孔秀昌,而孔秀昌的靈魂跟著車刑警回到警局,這時有人拿刀接近車刑警…

5. 四十九天30分鐘

孔秀昌找到了當初替他畫畫的春小姐,被告知他和東東卓還剩一個未解的緣分之謎,而他們更是命中注定的拍檔,更是為甚麼他會上那個東卓的身,可是他們只有四十九天的期限來解開它.....

孔秀昌找到了當初替他畫畫的春小姐,被告知他和東東卓還剩一個未解的緣分之謎,而他們更是命中注定的拍檔,更是為甚麼他會上那個東卓的身,可是他們只有四十九天的期限來解開它.....

6. 因爲你很漂亮30分鐘

東卓一直聽到秀昌的聲音卻看不到他。東卓計劃攻擊暴走族,但知道需要更多的人。他拜訪了以前遭到毆打的暴徒,並要求他們的幫助。

東卓一直聽到秀昌的聲音卻看不到他。東卓計劃攻擊暴走族,但知道需要更多的人。他拜訪了以前遭到毆打的暴徒,並要求他們的幫助。

7. 讓我附身吧32分鐘

車東卓仍然不相信自己能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也不知道自己應否相信李鬥植不是真兇。慢慢地與孔秀昌相處,車東卓決定相信孔秀昌的話,要求孔秀昌拿出李鬥植不是真兇的證據,孔秀昌要求附身。

車東卓仍然不相信自己能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也不知道自己應否相信李鬥植不是真兇。慢慢地與孔秀昌相處,車東卓決定相信孔秀昌的話,要求孔秀昌拿出李鬥植不是真兇的證據,孔秀昌要求附身。

8. 思考五秒的改變27分鐘

高奉淑為了孔秀昌的住院費,一個人也繼續偷竊,這一幕被孔秀昌全看在眼內,感到心痛,只想快點附身於車東卓身上。宋智安開始感受到與車東卓之間好像夾著一個人…

高奉淑為了孔秀昌的住院費,一個人也繼續偷竊,這一幕被孔秀昌全看在眼內,感到心痛,只想快點附身於車東卓身上。宋智安開始感受到與車東卓之間好像夾著一個人…

9. 是你?32分鐘

孔秀昌與車東卓終於相互知道對方的身份,孔秀昌趁機附了車東卓身,打算查出16年前的真相。同樣為了一位女高中生而來到醫院的宋智安,她更參與調查。

孔秀昌與車東卓終於相互知道對方的身份,孔秀昌趁機附了車東卓身,打算查出16年前的真相。同樣為了一位女高中生而來到醫院的宋智安,她更參與調查。

10. 投入作戰30分鐘

在車東卓身驅的孔秀昌決定去抓以年輕女學生為目標的朴室長,得到龍八等人的幫忙,他知道更多有關達秀的事。宋智安主動要求成為他們的臥底。

在車東卓身驅的孔秀昌決定去抓以年輕女學生為目標的朴室長,得到龍八等人的幫忙,他知道更多有關達秀的事。宋智安主動要求成為他們的臥底。

11. 比起我,她更需要他30分鐘

恐嚇犯捉走了宋智安,更告訴車東卓如想救這個女人,就帶錢過來,把從他這兒搶走的八千萬,更不可以讓他看到警察的影子,可是秀昌卻找不到走出身體的方法...

恐嚇犯捉走了宋智安,更告訴車東卓如想救這個女人,就帶錢過來,把從他這兒搶走的八千萬,更不可以讓他看到警察的影子,可是秀昌卻找不到走出身體的方法...

12. 附身的理由31分鐘

孔秀昌與車東卓一起吵架,更為了以前的事而大打出手。可是卻發現了附身的理由。沒有解決的案子只有兩個,是趙恒俊刑警的案子和孔秀昌父親的案子....

孔秀昌與車東卓一起吵架,更為了以前的事而大打出手。可是卻發現了附身的理由。沒有解決的案子只有兩個,是趙恒俊刑警的案子和孔秀昌父親的案子....

13. 各自的秘密31分鐘

宋智安在身陷險境的情況下所拍攝得來的影片成為了獨家新聞,老闆要求進行後續報道,還希望邀請車東卓做訪問。車東卓怕水,孔秀昌怕血,孔秀昌漸漸明確了與車東卓糾纏的原因,為了附身,一直想讓車東卓去碰水。

宋智安在身陷險境的情況下所拍攝得來的影片成為了獨家新聞,老闆要求進行後續報道,還希望邀請車東卓做訪問。車東卓怕水,孔秀昌怕血,孔秀昌漸漸明確了與車東卓糾纏的原因,為了附身,一直想讓車東卓去碰水。

14. 我見鬼了29分鐘

附身的孔秀昌到案發現場取證,絆倒的他碰到血漬後,馬上從車東卓的身體裡出來了。現在除了孔秀昌,車東卓也終於知道了附身及解除附身的辦法。因為強盜案進出醫院的孔秀昌發現自己好像開始見鬼了…

附身的孔秀昌到案發現場取證,絆倒的他碰到血漬後,馬上從車東卓的身體裡出來了。現在除了孔秀昌,車東卓也終於知道了附身及解除附身的辦法。因為強盜案進出醫院的孔秀昌發現自己好像開始見鬼了…

15.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心動了吧29分鐘

有位女性被強盜毆打,現在意識不明,東卓決定要找出事實真相。在一次案件重演中發現情況和傷口完全不吻合,懷疑他自己桶自己。另一方面,宋智安發現自己對東卓心動了....

有位女性被強盜毆打,現在意識不明,東卓決定要找出事實真相。在一次案件重演中發現情況和傷口完全不吻合,懷疑他自己桶自己。另一方面,宋智安發現自己對東卓心動了....

16. 不要想著他31分鐘

孔秀昌上了車東卓的身,更用他的身體來與宋智安約會,可是約會期間宋智安不斷提及東卓的名字卻令孔秀昌十分憤怒。東卓發現後感到十分憤怒....

孔秀昌上了車東卓的身,更用他的身體來與宋智安約會,可是約會期間宋智安不斷提及東卓的名字卻令孔秀昌十分憤怒。東卓發現後感到十分憤怒....

17. 因爲我相信他29分鐘

大家知道東卓被關押都非常驚訝。爲了救他,智安開始深入調查這案件。而東卓一直被神秘人士恐嚇。

大家知道東卓被關押都非常驚訝。爲了救他,智安開始深入調查這案件。而東卓一直被神秘人士恐嚇。

18. 煮雞蛋的道理31分鐘

龍八探訪在監獄的東卓。東卓問他有關被刺穿的車胎的事情。接著秀昌告訴東卓他們要找尋的人就在附近。

龍八探訪在監獄的東卓。東卓問他有關被刺穿的車胎的事情。接著秀昌告訴東卓他們要找尋的人就在附近。

19. 對方抛下的餌誘30分鐘

龍八把紋身的事情告訴東卓,但期間被偷聽了。李鬥植知道一直在他身邊的東卓其實是秀昌,他還叫東卓尋找真正的天使。正當東卓以為李鬥植終於想開,其實這一切都只是對方故意先抛下的餌誘。

龍八把紋身的事情告訴東卓,但期間被偷聽了。李鬥植知道一直在他身邊的東卓其實是秀昌,他還叫東卓尋找真正的天使。正當東卓以為李鬥植終於想開,其實這一切都只是對方故意先抛下的餌誘。

20. 找出真正的主人30分鐘

最新發現的監控錄像成為了有力證據,東卓無罪釋放。東卓從秀昌口中得知原來自己戴著的頸鏈是秀昌在16年前的案發現場撿到的,東卓靈機一觸,決定找出頸鏈的主人。

最新發現的監控錄像成為了有力證據,東卓無罪釋放。東卓從秀昌口中得知原來自己戴著的頸鏈是秀昌在16年前的案發現場撿到的,東卓靈機一觸,決定找出頸鏈的主人。

21. 回憶的頸鏈31分鐘

秀昌發現詐騙犯的靈魂曾附身於自己的身體裡,並知道了該詐騙犯的名字就是秀昌。此時,秀昌突然告訴東卓,自己必須要49天內要回到身體裡,不然就會死,這代表剩了不到15天的時間......

秀昌發現詐騙犯的靈魂曾附身於自己的身體裡,並知道了該詐騙犯的名字就是秀昌。此時,秀昌突然告訴東卓,自己必須要49天內要回到身體裡,不然就會死,這代表剩了不到15天的時間......

22. 頸鏈與天使31分鐘

東卓和秀昌決定分頭找頸鏈與天使的線索,秀昌想著鬥植就突然想出天使所在的地方,就是在孤兒院,於是往孤兒院跑了一趟,看見了檢察官。東卓由於全力投入查案,朴刑警負責起其他小案件,一單交通意外讓朴刑警想起了一段做錯了的往事...

東卓和秀昌決定分頭找頸鏈與天使的線索,秀昌想著鬥植就突然想出天使所在的地方,就是在孤兒院,於是往孤兒院跑了一趟,看見了檢察官。東卓由於全力投入查案,朴刑警負責起其他小案件,一單交通意外讓朴刑警想起了一段做錯了的往事...

23. 不畏強權32分鐘

朴刑警得悉Star集團財閥三世趙民碩是為了掩蓋交通意外才接近他,而且他發現兩人的認識是盧局長的陰謀,他誓要親手捉拿趙民碩。目前交通意外案件只有唯一一個線索,就是遇害女性指甲裡的男性DNA,東卓深信趙民碩就是犯人。

朴刑警得悉Star集團財閥三世趙民碩是為了掩蓋交通意外才接近他,而且他發現兩人的認識是盧局長的陰謀,他誓要親手捉拿趙民碩。目前交通意外案件只有唯一一個線索,就是遇害女性指甲裡的男性DNA,東卓深信趙民碩就是犯人。

24. 爸爸是受賄刑警?32分鐘

東卓故意設局,令趙民碩以為自己飲醉酒後撞死人。趙民碩發生事故後馬上叫東卓過去幫忙,東卓故意說要幫他扔車去掩蓋真相,但趙民碩未有中計,聰明的東卓便叫秀昌跟著他,尋找案件的線索。

東卓故意設局,令趙民碩以為自己飲醉酒後撞死人。趙民碩發生事故後馬上叫東卓過去幫忙,東卓故意說要幫他扔車去掩蓋真相,但趙民碩未有中計,聰明的東卓便叫秀昌跟著他,尋找案件的線索。

25. 誰都會有秘密33分鐘

東卓去找智安,給她查看有關調查她父親是黑警一案,東卓終於得知智安父親就是宋池碩刑警。智安堅信自己父親是個行為正直的人,而東卓也憶起小時候曾受過宋池碩的恩惠,東卓再次將16年前的事故線索重新組織起來...

東卓去找智安,給她查看有關調查她父親是黑警一案,東卓終於得知智安父親就是宋池碩刑警。智安堅信自己父親是個行為正直的人,而東卓也憶起小時候曾受過宋池碩的恩惠,東卓再次將16年前的事故線索重新組織起來...

26. 人生是沒有正解的30分鐘

秀昌想起那時在醫院的事並不是偶然發生,智安幫忙查找那時醫院的CCTV,發現了一個可疑人物。東卓其後發現,16年前交通事故的真兇,殺死那個事故目擊證人金鐘鬥,還殺了追查那案件的趙恆俊刑警的傢伙,竟然是是卓在熙?

秀昌想起那時在醫院的事並不是偶然發生,智安幫忙查找那時醫院的CCTV,發現了一個可疑人物。東卓其後發現,16年前交通事故的真兇,殺死那個事故目擊證人金鐘鬥,還殺了追查那案件的趙恆俊刑警的傢伙,竟然是是卓在熙?

27. 天使之翼?29分鐘

卓在熙因得知東卓知道他的秘密,於是派人殺害東卓,豈料秀昌此時看到那個疑兇背後天使之翼的紋身。智安去探望受傷的東卓,並告訴東卓她剛才去了見卓在熙的父親,東卓便得知智安和卓在熙的關係原來很要好...

卓在熙因得知東卓知道他的秘密,於是派人殺害東卓,豈料秀昌此時看到那個疑兇背後天使之翼的紋身。智安去探望受傷的東卓,並告訴東卓她剛才去了見卓在熙的父親,東卓便得知智安和卓在熙的關係原來很要好...

28. 晚上是戴頭盔的殺人魔34分鐘

東卓等人繼續落力搜集更多有關卓在熙有關目擊證人金鐘鬥的證據,秀昌就像吊靴鬼一樣一路跟著卓在熙,沒想到卓在熙派人反跟蹤東卓...

東卓等人繼續落力搜集更多有關卓在熙有關目擊證人金鐘鬥的證據,秀昌就像吊靴鬼一樣一路跟著卓在熙,沒想到卓在熙派人反跟蹤東卓...

29. 犯人身份呼之欲出33分鐘

東卓和秀昌發現了犯人是陳秀娥,他們奮力追尋她的下落,可是就是找不到人。他們到陳秀娥從小住的孤兒院,詢問院長她身處的地方,但院長卻替她隱瞞。秀昌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漸消失,而且情況愈來愈嚴重了...

東卓和秀昌發現了犯人是陳秀娥,他們奮力追尋她的下落,可是就是找不到人。他們到陳秀娥從小住的孤兒院,詢問院長她身處的地方,但院長卻替她隱瞞。秀昌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漸消失,而且情況愈來愈嚴重了...

30. 打火機之謎31分鐘

東卓和秀昌故意告訴陳秀娥打火機的位置,終於成功找到她。現在只要陳秀娥作證,說卓檢察官教唆她殺人的話,他就絕對無法逃脫,但陳秀娥對此猶豫不決,而卓檢察官也極力隱瞞案情。

東卓和秀昌故意告訴陳秀娥打火機的位置,終於成功找到她。現在只要陳秀娥作證,說卓檢察官教唆她殺人的話,他就絕對無法逃脫,但陳秀娥對此猶豫不決,而卓檢察官也極力隱瞞案情。

31. 原來你是殺父仇人33分鐘

昌秀得知16年前發生的交通意外是因東卓而起,情緒激動,並且突然失蹤,東卓一直找不到他。智安發現了卓檢察長是殺自己父親的兇手,在東卓面前大哭,東卓抱著她並安慰她...

昌秀得知16年前發生的交通意外是因東卓而起,情緒激動,並且突然失蹤,東卓一直找不到他。智安發現了卓檢察長是殺自己父親的兇手,在東卓面前大哭,東卓抱著她並安慰她...

32. 邪不能勝正31分鐘

東卓在打火機裡裝了攝錄鏡頭,成功偷拍到卓檢察官自首殺人的影片,他馬上把影片發給智安,讓智安把真相公諸於世。今天已經到了第49天,代表秀昌一定要進回自己的身體裡,但他的情況卻不太樂觀...

東卓在打火機裡裝了攝錄鏡頭,成功偷拍到卓檢察官自首殺人的影片,他馬上把影片發給智安,讓智安把真相公諸於世。今天已經到了第49天,代表秀昌一定要進回自己的身體裡,但他的情況卻不太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