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星空那片海 第二季

那片星空那片海 第二季

集數

船廠內,仇風帶領的官兵正在為新招的船工分配崗位。李耿之對此十分訝異。仇風告訴李耿之船廠已被官府徵用,並且解雇了李耿之。侍衛將李耿之拖走之後,仇風向大家表露了他們的真實目的——建造滄溟,攻打藍洞。 盲女在深山中遇到危險時被墨痕救下。盲女希望墨痕能在茶館中做她的幫手,希望墨痕不要每日想著復仇之事。墨痕表示會考慮一下。

1. 女扮男裝46分鐘

開元盛世,人鮫之間和平共處。常樂碼頭,常樂刺史秦大人正在和新上任的市舶使陸驍舉行新船下海儀式,沒想到巨大的船帆意外倒下,千鈞一髮之際,鮫人船工金鱗挺身而出,獨立一人扛起巨帆,將船帆固定好,才使開航儀式順利進行。船上,陸漓和丫鬟紫萱偷偷現身。陸漓離開常樂多年,再次看到大海十分激動,不想很快就被家丁捉了回去。此時,教書先生正在向陸驍告狀陸漓多麼不學無術,但陸驍一向寵溺陸漓,此時依舊維護陸漓,教書先生拂袖而去。陸驍決定給陸漓請新的教書先生馬大春。藍洞,鮫人王子吳居藍奉命上岸追查大祭司消失的秘密,在集市和偷跑出來的陸漓不打不相識。陸漓誤認為吳居藍是小偷,吳居藍不僅洗清了冤屈,還使陸漓頭頂下雨小小地戲耍了陸漓一番,兩人結下樑子。吳居藍在常樂船廠附近發現了大祭司留下了線索,決定先考進船廠靜觀其變,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一同參加考試的陸漓。吳居藍當眾指出陸漓的錯誤,展現了自己精湛的航海技術。陸漓記恨吳居藍,兩人的梁子越結越大。船場考試,船底意外漏水,吳居藍指揮大家分工合作,不知陸漓女兒身的吳居藍讓陸漓去堵船上的窟窿。

開元盛世,人鮫之間和平共處。常樂碼頭,常樂刺史秦大人正在和新上任的市舶使陸驍舉行新船下海儀式,沒想到巨大的船帆意外倒下,千鈞一髮之際,鮫人船工金鱗挺身而出,獨立一人扛起巨帆,將船帆固定好,才使開航儀式順利進行。船上,陸漓和丫鬟紫萱偷偷現身。陸漓離開常樂多年,再次看到大海十分激動,不想很快就被家丁捉了回去。此時,教書先生正在向陸驍告狀陸漓多麼不學無術,但陸驍一向寵溺陸漓,此時依舊維護陸漓,教書先生拂袖而去。陸驍決定給陸漓請新的教書先生馬大春。藍洞,鮫人王子吳居藍奉命上岸追查大祭司消失的秘密,在集市和偷跑出來的陸漓不打不相識。陸漓誤認為吳居藍是小偷,吳居藍不僅洗清了冤屈,還使陸漓頭頂下雨小小地戲耍了陸漓一番,兩人結下樑子。吳居藍在常樂船廠附近發現了大祭司留下了線索,決定先考進船廠靜觀其變,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一同參加考試的陸漓。吳居藍當眾指出陸漓的錯誤,展現了自己精湛的航海技術。陸漓記恨吳居藍,兩人的梁子越結越大。船場考試,船底意外漏水,吳居藍指揮大家分工合作,不知陸漓女兒身的吳居藍讓陸漓去堵船上的窟窿。

2. 同床共枕46分鐘

馬大春發現陸漓不見了,十分恐慌,為了保住自己教書的飯碗,決定讓紫萱假扮陸漓欺瞞陸驍。陸驍以為妹妹終於開竅開始讀書,十分高興。陸漓和吳居藍成功通過了船場考試,還被分配到了同一間宿舍,兩人度過了尷尬的一夜。船場做工,陸漓為了報復吳居藍,偷偷換掉了吳居藍做好的桅杆,結果被吳居藍舉報,陸漓被管事李耿之罰去洗夜壺。陸漓十分不甘心,沒想到兒時的玩伴秦浩出現主動提出幫助陸漓清洗。陸漓欣然同意,卻沒有認出秦浩的身份,以為只是普通的賣團子的小販。陸漓誤以為吳居藍發現了自己的女兒身,故意大口喝酒講葷段子迷惑吳居藍,沒想到吳居藍根本不在意。陸漓大意,晚上偷偷洗澡的時候被吳居藍看出端倪,陸漓情急之下拿錯了吳居藍的衣服。真相揭開,陸漓以為吳居藍會舉報自己,沒想到吳居藍竟然幫陸漓隱瞞。陸漓心中動容,用假公驗瞞過了吳居藍身份的造假。兩人一來一回結成了同盟,之前的矛盾和解。

馬大春發現陸漓不見了,十分恐慌,為了保住自己教書的飯碗,決定讓紫萱假扮陸漓欺瞞陸驍。陸驍以為妹妹終於開竅開始讀書,十分高興。陸漓和吳居藍成功通過了船場考試,還被分配到了同一間宿舍,兩人度過了尷尬的一夜。船場做工,陸漓為了報復吳居藍,偷偷換掉了吳居藍做好的桅杆,結果被吳居藍舉報,陸漓被管事李耿之罰去洗夜壺。陸漓十分不甘心,沒想到兒時的玩伴秦浩出現主動提出幫助陸漓清洗。陸漓欣然同意,卻沒有認出秦浩的身份,以為只是普通的賣團子的小販。陸漓誤以為吳居藍發現了自己的女兒身,故意大口喝酒講葷段子迷惑吳居藍,沒想到吳居藍根本不在意。陸漓大意,晚上偷偷洗澡的時候被吳居藍看出端倪,陸漓情急之下拿錯了吳居藍的衣服。真相揭開,陸漓以為吳居藍會舉報自己,沒想到吳居藍竟然幫陸漓隱瞞。陸漓心中動容,用假公驗瞞過了吳居藍身份的造假。兩人一來一回結成了同盟,之前的矛盾和解。

3. 了解彼此46分鐘

陸驍識破了紫萱假扮陸漓的秘密,得知陸漓已經兩天沒回家大發雷霆,趕走了馬大春,命令侍衛仇風立刻去找。密室,大祭司假裝暈倒引來看守,銀瑚趁機打倒看守拿走鑰匙,和大祭司逃出了密室。沒想到,陸驍棋高一籌早已在外面等候捉拿。大祭司命令銀瑚先逃把消息傳出去,自己再次落入魔掌。銀瑚逃走,眼看就要被侍衛捉住,看到醉酒歸來的馬大春心生一計,假裝和馬大春是情侶,跟馬大春回家,逃過了侍衛的追捕。馬大春酒醒後發現銀瑚睡在一旁,十分心驚要趕走銀瑚,卻被銀瑚用武力制服。銀瑚以馬大春家裡做掩護,伺機傳遞消息,救出大祭司。秦浩再次給陸漓送點心,被吳居藍看到,有些吃醋。李耿之告訴陸漓,她的家人來找她了,讓她趕緊跑去海邊。陸漓焦急跑到海邊,卻發現吳居藍駕著小船在海邊等候。原來這一切都是吳居藍的計畫,他想要實現陸漓的心願,帶陸漓去看一看大海。

陸驍識破了紫萱假扮陸漓的秘密,得知陸漓已經兩天沒回家大發雷霆,趕走了馬大春,命令侍衛仇風立刻去找。密室,大祭司假裝暈倒引來看守,銀瑚趁機打倒看守拿走鑰匙,和大祭司逃出了密室。沒想到,陸驍棋高一籌早已在外面等候捉拿。大祭司命令銀瑚先逃把消息傳出去,自己再次落入魔掌。銀瑚逃走,眼看就要被侍衛捉住,看到醉酒歸來的馬大春心生一計,假裝和馬大春是情侶,跟馬大春回家,逃過了侍衛的追捕。馬大春酒醒後發現銀瑚睡在一旁,十分心驚要趕走銀瑚,卻被銀瑚用武力制服。銀瑚以馬大春家裡做掩護,伺機傳遞消息,救出大祭司。秦浩再次給陸漓送點心,被吳居藍看到,有些吃醋。李耿之告訴陸漓,她的家人來找她了,讓她趕緊跑去海邊。陸漓焦急跑到海邊,卻發現吳居藍駕著小船在海邊等候。原來這一切都是吳居藍的計畫,他想要實現陸漓的心願,帶陸漓去看一看大海。

4. 兩情相悅46分鐘

海上,吳居藍和陸漓互訴衷腸,氣氛溫馨。吳居藍預感天降暴雨,提前和陸漓躲進了山洞,兩人一起聽雨、烤火。吳居藍小施法術變出一朵鮮花,陸漓十分開心。兩人在洞中度過了浪漫的一夜。陸驍折磨大祭司終於逼迫大祭司說出了建造“滄溟”的秘密,答案就是用鮫人的油脂。陸驍開始大肆抓捕鮫人用來建造“滄溟”。鮫人大量失蹤引起了吳居藍的警惕,他命令手下大將金鱗設法引出幕後黑手,看看到底是不是人類。吳居藍得知幕後黑手正是人類,十分震驚,而陸驍也發現了隱藏在鮫人群中的吳居藍。吳居藍對陸漓情深入骨,借皮影戲向陸漓表白,兩人許下了一生的誓言。陸驍手下仇風發現紫萱經常去船場,由此發現了陸漓在船場的秘密。陸漓還沒來得及跟吳居藍告別就被哥哥陸驍帶回了家,兩個有情人就這樣分別了。陸驍懲罰陸漓不許出家門一步,陸漓因為見不到吳居藍而十分愁苦,沒想到秦浩卻在這個時候送上拜帖。

海上,吳居藍和陸漓互訴衷腸,氣氛溫馨。吳居藍預感天降暴雨,提前和陸漓躲進了山洞,兩人一起聽雨、烤火。吳居藍小施法術變出一朵鮮花,陸漓十分開心。兩人在洞中度過了浪漫的一夜。陸驍折磨大祭司終於逼迫大祭司說出了建造“滄溟”的秘密,答案就是用鮫人的油脂。陸驍開始大肆抓捕鮫人用來建造“滄溟”。鮫人大量失蹤引起了吳居藍的警惕,他命令手下大將金鱗設法引出幕後黑手,看看到底是不是人類。吳居藍得知幕後黑手正是人類,十分震驚,而陸驍也發現了隱藏在鮫人群中的吳居藍。吳居藍對陸漓情深入骨,借皮影戲向陸漓表白,兩人許下了一生的誓言。陸驍手下仇風發現紫萱經常去船場,由此發現了陸漓在船場的秘密。陸漓還沒來得及跟吳居藍告別就被哥哥陸驍帶回了家,兩個有情人就這樣分別了。陸驍懲罰陸漓不許出家門一步,陸漓因為見不到吳居藍而十分愁苦,沒想到秦浩卻在這個時候送上拜帖。

5. 拒絕47分鐘

花燈會,吳居藍想起和陸漓的約定,一個人黯然傷神來到了約定地點。而陸漓也心中想著和吳居藍的約定。月上柳梢頭,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吳居藍和陸漓終於重逢,兩人情不自禁的擁抱。卻不曾想,陸驍派來的刺客仇風早已在暗中埋伏,待吳居藍不備之際,拿劍狠狠刺向吳居藍。千鈞一髮之際,陸漓捨身抵命,劍心正中陸漓。陸漓倒下,吳居藍無心戀戰,帶領陸漓逃離現場。陸漓毒發,吳居藍不顧生命危險也要吸出毒液,兩個人都願意為了對方獻出自己的生命。 陸漓回到家便向陸驍坦白,自己愛的人是吳居藍。仿若晴天霹靂,陸驍不能接受,自己最愛的妹妹竟然要和鮫人在一起。陸驍強忍憤怒,讓陸漓把吳居藍忘記,從此不能出家門一步,並第一次動手打了陸漓。 銀瑚喬裝打扮出門,和金鱗接上了頭,離開了馬大春家。馬大春以為離開了銀瑚自己會舒服,沒想到竟然有點不習慣。銀瑚把大祭司被抓的事情告訴了吳居藍,吳居藍決定靜觀其變。而船場劉滿堂不知何原因調走了大量的船工引起了吳居藍等人的注意,決定跟蹤劉滿堂一探究竟。 秦浩決定向陸漓表白,帶陸漓來到花樹下重拾往日的告白,沒想到卻遭到了陸漓的拒絕。秦浩十分傷心。

花燈會,吳居藍想起和陸漓的約定,一個人黯然傷神來到了約定地點。而陸漓也心中想著和吳居藍的約定。月上柳梢頭,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吳居藍和陸漓終於重逢,兩人情不自禁的擁抱。卻不曾想,陸驍派來的刺客仇風早已在暗中埋伏,待吳居藍不備之際,拿劍狠狠刺向吳居藍。千鈞一髮之際,陸漓捨身抵命,劍心正中陸漓。陸漓倒下,吳居藍無心戀戰,帶領陸漓逃離現場。陸漓毒發,吳居藍不顧生命危險也要吸出毒液,兩個人都願意為了對方獻出自己的生命。 陸漓回到家便向陸驍坦白,自己愛的人是吳居藍。仿若晴天霹靂,陸驍不能接受,自己最愛的妹妹竟然要和鮫人在一起。陸驍強忍憤怒,讓陸漓把吳居藍忘記,從此不能出家門一步,並第一次動手打了陸漓。 銀瑚喬裝打扮出門,和金鱗接上了頭,離開了馬大春家。馬大春以為離開了銀瑚自己會舒服,沒想到竟然有點不習慣。銀瑚把大祭司被抓的事情告訴了吳居藍,吳居藍決定靜觀其變。而船場劉滿堂不知何原因調走了大量的船工引起了吳居藍等人的注意,決定跟蹤劉滿堂一探究竟。 秦浩決定向陸漓表白,帶陸漓來到花樹下重拾往日的告白,沒想到卻遭到了陸漓的拒絕。秦浩十分傷心。

7. 族人性命勝愛人47分鐘

陸漓看著吳居藍,不可置信。吳居藍知道一切都無法挽回,這一刻,族人的性命勝過愛人。他逼迫劉滿堂說出幕後真兇到底是誰,劉滿堂還沒說出來就死了,線索到這一刻又斷了。圍攻的人類士兵越來越多,鮫人不敵,吳居藍下令撤退。陸漓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吳居藍離開。為了能使族人逃脫回到海裡,吳居藍一個人獨自引開官兵,讓金鱗帶領其餘的族人回海覆命。銀瑚受傷,被馬大春接回家中,並設法躲過了官兵的搜查,銀瑚十分感動,對馬大春產生了異樣的感情。陸驍以為陸漓看到吳居藍是鮫人後就能放下對他的感情,沒想到陸漓雖然一時難以接受吳居藍是鮫人的事實,但又控制不住對吳居藍的思念,得知有鮫人受傷十分擔心,偷偷溜出去去找吳居藍。

陸漓看著吳居藍,不可置信。吳居藍知道一切都無法挽回,這一刻,族人的性命勝過愛人。他逼迫劉滿堂說出幕後真兇到底是誰,劉滿堂還沒說出來就死了,線索到這一刻又斷了。圍攻的人類士兵越來越多,鮫人不敵,吳居藍下令撤退。陸漓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吳居藍離開。為了能使族人逃脫回到海裡,吳居藍一個人獨自引開官兵,讓金鱗帶領其餘的族人回海覆命。銀瑚受傷,被馬大春接回家中,並設法躲過了官兵的搜查,銀瑚十分感動,對馬大春產生了異樣的感情。陸驍以為陸漓看到吳居藍是鮫人後就能放下對他的感情,沒想到陸漓雖然一時難以接受吳居藍是鮫人的事實,但又控制不住對吳居藍的思念,得知有鮫人受傷十分擔心,偷偷溜出去去找吳居藍。

8. 你這個大騙子46分鐘

陸驍向秦刺史稟報船廠事件是鮫人造成,提議禁止鮫人上岸。但秦刺史提出人鮫多年和平相處,陸驍對鮫人帶有偏見。陸漓去船廠找吳居藍,聽見眾人議論更為著急。吳居藍跟蹤打手逼問大祭司和其他鮫人下落,偶遇陸漓。陸漓關切詢問吳居藍傷勢,得到冷淡回應,氣憤跑走。陸漓為吳居藍買藥被跟蹤,秦浩及時出現幫助解圍。陸漓來到吳居藍棲身民宅,發現吳居藍暈倒在地上。陸漓萬分焦急,哭著告白,但求吳居藍不死。

陸驍向秦刺史稟報船廠事件是鮫人造成,提議禁止鮫人上岸。但秦刺史提出人鮫多年和平相處,陸驍對鮫人帶有偏見。陸漓去船廠找吳居藍,聽見眾人議論更為著急。吳居藍跟蹤打手逼問大祭司和其他鮫人下落,偶遇陸漓。陸漓關切詢問吳居藍傷勢,得到冷淡回應,氣憤跑走。陸漓為吳居藍買藥被跟蹤,秦浩及時出現幫助解圍。陸漓來到吳居藍棲身民宅,發現吳居藍暈倒在地上。陸漓萬分焦急,哭著告白,但求吳居藍不死。

9. 鮫人之危機46分鐘

馬大春雙手受傷,銀瑚悉心照料,兩人感情升溫。陸漓、吳居藍四人商量對策,首先鎖定海灘位置,由金鱗觀察地形和兵力,陸漓負責向黑市商人購買火藥,並和李耿之一起將火藥偽裝成石灰運入。金鱗和李耿之離開,吳居藍挽留陸漓,兩人泛舟海上,吳居藍變出星光,氣氛浪漫。陸漓給父母上香,祈禱順利,陸驍問妹妹和父母在聊甚麼,陸漓藉口離開,陸驍肯定妹妹和鮫人依舊來往,命令仇風將鮫人全部殺死。

馬大春雙手受傷,銀瑚悉心照料,兩人感情升溫。陸漓、吳居藍四人商量對策,首先鎖定海灘位置,由金鱗觀察地形和兵力,陸漓負責向黑市商人購買火藥,並和李耿之一起將火藥偽裝成石灰運入。金鱗和李耿之離開,吳居藍挽留陸漓,兩人泛舟海上,吳居藍變出星光,氣氛浪漫。陸漓給父母上香,祈禱順利,陸驍問妹妹和父母在聊甚麼,陸漓藉口離開,陸驍肯定妹妹和鮫人依舊來往,命令仇風將鮫人全部殺死。

10. 矛盾加劇46分鐘

馬大春發現銀瑚穿著他的衣服劈柴,此時朱大嫂敲門,要給馬大春介紹物件。朱大嫂強制進門,發現銀瑚,銀瑚說自己是馬大春的爹。朱大嫂立刻把銀瑚當做同輩人,要把馬大春相親的事情敲定。船廠內船工對鮫人的矛盾漸深。朱大嫂帶白姑娘上門相親,銀瑚故意搗亂,讓她們誤解大春是色狼,大春有苦難言。明哲回到家發現妻兒被殺,誤以為青辭所為,青辭萬般解釋無用,只好暫時離開。陸漓跟著螢火蟲來到海邊見吳居藍,吳居藍送陸漓海螺,只要她吹響海螺自己就會出現。 明哲在妻兒墳前悲痛欲絕,青辭出現,明哲要青辭給他妻兒抵命,刺傷青辭。墨痕出現,慘殺二人。明哲臨死前,墨痕說出真相,原來殺害明哲妻兒的是墨痕自己。墨痕路過茶館,被茶香吸引,發現茶館主人就是盲女,兩人聊起茶道,甚是投機。 墨痕殺害醉漢,被秦浩追蹤,仇風出現幫助墨痕逃走。仇風帶墨痕來見陸驍,陸驍開門見山,表示知道連環殺人案是墨痕所為,目的是為了挑起人鮫仇恨,他們兩人目的相同,可以合作。墨痕同意。仇風擔心陸驍,陸驍表示只要殺光鮫人變成惡魔也在所不惜。墨痕繼續作亂,官府張貼告示通緝連環殺手,提醒百姓謹慎外出,人鮫矛盾急劇緊張。陸漓吹響海螺召喚吳居藍,讓他不要隨意現身,吳居藍答應。

馬大春發現銀瑚穿著他的衣服劈柴,此時朱大嫂敲門,要給馬大春介紹物件。朱大嫂強制進門,發現銀瑚,銀瑚說自己是馬大春的爹。朱大嫂立刻把銀瑚當做同輩人,要把馬大春相親的事情敲定。船廠內船工對鮫人的矛盾漸深。朱大嫂帶白姑娘上門相親,銀瑚故意搗亂,讓她們誤解大春是色狼,大春有苦難言。明哲回到家發現妻兒被殺,誤以為青辭所為,青辭萬般解釋無用,只好暫時離開。陸漓跟著螢火蟲來到海邊見吳居藍,吳居藍送陸漓海螺,只要她吹響海螺自己就會出現。 明哲在妻兒墳前悲痛欲絕,青辭出現,明哲要青辭給他妻兒抵命,刺傷青辭。墨痕出現,慘殺二人。明哲臨死前,墨痕說出真相,原來殺害明哲妻兒的是墨痕自己。墨痕路過茶館,被茶香吸引,發現茶館主人就是盲女,兩人聊起茶道,甚是投機。 墨痕殺害醉漢,被秦浩追蹤,仇風出現幫助墨痕逃走。仇風帶墨痕來見陸驍,陸驍開門見山,表示知道連環殺人案是墨痕所為,目的是為了挑起人鮫仇恨,他們兩人目的相同,可以合作。墨痕同意。仇風擔心陸驍,陸驍表示只要殺光鮫人變成惡魔也在所不惜。墨痕繼續作亂,官府張貼告示通緝連環殺手,提醒百姓謹慎外出,人鮫矛盾急劇緊張。陸漓吹響海螺召喚吳居藍,讓他不要隨意現身,吳居藍答應。

11. 婚約47分鐘

陸漓問哥哥是否會剿殺鮫人,陸驍表示秦刺史會做出公允決斷。金鱗來馬大春家找銀瑚,銀瑚表示自己要成為大春的女人,不會回到海裡了。金鱗憤然離開。百姓們在秦府門口請願,請求剿殺鮫人,秦刺史保證會給一個交代。秦刺史、秦浩、陸驍三人喝酒,陸驍提出希望調用秦浩手下士兵幫刺史大人分擔,並允諾把陸漓許配給秦浩。秦刺史知道兒子心意,同意婚事。陸漓堅決反對,請求吳居藍帶自己離開。吳居藍認為時機不合適,陸漓忍住沒有說出婚約的事。不遠處秦浩將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吳居藍跟蹤墨痕,墨痕躲進茶館。盲女表示雖然墨痕身上殺意很重,但卻不懼怕於他。墨痕委婉說起自己與鮫人一族的仇恨,回憶往事異常憤怒,盲女開導墨痕,墨痕並沒有聽進去。墨痕告訴陸驍吳居藍鮫人王子的身份。陸驍拜訪秦刺史和秦浩。聊起婚約,秦浩擔心陸漓不會嫁給自己,陸驍告訴秦浩,感情靠自己爭取,慫恿他抓住吳居藍,斷了陸漓的念想。秦浩起初並未答應,找到陸漓說起兒時約定,陸漓卻表示那只是戲言。秦浩憤然,表示一定會娶到陸漓,答應了陸驍的提議。陸漓發現自己的房間被闖入,原來是仇風偷走了海螺。陸漓預感事情不妙,趕緊出門給吳居藍報信,陸驍跟蹤陸漓來到馬大春家。

陸漓問哥哥是否會剿殺鮫人,陸驍表示秦刺史會做出公允決斷。金鱗來馬大春家找銀瑚,銀瑚表示自己要成為大春的女人,不會回到海裡了。金鱗憤然離開。百姓們在秦府門口請願,請求剿殺鮫人,秦刺史保證會給一個交代。秦刺史、秦浩、陸驍三人喝酒,陸驍提出希望調用秦浩手下士兵幫刺史大人分擔,並允諾把陸漓許配給秦浩。秦刺史知道兒子心意,同意婚事。陸漓堅決反對,請求吳居藍帶自己離開。吳居藍認為時機不合適,陸漓忍住沒有說出婚約的事。不遠處秦浩將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吳居藍跟蹤墨痕,墨痕躲進茶館。盲女表示雖然墨痕身上殺意很重,但卻不懼怕於他。墨痕委婉說起自己與鮫人一族的仇恨,回憶往事異常憤怒,盲女開導墨痕,墨痕並沒有聽進去。墨痕告訴陸驍吳居藍鮫人王子的身份。陸驍拜訪秦刺史和秦浩。聊起婚約,秦浩擔心陸漓不會嫁給自己,陸驍告訴秦浩,感情靠自己爭取,慫恿他抓住吳居藍,斷了陸漓的念想。秦浩起初並未答應,找到陸漓說起兒時約定,陸漓卻表示那只是戲言。秦浩憤然,表示一定會娶到陸漓,答應了陸驍的提議。陸漓發現自己的房間被闖入,原來是仇風偷走了海螺。陸漓預感事情不妙,趕緊出門給吳居藍報信,陸驍跟蹤陸漓來到馬大春家。

12. 久別重逢46分鐘

馬大春開門發現門口一個人都沒有。陸驍把陸漓關回房間,承認海螺是自己拿走的。陸漓勸哥哥懸崖勒馬,但陸驍堅持鮫人生性兇殘,必須誅之。陸驍命令家丁嚴厲看管陸漓。吳居藍跟蹤墨痕,兩人山林大戰。陸漓本想趁紫萱送飯之機出逃,被仇風發現。兩人推搡間,陸漓受傷嚴重。紫萱給李耿之傳信,讓他告知銀瑚陸驍秦浩打算誘捕吳居藍的消息。秦浩海邊吹響海螺,海中升起巨浪卷起眾人。原來銀瑚已經搶先把消息帶到。 陸驍氣憤陸漓通風報信,陸漓不予否認,並且拒絕治療,病情加重。馬大春借給陸漓上課為名打探消息,得知陸漓身體虛弱。情急之間,向吳居藍說出了實情。吳居藍憤怒,立馬前去救陸漓,兩人久別重逢,喜極而泣。家丁發現有人闖入,吳居藍逃脫。吳居藍、金鱗郊外檢查劉滿堂屍體,發現有毒的銀針,明白劉滿堂只是替死鬼。

馬大春開門發現門口一個人都沒有。陸驍把陸漓關回房間,承認海螺是自己拿走的。陸漓勸哥哥懸崖勒馬,但陸驍堅持鮫人生性兇殘,必須誅之。陸驍命令家丁嚴厲看管陸漓。吳居藍跟蹤墨痕,兩人山林大戰。陸漓本想趁紫萱送飯之機出逃,被仇風發現。兩人推搡間,陸漓受傷嚴重。紫萱給李耿之傳信,讓他告知銀瑚陸驍秦浩打算誘捕吳居藍的消息。秦浩海邊吹響海螺,海中升起巨浪卷起眾人。原來銀瑚已經搶先把消息帶到。 陸驍氣憤陸漓通風報信,陸漓不予否認,並且拒絕治療,病情加重。馬大春借給陸漓上課為名打探消息,得知陸漓身體虛弱。情急之間,向吳居藍說出了實情。吳居藍憤怒,立馬前去救陸漓,兩人久別重逢,喜極而泣。家丁發現有人闖入,吳居藍逃脫。吳居藍、金鱗郊外檢查劉滿堂屍體,發現有毒的銀針,明白劉滿堂只是替死鬼。

13. 私定終身47分鐘

陸漓越發虛弱,冒著大雪來到陸驍房門口,苦苦哀求哥哥懸崖勒馬,不要一錯再錯。陸漓因為過度虛弱暈死過去,陸驍終忍不住從屋裡沖出來。秦浩來看陸漓,陸漓昏迷中還叫著吳居藍的名字,秦浩心如刀絞。吳居藍告訴眾人劉滿堂只是替死鬼,當務之急是要查清幕後黑手。吳居藍推斷殺人鮫人挑起矛盾一定與此事有關。陸驍看望陸漓,兩人回憶兒時相依為命的辛酸經歷,陸漓勸哥哥放下名利,陸驍假意答應。 墨痕被吳居藍、金鱗跟蹤,金鱗質問墨痕為何被人類利用,墨痕反問,為什麼不是自己利用人類,繼而逃脫。吳居藍向鮫人王稟明墨痕的事,鮫人王震驚墨痕竟然還活著,原來墨痕臨死前吃了食蠱草,改變容貌,功力大增。墨痕來到茶館,盲女勸墨痕放下仇恨。眾人繼續調查幕後黑手,吳居藍決定賭一把約秦浩見面。吳居藍告訴秦浩墨痕一切所為都是為了激化人鮫之間的矛盾才大開殺戒,希望他可以出面平息。秦浩糾結,告訴陸驍黑鮫人殺人之事,陸驍不以為然,依舊煽動秦浩殺光鮫人,獨佔陸漓。 常樂街頭貼出告示,撤銷絞殺鮫人的命令,眾人都以為事態正往好的地方發展。吳居藍陸漓相互思念,兩人心靈感應一般海邊相遇,恍若隔世。吳居藍求婚,兩人交換信物,私定終身。吳居藍回到藍洞告訴鮫人王及眾族人要娶陸漓,眾族人強烈反對。

陸漓越發虛弱,冒著大雪來到陸驍房門口,苦苦哀求哥哥懸崖勒馬,不要一錯再錯。陸漓因為過度虛弱暈死過去,陸驍終忍不住從屋裡沖出來。秦浩來看陸漓,陸漓昏迷中還叫著吳居藍的名字,秦浩心如刀絞。吳居藍告訴眾人劉滿堂只是替死鬼,當務之急是要查清幕後黑手。吳居藍推斷殺人鮫人挑起矛盾一定與此事有關。陸驍看望陸漓,兩人回憶兒時相依為命的辛酸經歷,陸漓勸哥哥放下名利,陸驍假意答應。 墨痕被吳居藍、金鱗跟蹤,金鱗質問墨痕為何被人類利用,墨痕反問,為什麼不是自己利用人類,繼而逃脫。吳居藍向鮫人王稟明墨痕的事,鮫人王震驚墨痕竟然還活著,原來墨痕臨死前吃了食蠱草,改變容貌,功力大增。墨痕來到茶館,盲女勸墨痕放下仇恨。眾人繼續調查幕後黑手,吳居藍決定賭一把約秦浩見面。吳居藍告訴秦浩墨痕一切所為都是為了激化人鮫之間的矛盾才大開殺戒,希望他可以出面平息。秦浩糾結,告訴陸驍黑鮫人殺人之事,陸驍不以為然,依舊煽動秦浩殺光鮫人,獨佔陸漓。 常樂街頭貼出告示,撤銷絞殺鮫人的命令,眾人都以為事態正往好的地方發展。吳居藍陸漓相互思念,兩人心靈感應一般海邊相遇,恍若隔世。吳居藍求婚,兩人交換信物,私定終身。吳居藍回到藍洞告訴鮫人王及眾族人要娶陸漓,眾族人強烈反對。

14. 奸計得逞47分鐘

金鱗堅決反對吳居藍和陸漓的婚事,兩人大打出手,金鱗問吳居藍如果在陸漓和族群中只能選其一,如何選擇?吳居藍表示如果陸漓真的侵害了鮫人的利益,自己決不會放過她。陸漓告訴陸驍自己要嫁給吳居藍,陸驍假意答應。鮫人王被吳居藍的執著打動,無奈同意。吳居藍陸漓把各自的好消息帶給對方,兩人相約雙方家長海邊相見。雙方會面剛開始寒暄,陸驍發出信號,秦浩帶著士兵將鮫人王團團圍住,原來一切都是陸驍布下的圈套。陸驍表示,之前所有的事件都是自己謀劃的,目的就是剿滅鮫人。銀瑚報信,讓金鱗火速帶兵營救。鮫人們敵不過這麼多官兵和事先設好的埋伏,傷亡慘重,鮫人王和吳居藍身受重傷。金鱗勉強救回大王回到海底,吳居藍被生擒。陸漓被士兵死死拉住,神情絕望。墨痕隱蔽處目睹一切,露出笑容。 陸漓質問陸驍利用自己,陸驍把陸漓拉到祠堂,說出父母和族人當年是因為鮫人才葬身大海,陸漓震驚。墨痕來到茶館告訴盲女自己今天大獲全勝,盲女表示冤冤相報永遠沒有結束的那一天。李耿之來牢房看望吳居藍,吳居藍想見陸漓。陸漓萬分糾結,拒絕不見。陸驍、秦刺史父子三人祝賀取得大捷,陸驍建議儘快解決吳居藍,秦刺史接受了陸驍的建議。

金鱗堅決反對吳居藍和陸漓的婚事,兩人大打出手,金鱗問吳居藍如果在陸漓和族群中只能選其一,如何選擇?吳居藍表示如果陸漓真的侵害了鮫人的利益,自己決不會放過她。陸漓告訴陸驍自己要嫁給吳居藍,陸驍假意答應。鮫人王被吳居藍的執著打動,無奈同意。吳居藍陸漓把各自的好消息帶給對方,兩人相約雙方家長海邊相見。雙方會面剛開始寒暄,陸驍發出信號,秦浩帶著士兵將鮫人王團團圍住,原來一切都是陸驍布下的圈套。陸驍表示,之前所有的事件都是自己謀劃的,目的就是剿滅鮫人。銀瑚報信,讓金鱗火速帶兵營救。鮫人們敵不過這麼多官兵和事先設好的埋伏,傷亡慘重,鮫人王和吳居藍身受重傷。金鱗勉強救回大王回到海底,吳居藍被生擒。陸漓被士兵死死拉住,神情絕望。墨痕隱蔽處目睹一切,露出笑容。 陸漓質問陸驍利用自己,陸驍把陸漓拉到祠堂,說出父母和族人當年是因為鮫人才葬身大海,陸漓震驚。墨痕來到茶館告訴盲女自己今天大獲全勝,盲女表示冤冤相報永遠沒有結束的那一天。李耿之來牢房看望吳居藍,吳居藍想見陸漓。陸漓萬分糾結,拒絕不見。陸驍、秦刺史父子三人祝賀取得大捷,陸驍建議儘快解決吳居藍,秦刺史接受了陸驍的建議。

15. 放過他吧47分鐘

秦刺史向百姓宣佈當眾斬首吳居藍。金鱗帶著鮫兵上岸營救,剛好中了陸驍、秦浩的埋伏,金鱗受傷逃入山林,所幸遇到前來幫忙的馬大春。馬大春帶金鱗回家療傷,眾人商量對策再救吳居藍。陸漓約秦浩見面,表示以成親作為交換條件,只求秦浩幫忙放了吳居藍。秦浩震驚,陸漓在秦府門口冒雪等待,秦浩氣憤也心痛不已。陸驍來到牢房看吳居藍,挑撥吳居藍和陸漓的關係,吳居藍表示自己相信陸漓絕不會背叛自己。陸驍命獄卒繼續折磨吳居藍。馬大春打扮成送菜小販,來到秦府欲偷權杖,險些被小廝發現,秦浩及時出現解圍。馬大春順利偷走權杖,陸漓感謝秦浩的幫忙,秦浩自嘲陸漓早就料到自己一定會幫她,雖然自己明知道被利用,但也心甘情願。陸漓愧疚。

秦刺史向百姓宣佈當眾斬首吳居藍。金鱗帶著鮫兵上岸營救,剛好中了陸驍、秦浩的埋伏,金鱗受傷逃入山林,所幸遇到前來幫忙的馬大春。馬大春帶金鱗回家療傷,眾人商量對策再救吳居藍。陸漓約秦浩見面,表示以成親作為交換條件,只求秦浩幫忙放了吳居藍。秦浩震驚,陸漓在秦府門口冒雪等待,秦浩氣憤也心痛不已。陸驍來到牢房看吳居藍,挑撥吳居藍和陸漓的關係,吳居藍表示自己相信陸漓絕不會背叛自己。陸驍命獄卒繼續折磨吳居藍。馬大春打扮成送菜小販,來到秦府欲偷權杖,險些被小廝發現,秦浩及時出現解圍。馬大春順利偷走權杖,陸漓感謝秦浩的幫忙,秦浩自嘲陸漓早就料到自己一定會幫她,雖然自己明知道被利用,但也心甘情願。陸漓愧疚。

16. 我從未愛過你46分鐘

盲女發現墨痕心緒不寧,墨痕說仇人兒子將死,感到快活。盲女表示傷害親人並不能令他快活,墨痕掃興,盲女約墨痕明天來茶館,自己會一直等他,墨痕沒有回答,離開。陸驍提議陸漓去城外散心,等吳居藍斬首後再回。陸漓表示自己已認清事實,不會再有留戀。夜晚陸漓凝視監獄,吳居藍看著玉墜,兩人一牆之隔,思念對方。斬首當日,盲女緊張等待墨痕,墨痕應邀而來。馬大春帶領眾人假扮侍衛來到監獄,正當被獄卒懷疑之時,秦浩及時出現解圍,眾人帶吳居藍離開。來到隱蔽處,吳居藍不顧金鱗阻攔,表示還有事情沒有了結,獨自離開。陸驍得知吳居藍被救走,讓仇風立刻帶人去追。紫萱告知陸漓吳居藍被成功營救,此時吳居藍突然出現,擄走陸漓。

盲女發現墨痕心緒不寧,墨痕說仇人兒子將死,感到快活。盲女表示傷害親人並不能令他快活,墨痕掃興,盲女約墨痕明天來茶館,自己會一直等他,墨痕沒有回答,離開。陸驍提議陸漓去城外散心,等吳居藍斬首後再回。陸漓表示自己已認清事實,不會再有留戀。夜晚陸漓凝視監獄,吳居藍看著玉墜,兩人一牆之隔,思念對方。斬首當日,盲女緊張等待墨痕,墨痕應邀而來。馬大春帶領眾人假扮侍衛來到監獄,正當被獄卒懷疑之時,秦浩及時出現解圍,眾人帶吳居藍離開。來到隱蔽處,吳居藍不顧金鱗阻攔,表示還有事情沒有了結,獨自離開。陸驍得知吳居藍被救走,讓仇風立刻帶人去追。紫萱告知陸漓吳居藍被成功營救,此時吳居藍突然出現,擄走陸漓。

17. 人鮫勢不兩立46分鐘

陸漓大婚,吳居藍一人單闖婚禮現場,以睥睨眾人之姿將陸漓掠走。婚禮現場一鬧,引起軒然大波,陸驍請求秦刺使出兵藍洞救陸漓,秦刺使以「貿然出兵藍洞毫無勝算」為理由拒絕了陸驍。陸驍救陸漓心切,決定加緊時間製造滄溟,早日攻打藍洞。另一邊,秦浩也獨自架船去尋找藍洞救陸漓。吳居藍將陸漓帶到藍洞,卻不知道如何處置陸漓,他恨陸漓,卻也擔心著陸漓的安慰,矛盾的心情讓吳居藍對陸漓十分暴虐。金鱗得知吳居藍帶回了一個人類女子,想要進吳居藍的寢宮查看,陸漓趁機逃了出來,被金鱗捉住。陸漓的出現激起了鮫人的民憤,要求吳居藍殺死陸漓,陸漓也一心求死的態度讓吳居藍十分心寒,他告訴眾人陸漓不能死,陸漓作為陸驍唯一的妹妹,是對付人類的籌碼。

陸漓大婚,吳居藍一人單闖婚禮現場,以睥睨眾人之姿將陸漓掠走。婚禮現場一鬧,引起軒然大波,陸驍請求秦刺使出兵藍洞救陸漓,秦刺使以「貿然出兵藍洞毫無勝算」為理由拒絕了陸驍。陸驍救陸漓心切,決定加緊時間製造滄溟,早日攻打藍洞。另一邊,秦浩也獨自架船去尋找藍洞救陸漓。吳居藍將陸漓帶到藍洞,卻不知道如何處置陸漓,他恨陸漓,卻也擔心著陸漓的安慰,矛盾的心情讓吳居藍對陸漓十分暴虐。金鱗得知吳居藍帶回了一個人類女子,想要進吳居藍的寢宮查看,陸漓趁機逃了出來,被金鱗捉住。陸漓的出現激起了鮫人的民憤,要求吳居藍殺死陸漓,陸漓也一心求死的態度讓吳居藍十分心寒,他告訴眾人陸漓不能死,陸漓作為陸驍唯一的妹妹,是對付人類的籌碼。

18. 不能說出口的愛46分鐘

桓伯向吳居藍稟報銀瑚偷盜權杖私自上岸之事,吳居藍命桓伯與金鱗上岸捉拿。馬大春赴銀瑚之約,見路上官兵捉拿女犯,以為女犯是銀瑚,表明自己非她不娶,後卻得知女犯並非銀瑚。銀瑚目睹馬大春的表現欣喜不已,兩人互明心意。桓伯等人出現要捉拿銀瑚。為了和馬大春在一起,銀瑚決意脫族,與馬大春接受了三記魚鞭之刑以及三日暴曬之罰。金鱗為銀瑚求情,並願意替銀瑚受過,吳居藍同意銀瑚脫離鮫人族。陸漓和秦浩去看花火大會,戴著面具的吳居藍出現在陸漓眼前,陸漓摘下吳居藍的面具,吳居藍匆匆離開。李耿之拿出了全部積蓄想替紫萱贖身,但紫萱拒絕了耿之的心意,兩人約定日後再相見。

桓伯向吳居藍稟報銀瑚偷盜權杖私自上岸之事,吳居藍命桓伯與金鱗上岸捉拿。馬大春赴銀瑚之約,見路上官兵捉拿女犯,以為女犯是銀瑚,表明自己非她不娶,後卻得知女犯並非銀瑚。銀瑚目睹馬大春的表現欣喜不已,兩人互明心意。桓伯等人出現要捉拿銀瑚。為了和馬大春在一起,銀瑚決意脫族,與馬大春接受了三記魚鞭之刑以及三日暴曬之罰。金鱗為銀瑚求情,並願意替銀瑚受過,吳居藍同意銀瑚脫離鮫人族。陸漓和秦浩去看花火大會,戴著面具的吳居藍出現在陸漓眼前,陸漓摘下吳居藍的面具,吳居藍匆匆離開。李耿之拿出了全部積蓄想替紫萱贖身,但紫萱拒絕了耿之的心意,兩人約定日後再相見。

19. 對付人類的籌碼46分鐘

陸漓大婚當天,吳居藍出現。經過一番打鬥,吳居藍強行將陸漓帶回了藍洞。陸驍決意用自己的力量救妹妹,陸漓成為了藍洞的侍女,吳居藍對她怒目而視。對於陸漓的到來,鮫人侍衛議論紛紛。金鱗聽到之後執意要闖吳居藍的宮殿,並發現了陸漓的身影。李耿之發現船廠突然之間招了很多新船工,覺得此事定有蹊蹺。

陸漓大婚當天,吳居藍出現。經過一番打鬥,吳居藍強行將陸漓帶回了藍洞。陸驍決意用自己的力量救妹妹,陸漓成為了藍洞的侍女,吳居藍對她怒目而視。對於陸漓的到來,鮫人侍衛議論紛紛。金鱗聽到之後執意要闖吳居藍的宮殿,並發現了陸漓的身影。李耿之發現船廠突然之間招了很多新船工,覺得此事定有蹊蹺。

20. 欲有大成 必受其痛47分鐘

船廠內,仇風帶領的官兵正在為新招的船工分配崗位。李耿之對此十分訝異。仇風告訴李耿之船廠已被官府徵用,並且解雇了李耿之。侍衛將李耿之拖走之後,仇風向大家表露了他們的真實目的——建造滄溟,攻打藍洞。 盲女在深山中遇到危險時被墨痕救下。盲女希望墨痕能在茶館中做她的幫手,希望墨痕不要每日想著復仇之事。墨痕表示會考慮一下。

船廠內,仇風帶領的官兵正在為新招的船工分配崗位。李耿之對此十分訝異。仇風告訴李耿之船廠已被官府徵用,並且解雇了李耿之。侍衛將李耿之拖走之後,仇風向大家表露了他們的真實目的——建造滄溟,攻打藍洞。 盲女在深山中遇到危險時被墨痕救下。盲女希望墨痕能在茶館中做她的幫手,希望墨痕不要每日想著復仇之事。墨痕表示會考慮一下。

21. 懸崖勒馬47分鐘

陸漓為了阻止吳居藍發怒傷害秦浩,說自己願意做任何事以求他能放了秦浩。陸驍要求墨痕除掉秦刺史,墨痕想起盲女的話心有猶豫但還是答應了陸驍。盲女失落。陸驍向秦刺史表示自己將懸崖勒馬,秦刺史信以為真。在回去的路上,秦刺史遭到了墨痕的襲擊。因盲女出現令墨痕分心,重傷的秦刺史被救走。 赤沙島鮫人失蹤之事引起鮫人大臣憤怒。大臣們再次提出要與人類開戰。

陸漓為了阻止吳居藍發怒傷害秦浩,說自己願意做任何事以求他能放了秦浩。陸驍要求墨痕除掉秦刺史,墨痕想起盲女的話心有猶豫但還是答應了陸驍。盲女失落。陸驍向秦刺史表示自己將懸崖勒馬,秦刺史信以為真。在回去的路上,秦刺史遭到了墨痕的襲擊。因盲女出現令墨痕分心,重傷的秦刺史被救走。 赤沙島鮫人失蹤之事引起鮫人大臣憤怒。大臣們再次提出要與人類開戰。

22. 餘情未了47分鐘

金鱗告訴吳居藍作為王,他必須為了家國大愛犧牲私情。秦浩聽信陸驍,以為父親被鮫人所傷。加上先前的奪妻之仇,憤恨的秦浩加入了陸驍建造滄溟、捕殺鮫人的行動中。仇風利用已經被捕的受傷鮫人誘捕其他鮫人的事被銀瑚撞見。銀瑚趕去藍洞通風報信。藍洞眾人得知此事憤恨不已,為平鮫人之憤,吳居藍下令將在海祭之時處死陸漓。 吳居藍來探望陸漓,陸漓向吳居藍要回了吳居藍曾送她的定情之物紅珊瑚簪子。陸驍再次來到茶館。盲女送了親手縫製的荷包給他。銀瑚偷偷跑來救陸漓,卻被金鱗攔住.......

金鱗告訴吳居藍作為王,他必須為了家國大愛犧牲私情。秦浩聽信陸驍,以為父親被鮫人所傷。加上先前的奪妻之仇,憤恨的秦浩加入了陸驍建造滄溟、捕殺鮫人的行動中。仇風利用已經被捕的受傷鮫人誘捕其他鮫人的事被銀瑚撞見。銀瑚趕去藍洞通風報信。藍洞眾人得知此事憤恨不已,為平鮫人之憤,吳居藍下令將在海祭之時處死陸漓。 吳居藍來探望陸漓,陸漓向吳居藍要回了吳居藍曾送她的定情之物紅珊瑚簪子。陸驍再次來到茶館。盲女送了親手縫製的荷包給他。銀瑚偷偷跑來救陸漓,卻被金鱗攔住.......

23. 銀瑚回歸47分鐘

藍洞侍衛押陸漓去海祭的地方,路上碰到赤蝶。赤蝶言語激烈表達對陸漓的恨意。吳居藍假意喝醉讓銀瑚偷走自己的權杖。銀瑚戴著面紗扮作婢女采蘭,救走了陸漓。銀瑚和陸漓在逃跑過程中被抓住,赤蝶為首的藍洞眾人想弑殺陸漓,被金鱗勸阻。吳居藍趕來救陸漓,看到赤蝶的魚骨刀飛向陸漓,吳居藍上前替陸漓擋了一刀和陸漓一同墜入了海中。在海中,吳居藍情不自禁吻住了陸漓。金鱗極力勸誡吳居藍要斷情陸漓。藍洞眾人對吳居藍的舉動感到不解,頗有微言。 吳居藍送陸漓到藍洞偏僻海邊,兩人約定設法讓兩族重回和平狀態,並決定永生不再相見。兩人之間的過往點點滴滴重現。 陸驍告訴盲女自己已幫她找到墨痕。盲女萬分感謝他。另一邊仇風已將墨痕釋放。墨痕剛要進茶館,看見盲女送別陸驍的這一幕,頓時警覺。墨痕與陸驍打鬥起來,此時盲女出現,陸驍推說墨痕是在與他切磋武藝。陸驍離開後,墨痕向盲女道歉,兩人互訴衷情。 藍洞大臣對吳居藍放走陸漓之事不滿,眾大臣憤怒不已,赤蝶更是想刺殺吳居藍。吳居藍表示自己已與陸漓約定和平盟約。大祭司提議兩天后重啟海祭。陸漓回到常樂後勸陸驍放下仇恨。陸驍假意答應陸漓。金鱗送別銀瑚。銀瑚重回岸上與馬大春相聚。

藍洞侍衛押陸漓去海祭的地方,路上碰到赤蝶。赤蝶言語激烈表達對陸漓的恨意。吳居藍假意喝醉讓銀瑚偷走自己的權杖。銀瑚戴著面紗扮作婢女采蘭,救走了陸漓。銀瑚和陸漓在逃跑過程中被抓住,赤蝶為首的藍洞眾人想弑殺陸漓,被金鱗勸阻。吳居藍趕來救陸漓,看到赤蝶的魚骨刀飛向陸漓,吳居藍上前替陸漓擋了一刀和陸漓一同墜入了海中。在海中,吳居藍情不自禁吻住了陸漓。金鱗極力勸誡吳居藍要斷情陸漓。藍洞眾人對吳居藍的舉動感到不解,頗有微言。 吳居藍送陸漓到藍洞偏僻海邊,兩人約定設法讓兩族重回和平狀態,並決定永生不再相見。兩人之間的過往點點滴滴重現。 陸驍告訴盲女自己已幫她找到墨痕。盲女萬分感謝他。另一邊仇風已將墨痕釋放。墨痕剛要進茶館,看見盲女送別陸驍的這一幕,頓時警覺。墨痕與陸驍打鬥起來,此時盲女出現,陸驍推說墨痕是在與他切磋武藝。陸驍離開後,墨痕向盲女道歉,兩人互訴衷情。 藍洞大臣對吳居藍放走陸漓之事不滿,眾大臣憤怒不已,赤蝶更是想刺殺吳居藍。吳居藍表示自己已與陸漓約定和平盟約。大祭司提議兩天后重啟海祭。陸漓回到常樂後勸陸驍放下仇恨。陸驍假意答應陸漓。金鱗送別銀瑚。銀瑚重回岸上與馬大春相聚。

24. 明珠中毒47分鐘

金鱗為吳居藍上藥,吳居藍向金鱗表達自己心內的傷可能永遠不會痊癒了。此時的陸漓也在思念著吳居藍,默默流淚。夜深,睡夢中醒來的的吳居藍誤以為采蘭是陸漓。 陸漓來馬大春酒館報平安,她告訴馬大春夫婦,自己與吳居藍已約定要在人鮫之間立下休戰盟約,也約定了此生再不相見。街頭巷尾都在傳陸漓與鮫人之間的是非糾葛,秦母聽見不禁唉聲歎氣。秦浩看到陸漓安好歸來,欣喜不已。紫萱透露給二兩認為秦浩與陸漓的婚事恐會生變。 墨痕在盲女的茶館幫忙,陸驍出現。墨痕對於陸驍的出現很是不安。陸驍告訴墨痕自己已經給盲女下了毒,以此來要脅墨痕。墨痕雖憤恨卻又無可奈何不得不忍受陸驍。 陸漓去秦府探望秦刺史,並告訴秦浩以及秦母,自己不願再與秦浩成婚。秦浩雖失落仍寬慰陸漓,表示自己會一直等著她。 陸驍與仇風演了一齣戲,故意讓陸漓以為他已經放棄對付鮫人。次日,陸驍與秦浩商議人鮫休戰一事,並表示將拆除滄溟。人鮫休戰盟約頒佈,百姓們對此很支持。 墨痕發現盲女出現不適的症狀,聯想到陸驍先前說的話,潛入藍洞得知海祭時間,並想以此換取解藥。但陸驍提出只有墨痕幫助他們偷襲藍洞才願意給出解藥。墨痕,在酒中下了毒藥,海祭按時舉行。與此同時陸漓有了不好的預感。

金鱗為吳居藍上藥,吳居藍向金鱗表達自己心內的傷可能永遠不會痊癒了。此時的陸漓也在思念著吳居藍,默默流淚。夜深,睡夢中醒來的的吳居藍誤以為采蘭是陸漓。 陸漓來馬大春酒館報平安,她告訴馬大春夫婦,自己與吳居藍已約定要在人鮫之間立下休戰盟約,也約定了此生再不相見。街頭巷尾都在傳陸漓與鮫人之間的是非糾葛,秦母聽見不禁唉聲歎氣。秦浩看到陸漓安好歸來,欣喜不已。紫萱透露給二兩認為秦浩與陸漓的婚事恐會生變。 墨痕在盲女的茶館幫忙,陸驍出現。墨痕對於陸驍的出現很是不安。陸驍告訴墨痕自己已經給盲女下了毒,以此來要脅墨痕。墨痕雖憤恨卻又無可奈何不得不忍受陸驍。 陸漓去秦府探望秦刺史,並告訴秦浩以及秦母,自己不願再與秦浩成婚。秦浩雖失落仍寬慰陸漓,表示自己會一直等著她。 陸驍與仇風演了一齣戲,故意讓陸漓以為他已經放棄對付鮫人。次日,陸驍與秦浩商議人鮫休戰一事,並表示將拆除滄溟。人鮫休戰盟約頒佈,百姓們對此很支持。 墨痕發現盲女出現不適的症狀,聯想到陸驍先前說的話,潛入藍洞得知海祭時間,並想以此換取解藥。但陸驍提出只有墨痕幫助他們偷襲藍洞才願意給出解藥。墨痕,在酒中下了毒藥,海祭按時舉行。與此同時陸漓有了不好的預感。

25. 妖女陸漓47分鐘

海祭儀式上。喝了毒酒的眾鮫人紛紛出現中毒反應,仇風看準時機帶著人類士兵偷襲。中了毒的鮫人難以抵抗,傷亡慘重,吳居藍也在大戰中受了重傷。 墨痕從陸驍手裡拿到瞭解藥給盲女服下。墨痕編造的謊言被盲女識破。為了盲女,墨痕深知自己無法停手,只好悲痛說了很多絕情話給盲女聽,並離開了茶館。陸驍再次來到茶館接近盲女,安慰盲女,並勸她放下不屬於自己的感情,言語之間對盲女帶有憐惜。 鮫人們以為人類出爾反爾違反盟約,激憤叫囂著要踏平常樂。吳居藍下令由金鱗討伐常樂。陸驍雖已從墨痕處得知鮫人將攻打常樂之事,但故意不進行兵力戒備,想加劇人鮫之間的仇恨。陸驍假意帶陸漓去海邊散步,想讓陸漓親眼目睹鮫人傷害百姓之事,還安排墨痕重傷於他,演了一出苦肉戲。金鱗在大戰中告訴陸漓攻打常樂是吳居藍下的令,陸漓驚詫。金鱗欲殺害陸漓,被秦浩救下。陸驍雖重傷但並無性命之憂。事後仇風與墨痕爭執被秦浩撞見。縱使秦浩逼問,仇風也不透露事情原委,只說讓秦浩親自去問陸驍,並帶有威脅意味地告訴他不要將此事告訴陸漓。 鮫人攻打常樂之後,連陸家府上的丫鬟都在嚼陸漓與鮫人之間的舌根。常樂街上,百姓們對此事的議論沸反盈天,情緒高漲。陸漓的幕離被人撞掉,百姓們逼問為難陸漓,罵陸漓是妖女。

海祭儀式上。喝了毒酒的眾鮫人紛紛出現中毒反應,仇風看準時機帶著人類士兵偷襲。中了毒的鮫人難以抵抗,傷亡慘重,吳居藍也在大戰中受了重傷。 墨痕從陸驍手裡拿到瞭解藥給盲女服下。墨痕編造的謊言被盲女識破。為了盲女,墨痕深知自己無法停手,只好悲痛說了很多絕情話給盲女聽,並離開了茶館。陸驍再次來到茶館接近盲女,安慰盲女,並勸她放下不屬於自己的感情,言語之間對盲女帶有憐惜。 鮫人們以為人類出爾反爾違反盟約,激憤叫囂著要踏平常樂。吳居藍下令由金鱗討伐常樂。陸驍雖已從墨痕處得知鮫人將攻打常樂之事,但故意不進行兵力戒備,想加劇人鮫之間的仇恨。陸驍假意帶陸漓去海邊散步,想讓陸漓親眼目睹鮫人傷害百姓之事,還安排墨痕重傷於他,演了一出苦肉戲。金鱗在大戰中告訴陸漓攻打常樂是吳居藍下的令,陸漓驚詫。金鱗欲殺害陸漓,被秦浩救下。陸驍雖重傷但並無性命之憂。事後仇風與墨痕爭執被秦浩撞見。縱使秦浩逼問,仇風也不透露事情原委,只說讓秦浩親自去問陸驍,並帶有威脅意味地告訴他不要將此事告訴陸漓。 鮫人攻打常樂之後,連陸家府上的丫鬟都在嚼陸漓與鮫人之間的舌根。常樂街上,百姓們對此事的議論沸反盈天,情緒高漲。陸漓的幕離被人撞掉,百姓們逼問為難陸漓,罵陸漓是妖女。

26. 吳居藍背叛47分鐘

常樂百姓指責陸漓與鮫人王約定休戰盟約,造成常樂這場災禍,更有小女孩上前咬傷了陸漓。秦浩出現為陸漓解圍。金鱗向吳居藍彙報戰事,並告訴吳居藍自己已經替他對陸漓說了恩斷義絕之話。吳居藍雖憤怒,但也無可奈何。 紫萱將陸驍的情況告訴了馬大春等人,針對孰是孰非的問題,紫萱和銀瑚大吵起來。陸驍重傷,陸漓自責不已。待陸驍醒轉,告訴陸漓吳居藍背信棄義,不能再善心對他。連紫萱也勸陸漓不要再相信吳居藍。仇風向陸驍稟明秦浩跟蹤他和墨痕碰面,並且秦浩似乎發現了些什麼。 秦浩心有疑慮,來到船廠探查,發現船廠內其實並未停工, 滄溟仍在建造中。秦浩質問陸驍,反被陸驍說服。陸驍告訴他,自己真正的本意是為了激起陸漓對鮫人的恨意,因為只有陸漓才能殺死吳居藍。 陸漓托銀瑚去趟藍洞,將信帶給吳居藍,想要找吳居藍問個清楚。但信卻被金鱗私自撕毀了。陸漓在約定之處並未等到吳居藍,卻等來了刺殺她的鮫人(陸驍讓墨痕假扮)。陸漓傷心欲絕。而另一邊,金鱗也勸吳居藍放下陸漓,帶領鮫人族報家國之恨。 盲女哀求墨痕就此收手,但墨痕無奈表示自己已深陷泥潭。

常樂百姓指責陸漓與鮫人王約定休戰盟約,造成常樂這場災禍,更有小女孩上前咬傷了陸漓。秦浩出現為陸漓解圍。金鱗向吳居藍彙報戰事,並告訴吳居藍自己已經替他對陸漓說了恩斷義絕之話。吳居藍雖憤怒,但也無可奈何。 紫萱將陸驍的情況告訴了馬大春等人,針對孰是孰非的問題,紫萱和銀瑚大吵起來。陸驍重傷,陸漓自責不已。待陸驍醒轉,告訴陸漓吳居藍背信棄義,不能再善心對他。連紫萱也勸陸漓不要再相信吳居藍。仇風向陸驍稟明秦浩跟蹤他和墨痕碰面,並且秦浩似乎發現了些什麼。 秦浩心有疑慮,來到船廠探查,發現船廠內其實並未停工, 滄溟仍在建造中。秦浩質問陸驍,反被陸驍說服。陸驍告訴他,自己真正的本意是為了激起陸漓對鮫人的恨意,因為只有陸漓才能殺死吳居藍。 陸漓托銀瑚去趟藍洞,將信帶給吳居藍,想要找吳居藍問個清楚。但信卻被金鱗私自撕毀了。陸漓在約定之處並未等到吳居藍,卻等來了刺殺她的鮫人(陸驍讓墨痕假扮)。陸漓傷心欲絕。而另一邊,金鱗也勸吳居藍放下陸漓,帶領鮫人族報家國之恨。 盲女哀求墨痕就此收手,但墨痕無奈表示自己已深陷泥潭。

27. 上元之約47分鐘

陸驍告訴陸漓,鮫人不知何時會再突襲常樂,如果要救百姓只有殺掉吳居藍。陸漓震驚。秦浩來看望陸漓,陸漓心裡備受折磨,將心中糾結說與秦浩聽,她問秦浩是否只有吳居藍死才能結束這一切。秦浩不知如何作答。吳居藍醉酒將采蘭錯看成陸漓,問為何陸漓會失信於自己。吳居藍看清來人是采蘭後,推開她,萬分痛苦又懊悔。 在陸家祠堂,陸驍為陸漓準備好了刺殺吳居藍的工具,步步緊逼陸漓,讓陸漓殺掉吳居藍。陸漓崩潰。陸漓獨自一人跪在父母靈位前,回想起種種鮫人傷人有關的情節,拿起了陸驍為她準備的東西。陸漓吹響海螺。吳居藍一開始以為又是人類誘捕之計,並未出現。紫萱將小姐的怪異之處告訴馬大春等人,眾人驚覺陸漓要刺殺吳居藍。銀瑚匆匆報信,在與金鱗的對話中得知一切有蹊蹺,而此時已遍尋不見吳居藍。吳居藍與陸漓看完上元節燈會來到了海邊乘船。陸漓給吳居藍倒了毒酒,吳居藍雖已猜到陸漓給自己倒的是毒酒,還是選擇喝下了酒。兩人都拿匕首刺向了對方。仇風帶領侍衛們向吳居藍放了一支鐵箭正中胸口,吳居藍墜入海中。

陸驍告訴陸漓,鮫人不知何時會再突襲常樂,如果要救百姓只有殺掉吳居藍。陸漓震驚。秦浩來看望陸漓,陸漓心裡備受折磨,將心中糾結說與秦浩聽,她問秦浩是否只有吳居藍死才能結束這一切。秦浩不知如何作答。吳居藍醉酒將采蘭錯看成陸漓,問為何陸漓會失信於自己。吳居藍看清來人是采蘭後,推開她,萬分痛苦又懊悔。 在陸家祠堂,陸驍為陸漓準備好了刺殺吳居藍的工具,步步緊逼陸漓,讓陸漓殺掉吳居藍。陸漓崩潰。陸漓獨自一人跪在父母靈位前,回想起種種鮫人傷人有關的情節,拿起了陸驍為她準備的東西。陸漓吹響海螺。吳居藍一開始以為又是人類誘捕之計,並未出現。紫萱將小姐的怪異之處告訴馬大春等人,眾人驚覺陸漓要刺殺吳居藍。銀瑚匆匆報信,在與金鱗的對話中得知一切有蹊蹺,而此時已遍尋不見吳居藍。吳居藍與陸漓看完上元節燈會來到了海邊乘船。陸漓給吳居藍倒了毒酒,吳居藍雖已猜到陸漓給自己倒的是毒酒,還是選擇喝下了酒。兩人都拿匕首刺向了對方。仇風帶領侍衛們向吳居藍放了一支鐵箭正中胸口,吳居藍墜入海中。

28. 新仇舊恨46分鐘

秦浩得知陸驍為了消滅鮫人,不惜犧牲陸漓和常樂百姓的安危,想要在百姓面前公佈陸驍的惡行。陸驍告訴秦浩吳居藍已死,陸漓知道真相只會更加痛苦,秦浩為難無奈。陸漓從昏迷中醒來,陸驍告訴她吳居藍已死,感謝她為常樂百姓立了大功。陸漓勸陸驍不要再和鮫人為敵,陸驍假意答應陸漓。陸漓想起吳居藍被自己刺死的場景,傷心欲絕。銀瑚想殺了陸漓為吳居藍報仇,陸漓心甘情願赴死,銀瑚最終卻不忍心下手。盲女得知墨痕大仇已報,勸墨痕跟自己遠走高飛。墨痕潛入陸府幫盲女找解藥,陸驍趁機用假藥替換,盲女中毒更甚,墨痕不得不親自帶盲女找到陸驍,請求解藥,自己則又一次被陸驍控制。銀瑚身體不舒服,看過大夫後居然發現已經懷有身孕!馬大春驚喜異常,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銀瑚誤會生氣,馬大春百般解釋,總算讓銀瑚破涕為笑。大夫為陸漓診治,告訴陸漓,傷她的人並沒有想要她性命。陸漓終於明白,吳居藍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殺死自己,而自己卻殺死了吳居藍。陸漓悲痛自責,告訴秦浩自己的心已經跟著吳居藍一起而死。秦浩聽在耳中,暗自下決心一定要剷除陸驍。秦浩約李耿之見面,請他幫忙收集陸驍犯罪的證據;同時,陸驍因為滅鮫有功,被朝廷封為刺史。陸驍督促滄溟號完工,開始策劃更大的滅鮫計畫。藍洞中,金鱗在伯桓的勸說下,決定成為族人新的領袖。

秦浩得知陸驍為了消滅鮫人,不惜犧牲陸漓和常樂百姓的安危,想要在百姓面前公佈陸驍的惡行。陸驍告訴秦浩吳居藍已死,陸漓知道真相只會更加痛苦,秦浩為難無奈。陸漓從昏迷中醒來,陸驍告訴她吳居藍已死,感謝她為常樂百姓立了大功。陸漓勸陸驍不要再和鮫人為敵,陸驍假意答應陸漓。陸漓想起吳居藍被自己刺死的場景,傷心欲絕。銀瑚想殺了陸漓為吳居藍報仇,陸漓心甘情願赴死,銀瑚最終卻不忍心下手。盲女得知墨痕大仇已報,勸墨痕跟自己遠走高飛。墨痕潛入陸府幫盲女找解藥,陸驍趁機用假藥替換,盲女中毒更甚,墨痕不得不親自帶盲女找到陸驍,請求解藥,自己則又一次被陸驍控制。銀瑚身體不舒服,看過大夫後居然發現已經懷有身孕!馬大春驚喜異常,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銀瑚誤會生氣,馬大春百般解釋,總算讓銀瑚破涕為笑。大夫為陸漓診治,告訴陸漓,傷她的人並沒有想要她性命。陸漓終於明白,吳居藍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殺死自己,而自己卻殺死了吳居藍。陸漓悲痛自責,告訴秦浩自己的心已經跟著吳居藍一起而死。秦浩聽在耳中,暗自下決心一定要剷除陸驍。秦浩約李耿之見面,請他幫忙收集陸驍犯罪的證據;同時,陸驍因為滅鮫有功,被朝廷封為刺史。陸驍督促滄溟號完工,開始策劃更大的滅鮫計畫。藍洞中,金鱗在伯桓的勸說下,決定成為族人新的領袖。

29. 恩斷義絕46分鐘

兩年後,陸漓帶著紫萱來看望懷孕的銀瑚,銀瑚還在怪罪陸漓,不領陸漓的情。陸漓來到海邊悼念吳居藍,回憶起自己曾經和吳居藍在一起的時光,無限傷感。 秦浩送父母回長安,答應父母,自己在常樂的事情完成後,會去長安和父母匯合。另一方面,陸驍一邊督促滄溟號在三天后完工,一邊派墨痕去藍洞打探。墨痕告訴陸驍,藍洞潛藏著一位高手,兩人猜測吳居藍可能沒有死。秦浩假意來向陸驍辭行,告訴他自己被調回長安,陸驍知道自己在常樂又少了一個威脅。盲女察覺到墨痕一直以來的異常,問墨痕是不是有人用自己威脅他?墨痕否認,讓盲女專心吃藥養病。秦浩和李耿之找到了陸驍挑撥人類和鮫人的證據,秦浩命人送往長安,自己帶領家丁護衛趕去常樂船場,阻止陸驍的計畫。秦浩和陸漓告別,告訴陸漓自己要回長安,實際上他是來和陸漓永別,他知道這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見到陸漓。二兩擔心秦浩的安全,找陸漓趕去船場救秦浩。秦浩帶人闖進船場,才知道一切都是陸驍的圈套,最終,陸漓看到秦浩死在了陸驍的劍下,徹底對陸驍失望,兩人恩斷義絕。

兩年後,陸漓帶著紫萱來看望懷孕的銀瑚,銀瑚還在怪罪陸漓,不領陸漓的情。陸漓來到海邊悼念吳居藍,回憶起自己曾經和吳居藍在一起的時光,無限傷感。 秦浩送父母回長安,答應父母,自己在常樂的事情完成後,會去長安和父母匯合。另一方面,陸驍一邊督促滄溟號在三天后完工,一邊派墨痕去藍洞打探。墨痕告訴陸驍,藍洞潛藏著一位高手,兩人猜測吳居藍可能沒有死。秦浩假意來向陸驍辭行,告訴他自己被調回長安,陸驍知道自己在常樂又少了一個威脅。盲女察覺到墨痕一直以來的異常,問墨痕是不是有人用自己威脅他?墨痕否認,讓盲女專心吃藥養病。秦浩和李耿之找到了陸驍挑撥人類和鮫人的證據,秦浩命人送往長安,自己帶領家丁護衛趕去常樂船場,阻止陸驍的計畫。秦浩和陸漓告別,告訴陸漓自己要回長安,實際上他是來和陸漓永別,他知道這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見到陸漓。二兩擔心秦浩的安全,找陸漓趕去船場救秦浩。秦浩帶人闖進船場,才知道一切都是陸驍的圈套,最終,陸漓看到秦浩死在了陸驍的劍下,徹底對陸驍失望,兩人恩斷義絕。

30. 人鮫大戰46分鐘

陸漓想起之前和秦浩在一起的種種,想到他那麼多次為自己以身犯險,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悲傷難以自已。陸驍帶領官兵,駕駛滄溟出海;陸漓隻身一人趕赴藍洞,給鮫人通風報信。鮫人不相信陸漓的話,認為陸漓和她哥哥陸驍一樣,會欺騙傷害鮫人,主張殺死陸漓。陸漓拿出銀瑚交給自己的信物,加上大祭司的保護,才倖免一死。不久滄溟到達藍洞海域,陸驍率領官兵和鮫人戰士展開大戰。鮫人本在海上實力占優,但滄溟號同樣難以對付,雙方各有死傷;陸驍詭計多端,利用鮫人不拋棄同類的特點,用鮫人傷兵俘虜做誘餌,殺傷了大批鮫人,鮫人大將奕重也不幸犧牲。鮫人族眼看要陷入滅頂之災。大祭司放陸漓回去,陸漓在海中目睹了人鮫大戰,就在鮫人藍洞即將被滄溟號攻破的時候,海上突然狂風暴雨,強大的龍捲風和海浪撲向滄溟號。吳居藍重新出現在暴風雨中,用無比強大的力量摧毀了滄溟號,保護了藍洞。陸漓看到吳居藍死而復生,激動萬分。

陸漓想起之前和秦浩在一起的種種,想到他那麼多次為自己以身犯險,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悲傷難以自已。陸驍帶領官兵,駕駛滄溟出海;陸漓隻身一人趕赴藍洞,給鮫人通風報信。鮫人不相信陸漓的話,認為陸漓和她哥哥陸驍一樣,會欺騙傷害鮫人,主張殺死陸漓。陸漓拿出銀瑚交給自己的信物,加上大祭司的保護,才倖免一死。不久滄溟到達藍洞海域,陸驍率領官兵和鮫人戰士展開大戰。鮫人本在海上實力占優,但滄溟號同樣難以對付,雙方各有死傷;陸驍詭計多端,利用鮫人不拋棄同類的特點,用鮫人傷兵俘虜做誘餌,殺傷了大批鮫人,鮫人大將奕重也不幸犧牲。鮫人族眼看要陷入滅頂之災。大祭司放陸漓回去,陸漓在海中目睹了人鮫大戰,就在鮫人藍洞即將被滄溟號攻破的時候,海上突然狂風暴雨,強大的龍捲風和海浪撲向滄溟號。吳居藍重新出現在暴風雨中,用無比強大的力量摧毀了滄溟號,保護了藍洞。陸漓看到吳居藍死而復生,激動萬分。

31. 血債血償46分鐘

吳居藍看到鮫人族慘死,暴怒,進而水淹常樂。常樂百姓死傷慘重。 陸漓勸吳居藍收手,告訴他陸驍才是罪魁禍首,吳居藍痛心鮫人族的死傷,要人類血債血償,陸漓說自己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鮫人和人類之間的和平,說完跳下懸崖。吳居藍將陸漓救起,陸漓懇求吳居藍原諒人類所犯的錯誤,吳居藍餘怒未消,將陸漓一個人扔在荒涼的海島,卻又忍不住在陸漓陷入危險的時候捨身相救。藍洞中,眾將士紛紛講述自己在大戰中看到的就是已經故去的先王吳居藍。大祭司海汐和金鱗終於向大家說出真相:當年吳居藍瀕死,大祭司用鮫人族聖物靈珠救活了吳居藍,而且讓吳居藍擁有了強大的力量。眾鮫人聽聞大王死而復生,興奮異常。馬大春和銀瑚等人祭奠秦浩,二兩在秦浩墓碑前哭訴。眾人無意間發現陸驍挑撥人鮫關係的關鍵證據居然在二兩身上。原來當年秦浩怕陸驍毀滅證據,將關鍵的證據放在二兩身上,讓其帶去了長安。眾人驚喜,總算找到了可以徹底扳倒陸驍的證據。常樂鎮,陸驍還在煽動水災後的百姓和鮫人為敵,眼看百姓們就要被陸驍矇騙,秦刺史突然出現,向百姓說明真相,貶去陸驍的官職,要將他收押大獄。陸驍還要負隅頑抗,陸漓站出來,也要向百姓揭穿自己親哥無惡不作的事實。

吳居藍看到鮫人族慘死,暴怒,進而水淹常樂。常樂百姓死傷慘重。 陸漓勸吳居藍收手,告訴他陸驍才是罪魁禍首,吳居藍痛心鮫人族的死傷,要人類血債血償,陸漓說自己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鮫人和人類之間的和平,說完跳下懸崖。吳居藍將陸漓救起,陸漓懇求吳居藍原諒人類所犯的錯誤,吳居藍餘怒未消,將陸漓一個人扔在荒涼的海島,卻又忍不住在陸漓陷入危險的時候捨身相救。藍洞中,眾將士紛紛講述自己在大戰中看到的就是已經故去的先王吳居藍。大祭司海汐和金鱗終於向大家說出真相:當年吳居藍瀕死,大祭司用鮫人族聖物靈珠救活了吳居藍,而且讓吳居藍擁有了強大的力量。眾鮫人聽聞大王死而復生,興奮異常。馬大春和銀瑚等人祭奠秦浩,二兩在秦浩墓碑前哭訴。眾人無意間發現陸驍挑撥人鮫關係的關鍵證據居然在二兩身上。原來當年秦浩怕陸驍毀滅證據,將關鍵的證據放在二兩身上,讓其帶去了長安。眾人驚喜,總算找到了可以徹底扳倒陸驍的證據。常樂鎮,陸驍還在煽動水災後的百姓和鮫人為敵,眼看百姓們就要被陸驍矇騙,秦刺史突然出現,向百姓說明真相,貶去陸驍的官職,要將他收押大獄。陸驍還要負隅頑抗,陸漓站出來,也要向百姓揭穿自己親哥無惡不作的事實。

32. 大義滅親46分鐘

陸驍的陰謀被當眾揭穿,眾叛親離,只有仇風誓死跟隨。兩人打破官兵的重重包圍,逃亡郊外破廟棲身。墨痕追上索要盲女的解藥,陸驍和墨痕約定次日給他解藥。墨痕答應盲女,拿到解藥後陪她走遍山川大河。 吳居藍回到藍洞,金鱗請求出兵攻打常樂,為死去的鮫人族人報仇雪恨。吳居藍讓大家為子孫後代著想,停止與人類的戰爭,不要讓子孫陷入無休止的征戰。金鱗不服,但是不得不聽從吳居藍的決定。 陸驍找到陸漓,還想讓她幫自己消滅鮫人,陸漓果斷拒絕陸驍,痛心陸驍依舊執迷不悟,終於和陸驍斷絕兄妹情誼。陸驍想起自己的家人和最親的妹妹,認為他們的離去都是因為鮫人的緣故,發誓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一定要將鮫人全都殺光。墨痕按照約定去取解藥,卻中了陸驍的埋伏,身受重傷。陸驍喝下墨痕的血,自己變成了半人半鮫的怪物,同時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墨痕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帶著解藥找到盲女,終於死在了盲女身邊。金鱗抓走陸漓,他認為吳居藍都是因為和陸漓的感情,才對人類手下留情。他要殺死陸漓,斷了吳居藍的情思,讓他帶兵攻打人類。危急時刻,吳居藍出手救下陸漓。金鱗忍無可忍,帶兵離開藍洞。

陸驍的陰謀被當眾揭穿,眾叛親離,只有仇風誓死跟隨。兩人打破官兵的重重包圍,逃亡郊外破廟棲身。墨痕追上索要盲女的解藥,陸驍和墨痕約定次日給他解藥。墨痕答應盲女,拿到解藥後陪她走遍山川大河。 吳居藍回到藍洞,金鱗請求出兵攻打常樂,為死去的鮫人族人報仇雪恨。吳居藍讓大家為子孫後代著想,停止與人類的戰爭,不要讓子孫陷入無休止的征戰。金鱗不服,但是不得不聽從吳居藍的決定。 陸驍找到陸漓,還想讓她幫自己消滅鮫人,陸漓果斷拒絕陸驍,痛心陸驍依舊執迷不悟,終於和陸驍斷絕兄妹情誼。陸驍想起自己的家人和最親的妹妹,認為他們的離去都是因為鮫人的緣故,發誓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一定要將鮫人全都殺光。墨痕按照約定去取解藥,卻中了陸驍的埋伏,身受重傷。陸驍喝下墨痕的血,自己變成了半人半鮫的怪物,同時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墨痕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帶著解藥找到盲女,終於死在了盲女身邊。金鱗抓走陸漓,他認為吳居藍都是因為和陸漓的感情,才對人類手下留情。他要殺死陸漓,斷了吳居藍的情思,讓他帶兵攻打人類。危急時刻,吳居藍出手救下陸漓。金鱗忍無可忍,帶兵離開藍洞。

33. 人鮫休戰46分鐘

秦刺史代表人類和鮫人談判,決定休戰。吳居藍和陸漓如釋重負,感到兩人長久以來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陸驍綁走了即將生產的銀瑚,要在海灘上將銀瑚當眾燒死。馬大春和陸漓等人趕去營救,被陸驍的黨羽阻攔,馬大春被打傷。銀瑚發出悲慘的哭聲,海島上的金鱗聽到哭聲,認出是銀瑚,趕來救援,卻踏入陸驍的陷阱,金鱗被陸驍刺中。吳居藍出現,打退陸驍。金鱗從火海中救出銀瑚,很快銀瑚的孩子誕生,金鱗臨死前終於看到了鮫人和人類和平共處的希望。秦刺史邀請吳居藍上岸,正式宣佈人鮫兩族和平共處的協議。常樂百姓和鮫人一族共同歡慶。馬大春邀請大家到酒館喝酒,慶祝的同時也宣佈吳居藍和陸漓訂婚的消息。紫萱抱怨李耿之對自己依舊沒有表白,馬大春答應包在自己身上。銀瑚和馬大春的孩子取名阿麟,以此紀念犧牲的金鱗,吳居藍和陸漓感慨萬分。銀瑚告訴吳居藍,自己察覺到陸驍已經擁有了墨痕的力量,現在是半人半鮫的怪物,要吳居藍多加提防。與此同時,陸驍去茶館找盲女,盲女察覺到陸驍就是殺死墨痕的人,舉起手中的小刀向陸驍刺去。

秦刺史代表人類和鮫人談判,決定休戰。吳居藍和陸漓如釋重負,感到兩人長久以來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陸驍綁走了即將生產的銀瑚,要在海灘上將銀瑚當眾燒死。馬大春和陸漓等人趕去營救,被陸驍的黨羽阻攔,馬大春被打傷。銀瑚發出悲慘的哭聲,海島上的金鱗聽到哭聲,認出是銀瑚,趕來救援,卻踏入陸驍的陷阱,金鱗被陸驍刺中。吳居藍出現,打退陸驍。金鱗從火海中救出銀瑚,很快銀瑚的孩子誕生,金鱗臨死前終於看到了鮫人和人類和平共處的希望。秦刺史邀請吳居藍上岸,正式宣佈人鮫兩族和平共處的協議。常樂百姓和鮫人一族共同歡慶。馬大春邀請大家到酒館喝酒,慶祝的同時也宣佈吳居藍和陸漓訂婚的消息。紫萱抱怨李耿之對自己依舊沒有表白,馬大春答應包在自己身上。銀瑚和馬大春的孩子取名阿麟,以此紀念犧牲的金鱗,吳居藍和陸漓感慨萬分。銀瑚告訴吳居藍,自己察覺到陸驍已經擁有了墨痕的力量,現在是半人半鮫的怪物,要吳居藍多加提防。與此同時,陸驍去茶館找盲女,盲女察覺到陸驍就是殺死墨痕的人,舉起手中的小刀向陸驍刺去。

34. 執子之手46分鐘

盲女醒來後,震驚地發現自己雙眼復明。陸驍告訴她是自己費盡心思為她找靈丹妙藥,才將她的雙眼治好。但是盲女知道是陸驍殺死了墨痕,她寧可不要復明 ,也不要仇人替自己治好的眼睛。看到盲女再一次刺瞎自己的雙眼,陸驍奔潰,自己愛的人全都離自己遠去,全都是因為鮫人!陸驍心中痛恨鮫人的執念更深。盲女終於將茶館轉賣,離開常樂,乘船出海。船山,一個和墨痕聲音相同的年輕男子出現在盲女身旁。盲女相信,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馬大春巧用計策,終於探明李耿之對紫萱的感情,紫萱向李耿之表白求婚,兩人終成眷屬。藍洞中,陸漓和吳居藍舉行盛大的婚禮,吳居藍正式冊封陸漓為鮫人族王后。吳居藍帶陸漓在海底世界徜徉,真正帶她見識自己的王國。兩人相擁發誓,生生世世永不分離。陸驍潛入藍洞劫持了陸漓,約吳居藍在懸崖見面。眾鮫人勸吳居藍不要前往,吳居藍表示就算明知道是圈套,也要救出自己的新娘。懸崖上,陸驍用陸漓的性命逼吳居藍自殺。吳居藍飛刀打傷陸驍,救出陸漓。陸驍和吳居藍展開大戰,陸驍被打下懸崖。就在兩人以為安全的時候,陸驍發出最後一擊。陸漓推開吳居藍,替他擋住了陸驍擲出的最後一劍,掉下懸崖。一段人鮫之間的曠世情緣就此畫上了悲情的句號。

盲女醒來後,震驚地發現自己雙眼復明。陸驍告訴她是自己費盡心思為她找靈丹妙藥,才將她的雙眼治好。但是盲女知道是陸驍殺死了墨痕,她寧可不要復明 ,也不要仇人替自己治好的眼睛。看到盲女再一次刺瞎自己的雙眼,陸驍奔潰,自己愛的人全都離自己遠去,全都是因為鮫人!陸驍心中痛恨鮫人的執念更深。盲女終於將茶館轉賣,離開常樂,乘船出海。船山,一個和墨痕聲音相同的年輕男子出現在盲女身旁。盲女相信,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馬大春巧用計策,終於探明李耿之對紫萱的感情,紫萱向李耿之表白求婚,兩人終成眷屬。藍洞中,陸漓和吳居藍舉行盛大的婚禮,吳居藍正式冊封陸漓為鮫人族王后。吳居藍帶陸漓在海底世界徜徉,真正帶她見識自己的王國。兩人相擁發誓,生生世世永不分離。陸驍潛入藍洞劫持了陸漓,約吳居藍在懸崖見面。眾鮫人勸吳居藍不要前往,吳居藍表示就算明知道是圈套,也要救出自己的新娘。懸崖上,陸驍用陸漓的性命逼吳居藍自殺。吳居藍飛刀打傷陸驍,救出陸漓。陸驍和吳居藍展開大戰,陸驍被打下懸崖。就在兩人以為安全的時候,陸驍發出最後一擊。陸漓推開吳居藍,替他擋住了陸驍擲出的最後一劍,掉下懸崖。一段人鮫之間的曠世情緣就此畫上了悲情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