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集數

坂間千鶴被編到東京第一刑事部當見習法官,卻發現這裡的法官與想像中有出入,尤其是入間道夫,總會發搜查權到現場搜證,令她難以理解。但經過這次案件後,似乎改變了一些她對法官、第一刑事部的固有看法。

1.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1集

坂間千鶴被編到東京第一刑事部當見習法官,卻發現這裡的法官與想像中有出入,尤其是入間道夫,總會發搜查權到現場搜證,令她難以理解。但經過這次案件後,似乎改變了一些她對法官、第一刑事部的固有看法。

坂間千鶴被編到東京第一刑事部當見習法官,卻發現這裡的法官與想像中有出入,尤其是入間道夫,總會發搜查權到現場搜證,令她難以理解。但經過這次案件後,似乎改變了一些她對法官、第一刑事部的固有看法。

2.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2集58分鐘

入間和坂間他們開始調查虐兒案件的時候受到了審判長香田的施壓,讓入間和坂間按照他的要求下判決,但是入間沒有理會...

入間和坂間他們開始調查虐兒案件的時候受到了審判長香田的施壓,讓入間和坂間按照他的要求下判決,但是入間沒有理會...

3.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3集46分鐘

入間道夫今次遇上一宗殺人和遺體毀損的案件。而被告人是更生人士藤代省吾,他過往的經歷對他十分不利...

入間道夫今次遇上一宗殺人和遺體毀損的案件。而被告人是更生人士藤代省吾,他過往的經歷對他十分不利...

4.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4集

坂間第一次遇到少年犯罪案件,難免有點不知所措,隨後更決定了發動搜查權...

坂間第一次遇到少年犯罪案件,難免有點不知所措,隨後更決定了發動搜查權...

5.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5集47分鐘

本次案件發生在一個的芭蕾舞團內,被告是負責人兼編舞家,而被害人則是前教練。兩人從口角演變成扭打,被害人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因為重傷而陷入昏迷......

本次案件發生在一個的芭蕾舞團內,被告是負責人兼編舞家,而被害人則是前教練。兩人從口角演變成扭打,被害人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因為重傷而陷入昏迷......

6.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6集

令和神偷終於登場了。與此同時,審判司法本身的時刻亦終將來臨。到底事情的發展會是如何呢?

令和神偷終於登場了。與此同時,審判司法本身的時刻亦終將來臨。到底事情的發展會是如何呢?

7.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7集

這是擔任律師時期的竹野內豐最後一次負責的12年前的東丸電機殺人事件。原爲東丸電機研究部主任的被告仁科壯介因被受害者、公司經營戰略部部長命令解散研究部門及調到製造部門而屢次與他發生矛盾,因此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是仁科在判決後仍然堅持無罪,最終在獄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這是擔任律師時期的竹野內豐最後一次負責的12年前的東丸電機殺人事件。原爲東丸電機研究部主任的被告仁科壯介因被受害者、公司經營戰略部部長命令解散研究部門及調到製造部門而屢次與他發生矛盾,因此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是仁科在判決後仍然堅持無罪,最終在獄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8.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8集46分鐘

因癡漢嫌疑被警察盤問的嫌犯川添,最後解開誤會而沒有被拘捕,被告潮川惠子於一年前曾有盜竊前科,是於保釋期間犯下的第二宗案件,被害人山寺史繪小姐,是目睹被告潮川的偷竊行為,並將其告知店員的目擊者...

因癡漢嫌疑被警察盤問的嫌犯川添,最後解開誤會而沒有被拘捕,被告潮川惠子於一年前曾有盜竊前科,是於保釋期間犯下的第二宗案件,被害人山寺史繪小姐,是目睹被告潮川的偷竊行為,並將其告知店員的目擊者...

9.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9集46分鐘

這次是裁判員審判,選出6位裁判員旁聽審議案件,這宗案是懷疑謀殺案,裁判員們會如何判決?

這次是裁判員審判,選出6位裁判員旁聽審議案件,這宗案是懷疑謀殺案,裁判員們會如何判決?

10.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 第1季 第10集46分鐘

入間他們接到了一單罕見的案件,雖然只是一單傷人案,但是被告竟然是個「無名氏」,被告需要在法庭上隱藏自己真實名字的原因是甚麼?

入間他們接到了一單罕見的案件,雖然只是一單傷人案,但是被告竟然是個「無名氏」,被告需要在法庭上隱藏自己真實名字的原因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