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愛情的利先生

遇見愛情的利先生

集數

徐鳳鳴為女兒出主意,讓智珍去設計共和工作,還能看住利耀南。智珍去了設計共和之後,想盡辦法使喚欣桐,欣桐不服輸,盡力去做每件事,利耀南見了又心痛又欣賞。吳玥看不下去,找紀振宇商量措施,被紀智珍聽到,兩人扭打起來,紀振宇給打傷的吳玥處理傷口,溫柔多金的紀振宇更加打動了吳玥,吳玥決定不惜一起也要搞定紀振宇這個高富帥。 紀智珍要趕走劉欣桐,讓她離開公司,利耀南極力護住,還和紀智珍起了衝突,而且還暗自準備工作資料説明劉欣桐的工作。利耀南看著劉欣桐越來越出色的工作表現,更加發現了劉欣桐不同於別人的迷人之處。 劉欣桐雖是新銷售,可是憑藉著平時的刻苦,對產品有超乎尋常的深入瞭解,劉欣桐居然成為這月的銷售冠軍,所有人都十分吃驚。 紀智珍發現劉欣桐用的工作資料是利耀南的筆跡,找到利耀南質問,利耀南不讓她亂說話,紀智珍跑回家找吳春英撒氣,把鍋裡的粥灌了吳春英滿身滿臉,欣桐回來後發現痛心極了,吳春英乞求欣桐離開設計共和,為紀智珍的蠻橫無理無條件退讓。面對母親的苦苦哀求,劉欣桐含淚同意。

1. 親生女兒終於出現46分鐘

劉欣桐是成長在貧窮的單親家庭的女孩,剛出生就被母親帶來了江城。吳春英含辛茹苦將女兒劉欣桐和外甥女吳玥帶大,她在大學旁邊小飯館幫廚,女兒欣桐在校園周圍各處兼職貼補家用。而與劉欣桐同年同月同日,且在同一家醫院出生的女孩紀智珍家境優渥,父親正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富豪WE集團董事長紀百均。紀智珍喜歡富家公子利氏集團的大公子利耀南,利耀南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是江城上流社會裡有名的花花公子。利耀南對紀智珍本無好感,父親利家嗣出於利益考慮,硬是想把兩人湊到一起。 在紀智珍畢業家宴上,利耀南迫于父親的壓力出席,與此同時,在PIZZA打工的劉欣桐到紀家送披薩外賣,因為劉欣桐撞了利耀南,紀智珍與劉欣桐吵了起來,劉欣桐不滿紀智珍的頤指氣使,居然使出跆拳道,還將紀智珍推下泳池,紀智珍在所有人面前大出洋相,劉欣桐趕緊離開。而這一切,卻給利耀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劉欣桐想去紀家要回外賣的錢,卻無意中撞見遇到歹徒的紀百均,紀百均受刺激血壓升高,劉欣桐不畏拿刀的歹徒,勇敢出手,卻被刺傷,送進了醫院。紀百均十分感動欣桐奮不顧身救助自己,而且十分欣賞欣桐的勇敢。但是妻子徐鳳鳴和女兒紀智珍卻厭惡吳家母女,尤其是紀智珍,甚至一口咬定劉欣桐是設局陷害,兩人在醫院就吵了起來。

劉欣桐是成長在貧窮的單親家庭的女孩,剛出生就被母親帶來了江城。吳春英含辛茹苦將女兒劉欣桐和外甥女吳玥帶大,她在大學旁邊小飯館幫廚,女兒欣桐在校園周圍各處兼職貼補家用。而與劉欣桐同年同月同日,且在同一家醫院出生的女孩紀智珍家境優渥,父親正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富豪WE集團董事長紀百均。紀智珍喜歡富家公子利氏集團的大公子利耀南,利耀南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是江城上流社會裡有名的花花公子。利耀南對紀智珍本無好感,父親利家嗣出於利益考慮,硬是想把兩人湊到一起。 在紀智珍畢業家宴上,利耀南迫于父親的壓力出席,與此同時,在PIZZA打工的劉欣桐到紀家送披薩外賣,因為劉欣桐撞了利耀南,紀智珍與劉欣桐吵了起來,劉欣桐不滿紀智珍的頤指氣使,居然使出跆拳道,還將紀智珍推下泳池,紀智珍在所有人面前大出洋相,劉欣桐趕緊離開。而這一切,卻給利耀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劉欣桐想去紀家要回外賣的錢,卻無意中撞見遇到歹徒的紀百均,紀百均受刺激血壓升高,劉欣桐不畏拿刀的歹徒,勇敢出手,卻被刺傷,送進了醫院。紀百均十分感動欣桐奮不顧身救助自己,而且十分欣賞欣桐的勇敢。但是妻子徐鳳鳴和女兒紀智珍卻厭惡吳家母女,尤其是紀智珍,甚至一口咬定劉欣桐是設局陷害,兩人在醫院就吵了起來。

2. 心動的瞬間45分鐘

徐鳳鳴本來討厭欣桐,但看在紀百均的面子,無奈答應。紀智珍更是對這母女百般為難羞辱,傭人寶姨亦火上加油,但是吳春英鐵心待在多年未見的親生女兒身邊,為了能留在真正的女兒身邊照顧她,吳春英帶著劉欣桐在紀家住了下來。紀百均的養子紀振宇是一名設計師,畫畫是他唯一的愛好,他在紀家有一間專門的畫室,裡面都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畫作。一日,紀振宇正在花園裡畫畫,欣桐的身影闖入紀振宇的視野,青青草地上,劉欣桐青春美好的身影令紀振宇心動不已,振宇偷偷畫下欣桐的畫像。紀智珍在酒吧約不到利耀南,反被前來的利承俊設計陷害。利承俊是利耀南同父異母的弟弟,表面陽光,內心陰暗,他垂涎於利家的財產,苦追不到紀智珍,於是想到其他的法子,他找來流氓猥褻紀智珍,並拍下不雅照片,用以威脅。

徐鳳鳴本來討厭欣桐,但看在紀百均的面子,無奈答應。紀智珍更是對這母女百般為難羞辱,傭人寶姨亦火上加油,但是吳春英鐵心待在多年未見的親生女兒身邊,為了能留在真正的女兒身邊照顧她,吳春英帶著劉欣桐在紀家住了下來。紀百均的養子紀振宇是一名設計師,畫畫是他唯一的愛好,他在紀家有一間專門的畫室,裡面都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畫作。一日,紀振宇正在花園裡畫畫,欣桐的身影闖入紀振宇的視野,青青草地上,劉欣桐青春美好的身影令紀振宇心動不已,振宇偷偷畫下欣桐的畫像。紀智珍在酒吧約不到利耀南,反被前來的利承俊設計陷害。利承俊是利耀南同父異母的弟弟,表面陽光,內心陰暗,他垂涎於利家的財產,苦追不到紀智珍,於是想到其他的法子,他找來流氓猥褻紀智珍,並拍下不雅照片,用以威脅。

3. 歡喜怨家46分鐘

紀智珍夢見利承俊對其不利,驚醒過來發現吳春英在自己床邊,她咬定吳春英要傷害自己,不顧一切要趕吳春英走,吳春英執意不肯,不惜下跪磕頭,導致流血暈倒。利耀南正好到紀家找紀振宇,救下春英,欣桐很感激,兩人關係緩和。紀百均認為紀智珍的做法太過分,怒斥了紀智珍,讓紀智珍向吳春英認錯。紀智珍不肯認錯,發脾氣離家出走,住到了利耀南家族酒店,吳春英害怕被趕出紀家,硬是帶著欣桐去和紀智珍認錯求她回來。 吳春英帶著劉欣桐去求紀智珍,利耀南看著劉欣桐被紀智珍羞辱,十分不忍。 在利耀南的勸說下,紀智珍終於答應了回家,而欣桐卻一個人跑了出去,沒有帶錢,天下起大雨,欣桐淋雨發燒。利耀南擔心欣桐一直在尋找,發現了躲在屋簷下避雨的劉欣桐,劉欣桐懷中還抱了一隻小貓,利耀南上前,驚訝的發現劉欣桐此時已經昏迷。 利耀南送欣桐回家,吳春英心懷愧疚,好好照顧病了的欣桐,母女和好,管家寶姨疑惑吳春英奇怪的舉動。紀智珍為了要回利承俊拍下的不雅照,讓裴旖旎接近利承俊,伺機偷出相機。紀振宇同情欣桐的遭遇,被憂傷美麗的欣桐吸引,漸漸不能自拔,利耀南看見振宇為欣桐所作的畫像,振宇筆下的欣桐十分動人,利耀南有些動心。

紀智珍夢見利承俊對其不利,驚醒過來發現吳春英在自己床邊,她咬定吳春英要傷害自己,不顧一切要趕吳春英走,吳春英執意不肯,不惜下跪磕頭,導致流血暈倒。利耀南正好到紀家找紀振宇,救下春英,欣桐很感激,兩人關係緩和。紀百均認為紀智珍的做法太過分,怒斥了紀智珍,讓紀智珍向吳春英認錯。紀智珍不肯認錯,發脾氣離家出走,住到了利耀南家族酒店,吳春英害怕被趕出紀家,硬是帶著欣桐去和紀智珍認錯求她回來。 吳春英帶著劉欣桐去求紀智珍,利耀南看著劉欣桐被紀智珍羞辱,十分不忍。 在利耀南的勸說下,紀智珍終於答應了回家,而欣桐卻一個人跑了出去,沒有帶錢,天下起大雨,欣桐淋雨發燒。利耀南擔心欣桐一直在尋找,發現了躲在屋簷下避雨的劉欣桐,劉欣桐懷中還抱了一隻小貓,利耀南上前,驚訝的發現劉欣桐此時已經昏迷。 利耀南送欣桐回家,吳春英心懷愧疚,好好照顧病了的欣桐,母女和好,管家寶姨疑惑吳春英奇怪的舉動。紀智珍為了要回利承俊拍下的不雅照,讓裴旖旎接近利承俊,伺機偷出相機。紀振宇同情欣桐的遭遇,被憂傷美麗的欣桐吸引,漸漸不能自拔,利耀南看見振宇為欣桐所作的畫像,振宇筆下的欣桐十分動人,利耀南有些動心。

4. 進入設計共和46分鐘

欣桐陪伴利耀南在小飯館喝酒聊天,兩人的心慢慢靠近。吃完飯,利耀南因喝酒不能開車,二人留宿墓園旅店。利耀南失眠,故意使壞要求和欣桐睡一間房,劉欣桐不得已答應了,但是把利耀南手腳都捆綁起來,利耀南被捆著過了一晚。 欣桐入職設計共和,春英也十分欣喜,買了正裝給欣桐。欣桐在設計共和進入銷售部,發現了在設計共和門店工作的表姐吳玥。欣桐和表姐和好。與此同時,也遭遇了鐵面上司的下馬威,然而最讓欣桐意外的是,公司裡的鐵面上司居然是此前被自己捆了一晚的利耀南,欣桐忐忑不安。 下班後,欣桐去找雨夜發現的流浪貓,碰到同樣前來找貓咪的利耀南,二人說好把小貓送去利耀南住處養起來,路上貓咪尿在欣桐身上,欣桐無奈只好在利耀南家洗澡換衣服。 欣桐換好利耀南的衣服,這時門鈴響了,卻是紀智珍,利耀南無奈開門本想敷衍幾句,然後將紀智珍打發走。沒想到事與願違,智珍不但闖了進來,還發現了劉欣桐穿著利耀南的衣服,顯然是剛剛洗完澡。 紀智珍頓時火冒三丈,咬定是劉欣桐勾引利耀南,紀智珍不由分說上前撕打劉欣桐,利耀南大怒,把智珍拽到另一房間,而劉欣桐則偷偷離開。

欣桐陪伴利耀南在小飯館喝酒聊天,兩人的心慢慢靠近。吃完飯,利耀南因喝酒不能開車,二人留宿墓園旅店。利耀南失眠,故意使壞要求和欣桐睡一間房,劉欣桐不得已答應了,但是把利耀南手腳都捆綁起來,利耀南被捆著過了一晚。 欣桐入職設計共和,春英也十分欣喜,買了正裝給欣桐。欣桐在設計共和進入銷售部,發現了在設計共和門店工作的表姐吳玥。欣桐和表姐和好。與此同時,也遭遇了鐵面上司的下馬威,然而最讓欣桐意外的是,公司裡的鐵面上司居然是此前被自己捆了一晚的利耀南,欣桐忐忑不安。 下班後,欣桐去找雨夜發現的流浪貓,碰到同樣前來找貓咪的利耀南,二人說好把小貓送去利耀南住處養起來,路上貓咪尿在欣桐身上,欣桐無奈只好在利耀南家洗澡換衣服。 欣桐換好利耀南的衣服,這時門鈴響了,卻是紀智珍,利耀南無奈開門本想敷衍幾句,然後將紀智珍打發走。沒想到事與願違,智珍不但闖了進來,還發現了劉欣桐穿著利耀南的衣服,顯然是剛剛洗完澡。 紀智珍頓時火冒三丈,咬定是劉欣桐勾引利耀南,紀智珍不由分說上前撕打劉欣桐,利耀南大怒,把智珍拽到另一房間,而劉欣桐則偷偷離開。

5. 終於說出口46分鐘

利承俊在心中醞釀著自己的暗黑計畫,他從裴旖旎處打聽消息,發覺可以利用劉欣桐製造耀南和紀智珍的矛盾,於是,有天他在公司看見只有哥哥和欣桐在加班,趁哥哥利耀南不注意拿走他的手機,外面插上公司大門,用利耀南的手機短信給紀智珍,讓紀智珍來公司。 智珍到公司後發現利耀男和欣桐的身影,大怒,利耀南帶著欣桐逃脫,紀智珍找不到出氣筒,只得回家找吳春英打罵。利耀南勸欣桐在外住一晚,避免智珍把怒氣發洩到她身上,欣桐擔心母親,一定要回去。利耀南帶欣桐回紀家解釋,看著欣桐被為難,為了幫忙解圍,假意擺出對劉欣桐很鄙視的樣子,欣桐很受傷害,耀南見了十分難過。而後,耀南一直找機會想向欣桐道歉,解釋上次在紀智珍面前說的話,可是欣桐不肯聽,一直迴避利耀南。

利承俊在心中醞釀著自己的暗黑計畫,他從裴旖旎處打聽消息,發覺可以利用劉欣桐製造耀南和紀智珍的矛盾,於是,有天他在公司看見只有哥哥和欣桐在加班,趁哥哥利耀南不注意拿走他的手機,外面插上公司大門,用利耀南的手機短信給紀智珍,讓紀智珍來公司。 智珍到公司後發現利耀男和欣桐的身影,大怒,利耀南帶著欣桐逃脫,紀智珍找不到出氣筒,只得回家找吳春英打罵。利耀南勸欣桐在外住一晚,避免智珍把怒氣發洩到她身上,欣桐擔心母親,一定要回去。利耀南帶欣桐回紀家解釋,看著欣桐被為難,為了幫忙解圍,假意擺出對劉欣桐很鄙視的樣子,欣桐很受傷害,耀南見了十分難過。而後,耀南一直找機會想向欣桐道歉,解釋上次在紀智珍面前說的話,可是欣桐不肯聽,一直迴避利耀南。

6. 能幹的醜小鴨46分鐘

徐鳳鳴為女兒出主意,讓智珍去設計共和工作,還能看住利耀南。智珍去了設計共和之後,想盡辦法使喚欣桐,欣桐不服輸,盡力去做每件事,利耀南見了又心痛又欣賞。吳玥看不下去,找紀振宇商量措施,被紀智珍聽到,兩人扭打起來,紀振宇給打傷的吳玥處理傷口,溫柔多金的紀振宇更加打動了吳玥,吳玥決定不惜一起也要搞定紀振宇這個高富帥。 紀智珍要趕走劉欣桐,讓她離開公司,利耀南極力護住,還和紀智珍起了衝突,而且還暗自準備工作資料説明劉欣桐的工作。利耀南看著劉欣桐越來越出色的工作表現,更加發現了劉欣桐不同於別人的迷人之處。 劉欣桐雖是新銷售,可是憑藉著平時的刻苦,對產品有超乎尋常的深入瞭解,劉欣桐居然成為這月的銷售冠軍,所有人都十分吃驚。 紀智珍發現劉欣桐用的工作資料是利耀南的筆跡,找到利耀南質問,利耀南不讓她亂說話,紀智珍跑回家找吳春英撒氣,把鍋裡的粥灌了吳春英滿身滿臉,欣桐回來後發現痛心極了,吳春英乞求欣桐離開設計共和,為紀智珍的蠻橫無理無條件退讓。面對母親的苦苦哀求,劉欣桐含淚同意。

徐鳳鳴為女兒出主意,讓智珍去設計共和工作,還能看住利耀南。智珍去了設計共和之後,想盡辦法使喚欣桐,欣桐不服輸,盡力去做每件事,利耀南見了又心痛又欣賞。吳玥看不下去,找紀振宇商量措施,被紀智珍聽到,兩人扭打起來,紀振宇給打傷的吳玥處理傷口,溫柔多金的紀振宇更加打動了吳玥,吳玥決定不惜一起也要搞定紀振宇這個高富帥。 紀智珍要趕走劉欣桐,讓她離開公司,利耀南極力護住,還和紀智珍起了衝突,而且還暗自準備工作資料説明劉欣桐的工作。利耀南看著劉欣桐越來越出色的工作表現,更加發現了劉欣桐不同於別人的迷人之處。 劉欣桐雖是新銷售,可是憑藉著平時的刻苦,對產品有超乎尋常的深入瞭解,劉欣桐居然成為這月的銷售冠軍,所有人都十分吃驚。 紀智珍發現劉欣桐用的工作資料是利耀南的筆跡,找到利耀南質問,利耀南不讓她亂說話,紀智珍跑回家找吳春英撒氣,把鍋裡的粥灌了吳春英滿身滿臉,欣桐回來後發現痛心極了,吳春英乞求欣桐離開設計共和,為紀智珍的蠻橫無理無條件退讓。面對母親的苦苦哀求,劉欣桐含淚同意。

7. 不再逃避46分鐘

利耀南不願和紀智珍結婚,違背父親因為利益結親的目的,和父親大吵一架,紀智珍到利家送禮物示好。利耀南找到欣桐要她自己變強大,才不怕被人打倒,而且還告誡劉欣桐不要逃避命運,劉欣桐有些觸動。紀百均找到吳春英說她不應該對自己女兒如此刻薄,不同意欣桐辭職,吳春英終於同意欣桐回設計共和,利耀南非常高興,紀智珍不甘心,仍然癡纏利耀南,然而利耀南的行為卻讓紀智珍很是下不來台。 設計共和品牌推廣酒會,原本紀智珍是利耀南的女伴,然而在徐鳳鳴的教唆下,臨出發前,紀智珍刻意擺譜不去,為的是讓利耀南求饒,主動向自己道歉。情急之下,紀振宇和利耀南拉來欣桐,讓欣桐頂替紀智珍做利耀南的女伴,欣桐原本不想去,可是挨不過紀振宇的拜託,終於答應。當晚,身著小禮服的欣桐美麗動人。

利耀南不願和紀智珍結婚,違背父親因為利益結親的目的,和父親大吵一架,紀智珍到利家送禮物示好。利耀南找到欣桐要她自己變強大,才不怕被人打倒,而且還告誡劉欣桐不要逃避命運,劉欣桐有些觸動。紀百均找到吳春英說她不應該對自己女兒如此刻薄,不同意欣桐辭職,吳春英終於同意欣桐回設計共和,利耀南非常高興,紀智珍不甘心,仍然癡纏利耀南,然而利耀南的行為卻讓紀智珍很是下不來台。 設計共和品牌推廣酒會,原本紀智珍是利耀南的女伴,然而在徐鳳鳴的教唆下,臨出發前,紀智珍刻意擺譜不去,為的是讓利耀南求饒,主動向自己道歉。情急之下,紀振宇和利耀南拉來欣桐,讓欣桐頂替紀智珍做利耀南的女伴,欣桐原本不想去,可是挨不過紀振宇的拜託,終於答應。當晚,身著小禮服的欣桐美麗動人。

8. 為愛不放棄46分鐘

進入宴會廳之後,劉欣桐落落大方的與外賓溝通,一口流利的英文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劉欣桐成為當晚最燦爛的明星。利家嗣看到利耀南挽著劉欣桐大怒,認為兩人之間必有貓膩。利家嗣上前,藉故把劉欣桐帶出宴會廳。利家嗣趾高氣昂侮辱欣桐,要收買欣桐離開利耀南,欣桐面對利家嗣的言語侮辱,也不動氣,反而不屑一顧的走開。宴會上,利耀南和紀百均都很欣賞欣桐的表現,吳玥偷偷告誡利耀南不要讓欣桐傷心,紀智珍一人在家生悶氣,徐鳳鳴打電話通知劉欣桐來了,紀智珍大驚。 吳玥將欣桐約到酒店天臺,沒想到利耀南扮作欣桐喜愛的卡通形象奧特曼,向欣桐表白,欣桐非常開心,兩人相擁。紀智珍知道欣桐去了宴會,沖到宴會廳對欣桐大打出手,卻砸破了擋在欣桐面前的利耀南的頭。這次的事件促使利家和紀家家長提前了兩人的訂婚,吳春英知道欣桐確實和利耀南相愛後,為了自己親身女兒紀智珍的幸福,強調欣桐卑微出身,不同意兩人在一起。利承俊給利耀南出主意,在明天去紀家的家宴上,當著紀家人和利家嗣的面悔婚,一定能毀掉這門親事。 利家嗣和利耀南來到紀家的訂婚會,利耀南給欣桐發的短信都被吳春英看到,吳春英收了欣桐手機,刪去短信,把欣桐手機“媽媽”的電話名字改成利耀南,吳春英發了一條分手資訊給欣桐,欣桐看後非常傷心,吳春英又用欣桐手機給利耀南發不要再見面的資訊,利耀南跑出訂婚現場急切要找到欣桐問清楚。

進入宴會廳之後,劉欣桐落落大方的與外賓溝通,一口流利的英文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劉欣桐成為當晚最燦爛的明星。利家嗣看到利耀南挽著劉欣桐大怒,認為兩人之間必有貓膩。利家嗣上前,藉故把劉欣桐帶出宴會廳。利家嗣趾高氣昂侮辱欣桐,要收買欣桐離開利耀南,欣桐面對利家嗣的言語侮辱,也不動氣,反而不屑一顧的走開。宴會上,利耀南和紀百均都很欣賞欣桐的表現,吳玥偷偷告誡利耀南不要讓欣桐傷心,紀智珍一人在家生悶氣,徐鳳鳴打電話通知劉欣桐來了,紀智珍大驚。 吳玥將欣桐約到酒店天臺,沒想到利耀南扮作欣桐喜愛的卡通形象奧特曼,向欣桐表白,欣桐非常開心,兩人相擁。紀智珍知道欣桐去了宴會,沖到宴會廳對欣桐大打出手,卻砸破了擋在欣桐面前的利耀南的頭。這次的事件促使利家和紀家家長提前了兩人的訂婚,吳春英知道欣桐確實和利耀南相愛後,為了自己親身女兒紀智珍的幸福,強調欣桐卑微出身,不同意兩人在一起。利承俊給利耀南出主意,在明天去紀家的家宴上,當著紀家人和利家嗣的面悔婚,一定能毀掉這門親事。 利家嗣和利耀南來到紀家的訂婚會,利耀南給欣桐發的短信都被吳春英看到,吳春英收了欣桐手機,刪去短信,把欣桐手機“媽媽”的電話名字改成利耀南,吳春英發了一條分手資訊給欣桐,欣桐看後非常傷心,吳春英又用欣桐手機給利耀南發不要再見面的資訊,利耀南跑出訂婚現場急切要找到欣桐問清楚。

9. 因誤會被拆散46分鐘

利耀南沒有找到欣桐,醉酒回家,利家嗣訓斥耀南,耀南和父親發生衝突,大打出手。利承俊假意關心哥哥,利耀南為防止以後因為婚事和家裡鬧僵,影響設計共和事業,安排弟弟利承俊進設計共和幫忙。寶姨在吳春英家鄉打聽吳春英的背景,居然查到到欣桐和紀智珍同年同月同日生,寶姨告訴徐鳳鳴,徐鳳鳴一愣。紀振宇為了得到欣桐的愛,也騙利耀南說欣桐不想和他在一起。吳玥發現是姑姑故意造成利耀南和欣桐之間的誤會,欣桐問母親為什麼這樣做,吳春英說不希望女兒做第三者,吳春英的態度刺傷了欣桐。 利家嗣警告利承俊不能做任何事影響到哥哥的婚事,利承俊陰奉陽違,還在背地使壞。利承俊代表利家去紀家道歉慰問紀智珍,其實另有目的。紀智珍一見利承俊就厭煩,利承俊載欣桐回家探聽到她和紀智珍同一天生日,而後利承俊在紀家向吳春英提起,卻被吳春英否認,聲稱女兒的生日和智珍不是一天。利承俊覺得吳春英肯定藏著什麼秘密,於是讓裴旖旎暗中調查其中原委。 利耀南對紀智珍攤牌,自己不會和她在一起,自己喜歡的是劉欣桐。紀智珍受到巨大打擊,因為利耀南對自己的絕情,傷心欲絕,不惜絕食,最終導致昏迷。紀智珍緊閉房門,所有人都進不去,徐鳳鳴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吳春英救女心切,撞門而入,救了紀智珍,然而自己卻受了傷。紀智珍向父母坦陳心跡,自己喜歡了利耀南十幾年,如果不能成為利耀南的妻子,那寧願不要活。紀智珍的深情震懾住了紀百均夫婦,為了唯一的女兒,老夫妻找到了劉欣桐,苦求劉欣桐不要和利耀南在一起,劉欣桐面對一向對自己愛護有加的紀百均,含著淚點頭答應。

利耀南沒有找到欣桐,醉酒回家,利家嗣訓斥耀南,耀南和父親發生衝突,大打出手。利承俊假意關心哥哥,利耀南為防止以後因為婚事和家裡鬧僵,影響設計共和事業,安排弟弟利承俊進設計共和幫忙。寶姨在吳春英家鄉打聽吳春英的背景,居然查到到欣桐和紀智珍同年同月同日生,寶姨告訴徐鳳鳴,徐鳳鳴一愣。紀振宇為了得到欣桐的愛,也騙利耀南說欣桐不想和他在一起。吳玥發現是姑姑故意造成利耀南和欣桐之間的誤會,欣桐問母親為什麼這樣做,吳春英說不希望女兒做第三者,吳春英的態度刺傷了欣桐。 利家嗣警告利承俊不能做任何事影響到哥哥的婚事,利承俊陰奉陽違,還在背地使壞。利承俊代表利家去紀家道歉慰問紀智珍,其實另有目的。紀智珍一見利承俊就厭煩,利承俊載欣桐回家探聽到她和紀智珍同一天生日,而後利承俊在紀家向吳春英提起,卻被吳春英否認,聲稱女兒的生日和智珍不是一天。利承俊覺得吳春英肯定藏著什麼秘密,於是讓裴旖旎暗中調查其中原委。 利耀南對紀智珍攤牌,自己不會和她在一起,自己喜歡的是劉欣桐。紀智珍受到巨大打擊,因為利耀南對自己的絕情,傷心欲絕,不惜絕食,最終導致昏迷。紀智珍緊閉房門,所有人都進不去,徐鳳鳴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吳春英救女心切,撞門而入,救了紀智珍,然而自己卻受了傷。紀智珍向父母坦陳心跡,自己喜歡了利耀南十幾年,如果不能成為利耀南的妻子,那寧願不要活。紀智珍的深情震懾住了紀百均夫婦,為了唯一的女兒,老夫妻找到了劉欣桐,苦求劉欣桐不要和利耀南在一起,劉欣桐面對一向對自己愛護有加的紀百均,含著淚點頭答應。

10. 我會祝福你們46分鐘

吳玥告訴利耀南短信都是誤會,利耀南去找欣桐,然而欣桐已經打定主意和耀南分開,於是和振宇一起上演了一出變心的戲碼。欣桐說自己已經另有愛人,利耀南不相信,紀振宇出現說那個人就是他,利耀南無可奈何走了,隨後紀振宇卻對欣桐表白,說自己剛剛並不是在演戲,而是每句話都是真心,劉欣桐不知所措。裴旖旎借著來看紀智珍的名義,卻在紀家到處搜索,終於在吳春英房間找出當年那個金鎖,裴旖旎把金鎖交給利承俊,二人不得其解。利耀南和欣桐為了平息矛盾,為了對方能過平靜生活,雖然很痛苦但彼此欺騙對方,利耀南答應和紀智珍的婚事,利承俊這邊非常妒恨,讓裴旖旎把紀智珍的不雅照放到利耀南的辦公室。 裴旖旎偷偷看了不雅照,大驚失色,原來利承俊居然做出這麼惡劣的事情。裴旖旎暗下決心,並沒有按照利承俊要求,把照片給利耀南,而是換了紀智珍婚紗照在利耀南辦公室。 利耀南和紀智珍的婚禮在大家的籌備中,紀智珍在家看到劉欣桐,還記恨於她,爭執之時,將欣桐推下泳池,利耀南這時正在紀家,聽傭人小蘭報告後立即趕到泳池救下欣桐,欣桐此時已經失去了知覺。利耀南焦急萬分,人工呼吸讓欣桐終於醒了過來。紀百均聽說欣桐的事後怒斥紀智珍母女,紀智珍頂嘴說欣桐該死,紀百均拿著高爾夫球棒打紀智珍,

吳玥告訴利耀南短信都是誤會,利耀南去找欣桐,然而欣桐已經打定主意和耀南分開,於是和振宇一起上演了一出變心的戲碼。欣桐說自己已經另有愛人,利耀南不相信,紀振宇出現說那個人就是他,利耀南無可奈何走了,隨後紀振宇卻對欣桐表白,說自己剛剛並不是在演戲,而是每句話都是真心,劉欣桐不知所措。裴旖旎借著來看紀智珍的名義,卻在紀家到處搜索,終於在吳春英房間找出當年那個金鎖,裴旖旎把金鎖交給利承俊,二人不得其解。利耀南和欣桐為了平息矛盾,為了對方能過平靜生活,雖然很痛苦但彼此欺騙對方,利耀南答應和紀智珍的婚事,利承俊這邊非常妒恨,讓裴旖旎把紀智珍的不雅照放到利耀南的辦公室。 裴旖旎偷偷看了不雅照,大驚失色,原來利承俊居然做出這麼惡劣的事情。裴旖旎暗下決心,並沒有按照利承俊要求,把照片給利耀南,而是換了紀智珍婚紗照在利耀南辦公室。 利耀南和紀智珍的婚禮在大家的籌備中,紀智珍在家看到劉欣桐,還記恨於她,爭執之時,將欣桐推下泳池,利耀南這時正在紀家,聽傭人小蘭報告後立即趕到泳池救下欣桐,欣桐此時已經失去了知覺。利耀南焦急萬分,人工呼吸讓欣桐終於醒了過來。紀百均聽說欣桐的事後怒斥紀智珍母女,紀智珍頂嘴說欣桐該死,紀百均拿著高爾夫球棒打紀智珍,

11. 想念的痛46分鐘

徐鳳鳴命令把溺水後還虛弱的欣桐扔出紀家,紀振宇跑出門救起欣桐,將她安排到賓館。利承俊和郭總密謀商業上的事情,還讓裴旖旎陪酒,郭總趁機對裴旖旎上下其手,裴旖旎十分屈辱卻沒有離開。利承俊終於受不了拉著裴旖旎走了,利承俊做出種種過分之舉,就為了讓裴旖旎認清自己是什麼人,還是趁早離開,裴旖旎對利承俊癡心不改,不肯離開。 利耀南問紀振宇欣桐情況,紀振宇故意給利耀南錯覺,以為欣桐和他同住在賓館,已經在一起了,欣桐追了出來,利耀南說不管欣桐說什麼他都相信,而欣桐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利承俊看到利耀南和紀智珍的訂婚貼仍然想拆散二人。利耀南不情願的陪紀智珍逛街買訂婚用品,在餐館吃飯時碰到了紀振宇和欣桐,紀智珍建議一起用餐,並大肆渲染抹黑紀振宇和欣桐的關係,四人不歡而散。

徐鳳鳴命令把溺水後還虛弱的欣桐扔出紀家,紀振宇跑出門救起欣桐,將她安排到賓館。利承俊和郭總密謀商業上的事情,還讓裴旖旎陪酒,郭總趁機對裴旖旎上下其手,裴旖旎十分屈辱卻沒有離開。利承俊終於受不了拉著裴旖旎走了,利承俊做出種種過分之舉,就為了讓裴旖旎認清自己是什麼人,還是趁早離開,裴旖旎對利承俊癡心不改,不肯離開。 利耀南問紀振宇欣桐情況,紀振宇故意給利耀南錯覺,以為欣桐和他同住在賓館,已經在一起了,欣桐追了出來,利耀南說不管欣桐說什麼他都相信,而欣桐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利承俊看到利耀南和紀智珍的訂婚貼仍然想拆散二人。利耀南不情願的陪紀智珍逛街買訂婚用品,在餐館吃飯時碰到了紀振宇和欣桐,紀智珍建議一起用餐,並大肆渲染抹黑紀振宇和欣桐的關係,四人不歡而散。

12. 我們的愛太自私46分鐘

吳玥想盡辦法吸引紀振宇的注意,鬧出了種種笑料。卻沒想到,紀振宇的心思早就放在了自己的表妹劉欣桐的身上。 利承俊精密佈局,誘騙利耀南喝醉,然後讓裴旖旎扶著利耀南,在紀百均出現的地方正好讓紀百均看見,紀百均看見利耀南和別的女人那麼親密,十分生氣。紀百均回去找紀智珍說不要結婚,紀智珍輾轉看到當時的照片,認出女子是裴旖旎,紀智珍氣急敗壞找到裴旖旎,從裴旖旎處,紀智珍證實了,這一切都是利承俊的陰謀。吳玥為了和紀振宇拉近距離,策劃了欣桐紀振宇和她,還有利耀南四人農家樂遊玩,利耀南覺得和欣桐有緣無分了,只要她能幸福就可以。四人仿佛當做是相聚的最後一天,盡情玩樂,微妙的情愫在空氣中醞釀。 紀智珍找到紀百均說明那天照片上女人是誤會,紀百均堅持二人婚事暫時擱置,紀智珍無處發洩,又找吳春英撒氣,吳春英被親生女兒虐待,有苦也只能往心裡咽。利承俊和郭總設下圈套,導致設計共和的新產品陷入危機,大家十分著急,分頭尋找解決辦法。利承俊此時挺身而出,扮演救世主,解了燃眉之急,得到利耀南和紀振宇的賞識,要宣佈利承俊正式進入設計共和擔任管理層職位,利承俊喜不自勝。然而利家嗣從紀智珍處得知利承俊做的壞事,他居然利用裴旖旎拆散利耀南和紀智珍的事,利家嗣氣急敗壞沖到設計共和。此時,正是要宣佈利承俊的任職會議,利家嗣以董事的身份出現在會議上,不僅不讓利承俊擔任管理職位,還當場將利承俊趕出設計共和。

吳玥想盡辦法吸引紀振宇的注意,鬧出了種種笑料。卻沒想到,紀振宇的心思早就放在了自己的表妹劉欣桐的身上。 利承俊精密佈局,誘騙利耀南喝醉,然後讓裴旖旎扶著利耀南,在紀百均出現的地方正好讓紀百均看見,紀百均看見利耀南和別的女人那麼親密,十分生氣。紀百均回去找紀智珍說不要結婚,紀智珍輾轉看到當時的照片,認出女子是裴旖旎,紀智珍氣急敗壞找到裴旖旎,從裴旖旎處,紀智珍證實了,這一切都是利承俊的陰謀。吳玥為了和紀振宇拉近距離,策劃了欣桐紀振宇和她,還有利耀南四人農家樂遊玩,利耀南覺得和欣桐有緣無分了,只要她能幸福就可以。四人仿佛當做是相聚的最後一天,盡情玩樂,微妙的情愫在空氣中醞釀。 紀智珍找到紀百均說明那天照片上女人是誤會,紀百均堅持二人婚事暫時擱置,紀智珍無處發洩,又找吳春英撒氣,吳春英被親生女兒虐待,有苦也只能往心裡咽。利承俊和郭總設下圈套,導致設計共和的新產品陷入危機,大家十分著急,分頭尋找解決辦法。利承俊此時挺身而出,扮演救世主,解了燃眉之急,得到利耀南和紀振宇的賞識,要宣佈利承俊正式進入設計共和擔任管理層職位,利承俊喜不自勝。然而利家嗣從紀智珍處得知利承俊做的壞事,他居然利用裴旖旎拆散利耀南和紀智珍的事,利家嗣氣急敗壞沖到設計共和。此時,正是要宣佈利承俊的任職會議,利家嗣以董事的身份出現在會議上,不僅不讓利承俊擔任管理職位,還當場將利承俊趕出設計共和。

13. 更大的陰謀46分鐘

利承俊從天堂跌入穀底,被自己的父親像垃圾一樣扔走,利承俊非常痛苦,裴旖旎一直守護在利承俊身邊。而此時,她卻不知道,自己家遭遇破產,房子也被銀行查封,裴旖旎父親醉酒酒精中毒,裴家一敗塗地,混亂不已。 吳玥為了得到紀振宇的愛,仍然不斷想各種辦法,在報班學習美術,希望以此接近紀振宇。卻不料,在美術班遇見一個陽光大男孩歐陽澈,兩人之間產生交集。紀智珍在徐鳳鳴啟發下,忽然性情大變,通情達理溫柔待人,對欣桐態度180度大轉彎,還出面懇求欣桐回到紀家,耀南擔心背後有陰謀,試圖阻攔,可是欣桐卻為了母親執意回到紀家。 紀智珍帶著欣桐回到紀家,眾人都詫異,紀百均以為女兒真的成熟了,還非常欣慰。紀百均一直覺得欣桐是個好女孩,送了欣桐一隻非常珍貴的鋼筆以示鼓勵,欣桐十分感動。紀智珍極力說服紀振宇把欣桐搶過來,振宇卻因為知道了欣桐已經心有所屬,十分喪氣,紀智珍醞釀著一個更大的陰謀。

利承俊從天堂跌入穀底,被自己的父親像垃圾一樣扔走,利承俊非常痛苦,裴旖旎一直守護在利承俊身邊。而此時,她卻不知道,自己家遭遇破產,房子也被銀行查封,裴旖旎父親醉酒酒精中毒,裴家一敗塗地,混亂不已。 吳玥為了得到紀振宇的愛,仍然不斷想各種辦法,在報班學習美術,希望以此接近紀振宇。卻不料,在美術班遇見一個陽光大男孩歐陽澈,兩人之間產生交集。紀智珍在徐鳳鳴啟發下,忽然性情大變,通情達理溫柔待人,對欣桐態度180度大轉彎,還出面懇求欣桐回到紀家,耀南擔心背後有陰謀,試圖阻攔,可是欣桐卻為了母親執意回到紀家。 紀智珍帶著欣桐回到紀家,眾人都詫異,紀百均以為女兒真的成熟了,還非常欣慰。紀百均一直覺得欣桐是個好女孩,送了欣桐一隻非常珍貴的鋼筆以示鼓勵,欣桐十分感動。紀智珍極力說服紀振宇把欣桐搶過來,振宇卻因為知道了欣桐已經心有所屬,十分喪氣,紀智珍醞釀著一個更大的陰謀。

14. 分手費46分鐘

利承俊來裴家找裴旖旎,被其哥哥打傷,裴旖旎護住利承俊讓他快走。 徐鳳鳴家幾個闊太打牌,因為利承俊的事,徐鳳鳴不願見到梁雲琪,可是梁雲琪不請自到,徐鳳鳴見到梁雲琪很是不快,要將她趕走。 梁雲琪苦苦哀求,述說利承俊雖然做錯了事不想利耀南和紀智珍結婚,但是他對紀智珍是真心的。利耀南開了跑車接欣桐看貓咪,欣桐答應了,可是車子卻出了狀況,利耀南拼命救出還在車裡的欣桐,欣桐在危難之時,情不自禁喊出利耀南我愛你。 突發的災難化解,兩人的心卻更加靠近。利耀南非常高興,帶她來到母親留給他的家,兩人像情侶一樣度過難忘的一天,利耀南把房子鑰匙給了欣桐。 吳玥在紀振宇畫室發現紀振宇畫欣桐的畫像,知道紀振宇已經對欣桐用情至深,非常悲痛。 利承俊還清了裴家欠銀行的錢,贖回房子,說是給裴旖旎的分手費,裴旖旎不答應分手。紀智珍發現利耀南送欣桐回來,非常惱怒。這天晚上,紀智珍讓劉欣桐陪她喝紅酒,把醉酒的欣桐反鎖在紀振宇房中。

利承俊來裴家找裴旖旎,被其哥哥打傷,裴旖旎護住利承俊讓他快走。 徐鳳鳴家幾個闊太打牌,因為利承俊的事,徐鳳鳴不願見到梁雲琪,可是梁雲琪不請自到,徐鳳鳴見到梁雲琪很是不快,要將她趕走。 梁雲琪苦苦哀求,述說利承俊雖然做錯了事不想利耀南和紀智珍結婚,但是他對紀智珍是真心的。利耀南開了跑車接欣桐看貓咪,欣桐答應了,可是車子卻出了狀況,利耀南拼命救出還在車裡的欣桐,欣桐在危難之時,情不自禁喊出利耀南我愛你。 突發的災難化解,兩人的心卻更加靠近。利耀南非常高興,帶她來到母親留給他的家,兩人像情侶一樣度過難忘的一天,利耀南把房子鑰匙給了欣桐。 吳玥在紀振宇畫室發現紀振宇畫欣桐的畫像,知道紀振宇已經對欣桐用情至深,非常悲痛。 利承俊還清了裴家欠銀行的錢,贖回房子,說是給裴旖旎的分手費,裴旖旎不答應分手。紀智珍發現利耀南送欣桐回來,非常惱怒。這天晚上,紀智珍讓劉欣桐陪她喝紅酒,把醉酒的欣桐反鎖在紀振宇房中。

15. 富二代46分鐘

第二天早上醒來,欣桐卻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在紀振宇床上,大家都以為二人亂性,紀百均讓紀振宇對欣桐負責。 紀百均誤會兩人已經發生關係,要求兩人結婚,紀振宇聽到這裡,得知自己可以得到欣桐,振宇本來想說出真相,卻停住了,反而隱瞞住了沒有發生關係這件事。利耀南誤會了振宇,兩人大打出手。而劉欣桐無顏見利耀南,把鑰匙還給了利耀南讓他離開,利耀南十分痛苦。 吳月發現一隻追求他的歐陽澈竟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大為吃驚。

第二天早上醒來,欣桐卻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在紀振宇床上,大家都以為二人亂性,紀百均讓紀振宇對欣桐負責。 紀百均誤會兩人已經發生關係,要求兩人結婚,紀振宇聽到這裡,得知自己可以得到欣桐,振宇本來想說出真相,卻停住了,反而隱瞞住了沒有發生關係這件事。利耀南誤會了振宇,兩人大打出手。而劉欣桐無顏見利耀南,把鑰匙還給了利耀南讓他離開,利耀南十分痛苦。 吳月發現一隻追求他的歐陽澈竟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大為吃驚。

16. 失蹤46分鐘

劉欣桐並不願意嫁給紀振宇,被吳春英責備,得知紀振宇要和劉欣桐結婚,吳玥承受不住,吳玥也以為他們已經發生關係了,質問欣桐,欣桐百口莫辯。 利承俊在裴旖旎的真情下產生動搖,梁雲琪以死相逼讓利承俊不要娶一個這樣的女人,這樣在利家就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利承俊要和裴旖旎分開,裴旖旎心碎。裴旖旎急切跑去利家找利承俊,沒想到卻被梁雲琪轟了出來,梁雲琪稱利承俊的目標是富家小姐,不是負家小姐。 劉欣桐回去公司上班,可是全公司謠言滿天飛,劉欣桐變成一個為了錢不要臉的女人,劉欣桐痛苦萬分,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劉欣桐將銀行卡留給母親吳春英,留下一張紙條,獨自一人離開。 劉欣桐一人拖著行李去了溫州老家,住在了以前和利耀南一起待過的那件旅館,所有人都焦急萬分。紀振宇知道是因為自己和紀智珍的騙局,才導致劉欣桐獨自離開的,紀振宇十分內疚不安,向紀智珍抱怨,沒想到,居然被利耀南聽見。利耀南得知紀振宇和劉欣桐的那次“桃色事件”原來只是紀振宇和紀智珍的騙局時,利耀南氣急敗壞,大打出手。而紀百均得知女兒和兒子居然做出這樣的荒唐事,更加氣憤,血壓升高,癱倒在地。 利耀南到處尋找劉欣桐。

劉欣桐並不願意嫁給紀振宇,被吳春英責備,得知紀振宇要和劉欣桐結婚,吳玥承受不住,吳玥也以為他們已經發生關係了,質問欣桐,欣桐百口莫辯。 利承俊在裴旖旎的真情下產生動搖,梁雲琪以死相逼讓利承俊不要娶一個這樣的女人,這樣在利家就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利承俊要和裴旖旎分開,裴旖旎心碎。裴旖旎急切跑去利家找利承俊,沒想到卻被梁雲琪轟了出來,梁雲琪稱利承俊的目標是富家小姐,不是負家小姐。 劉欣桐回去公司上班,可是全公司謠言滿天飛,劉欣桐變成一個為了錢不要臉的女人,劉欣桐痛苦萬分,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劉欣桐將銀行卡留給母親吳春英,留下一張紙條,獨自一人離開。 劉欣桐一人拖著行李去了溫州老家,住在了以前和利耀南一起待過的那件旅館,所有人都焦急萬分。紀振宇知道是因為自己和紀智珍的騙局,才導致劉欣桐獨自離開的,紀振宇十分內疚不安,向紀智珍抱怨,沒想到,居然被利耀南聽見。利耀南得知紀振宇和劉欣桐的那次“桃色事件”原來只是紀振宇和紀智珍的騙局時,利耀南氣急敗壞,大打出手。而紀百均得知女兒和兒子居然做出這樣的荒唐事,更加氣憤,血壓升高,癱倒在地。 利耀南到處尋找劉欣桐。

17. 真相大白46分鐘

利耀南到處尋找劉欣桐,來到了溫州。而此時,欣桐因為痛苦在小飯館獨自買醉,喝得醉醺醺的欣桐被幾個小流氓瞄上了,喝醉了的欣桐根本打不過那幾個小流氓,關鍵時刻,利耀南趕到,救下了欣桐,帶著欣桐回到了小旅館。夜裡,利耀南對著酒醉的欣桐許下永不離開的誓言。 第二天清晨,欣桐醒來,利耀南告知欣桐這一騙局,並拿出易拉環戒指向欣桐求婚,要和欣桐永不分開,兩人緊緊相擁。 而此時醫院裡,紀百均已經醒了過來,卻是輕微中風,行動不便。紀百均難以接受,拒絕治療,對眾人大發脾氣。 利氏內部召開董事會議,眾位董事對利家嗣施加壓力,利氏集團正在走下坡路,如果不能儘快和WE聯合,利家嗣的位置都岌岌可危。 利耀南和劉欣桐來找吳玥,吳玥鼓動兩人乾脆先斬後奏,結婚算了,然而劉欣桐卻否定了,反而是希望能和利耀南一起向吳春英解釋清楚。劉欣桐原本因為,母親肯定是愛自己的,所以只要好好跟她溝通,她應該會同意。沒想到,吳春英強烈反對,還以死相逼,硬是把欣桐帶走,還讓利耀南不要再來找欣桐。

利耀南到處尋找劉欣桐,來到了溫州。而此時,欣桐因為痛苦在小飯館獨自買醉,喝得醉醺醺的欣桐被幾個小流氓瞄上了,喝醉了的欣桐根本打不過那幾個小流氓,關鍵時刻,利耀南趕到,救下了欣桐,帶著欣桐回到了小旅館。夜裡,利耀南對著酒醉的欣桐許下永不離開的誓言。 第二天清晨,欣桐醒來,利耀南告知欣桐這一騙局,並拿出易拉環戒指向欣桐求婚,要和欣桐永不分開,兩人緊緊相擁。 而此時醫院裡,紀百均已經醒了過來,卻是輕微中風,行動不便。紀百均難以接受,拒絕治療,對眾人大發脾氣。 利氏內部召開董事會議,眾位董事對利家嗣施加壓力,利氏集團正在走下坡路,如果不能儘快和WE聯合,利家嗣的位置都岌岌可危。 利耀南和劉欣桐來找吳玥,吳玥鼓動兩人乾脆先斬後奏,結婚算了,然而劉欣桐卻否定了,反而是希望能和利耀南一起向吳春英解釋清楚。劉欣桐原本因為,母親肯定是愛自己的,所以只要好好跟她溝通,她應該會同意。沒想到,吳春英強烈反對,還以死相逼,硬是把欣桐帶走,還讓利耀南不要再來找欣桐。

18. 結婚46分鐘

在重重壓力下,利耀南和劉欣桐決定乾脆拿戶口本出來偷偷結婚。利耀南買了戒指,在民政局門口等待欣桐。沒想到,欣桐偷拿戶口本被吳春英發現,吳春英不但一把撕掉戶口本,還把欣桐關了起來,不讓她出門。利耀南在民政局外苦等一夜,最後卻等來了紀智珍。 紀智珍對利耀南提出,利氏和WE戰略合作的事情,將有助於鞏固利家嗣的地位,利氏才不致改弦更張,利耀南並不接招,紀智珍失望傷心。 吳玥跑到紀家找欣桐,發現欣桐被鎖了起來,偷偷把劉欣桐放了出來,欣桐離開上門找利耀南,可是卻撞上了利家嗣。利家嗣痛斥利耀南,威脅耀南如果和和欣桐在一起,就滾出利家好了。利耀南想也沒想,果斷拉起劉欣桐轉身就走。 利耀南和劉欣桐離開,享受幸福的二人時光。

在重重壓力下,利耀南和劉欣桐決定乾脆拿戶口本出來偷偷結婚。利耀南買了戒指,在民政局門口等待欣桐。沒想到,欣桐偷拿戶口本被吳春英發現,吳春英不但一把撕掉戶口本,還把欣桐關了起來,不讓她出門。利耀南在民政局外苦等一夜,最後卻等來了紀智珍。 紀智珍對利耀南提出,利氏和WE戰略合作的事情,將有助於鞏固利家嗣的地位,利氏才不致改弦更張,利耀南並不接招,紀智珍失望傷心。 吳玥跑到紀家找欣桐,發現欣桐被鎖了起來,偷偷把劉欣桐放了出來,欣桐離開上門找利耀南,可是卻撞上了利家嗣。利家嗣痛斥利耀南,威脅耀南如果和和欣桐在一起,就滾出利家好了。利耀南想也沒想,果斷拉起劉欣桐轉身就走。 利耀南和劉欣桐離開,享受幸福的二人時光。

19. 富家公子當平民!46分鐘

利耀南和劉欣桐離開,享受幸福的二人時光。利耀南將自己準備好的戒指送給劉欣桐,劉欣桐欣喜萬分。本以為幸福生活就要開始,沒想到卻遭遇了最直接的打擊。利耀南從富家公子變為平民。利家嗣全範圍施壓,斷了利耀南的所有信用卡,而且因為利家嗣的施壓,利耀南去的公司都屢屢碰壁,兩人處境有些艱難,劉欣桐陽光的為利耀南打氣。利氏集團面臨改組,利家嗣極其盼望來自紀百均的支持,然而耀南出走後,利家嗣處境堪憂,一夜之間白了頭髮。梁雲琪提出讓利承俊來幫利家嗣,沒想到被利家嗣拒絕,利家嗣吐露真相,原來,利承俊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所以才一直不待見他,利家嗣表示一分錢都不會留給利承俊,利承俊心底仇恨的種子衝破了天。在劉欣桐的悉心照顧下,紀百均的身體逐漸恢復,得知劉欣桐和利耀南私奔了,紀百均沒有反對,反而鼓勵劉欣桐勇敢追求,紀百均的睿智和對自己的關心,讓劉欣桐異常感動。利承俊偷偷去看裴旖旎,發現裴家陷入生存危機,裴父病重,裴家齊不堪重負,日日酗酒,裴旖旎不得已得靠兼職貼補家用。利承俊看到裴旖旎還要在酒吧打工,被人佔便宜,十分不忍,出於愧疚,他打算安排裴旖旎的哥哥裴家齊來設計共和的工廠上班。利耀南取車後去加油,沒想到油卡沒錢了,利耀南都沒了加油的錢,此時正好遇上了紀振宇,紀振宇伸出援手,利耀南有些尷尬。

利耀南和劉欣桐離開,享受幸福的二人時光。利耀南將自己準備好的戒指送給劉欣桐,劉欣桐欣喜萬分。本以為幸福生活就要開始,沒想到卻遭遇了最直接的打擊。利耀南從富家公子變為平民。利家嗣全範圍施壓,斷了利耀南的所有信用卡,而且因為利家嗣的施壓,利耀南去的公司都屢屢碰壁,兩人處境有些艱難,劉欣桐陽光的為利耀南打氣。利氏集團面臨改組,利家嗣極其盼望來自紀百均的支持,然而耀南出走後,利家嗣處境堪憂,一夜之間白了頭髮。梁雲琪提出讓利承俊來幫利家嗣,沒想到被利家嗣拒絕,利家嗣吐露真相,原來,利承俊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所以才一直不待見他,利家嗣表示一分錢都不會留給利承俊,利承俊心底仇恨的種子衝破了天。在劉欣桐的悉心照顧下,紀百均的身體逐漸恢復,得知劉欣桐和利耀南私奔了,紀百均沒有反對,反而鼓勵劉欣桐勇敢追求,紀百均的睿智和對自己的關心,讓劉欣桐異常感動。利承俊偷偷去看裴旖旎,發現裴家陷入生存危機,裴父病重,裴家齊不堪重負,日日酗酒,裴旖旎不得已得靠兼職貼補家用。利承俊看到裴旖旎還要在酒吧打工,被人佔便宜,十分不忍,出於愧疚,他打算安排裴旖旎的哥哥裴家齊來設計共和的工廠上班。利耀南取車後去加油,沒想到油卡沒錢了,利耀南都沒了加油的錢,此時正好遇上了紀振宇,紀振宇伸出援手,利耀南有些尷尬。

20. 雙劍合璧46分鐘

利承俊和紀智珍達成協議,利承俊幫助紀智珍懲罰劉欣桐和利耀南,而紀智珍則要和他訂婚,紀智珍有些猶豫。吳玥去工廠時,聽說是利家嗣的原因,導致利耀南沒有找到工作,吳玥轉告欣桐,欣桐單獨上門找利家嗣談判,希望利家嗣不要針對利耀南。欣桐的勇敢有些震住了利家嗣。歐陽澈對吳玥的追求,讓吳玥有些動容,他專一、多金、帥氣、幽默,簡直就是符合吳玥的全部想像,可是吳玥卻依然拒絕了歐陽澈,因為她發現,自己對紀振宇的喜歡,已經不僅僅是因為想吊金龜婿了,而是從心裡喜歡上了他…利耀南一直沒有找到工作,紀百均讓劉欣桐和耀南都來WE為他工作。利耀南認為這是施捨,果斷拒絕了。劉欣桐嚴肅指出了利耀南的幼稚,利耀南連夜搜集資料,準備去WE上班。利耀南在工作中提出一個新的傢俱品牌的提案,受到紀百均的認可,利耀南和欣桐著手開始準備,欣桐還找來了紀振宇做設計,利耀南和紀振宇決定摒棄前嫌,通力合作。此時,紀智珍答應跟利承俊聯手,兩人裡應外合要對付利耀南。

利承俊和紀智珍達成協議,利承俊幫助紀智珍懲罰劉欣桐和利耀南,而紀智珍則要和他訂婚,紀智珍有些猶豫。吳玥去工廠時,聽說是利家嗣的原因,導致利耀南沒有找到工作,吳玥轉告欣桐,欣桐單獨上門找利家嗣談判,希望利家嗣不要針對利耀南。欣桐的勇敢有些震住了利家嗣。歐陽澈對吳玥的追求,讓吳玥有些動容,他專一、多金、帥氣、幽默,簡直就是符合吳玥的全部想像,可是吳玥卻依然拒絕了歐陽澈,因為她發現,自己對紀振宇的喜歡,已經不僅僅是因為想吊金龜婿了,而是從心裡喜歡上了他…利耀南一直沒有找到工作,紀百均讓劉欣桐和耀南都來WE為他工作。利耀南認為這是施捨,果斷拒絕了。劉欣桐嚴肅指出了利耀南的幼稚,利耀南連夜搜集資料,準備去WE上班。利耀南在工作中提出一個新的傢俱品牌的提案,受到紀百均的認可,利耀南和欣桐著手開始準備,欣桐還找來了紀振宇做設計,利耀南和紀振宇決定摒棄前嫌,通力合作。此時,紀智珍答應跟利承俊聯手,兩人裡應外合要對付利耀南。

21. 處心積慮46分鐘

此時,紀智珍答應跟利承俊聯手,兩人裡應外合要對付利耀南,只是不訂婚。而是高調出現在媒體上宣佈戀人關係。紀智珍和利承俊的表演讓眾人都大跌眼睛,此時裴旖旎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因為輿論的影響,利家嗣的董事長地位保住了,為了籠絡住利承俊,利家嗣讓他大膽的經營設計共和,利承俊得意洋洋。在欣桐的極力輔佐下,利耀南的事業有了起色,紀振宇答應為新品牌“桐之南”進行設計,利承俊決定利用紀振宇的設計圖紙下手,紀智珍偷來了紀振宇的設計圖紙交給了利承俊。設計圖紙中有一個品牌LOGO非常之關鍵,利承俊將圖紙交給了另一個流氓設計師劉烈,劉烈此時因為妻子病重的事,急需金錢,利承俊提出優厚報酬,劉烈同意為利承俊做事。“桐之南”的新品發佈會上,設計師劉烈出現在媒體面前,指責“桐之南”剽竊,還拿出了自己早已把LOGO申請了專利的證明書出來。利耀南陷入低谷,WE集團的整體信用也受到影響。

此時,紀智珍答應跟利承俊聯手,兩人裡應外合要對付利耀南,只是不訂婚。而是高調出現在媒體上宣佈戀人關係。紀智珍和利承俊的表演讓眾人都大跌眼睛,此時裴旖旎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因為輿論的影響,利家嗣的董事長地位保住了,為了籠絡住利承俊,利家嗣讓他大膽的經營設計共和,利承俊得意洋洋。在欣桐的極力輔佐下,利耀南的事業有了起色,紀振宇答應為新品牌“桐之南”進行設計,利承俊決定利用紀振宇的設計圖紙下手,紀智珍偷來了紀振宇的設計圖紙交給了利承俊。設計圖紙中有一個品牌LOGO非常之關鍵,利承俊將圖紙交給了另一個流氓設計師劉烈,劉烈此時因為妻子病重的事,急需金錢,利承俊提出優厚報酬,劉烈同意為利承俊做事。“桐之南”的新品發佈會上,設計師劉烈出現在媒體面前,指責“桐之南”剽竊,還拿出了自己早已把LOGO申請了專利的證明書出來。利耀南陷入低谷,WE集團的整體信用也受到影響。

22. 我有保護弟弟的責任46分鐘

“桐之南”的新品發佈會上,設計師劉烈出現在媒體面前,指責“桐之南”剽竊,還拿出了自己早已把LOGO申請了專利的證明書出來。利耀南陷入低谷,WE集團的整體信用也受到影響。裴旖旎在酒吧工作,利承俊要帶裴旖旎離開,裴旖旎拒絕了利承俊,本來裴旖旎想告訴利承俊懷孕的事情,卻因為看到利承俊和紀智珍的新聞,裴旖旎決定永遠的對利承俊瞞住這件事。吳春英把趙姨接回自己家住,讓她在上海玩兩天,沒想到趙姨看見寶姨,發現這是來調查吳春英的人,吳春英知道徐鳳鳴在調查自己,和徐鳳鳴大吵,主動把自己的家底都報給了徐鳳鳴,唯獨沒有說劉欣桐這塊的事情,被和紀智珍同來的利承俊聽見,利承俊對吳春英絕口不提劉欣桐的事起了疑心,利承俊在吳春英門口偷聽,聽見了劉欣桐的出生地也是同安醫院,利承俊開始懷疑劉欣桐的身世。利耀南追查劉烈事件,查出了利承俊,兄弟反目,利承俊的真實面貌暴露,原來他一直最想做的就是親手打倒利耀南,利承俊還刺激利耀南,說他離開了“利”字甚麼也不能做,兄弟兩大打出手。利耀南買醉回家,看到振宇和欣桐在一起,振宇對於自己的失誤十分抱歉,欣桐正在安慰振宇,耀南誤會了兩人,推搡之中,振宇的腦袋敲在了桌上。紀振宇被撞出了輕微腦震盪。在病床上,欣桐關心備至,誤會解開,利耀南十分抱歉,在利耀南的查證下,劉烈的事情真相大白,利耀南真情攻勢,劉烈決定吐露真相,利耀南重新振作起來。

“桐之南”的新品發佈會上,設計師劉烈出現在媒體面前,指責“桐之南”剽竊,還拿出了自己早已把LOGO申請了專利的證明書出來。利耀南陷入低谷,WE集團的整體信用也受到影響。裴旖旎在酒吧工作,利承俊要帶裴旖旎離開,裴旖旎拒絕了利承俊,本來裴旖旎想告訴利承俊懷孕的事情,卻因為看到利承俊和紀智珍的新聞,裴旖旎決定永遠的對利承俊瞞住這件事。吳春英把趙姨接回自己家住,讓她在上海玩兩天,沒想到趙姨看見寶姨,發現這是來調查吳春英的人,吳春英知道徐鳳鳴在調查自己,和徐鳳鳴大吵,主動把自己的家底都報給了徐鳳鳴,唯獨沒有說劉欣桐這塊的事情,被和紀智珍同來的利承俊聽見,利承俊對吳春英絕口不提劉欣桐的事起了疑心,利承俊在吳春英門口偷聽,聽見了劉欣桐的出生地也是同安醫院,利承俊開始懷疑劉欣桐的身世。利耀南追查劉烈事件,查出了利承俊,兄弟反目,利承俊的真實面貌暴露,原來他一直最想做的就是親手打倒利耀南,利承俊還刺激利耀南,說他離開了“利”字甚麼也不能做,兄弟兩大打出手。利耀南買醉回家,看到振宇和欣桐在一起,振宇對於自己的失誤十分抱歉,欣桐正在安慰振宇,耀南誤會了兩人,推搡之中,振宇的腦袋敲在了桌上。紀振宇被撞出了輕微腦震盪。在病床上,欣桐關心備至,誤會解開,利耀南十分抱歉,在利耀南的查證下,劉烈的事情真相大白,利耀南真情攻勢,劉烈決定吐露真相,利耀南重新振作起來。

23. 最後的願望46分鐘

欣桐和耀南的矛盾也化解,兩人決定要結婚,而吳春英因為紀智珍和利承俊在一起了,以為紀智珍移情別戀不再喜歡利耀南了,所以對欣桐和耀南也不再干涉,而紀振宇得知兩人決定領證結婚時,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十分痛苦。“桐之南”事件解決了,然而利耀南卻沒有公佈幕後的指使者是利承俊,反而是袒護了利承俊,利承俊對利耀南的忍讓並沒有感恩,反而更加不滿,說自己比他強,一定會把他打倒。利承俊進行多方調查,開始懷疑劉欣桐和紀智珍的身份。與此同時,裴旖旎去醫院打胎,猶豫了很久,最後沒有打,走了出來。紀振宇告訴劉欣桐自己腦部的陰影查出來是腦瘤,惡性的,劉欣桐震驚,振宇提出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在自己最後的時間內,欣桐可以愛上自己,並且讓劉欣桐不要告訴其他人,不想讓其他人擔心,欣桐痛苦答應。吳玥來醫院看紀振宇,沒想到看到那張化驗單,得知紀振宇得的是腦癌晚期。

欣桐和耀南的矛盾也化解,兩人決定要結婚,而吳春英因為紀智珍和利承俊在一起了,以為紀智珍移情別戀不再喜歡利耀南了,所以對欣桐和耀南也不再干涉,而紀振宇得知兩人決定領證結婚時,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十分痛苦。“桐之南”事件解決了,然而利耀南卻沒有公佈幕後的指使者是利承俊,反而是袒護了利承俊,利承俊對利耀南的忍讓並沒有感恩,反而更加不滿,說自己比他強,一定會把他打倒。利承俊進行多方調查,開始懷疑劉欣桐和紀智珍的身份。與此同時,裴旖旎去醫院打胎,猶豫了很久,最後沒有打,走了出來。紀振宇告訴劉欣桐自己腦部的陰影查出來是腦瘤,惡性的,劉欣桐震驚,振宇提出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在自己最後的時間內,欣桐可以愛上自己,並且讓劉欣桐不要告訴其他人,不想讓其他人擔心,欣桐痛苦答應。吳玥來醫院看紀振宇,沒想到看到那張化驗單,得知紀振宇得的是腦癌晚期。

24. 我無法嫁你46分鐘

吳玥來醫院看紀振宇,沒想到看到那張化驗單,得知紀振宇得的是腦癌晚期,吳玥痛苦異常,吳玥懇請欣桐一定要照顧紀振宇,不要再想著利耀南了。此時,利耀南在婚紗店等著和利耀南一起試穿婚紗,沒想到,卻收到劉欣桐的電話,欣桐哭著對利耀南說,自己沒法嫁給他了。利承俊設計分別拿到了吳春英和紀智珍的DNA,利承俊將它們送去馬拉西亞的檢驗蘇化驗。利耀南覺得痛苦,去找吳玥,吳玥不知道怎麼面對他,把他趕走,而此時,劉欣桐正躲在樓梯處,看到利耀南痛苦的樣子,欣桐自己也痛苦萬分。利耀南不顧一切去找劉欣桐,劉欣桐刻意抹黑自己,說是貪戀紀家的錢,要嫁給紀振宇,紀智珍正好聽到,打了劉欣桐一個耳光。並當著利耀南的面控訴劉欣桐,還搬出上次的紀振宇和劉欣桐桃色事件的事情,攻擊欣桐,利耀南拉走紀智珍。而紀振宇的病根本是假的,其實他買通了一個人,出錢讓他幫自己做假報告,證明腦部的陰影可能是惡性腫瘤,以此來綁住欣桐。而此時,吳玥為紀振宇的病各處求醫,紀振宇卻滿腦子想的都是劉欣桐。利耀南痛苦萬分,每日用工作麻痹自己,數日住在辦公室裡,紀百均不知道他們年輕人在搞些甚麼,強制給利耀南放假,讓他回去休息。

吳玥來醫院看紀振宇,沒想到看到那張化驗單,得知紀振宇得的是腦癌晚期,吳玥痛苦異常,吳玥懇請欣桐一定要照顧紀振宇,不要再想著利耀南了。此時,利耀南在婚紗店等著和利耀南一起試穿婚紗,沒想到,卻收到劉欣桐的電話,欣桐哭著對利耀南說,自己沒法嫁給他了。利承俊設計分別拿到了吳春英和紀智珍的DNA,利承俊將它們送去馬拉西亞的檢驗蘇化驗。利耀南覺得痛苦,去找吳玥,吳玥不知道怎麼面對他,把他趕走,而此時,劉欣桐正躲在樓梯處,看到利耀南痛苦的樣子,欣桐自己也痛苦萬分。利耀南不顧一切去找劉欣桐,劉欣桐刻意抹黑自己,說是貪戀紀家的錢,要嫁給紀振宇,紀智珍正好聽到,打了劉欣桐一個耳光。並當著利耀南的面控訴劉欣桐,還搬出上次的紀振宇和劉欣桐桃色事件的事情,攻擊欣桐,利耀南拉走紀智珍。而紀振宇的病根本是假的,其實他買通了一個人,出錢讓他幫自己做假報告,證明腦部的陰影可能是惡性腫瘤,以此來綁住欣桐。而此時,吳玥為紀振宇的病各處求醫,紀振宇卻滿腦子想的都是劉欣桐。利耀南痛苦萬分,每日用工作麻痹自己,數日住在辦公室裡,紀百均不知道他們年輕人在搞些甚麼,強制給利耀南放假,讓他回去休息。

25. 想念卻不能見46分鐘

劉欣桐知道利耀南的境況,十分擔憂,主動聯系了紀智珍,要幫紀智珍贏得利耀南的心。利耀南去給母親掃墓,意外竟發現有人放了新的花,利耀南瞬間反應是欣桐回來了,利耀南苦苦尋覓,卻沒找到欣桐,反而找到了紀智珍,心力交瘁的利耀南失望至極,瀕臨崩潰的邊緣。 紀智珍覺得自己和耀南有了新的機會,紀智珍邀約利耀南,利承俊出現,警告紀智珍,紀智珍完全不接招,利承俊氣憤萬分,利承俊暗下決心,等到DNA報告出來,就有你好看的啦。劉欣桐和吳玥結伴來醫院找紀振宇,沒想到正好撞到紀振宇和那個幫自己做假報告的人在商量錢的事,紀振宇的謊言被揭穿,欣桐氣極轉身離開,紀振宇追了出去,欣桐甩開紀振宇要走...

劉欣桐知道利耀南的境況,十分擔憂,主動聯系了紀智珍,要幫紀智珍贏得利耀南的心。利耀南去給母親掃墓,意外竟發現有人放了新的花,利耀南瞬間反應是欣桐回來了,利耀南苦苦尋覓,卻沒找到欣桐,反而找到了紀智珍,心力交瘁的利耀南失望至極,瀕臨崩潰的邊緣。 紀智珍覺得自己和耀南有了新的機會,紀智珍邀約利耀南,利承俊出現,警告紀智珍,紀智珍完全不接招,利承俊氣憤萬分,利承俊暗下決心,等到DNA報告出來,就有你好看的啦。劉欣桐和吳玥結伴來醫院找紀振宇,沒想到正好撞到紀振宇和那個幫自己做假報告的人在商量錢的事,紀振宇的謊言被揭穿,欣桐氣極轉身離開,紀振宇追了出去,欣桐甩開紀振宇要走...

26. 我代你去死46分鐘

劉欣桐和吳玥結伴來醫院找紀振宇,沒想到正好撞到紀振宇和那個幫自己做假報告的人在商量錢的事,紀振宇的謊言被揭穿,欣桐氣極轉身離開,紀振宇追了出去,欣桐甩開紀振宇要走,匆忙之中,劉欣桐沒看見大卡車,千鈞一發之際,紀振宇爲劉欣桐擋住了卡車。而紀振宇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徐鳳鳴遷怒劉欣桐,百般責難,紀智珍和利耀南也趕來了,吳玥哭的泣不成聲,全部人都在怪劉欣桐,紀百均心力交瘁,因爲過于擔心,也拒絕和欣桐說話。劉欣桐痛苦的轉身離開,站在醫院高高的天台上,欣桐哭的不能自已。利耀南看見欣桐的身影,大驚,利耀南和吳春英趕上天台,劉欣桐哭倒在利耀南的懷裏,紀智珍看的一臉憤懑。醫院告知家屬,紀振宇如果能熬過這一晚,就能渡過鬼門關。重症監護室裏,紀振宇瀕臨死亡,劉欣桐來看紀振宇,紀振宇的心跳又重新跳動起來。劉欣桐痛哭。紀振宇醒了過來,卻是下肢癱瘓,紀振宇接受不了一心尋死,只有看見了欣桐,他才漸漸平靜下來。吳春英勸欣桐認命,不要再苦苦掙紮,只能傷害更多的人。欣桐主動陪在紀振宇身邊,寸步不離。紀百均動容。

劉欣桐和吳玥結伴來醫院找紀振宇,沒想到正好撞到紀振宇和那個幫自己做假報告的人在商量錢的事,紀振宇的謊言被揭穿,欣桐氣極轉身離開,紀振宇追了出去,欣桐甩開紀振宇要走,匆忙之中,劉欣桐沒看見大卡車,千鈞一發之際,紀振宇爲劉欣桐擋住了卡車。而紀振宇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徐鳳鳴遷怒劉欣桐,百般責難,紀智珍和利耀南也趕來了,吳玥哭的泣不成聲,全部人都在怪劉欣桐,紀百均心力交瘁,因爲過于擔心,也拒絕和欣桐說話。劉欣桐痛苦的轉身離開,站在醫院高高的天台上,欣桐哭的不能自已。利耀南看見欣桐的身影,大驚,利耀南和吳春英趕上天台,劉欣桐哭倒在利耀南的懷裏,紀智珍看的一臉憤懑。醫院告知家屬,紀振宇如果能熬過這一晚,就能渡過鬼門關。重症監護室裏,紀振宇瀕臨死亡,劉欣桐來看紀振宇,紀振宇的心跳又重新跳動起來。劉欣桐痛哭。紀振宇醒了過來,卻是下肢癱瘓,紀振宇接受不了一心尋死,只有看見了欣桐,他才漸漸平靜下來。吳春英勸欣桐認命,不要再苦苦掙紮,只能傷害更多的人。欣桐主動陪在紀振宇身邊,寸步不離。紀百均動容。

27. 和不愛的人結婚46分鐘

紀百均因爲紀振宇的事,心力交瘁,計劃提前退休。讓紀智珍趕緊學習,盡快繼承we的事務。讓利耀南幫助紀智珍。利氏集團內部發生動蕩,大股東JOHN臨時來到江城,利家嗣吃了一驚,JOHN帶來了董事會最新決議,要針對WE現在的混亂現狀,暗地打響股票大戰,要偷偷收購WE的股票,而這個建議,正是利承俊提出的。對于利承俊和股東們的私下接觸,利家嗣非常不快,斥責利承俊,利承俊不屑一顧。 在紀百均的要求下,利耀南開始教紀智珍公司的事情,紀智珍處處找利耀南,兩人有了很多一起工作的時間,紀智珍十分高興,而利耀南則是不停的用工作麻醉自己,才能暫時忘記失去欣桐的痛楚。紀振宇因爲癱瘓,意圖自殺,被欣桐救回,欣桐悉心照顧紀振宇,不斷鼓勵他,紀振宇終于重燃生活下去的勇氣。劉欣桐明白自己的命是紀振宇救的,打定主意要照顧紀振宇一輩子,七夕節的夜晚,劉欣桐向紀振宇提出結婚,紀振宇萬分欣喜。利耀南隱約發現了股票的問題,十分警惕。 利耀南第一時間發現不妙,臨危不亂,組織布局,挽救了WE集團的潛在危機,還找出了安插在公司的內鬼,而利承俊功虧一篑。利家嗣將利承俊和梁雲琪母子趕出了家門。

紀百均因爲紀振宇的事,心力交瘁,計劃提前退休。讓紀智珍趕緊學習,盡快繼承we的事務。讓利耀南幫助紀智珍。利氏集團內部發生動蕩,大股東JOHN臨時來到江城,利家嗣吃了一驚,JOHN帶來了董事會最新決議,要針對WE現在的混亂現狀,暗地打響股票大戰,要偷偷收購WE的股票,而這個建議,正是利承俊提出的。對于利承俊和股東們的私下接觸,利家嗣非常不快,斥責利承俊,利承俊不屑一顧。 在紀百均的要求下,利耀南開始教紀智珍公司的事情,紀智珍處處找利耀南,兩人有了很多一起工作的時間,紀智珍十分高興,而利耀南則是不停的用工作麻醉自己,才能暫時忘記失去欣桐的痛楚。紀振宇因爲癱瘓,意圖自殺,被欣桐救回,欣桐悉心照顧紀振宇,不斷鼓勵他,紀振宇終于重燃生活下去的勇氣。劉欣桐明白自己的命是紀振宇救的,打定主意要照顧紀振宇一輩子,七夕節的夜晚,劉欣桐向紀振宇提出結婚,紀振宇萬分欣喜。利耀南隱約發現了股票的問題,十分警惕。 利耀南第一時間發現不妙,臨危不亂,組織布局,挽救了WE集團的潛在危機,還找出了安插在公司的內鬼,而利承俊功虧一篑。利家嗣將利承俊和梁雲琪母子趕出了家門。

28. 過一輩子的節日46分鐘

利耀南第一時間發現不妙,臨危不亂,組織布局,挽救了WE集團的潛在危機,還找出了安插在公司的內鬼,而利承俊功虧一篑。利家嗣將利承俊和梁雲琪母子趕出了家門。兩人去住酒店卻被趕了出來,利承俊還被大堂經理羞辱,又被痛扁了一頓,梁雲琪帶著被打傷的利承俊去了裴旖旎家裏。裴家的房子是利承俊保住的,裴旖旎收留了兩人。梁雲琪痛哭流涕不知如何是好,利承俊告訴梁雲琪,自己還剩下最後一張牌。 紀百均表達對利耀南的欣賞,紀智珍拿出WE集團的事,要求利耀南和自己在一起,結果卻被利耀南拒絕。利耀南去家裏質問父親,紀百均幾次三番幫助利家,爲何還要這樣對付紀百均,利耀南大聲指責利家嗣後離開,失去所有孤獨一人的利家嗣十分痛苦。 欣桐和紀振宇決定結婚,欣桐偷偷去看耀南,卻無意撞見利家嗣。利家嗣已然垂垂老矣,利家嗣向欣桐袒露心迹,原來利耀南母親的事也讓他愧疚痛苦了一輩子,他一輩子的愛其實一直未變。利家嗣的感情深深打動了欣桐,利家嗣懇請欣桐讓利耀南和紀智珍在一起,因爲這樣可以幫助實現利耀南母親的願望。 欣桐來找渡過最後的時光,兩人度過了浪漫而淒美的一天,欣桐提出最後一個願望,要利耀南迎娶紀智珍,利耀南流著淚同意。

利耀南第一時間發現不妙,臨危不亂,組織布局,挽救了WE集團的潛在危機,還找出了安插在公司的內鬼,而利承俊功虧一篑。利家嗣將利承俊和梁雲琪母子趕出了家門。兩人去住酒店卻被趕了出來,利承俊還被大堂經理羞辱,又被痛扁了一頓,梁雲琪帶著被打傷的利承俊去了裴旖旎家裏。裴家的房子是利承俊保住的,裴旖旎收留了兩人。梁雲琪痛哭流涕不知如何是好,利承俊告訴梁雲琪,自己還剩下最後一張牌。 紀百均表達對利耀南的欣賞,紀智珍拿出WE集團的事,要求利耀南和自己在一起,結果卻被利耀南拒絕。利耀南去家裏質問父親,紀百均幾次三番幫助利家,爲何還要這樣對付紀百均,利耀南大聲指責利家嗣後離開,失去所有孤獨一人的利家嗣十分痛苦。 欣桐和紀振宇決定結婚,欣桐偷偷去看耀南,卻無意撞見利家嗣。利家嗣已然垂垂老矣,利家嗣向欣桐袒露心迹,原來利耀南母親的事也讓他愧疚痛苦了一輩子,他一輩子的愛其實一直未變。利家嗣的感情深深打動了欣桐,利家嗣懇請欣桐讓利耀南和紀智珍在一起,因爲這樣可以幫助實現利耀南母親的願望。 欣桐來找渡過最後的時光,兩人度過了浪漫而淒美的一天,欣桐提出最後一個願望,要利耀南迎娶紀智珍,利耀南流著淚同意。

29. 同時的婚禮46分鐘

欣桐來找渡過最後的時光,兩人度過了浪漫而淒美的一天,欣桐提出最後一個願望,要利耀南迎娶紀智珍,利耀南流著淚同意。第二天清晨,劉欣桐留下戒指和定情信物——奧特曼手辦,而後默默離開,利耀南醒來看見這兩件東西,心酸難抑。裴家齊發現妹妹懷孕,要去找利承俊算賬,裴旖旎拼死攔住哥哥不讓她去。在妹妹以死相逼下,裴家齊同意不去,同時也許諾會幫助妹妹照顧孩子。利耀南、紀智珍和劉欣桐、紀振宇決定一起舉行婚禮,吳春英爲了祝賀紀智珍的婚禮,把所有積蓄都取了出來,給紀智珍買了一個金手镯,送給紀智珍,然而紀智珍對吳春英的行爲感覺怪異,而對吳春英花大價錢買的禮物,紀智珍也根本不屑一顧。四人答應同時舉行婚禮。婚禮儀式前,利耀南的眼裏只有劉欣桐,卻看到自己最愛的女子即將要嫁給別人,利耀南心痛非常。紀智珍和徐鳳鳴母女情深,吳春英看在眼裏十分心酸,利承俊也到了婚禮現場,以查出來的身世之謎要挾吳春英,要吳春英把紀智珍騙走。吳春英不得已把紀智珍帶了出來,利承俊用車把紀智珍和吳春英帶到了賓館,四人婚禮也因而泡湯。紀智珍氣急敗壞,利承俊把查出的身世之謎告訴了紀智珍,紀智珍並不相信,紀智珍逼問吳春英,吳春英說出真相,得知自己是廚娘吳春英的女兒,紀智珍接近崩潰。利承俊逼紀智珍答應自己的條件,不然就公布真相。

欣桐來找渡過最後的時光,兩人度過了浪漫而淒美的一天,欣桐提出最後一個願望,要利耀南迎娶紀智珍,利耀南流著淚同意。第二天清晨,劉欣桐留下戒指和定情信物——奧特曼手辦,而後默默離開,利耀南醒來看見這兩件東西,心酸難抑。裴家齊發現妹妹懷孕,要去找利承俊算賬,裴旖旎拼死攔住哥哥不讓她去。在妹妹以死相逼下,裴家齊同意不去,同時也許諾會幫助妹妹照顧孩子。利耀南、紀智珍和劉欣桐、紀振宇決定一起舉行婚禮,吳春英爲了祝賀紀智珍的婚禮,把所有積蓄都取了出來,給紀智珍買了一個金手镯,送給紀智珍,然而紀智珍對吳春英的行爲感覺怪異,而對吳春英花大價錢買的禮物,紀智珍也根本不屑一顧。四人答應同時舉行婚禮。婚禮儀式前,利耀南的眼裏只有劉欣桐,卻看到自己最愛的女子即將要嫁給別人,利耀南心痛非常。紀智珍和徐鳳鳴母女情深,吳春英看在眼裏十分心酸,利承俊也到了婚禮現場,以查出來的身世之謎要挾吳春英,要吳春英把紀智珍騙走。吳春英不得已把紀智珍帶了出來,利承俊用車把紀智珍和吳春英帶到了賓館,四人婚禮也因而泡湯。紀智珍氣急敗壞,利承俊把查出的身世之謎告訴了紀智珍,紀智珍並不相信,紀智珍逼問吳春英,吳春英說出真相,得知自己是廚娘吳春英的女兒,紀智珍接近崩潰。利承俊逼紀智珍答應自己的條件,不然就公布真相。

30. 最愛又最痛的人46分鐘

利承俊把查出的身世之謎告訴了紀智珍,紀智珍並不相信,紀智珍逼問吳春英,吳春英說出真相,得知自己是廚娘吳春英的女兒,紀智珍接近崩潰。利承俊逼紀智珍答應自己的條件,不然就公布真相。裴家齊出差回家發現妹妹把利承俊和梁雲琪弄到家裏來了,裴家齊大爲光火,和裴旖旎有了爭執,盛怒之下,裴家齊意欲把裴旖旎懷孕的事告訴利承俊,裴旖旎拼死攔住,裴家齊無奈作罷。在利承俊的挑唆下,紀智珍漸漸相信如果自己不是紀百均的女兒,不但將失去紀家的繼承權,也將失去最在乎的利耀南。紀智珍恐慌了,她和利承俊談判,同意將自己的股份私下轉給利承俊。同時還介紹利承俊進了WE。

利承俊把查出的身世之謎告訴了紀智珍,紀智珍並不相信,紀智珍逼問吳春英,吳春英說出真相,得知自己是廚娘吳春英的女兒,紀智珍接近崩潰。利承俊逼紀智珍答應自己的條件,不然就公布真相。裴家齊出差回家發現妹妹把利承俊和梁雲琪弄到家裏來了,裴家齊大爲光火,和裴旖旎有了爭執,盛怒之下,裴家齊意欲把裴旖旎懷孕的事告訴利承俊,裴旖旎拼死攔住,裴家齊無奈作罷。在利承俊的挑唆下,紀智珍漸漸相信如果自己不是紀百均的女兒,不但將失去紀家的繼承權,也將失去最在乎的利耀南。紀智珍恐慌了,她和利承俊談判,同意將自己的股份私下轉給利承俊。同時還介紹利承俊進了WE。

31. 報復開始46分鐘

紀智珍帶著利承俊到WE,紀百均同意利承俊進入WE,利耀南卻十分擔心,利耀南私下找紀百均,打算告訴他利承俊的真面目,卻被利承俊打斷,利承俊主動坦誠自己以前犯的錯,只是把錯都推到了利家嗣的身上,利承俊的舉動反倒獲取了紀百均的原諒,紀百均還對利耀南表示了一些不滿,希望他以後這種大事,要拎得清,不要計較私人恩怨。利耀南找利承俊,讓他不要有其他過分的舉動,以後自己不會再包庇他。利承俊反將哥哥一軍。利承俊心裏最恨的那個人不是利家嗣,而是利耀南,兩兄弟正式宣戰,利承俊表示自己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讓利耀南體會最痛的感覺。吳玥因爲紀振宇的原因開始學畫畫,沒想到還真的喜歡上了。歐陽澈一直沒有放棄對吳玥的追求,還整天陪著吳玥一起畫畫。甚至向吳玥提出出國學習,吳玥有些猶豫。紀振宇因爲癱瘓,所有人四處求醫,可是卻始終沒有好轉,紀振宇十分喪氣,醫生建議紀振宇嘗試去找經驗豐富的複健師,紀振宇喪氣的拒絕了。利耀南得知了這一切,也知道了欣桐十分爲難,利耀南特地爲紀振宇找來經驗豐富的複健師Matthew,然而紀振宇依然拒絕治療。衆人都異常無奈。利耀南用激將法刺激振宇,紀振宇終于答應治療,劉欣桐對利耀南表示感謝,利耀南深情表示自己不會輕易放棄心中所愛,欣桐無法面對。在複健師的幫助下,紀振宇有所好轉,欣桐十分欣慰。利耀南對紀智珍的再次拒絕傷透了紀智珍的心,紀智珍下定決心進行報複,她先是當著衆人的面宣布和利耀南的婚事作罷,反常舉動讓人大跌眼鏡。而後紀智珍又幫助利承俊對“桐の南”下手。

紀智珍帶著利承俊到WE,紀百均同意利承俊進入WE,利耀南卻十分擔心,利耀南私下找紀百均,打算告訴他利承俊的真面目,卻被利承俊打斷,利承俊主動坦誠自己以前犯的錯,只是把錯都推到了利家嗣的身上,利承俊的舉動反倒獲取了紀百均的原諒,紀百均還對利耀南表示了一些不滿,希望他以後這種大事,要拎得清,不要計較私人恩怨。利耀南找利承俊,讓他不要有其他過分的舉動,以後自己不會再包庇他。利承俊反將哥哥一軍。利承俊心裏最恨的那個人不是利家嗣,而是利耀南,兩兄弟正式宣戰,利承俊表示自己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讓利耀南體會最痛的感覺。吳玥因爲紀振宇的原因開始學畫畫,沒想到還真的喜歡上了。歐陽澈一直沒有放棄對吳玥的追求,還整天陪著吳玥一起畫畫。甚至向吳玥提出出國學習,吳玥有些猶豫。紀振宇因爲癱瘓,所有人四處求醫,可是卻始終沒有好轉,紀振宇十分喪氣,醫生建議紀振宇嘗試去找經驗豐富的複健師,紀振宇喪氣的拒絕了。利耀南得知了這一切,也知道了欣桐十分爲難,利耀南特地爲紀振宇找來經驗豐富的複健師Matthew,然而紀振宇依然拒絕治療。衆人都異常無奈。利耀南用激將法刺激振宇,紀振宇終于答應治療,劉欣桐對利耀南表示感謝,利耀南深情表示自己不會輕易放棄心中所愛,欣桐無法面對。在複健師的幫助下,紀振宇有所好轉,欣桐十分欣慰。利耀南對紀智珍的再次拒絕傷透了紀智珍的心,紀智珍下定決心進行報複,她先是當著衆人的面宣布和利耀南的婚事作罷,反常舉動讓人大跌眼鏡。而後紀智珍又幫助利承俊對“桐の南”下手。

32. 奸計得逞46分鐘

利耀南發覺利承俊的秘密,試圖規勸紀智珍,可是紀智珍卻對利耀南萬分仇恨,利耀南無可奈何。 利承俊用錢賄賂郭主任,讓郭主任去給利耀南搞鬼,兩人商量陰謀時被裴旖旎聽見,裴旖旎十分不安,利承俊出於補償心理塞錢給裴旖旎,裴旖旎拒絕了利承俊的錢,痛斥利承俊賺來的錢不乾不淨。利承俊得到晉升,成為WE集團內部的紅人。利承俊在得到紀百均的信任情況下,私下另設分公司,轉移WE集團的公司資產和業務。紀智珍得知了這一切,她心中還是把紀百均當成爸爸,她不願紀百均事業受損,出手制止。紀振宇有所恢復,眾人欣慰。吳春英逼劉欣桐先和紀振宇領證,沒想到卻被紀振宇拒絕,眾人吃驚。吳春英走後,紀振宇卻告訴劉欣桐,自己不想劉欣桐不快樂,他現在才明白愛情的真諦不是佔有。劉欣桐感動。

利耀南發覺利承俊的秘密,試圖規勸紀智珍,可是紀智珍卻對利耀南萬分仇恨,利耀南無可奈何。 利承俊用錢賄賂郭主任,讓郭主任去給利耀南搞鬼,兩人商量陰謀時被裴旖旎聽見,裴旖旎十分不安,利承俊出於補償心理塞錢給裴旖旎,裴旖旎拒絕了利承俊的錢,痛斥利承俊賺來的錢不乾不淨。利承俊得到晉升,成為WE集團內部的紅人。利承俊在得到紀百均的信任情況下,私下另設分公司,轉移WE集團的公司資產和業務。紀智珍得知了這一切,她心中還是把紀百均當成爸爸,她不願紀百均事業受損,出手制止。紀振宇有所恢復,眾人欣慰。吳春英逼劉欣桐先和紀振宇領證,沒想到卻被紀振宇拒絕,眾人吃驚。吳春英走後,紀振宇卻告訴劉欣桐,自己不想劉欣桐不快樂,他現在才明白愛情的真諦不是佔有。劉欣桐感動。

33. 我們怎麼就變成了現在這樣46分鐘

利承俊以為勝券在握,沒想到找來的代工廠品質不過關。紀百均問責利承俊。以後只讓他接觸工廠的事,不再讓他插手其他。劉欣桐回來後,親力親為跟進每一個訂單,公司問題得到緩解,紀百均十分器重劉欣桐,而利耀南也很關心劉欣桐,紀智珍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她開始擔心,劉欣桐真的會侵佔了屬於自己的一切。 極度恐慌之下,紀智珍答應利承俊的提案,轉移資金,利承俊紀智珍兩人夜裡潛入紀百均辦公室要偷偷蓋章。沒想到,紀百均此時正好回來,紀百均在辦公室門口聽到兩人的對話,得知紀智珍在做這種事,而且欣桐才是自己的女兒,紀百均大驚,血壓升高,暈倒在地。此時劉欣桐來了,紀智珍和利承俊趕緊躲在了暗處,劉欣桐立刻打電話給醫院。蘇醒後的紀百均中風偏癱,眼口歪斜,話都說不出來。紀智珍把一切過錯都推到欣桐身上,徐鳳鳴痛苦萬狀。

利承俊以為勝券在握,沒想到找來的代工廠品質不過關。紀百均問責利承俊。以後只讓他接觸工廠的事,不再讓他插手其他。劉欣桐回來後,親力親為跟進每一個訂單,公司問題得到緩解,紀百均十分器重劉欣桐,而利耀南也很關心劉欣桐,紀智珍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她開始擔心,劉欣桐真的會侵佔了屬於自己的一切。 極度恐慌之下,紀智珍答應利承俊的提案,轉移資金,利承俊紀智珍兩人夜裡潛入紀百均辦公室要偷偷蓋章。沒想到,紀百均此時正好回來,紀百均在辦公室門口聽到兩人的對話,得知紀智珍在做這種事,而且欣桐才是自己的女兒,紀百均大驚,血壓升高,暈倒在地。此時劉欣桐來了,紀智珍和利承俊趕緊躲在了暗處,劉欣桐立刻打電話給醫院。蘇醒後的紀百均中風偏癱,眼口歪斜,話都說不出來。紀智珍把一切過錯都推到欣桐身上,徐鳳鳴痛苦萬狀。

34. 我就是最大的災星46分鐘

徐鳳鳴認定是劉欣桐害了紀百均,對她百般責難,想要把劉欣桐趕走,利耀南護著劉欣桐。吳春英知道紀智珍和利承俊的事情,懷疑紀百均的事情給紀智珍有關,,紀智珍惡語相向,吳春英飽受良心煎熬。利承俊向裴旖旎炫耀自己的成果,裴旖旎得知利承俊掌握了關於紀家重大的秘密。裴旖旎和利承俊起了衝突,利承俊居然把裴旖旎趕出家門。 紀百均中風癱瘓,終於出院回到了家,可是卻說不出一句話,紀智珍表面孝順,可是背地裡卻在精神和肉體上折磨紀百均。劉欣桐想看紀百均,卻被紀智珍和徐鳳鳴趕走,劉欣桐苦苦哀求,紀百均看著親生女兒被老婆責駡,滿是心疼,可是卻說不出話來。

徐鳳鳴認定是劉欣桐害了紀百均,對她百般責難,想要把劉欣桐趕走,利耀南護著劉欣桐。吳春英知道紀智珍和利承俊的事情,懷疑紀百均的事情給紀智珍有關,,紀智珍惡語相向,吳春英飽受良心煎熬。利承俊向裴旖旎炫耀自己的成果,裴旖旎得知利承俊掌握了關於紀家重大的秘密。裴旖旎和利承俊起了衝突,利承俊居然把裴旖旎趕出家門。 紀百均中風癱瘓,終於出院回到了家,可是卻說不出一句話,紀智珍表面孝順,可是背地裡卻在精神和肉體上折磨紀百均。劉欣桐想看紀百均,卻被紀智珍和徐鳳鳴趕走,劉欣桐苦苦哀求,紀百均看著親生女兒被老婆責駡,滿是心疼,可是卻說不出話來。

35. 你就是瞞著我一切的人46分鐘

利耀南捨不得劉欣桐受委屈,想帶著劉欣桐離開。劉欣桐卻拒絕了。為了幫劉欣桐洗脫關係,利耀南查找那天大樓內的監控記錄,沒想到監控記錄被紀智珍拿走。利耀南找紀智珍質問,兩人大吵一架。裴旖旎發現紀智珍和吳春英居然是直系親屬的關係,利耀南驚訝紀智珍是吳春英的女兒,利耀南懷疑劉欣桐是徐鳳鳴的女兒。 利耀南找吳春英確認,吳春英不得已承認,吳春英和利耀南解釋的時候,意外被劉欣桐聽見。紀智珍得知劉欣桐已經知道了,哭求吳春英要站在自己這邊。紀智珍痛哭流涕裝可憐,打動吳春英。利耀南找到劉欣桐把她帶回了家,吳春英守在他們門前,苦求兩人不要揭穿紀智珍。

利耀南捨不得劉欣桐受委屈,想帶著劉欣桐離開。劉欣桐卻拒絕了。為了幫劉欣桐洗脫關係,利耀南查找那天大樓內的監控記錄,沒想到監控記錄被紀智珍拿走。利耀南找紀智珍質問,兩人大吵一架。裴旖旎發現紀智珍和吳春英居然是直系親屬的關係,利耀南驚訝紀智珍是吳春英的女兒,利耀南懷疑劉欣桐是徐鳳鳴的女兒。 利耀南找吳春英確認,吳春英不得已承認,吳春英和利耀南解釋的時候,意外被劉欣桐聽見。紀智珍得知劉欣桐已經知道了,哭求吳春英要站在自己這邊。紀智珍痛哭流涕裝可憐,打動吳春英。利耀南找到劉欣桐把她帶回了家,吳春英守在他們門前,苦求兩人不要揭穿紀智珍。

36. 我可以叫你一聲爸爸嗎46分鐘

徐鳳鳴為了紀百均舉辦家宴,慶祝兩人結婚紀念日,並要在結婚紀念日上宣佈把兩人所有的股份轉給紀智珍,董事長這一職務也將有紀智珍擔任。劉欣桐和利耀南決定離開江城,劉欣桐打算最後去見一眼親生父母,徐鳳鳴終於答應劉欣桐讓她見紀百均,劉欣桐見到了紀百均,卻無意中撞破了紀智珍虐待紀百均的事,而且還發現紀智珍計畫侵吞WE集團。 劉欣桐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她和紀智珍的身份公佈出來,說紀智珍其實是吳春英的親生女兒,所有人都震驚了。可是劉欣桐沒想到的是,關鍵時刻,吳春英居然為了維護紀智珍,反而說欣桐是為了貪圖紀家的財產,劉欣桐被轟了出去。面對吳春英的背叛以及親生父親的意外,劉欣桐萬念俱灰獨自消失。 紀智珍得到徐鳳鳴的授權,獨攬大權,還要過河拆橋趕走利承俊,利承俊責問紀智珍,紀智珍宣佈自己用不上他了,還說利承俊是壞事的,不然就不會讓利耀南知道。利承俊氣急敗壞,決定報復。

徐鳳鳴為了紀百均舉辦家宴,慶祝兩人結婚紀念日,並要在結婚紀念日上宣佈把兩人所有的股份轉給紀智珍,董事長這一職務也將有紀智珍擔任。劉欣桐和利耀南決定離開江城,劉欣桐打算最後去見一眼親生父母,徐鳳鳴終於答應劉欣桐讓她見紀百均,劉欣桐見到了紀百均,卻無意中撞破了紀智珍虐待紀百均的事,而且還發現紀智珍計畫侵吞WE集團。 劉欣桐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她和紀智珍的身份公佈出來,說紀智珍其實是吳春英的親生女兒,所有人都震驚了。可是劉欣桐沒想到的是,關鍵時刻,吳春英居然為了維護紀智珍,反而說欣桐是為了貪圖紀家的財產,劉欣桐被轟了出去。面對吳春英的背叛以及親生父親的意外,劉欣桐萬念俱灰獨自消失。 紀智珍得到徐鳳鳴的授權,獨攬大權,還要過河拆橋趕走利承俊,利承俊責問紀智珍,紀智珍宣佈自己用不上他了,還說利承俊是壞事的,不然就不會讓利耀南知道。利承俊氣急敗壞,決定報復。

37. 真相大白46分鐘

紀智珍翻臉趕走吳春英,吳春英在大雨中發燒,利耀南短信劉欣桐,告知吳春英生病一事,劉欣桐牽掛母親終於出現。紀振宇調查真相,拿出事實給徐鳳鳴看,徐鳳鳴難以置信,可是證據確鑿,徐鳳鳴震驚萬分,紀智珍此時已經獲得WE集團,立刻翻臉不認人,要將大家都趕走,徐鳳鳴抱著紀百均痛哭,追悔莫及。 徐鳳鳴推著紀百均找到利耀南處,想要獲得欣桐的諒解。就在紀智珍以為WE集團終於到手了,她卻沒料到,居然被利承俊耍了,WE面臨破產,紀智珍什麼也沒得到。 一切事情被耀南得知,卻發現找不到智珍,眾人四處尋找,終於在海邊,耀南和吳春英找到想要跳海自殺的智珍。

紀智珍翻臉趕走吳春英,吳春英在大雨中發燒,利耀南短信劉欣桐,告知吳春英生病一事,劉欣桐牽掛母親終於出現。紀振宇調查真相,拿出事實給徐鳳鳴看,徐鳳鳴難以置信,可是證據確鑿,徐鳳鳴震驚萬分,紀智珍此時已經獲得WE集團,立刻翻臉不認人,要將大家都趕走,徐鳳鳴抱著紀百均痛哭,追悔莫及。 徐鳳鳴推著紀百均找到利耀南處,想要獲得欣桐的諒解。就在紀智珍以為WE集團終於到手了,她卻沒料到,居然被利承俊耍了,WE面臨破產,紀智珍什麼也沒得到。 一切事情被耀南得知,卻發現找不到智珍,眾人四處尋找,終於在海邊,耀南和吳春英找到想要跳海自殺的智珍。

38. 你給了我一個家啊46分鐘

智珍在海邊訴說自己一直以來對耀南的愛慕,告訴耀南其在自己心目中舉足輕重的位置,但是耀南最終說服了智珍,吳春英亦用親情挽回了想尋短見的智珍,母女相擁而泣。 利承俊以非法手段侵佔了WE集團財產,利耀南苦苦搜集利承俊的犯法的線索,利耀南找到裴旖旎幫忙,裴旖旎答應幫助利耀南去偷利承俊的犯罪證據,沒想到卻被利承俊撞破,利承俊和利耀南大打出手,打鬥中,利承俊把裴旖旎推倒,裴旖旎身下流出鮮血,兩人驚呆。 利承俊和利耀南把裴旖旎送到醫院,裴家齊暴揍利承俊,利承俊這才知道,原來裴旖旎肚子裡懷著自己的孩子。得知自己的孩子居然喪身在自己的手中,利承俊呆若木雞。最終,郭主任交代罪行,利承俊也伏法了,WE集團渡過危機。 吳玥明白了心之所向,拒絕了歐陽澈一起留學的要求,決定堅守心中的愛情。而紀振宇發覺了吳玥的默默付出,十分感動,他這時才醒悟,原來想要的一直在身後,自己以前卻不願意回頭看,兩人之間有了新的可能。 紀智珍和吳春英決定離開江城,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 劉欣桐,紀百均,徐鳳鳴三人經過那麼多的事情終於一家團聚。 欣桐和耀南也幸福的走到了一起。

智珍在海邊訴說自己一直以來對耀南的愛慕,告訴耀南其在自己心目中舉足輕重的位置,但是耀南最終說服了智珍,吳春英亦用親情挽回了想尋短見的智珍,母女相擁而泣。 利承俊以非法手段侵佔了WE集團財產,利耀南苦苦搜集利承俊的犯法的線索,利耀南找到裴旖旎幫忙,裴旖旎答應幫助利耀南去偷利承俊的犯罪證據,沒想到卻被利承俊撞破,利承俊和利耀南大打出手,打鬥中,利承俊把裴旖旎推倒,裴旖旎身下流出鮮血,兩人驚呆。 利承俊和利耀南把裴旖旎送到醫院,裴家齊暴揍利承俊,利承俊這才知道,原來裴旖旎肚子裡懷著自己的孩子。得知自己的孩子居然喪身在自己的手中,利承俊呆若木雞。最終,郭主任交代罪行,利承俊也伏法了,WE集團渡過危機。 吳玥明白了心之所向,拒絕了歐陽澈一起留學的要求,決定堅守心中的愛情。而紀振宇發覺了吳玥的默默付出,十分感動,他這時才醒悟,原來想要的一直在身後,自己以前卻不願意回頭看,兩人之間有了新的可能。 紀智珍和吳春英決定離開江城,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 劉欣桐,紀百均,徐鳳鳴三人經過那麼多的事情終於一家團聚。 欣桐和耀南也幸福的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