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寶鑑

魔女寶鑑

集數

風彥驗證洪茱的真正目的,知道她只是想要自己用三味真火殺死妍熙,叫了許浚去救妍熙。許浚知道洪茱一定想要殺妍熙,他想找到解決辦法。崔峴瑞找了妍熙,還想要殺她,許浚和風彥及時趕到,風彥用三味真火刺向崔峴瑞,就在崔峴瑞暈倒後幾個人將她綁了起來。許浚想到是不是洪茱無法控制崔峴瑞時,崔峴瑞就可以恢復正常,便準備去找洪茱,風彥攔下了他覺得他沒有將自己視為隊友,覺得這件事自己去做才合適,風彥找到洪茱並對她使用了三味真火,雖然傷了洪茱,然風彥也中了一劍。崔峴瑞得到短暫的清醒時間,許浚急忙問他如何能讓洪茱使用不了黑咒術,崔峴瑞告訴他只要找到洪茱黑咒術的根源就可以,這個根源就是洪茱最初練習黑咒術時得到了黑短劍...

1. 黑詛咒重現朝鮮宮68分鐘

朝鮮天下太陽氣息衰弱已久,黑雲遮月,因烏黑和傳染病百姓陷入困苦,全國變故不斷,民心不定。這天,娘娘申氏欣喜不已,一大早召見星宿廳崔峴瑞,說昨夜做了一個黑朱雀飛進肚子的胎夢,卻被遺憾檢查出並未懷胎。一時之間,宮中謠言四起。太妃尹氏也來責問為何五年還無子嗣,聽說主上每次不到一刻就從娘娘住所出來,太妃決定親自參觀主上和娘娘的合房,甚至讓內醫院的醫員也全部參觀。主上忍無可忍,疲憊又憤怒,他不想當一個披著皮囊的王,直言太妃費盡心思守護的不是他的王位,而是她自己的位置。 太妃氣急,召巫女洪茱進宮。洪茱一眼看出太妃心事,承諾太妃無論用甚麼方法,一定會讓她抱上孫子。經檢驗洪茱發現申氏是石女,生不了孩子,她將此事如實稟報太妃。夜裡,崔峴瑞在宮裡遇見洪茱,他不想洪茱又在宮中做不詳之事,並表示如果洪茱又要忤逆天意,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會坐視不管的。崔峴瑞去找太妃理論,為甚麼違反約定召洪茱進宮,卻因提起先王舊事觸怒太妃,被解除星宿廳職務。 趕走崔峴瑞後,宮女來報太妃,主上病危,宮中人心惶惶。作為發現主上病危的小巫女海藍,太妃獎賞她穿漂亮的衣服乘著宮裡的轎子出宮去看家人,還得到了中殿娘娘的賞賜。宮中一覺醒來的申氏,被洪茱告知她是不能懷孕的,申氏難以置信,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太妃娘娘是否知情,得知太妃早已知曉後,申氏十分惶恐。趁此,洪茱蠱惑申氏說只要按照她的指示做,可以幫助申氏懷孕。

朝鮮天下太陽氣息衰弱已久,黑雲遮月,因烏黑和傳染病百姓陷入困苦,全國變故不斷,民心不定。這天,娘娘申氏欣喜不已,一大早召見星宿廳崔峴瑞,說昨夜做了一個黑朱雀飛進肚子的胎夢,卻被遺憾檢查出並未懷胎。一時之間,宮中謠言四起。太妃尹氏也來責問為何五年還無子嗣,聽說主上每次不到一刻就從娘娘住所出來,太妃決定親自參觀主上和娘娘的合房,甚至讓內醫院的醫員也全部參觀。主上忍無可忍,疲憊又憤怒,他不想當一個披著皮囊的王,直言太妃費盡心思守護的不是他的王位,而是她自己的位置。 太妃氣急,召巫女洪茱進宮。洪茱一眼看出太妃心事,承諾太妃無論用甚麼方法,一定會讓她抱上孫子。經檢驗洪茱發現申氏是石女,生不了孩子,她將此事如實稟報太妃。夜裡,崔峴瑞在宮裡遇見洪茱,他不想洪茱又在宮中做不詳之事,並表示如果洪茱又要忤逆天意,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會坐視不管的。崔峴瑞去找太妃理論,為甚麼違反約定召洪茱進宮,卻因提起先王舊事觸怒太妃,被解除星宿廳職務。 趕走崔峴瑞後,宮女來報太妃,主上病危,宮中人心惶惶。作為發現主上病危的小巫女海藍,太妃獎賞她穿漂亮的衣服乘著宮裡的轎子出宮去看家人,還得到了中殿娘娘的賞賜。宮中一覺醒來的申氏,被洪茱告知她是不能懷孕的,申氏難以置信,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太妃娘娘是否知情,得知太妃早已知曉後,申氏十分惶恐。趁此,洪茱蠱惑申氏說只要按照她的指示做,可以幫助申氏懷孕。

2. 公主隱身黑林70分鐘

五年前,主上明知太妃和洪茱聯手陷害先王卻甚麼都沒做。如今,洪茱再次使用黑魔法,主上暗自囑託崔峴瑞務必要救活小公主,阻止巫女洪茱,拯救朝鮮國。崔峴瑞謹遵王命,救走小公主,將她安置在黑林中,取名「妍熙」。 轉眼間,世子就要過17歲生辰了。中殿娘娘聽聞世子近來夜裡難以入眠,問其原因,世子只說晚上總會夢見一個跟他長得很像的女孩,女孩哭得很傷心,他不由得心情沉重。中殿娘娘送走世子後,安撫太妃無需過於憂慮。自己卻想起了海藍臨死時的詛咒,世子真的會在他第17個生辰死去嗎?中殿娘娘十分不安,立刻傳召洪茱。 中殿娘娘告訴洪茱,世子最近每晚都會夢見一個女孩,她擔心這個女孩就是世子去世的姐姐。洪茱十分篤定地說她跟公主被魔咒連為一體,她活著就意味著公主死了,17年前的一切早就結束了。

五年前,主上明知太妃和洪茱聯手陷害先王卻甚麼都沒做。如今,洪茱再次使用黑魔法,主上暗自囑託崔峴瑞務必要救活小公主,阻止巫女洪茱,拯救朝鮮國。崔峴瑞謹遵王命,救走小公主,將她安置在黑林中,取名「妍熙」。 轉眼間,世子就要過17歲生辰了。中殿娘娘聽聞世子近來夜裡難以入眠,問其原因,世子只說晚上總會夢見一個跟他長得很像的女孩,女孩哭得很傷心,他不由得心情沉重。中殿娘娘送走世子後,安撫太妃無需過於憂慮。自己卻想起了海藍臨死時的詛咒,世子真的會在他第17個生辰死去嗎?中殿娘娘十分不安,立刻傳召洪茱。 中殿娘娘告訴洪茱,世子最近每晚都會夢見一個女孩,她擔心這個女孩就是世子去世的姐姐。洪茱十分篤定地說她跟公主被魔咒連為一體,她活著就意味著公主死了,17年前的一切早就結束了。

3. 妍熙走出結界64分鐘

父親責怪了從妍熙那回來的風彥,風彥卻質疑父親為甚麼要讓妍熙一個人待在那裡,父親卻不能告訴他,只是和他說他們不能在一起。 許沃的母親責罵了許浚的母親,讓她管好自己的兒子,不要忘了自己是賤婢所生,不要妄想去參加科舉考仕途。妍熙聽到聲音還是出門去了,看到了摔倒在地的許浚和風箏,看到許浚全身是傷,妍熙心疼地給他擦藥,還罵他傻,看到妍熙給自己擦藥,許浚也是一臉的幸福。許浚準備離開,妍熙說太晚了讓他留下明早再走。 洪茱的黑氣找到了黑林,卻被一群狼趕跑了,許浚回來了,帶回來了風箏,是妍熙給他的,因為他是為這個來的。但是許沃卻不想兌現諾言還當眾扔錢羞辱他。其實許浚賺錢就是為了給他娘贖身,消除賤奴的身份。許沃不僅羞辱他還羞辱他娘,許浚忍無可忍狠狠地打了許沃。

父親責怪了從妍熙那回來的風彥,風彥卻質疑父親為甚麼要讓妍熙一個人待在那裡,父親卻不能告訴他,只是和他說他們不能在一起。 許沃的母親責罵了許浚的母親,讓她管好自己的兒子,不要忘了自己是賤婢所生,不要妄想去參加科舉考仕途。妍熙聽到聲音還是出門去了,看到了摔倒在地的許浚和風箏,看到許浚全身是傷,妍熙心疼地給他擦藥,還罵他傻,看到妍熙給自己擦藥,許浚也是一臉的幸福。許浚準備離開,妍熙說太晚了讓他留下明早再走。 洪茱的黑氣找到了黑林,卻被一群狼趕跑了,許浚回來了,帶回來了風箏,是妍熙給他的,因為他是為這個來的。但是許沃卻不想兌現諾言還當眾扔錢羞辱他。其實許浚賺錢就是為了給他娘贖身,消除賤奴的身份。許沃不僅羞辱他還羞辱他娘,許浚忍無可忍狠狠地打了許沃。

4. 這是天意61分鐘

妍熙到了哥哥風彥的房間,看到哥哥這個樣子很傷心,風彥醒來卻看到那個女鬼,妍熙卻以為哥哥是在對自己說,正好風彥的母親進來大罵了妍熙一頓,還說妍熙是一個受到詛咒的人不應該出生,求妍熙放過自己的兒子,妍熙哭得很傷心,並被崔賢石帶走。妍熙主動問道士那個青貧寺在哪,自己想去,不想讓哥哥受拖累。 洪茱來找崔賢石,詢問他公主在哪裡,他說公主已經死了。洪茱轉身離開卻看見了躺在病床上的風彥,洪茱威脅崔賢石如果公主沒有死,他家將會被株連九族,滅頂之災。屋裡的夫人聽到這番話之後很是驚恐,趕忙跑出來追洪茱。 洪茱的手下埋伏在黑林,妍熙剛準備出去,洪茱的手下就沖了出來與崔賢石的手下們進行了殊死的搏鬥。天權和四哥在打鬥中被殺害了,幾個人除了道士無一倖免。洪茱對妍熙說出了她的詛咒,愛自己的人都會死,又一次有人對她說你為什麼要出生,洪茱讓手下殺了她,崔賢石讓妍熙不要回頭,但是妍熙寧願自己死,父親還是告訴她一定要去青貧寺。然後自己跑出去引開了敵人。

妍熙到了哥哥風彥的房間,看到哥哥這個樣子很傷心,風彥醒來卻看到那個女鬼,妍熙卻以為哥哥是在對自己說,正好風彥的母親進來大罵了妍熙一頓,還說妍熙是一個受到詛咒的人不應該出生,求妍熙放過自己的兒子,妍熙哭得很傷心,並被崔賢石帶走。妍熙主動問道士那個青貧寺在哪,自己想去,不想讓哥哥受拖累。 洪茱來找崔賢石,詢問他公主在哪裡,他說公主已經死了。洪茱轉身離開卻看見了躺在病床上的風彥,洪茱威脅崔賢石如果公主沒有死,他家將會被株連九族,滅頂之災。屋裡的夫人聽到這番話之後很是驚恐,趕忙跑出來追洪茱。 洪茱的手下埋伏在黑林,妍熙剛準備出去,洪茱的手下就沖了出來與崔賢石的手下們進行了殊死的搏鬥。天權和四哥在打鬥中被殺害了,幾個人除了道士無一倖免。洪茱對妍熙說出了她的詛咒,愛自己的人都會死,又一次有人對她說你為什麼要出生,洪茱讓手下殺了她,崔賢石讓妍熙不要回頭,但是妍熙寧願自己死,父親還是告訴她一定要去青貧寺。然後自己跑出去引開了敵人。

5. 改名換姓64分鐘

妍熙中了一劍掉進了水裡,洪茱知道公主受到了詛咒不會輕易被輕易殺害。世子終於醒過來了,就連風彥耳後的印記也不見了醒了過來。許沃找到了許浚的娘親,對他娘又打又罵,失手碰到了火,發生了火災,許沃踩著她的背出來了,幸好許浚及時趕到將她救了出來,但是她不幸死在了許浚懷裡。 世子已經完全好了,能好好吃飯了,但是一旁的洪茱卻憂心忡忡,中殿娘娘質問洪茱,世子的病是不是黑巫術所致,洪茱卻說即使是也改變不了什麼,還不如當做不是。中殿娘娘於是派人去殺洪茱,可是無果,世子卻突然去世,而這一切都是洪茱所為。 五年後,一個女子住在深山,不用手就可以移動物品,這便是坊間的傳聞。許浚做著買藥的生意,仿佛性情大變。道士沒有死還守護著妍熙,只不過妍熙已經換了名字叫睿梨,法術極強,不苟言笑。她在努力點著生燭希望可以破除詛咒,不要再有人因為自己而死,而洪茱也在盡力破壞著。有人死了還掛在樹上,坊間傳聞的紅衣殺人魔更是讓人聞風喪膽。而確實有一個身穿紅衣帶著面具的人出現還一路跟著道士,而風彥也在後面這個這個紅衣人,兩人搏鬥一番,風彥刺了他一劍,但是還是讓他跑掉了。宣祖大怒,命臣子們趕快捉拿嫌犯歸案。許浚曾經想過要直接殺了許沃,但是沒有,他蓄勢待發,準備了五年終於到了可以報仇的時候。睿梨不時發惡夢,她想要查出來是誰對她下了詛咒…

妍熙中了一劍掉進了水裡,洪茱知道公主受到了詛咒不會輕易被輕易殺害。世子終於醒過來了,就連風彥耳後的印記也不見了醒了過來。許沃找到了許浚的娘親,對他娘又打又罵,失手碰到了火,發生了火災,許沃踩著她的背出來了,幸好許浚及時趕到將她救了出來,但是她不幸死在了許浚懷裡。 世子已經完全好了,能好好吃飯了,但是一旁的洪茱卻憂心忡忡,中殿娘娘質問洪茱,世子的病是不是黑巫術所致,洪茱卻說即使是也改變不了什麼,還不如當做不是。中殿娘娘於是派人去殺洪茱,可是無果,世子卻突然去世,而這一切都是洪茱所為。 五年後,一個女子住在深山,不用手就可以移動物品,這便是坊間的傳聞。許浚做著買藥的生意,仿佛性情大變。道士沒有死還守護著妍熙,只不過妍熙已經換了名字叫睿梨,法術極強,不苟言笑。她在努力點著生燭希望可以破除詛咒,不要再有人因為自己而死,而洪茱也在盡力破壞著。有人死了還掛在樹上,坊間傳聞的紅衣殺人魔更是讓人聞風喪膽。而確實有一個身穿紅衣帶著面具的人出現還一路跟著道士,而風彥也在後面這個這個紅衣人,兩人搏鬥一番,風彥刺了他一劍,但是還是讓他跑掉了。宣祖大怒,命臣子們趕快捉拿嫌犯歸案。許浚曾經想過要直接殺了許沃,但是沒有,他蓄勢待發,準備了五年終於到了可以報仇的時候。睿梨不時發惡夢,她想要查出來是誰對她下了詛咒…

6. 公主的蹤跡61分鐘

許沃當上了捕快後依然沒有改變以前的行事作風,從花天酒地、遊手好閒,上升到了送一些金銀珠寶就會做一些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的事情。而派人做這件事情的不是別人,是許浚,許浚的所作所為被一個女子發現了。而許沃還在花天酒地,不過也突然發現有些不對,想要回那張紙。 睿梨(妍熙)拿著那只風箏想起了當年為她擋了一箭的許浚,而許浚也正看著一盤柿子出了神,想起了妍熙。睿梨在山上看著很多人的願望,然後盡力幫他們實現,睿梨也成功點燃了生燭,還沒有熄滅。生燭點亮,洪茱再次元氣大傷。 風彥再次上山尋找紅衣殺人魔,卻在山上找到了洪茱,風彥質問她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洪茱卻說自己能讓風彥看到他的父親,條件是讓自己見主上,並稱自己能治好主上,但是風彥寧可不見自己的父親也不會帶她去見主上。 風彥正在追查紅衣殺人魔撞見了人人喊打的許浚,聽到了紅人殺人魔的關鍵字便追了上去,山中放風箏的睿梨聽到了哥哥的鈴鐺聲出去了。正在追捕許浚的風彥因為洪茱出來了印記浮現病情發作,許浚因為回頭看風彥導致被樹枝掛到掉下懸崖,但是睿梨及時趕到救下了他。洪茱裝有世子靈魂的罎子突然響起,洪茱發現了公主的蹤跡。

許沃當上了捕快後依然沒有改變以前的行事作風,從花天酒地、遊手好閒,上升到了送一些金銀珠寶就會做一些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的事情。而派人做這件事情的不是別人,是許浚,許浚的所作所為被一個女子發現了。而許沃還在花天酒地,不過也突然發現有些不對,想要回那張紙。 睿梨(妍熙)拿著那只風箏想起了當年為她擋了一箭的許浚,而許浚也正看著一盤柿子出了神,想起了妍熙。睿梨在山上看著很多人的願望,然後盡力幫他們實現,睿梨也成功點燃了生燭,還沒有熄滅。生燭點亮,洪茱再次元氣大傷。 風彥再次上山尋找紅衣殺人魔,卻在山上找到了洪茱,風彥質問她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洪茱卻說自己能讓風彥看到他的父親,條件是讓自己見主上,並稱自己能治好主上,但是風彥寧可不見自己的父親也不會帶她去見主上。 風彥正在追查紅衣殺人魔撞見了人人喊打的許浚,聽到了紅人殺人魔的關鍵字便追了上去,山中放風箏的睿梨聽到了哥哥的鈴鐺聲出去了。正在追捕許浚的風彥因為洪茱出來了印記浮現病情發作,許浚因為回頭看風彥導致被樹枝掛到掉下懸崖,但是睿梨及時趕到救下了他。洪茱裝有世子靈魂的罎子突然響起,洪茱發現了公主的蹤跡。

7. 浚偷喝忘卻水 魔衣禁書被燒67分鐘

道士到青貧寺發現睿梨不在,睿梨救下了許浚,想到了以前的樣子,睿梨感慨幸好許浚還活著。睿梨看到哥哥的鈴鐺在許浚身上,便搖了起來,也正是這聲音讓尋找她的洪茱手下發現了蹤跡。幸好道士及時趕到沒讓人發現公主。許沃還在尋找許浚,看到風彥還質問他是誰,風彥給他看了牌子,他才畢恭畢敬的向風彥講述關於紅衣人的事情。風彥在山下發現了自己的包袱,翻了好久都沒有找到自己的鈴鐺,這讓他有些難過。許浚被噩夢驚醒,醒來看到如此陌生的地方也很是驚慌,探究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饒有興趣的觀看睿梨的藥材,還翻閱了一下魔衣禁書喝掉了桌子上的聰明水,他驚奇的發現真的可以過目不忘,他把書上的內容都看了,看的時候袍子不小心粘了火,情急之下把書扔進了水裡。道士看到此情此景很是生氣,想要拿刀殺掉他,正巧睿梨過來,道士剛准備解釋,睿梨聞到有什麼味道,發現了書被燒掉了,很是生氣,二人將許浚吊在了樹上,許浚差點被勒死,情急之下許浚背出了書上的內容,還說如果自己死了書上的內容就真的沒了。睿梨給了他一天的時間讓他復原書上的內容。許沃也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邊被捕快大人追著,一邊還抓不到許浚。而許浚則在青貧寺想著是不是見過睿梨,道士警告他是不可能見過睿梨的,也不要瞎想,許浚卻還想知道書上的內容是不是真的。睿梨拿給許浚一個本子讓他寫下書上的內容,許浚卻望著睿梨發呆,總覺得她就是妍熙,還想讓她摘下面紗,睿梨只是拿出一個鈴鐺問是不是他的,當許浚說完不知道後,睿梨就轉身離開了。許沃找來一個人,面目全非,風彥問是不是凶手,許沃卻說他掉下懸崖可能是臉朝下。風彥聽完他的說辭就離開了,還告訴主上,此人並不是殺人魔,但是主上還是獎勵了抓住紅衣人的許沃,還將紅衣人掛在城門上。主上只是想要樹立威信,增加百姓對皇室的信任,但是風彥卻說如果再有人被害怎麼辦,主上卻說再說吧,風彥並不認可,希望住上可以將真相公之於眾。主上突然病發,又碰巧趕上大妃前來,情急之下風彥坐上了主上的寶座。大妃趕來質問他一個臣子怎麼可以坐上主上的寶座。主上卻以兩人是摯友為由應對了大妃。許浚在青貧寺熬夜默寫著那本書,很快也便寫完了,寫完後開始想那個寺中的女子,出去看她點燃的生燭,然後在山上慢慢的走著。許沃也因為抓了紅衣人升了官,變成了從事官大人,街上遇見了當時告密的女子,而那女子卻說兩兄弟之間如此自相殘殺是不好的,許沃氣急敗壞讓人抓她,說她和紅衣人是一伙的,被她跑掉了。大妃還在關注著主上的一舉一動,關注著他的病情。許浚找到了睿梨,一直跟著她,還說自己餓了記不住書上的內容了,睿梨扔給他一包吃的,讓他好好想,他卻說有點鹹,還問有沒有肉。睿梨本想發火,卻看到許浚的衣服都被燒掉了,有些心疼,還讓道士去給他找吃的。睿梨要做忘卻水,讓許浚給她背藥材做法,兩個人就這麼做著,感情也開始有了變化。道士給許浚帶了肉還給許浚帶了衣服,道士發現許浚已經復原好了,但是許浚一直在否認說自己還少一頁。許浚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了許浚身前的印記,說自己好像見到過。風彥聞到了洪茱手下放出的黑煙,風彥以為自己看到了妍熙,衝了出去,但事實上抱的是自己的手下。風彥離開後主上被洪茱抓了去,洪茱說自己會治好主上的病,主上伸出胳膊,洪茱真的治好了他,兩個人做了交易。睿梨回去看到許浚在睡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問她,是柿子吧。

道士到青貧寺發現睿梨不在,睿梨救下了許浚,想到了以前的樣子,睿梨感慨幸好許浚還活著。睿梨看到哥哥的鈴鐺在許浚身上,便搖了起來,也正是這聲音讓尋找她的洪茱手下發現了蹤跡。幸好道士及時趕到沒讓人發現公主。許沃還在尋找許浚,看到風彥還質問他是誰,風彥給他看了牌子,他才畢恭畢敬的向風彥講述關於紅衣人的事情。風彥在山下發現了自己的包袱,翻了好久都沒有找到自己的鈴鐺,這讓他有些難過。許浚被噩夢驚醒,醒來看到如此陌生的地方也很是驚慌,探究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饒有興趣的觀看睿梨的藥材,還翻閱了一下魔衣禁書喝掉了桌子上的聰明水,他驚奇的發現真的可以過目不忘,他把書上的內容都看了,看的時候袍子不小心粘了火,情急之下把書扔進了水裡。道士看到此情此景很是生氣,想要拿刀殺掉他,正巧睿梨過來,道士剛准備解釋,睿梨聞到有什麼味道,發現了書被燒掉了,很是生氣,二人將許浚吊在了樹上,許浚差點被勒死,情急之下許浚背出了書上的內容,還說如果自己死了書上的內容就真的沒了。睿梨給了他一天的時間讓他復原書上的內容。許沃也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邊被捕快大人追著,一邊還抓不到許浚。而許浚則在青貧寺想著是不是見過睿梨,道士警告他是不可能見過睿梨的,也不要瞎想,許浚卻還想知道書上的內容是不是真的。睿梨拿給許浚一個本子讓他寫下書上的內容,許浚卻望著睿梨發呆,總覺得她就是妍熙,還想讓她摘下面紗,睿梨只是拿出一個鈴鐺問是不是他的,當許浚說完不知道後,睿梨就轉身離開了。許沃找來一個人,面目全非,風彥問是不是凶手,許沃卻說他掉下懸崖可能是臉朝下。風彥聽完他的說辭就離開了,還告訴主上,此人並不是殺人魔,但是主上還是獎勵了抓住紅衣人的許沃,還將紅衣人掛在城門上。主上只是想要樹立威信,增加百姓對皇室的信任,但是風彥卻說如果再有人被害怎麼辦,主上卻說再說吧,風彥並不認可,希望住上可以將真相公之於眾。主上突然病發,又碰巧趕上大妃前來,情急之下風彥坐上了主上的寶座。大妃趕來質問他一個臣子怎麼可以坐上主上的寶座。主上卻以兩人是摯友為由應對了大妃。許浚在青貧寺熬夜默寫著那本書,很快也便寫完了,寫完後開始想那個寺中的女子,出去看她點燃的生燭,然後在山上慢慢的走著。許沃也因為抓了紅衣人升了官,變成了從事官大人,街上遇見了當時告密的女子,而那女子卻說兩兄弟之間如此自相殘殺是不好的,許沃氣急敗壞讓人抓她,說她和紅衣人是一伙的,被她跑掉了。大妃還在關注著主上的一舉一動,關注著他的病情。許浚找到了睿梨,一直跟著她,還說自己餓了記不住書上的內容了,睿梨扔給他一包吃的,讓他好好想,他卻說有點鹹,還問有沒有肉。睿梨本想發火,卻看到許浚的衣服都被燒掉了,有些心疼,還讓道士去給他找吃的。睿梨要做忘卻水,讓許浚給她背藥材做法,兩個人就這麼做著,感情也開始有了變化。道士給許浚帶了肉還給許浚帶了衣服,道士發現許浚已經復原好了,但是許浚一直在否認說自己還少一頁。許浚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了許浚身前的印記,說自己好像見到過。風彥聞到了洪茱手下放出的黑煙,風彥以為自己看到了妍熙,衝了出去,但事實上抱的是自己的手下。風彥離開後主上被洪茱抓了去,洪茱說自己會治好主上的病,主上伸出胳膊,洪茱真的治好了他,兩個人做了交易。睿梨回去看到許浚在睡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問她,是柿子吧。

8. 不想讓你忘記我63分鐘

許浚認出了妍熙,但是妍熙卻說他認錯人了,許浚聽完有些沮喪,道士說許浚已經復原了要睿梨把忘卻水給她,但是她卻猶豫了。第二天道士送許浚下了山,路上休息的時候道士把忘卻水倒進了水裡他聞出了是忘卻水的味道問他是不是睿梨希望的,他一飲而盡喝下了忘卻水,然後便離開了。殿下開始想洪茱的問題,想著到底要不要聽她的將她召回宮中,殿下召見群臣說要重建星宿廳,還將洪茱召回。許浚回去發現自己的屍體掛在城牆上,居然連自己母親的墓地都被插上了殺人犯之母的標志,許浚回到村子裡又去找到了那個丫頭,兩個人達成了聯盟。許沃的轎子被停在了懸崖邊,許浚將他救了出來還說自己一定會抓到紅袍人堂堂正正的做一個活人,還要他好好活著。大妃娘娘跪在殿下門口希望他可以收回成命不要重建星宿廳,而此時的殿下則在床上奄奄一息,洪茱拿出了裝著妍熙哥哥的罐子,將他的靈魂引到了殿下身上。大妃發現了出來的主上實際上是世子,連容貌都變回來了,大妃很是激動抱著世子一直在哭,但是突然一變又變成了主上,這一改變讓大妃有些不知所措。大妃同意了主上重建星宿廳的計劃,還勸誡主上最好小心一點,而大妃答應重建星宿廳的原因就是重見世子。許浚去調查紅衣人的時候遇到了風彥,還被風彥抓到了牢裡,無論許浚怎麼解釋風彥都不聽,還說第二天天亮會提審他,道士發現青貧寺門口的符自己燒了起來,有些擔心又不能讓睿梨知道,便自己去一探究竟,道士去翻閱古籍的時候發現了玉樞經,想到了他的形狀和許浚一樣,馬上查找相關資料,發現他身上的刺身是結界,人類結界。就在許浚抱怨自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的時候有道士偷偷來救他,告訴他自己叫瑤光,還講述了他在青貧寺的那段日子,邊講還邊抱怨自己為什麼要給他喝忘卻水,其實道士不知道睿梨在制作忘卻水的時候把忘卻水倒了出來,瓶子裡裝的只是普通的水。崔賢石醒來了一路尋找睿梨的下落,而此時山上突然經歷一番波動,是洪茱感受到了睿梨的氣運,而這一系列動作也讓風彥跟著不舒服導致允道。就在睿梨再一次飽受折磨頭發變白的時候許浚出現了一把抱住了睿梨,而這一動作讓睿梨變白的頭發有變了回來。

許浚認出了妍熙,但是妍熙卻說他認錯人了,許浚聽完有些沮喪,道士說許浚已經復原了要睿梨把忘卻水給她,但是她卻猶豫了。第二天道士送許浚下了山,路上休息的時候道士把忘卻水倒進了水裡他聞出了是忘卻水的味道問他是不是睿梨希望的,他一飲而盡喝下了忘卻水,然後便離開了。殿下開始想洪茱的問題,想著到底要不要聽她的將她召回宮中,殿下召見群臣說要重建星宿廳,還將洪茱召回。許浚回去發現自己的屍體掛在城牆上,居然連自己母親的墓地都被插上了殺人犯之母的標志,許浚回到村子裡又去找到了那個丫頭,兩個人達成了聯盟。許沃的轎子被停在了懸崖邊,許浚將他救了出來還說自己一定會抓到紅袍人堂堂正正的做一個活人,還要他好好活著。大妃娘娘跪在殿下門口希望他可以收回成命不要重建星宿廳,而此時的殿下則在床上奄奄一息,洪茱拿出了裝著妍熙哥哥的罐子,將他的靈魂引到了殿下身上。大妃發現了出來的主上實際上是世子,連容貌都變回來了,大妃很是激動抱著世子一直在哭,但是突然一變又變成了主上,這一改變讓大妃有些不知所措。大妃同意了主上重建星宿廳的計劃,還勸誡主上最好小心一點,而大妃答應重建星宿廳的原因就是重見世子。許浚去調查紅衣人的時候遇到了風彥,還被風彥抓到了牢裡,無論許浚怎麼解釋風彥都不聽,還說第二天天亮會提審他,道士發現青貧寺門口的符自己燒了起來,有些擔心又不能讓睿梨知道,便自己去一探究竟,道士去翻閱古籍的時候發現了玉樞經,想到了他的形狀和許浚一樣,馬上查找相關資料,發現他身上的刺身是結界,人類結界。就在許浚抱怨自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的時候有道士偷偷來救他,告訴他自己叫瑤光,還講述了他在青貧寺的那段日子,邊講還邊抱怨自己為什麼要給他喝忘卻水,其實道士不知道睿梨在制作忘卻水的時候把忘卻水倒了出來,瓶子裡裝的只是普通的水。崔賢石醒來了一路尋找睿梨的下落,而此時山上突然經歷一番波動,是洪茱感受到了睿梨的氣運,而這一系列動作也讓風彥跟著不舒服導致允道。就在睿梨再一次飽受折磨頭發變白的時候許浚出現了一把抱住了睿梨,而這一動作讓睿梨變白的頭發有變了回來。

9. 兄妹二人終相逢64分鐘

許浚的出現緩解了青貧寺出現的症狀,就連符都恢復了。睿梨醒來後發現許浚在這還聽說要保護她很是生氣,但是道士說現在這種情況這只能說明是他救的自己,而睿梨糾結的是昨天的樣子被許浚看到了,還讓他走。風彥看到許浚不在牢裡有些詫異,還篤定他一定就在附近。許浚一直守在睿梨身邊,還說自己會幫忙,睿梨卻說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樣子了,但也沒有拒絕他的幫助。群臣議事說坊間對紅袍人之事還是誠惶誠恐,大妃也衝上大殿說要垂簾聽政,但是大臣說主上身體安好怎可垂簾聽政,但是大妃找來了給殿下看病的大夫說殿下患有重症,殿下氣到傷口流血。許浚喝了睿梨制作的可以看見鬼的藥水說自己要去見一個鬼然後找到凶手,但是他要拉著睿梨一起去,因為道士說自己不能離開睿梨身邊,所以他去哪都要帶著睿梨。許沃找到了順得問她許浚的下落,但是順得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許浚的下落。許浚帶著睿梨下山了,睿梨用衣服把自己遮起來害怕別人看見,但是許浚將它拿掉了告訴她這裡沒有人會用奇怪的眼神看她。許浚因為喝了見鬼的藥水所以在路上一直能見到鬼,所以很是害怕,睿梨一臉鄙視真不知道誰才是守界使者。許浚找到了滿月,他問滿月究竟是誰把她害成這個樣子的,她指給了他一個線索,看到她後許浚很是傷感,怪自己把她還成這個樣子。風彥還在尋找紅袍人,只是案子已經結了沒有官兵的幫助風彥只能自己帶著手下來查案。許浚和睿梨回來的時候看到了百年老樹上寫著殺人木,睿梨驚覺生燭熄滅了12次,那這12個人是不是都死了,本來還責怪睿梨跑出去的道士變的不知所措,只能告訴她都是那個巫女知道了生燭的事情害死了這些人,睿梨害怕有人因她而死,就連滿月也一定是因她而死,所以她希望許浚可以遠離自己。許浚給睿梨講起了自己的事情,講起了母親也是因自己而死,但是還是要好好活著,這樣才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第二天的朝廷之上大妃說既然重建的星宿廳那麼昭格曙便也一並重建了吧,還將崔賢石重新召回,崔賢石告訴大妃洪茱做這些的目的其實是想要毀掉這個國家,為了不讓崔賢石毀掉自己的計劃,變向殿下說其實大妃另有目的,現在公主又成了焦點。睿梨想要去找紅袍人,不想再躲下去了,更不想讓掛牌許願的人因她而死,許浚很是支持她。睿梨去見了那個掛牌子的人,但是沒想到卻見到了風彥,本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埋伏沒想到卻讓兄妹二人再次相見了。

許浚的出現緩解了青貧寺出現的症狀,就連符都恢復了。睿梨醒來後發現許浚在這還聽說要保護她很是生氣,但是道士說現在這種情況這只能說明是他救的自己,而睿梨糾結的是昨天的樣子被許浚看到了,還讓他走。風彥看到許浚不在牢裡有些詫異,還篤定他一定就在附近。許浚一直守在睿梨身邊,還說自己會幫忙,睿梨卻說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樣子了,但也沒有拒絕他的幫助。群臣議事說坊間對紅袍人之事還是誠惶誠恐,大妃也衝上大殿說要垂簾聽政,但是大臣說主上身體安好怎可垂簾聽政,但是大妃找來了給殿下看病的大夫說殿下患有重症,殿下氣到傷口流血。許浚喝了睿梨制作的可以看見鬼的藥水說自己要去見一個鬼然後找到凶手,但是他要拉著睿梨一起去,因為道士說自己不能離開睿梨身邊,所以他去哪都要帶著睿梨。許沃找到了順得問她許浚的下落,但是順得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許浚的下落。許浚帶著睿梨下山了,睿梨用衣服把自己遮起來害怕別人看見,但是許浚將它拿掉了告訴她這裡沒有人會用奇怪的眼神看她。許浚因為喝了見鬼的藥水所以在路上一直能見到鬼,所以很是害怕,睿梨一臉鄙視真不知道誰才是守界使者。許浚找到了滿月,他問滿月究竟是誰把她害成這個樣子的,她指給了他一個線索,看到她後許浚很是傷感,怪自己把她還成這個樣子。風彥還在尋找紅袍人,只是案子已經結了沒有官兵的幫助風彥只能自己帶著手下來查案。許浚和睿梨回來的時候看到了百年老樹上寫著殺人木,睿梨驚覺生燭熄滅了12次,那這12個人是不是都死了,本來還責怪睿梨跑出去的道士變的不知所措,只能告訴她都是那個巫女知道了生燭的事情害死了這些人,睿梨害怕有人因她而死,就連滿月也一定是因她而死,所以她希望許浚可以遠離自己。許浚給睿梨講起了自己的事情,講起了母親也是因自己而死,但是還是要好好活著,這樣才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第二天的朝廷之上大妃說既然重建的星宿廳那麼昭格曙便也一並重建了吧,還將崔賢石重新召回,崔賢石告訴大妃洪茱做這些的目的其實是想要毀掉這個國家,為了不讓崔賢石毀掉自己的計劃,變向殿下說其實大妃另有目的,現在公主又成了焦點。睿梨想要去找紅袍人,不想再躲下去了,更不想讓掛牌許願的人因她而死,許浚很是支持她。睿梨去見了那個掛牌子的人,但是沒想到卻見到了風彥,本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埋伏沒想到卻讓兄妹二人再次相見了。

10. 你只是一個幻影61分鐘

風彥和睿梨終於見面了。許浚看著他們覺得很尷尬。睿梨很高興在青貧寺看到第101支蠟燭。然而,洪茱痛苦地吐血,她試圖用世子的靈魂操縱中殿沈氏。

風彥和睿梨終於見面了。許浚看著他們覺得很尷尬。睿梨很高興在青貧寺看到第101支蠟燭。然而,洪茱痛苦地吐血,她試圖用世子的靈魂操縱中殿沈氏。

11. 妍熙得知事情始末63分鐘

許浚質問瑤光爲什麽要這麽做,而這樣的結果是誰都沒有想到的,就在洪茱准備施咒的時候殿下突然醒了質問她做什麽,其實是崔賢石在用生靈術,附身在殿下身上。殿下拿著劍對著洪茱,洪茱告訴他都是已經死了的人過度用法力只會讓自己全身潰爛,最終還是失敗了。風彥和許浚沖進了宮裏,風彥去引開守衛,許浚混了進去。

許浚質問瑤光爲什麽要這麽做,而這樣的結果是誰都沒有想到的,就在洪茱准備施咒的時候殿下突然醒了質問她做什麽,其實是崔賢石在用生靈術,附身在殿下身上。殿下拿著劍對著洪茱,洪茱告訴他都是已經死了的人過度用法力只會讓自己全身潰爛,最終還是失敗了。風彥和許浚沖進了宮裏,風彥去引開守衛,許浚混了進去。

12. 公主隻身進宮64分鐘

妍熙看到許浚倒下突然很生氣,威力大增,拉過洪茱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瑤光喊妍熙不要這麽做,先救救許浚,不要沖動。妍熙聽到他的話緩緩的放下了洪茱。大妃找到了崔賢石希望可以盡快解決這件事,但是主上卻突然出現還說崔賢石是在某亂,本就該是已死之人的崔賢石面對這一切也是無能爲力。

妍熙看到許浚倒下突然很生氣,威力大增,拉過洪茱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瑤光喊妍熙不要這麽做,先救救許浚,不要沖動。妍熙聽到他的話緩緩的放下了洪茱。大妃找到了崔賢石希望可以盡快解決這件事,但是主上卻突然出現還說崔賢石是在某亂,本就該是已死之人的崔賢石面對這一切也是無能爲力。

13. 世子魂滅66分鐘

妍熙拿起了世子的壇子,再一次威脅洪茱,如果兩個人只能活一個,那個人也應該是她這個活人。崔賢石因爲是被洪茱的血才得救的失去了自己意識拿起劍指著瑤光問他公主在哪,現在的崔賢石是洪茱的血,洪茱的靈魂,在他恢複自己的意識時想要自殺都做不到。

妍熙拿起了世子的壇子,再一次威脅洪茱,如果兩個人只能活一個,那個人也應該是她這個活人。崔賢石因爲是被洪茱的血才得救的失去了自己意識拿起劍指著瑤光問他公主在哪,現在的崔賢石是洪茱的血,洪茱的靈魂,在他恢複自己的意識時想要自殺都做不到。

14. 妍熙被設計入獄61分鐘

大妃中了巫術昏迷不醒,妍熙看到大妃手發黑覺得事有蹊跷,便請了崔賢石來看,但是崔賢石已經被洪茱控制了,所說的話都是洪茱想讓他說的,還要他們找到符咒所在。就在尋找的過程妍熙突然很不舒服暈倒了,許浚很擔心想到當時看到魔書的內容,明白如果不馬上點完生燭妍熙就會有危險。

大妃中了巫術昏迷不醒,妍熙看到大妃手發黑覺得事有蹊跷,便請了崔賢石來看,但是崔賢石已經被洪茱控制了,所說的話都是洪茱想讓他說的,還要他們找到符咒所在。就在尋找的過程妍熙突然很不舒服暈倒了,許浚很擔心想到當時看到魔書的內容,明白如果不馬上點完生燭妍熙就會有危險。

15. 王的真言62分鐘

許浚告訴主上他的病是洪茱的黑巫術所致,所以他找那麼多人都醫治無效,而自己有辦法讓他的病好一起來。許浚並沒有從主上身上發現黑咒術的印記,詢問崔峴瑞,受洪茱所控的崔峴瑞憑藉自己的意志告訴許浚看魔醫禁書上面有解決辦法。許浚闖入地牢,妍熙告訴他做一種叫真言水的靈藥。當許主上喝下靈藥時突然渾身抽搐,許浚也被抓入了地牢,翌日主上將公主和許浚都綁上了大殿,許浚步步緊逼問,真言水開始起到作用。主上說出口底話後吐了一口黑血,身上的毒刺也消失了!

許浚告訴主上他的病是洪茱的黑巫術所致,所以他找那麼多人都醫治無效,而自己有辦法讓他的病好一起來。許浚並沒有從主上身上發現黑咒術的印記,詢問崔峴瑞,受洪茱所控的崔峴瑞憑藉自己的意志告訴許浚看魔醫禁書上面有解決辦法。許浚闖入地牢,妍熙告訴他做一種叫真言水的靈藥。當許主上喝下靈藥時突然渾身抽搐,許浚也被抓入了地牢,翌日主上將公主和許浚都綁上了大殿,許浚步步緊逼問,真言水開始起到作用。主上說出口底話後吐了一口黑血,身上的毒刺也消失了!

16. 黑咒術的根源60分鐘

風彥驗證洪茱的真正目的,知道她只是想要自己用三味真火殺死妍熙,叫了許浚去救妍熙。許浚知道洪茱一定想要殺妍熙,他想找到解決辦法。崔峴瑞找了妍熙,還想要殺她,許浚和風彥及時趕到,風彥用三味真火刺向崔峴瑞,就在崔峴瑞暈倒後幾個人將她綁了起來。許浚想到是不是洪茱無法控制崔峴瑞時,崔峴瑞就可以恢復正常,便準備去找洪茱,風彥攔下了他覺得他沒有將自己視為隊友,覺得這件事自己去做才合適,風彥找到洪茱並對她使用了三味真火,雖然傷了洪茱,然風彥也中了一劍。崔峴瑞得到短暫的清醒時間,許浚急忙問他如何能讓洪茱使用不了黑咒術,崔峴瑞告訴他只要找到洪茱黑咒術的根源就可以,這個根源就是洪茱最初練習黑咒術時得到了黑短劍...

風彥驗證洪茱的真正目的,知道她只是想要自己用三味真火殺死妍熙,叫了許浚去救妍熙。許浚知道洪茱一定想要殺妍熙,他想找到解決辦法。崔峴瑞找了妍熙,還想要殺她,許浚和風彥及時趕到,風彥用三味真火刺向崔峴瑞,就在崔峴瑞暈倒後幾個人將她綁了起來。許浚想到是不是洪茱無法控制崔峴瑞時,崔峴瑞就可以恢復正常,便準備去找洪茱,風彥攔下了他覺得他沒有將自己視為隊友,覺得這件事自己去做才合適,風彥找到洪茱並對她使用了三味真火,雖然傷了洪茱,然風彥也中了一劍。崔峴瑞得到短暫的清醒時間,許浚急忙問他如何能讓洪茱使用不了黑咒術,崔峴瑞告訴他只要找到洪茱黑咒術的根源就可以,這個根源就是洪茱最初練習黑咒術時得到了黑短劍...

17. 魔女公主曝光64分鐘

主上賜洪茱火刑,她卻說感謝主上可以讓自己華麗麗的死去。瑤光急匆匆地告訴許浚洪茱必須帶著解除後的詛咒離開,現在詛咒還沒有解除,洪茱還不能死。許浚聽到這話便去了主上的宮殿求他不要殺洪茱。洪茱的手下開始滿城張貼帶著詛咒的公主降生,還說瘟疫就說因為她的詛咒導致的,一瞬間滿城風雨。大妃拜託風彥舉行祭祀大典助公主洗脫傳言,可是在祭祀大典上洪茱的手下來鬧事,崔峴瑞還命人用箭對著許浚,許浚告訴妍熙這是圈套不要中計,但是看到放箭的那一刹那,妍熙還是使用了法術保護了妍熙,全城的百姓都在喊公主是魔女,她是被詛咒的。許浚帶著妍熙離開。主上問洪茱究竟要做甚麼。洪茱勸主上將公主交出去,主上同意了派兵捉拿公主...

主上賜洪茱火刑,她卻說感謝主上可以讓自己華麗麗的死去。瑤光急匆匆地告訴許浚洪茱必須帶著解除後的詛咒離開,現在詛咒還沒有解除,洪茱還不能死。許浚聽到這話便去了主上的宮殿求他不要殺洪茱。洪茱的手下開始滿城張貼帶著詛咒的公主降生,還說瘟疫就說因為她的詛咒導致的,一瞬間滿城風雨。大妃拜託風彥舉行祭祀大典助公主洗脫傳言,可是在祭祀大典上洪茱的手下來鬧事,崔峴瑞還命人用箭對著許浚,許浚告訴妍熙這是圈套不要中計,但是看到放箭的那一刹那,妍熙還是使用了法術保護了妍熙,全城的百姓都在喊公主是魔女,她是被詛咒的。許浚帶著妍熙離開。主上問洪茱究竟要做甚麼。洪茱勸主上將公主交出去,主上同意了派兵捉拿公主...

18. 以黑咒術出生的公主61分鐘

許浚帶著妍熙逃跑,但是主上派來的士兵很快就趕到了,為了保護妍熙許浚掉下了懸崖,妍熙於是回了大殿面對主上。被河流沖走的許浚被風彥救下,許浚認為妍熙很可能去了宮中,也打算回去。洪茱告訴了妍熙她出生的真實狀況,妍熙的反應和當時她的母親一樣,妍熙狠狠地掐住了洪茱的頸,讓她去死,就在這時許浚出現了,妍熙最終放手。主上命人關妍熙入大牢,而公主的火刑在翌天一早實行...

許浚帶著妍熙逃跑,但是主上派來的士兵很快就趕到了,為了保護妍熙許浚掉下了懸崖,妍熙於是回了大殿面對主上。被河流沖走的許浚被風彥救下,許浚認為妍熙很可能去了宮中,也打算回去。洪茱告訴了妍熙她出生的真實狀況,妍熙的反應和當時她的母親一樣,妍熙狠狠地掐住了洪茱的頸,讓她去死,就在這時許浚出現了,妍熙最終放手。主上命人關妍熙入大牢,而公主的火刑在翌天一早實行...

19. 點亮最後一根生燭的方法65分鐘

妍熙被施以火刑之時,中殿也突然被黑氣抬起,主上才了解殺了公主王室將會被詛咒所籠罩。主上放了許浚,和驚醒的風彥齊心協力救了妍熙。洪茱得到了魔醫禁書的最後一頁,放走了崔峴瑞。風彥帶走了崔峴瑞,風彥突然復發,崔賢石就把風彥的黑氣吸入了,然後離開。崔賢石再之面對洪茱,並拿過魔醫禁書的最後一頁。許浚在路上遇見了崔賢石,接過魔醫禁書最後一頁,崔賢石就告訴了他最後一根蠟燭要犧牲真愛來能點燃,只有這樣才能解除妍熙的詛咒!

妍熙被施以火刑之時,中殿也突然被黑氣抬起,主上才了解殺了公主王室將會被詛咒所籠罩。主上放了許浚,和驚醒的風彥齊心協力救了妍熙。洪茱得到了魔醫禁書的最後一頁,放走了崔峴瑞。風彥帶走了崔峴瑞,風彥突然復發,崔賢石就把風彥的黑氣吸入了,然後離開。崔賢石再之面對洪茱,並拿過魔醫禁書的最後一頁。許浚在路上遇見了崔賢石,接過魔醫禁書最後一頁,崔賢石就告訴了他最後一根蠟燭要犧牲真愛來能點燃,只有這樣才能解除妍熙的詛咒!

20. 愛的犧牲66分鐘

生燭只差最後一枝了,妍熙很開心,許浚卻帶了妍熙陪自己去市集買了做風箏的工具,回去一起做風箏渡過了美好的一天。妍熙一天被驚醒,順著印記找到了洪茱,得知了點亮生燭的方法,回去質問許浚為甚麼打算要犧牲自己。許浚和妍熙在瑤光見證下結成夫婦,許浚就喝下了犧牲水,可是他沒有死去,醒來就知道是妍熙早有預謀...

生燭只差最後一枝了,妍熙很開心,許浚卻帶了妍熙陪自己去市集買了做風箏的工具,回去一起做風箏渡過了美好的一天。妍熙一天被驚醒,順著印記找到了洪茱,得知了點亮生燭的方法,回去質問許浚為甚麼打算要犧牲自己。許浚和妍熙在瑤光見證下結成夫婦,許浚就喝下了犧牲水,可是他沒有死去,醒來就知道是妍熙早有預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