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泰版)

匆匆那年(泰版)

集數

此劇講述了五個少男少女的成長故事… 陳尋(Bank)和他的好朋友喬燃(Victor)、趙燁(Best)一起長大,三個大男孩盡情揮霍著青春年華,後來結識方茴(Pattie)和林嘉茉(Jomjam),陳尋和方茴經常一起學習,喬燃暗戀著方茴,但是從未表現出來。趙燁也偷偷地對林嘉茉產生興趣。 五位好朋友,一起學習、玩耍,一起經歷了很多歡笑和困難…

陳尋那年18歲,那時候他和朋友喬燃趙燁在一起,每天上學放學,他們喜歡偷偷放學去遊戲廳,喜歡相互抄作業,一起吃路邊攤,陳尋成績優異,但是整日的學習也讓他覺得壓抑,所以他帶領同學一起反抗。他們覺得學習不應該是整日複習功課到深夜,不應該是創造力被束縛,他們不想自己的時間被佔用,所以他們利用民主的方式決定自己的時間。陳尋在黑板上寫上自由,並在老師上課時進行抗議,想讓老師還給他們屬於自己的課餘時間。卻被老師無情拒絕。 在經過第一輪對自由的聲張並失敗之後,陳尋他們有了新的計劃,那就是關掉學校的電閘來阻止老師對他們的夜間留學複習。在計劃成功後陳尋和同學們也獲得了短暫的自由。晚上陳尋和好朋友們一起偷偷收看足球比賽,但是關鍵時刻差點被老師抓到,在第二天上課時,老師將一個叫方茴的女生叫出去談話,這也讓大多數人覺得是方茴跟老師打了小報告。方茴是個平時沉默寡言的女生,平時和陳尋他們很少有接觸,也只有喬燃在借書時和方茴有過些許交集。許多女生在學校開始排擠方茴,稱方茴為叛徒,只有喬燃堅信方茴不是那種人。

在一次課下的玩鬧中,方茴展示了一張她畫的林嘉茉的畫像,這引起了大家對方茴畫功的討論,當大家都想讓方茴畫甚麼時,方茴主動問了喬燃喜歡甚麼樣的畫面,喬燃表示喜歡大家在一起的時候,這讓方茴很認同,這時聽到兩人談話的陳尋內心掀起一陣波瀾。 在圖書館陳尋撞見了正在一起複習的方茴和喬燃,陳尋插入其中並表示要輔導二人學習,方茴看到陳尋來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書直接就走了,這讓陳尋開始很開始注意自己對方茴的看法。在老師詢問壁報的問題時,陳尋跟老師推薦了讓方茴策劃壁報,喬燃也表示自己會幫助方茴。 放學時下起了大雨,於是大家玩起來遊戲,輸的人要接受懲罰,趙燁受到了要用屁股寫自己名字的懲罰,當方茴要輸時,喬燃說輸的是他並替方茴接受了懲罰。到了晚上回家,喬燃說要送方茴被方茴拒絕,回家的路上方茴被小混混纏上,關鍵時刻陳尋趕來接走了方茴。在路上陳尋逗方茴開心,方茴表示不想聽到有人說對不起,陳尋告訴方茴,自己永遠不會對方茴說對不起。

操場上方茴突然暈倒,陳尋將她抱起來跑向醫務室,喬燃也緊跟著。陳尋與喬燃兩人一直陪著方茴直到她醒來。喬燃看到方茴醒來後跑出去為方茴買飯,留下來的陳尋向方茴訴說為甚麼他那麼關心她,就在陳尋要告訴方茴的時候回喬燃買飯回來了。一些同學利用和陳尋一個班級幫陳尋收情書,因為很多女孩子喜歡陳尋。放學時陳尋將一封情書送給了方茴,如果方茴喜歡陳尋,就將方茴的名字寫在他的歷史課本上。 值日時,方茴受到了幾個女生的刁難,陳尋帶著方茴離開並告訴了方茴自己緩解壓力的辦法,在天台大喊自己的名字,並告訴這個世界,自己甚麼都不怕。晚上陳尋給自己的母親按摩,趁機將家裡的電話偷走給方茴打了過去。接電話的是方茴的父親,方茴的父親將方茴叫過來接電話,自己在一旁坐著,就在陳尋問方茴喜不喜歡自己時,方茴找藉口掛斷了電話。

在得知陳尋和混混打起來的時候回,趙燁、喬燃一行人衝出去幫忙,陳尋在被打時問方茴是不是喜歡自己,方茴在猶豫片刻後告訴了陳尋自己喜歡他,得知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的陳尋奮起打退了混混。為了討方茴開心,陳尋偷偷的拿雪糕給方茴吃,上課時還一直給方茴遞字條,吃飯時陳尋也找機會唱歌給方茴聽。當大家聊到一個歌手的過去時,方茴似乎心情不太好,並表示一個人的過去沒那麼重要,人是會變的。 陳尋送方茴的時候,每次方茴都不讓陳尋送到家門口,陳尋就偷偷跟著方茴,看到方茴的父親叱喝著方茴。在圖書館方茴問喬燃,如果他一個朋友做過錯事,他還會把他朋友當朋友嗎,喬燃告訴方茴,有一個人無論做了甚麼都是他的朋友。

方茴做噩夢,夢到陳尋因自己而死,被噩夢驚醒後,方茴第一時間來帶著忐忑的心情來找陳尋。陳尋為了讓方茴更加瞭解自己,決定帶著方茴來找自己的朋友阿金哥,但是沒想到阿金哥卻把方茴當成殺人兇手,於是趕走了方茴,陳尋也因為這件事和阿金哥大吵一架。陳尋晚上去找方茴,告訴方茴,無論她過去怎樣陳尋都不在乎。方茴告訴陳尋一個叫卡奧的男生之前喜歡他,在一次被小混混糾纏的時候,卡奧被小混混打死,所以阿金哥才認為方茴是殺人兇手,陳尋表示相信自己的女朋友。 回去的路上,喬燃一直心事重重,臉色非常難看。在學校一次跳舞活動中,林嘉茉被選為領舞,老師讓她和趙燁一起跳,喬燃的舞伴是方茴,這讓喬燃再一次思考自己的內心。晚上喬燃在看舞蹈影片的時候,被父親發現,父親在喬燃面前展示了一些舞蹈的小技巧,母親也出來和父親一起跳舞。喬燃和陳尋打球時,喬燃問陳尋是不是喜歡方茴。陳尋告訴喬燃自己當然喜歡方茴。

為了尋找喬燃,大家決定一起行動,並且去了喬燃可能會去的一些場所,但都無功而返。員警發現了一具和喬燃年齡差不多的身體希望他們能去指認,陳尋為了尋找自己的朋友決定去指認,發現不是後大家都放鬆了一些。到了方茴生日那天,陳尋將彩色的燈光照在了方茴的家裡,方茴出來後大家都跑了出來給方茴慶生,就在這時喬燃也出現了,原來喬燃消失好幾天是為了給方茴準備《小王子》原版書當生日禮物。幾個朋友為了慶祝決定再一次出去玩。 林嘉茉因為知道了蘇凱哥有男朋友心情變得很差,在林嘉茉給蘇凱哥送畢業禮物的時候,被蘇凱哥的女朋友邀請一起吃飯,吃飯時林嘉茉一直喝酒,趙燁決定留下跟她一起喝,並聽她哭訴。方茴回家時被阿金哥攔住要求方茴離開自己的朋友陳尋,不然就會遭到報復。之後方茴和陳尋一起走時被小混混糾纏,雖然解圍了,但是也讓方茴開始害怕陳尋因為自己受到傷害。當放學了陳尋想送方茴回家時,被方茴找理由拒絕

晚上陳尋來方茴家找方茴,方茴瞞著父親偷偷見了陳尋,陳尋對方茴表達出了自己的真心,希望雙方可以更加信任。喬燃和方茴得到了特別補習機會,方茴和陳尋在眾人面前手牽手表示對失去了更多在一起的時間的遺憾,也因為這次,兩人偷偷交往的事情被發現。趙燁開始請教別人如何追求林嘉茉,但不太成功。方茴在問陳尋以前也沒有喜歡過誰時,陳尋告訴她以前喜歡過一個叫高怡的姑娘。方茴在放學後一直等著陳尋來接她,但一直到很晚都沒有人來。 在解決完高怡的事情之後,陳尋和方茴一起攤開心扉,雙方再次相安無事。林嘉茉想約蘇凱哥一起跨年,蘇凱哥表示有機會再說,另一方面趙燁也在和陳尋、喬燃聊如何追求林嘉茉的事情。林嘉茉找上了喬燃,問他如果喜歡一個人但對方不喜歡自己怎麼辦,喬燃說讓她幸福就好,林嘉茉則認為喜歡一個人就要把他當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在班裡新年的派對上,趙燁盡力調節班裡氣氛,並決定在這個氣氛中表白,在大家的幫助下給趙燁和林嘉茉創造了獨處空間,但是在趙燁知道林嘉茉還喜歡蘇凱哥後放棄了表白。

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籃球比賽,籃球隊開始了緊張的訓練,在一次訓練中因為趙燁的一次失誤被蘇凱哥體罰,在體罰結束後趙燁發現了自己的腳已經受傷了,老舊的籃球鞋已經不能更好保護自己的腳,當趙燁去看運動鞋時,高昂的價格又將自己勸退,回到家時暗示自己父親想要一個新球鞋,但是父親支支吾吾不願直面這個話題,後來趙燁偷聽父母談話才知道了父親已經沒有工作了。第二天因為沒有錢交補習費,煩躁的劉燁和陳尋吵了起來。 趙燁也不再和大家一起吃飯,這讓林嘉茉擔心大家回不到以前了,下課時林嘉茉看到了趙燁受傷的腳,手裡拿著那雙破舊的球鞋。回家時趙燁看到自己父親在賣小吃,為了不讓父親擔心,盡力不表現出內心的苦悶。在趙燁肚子練球時,喬燃走了過來,希望趙燁能過多依賴自己的朋友,冷靜下來的趙燁去找了蘇凱哥,雙方更加理解對方之後,趙燁重新回到球隊開始訓練。

籃球比賽正式開始,趙燁他們開始佔優勢,對方球隊也開始挑釁他們,在趙燁他們優勢越來越大時,對方球隊開始犯規,同時也開始一直得分,比賽陷入焦灼,此時喬燃帶領啦啦隊登場,狂熱的啦啦隊將場上的氣氛帶動了起來,藉著氣勢,趙燁他們又一次進入激戰,但對方球隊再次犯規並傷到了趙燁的胳膊。趙燁下場後,陳尋申請代替趙燁上場,陳尋上場後比分更加焦灼。 學習的壓力越來越大,老師也一次又一次強調,讓他們除了考試不要想別的東西。方茴經常回家晚,時間長了也被父親察覺是有男朋友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父親帶著方茴來到了學校,陳尋覺得方茴的父親來到學校是認為他們在一起是錯的,為了和方茴在一起,陳尋決定下次考試考跟好,來堵住那些老師的嘴。

陳尋感覺到了方茴對他的冷淡,於是在晚上把方茴叫到了餐廳,方茴擔心因為整日和陳尋待在一起而耽誤學業,怕無法與陳尋考上同一所院校,陳尋說“我們就靠我們都能上的院校”,在陳尋送方茴回去的路上,兩人再次被方茴的父親發現。方茴的父親和陳尋的母親來到學校,方茴的父親認為是陳尋在騙自己的女兒,他不想再讓陳尋糾纏方茴了。 喬燃寫了一篇作文,被老師表揚後在全班朗誦了一遍。下課後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以後的規劃,大家一致同意,能成為朋友真是太好了。陳尋帶著大家來到一棵樹下,他們五個人每人都在書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陳尋和方茴在回家的路上一起聊天,並約好週六一起復習。到了周六,陳尋卻一直等不到方茴,他想著給方茴打電話也沒人接,原來方茴一整天都被父親盯著,陳尋只能孤獨一個人在圖書館。

距離考試還有兩天,老師決定叫上一個學生一起去探望方茴看看什麼情況,林嘉茉舉手說想去。方茴在自己的房間裡拿起來美工刀想割腕,林嘉茉和老師已經來到了方茴房間門口,兩人敲門想讓方茴出來,方茴不為所動,但林嘉茉帶著哭腔的叫喊聲最終還是感染了方茴,方茴打開房門和林嘉茉相擁在一起。 派對結束後林嘉茉提議買點好吃的去喬燃家玩,一路上大家有說有笑,等到了喬燃家時才發現喬燃家停電了,於是他們決定去找個磁帶聽音樂,趙燁在喬燃的房間找磁帶時發現了喬燃沒交准考證,喬燃也是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大家聚在客廳,點著蠟燭,想著自己以後的未來,在一片歡聲笑語中,除了喬燃和趙燁外都進入了夢鄉。

趙燁想在接林嘉茉的時候送林嘉茉一件禮物,於是徹夜製作一件手工品。趙燁接到了林嘉茉後,又約上了陳尋和方茴四人一起,結果林嘉茉也約上了蘇凱哥,蘇凱哥向大家展示了自己騎行旅遊帶來的特產還有一些照片,在離開時,蘇凱哥想送林嘉茉一段路,林嘉茉同意後倆人走了,蘇凱哥將林嘉茉送回去之後強吻了林嘉茉,希望林嘉茉能成為他女朋友。

侯老師準備出院,陳尋與方茴來到醫院想看望侯老師,前臺護士向二人透露侯老師已經辦理了出院手續,陳尋扭頭看到侯哥從醫院中走出去,看著侯哥活蹦亂跳的模樣,陳尋意識到侯哥故意扮出受重傷的模樣陷害趙燁。 趙燁被法院宣判十八個月的有期徒刑,趙母當場暈倒,林嘉茉等人悲痛欲絕眼睜睜看著趙燁被法警帶走。

一次在食堂吃飯,陳尋遇到了沈曉棠,沈曉棠與陳尋聊得非常投機,陳尋在沈曉棠的影響下對確定星座產生了興趣。方茴與陳尋在房中看恐怖電影,電影播放到非常血腥的情景,方茴嚇得撲到陳尋懷中,陳尋情難自控將方茴壓在身下一頓親吻,方茴回過神來推開了陳尋,陳尋見方茴依然不願意跟他發生性關係,臉上升起失望的神色。

陳尋勤工檢學在酒吧工作,沈曉棠在陳尋工作的時候上臺唱歌,陳尋目不轉晴站在台下看著沈曉棠唱歌,不知不覺中已被沈曉棠的歌喉吸引。 方茴在宿舍中與室友聊天的時候,一個女室友風塵僕僕回到宿舍,向眾人透露在學校外面看到陳尋與沈曉棠在一起,方茴聽在耳中吃了一驚,李綺卻認為室友一定看花了眼睛,陳尋與方茴從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在一起戀愛,二人的關係經得起風吹雨打,李綺認定陳尋不會背判方茴。

趙燁已經出獄,林嘉茉心急如焚四處尋找趙燁,趙燁雖然已經出獄但沒有主動聯繫陳尋等人,林嘉茉找到陳尋,向陳尋透露趙燁已經出獄。陳尋一直忙著學習並不知道趙燁已經出獄,林嘉茉想讓陳尋打電話聯繫方茴一起尋找趙燁,陳尋吞吞吐吐不想打電話給方茴,林嘉茉猜到陳尋又跟方茴吵架,哭笑不得數落陳尋在趙燁失蹤的節骨眼上還跟方茴吵架。

方茴和陳尋之間的矛盾愈來愈大,有一晚,攝影社團突然起火,方茴擔心陳尋之際,跑去找他,卻看到他已經抱緊了愛恩......

喬燃回來找方茴,得知陳尋傷害了她,喬燃十分生氣,同時在身邊保護方茴。 比特騙了方茴來到他的家裡,方茴有危險,但此時陳尋卻和愛恩在一起......

方茴正式和陳尋分手,在和趙燁的晚飯上,他們大吵一架,友情和愛情會因此而決裂嗎?

方茴決定進行人工流產,陳尋未能阻止,方茴因為太傷心而從此消失了。 嘉茉和趙燁結婚了,方茴還是未有現身,陳尋到了舊時五人一起去過的老樹下,回想起往事,發現自己心裡還是十分在意方茴,決定要再追求她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