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

集數

此劇講述了身為古董店繼承人的女主角誤入時空隧道,穿越至清朝康熙年間,在入宮成為一名宮女之後,陷入了康熙朝「九子奪嫡」的明爭暗鬥和諸阿哥們的情感糾葛之中,最終雖明知前途兇險,仍與心上人相守不離不棄的故事。

晴川一直對《雍正皇帝》這本書情有獨鍾,時時在夢中看到自己變成一個清裝女子,機緣巧合之下,她竟然意外穿越到了清朝...... 素言是四阿哥準備安插在太子身邊的人,結果花魁大賽上,晴川稀裡糊塗地打敗了素言被選為花魁,送進了太子府。為了自救,晴川謊稱自己是仙姑,利用在書中學到的歷史知識幫太子解決了難題,太子將她奉為神明。 晴川讓太子幫自己尋找回家的樹林,卻始終沒有找到。太子為了留住晴川,決定休掉福晉雪如娶晴川,晴川只好逃跑。在逃跑的路上,晴川發現素言竟然帶著火藥進了太子府,不禁起了疑心,悄悄跟了過去。 雪如發現了晴川,將她推進河中離開。掙扎中,八阿哥正好經過,將她從水中救了起來。得知晴川就是太子要娶的新福晉,八阿哥十分不屑,晴川說出自己的無奈,八阿哥將她帶到郊外放她走。晴川想到素言的事,要八阿哥帶她回去,結果八阿哥卻誤會晴川貪慕虛榮,自己獨自離開。太子得知晴川被八阿哥擄走,氣衝衝地帶人前去尋找。 素言利用年幼的十八阿哥偷偷來到了太子的新房,將火藥灑在各處。管家發現了素言,命她趕緊離開,十八阿哥卻因貪玩執意留在新房裡。 素言和舞姬們在台上跳舞,素言點燃了煙花,火星落在新房上,頃刻間燃起了熊熊大火,十八阿哥欲逃出去,卻被一根橫樑壓在了下面。

十八阿哥因傷勢過重死去了,康熙盛怒之下廢除了太子,將他關到了宗人府。晴川回來,正好看到太子被抄家的一幕,趕緊離開。走投無路之際,晴川遇到了成衣店的老闆小春。成衣店的生意十分慘澹,晴川出主意幫助小春賣出了衣服。在賣衣服的過程中,晴川遇到了失意的僖嬪,僖嬪被她的聰明伶俐吸引。 康熙身邊的太監德全也是四阿哥的人,他將乾清宮要選宮女的事情透露給四阿哥,四阿哥要素言想辦法進宮服侍康熙,而素言其實一直衷情于四阿哥,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了他。 宮女們被選進宮中參加比賽,成績最好的將被留在乾清宮伺候康熙,其餘的宮女只能分到乾西四所。素言處處都比人強,遭到了其他宮女的嫉妒。最後一個比賽是廚藝,宮女心蓮和挽月偷偷將鹽灑在了素言的食物中,素言卻毫不知情。 德全負責篩選留在乾清宮的宮女,他收到了四阿哥要他選素言的字條,但在眾目睽睽之下,德全不好太過張揚,只能選了其他宮女。 晴川被僖嬪的手下劫持到宮中,她要晴川幫助自己重獲聖寵,否則就會處死她。晴川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法。

康熙的壽辰到了,僖嬪穿著晴川做的溜冰鞋給康熙跳了一支舞,使得龍顏大悅。僖嬪要賞賜晴川,晴川求僖嬪幫助自己找到回家的樹林。 德全將康熙的日常習慣告訴了素言,讓她伺機接近。素言準備了八色果盤,特意在御花園等著康熙到來。僖嬪也來到御花園,看到素言竟然要勾引康熙,便將她帶回了儲秀宮。 僖嬪將素言羞辱了一番,綁起來塞到櫃子裡,康熙來到儲秀宮,僖嬪將素言做的八色果盤獻給康熙,得到了康熙的讚賞。 待康熙離開,僖嬪放出了素言,在她的臉上畫了兩個叉,罰她在宮裡跑步認罪。素言在跑步的過程中不小心撞到了八阿哥、九阿哥和十阿哥,三人要將她弄到辛者庫。晴川正好經過,將素言救下,這下更加惹怒了八阿哥等人。 晴川遭到了一系列的報復,宮女們紛紛嘲笑她,素言亦不敢幫她,八阿哥也過來奚落她,晴川卻並不後悔。 德妃和四阿哥去看望康熙,四阿哥趁機向康熙說出扼制官員貪污黃河賑災款的方法,康熙誇獎四阿哥是將相之才,四阿哥卻認為康熙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心中卻十分不悅。德妃看出四阿哥的想法,勸他要想開一些,四阿哥卻並不領情。

宮女們繼續為難晴川,甚至不給她飯吃,不給她水喝,不讓她睡覺。素言偷偷給了她一個饅頭就趕緊離開了。晴川十分傷心,四阿哥過來與她談心,教她忘記痛苦的辦法。 八阿哥變本加厲地對付晴川,晴川卻一直不肯屈服,她假扮成太監的模樣騙八阿哥喝下了有毒藥的茶,告訴他「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 金嬤嬤帶晴川出宮,兩個流氓要非禮晴川,四阿哥正好經過將她救下。八阿哥得知九阿哥派流氓毀晴川清白的事情,和他打了起來,九阿哥質問八阿哥是不是喜歡上了晴川。 晴川誤會是八阿哥找來的流氓,氣憤之下打了他。八阿哥命人將晴川帶到寢殿,表示要納她為妾,不料卻被晴川拒絕,八阿哥十分意外。 德妃和僖嬪來到御花園中,兩人同時看中了一朵牡丹花,德妃將花讓給了僖嬪。其他妃嬪看到僖嬪囂張的樣子,悄悄議論著她沒有子嗣的事情,僖嬪不禁擔憂起來。 僖嬪有意無意地向康熙詢問立太子的事,引起了康熙的反感,要她多看看鉤弋夫人那一段歷史。康熙從儲秀宮出來,恰好碰到德妃在御花園拜月祈禱,不禁被德妃的真情所打動,跟著德妃回到永和宮。僖嬪得知後大怒,命晴川趕緊去找鉤弋夫人的那段歷史背給自己聽。晴川因為疲倦睡著了,《史書》被人偷偷換成了《金瓶梅》,晴川卻渾然不知。

大臣們紛紛上表立嗣的事情,令康熙十分煩惱,他吩咐大臣隆科多暗中觀察一下各位阿哥,將結果報告給他。 四阿哥請隆科多喝酒,暗中打聽選拔太子的事情,隆科多卻不肯透露。金枝一身男裝進來,告訴隆科多費揚古家的小姐在山頂上自殺,隆科多急忙離開。四阿哥感到隆科多的行為很奇怪,金枝告訴她自己其實就是費揚古家的小姐,而真實的身份其實是隆科多的私生女,四阿哥看著金枝,忽然有了主意。 四阿哥安排了一場巧遇令金枝愛上了自己,金枝以死威脅隆科多,要他答應把自己嫁給四阿哥。康熙為四阿哥和金枝賜婚,隆科多趁機舉薦四阿哥,令康熙對四阿哥刮目相看。 四阿哥教晴川彈琴被心蓮看到,便故意將四阿哥要成親的消息說了出來,素言恰巧聽到了,便發信號叫來四阿哥,詢問他是不是要娶金枝,四阿哥坦然承認。素言傷心欲絕,晴川見狀不斷地開導她。新婚之夜,金枝要四阿哥發誓一生只愛自己一個人,四阿哥則藉口要處理公務去了書房。 康熙誇獎四阿哥大有長進,是個可造之才,德妃卻要求康熙不要立四阿哥做太子,希望四阿哥能做個平凡的人。

僖嬪準備找人做幾身好看的衣服,晴川奉命察看做衣服的情況,竟意外地碰到了小春。晴川向小春哭訴自己的經歷,恰巧被八阿哥看到了,趁晴川離開之機,八阿哥派幾個太監狠狠教訓了小春。晴川找到八阿哥質問,八阿哥表示要讓小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宮女偷偷地將僖嬪衣服上的線頭挑斷了,僖嬪渾然不知,穿著新衣服來到御花園唱歌,康熙被吸引過來,僖嬪的衣服突然從身上滑落,康熙生氣地離開。僖嬪將氣都撒在了小春的身上,命人打他一百大板,晴川賄賂了太監,將一個墊子塞進了小春的屁股裡,結果被趕來的另一個太監發現,晴川趕緊帶著小春逃跑。 四阿哥、金枝、八阿哥一起逛御花園,碰到了被太監追趕的小春和晴川,四阿哥替晴川求情,八阿哥質問他是不是喜歡晴川,引起了金枝的懷疑。金枝不斷試探,得知兩人並無關係,這才鬆了一口氣,四阿哥卻感到無比厭煩。 晴川發現德妃總是咳嗽,拿了些野蜂蜜給她,得到了德妃的好感。晴川送藥出來,意外碰到了四阿哥,兩個人傾心交談。 僖嬪因為鬧肚子大發脾氣,晴川通過腳部按摩的方法幫助她緩解,僖嬪靈機一動,讓德全幫助康熙按摩,通過這個方法重新獲得了康熙的歡心。

小春要帶晴川偷偷出宮,晴川念及與四阿哥的情義,決定繼續留在宮中。晴川發了高燒,素言去請太醫卻沒有人肯來,只好去找僖嬪,正好八阿哥也在僖嬪處,聽到晴川發燒的消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僖嬪看出端倪,將晴川接來照顧。晴川被八阿哥所感動,兩個人相談甚歡。僖嬪看在眼裡,決定利用這層關係將八阿哥收歸己用。 八阿哥一直為晴川的事情困擾,僖嬪找到八阿哥,以晴川的身世做要脅,並以幫助他做太子為誘餌,要八阿哥當自己將來的靠山。 康熙要借著南苑狩獵考驗各位阿哥的實力,僖嬪要晴川跟著去,晴川本來不肯,得知小春也要一起去,只好改變主意,同意前往。 四阿哥從德妃處得知康熙喜歡吃當年蘇茉兒做的糕點,將一本《食譜》交給素言,要她一定想辦法去南苑。這一幕被金枝看到,誤會兩人有染。 素言想辦法替代心蓮去了南苑,金枝也喬裝改扮混在隊伍中。八阿哥發現小春竟然和晴川走在一起,故意將兩人分開。 出發前,八阿哥冷不防親了晴川,四阿哥對晴川冷言冷語,晴川十分傷心。

八阿哥正在林中狩獵,突然出現一隊侍衛將一堆獵物放在他面前,由於獵物最多,八阿哥得到了康熙的獎賞,使得四阿哥記恨不已。 小春為了保護晴川和八阿哥比賽做衣服,結果輸給了八阿哥卻不認帳,追打中,兩個人遇到了晴川,為了平息矛盾,三個人一起烤起肉來,康熙和僖嬪也被吸引過來,加入了烤肉的行列,眾人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四阿哥將這一切看在眼裡,要德全把素言做的糕點準備好。康熙和僖嬪回來,看到糕點嘗了一下,居然有似曾相識的味道,決定召見素言。 四阿哥和素言在外面等候,金枝在暗處觀察著二人,德全過來召見素言,金枝以為四阿哥要納素言為側福晉,跑出來跟素言打成一團。康熙責問事情原委,金枝將素言和四阿哥早已相識的事情說了出來,康熙龍顏大怒,對四阿哥、德全和素言產生了懷疑。 僖嬪讓八阿哥磨了一夜的核桃做成核桃露獻給康熙,贏得了康熙的好感,把本來要給四阿哥的職務給了八阿哥。金枝向四阿哥負荊請罪,四阿哥要她拿著禮物到僖嬪處探聽虛實。金枝看到八阿哥、僖嬪和晴川在一起玩的甚歡,匆匆離開,將看到的情景彙報給四阿哥,四阿哥決定除掉晴川。

素言在廚房裡做糕點,收到了一張寫著“殺晴川”的紙條和一包藥粉,正好金嬤嬤要她到晴川的房裡伺候,為了四阿哥,素言狠心將藥粉倒進了茶壺中。挽月和心蓮欺負素言被晴川制止,素言十分感動,晴川剛要喝茶,素言一把奪走。 四阿哥要素言趕快行動,素言一直猶豫不決,但當她聽到其他宮女說起了四阿哥的處境,又堅定了主意,伺機下手。康熙忽然患起胃脹,素言告訴晴川一個假的治胃脹的方法。 心蓮按晴川的吩咐給素言拿來治傷的藥,素言再次被打動,趕忙去救晴川,可是藥已經被送去了。 金嬤嬤被抓了起來,原來她為了邀功,偷偷將晴川煮的東西獻給了康熙,最後以意圖毒害皇上的罪名被送到了辛者庫,晴川順理成章地頂替了她的位置。 康熙仍然放不下太子,德妃表面勸說,暗地裡卻派翡翠給太子送去了水果和刀。宮裡傳來太子自殺的消息,晴川想到太子的好處,跑到牢裡看太子,並且告訴他很快就能出去。 四阿哥在大殿上冒死為太子求情,康熙終於同意放太子出來。太子將晴川是仙姑的事情告訴了四阿哥,並且將睛川畫的圖紙交給他,要他幫忙尋找樹林。 四阿哥欲借這個事情除掉晴川和八阿哥,便將圖紙交給了康熙,說太子是受巫蠱之術迷惑,康熙有了合理的理由,又念及赫舍里皇后的情分,恢復了太子的身份。

四阿哥給晴川彈琴,晴川聽得如癡如醉,八阿哥在遠處看見,氣憤不已。心蓮趁機說晴川的壞話,被八阿哥打跑。八阿哥找到晴川強吻了她,晴川害怕地哭了,心裡卻有些迷惑了。 康熙舉辦家宴為太子壓驚,晴川奉命給太子送禮物,太子說出她是仙姑的事情,德全搜到了晴川畫的圖,康熙認為她就是蠱惑太子的妖人,要對她施以火刑。 八阿哥和太子一起為晴川求情,德妃將他們勸走,親自替晴川解圍,康熙卻不為所動。八阿哥得知結果,準備去營救晴川,九阿哥將神機營的權杖給了八阿哥。 康熙和德妃來到火場,正好碰上神機營的士兵和太監大打出手,康熙大怒,罰晴川去乾清宮當差,八阿哥則被關進了宗人府。太子得知晴川被放了出來,終於鬆了口氣。 晴川來到乾清宮做事,受到兩個宮女欺負,被德全趕到了門口,素言給她送來一件衣服。僖嬪怪素言多管閒事,出手打素言和晴川,德妃好言相勸,恩威並施,總算制住了僖嬪。 晴川感激德妃,給她準備了第二階段治咳嗽的藥物,德妃怕受牽連不肯接受。晴川在永和宮外偷偷熬藥,藥香味緩解了德妃的咳嗽,德妃暗中指點晴川,使她得到了康熙的重視。 太子為了得到晴川發奮讀書,卻始終不得要領。門客為他寫好一篇文章要他背誦給康熙聽,誰知文章掉在了地上被四阿哥撿到,偷偷地將文章換掉了。太子又在大殿上出醜,弄得康熙哭笑不得。

康熙去宗人府看望八阿哥,卻發現八阿哥用官位做賭注和獄卒們賭錢,不禁惱羞成怒,準備將他賜死。晴川得知八阿哥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心急如焚,急忙去求德妃,德妃讓她去找八阿哥的生母良妃。 晴川在承乾宮碰到了一個打扮樸素的人,卻不知這個人就是良妃,當她說明原委後,良妃要晴川將康熙引到承乾宮來。晴川利用蜂蜜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螞蟻排成一條龍紋,將康熙引到了承乾宮門口。 良妃勸康熙查明真相後再處置八阿哥,康熙不為所動。晴川去求康熙,康熙仍然不肯低頭。晴川以為八阿哥被處死了,傷心地替他燒紙錢,誰知八阿哥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向她表明心意。康熙決定為兩個人賜婚,晴川拒絕了。八阿哥苦悶不已,德妃告訴他貴在堅持。 八阿哥約晴川晚上在御花園見面,晴川不肯去。天黑後忽然下起了大雨,晴川心裡忐忑不安,便來到了御花園,八阿哥果然在雨中等她,晴川十分感動。八阿哥把晴川拉到禦膳房吃東西,結果卻被不知情的禦廚反鎖在裡面。八阿哥暈了過去,晴川只好抱著他為他取暖,兩個人衣衫不整的樣子被禦廚們看到,所有人都誤會八阿哥臨幸了晴川。

晴川的事情一時在宮裡傳得沸沸揚揚,心蓮決定去勾引太子,以期有朝一日飛上枝頭做鳳凰。誰知勾引不成,卻意外發現太子鍾情於晴川,便將晴川灌醉後騙到了阿哥所。心蓮讓太子簽了一張契約,卻被晴川吐的穢物弄髒了,太子著急安頓晴川,心蓮只好悻悻離開。晴川醒來,發現自己和太子睡在一起,身上的衣服也換過了,不知發生了甚麼事。 晴川懷疑自己和太子發生了關係,不敢面對八阿哥。太子約晴川在河邊見面,告訴她兩人並沒有甚麼,晴川這才放下心來。八阿哥告訴太子晴川是自己的人,兩個人爭執起來。八阿哥來到阿哥所,看到了晴川換下來的衣服,產生了懷疑。 太子去求德妃為自己和晴川說媒,八阿哥正好碰到,太子告訴他晴川是自己的,要他不要再糾纏下去,兩個人大打出手。德妃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便將四阿哥叫來商量。素言得知四阿哥在德妃處,偷偷的去看他,結果卻聽到四阿哥要德妃除掉晴川。 德妃下令將玉露膏賜給晴川,素言趕緊去通知她。晴川得知事情的原委,跑去質問德妃,德妃當著她的面將玉露膏吃了下去,並向晴川說出了自己的難處,提議她到太廟為老太妃守陵,以避過這次禍端。晴川主動請旨前往太廟守陵,康熙正為無人守陵的事情煩惱,欣然同意。 晴川告訴八阿哥要去太廟守陵的事情,要他放過自己,八阿哥十分痛苦。

四阿哥找到素言,告訴她自己早就知道她偷聽的事情,那天是故意放她走,素言將一個香包送給了四阿哥。四阿哥回到府中,香包不經意間掉了出來,金枝撿到了,下令全府所有人繡鴛鴦,發誓要找出勾引四阿哥的人。 晴川已經到了神武門,八阿哥沒有相送,卻發誓要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好保護晴川。太子趕來送晴川,承諾自己做了皇帝之後一定會將她接回來。四阿哥護送晴川來到太廟,晴川向四阿哥傾訴了自己的感情,四阿哥被觸動了。 晴川來到太廟後受盡折磨,決定要逃出去。她發現只有地宮是最佳的逃跑地點,便以進地宮替老太妃祈福為由,暗中觀察地宮的情形,發現地宮裡有很多氣孔。她想起自己上學時學到的知識,利用綠礬可以腐蝕掉牆面,故意用冷水沖頭使自己得了風寒,偷偷收集綠礬。 太子越來越用功學習,得到了康熙的誇獎,四阿哥心中十分不快。他暗中把太子的衣服換成了龍袍,並讓德全故意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康熙。康熙知道後大怒,趕去察看。 太子來到德妃處給她祝賀生辰,德妃發現太子穿了龍袍,故意將茶水潑到他身上,讓他去換件衣服。結果康熙趕到,德妃讓太子和翡翠躲到屏風後,康熙發現了太子,翡翠偷偷將龍袍的絲線挑斷,結果五爪龍變成了四爪蟒,太子逃過一劫。

太廟看守森嚴,晴川根本沒有機會逃跑,她故意露出破綻,讓看守她的銀霜去告密,雪珍處罰了銀霜,換了如冰來跟她一同居住,晴川偷偷地提煉硫酸被如冰發現…… 一年一度的會親開始了,銀霜得知自己青梅竹馬的戀人就要娶別人做妻子,求晴川在逃跑的時候帶著她一起走。晴川會意,以如冰總是欺負自己為由將銀霜換回來居住。晴川將提煉好的硫酸倒在氣孔上,氣孔慢慢變大,可是外面卻堵著一塊岩石,計畫失敗了。 巴蜀的山崩使百姓居無定所,國庫空虛,康熙決定募集款項賑災,四阿哥向康熙提議由太子做這件事。太子為募集的事情發愁,四阿哥給他出了一個主意,騙各位誥命夫人捐出自家的寶物,很快就籌到了賑災款項。太子得到了提升卻得罪了大臣們,他無意中說出主意是四阿哥出的,大臣們的矛頭全都指向了四阿哥。 銀霜利用美色挾持了年羹堯,晴川故意鬧事,滿漢宮女大打出手,亂成一團。禁衛軍包圍了他們,晴川和銀霜押著年羹堯退到了地宮中。銀霜覺得再待下去只能死路一條,便帶著宮女和年羹堯衝了出去,結果被卻亂箭射死。年羹堯退回到地宮,告訴晴川地宮的機關所在。兩個人逃了出去,地宮在一瞬間塌陷了。

四阿哥動員大臣們收容難民,大臣們因為寶物的事情對他頗有微辭,這次又讓他們收容難民,不禁起了殺機。四阿哥策馬往龍源樓而去,晴川看到了,跟了上去。一隊殺手沖了出來,晴川擋在四阿哥身前替他受了一劍,四阿哥打跑殺手,晴川在他的懷裡暈了過去。 大臣們紛紛上表說四阿哥辦事魯莽,康熙十分不悅。四阿哥想借金枝的生辰籠絡一下人心,結果一個人都沒有到,反而都去了八阿哥處。八阿哥動員大臣們建收容所解決難民安置問題,博得了康熙的讚賞。 德妃發現了四阿哥偷換太子衣服的事情,將太子和四阿哥叫來一起吃飯,並將一個信封給了太子,告訴他這是四阿哥犯錯的證據,如果哪天四阿哥對他不敬,就把信交給康熙。四阿哥去看望晴川,結果被劉媽看到了,告訴了金枝。四阿哥剛離開,劉媽便帶人將晴川捉起來,關進雍王府的柴房。金枝來到柴房,看到被抓的人竟是晴川,動了殺機。晴川大喊救命,四阿哥聞聲趕來,被金枝搪塞過去,下令將晴川扔到了河裡……

九姨娘帶著妓女們在河邊吊嗓子,突然發現了晴川的屍體,急忙命人上前察看,一摸鼻息,發現她竟然還活著。晴川醒來發現自己在夢仙居,九姨娘逼她接客,晴川不肯,九姨娘將她綁了起來。晴川答應幫助過氣的妓女紫煙以換取自己的自由,紫煙又變得大紅大紫起來。九姨娘看到了晴川的價值,讓她幫忙出主意捧紅所有的妓女。 八阿哥發現四阿哥和太子走得很近,決定從金枝入手察探究竟,在喜榮升戲班意外發現金枝是隆科多私生女一事,準備將此事稟告給康熙,治四阿哥一個勾結朝臣之罪。八阿哥告訴金枝請來了喜榮升戲班的人唱曲,金枝怕自己是私生女的事情暴露,嚇得向康熙自行請罪。德全讓小順子偷偷給四阿哥報信,危急關頭,十九阿哥正好從樹上跌落,四阿哥順勢將他救下,自己卻受了重傷。康熙聞訊趕去看望,四阿哥順水推舟事辭去了所有的職務。八阿哥認為四阿哥沒有了威脅,而太子更不足為懼,自己的儲君之位必定十拿九穩。 四阿哥要素言到阿哥所監視各位阿哥的動向。德全巧妙安排,讓康熙換掉了阿哥所的所有宮女太監,素言順理成章地進入了阿哥所。

太子打扮成太監的樣子準備出宮見晴川,被德全和小順子發現了,將這件事稟告給了康熙,康熙大怒。小順子將宜妃的綠頭牌偷偷換成了僖嬪的,康熙發現後命人打他一百大板。德全以為小順子收了僖嬪的好處,小順子便將自己和僖嬪從小一起長大,為了她自己才進宮當太監的事情告訴了德全。 晴川和紫煙駕馬車來到雍王府門口,發現王府正在募捐,晴川要紫煙幫自己捐出一百兩銀子,四阿哥發現了晴川,追了出去。晴川跑到夢仙居,和九姨娘調換了衣服,四阿哥以為看錯了人,失望地離開。 四阿哥從劉媽處得知晴川已經被金枝扔到河裡,氣得要殺金枝,金枝反怪他不愛自己為何要娶自己,四阿哥無言以對。他來到夢仙居喝酒,晴川在帳後與他傾心交談。 太子得知了晴川已死的消息,並且被康熙禁足,變得心灰意冷起來。四阿哥割破自己的手腕,將血滴進太子的藥裡送來,太子被感動了,將德妃交給自己的信給了四阿哥。四阿哥拆開一看,裡面竟然是白紙一張。他來到德妃處,意外聽到了德妃要保十四阿哥的消息。德妃勸金枝和四阿哥主動和好,四阿哥卻去了夢仙居。四阿哥和晴川交談之際,金枝帶人闖了進來,發現帳後的人竟然是晴川,眾人都十分意外。

金枝跑到康熙處告狀,康熙以為晴川是被四阿哥救出,要治他的罪。四阿哥帶著晴川闖入皇宮,告訴康熙晴川是遭人擄劫流落青樓,八阿哥聽了這席話去找雪珍作證,結果反倒被雪珍困了起來。康熙將四阿哥和晴川關了起來,金枝要晴川一個人將罪頂下來,將一顆毒藥丸給了晴川,誰知四阿哥竟然將藥丸搶了過去。 欽差大臣去太廟調查,八阿哥對雪珍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雪珍終於答應替晴川作證。德妃找到太子,告訴他晴川和四阿哥被關的事,勸他招舊部進京,救出晴川和四阿哥,太子為了晴川答應了。晴川和四阿哥被放了出來,德妃在乾清宮看到晴川已被放出,卻仍命令一切按計劃進行。四阿哥和八阿哥都要晴川跟自己走,晴川猶豫不決。四阿哥決定放棄權位之爭,跟晴川廝守在一起,兩人在觀星臺上仰望星空,互訴衷情。 太子聽說晴川已經被放了出來,決定放棄行動,武將們卻慫恿太子趁此機會造反。素言在門外聽到了一切,被武將發現抓了起來,她冒險刺了自己一刀。醒來後,素言準備將這個消息告訴四阿哥,她打暈了看護她的宮女,逃出了阿哥所。素言沒有腰牌出不了宮,無法將消息帶給四阿哥,正好僖嬪經過,素言假裝說太子的舊部喝醉了鬧事,要僖嬪告訴四阿哥將這些人帶走。僖嬪覺得事情有蹊蹺,沒有依言去找四阿哥,而是直接去了阿哥所。八阿哥帶人將皇宮包圍起來,素言發現事情不對,拿著僖嬪交給自己的權杖跑出宮找四阿哥。素言告訴四阿哥太子要造反的消息,四阿哥表示自己以後不會再做皇位之爭,要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德妃得知太子造反,假意勸太子離開京城,暗中將一支箭插進了肩膀,告訴康熙是太子所為,康熙大怒,德妃又趁機詆毀八阿哥,要康熙將十四阿哥召回京城。太子被圈禁起來,康熙得知是僖嬪通風報信,將她大罵一頓。 晴川和四阿哥在御花園裡深情相擁被素言看到,素言找到四阿哥要他帶自己出宮,四阿哥拒絕了。晴川看到八阿哥趕緊躲避,糾纏之際,素言過來,晴川發覺素言的情緒不對,趕緊跟了上去。兩人來到城樓上,素言向晴川講述了自己和四阿哥的關係,以及四阿哥曾經下令殺晴川的事情。八阿哥趕到城樓下,素言要八阿哥捅自己一刀,否則就將晴川推下城樓。八阿哥剛拿起刀,晴川搶先跳了下去……八阿哥派人抓素言,素言縱身一躍,倒在了血泊中。四阿哥將所有的錢財都留給金枝,要金枝成全自己。晴川和八阿哥找到四阿哥,斥責他的無情,跟他徹底決裂。 小春和顧母到亂葬崗看死人身上的衣服,意外地發現了仍然有一口氣的素言…

晴川鼓勵八阿哥跟四阿哥爭皇位,她發現八阿哥的力氣很大,便讓他打冰塊為康熙解暑以化解二人之間的關係。四阿哥找到晴川,要她原諒自己,晴川不肯,而金枝仍然死心塌地地跟著四阿哥,四阿哥終於被感動。 康熙為朱三太子的事情煩惱不已,四阿哥自動請纓,決定替康熙解決這個難題。晴川聽說了這件事,要八阿哥先下手為強。八阿哥和晴川找到朱三太子,朱三並不理會他們。四阿哥趕來,對朱三曉以利害,兩人進去密談。晴川不知如何是好,懷孕的朱夫人正好從裡面出來,身邊的女眷不停地提醒她注意朱三的言行。晴川找到紫煙等妓女幫忙,將朱三打暈弄到夢仙居,八阿哥找來朱夫人,朱夫人以為朱三變心,便答應了揭穿朱三假太子身份的要求。 晴川和八阿哥護送著朱夫人往聚集地點趕去,朱夫人半路突然要生產,晴川依然要前行,八阿哥執意要朱夫人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孩子順利出生了,晴川正為計畫失敗而沮喪,朱夫人卻一反常態答應去揭穿朱三的真正身份。朱三帶著四阿哥來到聚集地點,揭穿了四阿哥的皇族身份,要拿他做人質與清廷談判,四阿哥與反清分子打了起來。朱夫人趕到,揭穿了朱三的假太子身份,朱三惱羞成怒,狠狠地打起朱夫人。晴川抱著孩子出現,朱夫人勸他為孩子著想,放下一切恩怨,一切榮辱。朱三、朱夫人和孩子在獄中自盡而亡,晴川認為是自己的過失,十分自責。

僖嬪在御花園等待康熙遭到其他妃嬪的恥笑,她突然一陣噁心,借機說自己可能懷孕了。太醫診斷出僖嬪並沒有懷孕,僖嬪威脅他不許將此事洩露出去,否則要他一起陪葬。 四阿哥因為辦事不力被革去所有職務,他寫了張字條秘密召十三阿哥進京。十三阿哥聽到僖嬪要晴川把同心結放到康熙枕邊的消息,偷偷地將同心結拿走還給僖嬪,故意說是在路上撿到的,僖嬪沒有上當,不動聲色地將十三阿哥拒之門外。十三阿哥要從晴川下手遭到了四阿哥的反對,十三阿哥覺得十分奇怪,金枝將晴川與阿哥們的恩恩怨怨告訴了十三阿哥。 康熙將遠嫁的榮憲公主送來的馬奶糕贈給了晴川,晴川拿給八阿哥吃,卻得知八阿哥不能吃奶,否則可能有性命之憂。八阿哥帶著晴川來到冰月格格處,將馬奶糕拿給冰月格格吃,冰月看出八阿哥對晴川的感情,勸晴川要珍惜兩個人之間的緣分。八阿哥發現晴川根本無法忘記四阿哥,便拉著她來到四阿哥家門口,要她想清楚自己喜歡的究竟是誰。金枝和十三阿哥開門,看到了晴川離去的背影,金枝趁機破壞十三阿哥對晴川的印象。

康熙將遠嫁的榮憲公主送來的馬奶糕贈給了晴川,晴川拿給八阿哥吃,卻得知八阿哥不能吃奶,否則可能有性命之憂。八阿哥帶著晴川來到冰月格格處,將馬奶糕拿給冰月格格吃,冰月看出八阿哥對晴川的感情,勸晴川要珍惜兩個人之間的緣分。 八阿哥發現晴川根本無法忘記四阿哥,便拉著她來到四阿哥家門口,要她想清楚自己喜歡的究竟是誰。金枝和十三阿哥開門,看到了晴川離去的背影,金枝趁機破壞十三阿哥對晴川的印象。 八阿哥聽說九阿哥要去江南巡視河道,決定跟著九阿哥一起去,晴川聽到這個消息十分傷心,忍不住到城樓去送八阿哥,八阿哥看到晴川來送,感受到了晴川對自己的感情,想放棄江南之行,九阿哥怕康熙治他抗旨之罪,硬生生將他拉走。 十三阿哥假裝在晴川面前說起良妃經常忍饑挨餓,騙晴川去給她送吃的,暗中買通宮女,故意在僖嬪面前說起晴川要救良妃出來的消息。僖嬪趕去察看,果然看到晴川從良妃處出來,更加深信晴川和八阿哥聯合起來要救良妃之事,對晴川產生了怨恨。 八阿哥因為想念晴川提前回來了,晴川看到八阿哥對自己的深情感動萬分。

僖嬪將晴川調回了儲秀宮,處處為難於她,並故意摔倒賴到晴川頭上。她單獨召見八阿哥,以晴川的性命做要脅,要他斷絕跟良妃的關係,八阿哥拒絕了。九阿哥聽說了這件事,向僖嬪表示願意替八阿哥去做這件事情。 八阿哥要晴川跟自己離開皇宮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晴川同意了,兩個人約好子時一起出宮。回來的路上,晴川被十三阿哥騙去坤甯宮鎖了起來。 九阿哥去刺殺良妃沒有得逞,良妃得知僖嬪要對付自己,決定出宮一搏,他們從十阿哥處得知八阿哥要和晴川私奔的事情,趕緊趕去宮門口。良妃勸八阿哥不要魯莽行事,八阿哥根本聽不進去。子時的鐘聲敲響了,晴川仍沒有出現,八阿哥絕望地離開。 四阿哥也被十三阿哥騙去了坤甯宮,他見到晴川十分意外,晴川以為這一切都是四阿哥所為,更加怨恨於他。糾纏聲驚動了附近的太監,將兩個人抓了起來。 良妃假裝跳河,康熙聞訊趕去將良妃救下,良妃向康熙訴說思念之苦,兩個人和好如初。晴川去找八阿哥,向他解釋自己沒有去的原因,良妃卻認為晴川根本配不上八阿哥,要晴川放棄。

德妃對僖嬪冷嘲熱諷,挑撥她和良妃的關係,僖嬪懷恨在心,趁著和良妃一起散步的機會,故意鬆開良妃的手往下滑去,誰知良妃身懷絕技,一把就扶住了她。康熙責怪僖嬪太不小心,要她回去好好養胎。 康熙一直不來儲秀宮,眼看假懷孕的事情就要敗露,僖嬪要小順子幫忙把康熙帶到儲秀宮來,可是康熙卻去了良妃處。僖嬪無奈,只好鋌而走險,把小春騙到坤甯宮,以晴川的性命做要脅,要小春和自己交好,試圖瞞天過海。 良妃要晴川過來伺候,告訴她已經把蒙古的凝香格格指婚給了八阿哥,八阿哥不同意,拉起晴川就走,誰知卻錯拉了凝香,晴川十分失落。 凝香喜歡上了八阿哥,托晴川撮合自己和八阿哥,晴川認為只有凝香才配得上八阿哥,爽快地答應了,心中卻痛苦萬分。康熙要給八阿哥指婚,八阿哥說出自己只對晴川情有獨鍾,要康熙成全自己,康熙被八阿哥的真情感動,沒有勉強。 良妃讓晴川給八阿哥送湯,正好撞見凝香和八阿哥糾纏在一起,晴川傷心地跑開了。八阿哥明確告訴凝香自己喜歡的人是晴川,凝香找到晴川,告訴她八阿哥的真實想法,晴川和八阿哥和好如初。八阿哥向良妃表達了自己非晴川莫娶的決心,良妃無奈,決定從晴川身邊的人下手。

僖嬪發現自己懷孕了,便決定除掉小春,她將一箱珠寶給了小春,作為他的酬勞。小春找到晴川,要她多多保重,小順子突然趕到,說僖嬪丟了一箱首飾,將小春抓了起來。晴川找到康熙,自認珠寶是自己偷的,被貶到了辛者庫。 幾個黑衣人放火燒小春的家,並對小春大打出手,素言及時出現,將黑衣人打跑,並將顧母救出。良妃找到晴川,告訴她放火的事是她找人幹的,警告她如果再不放棄八阿哥,小春等人將有性命之憂。 八阿哥派人到辛者庫幫晴川幹活,他發現晴川的鞋破了,便畫好一個鞋樣找人去做。四阿哥和晴川交談,八阿哥正好過來,晴川趁機告訴八阿哥自己對四阿哥余情未了,要他趁早死心。 顧母和素言都昏迷不醒,小春沒錢給她們看病,決定放棄素言。他將素言背到了亂葬崗,誰知素言醒了過來,讓他天黑扒下屍體的衣服拿去賣錢。 小春去看望晴川,卻因沒有錢賄賂被拒之門外,十三阿哥正好經過,聽到小春喊「晴川」的名字,頓時計上心來,建議小春找辛者庫的人偷偷藏下主子剩下的物品拿出去賣。為了母親的病情,小春只好違心同意。 八阿哥送給晴川的鞋做好了,他命人拿去燒掉,意外發現晴川往宮外偷運物品,便跟蹤小春來到河邊。十三阿哥本欲動手,發現八阿哥出現,偷偷地離開了。八阿哥將小春打了一頓,要他不要害晴川。

晴川利用出宮的機會看望小春,卻聽到了顧母去世的噩耗,小春將晴川灌醉了,決定利用她找八阿哥報仇。八阿哥收到了小春的字條,約他一個人到樹林見面。八阿哥隻身前往,九阿哥卻偷偷地召集兵馬在小樹林集合。 八阿哥找到了晴川和小春,小春對八阿哥拳打腳踢,八阿哥始終不肯還手。九阿哥偷偷趕到,一箭將小春射倒,八阿哥正要殺小春,素言突然出現將小春救走。 德妃答應讓晴川和八阿哥交往,但是晴川必須學會宮中的各種技能和禮儀,兩個有情人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不禁喜極而泣。而良妃表面上答應了晴川和八阿哥,暗地裡總是找晴川的麻煩,為了八阿哥,晴川忍氣吞聲地在良妃身邊伺候。 八阿哥受到了康熙的重視,分配到了南書房,大臣們都認為八阿哥最有望當上太子,紛紛巴結。德全將一串珍珠送給了八阿哥,要他轉送晴川。四阿哥邀請德全去府中喝酒,德全婉拒了。 素言教小春武功,要他去雍王府應徵護院。小春去晚了,下人叫他明年再來應徵,他十分不服。四阿哥正好回來,便和他較量了一番。小春不敵,自感無言面對死去的母親,跑到河邊發洩,恰好遇到幾個殺手追殺羹堯,羹堯掉到河中死了,殺手們離開。小春看到自己的衣服破舊不堪,便扒下羹堯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富貴和青青到街上尋找羹堯,因羹堯自小離家,容貌已經大變,富貴錯將小春認成羹堯,拉他回到府中,誰知老爺已經去世了。素言打聽到年家是世襲將軍,便要小春繼續冒充羹堯。 素言讓小春將整個暢歡樓買了下來,專門招待朝中大臣。四阿哥和十三阿哥溜了進來,想聽聽大臣們都談論些什麼,結果被人發現,兩個人趕緊逃跑。暢歡樓的下人送來大臣們的談話記錄,告訴四阿哥是年羹堯將軍吩咐這麼做的。 晴川意外地發現良妃居然也是現代人,而且正在尋找穿越回去的方法,她十分興奮,但一想到八阿哥心情便低沉了下來。晴川來到八阿哥住所,發現八阿哥叫畫師記錄了她生活的一點一滴,感動得熱淚盈眶,發誓永遠都要和他在一起。 小春故意在康熙面前語出驚人,引起了眾大臣和四阿哥的注意,四阿哥有意結交于他,小春邀請他到府上作客。富貴無意中說出年羹堯的後背有七顆紅痣,青青去勾引小春,結果發現他的後背根本沒有痣,便將素言關了起來,又到堂上揭穿了小春的假身份。四阿哥權衡利弊之下,將計就計肯定了小春的將軍身份並刺死了青青,小春有驚無險地躲過了一劫。 太醫用催生丸讓僖嬪早產,孩子生了出來,可是僖嬪卻變成了禿頭,她急召來小順子商量,小順子表示一定會想出解決的辦法。宮裡頻頻出現宮女頭髮莫名其妙地消失,德妃表面上安慰眾妃嬪,暗地裡卻安排人查訪。

良妃又去火場了,晴川偷偷地跟著她,小順子穿著一身黑衣劫住了晴川,慌亂之中,晴川抓破了他的手。小順子剛要剪晴川的頭髮,翡翠帶著禁衛軍過來,小順子逃跑,翡翠和禁衛軍追了上去,結果卻在火場看到良妃奇怪的舉動。翡翠將看到的情景告訴了德妃,德妃決定將計就計,將丟頭髮的事情誣賴到良妃身上。 德妃請來康熙親自來到火場,良妃無法解釋自己的行為,康熙只好將她抓了起來。八阿哥求良妃說出事情的真相,良妃不肯,晴川找到八阿哥,告訴他自己能找到真正偷頭髮的人。 僖嬪告訴小順子晴川在檢查所有人的手是否有傷,小順子將手伸進了滾燙的熱水裡,又把盛水的杯子烤熱,這一切都被德全看在眼裡。小順子端著茶水進殿,康熙拿了烤熱的水杯,趕緊扔了出去,熱水正好潑在了小順子的手上。晴川看到小順子手上的傷覺得可疑,這時德全拿著一縷頭髮上殿,聲稱是從良妃宮裡搜出來的。 康熙大怒,要將良妃處死,晴川請求康熙再給她一天時間查明真相。晴川將德全搜出來的頭髮泡到水裡,要看看泡出來的刨花水究竟是誰的味道,以找出真凶。德全偷偷將油灑在了高臺周圍,晴川去拿瓶子的時候滑倒了。證據沒有了,康熙下令抓晴川,慌亂中,僖嬪的假頭髮掉在了地上。一切真相大白,僖嬪被打入冷宮,但是良妃並沒有被釋放,康熙要良妃對自己的行為做個合理的解釋。

八阿哥和晴川去勸良妃,良妃告訴晴川自己無法說出真相的原因,原來當年的良妃因為擅自改變歷史,使所有事情都得以改變,她害怕自己將實情說出來之後會造成更大的災難。 良妃去向康熙請罪,說自己只是為了祈福而已,康熙原諒了良妃,良妃要康熙答應八阿哥和晴川的婚事。宮女們紛紛恭賀晴川,冰月也來祝賀晴川,兩個人有說有笑,遠處的四阿哥看到晴川幸福的樣子,心中很不是滋味。 八阿哥越來越得人心,四阿哥和隆科多、小春等人十分擔心,十三阿哥帶著花影回來,要她冒充晴川接近八阿哥。四阿哥強烈反對,攆走了花影。花影找到十三阿哥,二人決定背著四阿哥繼續行動。 花影將晴川弄暈,八阿哥正好來到窗外,花影確定來人就是八阿哥,變得十分親熱,八阿哥有些疑惑,但看了看花影的臉,所有的疑慮都打消了。 凝香給晴川送結婚賀禮,十三阿哥駕著馬車帶著打扮成太監模樣的晴川出來,凝香看到了,追了出去。十三阿哥讓車夫先走,自己則纏住了凝香,糾纏中凝香開槍打傷了十三阿哥,十三阿哥告訴他晴川就在房裡,讓她自己去察看。凝香來到晴川的房間,看到花影,以為是自己誤會了十三阿哥。

晴川趁著下人熟睡之機拿鑰匙打開了密室房門逃跑了,十三阿哥回來,發現密室門打開,趕緊去追趕。晴川跑到街上,看到八阿哥正在迎娶新人,急忙大叫,八阿哥恍惚聽到了聲音,回過頭來,十三阿哥正好趕了過來,捂住晴川的嘴,拉她趕快離開。 新婚之夜,花影急著跟八阿哥洞房,八阿哥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匆匆離開。他將自己的懷疑告訴了良妃,良妃決定試一試,這些話都被宮女聽在了耳裡,偷偷將這個消息報告給了十三阿哥。花影事先有了準備,通過了重重考驗,終於獲得了八阿哥的信任。 康熙要帶著八阿哥到太廟祭祖,花影將這個消息通知了十三阿哥,十三阿哥計畫帶人截住康熙和八阿哥,再讓年羹堯帶著禁衛軍包圍皇宮,遭到了四阿哥的反對。十三阿哥將形勢講給金枝聽,要她將四阿哥的印鑒偷出來。十三阿哥帶著手下伏擊康熙和八阿哥,結果卻撲了空,手下紛紛被抓,十三阿哥趕緊逃走。

花影出賣了十三阿哥,她找人扮成刺客去殺被抓的手下,手下不知是計,以為十三阿哥要殺人滅口,便將一切都招認了。四阿哥一家被抓,十三阿哥自感厄運不遠,便放了晴川,要她幫忙將一個荷包送給凝香。 晴川來到宮門口,卻因沒有腰牌進不了宮,便謊稱自己的腰牌在凝香那兒,要凝香過來見面。九阿哥跟花影喝完茶出來,看到宮門口的晴川感到很奇怪,便回去告訴了花影。凝香趕到,晴川將荷包交給了凝香,並告訴他十三阿哥可能有危險,凝香急忙去找十三阿哥。花影和九阿哥趕到,誣衊晴川是假冒的,將她抓了起來。 四阿哥要康熙將自己賜死,十三阿哥趕到,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了康熙,康熙罰他終身圈禁于宗人府。凝香趕到,向十三阿哥表達了衷情,要一輩子陪伴於他的左右。

良妃找欽天監算好了九星連珠的日子,而相同的異象要十四年後才有,便詢問晴川跟不跟她走,晴川始終猶豫不決。終於到了九星連珠的日子,地上露出了一個大洞,良妃焦急地等待著晴川,晴川趕來告訴她決定留下,良妃跳下洞口消失了。聽聞此訊,康熙怪良妃的無情,對八阿哥日漸冷淡。 素言查看著大臣們的談話記錄,十四阿哥進來調戲素言,兩個人打了起來,十四阿哥搶走了談話記錄,約她在樹林見面。素言如約而至,騙回了談話記錄並騙走了十四阿哥的馬,素言剛烈的性格使十四阿哥對她更加愛戀。他找來人捉弄素言,又弄來許多螢火蟲逗素言開心,素言十分感動,有些理不清自己的感情,連忙告誡自己愛的人是四阿哥。 康熙近來的身體十分不好,四阿哥買來紫薯給他品嘗,沒想到他居然十分喜歡。素言派人買光了市面上所有紫薯,給四阿哥送來字條,約他到暢歡樓一聚。四阿哥見到素言又驚又喜,素言要四阿哥娶她,用皇位誘惑四阿哥,稱只有和自己聯手才可以和八阿哥和十四阿哥抗衡,四阿哥最終同意了......

太醫為康熙配好了藥,但藥性猛烈不敢輕易給康熙服用,德妃要十四阿哥替康熙試藥,十四阿哥猶豫,八阿哥上前拿起藥就喝了下去,康熙醒了過來,將八阿哥單獨留了下來……紫薯的事情其實都是德妃一手安排的,她責怪十四阿哥不肯為康熙試藥,十四阿哥負氣而走。 金枝求素言想辦法救四阿哥,素言說必須要有人犧牲才可以,金枝留下遺書上吊自殺。 四阿哥被放了出來。康熙賞賜給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各一件黃馬褂,九阿哥認為十四阿哥是塊最大的絆腳石,聽說他要去郊外狩獵遂動了殺機。就在九阿哥要殺十四阿哥的時候八阿哥突然出現,將十四阿哥救下。 德妃發現十四阿哥和八阿哥走得很近,十分擔心,她聽說八阿哥畫得一手好畫,便邀請八阿哥為自己畫一幅觀音像。德全來到畫館,偶然發現一個新畫師畫的觀音像居然很像良妃,趕緊彙報給八阿哥。八阿哥將畫交給十四阿哥保管,要他必須親自掛到欽安殿,德妃卻想辦法偷換畫。十四阿哥碰到了拿著真畫的翡翠,見她慌張的樣子起了疑心,當他知道畫像被換之後,趕緊向欽安殿跑去。 畫慢慢地展露出來,十四阿哥沖了進來,眾人突然發現觀音像的臉都破了,根本看不出容貌。

十四阿哥怪德妃為了權力不擇手段,決定返回軍營。晴川和八阿哥去送十四阿哥,三個人依依惜別。德妃病倒了,四阿哥和素言去看望她,德妃依然要他幫著十四阿哥把江山拿下來,素言十分不悅。兩個人從德妃處出來,看到德全和八阿哥在一起竊竊私語,決定也找一個可靠的人做眼線。 小順子趕來,要德全幫忙通知太醫院救救僖嬪的孩子,德全拒絕了,四阿哥幫他找來太醫,結果發現孩子已經死了。素言計上心來,她找到晴川,要她去幫助照顧僖嬪的孩子,然後又找到僖嬪,告訴她晴川如何虐待她的孩子。 晴川去照顧孩子,宮女告訴她孩子已經過世了,僖嬪趕了過來,要她不要傷害自己的孩子,晴川告訴她孩子已經死了,僖嬪不肯相信,要晴川陪葬,她押著晴川上了宮樓,八阿哥不知如何是好,素言拿著弓箭過來,八阿哥一箭將僖嬪射死。素言告訴小順子僖嬪的死都是八阿哥造成的,小順子對八阿哥充滿了仇恨,答應幫四阿哥做眼線。 時光荏苒,轉眼就過了十四個年頭,康熙正為立誰為太子拿不定主意,大臣們紛紛上表擁立八阿哥,康熙卻以八阿哥是賤婢所生予以否決。 康熙的咳嗽越來越厲害,德妃暗中通知十四阿哥即刻返京。四阿哥接到了小順子從宮中傳來的消息,得知康熙的病情十分嚴重,密令隆科多速去乾清宮阻擋大臣,小春則帶著禁衛軍包圍紫禁城。 八阿哥因為康熙的貶斥十分痛苦,晴川看出宮中緊張的形勢,找到幾個太監假扮成士兵將四阿哥抓住,逼他在一張空白的聖旨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以保八阿哥的性命。

隆科多要四阿哥對病重的康熙下手,四阿哥不忍,康熙讓他拿出遺詔,裡面早已寫好立他為太子,原來所有的一切康熙都已經安排好,處處針對四阿哥其實是為了保護他順利繼位。康熙駕崩,隆科多出來宣讀遺詔,眾阿哥和大臣們提出了質疑。 德妃宣詔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要他們聯合大臣查明真相,阻止四阿哥登基,四阿哥用大清律壓制住大臣們,大臣們紛紛臣服,拜他為帝。 四阿哥日日忙於國事,根本無暇顧及素言,素言困在自己親自打造的金色籠子裡鬱鬱寡歡。十四阿哥帶兵闖宮,素言到牢裡看望十四阿哥,勸他歸降,十四阿哥自請去看守皇陵,發誓永遠不踏進紫禁城。 八阿哥辦事不力,四阿哥下令將他關起來,晴川求四阿哥能網開一面,四阿哥答應只要她肯進宮,就會放了八阿哥。晴川答應了四阿哥,心卻還留在八阿哥那裡,四阿哥氣憤地離開,此後更是處處針對八阿哥。 晴川聽欽天監說晚上是九星連珠的日子,認為只有自己離開才能化解四阿哥和八阿哥的恩怨。她約四阿哥子時在火場見面,向四阿哥說明了一切,慢慢消失在光圈裡。四阿哥下旨將八阿哥和九阿哥終身囚禁于宗人府,押送的途中,空中忽然出現了九星連珠的情景…… 回到現代的晴川用心地經營著古董店,她不敢肯定發生的一切究竟是夢還是現實,始終在期待著八阿哥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