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姐歸來

御姐歸來

集數

講述了千金小姐艾米爾為追求理想,悖逆父親的意願,流落街頭,最終不僅成為頂級設計師,還和同樣不願繼承家業的富二代「心理諮詢師」何開心喜結良緣的故事。

EMT國際金融投資集團的董事長艾建生,逼迫女兒艾米爾和隆科集團的董事長的長子何一坤訂婚達到商業聯姻的目地。回國當日她在機場伺機逃跑未成被保鏢一路護送到酒店,她收買了牆體清潔員想順著繩索逃跑,卻失誤砸到了何開心。後她去尋找初戀交付車費時發現自己的錢包證件都已丟失,她認定錢包丟在何開心的車上隨即說服司機送她去何開心居住的地方,司機無奈送她前去。到了何開心的社區,她說不出準確的門牌號被保安阻擋不許她,司機看她付不出錢來要報警,艾米爾將何開心放在服務中心的快遞取出送給司機抵扣車費。艾米爾在社區門口徘徊等何開心的時候,看到對面廣場有人跳舞,看的興起也跟著跳了起來並認識了紅姐。這時保鏢通過手機定位找到了她。

艾米爾在人群的掩護下再一次逃脫,正當焦灼之際,艾米爾再次遇到了紅姐並與紅姐簽約成為何開心家的保姆。艾米爾見家裡沒人,準備泡澡卻聽到有人回來。門被推開,何開心誤會艾米爾是小偷倆人扭打起來,何開心氣急敗壞要報警,倆人爭吵不休,為了證明自己沒拿艾米爾的錢包,帶著艾米爾去車裡找錢包,爭吵中艾米爾不慎將何開心推倒在地導致扭傷了腰,兩人為此爭執,開心再一次威脅要告艾米爾傷害,艾米爾搶走了何開心的電話。何母帶著胡娜來找何開心,何開心異常緊張,艾米爾趁機要脅何開心讓她留下來,何開心被逼簽下合約。簽完合約,艾米爾把手機還給何開心,何開心撥給母親謊稱已出國,何母無奈離去。

艾米爾把何開心扶到床上,何開心嫌棄她身上有味道,艾米爾拿走何開心的襯衫改了一件保姆服。一秒變女神的艾米爾讓何開心驚訝不已,仔細打量後,勃然大怒。何開心為了支開艾米爾叫她出去買兩套衣服,見艾米爾走後連忙打電話找了一家開鎖公司要求換鎖。被購物回來的艾米爾發現,情急之下,何開心催眠艾米爾,得知艾米爾被自己父親逼迫嫁給不愛的人,心生憐憫。

在於艾米爾的對話當中何開心意識到Lisa要自殺,急忙和艾米爾趕去營救。艾米爾和何開心李菲趕到Lisa家樓下,看到Lisa站在樓頂想要跳樓自殺,幾人急忙上前營救,但是Lisa情緒激動,不停任何的話,就在Lisa躍身下跳之際。艾米爾緊緊抱住Lisa,救了Lisa,艾米爾的舉動贏得了何開心的好感。米爾利用何開心對他的好感,讓他幫著自己尋找Peter。何開心答應幫她尋找。艾米爾高興不已,並答應何開心去諮詢室打工還他買衣服的錢。

艾米爾來到諮詢室打工,引起李菲的不滿。肖妍帶王特來找何開心做心裡諮詢,王特做完治療離去後,方格因為吃醋和肖妍吵架,何開心為了調和說晚上給方格慶祝生日。何開心接到何母打來的電話叫他趕緊回家,要求何開心爭財產,何開心說他不願意,這時得知艾米爾迷路找不到家,何開心開車去接她,帶他去參加方格的生日會。在生日會上碰到胡娜找麻煩,艾米爾和胡娜打了起來,一群人被送到派出所,胡母要求嚴懲艾米爾。

何開心袒護艾米爾被胡母指責,何開心生氣的說出,胡娜更不是她的女朋友,這時何母從中調解雙方決定互不追究,何開心和胡娜被帶離警局,而艾米爾被扣押在警局。何開心回到家中何父命他去向胡娜道歉。為了敷衍父親,答應會去哄好胡娜。何開心謊稱自己去向胡娜道歉,離開家去警局找艾米爾,他來到警局得知艾米爾被父親接走了,他回想艾米爾曾經聲淚俱下的對他說,艾米爾的父親逼他嫁給一個中年喪偶的暴發戶,他擔心艾米爾被父親帶回去的處境。艾米爾被父親抓回去後,父親逼他和何一坤訂婚,她打死不從,想著怎麼逃跑,幾經逃跑計劃落空,她只有絕食抗議。艾父讓保姆勸她吃東西,卻不料她成功說服保姆,保姆將電話借給艾米爾,艾米爾打電話向何開心求助。

何開心接到艾米爾的求助電話,答應艾米爾一定把她救助出來。何開心找來方格肖妍商量營救計劃。何開心設計出營救艾米爾的計劃,並打電話告訴艾米爾營救方案。艾米爾開始慢慢改變態度,試圖讓艾父相信自己接受相親的事實。胡娜得知何開心要來向自己道歉後,在家苦等,等到深夜還不見何開心來,在家裡又哭又鬧,胡父拗不過胡娜最終同意胡娜的無理要求。艾米爾說她同意訂婚,父親欣喜,並答應艾米爾出去到商場買衣服的要求。在保鏢的押送下來到商場,她一走到商場就看到何開心等人喬裝成顧客,在肖妍的引領下,艾米爾來到女裝店挑選好衣服走向試衣間,這時男扮女裝的方格走進店裡故意和肖妍因為搶奪衣服吵架,吸引保鏢的注意力,艾米爾和何開心逃走。

何開心等人成功將艾米爾救出來, 回到家後何母哭著出現在何開心家中,因沒有去向胡娜道歉胡父終止了合作,何父遷怒何母將何母趕了出來。何母看到何開心身後跟著艾米爾,十分不順眼,想盡辦法想趕她走,何開心著急去找胡娜,為了以防自己不在,何母知道真相,何開心向艾米爾謊稱何母精神有問題,要求艾米爾儘量順著何母,以防萬一。何開心去見胡娜,胡娜趁機欺騙何開心要求假訂婚,何開心思量再三,為了各自的目的達成協議。

何開心和胡娜訂婚當天,來到餐廳兩家人見面,正式訂婚,正在大家喜上眉梢之際,大家看到何一坤看著侍應夏青青的神態有些異常,在夏青青不慎打破茶杯之際,胡娜出言責怪,何一坤站出來保護夏青青,並對大家說夏青青是他女朋友,被何父責駡,何一坤帶著夏青青離去。婚宴不歡而散。艾米爾逃走後,艾父派人四處尋找艾米爾,卻始終找不到她,而艾米爾此時又回到何開心的諮詢中心上。班,李菲想整走艾米爾,讓她到倉庫裡整理廢棄檔。何開心回到諮詢室後,來倉庫找艾米爾,卻被李菲把他倆鎖在倉庫裡,二人在倉庫裡待了一夜。

一早倉庫門打開,何開心問李菲為何這樣做,李菲說他喜歡何開心討厭艾米爾,被何開心拒絕了。回到辦公室,看到肖妍方格,方格因為吃醋把王特打了,何開心勸解方格去道歉。肖妍誇讚王特是個有才華的設計師,引起了艾米爾的注意,她拿出自己的設計手稿,讓王特幫著自己看看他的設計能不能入圍時裝大賽。肖妍和方格來到王特公司,方格向王特道歉,肖妍拿出艾米爾的設計讓王特看,王特給與次品。這時何開心的病人jojo 正巧看到艾米爾的設計,大讚她的設計才華,並答應幫艾米爾投稿,艾米爾成功入圍。這時何父對為了女友與家裡斷絕關係的何一坤失望透頂,來勸何開心回去家族事業,被何開心拒絕了。

何母在突然來到何開心的心理診所,發現艾米爾居然也在,十分生氣,要求何開心趕走她,艾米爾此時還以為何母精神病犯,為了安撫何母,主動提出會從何開心家裡離開,卻被何母步步緊盯,沒有辦法只好帶著行李走出何開心家。何開心得知後趕緊回家勸走了何母。如此同時,何一坤跟女友夏青青求婚成功。艾米爾進入時裝大賽決賽,但是她缺少模特兒。於是艾米爾找來何開心肖妍方格當他的模特兒,大家一起進入決賽現場,誓拿第一。同時王特盜用艾米爾的設計創意也在舉辦新品發佈會。何開心和艾米爾兩人在比賽現場互動頻繁,羨煞旁人。

在八組選手全部將設計完成後,八組選手走秀打分,艾米爾的設計引起評委的高度讚賞,正當評委要頒發給艾米爾冠軍之時,評委發現艾米爾的設計涉嫌抄襲,取消了艾米爾的參賽資格。艾米爾震驚她跑到評委席上一看,看到愛琴海的設計和他的一模一樣,正當她疑惑不解時,肖妍道出愛琴海就是王特的公司。幾人意識到艾米爾的設計被王特抄襲了,幾人走出時裝大賽,肖妍給正在慶功的王特大電話。卻聯絡不上王特。艾米爾在何開心等人的陪同下來找王特,卻被公司保安攆出去,何開心找來jojo,jojo提議隔天在王特公司門口召開新聞發佈會,逼王特承認抄襲。

艾米爾何開心等人帶著媒體記者來到王特公司樓下揭發王特抄襲的事情,逼迫王特現身解釋,王特走出來後看到艾米爾驚呆,艾米爾這時才知道抄襲她設計的人就是當年不辭而別的戀人Peter,這時艾米爾的父親趕來,說出王特當年是為了錢才離開艾米爾的,艾米爾對王特徹底死心和父親回到家中,並答應和何一坤訂婚。何開心惦記艾米爾約她出來,得知她要訂婚了,何開心阻止並對艾米爾表白,艾米爾拒絕了何開心的愛意。何一坤為了挽救家族事業,忍痛與女友分手。

何開心和胡娜來到何一坤的訂婚現場,發現原來和何一坤訂婚的人竟然是艾米爾,他這時才明白,原來艾米爾一直在騙他,他接受不了艾米爾即將變成他嫂子的事實,依然離開訂婚現場。胡娜追隨他離去。艾米爾看到何開心心痛的離去,她捂住胸口,覺得心特別痛,這時她意識到自己已經喜歡上了何開心。訂婚儀式開始後,艾米爾當眾悔婚,艾父把艾米爾趕出去,艾米爾去找何開心。艾米爾來到何開心家中,不知道真相的何開心不見艾米爾,胡娜趁機將艾米爾的行李扔出來,艾米爾拎著箱子流落街頭。艾父在盛怒之下說出要收購何氏,何父受到刺激暈倒,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

此時,何母偷偷打開了何父的保險箱,開始在背後策劃如何將何開心推上總經理的位置。王特在見到艾米爾後一心想跟艾米爾找回當初,多方探查,找到艾米爾打工的小餐館來求得原諒,艾米爾不願意見到王特,把他趕走。何開心也來小餐館找艾米爾,問她是不是為了收購何氏,假意來到他身邊,故意接近他,又利用和哥哥聯姻的事情,收購何氏,面對何開心的種種假設,艾米爾全部承認。何開心傷心的離去。何開心回到辦公室碰到來找他的麗薩,由於心情不好,言辭激烈的拒絕了麗薩的表白,這也刺激到了麗薩。

何一坤因為何母的背後策劃,正在漸漸失去集團董事的支持,他也發現這一切現象並不簡單,懷疑到了何母和何開心的頭上。王特假裝訂餐,將艾米爾騙到自己為她設計的專屬婚紗面前,再一次表白,還是被艾米爾拒絕了,艾米爾決定放過王特,放過自己。艾米爾得知父親的行為很是生氣,這時胡娜來到她指責她卑鄙差點害死何開心的父親時,他才知道,何開心的父親因為自己父親的收購行為正在搶救。麗薩無意得知胡娜是何開心的未婚妻,尾隨胡娜來到何父所在的醫院,趁著胡娜在洗手間,打了胡娜,而此時艾米爾因為內疚來到醫院想看看何父,何開心誤以為她是來看笑話,放狠話把她攆走了。

艾米爾回到家中懇求父親為了自己停止對何氏的收購行為,卻被艾父哄了出去,並告訴艾米爾和她斷絕父女關係。艾米爾傷心離去,決定獨自回到美國,艾米爾來到何開心家中,給何開心流下一封信,信中將真相告訴了何開心。何開心看到信後得知自己誤會了艾米爾,便來到機場找到艾米爾,將艾米爾的機票撕毀,吻著艾米爾。艾米爾和何開心相戀,決定不回美國。倆人一起應對企業收購的事情,不想倆人在機場擁吻的照片被上傳到網上,各大報紙轉載。倆人的戀情遭到所有人的反對。胡娜看到報紙後傷心哭泣,何母帶著胡娜來找何開心,並當著何開心的面痛駡艾米爾。

何開心被何母帶走,而艾米爾為了何開心甘願被父親的保鏢押回家中。艾米爾回到家中,懇求父親成千他和何開心的戀情,卻遭到父親的反對。父親將艾米爾軟禁在家裡,並說隔天押送他回美國,再也不允許她回國。何開心為了幫忙解決家族集團的問題來到胡娜家裡給胡父道歉,被胡父逼問的一句話也回答不出來。

隔天何開心聯繫不上艾米爾,焦急的去艾米爾家中找艾米爾,艾父卻告知何開心。艾米爾已經回美國。艾米爾被押上飛機,她說出自己懷了何開心的孩子,保鏢將這消息告訴給艾父,艾父命人將艾米爾帶回家中。艾米爾回到家中艾父說孩子不能生下來,艾米爾堅持,這時艾父說出驚天秘密,艾米爾不是他的親生父親,而是他的舅舅,他的父親母親被何父害死,這次回來是來復仇的,艾米爾震驚。艾米爾將自己關在房間李哭泣,回憶著與何開心有關的一切。而此時何一坤越發覺得何母可以,於是找來自己最信任夏青青幫忙照顧胡父。

艾父找到王特,讓王特回到艾米爾身邊,想讓王特用以前的戀情幫助艾米爾出走何開心的感情。王特來到艾米爾身邊安慰艾米爾,艾米爾不理王特。艾米爾痛苦的折磨自己,艾父很是心疼,給艾米爾講述了很多關於艾米爾父母的事情,讓艾米爾開始仇恨何開心的父親。因為何氏面臨收購,股東內部矛盾增大,使得何開心被迫回到何氏擔任執行董事長,和何一坤一起解決收購困境。胡父因為何開心和艾米爾在一起的事情,從何氏撤資,使得何氏陷入危機。決心復仇的艾米爾隨著父親來到何氏談判,何開心見到消失多天的艾米爾有些疑惑,還沒等何開心說話,艾米爾就告訴何開心,她要收購何氏。

艾米爾告訴何開心他已經和王特恢復戀人關係,他愛的人還是王特。之所以和何開心在一起,是為了破壞何開心的資金鏈。何開心不信艾米爾說道話,幾次三番的去找艾米爾,都被艾米爾無情的拒絕回來了。因為艾米爾的收購提議引起何氏股東震動,股東們紛紛要求放棄何氏,何開心和何一坤四處遊說股東們堅守何氏。這時胡娜得知何開心的困境來找何開心說,她會替她想辦法。艾米爾雖然出面收購何氏,但是她的內心卻是異常痛苦,王特本想趁機噓寒問暖,卻遭來艾米爾的反感。

王特為了獲得艾父歡心,提出了用不正當手段來收購何氏集團,被艾米爾痛駡一頓。艾米爾約何開心見面,逼何開心同意收購,被何開心拒絕,艾米爾在跆拳道館裡和何開心踢打。倆人雖然在廝打可是心中的愛意卻掩飾不住。倆人淚流滿面,異常痛苦。尾隨艾米爾的王特,見到倆人難捨難分的樣子,心生恨意,將艾米爾和何開心見面的事情告訴艾父,艾父責駡艾米爾,艾米爾獨自跑出去買酒。

何開心無意聽到父母吵架,何父將何母趕出家門,何開心問起原因,何父道出,何母趁EMT收購之際,拉攏何氏的人暗中為何開心收購股權,還偷改他的遺囑,並將地契拿走。何開心震驚不已,何開心問何母,何父說的是否屬實,何母沒有否認。何開心氣急敗壞的責怪母親,何母負氣離家。王特趁艾米爾酒醉之際,強吻艾米爾,被艾米爾拒絕,艾米爾告訴王特,她永遠不會再喜歡王特了,因為她已經深深地愛上何開心了。

艾米爾陪同艾父去見何開心和何父,倆人一番唇槍舌戰,誰也不讓步,何父威脅艾父他要組成聯盟對EMT反向收購。艾父說就算毀掉企業他也不會放棄對何氏的收購,這讓何父不解,何父追問收購原因,艾父道出真相,何父呆立原地。艾米爾和艾父離去後,何開心見何父情緒不好,便將何父送回家中,何父在房間裡不吃不喝,讓何開心等人疑惑不已。何開心勸艾米爾去跟何父面談。何父說出了當年真相,並拿出影片證明是老橋無意間接接害死了艾米爾的父母,何父承認有責任願意拿何氏作為補償,艾米爾不要何氏,要走了USB。

艾米爾回到家中給艾父看了影片,艾父看看完影片跌坐在椅子上。艾米爾勸艾父別再活在仇恨裡。EMT停止收購何氏了。艾米爾與何開心在噴泉廣場不起而遇後和好如初,並約好一起去看病情有所好轉的Lisa。而王特不甘心,控訴艾父變卦不把艾米爾嫁給他,被艾父用金錢打發,懷恨在心。一直在酒店陪伴何母的胡娜需要何開心趕快來一趟酒店,何開心只好打電話告訴讓艾米爾先去去看Lisa。艾米爾駕車駛出大門時王特看到艾米爾急忙駕車跟隨。原來何父給出走的何母寄來了離婚書,這讓何母奔潰,何開心趕回家想要勸何父不要離婚,卻與何父不歡而散。

艾米爾來到Lisa家,方格和肖妍鬥嘴時艾米爾見氣憤有些尷尬和Lisa去花園散步。艾米爾在花園幫Lisa錄影時被一直尾隨的王特迷暈然後帶走,手機卻掉落在地。眾人通過艾米爾手機裡的視頻發現她被王特綁架了,並通知了何開心和艾父。王特將艾米爾帶到市郊一處空倉庫,並要求艾米爾重新給彼此一個機會,艾米爾為了穩住王特,謊稱同意和何開心分手並打算親口告訴他,此時眾人已經報警,警方已對王特進行全面布控。王特發現艾米爾在欺騙他,惹怒了王特,王特要求艾父用全部財產贖艾米爾,同時要求何開心一個人出來見他,警方阻止,但是開心為了就艾米爾還是自己一個人悄悄出來見王特。

何開心為了見到艾米爾,幫助王特逃過員警的搜查,並試圖催眠王特得知艾米爾下落,被王特發現並打昏,此時胡娜得知事情經過,以與王特一起報仇為由,得到王特信任,並得知二人被綁架的位置,並將具體地址短信告知何一坤等人,自己一人先去穩住王特,誰料交談中被王特識破計謀,於是王特徹底失去理智,瘋狂毆打眾人,扭打之中,艾米爾被傾落的紙箱砸暈淹沒,王特打中何開心頭部,胡娜為了救開心,腰部被王特重擊。就在這時,警方趕到現場將王特逮捕,三人被送往急救室。艾米爾醒過來後急忙去探望何開心,卻發現何開心失憶了,唯獨忘記了她一個人,何母認為一切都是因為艾米爾。同時胡娜被醫生告知傷了脊髓需要住院。

艾米爾決定已保姆的身份繼續留在何開心身邊,除去何母之外大家都十分支持,而失去記憶的何開心真的只把艾米爾當做保姆對待,同時對受傷的胡娜表現出了熱切的關心,在一旁看著的艾米爾十分傷心,但是她必須守在何開心身邊,並積極尋找幫何開心恢復記憶的辦法。醫生給何開心會診認為何開心是心因性失憶,由於心理的床上造成的。何開心的外傷都好了,艾米爾作為保姆跟他一會回到了他們曾經一起生活的房子,熟悉的環境勾起了艾米爾的回憶,艾米爾越想越傷心,而何開心卻認為新來的保姆是哥哥何一坤派來的間諜,一心想要換掉她。

艾米爾開始尋找何開心心中的創傷原因。肖妍和方格來看望何開心,發現何開心對待艾米爾的態度十分惡劣,十分替艾米爾憂心,二人告別出來後方格再一次跟肖妍提起結婚的事情,兩人又一次不歡而散。一直等待出院的胡娜被醫生告知自己得了癌症,需要化療,建議通知家屬,但是胡娜怕父母傷心,決定自己面對。 李菲來看何開心,艾米爾懇求李菲幫忙把何開心的心理老師李博士找回來幫忙,送走李菲後,何開心發現被艾米爾剪壞的衣服,他生氣的將艾米爾趕出家門。

面對何開心的指責,艾米爾百口莫辯,站在門口苦等何開心開門,何開心不理艾米爾睡覺,半夜外面傾盆大雨,何開心看艾米爾還站在雨裡,一時心軟將艾米爾叫進屋裡,艾米爾痛哭。艾米爾說自己不是故要騙何開心,並保證以後不敢了,求何開心的諒解,何開心看著艾米爾真心悔改,同意留下艾米爾。何一坤通過前女友貝爾的幫忙找到了世界一流的心理醫生,想方法讓何開心帶著艾米爾一起去見心理醫生,在心理醫生的引導下何開心畫出了一副自己都看不懂的畫。何開心被自己的行為嚇到,心情鬱悶的現行離去,叫跟著自己的艾米爾開車送自己和胡娜見面。

開心和胡娜見面後,何開心煩躁的心情漸漸消退,何開心不解的說出自己見到胡娜竟然有種很熟悉的親切的感覺,何開心誤以為自己喜歡上了胡娜,並向胡娜提出交往的要求。胡娜同意。艾米爾在樓下等待何開心,見何開心和胡娜挽手走出來,艾米爾心裡有些難過,胡娜見到艾米爾的樣子心裡有些愧疚,但想到自己將不久于人世,她便自私的不去管艾米爾的感受讓艾米爾開車送自己和何開心來到海邊用餐。

艾米爾載著胡娜和何開心來到海邊用餐。胡娜在與何開心約會的時候突然痛症發作,只能請求艾米爾幫忙帶她回酒店休息。艾米爾回到家發現何開心一臉陰沉的等著自己,原來他在無意中看到艾米爾和何開心的保姆僱傭協議,生氣艾米爾模仿自己的筆記,艾米爾無法解釋,只好選擇回房間收拾行李離開。何開心在電視裡看到自己被解救的新聞,來找艾米爾對峙,艾米爾無奈之下告知實情,何開心不願意相信決定去跟何一坤問清楚。在何一坤處,艾米爾的話得到了證實,但是何開心依舊無法接受艾米爾是他戀人的事實,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見人。

方格幫何開心找回手機之前的資訊,何開心劃開螢幕看著全都是和艾米爾的通話記錄,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惡作劇。隔天,艾米爾來到何家勸何開心逃避解決不問題,讓何開心明天上午到自己的諮詢室接受李教授的心裡治療。李教授將何開心和艾米爾催眠,何開心被催眠後看著艾米爾被紙箱砸死,他以為艾米爾死了,他傷心欲絕,所以閉合了痛苦的記憶。何開心醒來後接受不了這種心痛,希望放棄治療,艾米爾勸說全部無效,失神的走入車海中,這時一輛巴士向艾米爾駛來,千鈞一髮之際,何開心想起了一切救回了艾米爾。

何開心恢復記憶了,何母喜極而泣。何開心希望父母不要離婚, 何父點點頭。這時何開心接到胡娜的電話,何開心趕去找胡娜,胡娜看著何開心朝他走來。何開心對胡娜說出他恢復記憶了。並感謝胡娜在他失憶的這段時間假裝和他相親,胡娜說她要出國了,希望何開心可以為她單獨踐行,何開心答應了。艾父說要回美國。要艾米爾好好照顧好自己,並送給艾米爾一個設計室。何開心陪艾米爾一起來到設計室,暢想美好未來。何開心離去後,艾米爾接到胡娜的電話,發現胡娜暈厥在海邊,趕緊將胡娜送往醫院。

醫生說胡娜的癌細胞轉移的非常快,已經轉移到全身內臟了,要儘快讓她接受治療 ,艾米爾聽後呆住。這時艾米爾才知道胡娜得了癌症,她問胡娜為什麼要隱瞞,胡娜說出她已經訂好後天去國外治療,她還這麼年輕,她怎麼會甘願放棄生命呢?艾米爾問胡娜她可以幫她做什麼?胡娜說她想單獨和開心吃一頓晚餐。在艾米爾的精心安排下,胡娜和何開心度過了幸福的時光,艾米爾目送胡娜獨自離去後回到設計室,無意發現胡娜錄製的影片,原來她是要出國尋求死亡,這時何開心走進來,艾米爾拉著何開心趕往機場,而此時胡娜在機場暈倒。

胡娜被送去醫院急救,何開心通知了她的父母,胡母看到病床上的女兒傷心欲絕,胡母懇求何開心救救胡娜,給胡娜一個活下去的希望,艾米爾對何開心說,為了挽救胡娜的生命,他倆分手吧。艾米爾離去。數日後,艾米爾舉辦了婚紗秀,而何開心挽著胡娜走進結婚教堂。就在何開心挽著胡娜走進教堂之際,艾米爾飛回美國。艾米爾乘坐的飛機滑過天空,而胡娜死在了何開心的懷裡。三年後,青青和何一坤的婚禮上,何開心得知艾米爾回國的消息,表面裝作不在意,但是儀式結束後還是回到了跟艾米兒表白的地方,艾米爾也再次回國在他和何開心定情的地方,他們再一次邂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