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作劇2吻

惡作劇2吻

集數

袁湘琴(林依晨 飾)是一個單純開朗的高中女學生,自從在開學典禮上看見代表新生致詞的江直樹(鄭元暢 飾)後,便不由自主地喜歡上這個號稱IQ 200 的超級天才少年。 號稱全台灣第一的天才直樹,幾乎沒有任何事能難得倒他,所有事情總在他掌握之中,然而湘琴的出現就像一個失控的龍捲風,將他原有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但湘琴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那股傻勁卻也讓他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與未來,而湘琴對他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滲入他心中。 在父母與好友的推波助瀾,也在兩人合力解決直樹父親的企業難題之後,直樹終於接受湘琴,和她走入結婚的禮堂。 而續集就從兩人的婚後展開,我們看到了湘琴如何一點一滴學好為人妻的角色,也知道了愛情付出的真正意義,是將兩人的愛結合,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所以直樹學醫,湘琴想當護士,當然這過程有許多因為湘琴迷糊而產生的危機與趣味,然而最後我們也看到了直樹如何保護自己最鍾愛的妻子,兩人也傳出了即將有寶寶的喜訊。

前往關島蜜月的飛機上,湘琴(林依晨飾)謊稱這是她今生最後的願望,真誠的演技感動了空服員,讓空服員在飛機上播放她與直樹(鄭元暢飾)婚禮的DVD,此舉讓直樹傻眼。在飛機上還認識了一樣去度蜜月的夫妻 - 阿巧與瑪麗。 出關時,瑪劇名對瑪麗有不好的預感。 在關島瑪麗一直纏著直樹,湘琴鼓勵瑪麗的丈夫阿巧阻止瑪麗,但是濫好人的阿巧只是怯懦退縮。使湘琴沒有與直樹獨處的時間,湘琴向直樹預約在蜜月的最後一晚要兩人獨處。湘琴為此精心打扮,但是到了當晚,瑪麗裝肚子痛,又麻煩直樹照料她,湘琴為此吃醋任性,大叫不要直樹碰其它的女人,直樹斥責湘琴。湘琴跑走。阿巧買藥時,瑪麗引誘直樹,直樹斷然拒絕後離去。 阿巧買藥回來,對瑪麗的任性大為光火,和瑪麗發生拉扯,不許瑪麗看其他的男人,阿巧展現對瑪麗的占有欲。瑪麗為阿巧男子氣概而著迷。 在蜜月旅行中,有幾個熟悉的身影一直出現在直樹與湘琴四周,湘琴一直沒有發現,但直樹早就發現那些熟悉的身影是裕樹與爸爸媽媽,此時直樹要求他們一起找湘琴。 湘琴徘徊街頭,被可怕的黑人搭訕,心生畏懼,以為自己會被賣掉,心中充滿恐怖的想像,更害怕從此再也看不見直樹,直樹此時出現解救她,才知道這個黑人是警察,以為湘琴是走失的國小生。直樹表明對湘琴的擔心,兩人接吻,終於有了第一夜。 終於阿巧和瑪麗和好,直樹和湘琴也開心的攜手參加兩人的婚禮。

回歸正常生活,湘琴預計要替直樹作早餐,幻想甜美的早晨,但還是睡過了頭,覺得這只是小失敗,努力想要執行身為妻子的任務。就在此時發現直樹根本還沒把自己的戶籍登記到江家,直樹還有其他的考量。 湘琴受挫。 新的學期開始,裕樹升上斗南國中的國一,湘琴的同學們也開始忙碌於就業出路。湘琴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 在學校,湘琴未入籍的事件傳出,裴子瑜離間湘琴說直樹為的就是隨時方便離婚。湘琴落寞。 再加上直樹蜜月旅行返家後,一直以學校、研究室為家,讓湘琴沒有時間確定直樹的心意,湘琴心中充滿不確定感,於是主動出擊 作便當送給直樹,幻想直樹會有貼心的反應,但即使如此湘琴還是見不到深居在研究室的直樹。在此湘琴認識了直樹的同學船津......

直樹帶湘琴到研究室,湘琴發現原來直樹這些日子來不眠不休的努力,是因為直樹才剛轉繫到醫學系,尚有許多繁雜的學業要補上,加上直樹要在即將到來的學術競賽中拔得頭籌,以證明實力,有能力的人應該為更多人服務,故此才會如此拚命,直樹勸湘琴不要把婚姻當作生命中的唯一,婚姻也不是只用來守住一個人,生活有許多面向,要讓自己活得多采多姿。 湘琴認識了更廣闊的直樹,更加欽佩自己的老公。 湘琴開始思考自己的出路,想要修教育學程試著當老師。直樹錯愕。湘琴決心要讓直樹刮目相看。 直樹在上學途中順便帶湘琴去登記戶籍,湘琴安心。而湘琴與直樹親昵地走在學校,學校里的謠言不攻自破。 在學校的醫學論文發表比賽中,直樹又贏了傳津,傳津自尊心受損。 此時正好湘琴來醫學系找直樹,卻遇見傳津,傳津要強吻湘琴以打擊直樹,直樹此時出現阻止。直樹勸傳津不要跟在自己身後老是以自己為目標,要傳津走出自己的路。 湘琴收到教育實習通知單,要去裕樹的學校擔任實習老師,為期 2 星期。 湘琴幻想自己在實習時會受到學生們的歡迎,卻馬上出了差錯,湘琴負責的班級是裕樹的 A 班,被裕樹提出的問題考倒,顏面盡失。

湘琴回家後才發現把要批改的學生考卷忘在學校,湘琴潛回學校找考卷,被警衛當作是小偷抓進警察局,還勞煩直樹到警局把湘琴領回。隔日,湘琴的糗事傳遍學校,而此時好美感謝湘琴,因有湘琴的糗事蓋過了好美被裕樹拒絕的事情,好美逃過讓人非議的命運,也表示自己對裕樹的事情已經看開。湘琴覺得不能這樣算了,鼓勵好美考進100名,為愛向前沖。 湘琴邀好美到家裡替好美補習,直樹卻為對此冷嘲熱諷,而裕樹則是死鴨子嘴硬地假裝不理睬,裕樹的心情被直樹察覺。湘琴補習補到自己睡著,直樹接手替好美補習。好美考進前一百名,裕樹答應跟好美當好朋友,好美感動不已。 終於,到了實習的時候,湘琴隔日就要在老師同學面前教課,湘琴為此焦慮,深怕裕樹又讓自己下不了台。直樹半夜起床,見湘琴不在床上,發現湘琴不斷預習明天要上的課程,連裕樹可能提出的問題也在預習之內。 直樹發現裕樹也在看認真的湘琴,要裕樹不要欺負他老婆。 在師長與同學的注視下,湘琴戰戰兢兢地上課,最後又有同學提出問題,湘琴依然答不出,這時裕樹解圍,還提出湘琴前一夜自己預習的問題,湘琴輕鬆回答。 湘琴回家對直樹報告自己的英勇表現,還以為自己有超能力,猜對了裕樹的題目。直樹只說湘琴是個幸運的丫頭。 教育實習最後一天,A班給湘琴獻上花束,湘琴感動,接著A班同學們請求湘琴千萬不要當老師,湘琴深受打擊,但是這實習的過程中湘琴仍有所收穫,獲得同學的認同。湘琴把這個心情與直樹分享。大學生活的最後一個暑假,直樹說要帶湘琴去鄉下,那正是母親的故鄉,媽媽要為此感到緊張。而傻傻的湘琴還開心地以為這會是甜蜜的旅程......

湘琴帶克莉絲汀去吃自己父親作的料理,克莉絲汀看見阿金,說自己已經找到夢中情人,那個人就是阿金!標準的一見鍾情。湘琴訝異克莉絲汀的怪異口味,克莉絲汀對湘琴說自己在英國有個父親許配的未婚夫,而她一點也不喜歡那個醜八怪。 克莉絲汀纏上在學校餐廳工作的阿金,阿金尷尬,故意提出高標準的擇偶條件,那個女孩要是能相夫教子的傳統女性,要會花道、茶道、料理、裁縫… 克莉絲汀勇敢接受挑戰。 湘琴帶克莉絲汀回家,請求媽媽改造克莉絲汀成為傳統的好女性。媽媽也燃起昂然興致。密集的新娘訓練下,克莉絲汀努力學習,每天在學校都跟阿金報告自己的學習進度。阿金把克莉絲汀的努力看在眼中,卻假裝不為所動。 媽媽小題大作宣布湘琴懷孕,這個訊息馬上傳滿校園,媽媽爸爸對湘琴悉心照料,還買了堆嬰兒衣物,湘琴對孩子也是萬般期待。 研討會結束回來的直樹沒跟著家人起鬨,冷靜地帶湘琴去看醫生,才發現是......

湘琴收到學校寄來的通知單知道自己學分不足而無法畢業,傷心的湘琴表示自己不想念,要專心作直樹的太太,直樹指責湘琴生活沒有目標,拿自己當藉口逃避現實問題。湘琴氣直樹是個不需努力的天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苦,加上裕樹在一旁數落湘琴,湘琴離家出走。 湘琴跑去投靠純美,得知純美已經可以畢業,湘琴對自己吵架理由更是開不了口,再加上純美與男友阿布感情濃烈,湘琴更悶,於是改跑到留農家暫住。湘琴擔憂直樹會不會因為自己不在而寂寞,想到失眠。 在學校時,湘琴去偷看直樹有沒有因為自己失蹤而落寞,發現直樹一如往常,湘琴更是生氣。媽媽要直樹給湘琴一個台階下,要直樹帶湘琴回來,直樹不肯。 離家三天,直樹對湘琴依然不聞不問,湘琴感到憂慮,不敢想像直樹完全不想理會自己。湘琴發現自己給留農家人添麻煩,於是藉口要回家,離去。 裕樹知道湘琴投靠留農,裕樹覺得湘琴的離家自己在旁推波助瀾也有責任,當裕樹帶著小可愛到留農門外守著時,發現湘琴正好要離開留農家,裕樹跟著徘徊街頭的湘琴,發現湘琴上了陌生人的車,裕樹緊張......

劉農交錯論文、純美延畢、湘琴學分不夠加上要轉系去念護理系,於是三人都留級了,而只有裴子瑜順利畢業。 克里斯廷向湘琴抱怨阿金的冷漠,說自己也該回英國了,但阿金要是開口,自己就會為阿金留下,湘琴決定幫克里斯廷敲開阿金的心。 湘琴替阿金辦了生日會,會上,克里斯廷送阿金親手織的毛衣,阿金鬧彆扭,嚷著要克里斯廷快回英國。克里斯廷落寞離去,湘琴告訴阿金克里斯廷真的快回英國了。阿金反省自己的不是。直樹怪湘琴不該去刺探阿金的心意,這樣反而會讓阿金退縮,順其自然才會讓真心展現。 克里斯廷回國當天,阿金在幸福小館安靜地想又想、工作心不在焉,最後一秒才決定去機場。 直樹幫湘琴補習,湘琴強迫直樹答應只要考過轉護理系的考試,就一起約會,這樣才有努力的動力。而湘琴終於考過,滿心期待與直樹的約會,這是兩人第一次正式約會。湘琴為這個約會嚴謹規劃。直樹只覺得無聊。 湘琴轉入護理學院的第一天,認識了可愛溫柔的智儀、活潑熱情的妮娜、熱血的啟太及美男子歐陽乾。發現大多數的護理系學生多以直樹為偶像,湘琴不敢表明自己身為直樹太太的身份......

笨手笨腳的湘琴努力學習當一個護士,疲累不已。約會的規劃沒有一件照本執行,湘琴有些悶。 湘琴被同學們拉著去偵察直樹的太太,一群人在直樹家門外守候,此時裴子瑜與直樹一起走進家門,同學以為裴子瑜就是直樹的太太,紛紛自嘆弗如。 湘琴不想在學校跟直樹扮演陌生人,越來越想向朋友表明自己是江太太,因此在學校學習時更是心不在焉。好不容易說出口,人家只說她在開玩笑。這時直樹正好來找湘琴,大家才相信。 湘琴以為自己的謊言會被朋友斥責,沒想到他們並沒生氣,反而說直樹的太太是湘琴這樣的人,就不用放棄直樹。 湘琴超怕打針,也因為湘琴太迷糊,同學沒人敢讓她練習注射。連直樹都拒絕當她的實驗品!

直樹與朋友聚會時,發現湘琴與她護理系的朋友已經在餐廳等著他們,一群人只好一起喝酒。湘琴首先喝醉睡著,啟太自願送湘琴回家,直樹出面阻止,要啟太別管自家的事。 啟太展現對湘琴的關心在意,直樹也看出來了。湘琴對直樹表示要湊成啟太與智儀的戀情,直樹欲言又止。湘琴故意讓啟太與智儀學校實習時分在同組,增加兩人相處機會。 在家中,湘琴說護理系即將要去解剖大體,直樹要湘琴作好心理準備。 在學校,老師宣布其實護理系只是參觀大體,智儀難過抗議,原來她最愛幫人打針開刀,而此時湘琴也得知了智儀其實對啟太沒有興趣。參觀大體解剖時,湘琴害怕暈倒,啟太把湘琴抱去醫護室。啟太幾乎要親湘琴……直樹出現,直樹要啟太別對湘琴對動手,而啟太認為自己比直樹更會替湘琴著想,兩人敵對。 媽媽提議全家一起去江家別墅散心遊玩,由於湘琴還有作業要完成,不得以只能帶上同組的其他四人。

裕樹原本對智儀很有好感,但看見智儀殺魚的狠樣後,幻想破滅。 湘琴對直樹提議兩人在民宿多留幾天,直樹有事拒絕,啟太勸直樹多陪老婆,直樹要啟太別管,湘琴怪直樹說話過分,沒想到直樹卻說不如湘琴與啟太留下來,湘琴生氣跑開。 啟太追上湘琴,要湘琴對直樹死心。回到江家,直樹與湘琴的關係陷入冰點。湘琴回想起被啟太追到後,自己對啟太的心意打哈哈開玩笑帶過。 回到學校,湘琴見啟太的態度一如往常,以為那天在民宿啟太的告白是個玩笑。 傳津認為自己奪冠有望,跑去問教授名次,發現自己又是第二名,傳津失望撞牆。 直樹去幸福小館吃飯與阿金聊,聊起最近對湘琴的心情,阿金點破直樹,說直樹是在吃湘琴與啟太的醋,直樹訝異。湘琴與直樹的關係依然在冰點,湘琴的期中考成績奇差,這時好友純美宣布自己懷了男友阿布的孩子,即將結婚......

好友純美宣佈自己懷了男友阿布的孩子,即將結婚。 湘琴在家向直樹報告這個消息,但直樹反應很冷淡,對於兩人即將到來的結婚紀念日,直樹也不想慶祝。湘琴向直樹發飆,抱怨直樹根本不愛自己,只有自己愛直樹,湘琴氣得離家出走。湘琴去幸福小館投靠阿金與克莉絲汀,説自己以前只要能看見直樹就很開心了,現在居然越來越貪心,希望直樹看着自己。兩人安慰湘琴,湘琴大醉睡着。 在學校,啟太要求湘琴與直樹離婚而跟自己在一起,啟太向湘琴表白,湘琴震驚。此時直樹出現,向湘琴表達自己最近的心情,直樹發現自己在湘琴出現之後,自己才開始有了人類那種糾結混雜的情緒,所以自己很需要湘琴,只有湘琴在身邊,直樹才能作真正的自己。湘琴感動,重回直樹懷抱。兩人重修舊好。乾乾勸啟太看開,説啟太只是想拯救自己心目中那個不幸的湘琴。媽媽對直樹與湘琴的結婚紀念日萬分期待,瞞着兩人偷偷規劃宴會事宜。純美求湘琴一起去見阿布的母親,湘琴夠義氣地答應。純美與湘琴一起去見阿布的母親,沒想到阿布的母親百般數落純美,身為好友的湘琴氣不過,翻桌大罵。阿布的母親離去,湘琴才驚覺闖了禍。阿布怪湘琴衝動,純美站在湘琴這一邊,説如果湘琴不發作,自己也會作同樣的事,阿布與純美大吵説要分手,湘琴嚇到萬分自責,不希望純美成了未婚媽媽,努力勸純美與阿布,希望兩人和好。結婚紀念日當天,湘琴發現純美站在學校屋頂,以為純美要跳樓,趕緊衝上屋頂陪着純美。後來才知道純美只是心情低落,純美察覺自己不能沒有阿布。這時純美肚子痛了起來,讓湘琴嚇壞,大叫直樹。直樹與湘琴送純美到醫院,阿布趕至,表白自己想過要逃避、怕當父親,但現在阿布發現純美的重要。 純美的孩子保住了,阿布與純美和好如初。湘琴與直樹這一折騰,完全忘了自己的結婚紀念日,而媽媽替兩人辦宴會的事也拋在腦後。媽媽在宴會會場氣惱不已。眼看趕不上宴會,湘琴與直樹自己跑去坐摩天輪吃蛋糕,慶祝結婚兩週年,兩人有小小的浪漫。由於啟太對湘琴告白,兩人之間仍有些尷尬。湘琴的打針技術超差,老師給湘琴補考機會,但湘琴找不到同學來練習…

由於啟太對湘琴告白,兩人之間仍有些尷尬。湘琴的打針技術超差,老師給湘琴補考機會,但湘琴找不到同學來練習,啟太於是自願當湘琴的實驗品,兩人因此盡釋前嫌,啟太知道湘琴為了直樹而去當護士,祝福兩人的婚姻。隔天,直樹用自己當試驗品,讓湘琴練習打針抽血。 護理系有傳統的戴帽式,湘琴期待戴帽式後能收到直樹的花,但直樹因為又要去外地參加醫學會議,當天會不在。湘琴大失所望。乾乾極力希望能當戴帽式的代表,但是卻因為身為男性而遭拒。乾乾心碎,而湘琴因為是江直樹的太太,被任命當宣示代表。戴帽式當天,湘琴想辦法讓乾乾代替她上台,乾乾圓夢,感動不已。 典禮後,湘琴一個人待在會場,此時直樹出現,原來他會議一結束,馬上搭車回到湘琴身邊,替湘琴戴帽。 湘琴到直樹的醫院實習,卻被安排照顧一個刻薄的老婆婆罔腰,湘琴被當奴隸使喚。又因為身為醫院偶像江醫師的太太,湘琴被醫院裡的護士排擠。湘琴向直樹抱怨,但是直樹要她自己處理。啟太負責的病患是一個叫秋賢的女孩,秋賢對啟太有愛意。 老婆婆得知湘琴是直樹的太太,臉色大變。原來老婆婆是直樹的 FANS ,她無法容忍湘琴獨占直樹,於是更加奴役湘琴。而湘琴看見同學們都與照料的病患關係很好,只有自己相反,不勝唏噓。老婆婆不斷小題大作,裝病騙湘琴,湘琴傷心懊惱。直樹勸湘琴放棄護士之途,認為這個工作超過湘琴所能負荷…

直樹勸湘琴放棄護士之途,認為這工作超過湘 琴所能負荷。湘琴被護士長告知不需再照顧老婆婆,湘琴向老婆婆告別,發現老婆婆得肺炎,趕緊找來醫生醫治老婆婆。湘琴這時發現老婆婆的親人都不來探望,湘琴熱血地要替老婆婆當夜間看護。這才知道老婆婆的的心裡,原來老人家需要的就是一個安全感,尤其像他家人這樣不聞不問,無形中會把有能力的醫生直樹當作靠山,投射一份如親人般的親昵。湘琴體諒老婆婆的心意,摸出了與老婆婆的相處之道。 實習結束,同學們與病患臨別依依道別。 學校畢業典禮,湘琴的同學有各自的前程規劃。純美懷孕六個月,即將與阿布完婚,劉農即將到音樂雜誌社任職。 純美邀請湘琴當婚禮的親友致詞人。湘琴為此緊張萬分,狂背書上寫的制式致詞。湘琴陪純美去挑餐廳,卻碰見阿布帶著阿布母親來,湘琴與阿布母本就有過不愉快,這時兩人間更加緊張。阿布母完全掌控兩人的婚禮,湘琴本要發作,純美卻忍下。湘琴發現自己沒有婆媳問題是件多幸福的事。 純美的婚禮上,湘琴致詞時喝醉酒,阿布母大發飆,純美駁斥阿布母,這時阿布站在純美這一邊,兩人甜甜蜜蜜。純美向阿布母開誠布公,原來,阿布的母親無接受自己的兒子奉子之命突然結婚,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兒子突然被剝奪,純美要阿布的母親放心,說阿布的母親不會失去兒子,反倒會多了個女兒與孫子。 在學校湘琴學到分娩,認識到分娩所可能發生的危險,而此時懷孕的純美告訴湘琴自己有胎位不正的問題。 啟太開始藉故脫隊,同學好奇跟蹤,發現啟太是去幫秋賢作復健,鼓勵秋賢。湘琴由衷希望啟太這次能談成戀愛。啟太向湘琴等人解釋,秋賢車禍傷愈後卻還是站不起來,可能是因為心理因素導致無法站起。 湘琴陪純美開車去求安胎符,回家途中純美的羊水破了…

湘琴開車送純美到醫院,差點撞上秋賢,此時一直無法站起的秋賢突然站起閃躲,啟太大驚。直樹責怪湘琴不該開車。 純美順利生產,原本胎位不正的嬰兒被湘琴一嚇,胎位變正,生下女嬰。 秋賢向啟太表示現在自己會走了,怕因此看不見啟太,啟太安慰秋賢。兩人終於踏上戀情的第一步。 大學校慶會要到了,這次要選出人氣王與人氣女王,而當選的男女兩人要當眾接吻,湘琴認為直樹一定會當選人氣王,所以自己一定要努力選上人氣女王。 阿金找湘琴說話,湘琴發現阿金欲言又止,湘琴回家問父親,父親表示阿金已經有實力開業了,只差信心。湘琴擔憂阿金與克莉絲汀的未來。 校慶開始湘琴努力拉票,這時阿金向湘琴表示愛克莉絲汀,但是自己只是個未出師的廚師,沒有信心。湘琴鼓勵阿金勇敢向克莉絲汀示愛。 校慶結束時,阿金的肉羹攤得到第一名,而人氣王由直樹當選,人氣女王是克莉絲汀當選。兩人正要接吻時,阿金阻止並向克莉絲汀示愛。克莉絲汀的苦戀終於修成正果。湘琴懊悔自己不該浪費時間拉票,而應該陪直樹享受校慶,直樹吻沮喪的湘琴,安慰了湘琴。 直樹通過替代役甄選,要去馬祖外島,湘琴無法接受要與直樹分開,又氣他沒跟自己商量,湘琴發脾氣,不跟直樹說話。 直樹找阿才聊聊,原來直樹考慮要把湘琴一起帶去,但是又顧慮到湘琴的學業與適應問題,擔心自己忙於替代役的醫務工作,沒有餘力照顧湘琴。 這段話被湘琴偷聽到,湘琴感動於直樹為自己的著想。 直樹的大學畢業典禮,湘琴看著台上致詞的直樹,想起與直樹、同學的種種心中感慨萬千。 在空教室里,湘琴對直樹說自己一年後會拿到護士執照,然後去馬祖找直樹,要直樹等她不許花心。 港口邊,湘琴送直樹坐上往馬祖的台馬輪,離情依依…

湘琴在學校、家裡時常想到直樹不在而觸景傷情,常恍神作錯事,終於忍不住想念的心,跑到馬祖找直樹。 湘琴埋伏在直樹實習的醫院偷看直樹,發現有對母女與直樹狀似親昵,湘琴十分緊張。湘琴最後還是被直樹發現,直樹留湘琴過夜,解釋後,湘琴才知道那對母女的小女兒君雅是個心臟病患,但是卻不願意開刀,所以才來找直樹商量。 在醫院湘琴向直樹告別時,君雅得知湘琴是直樹的太太時大發脾氣,硬要直樹娶自己的媽媽,直樹說不可能,君雅受挫心臟病發。君雅只是小發作,但是依然拒絕開刀。 湘琴與君雅的母親談過後又熱血起來,自願說服君雅開刀。 湘琴在馬祖暫且住下,守在君雅身邊,終於說動了君雅開刀,原來是君雅喜歡直樹,因為自己太小所以才想要直樹跟媽媽結婚,湘琴說如果開刀就介紹一樣帥氣的小直樹──裕樹給君雅,所以君雅才答應開刀。 開刀時,君雅問直樹為何當醫生,直樹原來是因為湘琴之前的一段話而想當醫生,只是湘琴完全不記得了。 湘琴要求裕樹替好美預習,裕樹勉強答應。裕樹嚴苛地替好美補習。 媽媽和湘琴邀請好美來家裡參加端午節派對,湘琴辦遊戲,遊戲最後由裕樹與好美獲勝,規定獲勝的兩人要接吻,裕樹生氣說氣話,好美難過跑開。 裕樹追上哭泣的好美,好美心情紓解。 好美努力念書,但是對考試還是沒信心。 考試當天,裕樹發現好美居然缺考兩科,裕樹大為光火指責好美,覺得自己在好美身上浪費了時間。好美只好上另一所高中。 裕樹遛狗時遇見獸醫,獸醫告訴他之前,小可愛受傷被一個小女孩送來醫院,那個小女孩就是好美,而那天正好就是考試當天,裕樹這才知道好美缺考的原因。裕樹衝到好美家向好美道歉,裕樹抱緊好美。 又是一段湘琴想念直樹的日子…… 湘琴決定與父親去鄉下掃母親的墓,沒想到此時直樹放假,從馬祖回家,湘琴猶豫不能與直樹相聚,直樹卻自己說要去,父女兩都面有難色。 坐客運時,父女沮喪地要直樹要有心理準備。到了鄉下下了車,直樹看見熱鬧的歡迎隊伍,全是吹西索米的樂隊,都是鄉下純樸的鄉親父老,湘琴與父親覺得愛吵熱鬧的親戚很丟臉,直樹見怪不怪,一派冷靜…

湘琴小時候母親就去世了,這時看見母親的照片、聽見爸爸與直樹聊起母親的事,感覺與陌生的母親多了幾分親近。 湘琴見直樹祭拜母親的墓,感到幸福,在心裡向母親介紹自己的老公給母親認識。 湘琴考過護理人員的國家考試,打算隔天直奔馬祖向直樹報告這個好訊息。 隔天卻是颱風天,湘琴在狂風暴雨中搭上台馬輪,極度害怕自己會在此遭受不測,似乎就要與直樹生離死別…… 一番折騰後終於到達馬祖,但已是夜深人靜。湘琴在門口敲門沒人應,以為直樹不在家,不禁大哭,原來直樹是在屋頂上作防台補強。兩人終於開心團圓。 湘琴回到學校後,因為馬祖的醫院無實習空缺,湘琴只好留在康南醫院實習,湘琴在醫院依然時常出錯,記不得醫院的地理位置。在醫院裡認識花花公子外科醫生熙恆,尖酸的腦外科醫生杜澤森。 在醫院裡,湘琴是病患眼中的鬼見愁,要是被她抽血就會血流成河,引起騷動。護士長提醒湘琴要更加努力,否則以後只會成為直樹的累贅。 湘琴在醫院更加賣力工作,夜晚還一個人在醫院裡認路、熟悉環境。護士長把湘琴的努力看在眼裡,替湘琴找到直樹在馬祖服務醫院的護士空缺,湘琴開心。 沒想到湘琴在與熙恆巡房時卻遇見直樹,湘琴大驚,才知直樹已經轉回康南醫院服務,趕緊請護士長收回成命。 回到家裡,媽媽舉辦了慶祝夫妻同房的歡迎會,湘琴與直樹再度在一起,湘琴感到幸福…

在醫院裡,湘琴立志要當直樹的好幫手,熙恆醫生是直樹的指導醫生。但直樹卻比他受歡迎。 開刀時,湘琴當杜澤森的助手,狀況連連,不但怕看開刀還太過緊張把鉗子刺到杜澤森的手。這讓大家懷疑她的能力,湘琴也對自己失去信心。 一夜突然有車禍病患上門,直樹明知實習醫生不能開刀,但還是當機立斷要替病患開刀,在人員不足下要求湘琴當助手,湘琴臨危授命緊張萬分,也擔心著直樹的前途…… 開刀時湘琴還是慌慌張張的,但在直樹帶領下,湘琴看見直樹的專業與專注,湘琴終於當了個稱職的護士。術後,湘琴對直樹讚嘆,這時直樹卻抱住湘琴,直樹這時才顯露出初次醫治重症病患的害怕。 由於直樹自行替病患開刀,醫院開懲處會議,直樹認為自己是為救病患沒錯,眼看就要懲處直樹,在門外偷聽的湘琴沖入替直樹說話,加上護士主任清水說情,肯定直樹的醫術,醫生們討論後決定只罰直樹寫悔過書。 裕樹找直樹談,問他怎么會喜歡湘琴,直樹說自己可以做到世界上 90 %的事,而剩下 10 %自己作不到的事,湘琴卻可以做到。直樹說裕樹對好美的心情就是在吃醋。 裕樹到好美學校門口等好美,與好美開誠布公說自己聽見好美說自己沒男友,好美說因為覺得自己不是裕樹女友才會這么說,感覺不到裕樹喜歡她。裕樹吻好美,向好美告白,兩人正式交往。 直樹在醫院工作勞累,回到家還要看湘琴的看護計畫,沒有休息時間。在醫院,阿金抱著燙傷的克里斯廷要直樹醫治,阿金髮現只要一有問題,直樹還是最值得依賴的人。 湘琴發現直樹工作繁忙,身心壓力大,但是身為妻子湘琴卻什么也沒作,湘琴自責。於是湘琴精心料理便當,帶到醫院給直樹,卻從樓梯跌下,直樹護住湘琴而被壓傷昏迷,湘琴大驚。 急診室外,湘琴因使直樹受傷而焦急擔憂,後來才發現直樹是小腿骨折,昏迷是因為直樹缺少休息營養不足。湘琴自願負起責任照顧直樹,但湘琴的照料只是讓直樹更累,湘琴私下替直樹收下直樹的工作,偷偷替直樹分勞寫這些病歷報告,要讓直樹安靜休養。 湘琴也因為護士工作加上分擔直樹的工作,因而身體不適,終於在醫院昏倒,於是作了一次醫療諮詢。 其它醫師來質問直樹的病歷報告,直樹這時知道湘琴幫他作這些工作,直樹怪湘琴把事情作糟,湘琴泣訴自己的無能,但她的作為都是為了直樹好,直樹體認湘琴的用心,怪自己沒能力接好自己妻子才會受傷,這次住院讓他明白患者的心情與湘琴堅強的看護 …

阿金向克莉絲汀求婚,但是克莉絲汀卻不答應,阿金大受打擊。阿金潛入醫院察看克莉絲汀是否交了新男友,克莉絲汀這時知道阿金有多在乎他,克莉絲汀表白她拒絕的原因是自己的身體有不為人知的傷疤,克莉絲汀不願意身上的傷口坦漏在阿金面前。阿金為了讓她了解自己的心意,於是把自己扮醜,像是燙傷,克莉絲汀難過,卻不離不棄。兩人心意相通,阿金再次求婚,克莉絲汀答應。 湘琴的生日即將到來,湘琴想一想,發現自己從沒收過直樹的禮物。湘琴要直樹空下自己生日當天,見湘琴這么努力安排生日的事,直樹答應生日當天與湘琴約會。 為了約會湘琴精心打扮,卻在赴約路上遇到車禍傷員,湘琴忘了約會替病人急救,送到醫院,折騰了大半天,湘琴到約會的地點已經是夜晚,湘琴此時的裝扮凌亂帶血,又以為直樹已經回去,想到直樹要幫自己慶生的計畫泡湯,難過哭了,直樹此時出現,看到好像受傷的湘琴,生氣又擔心。 直樹帶湘琴到自己的研究室,秀出湘琴之前送給他的所有東西:像是迷你袖珍小屋、按摩器等等,湘琴見直樹一一保存,十分感動,這時直樹送給湘琴象徵真愛的鈕扣戒指,兩人一片甜蜜。 第一美形男模 NOBU 到康南醫院看病,護士們期待著美男到來,卻發現 NOBU 驕傲無禮個性又差,湘琴斥責 NOBU ,這時 NOBU 卻緊抱她,直樹出現看出 NOBU 就是長大後的阿諾,邀請阿諾到家裡。湘琴訝異小時候如天使般的阿諾,長大後居然成了惡魔,希望阿諾跟裕樹見面後可以恢復小時候的清純 …

小時候與阿諾親近的裕樹期待著長大後的重逢,阿諾到訪後,裕樹卻失望地發現阿諾變了。好美替裕樹的媽媽去買東西,回來路上遇見阿諾,阿諾聽著好美說著與裕樹的交往過程,阿諾突然引誘好美戀愛。裕樹這時看見,與阿諾起爭執,阿諾忽然昏倒。 阿諾舊病復發住院,湘琴問起阿諾家庭的狀況,得知阿諾父母離異,而阿諾也完全不相信人性。 阿諾完全把湘琴當傭人使喚。阿諾對湘琴說起自己的轉變,說出原本看不起他的人,在他成了模特兒後變得趨炎附勢,阿諾看透人類醜陋的一面,要湘琴不要以小時候的印象對現在的阿諾存有幻想。湘琴覺得阿諾很可憐。直樹建議阿諾動手術把腎臟囊腫病根除,阿諾拒絕。 湘琴見直樹辛苦研究阿諾的病,湘琴心疼。直樹再次建議阿諾動手術,阿諾不但拒絕還出言諷刺,一旁的湘琴氣惱怒斥阿諾,說出直樹之所以決定當醫生就是為了醫治阿諾,阿諾一直在大家心裡,要他一定要動手術,湘琴說完後跑開。 阿諾對直樹說出自己怕動手術的原因,他怕手術要是失敗,自己的人生算是啥呢?他很怕死…… 阿諾找到湘琴,答應動手術,想要把荒唐的過去重新來過。阿諾動手術,湘琴相陪。阿諾手術順利、康復。湘琴與直樹去幸福小館吃飯,這時克莉絲汀的爸爸來找,發現女兒要嫁的阿金,覺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女兒,在他認可前兩人不能結婚。 到阿金家,克莉絲汀的爸爸無法接收這樣的小窩,拿出克莉絲汀老家的照片,才發現克莉絲汀原來是有錢人 家大 小姐,湘琴與直樹認為阿金的長處就是廚藝,於是要以廚藝打動克莉絲汀的父親。 為了明天要做出讓父親滿意的一餐,阿金傷透腦筋,直樹給了阿金一些建議……隔天,阿金做出來的菜淡而無味,克莉絲汀的父親不認可,而克莉絲汀也懷疑阿金故意作難吃的菜,不想跟她結婚,阿金難過走開。 此時直樹出來解釋,原來是直樹一看克莉絲汀的父親就發現他有糖尿病,告訴阿金,所以今天作的菜才會不油不甜。發現阿金寧願放棄結婚也要顧住自己父親的健康,克莉絲汀和父親大為感動,接受了阿金。 沒想到克莉絲汀的父親竟要求阿金入贅英國,阿金不願,便帶著克莉絲汀私奔 …

流行性感冒蔓延,直樹家中也無法幸免於難,全家只剩直樹與湘琴兩人沒有感冒,直樹與湘琴要照顧家人,也要去醫院工作。到醫院之後,湘琴發現許多的同事也都感冒了,人力不足使她要到小兒科幫忙,工作也顯得異常忙碌,直樹與湘琴也不得不加班。 一個母親抱著兒子焦急地來就醫,直樹醫治好小孩後,母子相擁的畫面讓湘琴感動,湘琴感覺到母親力量的偉大,與直樹分享這種感覺。 不料這時湘琴卻突然昏倒,以為自己也感冒了。湘琴在家人圍繞中清醒,正要吞感冒藥的時候卻被直樹阻止,原來湘琴有可能是懷孕了。 原本江家還沉浸在湘琴可能懷孕的喜悅中,沒想到隔天湘琴卻突然消失了,沒有人知道為什么。大家像熱鍋上的螞蟻焦急萬分。 直樹更是感到措手不及,他從沒想到時刻圍繞在身邊的湘琴會無故消失,直樹發現自己有可能就這樣失去湘琴,這是直樹第一次有失去湘琴的恐懼。 究竟湘琴發生了什么事情會不告而別,焦急的直樹可以找得到湘琴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