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厘米

愛的厘米

集數

燕西醫院心外科醫生徐清風與女機長關雨晴,因為默契配合救助病人心生好感而在一起,但彼此家庭都有本難唸的經,兩人必須共同克服。原本想通過事業逃避家庭問題的徐清風和關雨晴發現,當他們想要走到一起時,不但父母是越不過去的坎,而且自己也必須做出改變 。

關雨晴曾經是中國亞新航空公司的飛行員,兩年前加入南非航空公司,契約期即將結束,父母想方設法催促她回國工作,關雨晴想念家鄉,也想念和她一起並肩飛行的第七大隊的夥伴們,更想把她在國外累積的飛行經驗帶回祖國,幫助團隊培養出更多優秀的飛行員。

徐清風平白無故被關雨晴搶白了一通,他很鬱悶,還得硬著頭皮去醫院附近的酒店見母親,母親特意訂了房間,逼徐清風喝下她精心煲的湯,徐清風詢問才知道母親用他的名義和小醋包在網上聊天互動。

由於頭等艙客人的投訴,關雨晴被停飛。徐清風一回到北京就投入緊張的工作,徐秀蘭打電話勸他不要太拚命,就在這時,幸福里居委會主任慕名來請徐秀蘭幫忙調解小區裡的家庭關係,還列出了關係緊張的幾戶家庭的名單,徐秀蘭欣然答應。

關雨晴和徐清風解開誤會,對彼此的印象大為改觀,徐清風欣然收下關雨晴送給他公文包。高建瓴去找徐清風,迎面碰上關雨晴,護士向他八卦徐清風和關雨晴的關係,高建瓴很好奇,急忙追上關雨晴,向她要來聯繫方式。

關震雷終於趕走了關雨晴,他迫不及待向趙梅和李愛國報告這個好訊息,想儘快把李貝娶回家,信誓旦旦承諾讓李貝過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趙梅不放心,想親自照顧李貝,就提出婚後和他們一起住,讓關雨晴負責安置關永年和劉淑琪,關震雷滿口答應。

徐秀蘭在相親角遭到家長們圍攻,她越想越窩火,直接掛號來找徐清風興師問罪,催他儘快找個姑娘結婚,徐清風糾纏不過,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徐秀蘭才滿意離開。

高建瓴趕忙把徐秀蘭送去急救,徐清風聞訊趕來,高建瓴向他詳細講述了事情的原委,連連向他認錯,徐清風只想等母親甦醒過來,對其他事不感興趣,高建瓴只好悻悻離開。

徐清風和張燃借酒澆愁,張燃控訴父親把他的工資炒股全賠光,徐清風被母親管的沒有絲毫自由,兩個人同病相憐,一口氣喝了很多酒,最後都喝醉了,他們倆互相攙扶著回家。徐清風想開門回家,結果迷迷糊糊來到對門,最後醉倒在關雨晴家門口。

關雨晴和閨蜜來酒吧散心,突然看到關震雷帶著李貝在這裡狂歡,關震雷載歌載舞,開心地不亦樂乎,關雨晴氣不打一處來,狠狠教訓了關震雷一頓,要帶他回家向父母賠禮道歉,關震雷不小心把膝蓋撞在茶几上,疼地大呼小叫,李貝在一旁為他求情。

關雨晴看徐清風和林潔走遠,一把推開孫小白,賭氣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關雨晴來郊區的出租房看父母,遠遠看到關永年在樓下花園玩無人機,沒一個有人圍觀,關永年覺得好無趣,劉淑琪隨後趕來勸慰他,關雨晴躲在一邊看到這一幕,心裡很不是滋味。

林潔面對徐秀蘭的百般挑剔忍無可忍,當面質疑徐秀蘭根本不想她和徐清風交往,徐秀蘭反而指責林潔變了,根本不懂得尊重她,就是想把她一腳從徐清風的生活中踢開,徐秀蘭越說越生氣,逼林潔把家門鑰匙放下。

陳志軍越想越鬱悶,他靈機一動想出一個好辦法,要帶團隊成員去家裡開會。關多雲帶父母回家,進門看到陳志軍把公司同事帶回家,而且每個人都帶著行李箱,陳志軍假惺惺歡迎關永年和劉淑琪,可家裡住滿了人,他們倆只好先坐在沙發上。

藍俏俏先做了冰糖雪梨汁,她想親手餵給陳志軍,陳志軍婉言謝絕。關多雲打電話給陳志軍的同事,向他說明父親突發急病需要手術,讓他帶10萬押金來醫院,陳志軍急匆匆趕去,隨口說讓關雨晴也出醫藥費,陳志軍嚇得連連解釋,關多雲趕忙拿著銀行卡去繳費。

關多雲回屋收拾行李,想和母親換班照顧父親,陳志軍對她噓寒問暖,關多雲當面揭穿陳志軍在演戲,就是不想她父母搬到家裡來住,陳志軍連連解釋,關多雲根本不聽,讓他把同事們趕快攆走,然後就拎著行李摔門而走。

徐秀蘭讓徐清風拿上早餐,徐清風拎起飯盒大步追上關雨晴,替母親向她賠禮道歉,徐清風得知關雨晴要去醫院,就讓她搭車一同前往。徐清風把母親準備的早餐讓給關雨晴吃,關雨晴知道他也沒吃,就趁紅綠燈的時候偷偷塞他嘴裡一大口麵包,兩個人相視一笑。

關永年趕忙給關震雷點讚,還讓關雨晴也點讚支持關震雷,她早就看出關震雷的鬼把戲,對此不屑一顧。關多雲給關永年送來飯菜,關永年吃不完,就叫上關雨晴一起給徐清風送去,徐清風正在忙著給患者看病,他們就在門外耐心等待。

關永年逼關雨晴找徐清風開出院小結,徐清風要去門診,就帶關雨晴去門診開,徐清風還給關永年寫了一些注意事項,關雨晴還以為徐清風對父親特殊照顧,沒想到徐清風給他每一個出院的病人都寫。

關雨晴和徐清風四處尋找導盲犬,結果一無所獲。徐秀蘭發現徐清風今天走了18000多步,心裡大惑不解,徐清風平時就是兩點一線,徐秀蘭猜不到他去哪裡了。關震雷請李貝吃她最愛的生蠔,還親手餵給她吃,李貝大快朵頤。

陳志軍要送藍俏俏回家,藍俏俏婉言謝絕,突然發現陳志軍的嘴唇太乾,就把隨身帶的唇膏給他,還親手給他塗上,陳志軍再次體會到戀愛一般的甜蜜。

關永年對關震雷苦苦逼問,讓他說出賣車的錢的下落,關震雷只好交代給李貝買鑽戒了,關雨晴氣得無語,關永年舉手要打關震雷,可最終還是不捨得,關震雷理直氣壯指責關雨晴不關心他,還是李貝拿出所有積蓄給他買車了。

徐清風約關雨晴看電影,徐秀蘭做了豐富的早餐,徐清風只顧著在網上搜尋新上映的電影,徐秀蘭趕忙搶過手機,主動在網上訂票,還特意訂了三張票,要跟著徐清風和關雨晴一起去看電影,徐清風頓時覺得索然無味。

陳志軍一早在鏡子前打扮了很久才出門,還特意噴了香水,他無意中看到關多雲的項鍊,就想給藍俏俏也買一條,陳志軍直接來到首飾店,挑選了兩條項鍊,然後就去和藍俏俏約會。

徐秀蘭趕忙打電話叫救護車,把陳志軍送去燕西醫院,徐秀蘭打電話把徐清風叫來,徐清風向主治醫生了解到陳志軍有輕微腦震盪,關多雲想留下來照顧陳志軍,關永年強行把她叫走,徐秀蘭讓劉淑琪回家勸勸關永年,還悄悄提醒徐清風好好想想和關雨晴的婚事。

陳志軍苦等藍俏俏不來送飯,只好求護士幫他打飯回來。丁阿姨特意包了粽子給徐清風送來,還給他介紹對象,徐清風讓丁阿姨看手機封面女朋友關雨晴的照片,丁阿姨為他們高興,叮囑他好好吃粽子。

藍俏俏痛哭流涕,她沒有多餘的錢請律師,徐秀蘭滿口答應免費替她法律援助,藍俏俏對她感激涕零。關震雷和李愛國在實體店排了整整一下午買了四雙鞋,倒手賣了淨賺一萬三,李愛國開心地很不攏嘴,對關震雷讚不絕口。

關多雲每天接到很多訂單,她不敢耽擱,第一時間做好給客戶送餐,她收到陳志軍公司小劉的訂單,就趕忙做好了送來,陳志軍看到她竟然在送餐,趕忙叫住她,關多雲著急回家幹活,沒顧上和他說幾句話就匆匆離開了。

關永年和鄰居們炫耀用無人機拍的照片,徐秀蘭拿出藍俏俏修復的相冊,也向街坊鄰居們顯擺,還口口聲聲稱是徐清風的女朋友幫忙修復的,還翻出藍俏俏的照片給大家看,關永年對徐秀蘭冷嘲熱諷,提醒她要看清藍俏俏的真面目。

關震雷得知大志炒鞋越做越大,想入股他的公司,大志不接受小的投資,可關震雷手頭沒有那么多錢,李愛國躍躍欲試,只好啟動自己的小金庫。李貝偷偷拿出家裡的戶口本,把戶口本握在手裡拍照發給關震雷,關震雷開心地合不攏嘴,巴不得天一亮就去領證。

徐秀蘭徹底傻眼了,她追悔莫及,後悔拆散了徐清風和關雨晴,錯把藍俏俏當成最佳人選,結果給徐清風造成這么大的麻煩,高建瓴對她好言相勸,可她始終無法釋懷,高建瓴望著徐秀蘭失魂落魄的背影,心裡說不出的酸楚。

徐清風親自來機場接關雨晴下班,還送她一大束玫瑰花,關雨晴很開心,她特意給徐秀蘭買了香薰和香料,想讓她儘快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徐清風不想在家裡閒待著,想去非洲參加國際援助醫療項目,他第一時間去找高建瓴諮詢,高建瓴看他心意已決,答應馬上幫他聯繫。

藍俏俏不相信自己害死了父親,她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極力掩飾內心的恐懼,關雨晴看到藍俏俏家裡生活困難,奶奶臥病在床,也猜到徐清風之所以沒有揭穿藍俏俏,就是不想讓她更加痛苦,關雨晴提醒藍俏俏說明真相,還徐清風清白。

關雨晴聞訊趕來,看到徐清風憔悴的樣子,她很心疼,讓徐清風在這裡向她求婚,徐清風覺得過意不去,可關雨晴不想再等了,徐清風拿出戒指向關雨晴表明愛意,兩個人深情相吻。

關震雷怨天尤人,把他和李貝離婚的罪責都推到關雨晴身上,揚言讓關雨晴養他一輩子,關雨晴氣得無語,徐清風從心理學角度分析了李貝的心理,勸關震雷儘快去找李貝和好,否則悔之晚矣,關震雷忙不迭去找李貝,關永年和關雨晴他們才得以坐下來安心吃飯。

徐清風一忙完就打電話給關雨晴,向她詳細了解了關震雷的情況,關雨晴不放心,想留在老房子陪父母住幾天,徐清風答應做完手術就去看他們。當天夜裡,關永年在關震雷床邊的椅子上睡覺,關雨晴和劉淑琪擔心他身體吃不消,可關永年就想陪在關震雷身邊。

關震雷回家看到關永年和劉淑琪開心地合不攏嘴,得知徐清風不但給父母買了房子,還按照他們的喜好裝修,關震雷在一旁說風涼話,關永年擔心發生衝突,只好岔開話題,徐清風和關雨晴見狀,趕忙找藉口離開了。

顧老師引導關雨晴把他當成父親,可以要求他做事,和他說說心裡話,關雨晴承認那是第一次和父親一起吃火鍋,她很開心,沒想到父親給她當頭一棒,竟然讓他們推遲婚期遷就關震雷,關雨晴徹底寒心了。

徐秀蘭來老年大學,沒想到老班長竟然是關永年,他還通知大家要天津兩日游,關永年看到徐秀蘭,強行把她攆了出去,徐秀蘭不服氣,就到外面報名處諮詢,關永年隨後跟來,對徐秀蘭冷嘲熱諷一番,用激將法刺激徐秀蘭當場報名,其實這是關永年個高建瓴精心策劃的。

劉淑琪指導著關永年做蛋糕,關震雷餓得飢腸轆轆,讓關永年先做飯,關永年提出讓他每月交生活費,關震雷藉口開網約車不掙錢,關永年當場宣布下個月開始就不讓他在家裡吃飯了。

關震雷賭氣要把電器上的封條撕掉,關永年威脅要把房門鎖上,關震雷覺得關永年從上了老年大學變了,懷疑他聽信了別人的讒言,關永年卻不買賬,逼他每月交生活費,否則就把他趕出家門。

高建瓴做了徐秀蘭愛吃的麵條,還特意加了山西陳醋,徐秀蘭嘗了一口就說味道不對,高建瓴趕忙去炸辣椒油,徐秀蘭要攆他走,高建瓴不放心,對她千叮嚀萬囑咐。

徐清風和關雨晴等了很久也不見徐秀蘭回家,他們倆就下象棋。從那天開始,徐秀蘭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見高建瓴,兩個人重新找回戀愛的感覺,徐清風和關雨晴都很開心。

關震雷和同伴們剛把患者送到醫院急救,就接到一個孕婦的急救任務,關震雷聽出是李貝家的地址,手裡的煎餅顧不上吃就趕過去,他一進門就看到李貝挺著大肚子在沙發上疼地大汗淋漓,關震雷頓時傻眼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陳志軍約關多雲見面,特意準備了蛋糕,向她詳細講述了初到泰國的水土不服,之後陳志軍帶領團隊成員經過千辛萬苦拿下一個大項目,公司給他升職加薪,陳志軍趁機提出和關多雲復婚,關多雲斷然拒絕,陳志軍望著關多雲決絕的背影想,心裡五味雜陳。

今天是抗議醫療隊出發的日子,院長帶領全體醫護人員一起為他們送行,徐清風作為醫療隊的隊長,他發表了剪短的誓言,醫療隊的成員們和家人依依惜別,關雨晴有飛行任務沒來,徐清風在雙方父母的殷切目光注視下踏上了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