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王的男人

成為王的男人

集數

劇情講述政局混亂、權力紛爭達到頂峰的朝鮮中期,王「李憲」為了預防不測,找來了比雙胞胎更相似的「河善」做替身,代替他在皇宮裡當王而展開的故事。

朝鮮光海君八年政局混亂,朝上勢力權力紛爭,每時每刻動盪的局勢都威脅著君王的切身安全。光海君都處在恐懼當中,於是他找到都承旨許均,派他找一個替身給自己,以防止未來不知的危險。許均在妓院認識了一個醉客找到了以做戲子謀生的平民河善,他驚奇地發現這個男子竟然有一副和光海君一樣的面孔,且還有著卓越的口才及模仿天賦,他正是王上替身的不二人選。於是,許均帶著河善回到宮裡,準備實施替身的奇謀。

河善被金錢誘惑,答應假扮殿下,在宮中一直很隨意地生活,怎料宮女季煥因吃了殿下的宵夜而中毒身亡,這時河善才意識到宮中的險惡,意識到自己是代替殿下被殺的犧牲品,於是想盡辦法逃出宮…

河善下定決心要殺了申以謙,為妹妹達萊和季煥的枉死報仇,同時,禦膳房又有宮女死亡,令河善懷疑是大妃殿派人指使殺死宮女,河善和素溫到大妃殿請安,結果中殿素溫被太妃出言針對,令河善十分生氣。 素溫被領到宮中的獵犬襲擊,河善挺身而出救她,但此舉卻惹來妒忌,而素溫受感動,和河善的感情日漸升溫...

河善被人射箭企圖謀殺,經過追蹤調查後,懷疑是晉平君所為。 宣化堂妃子在中宮殿喝了茶之後,便突然暈倒,指出是朴尚宮想用邪術害死宣化堂,之後朴尚宮更在嚴刑烤問後去世了,所有矛頭直指中殿娘娘是幕後主使,河善搜集證據,想証明中殿娘娘是無辜,但卻被一眾儒生和史大夫阻止。 河善想成為真正的王,請求趙內官教他讀書識字,可是此時,生命卻受威脅...

戲子河善被迫返回宮中繼續假扮皇帝,但因肩膀被刺傷,要避免接見任何奸臣,只好假裝患上風寒,留在室內。為了生病的河善,中殿連續多天親手熬製湯藥,也漸漸安耐不住對河善的愛慕之情…

素雲趁河善睡著了偷偷親了他,並對氣坦白心意,河善醒來後竟不停打嗝,二人感情升溫,當素雲出殿養病時,河善對她思念不己,素雲也有同感,逼不得己回宮找他。 同時,二人出走到市集尋找真王,究竟他們能如願找到嗎?

河善和素雲微服出訪,河善帶素雲試了很多民間美食和玩意,素雲向他表明心意,說無論河善到哪裡,她都會在路的盡頭等待著他,二人渡過了開心幸福的時光。 當河善回到宮中,發現李憲回來了,李憲狠狠地打了河善,還把他送到山上自生自滅,想要重奪王位。 身邊的朝中大臣發現了異樣,甚至連素雲被召到大殿時,都發現王上有所不同,李憲聽到素雲說起和河善在一起時的甜蜜時刻,他心生妒忌,更想把河善置於死地,到底河善最後會怎樣掙脫?

河善保著性命回到宮中,因為李憲病癮又再復發,所以河善再一次代替他坐上王位。 河善向都承旨坦言自己很想成為真正的王,去守護生命中重要的人,都承旨答應他無論如何都要陪在他左右。 河善除去了朝中多名貪官一職,惹來申至洙不滿,而正值皇上生辰之日,之前被李憲幽閉的大妃娘娘也重獲自由,可是她懷恨在心,而素雲也察覺河善有所不同... 究竟李憲和河善的命運會如何?

中殿對河善有仰慕之心,特意為他準備了禮物,是中殿親手做的筆袋,繡上了與郎千載相離別,一點丹心何改移的字語。這時城中貼滿了戲子在假扮國王的壁書,平民躁動不安,河善的身份會...

河善和中殿之間互相確認了心意,中殿向河善表達想懷上對方子嗣的心意,但河善深知自己一直在欺騙中殿,感到內疚,唯有斷了這份情才能免得國家和所有百姓陷入危機...

中殿發現了眼前的殿下並不是真的殿下,李奎向中殿道出真相,真正的殿下在養病而找來了替身,河善本打算向中殿請罪但被曹內官阻止,明國使臣四天後就會到達迎恩門,忠告要守護龍榻,免得在關節處多生事端。

中殿離開宮殿想了結自己的生命,但河善趕到阻止了她,但有刺客射了一箭致河善重傷,中殿在此事更明白的自己的內心。明國使臣團來到殿中但殿下沒出現有失禮節,幸得危急關頭河善帶同了老虎皮的禮物出現化險為夷...

河善向左議政公開了自己戲子的身份,左議政以達萊作為把柄威脅河善,要將他從龍榻趕下來,左議政把達萊當做證人,但達萊反而指哥哥已不在世上了,左議政處境變成謀反之人,另一方面,中殿被診出因飲用百花茶而造成不孕...

府院君被人殺害而死的,河善認為是大妃所為,於是設下圈套想要捉拿晉平君,並要求朝廷討論廢母,但卻不成功。申至洙要求要見河善,並告訴河善是都承旨殺害了殿下,此時都承旨去見大妃,告訴她自己就是殺害暻仁大君的人,原來這一切都是河善設下的圈套…成功廢母後,河善要面對一個更大的難題,就是叛亂軍正衝進王宮…

晉平君帶著叛軍進宮,並把都承旨捉住。申至洙答應大妃,會把河善拉下殿下的位置,並連同中殿的人頭交給她。河善決定舉行朝參,打算在那場合救下都承旨,沒想到都承旨提前勸河善為國家和百姓守住王位,放棄自己,並在朝參中刺殺晉平君…

鶴山最後選擇取了自己的性命,來救河善,還請他把屍體掛到城門外,讓所有人都知道河善用正確的判斷來處決了罪人。 河善決心廢母,以免她繼續在宮中無風作浪,與此同時,河善也決定把帝位讓出,禪位給愭城君,自己回歸平民生活。 但此舉卻令河善和素雲要分隔兩地,素雲十分不捨,究竟最後二人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