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墾丁*天氣晴

我在墾丁*天氣晴

集數

漢文(彭于晏飾)、亮亮(李康宜飾)和阿佐(李紹祥飾)是在墾丁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漢文和亮亮迷上了網路純愛作家「雨不停」(張鈞甯飾),並以「天氣晴」為暱稱和雨不停在部落格上頻繁交流,沒談過戀愛的漢文甚至還愛上了「雨不停」,幻想「雨不停」如她的故事一般純情清澈。現實生活中的「雨不停」曉緯,是個情感激烈但愛情生活不斷受創的女孩,在面對男友的無情對待後,放下即將出版的小說以及台北的一切,偷偷遁入墾丁。阿南(阮經天飾)是「雨不停」小說的插畫家,與出版社合作不順,加上和女友經營的工作室經營不善,竟也搭上了巴士前來墾丁追討債務。 因緣際會之下,阿南認識了漢文和亮亮,三人成為好友,和亮亮之間的頻繁互動讓暗戀亮亮的阿佐大為吃醋。漢文認識阿南後,兩個愛衝浪、對大海有感情的大男孩,決定合開衝浪店。曉緯只和一同前來墾丁的外國友人混,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讓漢文為之氣結,但她的冷漠憂傷,卻又吸引了漢文,開始讓漢文懷疑自己對「雨不停」的愛。 和曉緯前來墾丁的外國友人原來是有目的而來,在經過熱心又友善的亮亮仔細導覽之後,竟然論文闡述墾丁國家公園管理上矛盾與紊亂之處,建議將墾丁從國家公園名單中除名。此一行為引起一番波瀾,同時也激發起亮亮想以更宏觀的角度幫助國家公園,她提議以BOT招標方式來管理水上摩托車業者,引起當地業者極大反彈,在激烈抗爭中,為了保護亮亮,阿佐竟然被攻擊重傷。 曉緯回台北解決與出版社的合約問題,事業產生重大危機的前男友想利用曉緯的知名度打響最新建案,因此藉機接近曉緯。與曉緯分隔兩地的漢文,想幫曉緯解決合約問題,卻因對法律不熟覺得自己像白癡幫不上曉緯的忙… 阿南認識了楚大哥後,漸漸熟知楚大哥對墾丁的感情和對觀光業的弘圖夢想,希望和楚大哥合作開創事業。一群人加入了楚大哥的計畫,事業即將展開時,楚大哥卻失蹤了,到底楚大哥去了哪?他們對墾丁的夢又該如何繼續?

在網路上以大膽的細節,描寫一段男青和一個有夫之婦的痴戀的小說家「雨不停」,居然對一個署名「天氣晴」的讀者回信了。嫉妒的讀者們開始猜測天氣晴的身份…陶藝家、詩人、攝影師。 其實「天氣晴」只是一個住在墾丁,愛衝浪、傻裡傻氣的大男孩漢文所為,胸無點墨的漢文,為了吸引天氣晴的注意,因此拜託在墾丁國家公園擔任解說員的女孩亮亮為他操刀。 筆名雨不停的丁曉緯,現實生活裡,真的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建章,糾結混亂的感情,讓她的寫作中斷了,把計畫發行她小說的出版社急得跳腳。 為雨不停畫插畫的男孩阿南,屢被出版社退稿,領不到錢。加上自己的公司被客戶跳票,又被合夥的女友哥哥揍了一頓,阿南因此決定到墾丁,找一個欠他錢的朋友周轉一下。

漢文的表哥阿冬,在墾丁經營水上摩托車。這天碰到不給錢的奧客,漢文和阿東跟對方起了衝突。前往勸架的警察阿佐因此受了傷。與阿佐一起長大的亮亮,看到在路邊徘徊的阿南,誤以為是打傷阿佐的流氓,上前把阿南打了一頓。為了彌補自己的冒失,亮亮為阿南介紹住處。當她發現阿南是繪畫高手時,立刻拜託阿南為墾丁國家公園畫海報。 阿南前往尋找欠錢的朋友,發現欠錢的朋友也欠了墾丁許多居民的錢,且逃之夭夭後,還把問題轉嫁到阿南身上。眾人正準備給阿南一番教訓,幸好阿南女友早阿南一步抵達,雙方溝通後誤會冰釋。 為情所困的曉緯,在網路上告訴天氣晴,她將前往墾丁。漢文和亮亮因此展開一場跟蹤計劃。可惜陰錯陽差,兩人不但沒接到雨不停,白忙一陣,亮亮還誤喝下了藥的飲料而昏倒。上次不給錢的奧客在海灘上碰到漢文,雙方又大打出手…

上次不給錢的奧客在海灘上碰到漢文,雙方又大打出手。幸好阿南丈義相助,兩人因此結為好友。當阿南也能唸出雨不停的小說內容時,沒接到雨不停的漢文和亮亮,懷疑阿南就是雨不停。其實丁曉緯根本就沒到墾丁。她為了讓自己定下心來把小說完成,要求與男友建章共進晚餐。正在辦離婚手續的建章,雖然同意赴約,但看到曉瑋對自己的依賴,和對幼齡女兒的刻意討好,開始擔憂兩人輕鬆的情人關係將變質。 亮亮要帶墾丁國家公園導覽,阿南在亮亮的熱情邀約下前往。然而阿南在公園內看到一對母子的溫馨畫面後,心情大受波及倉促離開,讓亮亮一頭霧水。

雨不停的完結篇終於出來了,編輯和讀者們都十分感動。曉瑋決定到建章家拿回遺忘許久的手機,赫然發現說要出國一陣子的建章,竟然與一女子在家享受雲雨之樂。受刺激的曉瑋,便割腕自殺。 亮亮接阿佐出院,原本想跟亮亮告白的阿佐,卻被亮亮搶先一步。亮亮清楚的告訴阿佐,跟他只是好朋友,希望以後阿佐不要來接她上下班了,阿佐大受打擊。 阿南原本答應亮亮再次參加墾丁導覽,卻在女友的催促下回台北,讓亮亮大失所望。而打算離開的阿南,卻又因墾丁的藍天碧海而留了下來,並決定跟漢文一起開衝浪用品店。

亮亮知道阿南要與漢文合開衝浪用品店後,對於阿南抓摸不定的心思大起反感,因此不願支持漢文的計畫。 受到建章背叛的曉瑋,放火燒了建章家的花園。出版社老闆希望建章不要告發曉緯,以免斷送曉緯前途,也避免替建章惹來八卦,建章同意了。 出版社決定替雨不停舉辦新書簽名會,漢文、亮亮興奮的準備北上。阿南亦想回台北拿回工作室的餘款,為衝浪店的投資做準備。

漢文、亮亮、阿南一起來到台北。雨不停未出現在簽書會場,打電話告知阿南的亮亮,卻聽到電話彼端傳來小雁告知阿南不會回墾丁開店的事。聯絡不到阿南,亮亮、漢文悻悻然回墾丁。 漢文回到家,面臨父親的最後通牒,要漢文想清楚,若不回高雄接家裡的鐵工廠,也不考大學,那就拿走他現有的財產去開店,以後出事也別回家找麻煩。失望的漢文決定振作起來,繼續處理衝浪店的事,沒想到阿南出現了。 漢文在書店尋找雨不停的書,並慫恿客人買雨不停的書,卻被一女子說那書是垃圾,令漢文很生氣。

漢文幫表哥阿冬接洽來借車的客人,是兩個外國人和一個漂亮的女子,竟然就是在書店說雨不停的書是垃圾的女子,而她正是曉緯。曉緯的高傲讓漢文很不爽,只是兩人卻一直碰到,曉緯甚至和兩個老外住在漢文家隔壁的民宿。 阿南接下亮亮提供為墾管處畫海報的工作,好還錢給漢文。亮亮帶阿南去海邊了解海報所欲傳達的內容,談話中亮亮得知阿南無心談戀愛,顯得有點失望。懷疑亮亮喜歡阿南的阿佐,因為嫉妒逼著亮亮給他重新開始的機會。

憂鬱症發作的的曉瑋,在墾丁街上尋找藥店買藥,卻不慎被玻璃刺傷腳底,因此走進一家人的庭院,想要點藥來擦。當她看到庭院裡的男性軟鞋、雪茄、車子,都跟天氣晴所描述的是一樣的時,嚇得逃開了。 漢文被曉瑋強烈吸引,繞著她團團轉,但總是摸不透曉緯在想什麼的漢文,開始鬱鬱寡歡。 阿南、漢文發現阿公讓他們開衝浪店的土地,十年前就已簽給楚大哥。兩人擔心,因此來到楚大哥開的party瞭解狀況。包子樓的楚大哥開Party,楚大哥在party上發下豪語,要結合生態開發墾丁綜合觀光園區。曉瑋跟著大家前往party,當她看到楚大哥時,相信楚大哥就是天氣晴,兩人因此多了幾分曖昧。

亮亮做了許久的功課,帶兩名外國人在墾丁做導覽。外國人對墾丁國家公園的管理不週,覺得不可思議,忍不住批評台灣,並對亮亮的破英語語帶譏諷。亮亮難過,卻硬挺著。 曉緯想上留言版留言給天氣晴,希望暫時離開,沒想到自己的隨身電腦壞了,只好跟漢文借,卻意外發現漢文或亮亮更像是天氣晴。曉緯因此假借請大家吃飯的名義,想揭露此事。沒想到席間亮亮和兩名外國人都因中午吃壞肚子,被送急診室。 曉緯不甘心計畫失敗,因此在雨不停的留言版上,約天氣晴第二天下午見面。漢文著急,想找亮亮幫忙,但亮亮因照顧外國人一整夜疲累不堪而沒法回應。最後漢文只好拜託包子樓的Anko,穿上楚大哥的衣服、開楚大哥的車,到雨不停約定的地點,自己則躲在一旁偷看。但是曉緯看到Anko,就知道那不是天氣晴,憤而離開,

漢文趕著去見雨不停時,曉緯出現在門口,她因發現出版社要書迷們幫忙找雨不停,擔心自己行蹤洩漏,因此要漢文幫忙搬家,並告訴漢文,自己是出版社的編輯,此行是來找天氣晴的,逼漢文告訴她天氣晴是誰,情急中,漢文推說是阿南。 阿南發現兩名老外竟然是綠色和平組織的人,而且還寫文章批評墾丁。阿南心痛亮亮的努力,痛打兩名老外。此時阿佐也來了,以警察的身份要眾人說清楚狀況,才發現阿南對亮亮的真心呵護。 一團亂之後,漢文老實告訴曉緯,自己才是天氣晴,文字是亮亮寫的,他以讀者的身份,傾訴心中對雨不停的欣賞與愛慕。曉緯用冷漠的回應遮掩心中的感動,然而在臨去前,她還是流著淚告訴漢文,自己就是雨不停。她覺得自己被漢文害慘了。曉緯和外國人決定回台北了,難過的漢文做什麼事都沒勁,而亮亮知道曉瑋的感受後,也只能在網路留言版上跟曉緯說對不起。晚上,沮喪而孤單的漢文,默默的吃著晚餐,沒想到曉瑋竟然出現了。 阿南和漢文的店終於開張,生意很好,但是卻發現常來幫忙的小鬼會偷錢。漢文想鄉愿的原諒小鬼,但是阿南不接受,他有點受不了漢文因為談戀愛,開店不是很專心的態度。

亮亮想選鎮民代表,但因為資格問題被拒絕。阿佐試圖安慰亮亮,因此把她的政見當傳單到處發放,讓亮亮很感動。上次亮亮招待的兩名外國人,把批評墾丁國家公園的文章登在網路上了。亮亮告知組長自己惹的麻煩,沒想到組長卻認為這是個轉機,想藉機推動墾丁成為國家公園的事務,要亮亮到國外取經。 捨不得亮亮離開的阿南,終於忍不住跟亮亮坦承自己喜歡她。雖然知道阿南不能給她承諾,但是亮亮接受了。曉緯和大家成了好朋友,也和楚大哥坦然面對前幾晚的錯誤。 曉緯不顧出版社的最後通牒,決定在民宿重寫結局,漢文整天配合曉緯的生活起居,把衝浪店擺第二,讓阿南很不是滋味。曉緯寫得並不順利,加上有房地產廣告商希望利用雨不停的名氣推建案,並要結合房仲介大戶建章的名字,讓曉緯想起許多不愉快的事,為了要安眠藥和抗憂鬱症藥,也因為楚大哥有一種能讓她安定的特質,常往楚大哥家跑。

阿南為了工作證的事,麻煩楚大哥幫忙,正好撞見睡醒的曉緯從楚大哥家出來,非常驚訝。亮亮的組長因為外國人把文章刊登出來,並說墾丁該除名的事,而被上頭刮得很慘。阿佐知道後,認為阿南也有責任,因此故意找阿南的麻煩。亮亮回來當晚,阿佐和阿南為了愛情,大打出手。 曉緯回台北處理小說出版違約的事情,漢文因此假冒律師幫曉緯出面,卻只是越幫越忙。阿南與楚大哥忙著新規劃案的事。楚大哥一邊同時關心前妻與女兒的事情。亮亮提出水上摩托車BOT的案子,上級同意,但卻遭到居民與當地業者的抗議。 阿佐自知已敗下陣來,傷心的想調往雪霸。漢文發現曉緯真的去找楚大哥,醋意讓他在教衝浪時無法專心而落水,並撞到有毒的珊瑚礁,昏睡了一整天。吃了安眠藥睡了一覺的曉緯,夢到漢文一直在楚大哥門口等他,因此去看了漢文,才發現漢文有生命危險,趕快將漢文送醫。曉緯廢寢忘食的照顧漢文,讓漢文萬分感動,也才確認了曉瑋對自己的感情。 春納開始了… 兩人的情感也正式開始滿生夢延。出版社卻在此時,決定對曉緯想重寫結局事提告。

曉緯回台北處理小說出版違約的事情,漢文因此假冒律師幫曉緯出面,卻只是越幫越忙。阿南與楚大哥忙著新規劃案的事。楚大哥一邊同時關心前妻與女兒的事情。亮亮提出水上摩托車BOT的案子,上級同意,但卻遭到居民與當地業者的抗議。 阿佐希望亮亮撤案,亮亮卻覺得一向支持自己的朋友竟然反對,心中難過。但是當她看到民眾的抗議會議中,群眾沸騰的模樣,讓她嚇了一跳。沒想到群眾卻爆發流血衝突,阿佐為了保護亮亮,腰部被人刺了一刀。

阿佐為亮亮受了重傷,醫生說小刀刺進脾臟,阿佐有生命危險。亮亮不吃不睡照顧阿佐幾天幾夜,阿南怎麼勸與安慰她都沒用。亮亮對阿南說,阿佐要是沒度過這關,她的人生也在那一刻結束了。她哽咽問阿南連續好幾個為什麼,阿南明白亮亮知道那答案。他默默陪在亮亮身旁,因為,直到阿佐清醒,亮亮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漢文表哥被收押,漢文去看他,表哥頭也沒抬,一個大男人坐在角落像失了魂。楚大哥幫忙將漢文表哥保了出來。

漢文為了幫曉緯還掉出版社的和解費,向楚大哥借五十萬,還提出要把衝浪店抵押,這時洪老闆決定不打算對曉緯提告了,令曉緯相當興奮,於是馬上回到墾丁和漢文見面。透過阿南,曉緯得悉原來一直幫助自己的「律師」就是漢文。 楚大哥把一直以來費盡心力的綠色旅遊投資計劃報告,沒想到作為執行長的好友從沒打算幫助他發展墾丁的綠色旅行,反而想把墾丁修改成購物中心…

忙於投資計畫的楚大哥,在人前從不顯露情緒。他總是笑著解決問題、處理困難。但某天,漢文興致勃勃去找楚大哥,卻透過半掩的房門,撞見楚大哥抽搐哭泣的背影。 漢文和曉緯提起這件事,曉緯笑斥漢文一定看錯,漢文半信半疑也沒繼續追問,但敏感的曉緯卻開始注意楚大哥的一舉一動。漢文因為曉緯對楚大哥的關心,又起了些許醋意。後來聽懂了曉緯是擔心他受這麼多家庭托付的責任,才釋懷的笑了,反而回頭安撫曉緯。 阿佐請調一事並未成功,但沒想到他卻聽說亮亮辭職要去台北的消息。他跑來找亮亮,亮亮苦笑說,自己不想待在墾丁。阿佐問她問什麼,亮亮難過不語。

曉瑋發現投資計畫出了問題,去找楚大哥詳談。面對財團的強硬,鄉民的熱情,兩人都無能為力。第二天楚大哥失蹤了。漢文在派出所看到了監視器楚大哥出海的畫面,他立刻找表哥借了船出海去。 找不到楚大哥的漢文,回來竟發現曉瑋也離開了,只留下一張支票,說是給漢文處理投資計畫的事。 因為阿南的用心,亮亮終於敞開心房,接受阿南的關心。她告訴阿南,發覺自己真是沒用,碰到事情只會逃避。阿南為亮亮的真誠動心,跟亮亮許下交往的承諾。

跟楚大哥約好簽約的鄉民找不到楚大哥,漢文和阿南因此再次出海找楚大哥,差點因為汽油用完回不來。鄉民開始耳語著投資計畫出了問題,紛紛要求解約。阿南希望漢文拿出曉瑋的支票,漢文不肯,與阿南起了口角。漢文認為大家都不願跟他說清楚真相,都害怕傷害他,只想保護他,連曉瑋也是這樣,讓他很受傷。經過亮亮的勸慰,漢文決定勇敢面對,他把曉瑋的支票拿出來,讓大家請律師,積極的跟大家一起處理投資計劃的事情。

投資計畫背後的財團住進了墾丁的大飯店,大老板章中拙的車子被漢文表哥等村民攔阻騷擾,阿南遠遠看到了座車豪華的父親還有保全相護,心生酸楚。 開會的時候,村民們明顯屈居下風,內心掙扎不已的阿南,終於挺身而出。他撇開雙方的爭議焦點,整體分析了金主的新案子,將造成殺雞取卵的問題,也剝削了台灣的競爭力…。章中拙一語不發,言簡意賅的指示“今天暫時討論到這裡”後即率領大家離開。 奇蹟似的,第二天中午金主團隊退房前,對方律師通知阿南,標地物暫時封閉不動,由漢文這邊提出股金釋還的辦法,並可重新提出其他合作的想法。章中拙離開時,村民揮手相送,他坐在車裡沒有洩露出半點心緒,只是看到了站在人後的阿南,他開啟窗戶,輕輕的跟阿南揮揮手,父子遙望了幾秒。

投資計畫暫告一段落,章中拙驚訝於阿南的表現,想送阿南到新加坡受訓。阿南到台北見父親,這是第一次,阿南感受到父親的擁抱。阿南決定去找曉瑋,發現曉瑋在療養院調養,陪伴她的,是劉建章和他的女兒。建章決定娶曉瑋為妻,畢竟女兒需要一個真心疼愛她的母親。阿南回到墾丁,告訴大家,他決定留在墾丁開民宿,大家開心得又叫又跳。而最開心的莫過於漢文,因為曉瑋也決定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