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喜歡你

我好喜歡你

集數

描述高傲主編陸星成和倒霉鬼設計師童小悠,因為意外接吻而交換運氣的故事。陸星成 (言承旭) 從眾星捧月到聲名狼藉,而童小悠 (沈月) 則從衰神附體到一夜成名,繼而揭開一段不為人知的家族舊事。以時尚設計界的愛情故事為主線,借“運氣”這一奇妙元素,探尋命運輪轉的軌跡,看似荒誕,實則揭示成功與勤奮之間的重要聯系,只有努力進取、奮發向上,才能真正實現夢想。

《 CHIC》雜誌期刊主編陸星成(言承旭,)毒舌霸道,是時尚界以好運出名的風雲人物。而籍籍無名的室內設計師童小悠(沈月)是個諸事不如意的倒霉鬼,童小悠不甘一直過著倒霉的生活,便調職到陸主編的部門,怎知道被他冷漠拒於門外...

陸星成讓童小悠做自己的助理,但小悠倒霉的人生並沒有停止,不但要通宵完成星成要她整理的檔案,還不小心把涉嫌抄襲的稿付印。之後更把星成最珍貴的頸鍊弄丟,小悠請言之做了一條一樣的頸鍊,卻被星成發現,以抄襲為由把她開除。沮喪的小悠到天台發洩,遇到了在喝酒的星成,兩人意外接吻了。

童小悠和陸星成在天台渡過了一個晚上,一醒來所有人都在圍觀,然後小悠被路總聘請為設計師,但是陸星成不肯把小悠讓給別人,陸主編十年前的醜聞更被找出來...

陸星成被撞倒在地,不省人事。童小悠驚慌失措,路言之打電話叫救護車。兩人將陸星成送到醫院去搶救。温惜以陸星成女友的身份接受記者的採訪,陸星成昏迷不醒,温惜還在一旁作秀,忙着宣傳自己的作品。童小悠實在看不下去了,將記者趕走了。温惜指責童小悠借陸星成上位,她從飯店買了雞湯,卻當着記者的面説是自己親手煲的。

童小悠的爸媽到醫院探望陸星成,誤會二人是情侶關係,小悠在工作外,不時到醫院照顧星成。小悠成功透過言格採訪到路任,星成在醫院指示著訪問,終於得知為何路任說他不懂時尚。

陸星成出院後一直不知去哪兒,讓的士一直漫無目的地走著。童小悠因不忿新主編搶奪了陸星成的功勞而出言頂撞,最終落得要辭職的下場。但是言格的主編路總邀請童小悠加入言格...

小悠決定要重新開始自己的事業,卻在工作上遇到難關,被人設陷阱洩露公司秋季服裝的設計,於是懷疑自己的運氣是不是都用光了。言之發現了小悠的設計師夢想背後的原因是因之自己,另外星成在為自己作打算。

童小悠被誣告洩露公司新一季服裝的選題,面臨著被解僱的危機。路總帶童小悠去放鬆心情,順便找設計靈感...

小悠在星成的舊照片中發現了他和穆揚的照片,明明他們是世仇卻拍過友好的照片,小悠決定找溫惜一起去調查。路總突然造訪小悠家,卻發現星成住在他家,一怒之下二人打了起來...

童小悠一直等著陸星成主動向她道歉,陸星成自知不對,想道歉卻又沒有勇氣發資訊。陸星成試著到豹哥的麵館偶遇童小悠,豹哥給他做了一碗面,並取名“難得糊塗”。

童小悠不想再看到陸星成頹廢的樣子,希望他可以再做回以前那個溫暖的設計師,不要再浪費自己的才華。但是被陸星成痛斥了一頓,說童小悠的夢想就是他的噩夢...

路言之想緩和父母的關係,他提議他們趁著結婚紀念日去國外旅行,路任卻以工作忙推了,程佩玉滿心期待落空了。路言之為了緩解氣氛,提到他讓童小悠做他的助手參與設計的事,誰知路任卻批評他沒有能力獨立完成設計,程佩玉替路言之不平,兩人再次鬧得不歡而散。

穆楊終於看到陸星成參賽的表格,露出會心的笑容。助手不解他總是和陸星成作對,穆楊並不作解釋。而是去參加温惜的新書發佈會。記者在發佈會追問陸星成的下落,温惜不知該如何回答。穆楊捧着花束來到現場,當眾宣佈要追求温惜,記者羣發生騷動。穆楊和記者發生了爭執,衣服都扯破了。穆楊卻絲毫不在乎,一把抱起温惜,離開現場。

能夠進入葉芒的禮服比賽下一回合的參賽者已公佈了,卻突然爆出緋聞,指陸星成潛規則女下屬,想要污辱陸星成、小悠和溫惜的名譽。到底誰是傳出這傳聞的幕後黑手?

童爸爸的腳因為童小悠緋聞一事跟隔壁老吳打了一架,童爸爸詢問陸星成此事要如何處理。路言之一家人在飯桌上也談及緋聞一事,路言之直言謠言多半是假的,對言格被取消參賽資格似乎也比較雲淡風輕,但程佩玉卻死咬此事多半是童小悠自己搞的鬼...

童小悠告訴陸星成自己要把運氣還給他,這件事自己也考慮清楚了,陸星成一聽,走到了童小悠跟前,童小悠緊張不已,陸星成再次告訴童小悠這個世上沒有運氣這件事,讓童小悠醒醒。童小悠則一不做二不休,主動親吻了陸星成後就轉身離開了,臉上滿是眼淚......

童小悠和路言之出場時,遇到了一點小意外,童小悠被人故意撞倒,禮服被撕壞了。路言之看到一個穿黑衣服的人影進了藏衣間,連忙追了過去。陸星成來到童小悠身邊,幫她修補破損的禮服,陸星成乾脆將被撕壞的紗布剪短,改變了禮服的設計。童小悠發現陸星成補的衣角,針腳和她禮服上的針腳一模一樣,這才知道這幾天晚上她並不是做夢,真的是陸星成來她家幫她完成了作品,但是陸星成卻死活不承認...

童小悠來到陸星成工作室,江顏想趕童小悠離開工作室,哪知道童小悠卻把江顏趕走了,還借著酒意告訴陸星成自己非常喜歡他,而且自己不單單是喜歡他,自己還非常非常想她,這樣的童小悠讓陸星成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輕輕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自己也非常想她,不過已經醉酒的童小悠並沒有聽見陸星成的回應。 路言之打算找童小悠一起參加葉芒的慶典,但是童小悠卻不願意參加,覺得自己不適合那種場面。路言之一聽,立馬表示自己也不去慶典,帶著童小悠就跑去玩手工了。程佩玉和路任來到葉芒慶典現場,程佩玉從細節處再次感知到路任對自己的護士。 葉芒穿著陸星成設計的禮服引得了全場的關注,大家紛紛為陸星成的設計折服,正當大家把所有焦點都聚集在葉芒和陸星成身上的時候,Sarah林突然問問陸星成先生,如何看待抄襲。

穆楊立馬出來給陸星成解圍,陸星成當眾保證自己從來不抄襲,Sarah林卻有備而來,拿出路任二十四年前的作品指出陸星成抄襲路任兒子的作品。 台下議論紛紛,路任不願出面解釋,葉芒的慶典被破壞,她顏面全無,提前退場。江顏突然上台公佈了一條非常勁爆的消息,竟然説陸星成就是路任的兒子。一下子路言之和陸星成都成了熱門人物,穆楊立馬把陸星成帶回後台,躲避記者的追問。

童小悠擔心記者刁難陸星成,打電話讓大力叮囑陸星成。沒過多久,童小悠接到大力的電話,陸星成突然失蹤了。童小悠和大力到工作室尋找陸星成,卻不見蹤影。童小悠找到了陸星成,陸星成向她講述童年往事......

程佩玉和Sarah林一起抹黑陸星成的事被傳開了,程佩玉以淚洗面,路言之懇求路任陪程佩玉出去療養。童小悠再次見到陸星成,向他道歉,之前誤會他了。陸星成故意提起童小悠喝醉酒時說的話,童小悠感到不好意思,想偷偷溜走,卻被陸星成攔住了。陸星成讓同小悠從言格辭職,來自己的工作室幫忙。 言格陷入醜聞,現在是多事之秋,不少合作廠家已經和他們公司解約,程佩玉也去外地療養了,路言之不想拖累童小悠,勸她辭職。童小悠卻義正言辭地告訴他,她永遠忘不了他的知遇之恩,絕不會在公司危難之時離開。 穆楊到攝影棚裡來探溫惜的班,攝影師佔新人模特的便宜,溫惜替新人出頭,攝影師惱羞成怒,對溫惜出言不遜,穆楊氣不過出手教訓了攝影師。溫惜怕穆楊為了她影響形象,生穆楊的氣,兩人吵了起來。穆楊失望地收起準備求婚用的戒指。溫惜告訴童小悠她們,她拒絕穆楊是因為不想連累他,但是她又放不下他。宋儒儒勸溫惜接受穆楊,但是溫惜卻不想再自私下去,她現在聲名狼藉,而穆楊卻是大熱的主持人,不想因為她而毀了他的前程。 穆楊約溫惜吃火鍋,遇到那個色狼攝影師帶著一幫小混混來圍堵穆楊,溫惜暗示穆楊不要衝動,穆楊壓制住怒火,想好好和攝影師解決事情,但是這個攝影師卻仗著人多勢眾,出手侮辱穆楊,穆楊無奈和她們動手,溫惜拿出防狼噴霧幫忙。兩人趁對方不注意趕緊逃跑,幸好員警及時趕來將這些社會的渣滓帶走了。溫惜經過這件事,對穆楊的態度有了改變。溫惜回到家,把他們剛才發生的事講給好朋友聽,她向大家宣佈,自己準備向穆楊求婚。

溫惜在童小悠家吃燒烤慶祝自己的單身派對,溫惜表示自己真的打算跟穆楊在一起了,至於自己的模特事業不重要,畢竟愛情才是生活的糧食。溫惜八卦問起童小悠陸星成的事情,童小悠表示陸星成和江顏一直在忙工作室的事情,溫惜一聽江顏總跟陸星成在一起就覺得很不喜歡。童小悠打算幫溫惜設計婚紗,溫惜很開心,但她想借婚紗禮服一事讓穆楊跟陸星成和好,童小悠猜透溫惜的想法,表示此事包在自己身上。 很快,童小悠再次醉酒找到陸星成,童小悠告訴陸星成溫惜和穆楊要閃婚了,陸星成一聽就跟童小悠說起了兩人之前的故事。那一年,兩人都還很小,陸星成未經過穆楊同意就為他畫了肖像,但穆楊是個比較酷的男孩,他質問陸星成為何未經過自己的同意就畫自己,陸星成則告訴穆楊,這是送給他的見面禮,送了禮物以後就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了。童小悠一聽明白了穆楊和陸星成是竹馬和竹馬兩小無猜的好朋友。童小悠嘟囔著你們這些男的太不主動了,還邀請陸星成幫穆楊設計結婚禮服。陸星成口非心是,其實內心是想為穆楊設計禮服的,大學的時候穆楊就打算當他的模特兒,那時的穆楊覺得要是可以穿上自己兄弟為自己設計的禮服出去顯擺,那是特別開心的一件事。

溫惜和穆揚在星成和穆揚打架後終於結婚了。溫惜和小悠的幸福令儒儒也開始想被愛。另一方面,言格情況依然惡劣。路言之提出拯救公司的新方法。不過他們同時發現了新的資料,能夠拖下言格。

言格陷入了危機,小悠和路言努力為公司尋求新的合作機會以渡過難關。在星成的幫助下,小悠的設計方案獲得客戶的賞識,有機會達成合作關係...

言格的問題還未能解決,令路言之頭痛。知道他的麻煩的小悠帶他到豹哥的面店。而江顏刻意安排陸星成同時去豹哥的面店。小悠和陸星成最終吵起架來。另一邊廂,儒儒和溫惜都有愛情煩惱。

C & G終於將收購言格的定案安排好,此時陸星成卻向路言之和下游提出另一個選擇。他介紹了幸運草運動公司之後,C & G的收購就取消了。而大家都對於快來臨的比賽興奮。到底小悠能夠透過這個機會,讓陸星成講出媽媽的故事嗎?

陸星成還是遲疑是否報名風尚杯。小悠和他談話後,得知他依然介意母親的意外。她不清楚背後原因,於是拼命找出意外的細節。得知真相後,她和陸星成對話,讓他放下母親的離去。

童小悠提出了辭職,她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對這件辦公室充滿了不捨,路言之是她的伯樂,讓她從一個打雜的助理搖身一變成為言格的首席設計師,沒有路言之和言格,就沒有今天的童小悠,但是她現在卻要離開了。 宋儒儒幾天沒有露面,豹哥心神不寧,從夥計口中得知宋儒儒請假回老家結婚,豹哥的情緒大變,滿眼的失落之意,連夥計都看出來了。 童小悠還沒想出風尚杯的設計稿,熬了一夜都沒睡著,但還是沒有靈感,童小悠把這些歸咎於自己的運氣差。宋儒儒勸她不要總是糾結於命運,要像從前一樣無論遇到什麽困難,也要勇往直前。聽了宋儒儒一番話,童小悠信心大增。

陸星成成了這次風尚盃的熱門人選,穆楊作為主持人採訪陸星成,陸星成不喜歡作秀,一再推脫。穆楊小聲勸他配合一下,陸星成的性情收斂了不少,沒有奓毛,而是簡單說了幾句。路言之就非常配合主辦方的拍攝,採訪時講了不少話。路言之的興趣還是在布料上面,說不到幾句話,就講到了布料。 江顏明知有攝像機在拍攝他們,就故意往陸星成身邊靠近。她看到溫惜給童小悠當模特,就上去冷嘲熱諷一番,她的嘴一向毒,諷刺童小悠設計水平差,溫惜年紀大卻沒有作為。溫惜被她氣得直跺腳。 童小悠在工作室里沒有看到陸星成,心里不免有點失落。江顏故意在她面前說自己和陸星成才是一樣的人,她了解他的喜好。江顏總是想盡辦法讓童小悠主動退出,江顏處處挑釁童小悠,陸星成得知後當著江顏的面牽著童小悠的手離開了。

童小悠看兩兄弟的火藥味馬上就要引爆了,立馬正聲讓他們不要吵架,幷表示是不是只要自己先行離開,兩人就不會爭吵,說完童小悠就一個人先行離開了。悶悶不熱的童小悠一個人走在路上,接到了陸星成發來肚子餓的短信,童小悠發短信表示了歉意,陸星成則表示此事自己還是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