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位的她

有品位的她

集數

嫁入豪門的禹雅珍過著人人稱羨的貴婦生活。然而在朴福子來到家中擔任雅珍公公的看護之後,帶給了這看似幸福的家庭一場無法想像的風浪。一個是努力維持大家庭平衡的富家少奶奶,一個是處心積慮想要上位的心機看護,在福子的步步為營下,雅珍的美好家庭開始出現裂痕,丈夫的出軌事件也一觸即發…

尤雅真是一個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身的女人,她原來是一家航空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大星紙業的二少爺安在碩偶然看到她的宣傳照,就對她一見鍾情,甚至把看板也偷走了。就這樣,28歲的尤雅真就成了大星紙業的二少奶,並辭職做了全職太太,安在碩對尤雅真百依百順,生活很幸福,他們有一個女兒,現在上小學三年級。 尤真聘了朴福資照顧行動不便的老爺安泰東,朴福資是一個長相很普通的女人,生活很拮据,卻一心只想擠進上流社會。朴福資對安在碩悉心呵護,更處處誘惑泰東,安泰東被她徹底迷住了,儘管大嫂很生氣,可是尤雅真辭退朴福資的話也一時無法說出口。

福資帶著老爺約會去了,朴福資推著安泰東來到仁寺洞,他觸景生情,不由得讀起金素月的詩,並且講起他小時候家裡窮,唯讀到小學畢業,還提醒朴福資不要自卑,也不要刻意學說首爾話,就說家鄉忠清道的地方話就很好,朴福資感謝會長對她的用心,心裡湧出一絲的內疚。 一早,尤雅真醒來給老公和女兒做好早餐,她準備去老爺家把保姆辭退。大嫂看到朴福資很賣力地再給安泰東按摩腿,她就上班去了。等尤雅真來到老爺家的時候,朴福資正在客廳跳舞,哄得安泰東哈哈大笑,她只好悄悄離開了。 經過朴福資精心的照顧,加上她不遺餘力地幫安泰東做按摩,他的腿有好轉,安泰東對她感激不盡,讓金司機帶她買回了名牌手袋,鞋子和衣服,沒想到一進家門就被周美狠狠地打了一耳光,還把東西全扔在地上,警告她要有自知自明,朴福資一氣之下不告而別了。 安泰東氣得大發雷霆,警告周美,如果不找回朴福資,就把她和兒子雲圭一起趕出去,尤雅真又看到老爺躲在房間裡大哭,只好去求朴福資,還把自己親手做的手鏈送給她,沒想到朴福資竟然死死盯著尤雅真的鑽石手鏈,她不假思索摘下來送給朴福資。

大嫂和尤雅真發牢騷,覺得朴福資是個充滿欲望狠毒的女人,尤雅真決定去找她攤牌。 周美大聲指責朴福資勾引安泰東的行為,覺得她是有目的接近安泰東的,朴福資一再解釋是因為安泰東害怕,她才留下來的,周美提醒朴福資是下人,沒想到她竟然譏諷周美沒有勾引男人的魅力,周美一氣之下狠狠地摑了朴福資一巴。 朴福資帶安泰東做康復運動的時候,回家的路上,朴福資接到了債主的電話,安泰東堅持幫她還債,朴福資心中暗喜,對他千恩萬謝。 尤雅真從姜齊昊那裡得知七年前朴福資就有詐騙貪污的前科,她很震驚,這恰恰也證實了大嫂的懷疑,尤雅真立刻來到老爺安泰東家,要朴福資明天就離開,朴福資哭訴自己是有隱情的,可是尤雅真堅持要她離開,朴福資只好將安泰東幫她還債的事說了出來,並且苦苦哀求尤雅真,她發誓給安泰東做完生日飯就離開,尤雅真無奈只好答應,這些話都被趙小姐聽得清清楚楚。

尤雅真把她對朴福資的調查的結果告訴安泰東,他指責尤雅真不該干涉他的自由,尤雅真無奈只好和大嫂商量,等小姑子安在熙來了再設法趕走朴福資。朴福資警告趙小姐不要自以為是,她是絕對不會離開這個家的。安在碩勸說父親安泰東不要和保姆朴福資在一起,卻遭到安泰東的訓斥。安智後想讓珍熙去尹成熙家接她下課,她不想再讓安在碩去接她。 安泰東家的傳言在風俗庭大肆流傳。安泰東的生日很快就到了,朴福資一邊給他染髮,一邊向她哭訴自己的身世,她聲稱有一個得白血病的孩子,為了給孩子籌集大額的治療費,她迫不得已才做了違法的事,她承諾會還錢給安泰東的。 峰小蟲在生日宴上故意放了一隻貓進來,周美嚇得魂飛魄散,撞倒了搭起的帳篷,眼看帳篷把大家壓在裡面,朴福資奮不顧身地撲過去護住安泰東,瞬間桌子倒了,酒杯碎了一地,生日飯被徹底攪亂了。安泰東向尤雅真他們宣佈不許辭退朴福資,可尤雅真堅持要辭退她,沒想到安泰東竟然站起來了,還能慢慢走幾步,他聲明都是朴福資的照顧才使自己得以康復,所有人都啞口無言。

周美得知雲圭被朴福資趕走,她氣得衝上去和她廝打,朴福資惡狠狠地指責她不該把自己心愛的貓扔掉,她要以牙還牙。尤雅真要趕走朴福資,可是她聲明自己堅決不會離開。 安泰東讓安在熙帶他去醫院,得知朴福資不在醫院,他們只好回家。路上,安在熙懇求安泰東將遺產提前給她,因為她要離婚了,安泰東堅決拒絕。 尤雅真剛要質問朴福資的時候,安泰東和安在熙冒雨趕回家,他埋怨朴福資不好好住院,朴福資大言不慚地稱自己很擔心安泰東,一會都無法在醫院待著。 尤雅真又來到老爺家,她把朴福資叫到一邊,並把治療費給她,沒想到朴福資竟然不收,尤雅真質問她為何要調查家裡的情況,她輕描淡寫地稱是很正常的事,而且威脅尤雅真,除了安泰東,誰也沒有權利趕她走,說完這些,她就大搖大擺地先出去了,尤雅真氣得咬牙切齒,一定要把她趕走。

安泰東不顧家裡所有人的反對,堅持要和朴福資結婚,尤雅真也堅持不能讓有詐騙前科的人當婆婆,她把安智後拍到的影片放給大家看,安泰東生日那天有一個把帽子壓得很低的男人在帳篷上做手腳,沒想到朴福資竟然提出要報警。 尤雅真懇求安泰東先暫緩結婚,等查出事實真相再結不遲。周美指責朴福資竟然趕走雲圭,安泰東不但不生氣,反而要趕走周美母子倆。朴福資假惺惺地聲明,只要能照顧安泰東,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安泰東告訴大家,朴福資回老家和家人商量結婚的事宜,尤雅真提出要幫他們準備婚禮,安泰東很滿意。 珍熙越想越覺得尤雅真委屈,就直言相告安在碩很可疑,尤雅真打斷她的話,她不想從別人嘴裡知道事實,她堅持要自己查出真相,珍熙為她加油,尤雅真感謝珍熙為自己著想。

尤雅真帶朴福資去挑做婚禮穿的韓服的布料及選傢俱,她很感激尤雅真的幫忙,尤雅真表示一時無法改口叫她婆婆,希望朴福資原諒,沒想到朴福資竟然也想當媽媽,她聲稱孔子80歲還生孩子,尤雅真不禁大吃一驚。 尹成熙和安在碩如約來到飯店,這時,雅真也來了,尹成熙和安在碩都很不自在,尤雅真直截了當地指出安在碩和尹成熙的私情,沒想到尹成熙竟然理直氣壯地承認了,而且表示還會繼續和安在碩在一起。 尤雅真和姜齊昊又來到心理輔導班,今天的主題是寬恕,老師讓大家閉上眼睛,去拋棄所有的憎恨和不愉快,寬恕那個心裡怨恨的人,尤雅真傷心地眼淚止不住地流。安泰東和朴福資回來了,她對趙小姐指手畫腳,還請了自己的好朋友李正花來家裡幫忙,令尤雅真很吃驚,要看李正花的履歷,朴福資提醒她,以後這個家的事就不麻煩尤雅真了,歸她全權負責,尤雅真質問她有沒有自信處理好家裡的一切。

尤雅真將安泰東生日會搞破壞的事告訴樸珠美,她被具峰哲誣陷,氣得咬牙切齒,堅持要報警,還要和他當面對峙,尤雅真勸她暫時息事寧人,覺得安在久不能總住在酒店,就和樸珠美商量。 朴福資打扮得雍容華貴來酒店做SPA,尤雅真幫她申請了會員,因為她之前是這裡的服務員,此時以這樣的身份大搖大擺進去,心感膽怯。朴福子和李正花看到安在熙、尤雅真和樸珠美在聊天,朴福資把她們三人都當成眼中釘,決定先對付安在熙。朴福資趾高氣揚地命令趙小姐和李正花,把安泰東死去的夫人用過的餐具都收起來,令他們很不滿。 朴福資想要生一個自己的孩子,特意買來海鰻魚,烤給安泰東吃,安在熙看到很生氣。朴福資向安泰東提議,為了減輕尤雅真的負擔,以後家裡的事由她負責,安泰東不想讓她多操心,而且尤雅真一直做了很多年,都井井有條很不錯,堅持讓尤雅真繼續管家。她又向安泰東發牢騷,稱家裡人都小看她。

尤雅真去找尹成熙興師問罪,她竟然厚顏無恥地承認愛安在碩,至於以後會怎麼樣,尹成熙完全聽安在碩的,不想他那麼痛苦,尹成熙聲明要和尤雅真公平競爭,即使遇到什麼樣的刁難,也在所不惜。沒想到尤雅真竟然為了安智後,向尹成熙下跪,懇求她放過安在碩,還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可是尹成熙卻一意孤行,還要趕走尤雅真。 李正花把尤雅真夫婦分居的事告訴了朴福資,福資直截了當地找尹成熙算帳,替尤雅真報仇,並對尹成熙拳打腳踢,尹成熙拼命反抗,可是她不是朴福資的對手,尹成熙被打得鬼哭狼嚎。安在碩得悉後回家,向尤雅真求饒,並且追問是不是尤雅真派人打了尹成熙,尤雅真不想理他。 朴福資發現自己懷孕了,她很著急,安泰東以為朴福資是因為管家的事生氣,立刻答應把家裡的錢,家務以及祭祀寺廟的事都會交給朴福資,朴福資心花怒放。就在這時候,安在久拎著獵槍在門外大喊大叫,朴福資不由分說就打了李正花一個耳光,安在久舉槍威脅朴福資,要一槍擊斃她!

美術館館長為了給尤雅真報仇,決定把尹成熙的畫都下架,尤雅真勸她不要這樣,院長很不解。館長警告尹成熙不准傷害尤雅真,尹成熙聲明和安在碩是真愛,希望館長理解她,她竟然揭穿館長也是別人家的第三者,館長被徹底激怒了。 朴福資把安在碩出軌的事告訴安泰東,還把自己去教訓第三者的事也和盤托出,安在碩來安泰東家找朴福資興師問罪,指責朴福資不應該傷害尹成熙,安泰東氣得對安在碩拳打腳踢,安在碩承認他對尹成熙是真愛,安泰東氣得掐住安在碩的脖子,並且威脅要把安在碩趕出公司,可是安在碩鬼迷心竅,他警告朴福資,不許再出現在尹成熙面前。 朴福資找尤雅真喝酒,尤雅真痛心地表示,她可以沒有老公,可是不能讓安智後受到傷害。尤雅真想搬到公寓,發現那裡的密碼換了,尤雅真到公司找安在碩算帳,才知道他把房子給尹成熙了,尤雅真氣得對他拳打腳踢,安在碩嚇得慌忙逃走。尤雅真失魂落魄地去找姜齊昊,並傷心地趴在姜齊昊的懷裡哭得暈倒了…

安在碩回到家看到尤雅真把他的行李都收拾好,並要求和他離婚,安在碩堅決不肯離婚,他聲明自己還愛著尤雅真,尤雅真不想安智後活在父母不幸婚姻的陰影裡,提出要起訴安在碩。 尤雅真收到朴福子的電話,指大星紙業中檢測出大量螢光劑,和漂白粉的新聞,尤雅真急忙來見安泰東,並指只有誠實地向廣大消費者低頭認錯才是最好的選擇,尤雅真又指她不再想管公司的事務,因為她和安在碩要離婚了,安泰東提出收回安在碩的股份給尤雅真,可是她根本不感興趣,朴福資趁機提議她想接手處理這件事。朴福資在記者會當場吃下一塊衛生紙,宣佈從今以後大星紙業的紙就像這樣一樣,即使吃進肚子裡,也不會對身體有危害,她的舉動為大星紙業贏回了大家的諒解,也讓安泰東對她刮目相看。 朴福資以副會長的身份,大搖大擺地來到大星紙業,所有人都對她畢恭畢敬,包括安在碩,安在久來到公司找朴福子算帳,將福資一下子打倒,並拔刀威脅她!

尤雅真不顧尹成熙母親的阻攔,堅持讓搬家公司把東西搬進了公寓,並指尹成熙是安在碩的情人,理應搬出去,亦已起訴尹成熙擅自篡改公寓的產權。姜齊昊帶著禮物來祝賀尤雅真喬遷新居,在姜齊昊的幫助下,尹成熙母女只能眼睜睜看著尤雅真搬進來。正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尤雅真的母親來到公寓,她大聲呵斥尹成熙母女,並且狠狠地打了尹成熙一巴掌。警察和安在碩先後來到公寓,安在碩看著房間裡的女人們,左右為難,只能兩頭作揖,賠禮道歉。安在碩回家後想到安智後的房間睡覺,尤雅真堅決不許他玷污孩子的房間, 朴福資約尤雅真見面,她很好奇尤雅真能徹底放棄大星紙業少奶奶的身份,尤雅真斬釘截鐵地聲明,她對此毫無興趣,朴福資想留下尤雅真和她一起工作,但被尤雅真果斷拒絕了她的請求。安在碩在公寓的客廳搭起帳篷睡覺,被回家的尤雅真看見,此時房間傳來在碩的聲音…

具峰哲在地下車庫強行攔住朴福資的車,朴福資提醒他不要擔心,因為沒有證據證明是朴福資指使他做的,具峰哲內心忐忑不安,因為朴福資覺得現在自己已經成功擠進上流社會,而具峰哲也只配當她的傀儡。 安在碩接到尤雅真離婚的律師函,他急得一籌莫展。安在碩向張承修求助,安在碩按照他的提議來找姜齊昊求助,姜齊昊堅決拒絕做安在碩的法律代理人,並把他趕走了,安在碩氣得要告姜齊昊。 安泰東得知董事們對朴福資都大加讚賞感到欣慰,可是朴福資卻覺得自己只是口頭上的副會長,一點股份都沒有,安泰東答應會給她相應的股份。福資又慫恿安泰東將一事無成的安在碩趕出公司,她還買通趙小姐為她通風報信。朴福資趁機叫安泰東賣掉公司和她一起遊輪旅行,並且和安泰東詳細講述了運作的步驟,安泰東擔心會被人罵,而且也對不起自己的員工,朴福資想替安泰東出面,將不好的罪名都攬在自己身上。 安在碩和尤雅真對簿公堂,他們在上法庭之前,要接受調停,安在碩承認自己出軌,但是堅決不會離婚,也不會和尹成熙分手,負責調停的工作人員很震驚,只好讓他們去法庭解決。尤雅真和安在碩離開調停室,看到姜齊昊在門口等待…

李正花受朴珠美的指使,趁朴福資不在家的時候,向安泰東講起了朴福資的身世,她原名叫朴初熙,和李正花以前都在酒吧工作,根本沒有患白血病的女兒,之前朴福資和安泰東說的一切都是謊話,安泰東得知後睡不著覺、輾轉反側,此時,朴福資正在和韓代表商量著把公司賣給私募基金。 有報導指出安泰東將自己大部份公司股份轉讓給朴福資,朴珠美和尤雅真都很震驚,安在熙和安在久還蒙在鼓裡,朴福資安慰安泰東不要擔心,她會瞞著孩子們把賣掉公司,不會讓安泰東被埋怨,並會承擔一切後果,安泰東只能相信她,朴福資最終決定以750億把公司賣掉。 尤雅真去參加離婚申請庭審,尹成熙母女也有來旁聽,姜齊昊向法庭陳述了尤雅真離婚的理由,安在碩沒有請到代理律師,只好自己向法官陳述,他聲明依舊愛著尤雅真,並且要和尹成熙分手,這令尤雅真和姜齊昊都很震驚,但尤雅真堅決離婚。法官最後宣判尤雅真和安在碩正式離婚。這時,尤雅真卻接到安泰東因得悉朴福資把公司股份賣給私募基金之後就消失不見後暈倒的消息。

尤雅真和安在碩的離婚宣判以後,就接到金司機的電話,她立刻趕到醫院看望安泰東。金司機同時也給朴福資打了電話,可是她竟然不去看安泰東,吳秘書懷疑金司機和朴福資勾結,金司機承認朴福資曾經答應給金司機漲工資100萬。 李正花想離開安泰東家,被周美攔住,無論李正花如何解譯,她覺得李正花和朴福資是同謀。安在碩離婚回到公司,看到安在熙和安在久在他的辦公室,他們倆來找他興師問罪,安在碩叫苦不迭,他們萬萬沒想到,安泰東把自己所有的股份都贈與了朴福資,而朴福資又把這些股份賣給了私募基金,韓代表因為股份最多,順理成章地成了公司的會長。 尤雅真來到醫院看到安泰東還在昏迷,她從吳秘書口中得知金律師正在向股東們和安在久兄妹三人解譯,而且出售公司也是經過安泰東同意的,他們一籌莫展,可是朴福資拿到錢後也消失不見了。

尤雅真利用自己擅長的設計理念,不但幫人搭配服飾,鞋包,還對居家室內的裝飾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尤雅真的名聲很快就在江南區廣為流傳,夫人們也都慕名而來找她幫忙設計,尤雅真的業務因此應接不暇。 安泰東讓尤雅真把朴福子叫來,尤雅真料定她不會來,而且她也不方便再管安泰東的事,畢竟她和安在碩已經離婚,可是安泰東苦苦懇求她,不許向任何人提及他已經醒來的事,這是他們倆只見的秘密。 尤雅真來醫院看望車琦玉,張孝珠正好也在,她在自己的博客裡替尤雅真大力宣傳她設計的鞋子和包,受到大家的歡迎,張孝珠準備專門開設一個專欄給尤雅真,車琦玉佩服尤雅真的獨立與灑脫。沒想到允宰媽也來醫院看車琦玉,她誠懇地向車琦玉道歉,聲明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是張承修的,而是另有其人,尤雅真建議他們繼續午餐派對。 安在久把他的兩個幫手帶回家養傷,還讓李正花來照顧他們倆,安在熙埋怨安在碩,如果尤雅真在,家裡不會出現這麼大的變故。 尹成熙不得不捂得嚴嚴實實出門,她對安在碩失望透頂,沒想到安在碩竟然指責她害自己現在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面對尹成熙的無理取鬧,安在碩越發覺得尤雅真的珍貴。

安在熙讓安在碩趕緊回家,因為安在久聘用的兩個打手找不到他,只好向安在碩要勞務費,可是安在碩沒有錢給他們。 尤雅真收到姜齊昊的資訊,沒想到姜齊昊竟然直截了當地說明想她了,並且三十分鐘以後就到她家樓下,尤雅真只好下樓去見他,她看到姜齊昊很開心,他首先為尤雅真祝賀,因為她的博客人氣爆棚。 吳秘書來總統套房找朴福子,保鏢立刻發信息向韓民基彙報,吳秘書向朴福子報告了公司運轉正常,而且韓民基在極力拉攏安在熙。 安在碩回到公寓,看到家裡沒有人,尹成熙來找婦女委員會理論,她要以侵犯人權對婦女委員會提出起訴,沒想到她們事先早已諮詢好,根本不把尹成熙的威脅當回事。正在這時候,安在碩來找尹成熙,她對安在碩失望透頂。 尹成熙剛離開,尤雅真和姜齊昊有說有笑地回來,安在碩急忙沖上去要揍姜齊昊,反被姜齊昊擰住胳膊動彈不得,沒想到安在碩竟然承諾要把公寓的名字換成尤雅真,尤雅真一氣之下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

周美回到家,發現自己的首飾和寶石都被盜,她立刻警示。安在熙追悔莫及,她埋怨安在碩不該離婚,安在碩被激怒,兩個人發生激烈的爭執,兩個打手也趁機和安在碩要錢,家裡頓時亂成一團。 朴福資守在醫院一夜,她離開醫院回到酒店,她把韓民基找的保鏢趕走,朴福資隨後就接到警察局的傳訊電話,因為她涉嫌安在久的失蹤案和周美首飾被盜案,朴福子向警察說明,是因為她把安泰東的公司賣掉,攜款潛逃,安在久才追到酒店想殺死她,最後是保鏢把他從酒店趕走的,而且保鏢是韓民基給他介紹的,朴福資把李正花老家的位址也給了警察。 周美心灰意冷,她一心只想求死,安在久至今聯繫不上,她也一無所有了,周美向尤雅真訴苦,她決定回娘家呆幾天。 尤雅真在家裡繼續開辦心裡輔導班,今天的主題是讓每個人都寫好遺書,姜齊昊借遺書之名向尤雅真告白,他深情地講述遇到尤雅真以後的感動與溫暖,並且說他死亡的痛苦就是因為見不到所愛的人,還要把遺書留給心愛的人,尤雅真心知肚明,她倍受感動。尤雅真的遺書裡講述的是自己對幸福的頓悟,幸福是珍惜與感恩,與其他外在的東西都無關,尹成熙聽完大家的講述,心裡感慨萬千。

尤雅真來找風俗庭老闆娘,質問她鮑魚粥的情況,老闆娘百般狡辯。其實,在尤雅真來之前,朴福資第一時間就來找她興師問罪,還威脅要把她的鮑魚粥下毒的事,以及偷偷裝竊聽器的事公布於眾,老闆娘急得一籌莫展,只好打電話向韓民基救助。 安泰東中毒醒來以後,他立刻打電話給金司機,堅持要出院回家,當金司機趕到醫院的時候,安泰東已經冒雨離開了,安泰東找來尤雅真詢問,尤雅真依然堅信朴福資不會下毒的,因為朴福資和安泰東結婚之前,曾經簽過協定,如果安泰東離世,朴福資是沒有遺產繼承權的。 與此同時,朴福資也約尤雅真出來見面,她向尤雅真哭訴自己的無助,她只是想活得像一個上流社會的人而已,她和安泰東結婚以後,又擔心擁有的被搶走,就不擇手段卷錢潛逃,朴福資傷心欲絕,尤雅真只能默默守在她身邊。 朴福資打電話給趙小姐,承諾幫忙支付她女兒的醫藥費,只要趙小姐把偷走的首飾和現金還回來,當趙小姐帶著東西回到安泰東家的時候,卻看到朴福資躺在血泊之中,她嚇得魂飛魄散,立刻打電話警示,她突然看到安在熙急匆匆跑走的身影,她只是把這件事告訴尤雅真,而不敢告訴警察。

朴福資的死把整個江南區搞得很混亂,人們都議論紛紛,張孝珠和車琦玉都很佩服尤雅真,面對離婚和家庭的變故,她依然那麼堅強,心態還很健康。 安在碩向法院申請離婚抗訴,因為他沒有任何理由,而且尤雅真也沒有當場,安在碩被當庭駁回申訴。 警察繼續對朴福資的死展開調查,具峰哲主動來警局承認,他承認曾經恨過朴福資,而且朴珠美曾經拜托他殺死朴福資,他沒有照辦,案發當晚具峰哲在大田朋友開的健身房。朴珠美向警察承認,她對朴福資恨之入骨,但是案發當天他和安在久在一起,有不在場的證據。 保姆們得知他們之間的閒聊都被風俗庭老板娘偷偷錄音了,她們一起來找她興師問罪,可是見到別人家來的新保姆,她們又忍不住地議論紛紛。 安在久主動來警局自首,承認是他殺死的朴福資,由於他認罪態度良好,法庭對他做出減刑判決,安泰東看到安在久自首的新聞,他傷心欲絕,朴珠美更是泣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