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純情著迷

為純情著迷

集數

《為純情著迷》講述沒血沒淚的冷血企業男,在接受心臟移植手術之後,因細胞記憶而變得溫暖、充滿感情,進而和一位女子產生感情,並從中學習愛與幸福的意義的療癒愛情劇。

Hermia遭踢爆産品使用不合格原料引起軒然大波,同時面臨被Gold Partners投資顧問吞掉的危機,而背後主使者竟是姜賢哲會長的親侄子姜敏浩,敏浩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赫米婭,卻被純情攔下,不得其門而入吃了悶虧,敏浩認出純情是當年背叛他爸爸的金室長的女兒,當面給她難堪。敏浩終於能報復叔叔姜賢哲,但卻得知只剩下一個月的生命,因此決定在一個月內成我赫米婭最大債權人,完成報復。

純情到酒店找敏浩,敏浩卻突然昏倒在純情懷裡,純情嚇得急忙陪敏浩到醫院,還因此向公司請假,隔天敏浩警告純情不許把他的事說出去,而敏浩利用純情,想要動搖債權團,但是卻被姜會長反將一軍,敏浩認為是純情把他的病情洩露給姜會長,加上收購債券計劃失敗,因此又激動過度而昏倒。純情未婚夫東旭查出赫米婭原料事件的主使者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俊熙,因此給他一天時間勸他自首,但是隨後東旭卻被不明車輛撞死在馬路上。

純情堅強的送完東旭最後一程,回到公司依然和同事有說有笑,然而員工們卻把這樣的純情當成怪人,在背後說三道四,俊熙希望純情能早日走出來,想為她準備新房子,但被純情拒絕。 而同時醫院通知敏浩,出現了心臟損贈者,立刻為他做了心臟移植手術。敏浩恢復健康,但是依然死性不改,看到純情就欺負她,然而原本打算好好休假一年,但復仇計劃卻出了差錯,於是他決定放棄休假進Hermia擔任派遣理事,還要求姜會長把秘書純情讓給他。

純情擔任敏浩的秘書第一天就被敏浩的車子給夾傷了手,敏浩看到傷口突然掉淚,讓純情不知所措。宇植發現敏浩自從出院後變得怪怪的,向有名的老師要了一張符要趕走敏浩身上的野鬼。純情接下敏浩的指示,接待來自法國的客人,此事進到姜會長耳裡,誤會純情背叛公司當衆甩了純情一巴掌,結果純情才走出公司多久,又被歹徒持刀當人質,幸好敏浩及時出手相救,純情才保住了性命。

純情發現敏浩某些舉動跟東旭很像,而且還住在東旭生前答應純情會努力存錢買下來的夢想屋,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對著敏浩劈頭就問他到底是誰,讓敏浩也很莫名其妙。敏浩幫純情找回清白,重新回來公司上班,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聽宇植的意見,邀請秘書們一起到新家辦新居派對。不過純情因為照顧生病的俊熙沒有到場,而敏浩才從其他秘書口中得知,純情未婚夫的死訊和這棟房子對純情是觸景傷情的地方,覺得很內疚。

姜敏浩擁住純情的一幕被李俊熙看到,他回憶起了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心儀純情,但在表達感情上總是比馬東旭慢半拍,因此他決心這次不能再慢。在送純情回家的路上,李俊熙憂心忡忡地表達了自己不快的心情,純情不解其意,李俊熙也沒有說明。姜敏浩面對純情再次昏倒在地,醫生在全面檢查身體證明其一切正常後,懷疑姜敏浩患的是非常罕見的器官移植並發症——記憶移植。醫生在看到姜敏浩昏倒後純情出現在他的床前心率就馬上正常的情景後更加相信這個診斷。出院以後姜敏浩對純情專注的程度更加嚴重,面對純情與李俊熙單獨在一起也要去幹涉,氣得李俊熙不得不對姜敏浩提出警告。

姜敏浩在路口發現純情站在快車道上即將被撞,他奮不顧身地沖上去將其救下,擁純情在懷中姜敏浩確認自己果真愛上了她。李俊熙與一群理事背著姜賢哲會長開理事會,要罷免他的職務,並要選李俊熙爲新的會長。經驗老到的姜賢哲意識到情況不對,強撐著從癌症病房趕到公司,結果遭到理事們的轟趕。

對於自己忽然出現的仁慈之心姜敏浩也覺得很奇怪,他讓助理去查查自己當初接受的移植心臟是誰給的?此後,由於受到叔叔去世的影響他突然不想再處理公司的事情。李俊熙請純情吃飯,透露了有可能要當會長的意思。純情的好友羅玉璇看出了端倪,她急切地懇求純情先不要明確與李俊熙的關系。但與此同時,羅玉璇悄悄對李俊熙的汽車進行勘察卻沒發現破綻。

姜敏浩的助手宇植告訴他提供心臟的人姓馬,還有家庭住址,姜敏浩找到地方一看竟然遇到了以前的老師馬錫久,奇怪的是純情也在這裡,馬錫久請姜敏浩進屋吃點飯再走,經過一番交談姜敏浩才明白馬錫久是馬東旭的父親,而純情則是馬東旭生前的未婚妻。由于姜敏浩的人情味開始越來越足,再加上對純情的依戀,對于關閉南部工廠的計劃他幾乎放棄,由此導致他的合夥人強烈不滿,轉而開始與李俊熙合謀准備對付他。宇植提醒姜敏浩,最近發現他對純情的態度過去親近了。

謀殺馬東旭的證人盧永陪仍然不能開口說話,羅玉璇非常著急,但也毫無辦法,這時她聽同事說姜敏浩也在向警局了解馬東旭的案件偵破情況不禁有了懷疑,因爲馬東旭是爲了追查原料被破壞的事而送命的,而組織這個破壞活動的人應該就是姜敏浩,因爲他當時正在全力對付叔叔。于是羅警官迅速找到姜敏浩了解情況,雙方由此發生沖突。雖然很快彼此消除了誤會,但這件事卻讓姜敏浩懷疑起李俊熙,因爲在原料一事上自己既然沒殺人,那唯一有理由殺人的就是搞破壞的執行者李俊熙。

俊希進入Gold Partners接棒敏豪以前的工作,並處處妨礙敏豪,還以派遣理事身份回來Hermia,要求純情擔任他的秘書,而純情因此遞辭呈,但卻被俊希撕毀並向純情放話,一定會毀掉敏豪。宇植被一群不良高中生欺負,玉璇及時趕來救他,宇植突然對玉璇感覺到一陣悸動。

俊希給的兩周期限已到,但敏豪並沒有籌到錢,俊希傲慢的要敏豪下跪求饒,正當敏豪要下跪時,純情衝進來報告明洞張女士要來訪,因為張女士的幫忙,敏豪熬過了危機,才知道當年張女士走投無路時,敏豪的父親及時伸出援手救了他們母子,所以現在換張女士報答他父親的恩情,讓敏豪既感激又感動。敏豪無意間發現俊希手上戴的手錶與自己夢到的一模一樣,很肯定的認為殺害馬東旭的兇手是俊希,而俊希為了拆散純情和敏豪,讓純情知道敏豪移植的心臟來自馬東旭。

敏豪以為純情只是因為他爽約不高興才會對他很冷淡,努力要討純情歡心,但是敏豪越是努力純情的態度越冷淡。永培氣俊希不遵守承諾,故意來公司找純情,以此威脅俊希,敏豪察覺到俊希可能被永培抓到什麼把柄,於是把此事告訴玉璇。一家越南公司的客戶來參觀Hermia並爽快下了十萬個訂單,然而敏豪早就察覺有異,並沒有上當,被反將一軍的俊希,卑鄙的把敏豪移植東旭心臟的事告訴了太錫。

敏豪因為失戀變得精神失常,純情得知敏豪一直把秘書室長的位置空著不願補人,純情勸敏豪早日克服,也為他加油打氣,敏豪深知無法挽回純情,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謝意。俊希威脅之賢跟她合作,決定利用專利權訴訟扳倒敏豪和Hermia,因此敏豪的公司再度陷入危機。敏豪接到盧永培的電話,說要將命案現場的行車紀錄器交給他,敏豪掌握到證據卻在純情面前被俊希派來的人襲擊。

敏豪遭襲擊而昏倒被送醫急救,純情終於明白自己的感情,深怕就此失去敏豪,嚇得在敏豪面前嚎啕大哭,敏豪醒來,純情回到他身邊,讓敏豪彷佛得到全世界,但是等待他的卻是公司倒閉危機和心臟機能異常。但敏豪還是決定振作起來努力與純情相愛。玉璇苦無直接證據,只能再次眼睜睜放了俊希,而之賢得知俊希和一起命案有關,為保住自己和Gold Partners悄悄擬定計劃。

Hermia倒閉被法庭接管,敏豪知道一旦由俊希當上法定管理人,Hermia就會完蛋,因此決定犧牲自己挽救公司,敏豪的計劃最終成功,自己卻得接受服刑,但因為健康惡化因素獲得緩刑。純情不敢相信殺害東旭的真兇是俊希,決定親手找出證物,好讓俊希接受法律制裁。在即將接管公司的當天,姜敏豪、金純情和警察當眾將李俊希逮捕。多年後雨植和羅玉璇喜結連理。姜敏豪回國後與純情甜蜜地擁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