獬豸 (雙語版)

獬豸 (雙語版)

集數

此劇講述身份卑賤的宮中僕人生下的王子延礽君李昑、準備科舉的考生朴文秀、司憲府的熱血茶母汝智一起合作改革司憲府,追求正義的同時也力圖奪取國家大權的故事。

1917年肅宗末,世間流傳著世子無法誕下子嗣的傳言,因此當時朝中掌權的西人分化為老論與少論,各自想扶持不同的王子坐上寶座,朝鮮最佳的司法機關司憲府負責為混亂的政局帶來秩序。老論的密豐君,少論的延齡君對爭奪東宮之位明爭暗鬥……

揚州即將有密豐君召開的狩獵大賽,對於獲邀參與的延齡君,延礽君覺得當中有陰謀,汝智被李坦捉到,李昑及時趕到,更以箭指向了李坦。司憲府以夜茶時名義對密豐君展開了調查,另一邊李昑被捉拿審問…

城內傳出了密豐君殺掉了受到了污辱的尹如玉,其唯一的親人魯太平亦被殺,消息傳到了朝政大臣耳中,王上對密豐君的信任度亦因此降低,延礽君找出了言根之人,正正是他受密豐君指使而進行代述的人,能夠證明密豐君的罪行……

司憲府監察韓定錫感謝對於延礽君的幫助以至於輯拿密豐君,延礽君在此事中與汝智他們混熟,但延礽君在四天後按照計劃前往耽羅,他堅信延齡君會成為公正無私的王。君主打算扶持延礽君坐上君王的寶座,但沒有一方勢力站在延礽君令君主感到頭痛…

有封告發書指有人受到韓定錫的指使做了假證,定錫被捉走,文秀和汝智請求延礽君幫幫大人洗脫污名,延礽君相信只要找到計屍錄一切都可以真相大白。他們開始進行調查,汝智觀察寺廟周圍的地形以防密豐君派手下留守。

一天,延齡君卻突然被殺。自從肅宗王去世以來,當時的王儲和現在的景宗國王已經登上了王位。 一年過去了,但膽小而內向的國王失去了尊重甚至被他的僕人嘲笑。老論計劃超越政府,而延礽君慢慢地回歸。

延礽君發現典獄署事件是老論計劃的。隨著景宗的權力逐漸消失,各黨派甚至中殿都在努力維護王位。就在那時,密豐君與清朝的使節一起回到了宮殿。景宗王即將采用密豐君作為下一任皇太子。老論和少論之間的緊張關系只會越來越嚴重。

汝智發現延礽君一直暗中支持她和文秀。她對自己的意圖感到困惑,想知道真相。文秀發現科舉考試的長期腐敗。他鼓起勇氣,決定繼續抗議。

李昑和汝智等人決定開始調查科舉舞弊一事,懷疑有人泄露試題給富家子弟,讓他們能考上科舉。李昑認為現在朝廷是一灘污水,他決心要重治國家,成為這朝鮮最像王的國王。李昑發現了司諫院的人並不可信,他們很多都被兩班出身的富家子弟收賣了…

金昌中大人和李以謙去見主上,想要把延礽君大人,冊封為王世弟,金昌中和李以謙舉薦了延礽君為世弟繼承王位,這觸發閔震憲計劃了叛亂,王室的宗嗣究竟最後可以不為黨派,只為朝鮮百姓嗎?汝智被捉了,在緊急關頭,朴文秀出現解救她,其後達文也趕來幫忙。

李昑為汝智療傷,並叮囑她好好塗藥,二人漸生情愫。科舉狀元名單公佈,文秀終於合格考上了。文秀被眾人針對,他們認為司憲府不能容許有他的存在。宮中因為延礽君而亂成一團,延礽君雖然入主了東宮,但宮中的位置還是岌岌可危…

延礽君、汝智和文秀潛入妓院收集情報,延礽君知道了誰是人身買賣的幕後黑手。汝智假扮成日本妓女找線索,卻被識穿了,情況非常危險…司 憲府有人在妓院遭殺害,執義大人到現場時,發現了世弟邸下,並一口咬定他殺了人,拘捕了他。

世弟邸下被捕前,對汝智說了一個重要的線索...司憲府出面調查年幼少女殺人事件,同時,世弟邸下只有三天時間查明事情的真相。經過一番努力,世弟邸下和文秀終於找到那個殺人的小孩,她亦道出了成為殺手的原因…

司憲府捉來了身上紋有殺主二字的百姓小孩,對他們嚴刑烤問,指他們有殺害兩班主人的念頭,李昑及時趕到制止。被奪走土地的百姓,淪落為佃農或奴僕,只好出賣子女,李昑聽後感到十分憤怒,指責當今世道只要有身份與權勢,便能手握著生殺大權。

兩班大臣向皇上進諫,想要拉倒李昑,但百姓卻因為受到李昑的幫助,而紛紛交出號牌支持他。汝智向李昑說要進東宮殿當宮女,李昑對她承諾會一直溫柔地對待她。皇上嘗試百姓耕作的工作,李昑十分熟練地完成了,一位佃農看後向李昑行大禮…

文秀調查吏曹正郎權益洙相關的貪污及殺人案件,若吏曹正郎有嫌疑,將會被彈劾,並可以就掌管三司人事權的位置換人。李昑叫達文幫忙查密豐君的底細,因為他總是妨礙文秀和汝智,李昑想知道他正在佈署甚麼行動。汝智問李昑的心意,卻誤會了李昑是想和她打架…

細弟邸下以懺悔信開始他的懺悔儀式,希望殿下改變主意。然而,密豐君增強了宮中的風暴。世弟在殿下的宮殿前,道歉了一個晚上。然而,李坦警告李昑保持不動,這樣他就可以親自摧毀李昑。

文秀知道達文是背叛世弟的人,在檢查遍布整個城市的所有傳單後,李昑知道達文不是背叛他的人。

李昑說出實話,御審時,閔震憲承認世弟沒有做錯任何事。閔震憲在鞠廳和世弟方面加快步伐,當他沒有犯罪,世弟就不會被釘死,一旦他被釋放,世弟就會前往這座城市看看達文,他一直站在密豐君身邊…監察朴文秀在調查謀殺一名監察韓正錫的同時,逮捕了魏昺柱。

殿下把內禁衛軍士的指揮權交給世弟,想要結束令人厭惡至極的報復政治,李昑帶人去捉拿密豐君,很快便找到滿身鮮血的密豐君和都智光,並開始審問,希望查出共謀的幕後指使。

主上把涉案的官員都發配到極地…李昑正式代理聽政,並開始剷除勢力,要通過三司人事令。左相告訴李昑,在捉拿密豐君當晚,其實密豐君有逃跑的機會,但卻選擇被捉,令李昑覺得十分奇怪,這時殿下在喝湯藥時暈倒,懷疑和早幾天在內醫院裡發現了血跡有關…

大妃找到了汝智,請她到大妃殿做宮女…密豐君向文秀承認,自己給殿下下的毒,是沒有解藥的劇毒,為了要讓李昑成為阻止王喝湯藥的不孝之徒,使他不能順利成為下一任王。殿下的病情急轉直下,李昑在情急之下,切開自己的手指,給殿下喝血…

由於殿下駕崩,朝廷上下分為兩派,李昑被針對他主張使用毒性極強的附子為藥,面對相當大的壓力,他在避開被懷疑的痛苦,和要具備成為王的資格中陷入困擾,而距離先王駕崩,至新君王繼承大統所剩的時間還剩下六天…李昑在先王過世三日後便登基,號英祖…

李昑感慨得到王位的代價,便是自己的人。此時一種怪病正在民間急速擴散,同時魏昺柱把密豐君救了出來,李麟佐向密豐君提議,要世界陷入混亂,使民眾向君主問責…一場瘟疫在幾天內蔓延到整個國家,除了疫情蔓延,有消息稱密豐君和魏昺柱流亡,震驚整個宮殿。

漢陽街頭到處散落滅亡徵兆的告示,令人們對英祖的不信任感加劇。活人署的患者拒絕接受治療,更多人要求打開大門逃離城市。殿下決定親自與人民會面,告訴他們無論怎樣,他都會站在他們身邊。殿下找到疫症的源頭所在—水源,並成功令疾病受控。

南人為首的反動幫開始密謀要建立新的國家,趕走英祖! 文秀在清州發現了李麟佐為首的叛亂軍據地,並把消息傳到英祖那裡,好讓他早有準備,並成功找出間諜,不過事成後卻收到清州城已被叛軍掌握在手上的消息…

紫東提醒英祖,他要為百姓和朋友們,做王要做的工作…英祖去見右相,想勸他把權力讓出,把老論故有的地位讓給南人和少論,讓南人也有被任用的機會,卻被右相狠狠拒絕。與此同時,叛軍已經到達清安,很快便能進入都城

文秀帶兵一早埋伏在山中,成功打敗叛軍,但叛軍的頭目李麟佐和密豐君卻逃走了。雖然沒有捉到他們,但其他地方的叛軍很快便投降,權力因此穩固的英祖開心地出來迎接文秀和勝利的官兵。

叛亂告一段落,英祖也原諒了曾為叛軍提供支援的百姓,令他們不再投靠叛軍,達文借機為千允英求情,千允英亦供出了李麟佐和密豐君的所在地,收到消息的文秀把叛軍的魁首李麟佐帶到英祖面前…李麟佐被捕,李昑在宮內宣佈新秩序。

儘管王下令,司憲府仍在進行聯合調查。許多高級官員不同意王對國家的新改革。只有李光佐和曹賢明在內的很少官員支持國王,並試圖想方設法籠絡人民心…

密豐君獨自闖入宮,在宮中引起騷動並承認自己在王面前失敗後自殺身亡,另外包括李麟佐和魏昺柱在內的其他反叛分子也被公開斬首…英祖宣佈要舉行臨門,是一個特殊的活動,王會走上街頭傾聽人民的心聲,通過這些事件,英祖繼續努力成為百姓和國家的真實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