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與謊言

秘密與謊言

集數

此劇講述即使人生被踐踏也不失去希望的女人與以無數謊言堆砌自己事業的女人之間的故事。

朴春成身患絕症,但他選擇繼續尋找失蹤的女兒。宇貞參加主播選秀希望可以實現當主播的夢想。珠媛從孤兒院找到了善珠的一位朋友,宇貞後來聽到了令人震驚的消息。

當善珠談到和京的真實身份時,和京突然變得非常憤怒,宇貞認為她只是誤以為和京要對她說謊。 與此同時,明俊擔心和京親生父親出現的消息,而和京聽完善珠的話後,來到醫院看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

善珠爸爸認得和京就是他親生女兒,但和京不肯承認,因為她滿足於現在的生活狀況並不想再次被拋棄,宇貞對於和京沒有向她這個好朋友道出自己真正的身份感到失望,和京希望她可以保守秘密,但一次尹度彬PD到醫院探望善珠爸時知道了和京的身份...

尹PD讓雨靜勸和京上節目,推進與生父相認,雨靜媽約見和京,明白到她一直以來的辛苦,好不容易生活安定下來,不過仍想讓她親自去採望病危的生父,和京答應。

雨靜帶雨哲到醫院卻遇上交通意外,幸得和京生父奮身救下雨靜,這過程讓和京碰見,令和京對父親更感失望,對於當年拋棄她一事,雨靜感恩,更希望和京可以與生父見面。後來雨靜透過媽媽才知道和京是美成集團外孫女,對於兩人朋友關係,雨靜開始質疑。

和京與生父見面,雨靜還以為和京與生父見面是基於思念,見面反令和京更反感。終於到了節目播出的日子,朱媛在春成的視頻播放前猶疑了一番,最後還是決定不播出春成的採訪。春成知道和京希望他消失,一個人走到天台去。

雨靜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後趕到醫院天台,春成正打算自尋死路。春成的癌細胞擴散,手術不能再進行,雨靜馬上通知和京。和京在春成和面試之間選擇了面試,還能面不改容地說出自己的立場。

韓雨靜說如果她成為節目人,她會傾聽沒有甚麼力氣的人的安靜的低吟,會成為連小小的傷痛也會去撫慰的節目人。和京卻說如果對方根本不希望撫慰傷痛呢,她為甚麼不想想那麼做會成為對方的傷痛....

和京去了春成的葬禮,還收到了春成的「遺物」。和京看著春成的視頻痛哭,連覺也睡不到。和京失去了聯絡讓雨靜很擔心,連尹室長或是和京爸爸已找不到她。雨靜在觀眾投票中公正地得到了第一,但可惜遲到令她失去了資格。

和京告訴雨靜不想再與她做朋友,但是雨靜不希望結束他們的友誼。雨靜又因為珠媛要求她忘記和京,而感到失落。另外,妍熙知道明俊不斷地對她說謊,因此她對明俊失去信任了。

朱媛知道明俊打電話給雨靜,要求雨靜不准和明俊見面,也不要接他的電話,雨靜感覺奇怪為甚麼朱媛如此討厭明俊。和京回到別墅時,發現別墅的燈亮著了,產生了懷疑。其實明俊正在別墅裡和朱媛見面…

和京跟恩成在電視台遇見正要與報導員鄭室長見面的雨靜,她們都懷疑雨靜的身份。鄭室長打算邀請雨靜成為合約制報導員,雨靜接過提議後詢問了尹PD的意見。朱媛被尹室長得知她在別墅見面的就是明俊…

雨靜對於合約制報導員的邀請仍然十五十六,她也問及了朱媛的意見,朱媛反而擔心她跟和京的關係。雨靜展開了報導員的生活,與和京成為工作伙伴。

妍熙開始感到焦慮因爲她不停地懷疑明俊和珠媛的關系, 華慶問珠媛遠離她的生活, 因爲她不想其他人知道她的秘密, 另外珠媛和主席見面後會談。

韓朱媛決定做廣告模特,會長很好奇她到底是因為誰才改變想法的,原來有人打敗了她的脾氣。但申社長和和京,誰都沒有說服她,是會長的執著讓她屈服了。但只有這一次,這次做完廣告模特,她就再也不會和大企業工作了....

朱媛告訴道彬從前與明俊的關系,並要求他不要告知宇貞。但宇貞反而聽到關系朱媛和在彬的傳聞而感到失落。另外,妍熙突然告知明俊她知道明俊和朱媛的相見,並希望他說出真相。

和京和妍希開始懷疑明俊與朱媛的關係,他們二人都努力不讓和京和妍希母女知道真相。同一時間,朱媛應會長的邀請,終於簽約成為美成的廣告模特兒,但也不斷擔心真相被揭露。

因為在別墅發現的胸針,令朱媛深深地擔心明俊和她之間過去的關係可能浮出水面。期間,明俊秘密命令管家刪除最近一個月的所有閉路電視鏡頭。與此同時,在希帶雨哲外出但後來走失了。

和京試圖通過在彬找出在別墅實際發生的事情,而明俊叫了妍熙和朱媛出來一同與妍熙對質。與此同時,雨靜有機會主持一個廣播節目並成功完成。

昌秀與一位餐廳的中年婦女顧客是熟悉的。 華慶對別墅事件施壓于明俊,但明俊似乎不太關心。與此同時,妍熙從計算機中發現了一個秘密視頻。

明俊與華慶會面並向她施加壓力。但是,華慶並未有任何反擊,反而對他反擊說他們都應該倒下。與此同時,在熙目擊她的父親在一家咖啡店查探著秘密內情。

和京堅持是因為恩成說謊,雨靜才會遲到錯過試鏡。妍希收到明俊的電話,感到莫名的興奮,但在妍希身旁的和京不斷操縱妍希的想法和行動。

朱媛為了能快速了結惡緣,希望與美成終止模特兒合約,吳會長當然不允許,畢竟消息都已經傳出去,拍攝又已經開始了。與此同時,明俊相約妍希見面,打算要跟她離婚,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做妍希的丈夫。

宇貞告訴朱媛她看到兩水裏別墅監控視頻, 和京警告明俊別太過份, 但是明俊決意報行自己的計劃, 在熙告訴在彬和道彬懷疑昌秀和龍心有私情。

妍熙告訴申社長決定與他離婚,因爲她已經失去了對他的信任了。申社長推使華慶讓妍熙改變主意。與此同時,龍心無意中聽到昌秀和道彬的談話,並詢問昌秀是否真的有外遇。

明俊問妍熙他要做些什麽來讓原諒他,但是妍熙對他們的離婚很堅定。華慶試圖通過各種方式改變妍熙,但認爲一切都是珠媛和宇貞的錯誤。最後,華慶向在彬求助。

明俊在一次事故中試圖挽妍熙時受傷。妍熙改變主意並決定原諒他。同時,宇貞因過敏而住院。 明俊在醫院遇到了宇貞,並且知道她對菠蘿過敏了。

和京去了醫院探望韓宇貞。宇貞仍然覺得尴尬,看到和京叫她朋友就更意外。和京得知了宇貞對菠蘿敏感,跟她爸爸一樣。而申明俊檢驗他的血,決定要調查到底。

和京得知父親正秘密地調查宇貞的DNA。但幸好地,在彬將測驗結果調轉了。和京向爸爸盤問,卻看到結果,不能相信自己雙眼。而龍心也開始懷疑她丈夫,決定暗中調查他。

妍希約了宇貞討論有關明俊和雨靜的DNA測試。在彬看到華慶因宇貞感到痛苦而極爲心痛。道彬和在彬突然收到一封信,上面寫著申明俊和韓雨靜生物學上的基因99.987%一致...

雨靜知道了自己和申明俊的真正關係,對於母親把事實一直隱瞞著自己十分氣憤,未能原諒母親。當雨靜想找申明俊說清楚時,卻意外發現其他人並不知道真正的檢查結果,雨靜覺得很奇怪,連認父一事也忘了。原來把結果調包的是...

和京發現雨靜原來是她的同父異母姐妹,她父親想遊說和京不要說出來,但被拒絕了。和京更發現基因測試報告的結果,懷疑當初是在彬調包DNA報告,所以當面與他對質。

和京爸爸派人威脅尹度彬PD,下令他不可把美成的黑材料爆出來。和京對於爸爸有私生女一事依然感到氣憤,所以她向尹PD提出能將和美成有關的秘密資金資料給他,但條件是和徐常務有關的一切尹PD都要和她共享,藉此向爸爸報復!

和京和爸爸攤牌,向他表示知道雨靜是他的私生女一事,爸爸否應這是事實,但其實內心非常驚慌。他命令下屬要於一星期內把徐常務抓回來,要查出雨靜究竟是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在美成的房子裡,道彬出人意料地受到歡迎,和京母親意識到和京對道彬有好感。在彬和雨靜接到徐常務的電話並試圖營救他。與此同時,雨靜突然被陌生人綁架。

在彬質問明俊是否綁架了雨靜,明俊矢口否認。雨靜知道明俊是她的生父,不敢相信他竟然會傷害自己,所以當面與他對質。和京看到兩人對話,擔心雨靜會奪走她所擁有的一切,誓要從中搞破壞...

雨靜被綁架後平安回家,社長知道是閔秘書綁架的,叫了閔秘書到辦公室,正當社長在盛怒之下,閔秘書就說出知道徐常務的只有雨靜,社長追問之下,才得知閔秘書也問不出結果!雨靜回到家後,十分後悔,早知不要相認了。

妍希扮作不知情,憤怒地問明俊如果一個私生子出現會怎麽辦。集團主席到了道彬母親店中,感謝他救命之恩。和京到後帶道彬到停車場,她向他表白了。和京的舉動讓道彬感到驚喜,而這事被在彬看到了。

雨靜聽了和京的電話,發現原來和京才是綁架後的幕後黑手。她向和京說清楚,但和京卻威脅她,說這會再發生。妍希沒有投票讓明俊成為美成的執行董事,並命令MBS辭掉韓朱媛。更甚的是,和京沒有成為社內日曆模特兒的最終合格者,反而是雨靜和尹度彬被選上。

在彬聽到昌秀和妍淑的對話後感到震驚。朱媛告訴主席和京並不是她真正的孫女,因此和京被趕走了。同時,和京在晚上闖進了朱媛的家。

和京被趕出家,留在酒店住。和京外公表明不能接受沒有血緣的和京待在這個家,和京竟利用媽媽反擊。道彬在酒吧發現和京,叫在彬帶她回酒店房間,但在彬卻聽到和京說還是對道彬有好感...

在彬知道是和京綁架雨靜,但他深信和京這樣做有苦衷,並且不顧一切向和京表白。和京母親發現會長趕走和京的理由似乎不只因為她綁架雨靜,她拜託權室長把真相查出來...

妍希要求主席原諒和京並讓她回家。 主席打電話給和京,告訴她要小心,不要給妍希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同時,朱媛接到一名聲稱是女演員的電話。

妍希跟著申明俊和吳主席,更得知和京的真正身份。妍希叫和京到真正和京的墓前,著她公開真相。同時,尹昌秀遇見吳主席,原來吳主席和他的家人有微妙的關系。

妍熙跟蹤和京他們到了骨灰堂,最終發現了和京並不是她的親生女兒而感到傷心欲絕,為了承傳家族血脈,外公繼續找尋妍石的兒子;有人懷疑偽造節目事件和申和京有關,雨靜感到疑惑,更在找假高順德的時候碰到了和京...

外公知道和京並不是家族的血脈,更對她泄露美成的機密感到震怒,要立即趕她出家門,和京心灰意冷,只能求助在彬,暫住他家。其後傳出韓朱媛和流通企業申某社長是不正當關係的報導,對韓朱媛打擊很大。

韓朱媛偽造節目的事情和緋聞報導導致她的形象直插水,學生的示威行動令她不堪壓力而倒下,雨靜認為一切事件都和和京有關係。和京在在彬家住下並買禮物給他家人以打好關係,後來一次飯局中度彬向雨靜表白...

度彬在在彬面前當面向雨靜求婚,令在彬相當痛苦,同時也讓雨靜十分為難。韓朱媛的節目被換角,改由和京做主持,和京無意中聽到昌秀和龍心的談話,並決定進行DNA測試。

韓朱媛突然暈倒,被申明俊社長送到醫院,連參加記者招待會也遲到了,和京看到後表示十分不解,並決心要趕快處理掉雨靜…和京想借徐常務為借口,帶走申社長,但徐常務也不見了。同時和京設局,令人大家都以為度彬在酒店過了一晚。

雨靜對於和京令她的媽媽成為偽造節目的犯人以及製造出緋聞感到憤怒,嘗試找出咖啡室CCTV證明和京是幕後黑手。高習讓韓朱媛前輩離開MBS,度彬覺得不可理喻,認為一切都是美成在施壓。度彬以結婚為前提與雨靜交往,但母親強烈的反對...

度彬父親因為闖下禍需要一億韓元把店鋪收購回來,和京知道後想向他們家借出錢提供幫助,但度彬表示拒絕。和京在意外中得知度彬是美成家的血脈,想借助他來讓自己可以得到會長的原諒...

雨靜覺得自己配不上度彬自行跟度彬斷絕關係,和京知道後主動找度彬表示心意但被度彬回拒。因為被革職的事,雨靜母親情緒變得很不穩定,一次回到家中,珠媛選擇割脈自殺,希望換得女兒她們無負擔的日子。

雨靜的媽媽因為自刎被送進醫院,雨靜親自去找申明俊請求好母親可以重新做節目,雨靜的媽媽受大打擊患上了失語症,度彬作為之前公司同事去探病但被雨靜要求離開。妍熙上門拜訪度彬家表示對和京照顧的感謝。雨靜對失去的事情感到痛心。

度彬公開視頻以MBS佈景管理部PD的身份告發美成集團非法交易的問題,事件造成了哄動,美成集團為了抵制他,下令把他革職,度彬母親責怪一切都是雨靜把度彬害成這樣的,和京本來打算讓度彬是美成血脈一事告知會長,如今這副田地,和京計劃把在彬坐上美成孫子之位...

和京隱瞞在彬的真實身份, 帶他到美成的家庭中, 會長相信在彬就是他的孫子和嘗試為他做任何事, 另外雨靜也嘗試為自己的家人做任何事作為支持。

和京宣布她正在和在彬約會。在彬很高興聽到消息,他確實是主席的孫子。 然而,道彬擔心他的兄弟。同時,主席和在彬一起到訪昌秀的辦公室。

在彬決定入住,但昌秀和龍心為此事爭吵。和京問過吳會長的批准,以便她可以嫁給在彬。吳會長說會獎勵她,但告訴她不要再稱他為祖父了。

吳會長將和京鎖在一家精神病院。吳會長告訴在彬,和京正在旅行,但是在與妍希交談之後,在彬開始尋找她。和京離開了醫院。與此同時,雨靜獲得主播這一份新工作。

道彬和在彬找到和京並帶她去他們家。和京告訴他們要保守秘密,不可暴露她的位置,但要求龍心告訴妍希她在哪裡。與此同時,在彬告訴會長,如果他不允許他與和京結婚,將永遠不再是他的孫子。

妍希在道彬的家中找到了和京,並且與她見面。在彬帶走和京一整天,並承諾找到一種方法來說服會長帶她回來。同時,明俊對會長的反應感到憤怒,因為他告訴他關於和京的離去。

和京雖然從精神病院逃了出來,但就被逐出了家門,而且爺爺還作出了宣言,表示堅決反對和京和在彬結婚,於是,和京就求媽媽幫忙說服爺爺,但還是沒有用,最後,和京就想用懷孕的藉口來說服爺爺…

和京找吳會長並告訴他,她懷有在彬的孩子。妍希讓她去醫生檢查。和京擔心雨靜和道彬發現真相,因為兩人還在約會。為了確保她在美成家的位置,她想出了一個強迫他們分手的計畫。

和京本來想藉著假扮懷孕去迫爺爺答應自己和在彬的婚事,但爺爺卻說要等到孩子出生,確認了孩子真的是美成家的血脈後,才會同意他們的婚事,於是,和京就做了雜誌採訪去反擊…

會長說過他只會答應在和京誕下在彬的孩子後才可以和在彬結婚, 在彬威脅他的祖父他不會回家除非答應他們, 另外朱媛告訴龍心在彬和度彬的真實身份。

和京為了救快要被車撞倒的會長而受傷,到醫院後被驗出流產,讓本以為自己是假懷孕的和京大受打擊。之後,為了獎賞和京救了自己,會長讓和京到美成服飾上班,但堅決不讓和京和在彬結婚…

在彬一怒之下離家出走了好幾天,連和京都沒有聯絡,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哪裡,後來,會長找到了在彬的藏身之所,就立刻前去找在彬,怎料在彬說自己要與塵世間的一切斷絕關係…

吳會長終於允許他們結婚,而在彬就終於回到家。在彬和和京準備參加婚禮朱媛試圖阻止和京並警告她,如果和京沒有先停下來,她會盡其所能阻止她。與此同時,妍希在和京身邊感到不自在。

在和京和在彬的婚禮當日,和京發現了韓朱媛想把在彬不是美成家親孫子的事實告訴在彬,所以就和韓朱媛吵起來,在發生爭執的期間,韓朱媛失足掉下樓梯…

韓朱媛在與和京發生爭執的期間失足掉下樓梯,於是和京的媽媽就讓權室長處理一下受重傷的韓朱媛,怎料韓朱媛卻突然不見了,原來是申明俊社長秘密地把韓朱媛送去了醫院,而且韓朱媛的兒子更看到了案發經過…

和京的媽媽對和京說想做美成家的孫媳婦就得簽字,因為她說不能做女兒的話,也要作為侄媳婦在她身邊,更要在別人和外公面前千萬不要叫媽媽.....

和京和朱媛的談話記錄令和京有謀殺的可能。但如果沒有更有力的證據,員警就不能把她當作嫌犯。製片人和雨靜知道了這一點,並且在美成電視臺的支持下,計畫製作一涉及和京的調查報告以及導致朱媛墮入樓梯的事件。

度彬想將第一期電視節目的主題定為韓朱媛的案件,查清楚究竟是誰想害韓朱媛,雖然和京等人都極力反對,但會長卻贊成。後來韓朱媛甦醒了,卻患上健忘症,連自己的子女都認不出…

和京去探望醫院中的韓朱媛,本來失憶的韓朱媛想起是和京把她推下樓梯的,在彬也對和京產生了懷疑,原來韓朱媛是選擇性失憶,和京要求把事件隱瞞下去,但同時雨哲是目擊了和京的犯罪過程,和京打算對他下手...

在彬親眼見到和京把雨哲丟到很遠的地方,知道和京不軌的意圖,責備她是個惡魔,讓她不要再對雨哲下手。韓朱媛現今的病況是譫妄症,會有幻覺、不安、顫抖的症狀,雨靜發現媽媽好像付了美成協會廣告模特的違約金,受到了巨大的財政壓力。

就在雨哲即將告訴人們他所看到的東西時,在彬阻止了他。和京和龍心一起去購物,發現她的信用卡已被停用。朱媛的癥狀變得更糟,道彬把雨靜的家人帶到了魚湯點。

雨靜和她的家人開始在道彬的家裡住了一段時間。雨靜和朱媛嘗試在雞泡魚湯的地方工作以彌補他們的煩惱,但龍心對此並不滿意。明俊發現妍希讓雨靜和她的家人陷入困境,所以他試圖幫助他們。與此同時,和京聽說明俊正在和雨靜見面,所以她帶著妍希到餐廳找明俊和雨靜見面。

張會長接到妍希的電話,決定讓他的孫子與在彬簽訂合同。龍心打電話給道彬,但當他到達那裡時,道彬發現有人在等他。與此同時,雨靜接到了和京的電話,然後出去找她。

當在彬將朱媛說他是假的事情,以及他聽到了朱媛和和京在婚禮上的對話告訴了父親,這令他父母以及和京都開始擔憂。雨靜和道彬想要和債權人車美英和解,但她表示除非可以一次性付清,就不會和解。而在彬喝醉後問道彬如果知道了吳妍希的孫子是他不是自己,道彬會怎樣…

在彬讀了他發現的那封信,並意識到他是假的。 韓朱媛提醒明俊過去的事,而明俊懷念。 在結婚紀念日當天,明俊等待著朱媛。

在彬說他不能在相信和京,並表示要在做一次基因測試,看看他是否吳會長的孫兒。和京很擔心,派別人去調換測試結果。道彬告訴雨靜自己得到了裙子上的血跡的測驗結果了。而妍希去了明俊居住的酒店…

在彬對於父母將他和道彬的生活搞亂感到非常生氣。在熙剛好聽見了在彬在罵父母。和京很擔心在彬會將秘密告訴道彬和吳會長。而朱媛來到了之前的婚禮堂,看看她能否記得任何事情。

朱媛認得出和京,令和京擔心朱媛會記得婚禮發生的事。妍希和明俊爭吵後非常生氣,讓雨靜知道明俊和她的房子有關。而在彬看到和京誘惑別人…

韓珠媛離開了雨靜。 她需要得到所有可能的幫助,雨靜要求明俊幫助尋找她的母親。 明俊的直覺導致他懷疑和京和妍希,所以他質問他們。 與此同時,和京繼續和在彬一起,張成民讓他嫉妒。

和京警告雨靜,播出該節目將使她的母親處於更加危險的境地。看到雨靜如何絕望地尋找她的母親,明俊向她保證完全支持她。 然而,他聽到了妍希的一些令人震驚的事情。

道彬和雨靜準備著有關朱媛的放送。雨哲提供了證詞,表示他看到了和京集朱媛當天在緊急出口。苦惱的和京最後找妍希幫忙,妍希要求尚必干涉,說她和和京都會被傷害。

會長在節目前三分鐘強制叫停了節目,雨靜和道彬都嘗試反駁,可是不果。雨靜無法接受,於是決定自行上傳節目內容都個人的SNS,一力承擔後果!和京知道新聞爆出後,立即去找雨靜,二人大吵,和京更在吵架中透露了韓珠媛已死的消息...

警方質疑和京,然後當場逮捕她。後來,在彬發現道彬已經提交了監控錄象,將和京歸罪並在父母面前抨擊他。與此同時,雨靜感到沮喪的是,證據只能起訴和京意圖造成身體傷害而不是謀殺未遂。

警察表明沒有足夠證據,因此釋放了和京。雨靜表示她看到母親走在街上,尋求警察幫助,找出母親的所在地。而申明俊得知了在彬不是吳會長的孫子,以此針對和京和在彬。

度彬知道和京的所作所為,對她厭惡到極致,在彬向哥哥坦誠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正要把在彬不是美成孫子的真相說出時,卻被突然出現的和京阻止了,沒能說出事情的在彬內心感到愧疚...

妍希試圖殺死朱媛,但在她意識到之前,她最終挽救了她的生命。和京問她為什麽這樣做並提出另一個計劃。在彬害怕明俊可能會告訴吳會長他的身份,妍希邀請明俊一起吃最後一頓晚餐。與此同時,道彬開始對吳會長進行一人抗議。

妍希帶了失憶的珠媛到自己家中當管家,全部人都嚇了一跳。同時,妍希要和明俊離婚,妍希在明俊面前表明自己是希望可以慢慢折磨珠媛才帶珠媛回家。在彬十分在意珠媛在自己家中,非常不安,也很想告訴雨靜此事,可是在和京安撫他要戴上面具成為真正的美成家人。

明俊發現朱媛已經康復過來。昌秀和龍心看到朱媛在美成家裡工作。妍希在在彬的房間裡發現了一封信,裡面有關於他出生的秘密。

雨靜和道彬在美成家族莊園尋找朱媛,但未能找到她。和京向妍希承認在彬的真實身份。在這一切中,朱媛要求明俊通過將他們送到國外來保持雨靜和雨哲的安全。

妍希與成民達成協議,如果他讓和京與在彬離婚,她將遵守他對合約的要求。與此同時,明俊向道彬求助,因為他想要保護雨靜。雨靜因為媽媽在美成家不太冷靜,道彬安撫了她並提出了求婚!

明俊突然下定決心和軟熙離婚,全因為只要他肯離婚,雨靜和度彬在法律上就不再是堂兄妹,可以結婚。和京知道此事後,不敢相信一直冷血的父親原來會為女兒著想,並且是個有父愛的人,只是得到愛的那個人不是自己,這令她比以前更加妒忌雨靜......

允熙發現在彬原來和他的家人一些關係都沒有,她又和明俊離婚了,一下子失去了所有。道彬的生日會上有一位神秘嘉賓。

雨靜和媽媽在街上談天時,和京竟然開車撞她們。此時,明俊想保護雨靜雨母女,被車撞至昏迷不醒。雨靜為此責罵和京,但和京竟然一點歉意也沒有...

爺爺為了懲罰和京,把她關在房裡。度彬和雨靜打算在節目中公開美成集團秘密資金一事,在彬知道後,下跪哀求度彬不要這樣做,度彬拒絕,在彬決定傷害自己的哥哥。雨靜母親在和京家找到美成貪污的重要證據,並把文件交給度彬。

道彬在停車場被一個暴徒襲擊,他猜到在彬是襲擊的幕後黑手。和京知道了珠媛在會長的房間偷拿資料,珠媛掩飾是為了錢而這樣做,同時承認是在保護雨靜和雨哲。

度彬知道了自己是會長真正的孫子後,大受打擊。雨靜邀請明俊在她們家留宿,明俊承諾由今天開始會守護雨靜和雨哲。軟熙不能接受明俊與雨靜和好,決定要把明俊的新家變成地獄...

度彬誓要把在彬不是美成家孫子的事公開,希望在彬不要再錯下去,但被母親苦苦哀求他不要這樣做。珠媛想在軟熙房間拿走她貪污的證據時,軟熙突然出現,並揭發珠媛一直都在演戲...

度彬最終播放了揭露美成集團罪行的證據, 公眾要求正義,而美城集團則處於混亂之中。不久之後,珠媛離開了美城集團。即使節目成功,但度彬並沒有感到勝利,而是感到不安和迷失。

度杉多日沒有回家,大家都十分擔心,但原來他和雨靜結婚了。大家都不甚看好他們的婚姻,和京更想破壞他們的關係。雖然有些人衷心祝福他們,但始終存在暗湧。

妍熙與一位熟人重聚,請求法律上的幫助。 她注意到珠媛和明俊在同一家餐廳與其他家人共進晚餐。 妍熙批評珠媛,指責她的過去,但被告知不要干涉。 華慶邀請晟敏到在彬的辦公室,要求他與法律顧問聯繫。 華慶告訴在彬,她很快將讓他取代尚必擔任美城集團的董事長。

和京母親得知和京是會長入獄的幕後黑手,無法再原諒她,並把她趕出家門。度彬帶雨靜回家住,但母親不接受雨靜,對她冷言冷語,珠媛護女心切,氣得與度彬母親打氣上來...

度彬在監獄探望會長後碰到在彬,在彬懷疑度彬告訴了會長他自己是真的孫子。在彬對和京態度冷卻,和京開始發現自己失去了依靠,此時,富家子成民說肯成為她的靠山,兩人不尋常的關係被在彬發現了...

度彬母親突然准許雨靜搬進娘家住,表面上歡迎她,實際上是想趕走她。和京以為成民向她求婚,歡喜之際,卻發現成民只是在玩弄她,同時在彬也決定和她離婚,她變得一無所有。

無論和京怎麼哀求,在彬也不肯和她復合,而軟熙和會長也不再承認她是美成家的人,她唯人的投靠只有龍心。在彬雖然決定與和京離婚,卻想霸佔著會長孫子的身份,度彬看不過眼,要求在彬說出真相,不然他會親自找會長說出一切...

度彬本來要在彬親自對會長說出真相,怎知道龍心突然出面阻止。會長開始感覺到眾人正在瞞著他一些事情,決定長開調查。在彬提出離婚後,和京一直裝不知情,更繼續討好龍心,在彬終於忍不住在家人面前公佈他們要離婚的消息...

在彬和和京正式結束他們的婚姻,和京依然感到不甘心,在彬竟對和京感到不捨。龍心在酒店看到和京和成民一起,知道了她出軌的事,並趕她出家門。和京為了報復,向會長爆料說在彬是假的孫子!

和京把會長和在彬的親子鑒定報告公開,證實兩人沒有血緣關係。會長雖不信任她,但也起了疑心,暗中派人調查,並把龍心夫婦及和京捉走,說要處置他們...

度彬曾說一步都不會踏入美成家,而軟熙告訴他,他的母親尹智秀,是他爸爸的尹昌洙的親妹妹,然後本該是他父親的 是已故的她的哥哥吳軟釋。他們把自己的親兒子偽裝成了美成家的親孫子.....

吳會長發現道彬是他的真正的孫子,並希望讓他成為他的繼任者。 然而,儘管它有多麼誘人,但是道彬拒絕了這個提議。 由於一系列事件,吳會長患有心臟病並且昏迷不醒。 有些人因為吳會長發生的事情而自責。

珠媛偷偷藏入美成家,想把藏在會長房間的鋼筆攝像頭拿回來,怎料被和京和在彬揭發了!他們甚至為了一起爭取利益,決定復婚,令龍心非常生氣。原來在會長暈倒之前,他親筆寫下要明俊擔任CEO,軟熙知道後極力阻止。

雖然大家都覺得和京和在彬捏造了遺囑,但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只能任由他們擺佈,讓他們超高速升職,還被他們霸佔了會長的家…

度彬看到弟弟吳在彬為了成為尹在彬,連那些作為人不該做的事都毫不猶豫地去做,實在是再也看不下去,決定不會再讓在彬繼續做冒牌貨,度彬要找回自己在美成家的位置…

和京很堅定要找出美成會長在哪裡,她警告在彬不要瞞著她背後自作主張做事。 軟熙找度彬,說服他聯手對抗和京與在彬,讓二人不要在美成集團獨大。 和京意外地聽到在彬父母說出會長真實位置,原來是藏在雨靜家中,和京趕到,大鬧了一場,卻發現自己的父母也不幫她,同時在彬亦罵和京不要再對他指指點點,也不要再騷擾他的家人,而軟熙也發現在會長暈倒當日,和京的胸針漏在房間裡,對她更感懷疑。 美成集團股東大會召開,明俊竟然推薦和京成為會長...

申社長通過推薦和京擔任新任主席讓所有人感到驚訝。和京首先表示她將辭職但最終最終會追求主席職位。她甚至回到了她的丈夫在彬身邊。誰將奪取美成集團的王位?

和京在度彬的電腦上做手腳的過程被攝錄鏡頭拍到了,於是她就以銷毀影片作為條件,放過度彬,和京越來越膽大包天,現在誰都阻擋不了她,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會長甦醒後揭發和京的罪行…

會長甦醒後,出現在新會長就任儀式,把和京在台上拉下來,並向眾人宣佈度彬才是自己的親孫子,將會是接管美成的繼承人,另一方面,在彬把藏有和京犯罪證據的影片交給了警方,令和京以偽造私人文件和殺人未遂的嫌疑被捕,但和京沒有打算就此收手…

和京被發現了企圖加害於吳社長和偽造文件,成為了通緝犯,甚至連度彬的父母都不想原諒她,進退兩難的和京能怎麼辦?

尚必向道彬和妍希提出會長一職,但他們都拒絕了。和京在街上徘徊,而在彬拼命地尋找她。當他終於找到她時,他試圖說服她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