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星空那片海 第一季

那片星空那片海 第一季

集數

懷揣夢想的平凡少女沈螺,遠離喧囂的城市,回到安靜的海島生活。不料偶然間救起一個叫吳居藍的男子,竟然是個和人類的進化方向完全不同、來自大海的高等生命體——鮫人(美人魚)。他以不凡的能力和智慧一次又一次地幫助沈螺度過難關,戰勝危機,深深地吸引了沈螺。兩人一路磕磕絆絆,從互相瞭解到互相信任,最後產生了深深的愛情。 吳居藍身上原本有一顆鮫人靈珠,但150年前被人奪走後,身體漸漸衰弱,需要找回靈珠才能恢復健康,但是靈珠卻陰錯陽差到了沈螺體內。而且一旦將靈珠取出,沈螺也會死亡。同時,黑巫師安佐也覬覦靈珠,想用靈珠救活養父。安佐綁架了沈螺,吳居藍及時趕到,救出了沈螺。得知靈珠真相的沈螺要吳居藍活下去,於是想用真愛之吻將靈珠還給吳劇藍,但吳居藍拒絕。隨即跳入海中,沈螺也緊跟著追隨。靈珠發出微藍的光芒,吳居藍的眼淚化成珍珠,沈螺手捧著珍珠,和吳居藍一起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

清晨的紐約海灘,神秘男子吳居藍從海中上岸。製造了一場小小的混亂後,吳居藍被裝束奇特的老太太維奧利特接走。維奧利特家族一直服務于鮫人王子,正是她將鮫人王子吳居藍從海中呼喚上岸。維奧利特告知吳居藍,已經找到了150年前被人騙走的靈珠,在中國南部的小島上。吳居藍決定前往小島找回靈珠。 與此同時,在大城市工作碰壁的沈螺也回到了從小出生的海島。見到兒時好友江易盛和周不聞後,沈螺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就得知了從小相依為命的爺爺身患癌症的消息。為了不讓爺爺失望,沈螺無奈編出了自己已經有男朋友的謊言。回到從小長大的老宅,沈螺想起了小時候和爺爺在老宅中的點點滴滴……

吳居藍聽著沈螺最喜歡聽的歌曲,他第一次聽就喜歡上了這首歌,沈螺得知吳居藍是通過閱讀說明書會使用的這些家用電器,她十分驚訝頓時對吳居藍刮目相看。沈螺來到了醫院看望爺爺,恰好周不聞正在陪著爺爺下棋,周不聞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銀盒子,他現在是一個古董公司的總經理,此次來到海島上的目的就是收集一些銀盒子,所以他趁著沈螺離開之後偷偷拍下了銀盒子的照片。沈螺在街上得知了小島上來了一個變態色魔,恰好此人與吳居藍長相一樣,沈螺被嚇到了她急忙趕回家逼著吳居藍離開,吳居藍不肯離開,還以還債為由決定留下,沈螺表示不需要他還債,只想讓他儘快離開,情急之下沈螺告訴吳居藍自己知道他的秘密,吳居藍誤以為沈螺知道了自己是鮫人王的事情,一時緊張用床單包裹住沈螺,沈螺以為他要非禮自己便趕緊掙脫,然後跑去給鎮長打了電話,電話裡沈螺被鎮長告知變態色魔已經被抓到了。沈螺知道自己誤會了吳居藍,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吳居藍無意間在沈螺小院裡看到盛開的曼陀羅花。他想到自己靈珠被盜那天正是中了曼陀羅毒,他懷疑沈螺種植曼陀羅是別有用心。吳居藍憤怒地一把火燒了曼陀羅。沈螺氣惱地大罵吳居藍,再次揚言要趕走他。就在兩人吵吵鬧鬧時,爺爺和江易盛正好進門。原來江易盛為了向護士們澄清自己和沈螺之間清清白白,一時口不擇言地稱沈螺喜歡的人是吳居藍。結果這話被爺爺聽到,所以爺爺特意趕回來核實。爺爺盤問吳居藍的情況後覺得他就是個吃軟飯的,懷疑他覬覦自己的家產。爺爺苦口婆心地勸吳居藍找一份正當營生,先立業後成家。沈螺見爺爺當了真,心中叫苦不迭。可考慮到爺爺時日無多,沈螺還是希望爺爺不留遺憾。她難得地開口請吳居藍配合自己演戲,在爺爺面前假扮情侶。吳居藍居然答應了。 吳居藍陪著沈螺去醫院看爺爺,聽力異于常人的吳居藍無意間聽到擦身而過的朱一漾打電話向周不聞匯報找銀盒子的事。朱一漾是本地幫周不聞收集銀盒子的馬仔。吳居藍聽聞有銀盒子下落,他襲擊了朱一漾,逼他拿出銀盒子,可看後卻發現並不是他要找的。這天沈螺和吳居藍一起回家時路上突然遇到劫匪。他們將兩人綁起來挾持到一處樓房頂樓。綁匪提出他們二人只能活一個,綁匪讓他們自己決定選擇。吳居藍和沈螺兩人在身處險境時竟然爭相把生的機會讓給對方,這倒讓綁匪非常意外。

沈螺找到逃生機會,她拉著吳居藍逃出關押他們的房間。結果卻發現他們竟然身處樓房頂樓,沈螺絕望極了。誰知吳居藍卻突然抱起她往樓下跳去,沈螺嚇的緊緊閉著眼睛。落地後沈螺發現他們兩人竟然安然無恙。沈螺正慶倖時,綁匪們追了上來。沈螺嚇的正準備逃跑時,綁匪突然叫住他們。原來綁匪竟然是沈螺爺爺和江易盛假扮,目的就是考驗吳居藍對沈螺的感情。此時沈螺爺爺對吳居藍奮不顧身維護沈螺非常滿意,他鄭重地將沈螺的手交到吳居藍手裡,囑咐他能一輩子守護沈螺。吳居藍莊重表示,自己有生之年一定會護沈螺周全。經歷了綁架事件的考驗,沈螺對吳居藍的瞭解又進了一步。她再次提出要做吳居藍的朋友,吳居藍很不解,因為他認為人類是奸詐和唯利是圖的。沈螺卻稱有了朋友就有了牽掛,有了可以傾訴衷腸的物件,也有了思念的物件,這是很幸福的事情。吳居藍聽後若有所思。沈螺和吳居藍一起回小院,剛走到門口吳居藍就敏銳地聽到屋裡進了人。此時周不聞為了幫安老闆找到銀盒子正在沈螺家翻箱倒櫃。吳居藍急忙推門進了小院,結果看到沈螺家被翻的亂七八糟。沈螺查看後發現並未丟失東西。 這時江易盛和周不聞聞訊趕了過來,他們焦急地問沈螺家裡為甚麼會進盜賊,問她有沒有丟失甚麼。吳居藍直直地盯著周不聞稱,盜賊不是為錢而來,他可能是來找甚麼東西。周不聞心虛地回避著吳居藍的目光。隔天沈螺在路上被鎮長叫住。鎮長告訴她,島上要和旅遊公司合作開展活動,需要一個形象代言人扮成鮫人的樣子。沈螺看到鮫人服裝上衣僅胸口一點點可憐的布料她一口回絕,可聽說有五千元獎金她頓時糾結起來。沈螺既想掙錢又擔心丟臉,她突然靈機一動想到解決辦法。沈螺回到家恩威並施讓吳居藍答應扮鮫人參加鮫人民俗節。隔天民俗節上,吳居藍假扮成鮫人坐在遊行的彩車上招搖過市,長相俊美的吳居藍引起姑娘大娘們的瘋狂尖叫。沈螺沒想到吳居藍居然有這樣的魅力。 這時沈螺突然想起要接爺爺參加民俗節的事,她趕緊趕到醫院把爺爺接到海邊。爺爺趕到海邊時,民俗節正舉行到高潮部分。吳居藍按照慣例將花環扔到海裡,結果海面上突然出現魚群爭相跳躍魚躍龍門的奇異場面。沈螺爺爺看到這一幕突然激動不已,而爺爺的反應全數落入吳居藍眼中。沈螺安撫爺爺,爺爺嚴肅地盤問她關於吳居藍來歷的真實情況。沈螺不得已只得告訴爺爺,吳居藍是來海島上找欠自己東西的人。爺爺聞言突然激動地劇烈咳嗽。

吳居藍已經知道沈螺的爺爺是杜小林的後人,爺爺突然拿出了一把刀,吳居藍將刀扔在地上。爺爺將靈珠盒子交給吳居藍,他雙腿跪地,只希望吳居藍能放過沈螺。就在吳居藍準備將盒子拿走時,卻被一個黑衣人搶走了。此時,爺爺突然暈倒,沈螺找到了爺爺,看見他倒後沈螺也暈了過去。黑衣人被吳居藍逼到了岸邊,盒子一不小心掉在地上,裡面並沒有靈珠。江易盛和大頭告訴沈螺,爺爺已經去世了。江易盛和大頭都在猜測爺爺為何要去山頂,或許能從爺爺的遺物中找到蛛絲馬跡,而江易盛看見爺爺的最後一通電話是打回家的。當沈螺回家後發現吳居藍並不在家裡,沈螺在岸邊找到了吳居藍,江易盛找到了海島上的一個名叫巫靚靚的醫生,她告訴江易盛,吳居藍患有輕度抑鬱症,吳居藍是不可能殺害一個老人的。按照巫靚靚的說法,江易盛覺得吳居藍沒有問題,可是大頭卻總是說他存在太多疑點。

巫靚靚出現在月沙島醫院裡,碰巧和江易盛去同樣的地方,被江易盛誤以為是暗戀自己,巫靚靚拿出自己的工作證,江易盛才知道他要在這裡交流三個月的時間,不禁非常興奮,他告訴巫靚靚有事就來找自己。受沈螺之託,江易盛來到太平間要沈爺爺的驗屍結果,巫靚靚恰好也有這個想法,自戀的江易盛又以為她跟蹤自己,結果巫靚靚推開他就走進了太平間。這時候沈螺和周不聞在一起整理沈爺爺的遺物,周不聞打算將爺爺的書送給島上的圖書館。突然吳居藍出現在院子裡,對他充滿敵意的周不聞認為他要傷害沈螺,將沈螺護在身後,說他是殺人兇手,吳居藍否認,沈螺表示願意信任他,周不聞十分生氣。拿到驗屍結果的江易盛和巫靚靚這時也回來告訴大家吳居藍不是殺人兇手,沈爺爺是死于癌細胞突然轉移,周不聞看了驗屍結果,承認人不是吳居藍殺的,可吳居藍還是不是好人,大家都覺得他太過緊張,周不聞看到大家都相信吳居藍,生氣地離開了。

沈螺的繼母到了海島,單刀直入地講明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賣沈家老宅,和沈螺分家產,沈螺從小就生活在這裡,到處都是她和爺爺生活的痕跡,她想守住這份記憶,所以堅決不同意繼母的主意。沈螺找江易盛和大頭商量,江易盛有心無力,周不聞卻願意借錢給沈螺以解她的燃眉之急,沈螺絕處逢生對周不聞感激不盡。此時,貪心的繼母已經找到買家來看房子,她說盡好話極力推銷,沈螺回到家,告訴繼母已經籌到錢,趕走了買主。正好大頭來電話說錢已經打到沈螺帳戶,沈螺著急地去銀行取錢。然而就在沈螺去銀行取錢給蘇桂芳時,周不聞突然拜訪了蘇桂芳。周不聞背著沈螺和蘇桂芳商議,他願意出高於市場價兩倍的價錢購買沈家老宅,只要蘇桂芳坐地起價向沈螺要價五十萬讓她付不起錢,自己就答應出一百萬買下老宅。安佐告訴周不聞,自己表面是科學家,其實還有一個身份是巫師,自己還掌握了一些巫法。由於周不聞還有利用價值所以他暫時不會動他,但如果周不聞不盡心盡力幫自己做事,自己分分鐘取他性命,周不聞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沈螺家院子裡,吳居藍正在幹活,沈螺告訴他自己找到一份文化公司的秘書工作,並且馬上要去面試,吳居藍見好事來得突然,就想幫吳居藍在網上查一下公司是否可靠,沈螺則開心地出門去面試。沈螺到了面試地點,卻發現面試她的人居然是朱一漾,瞬間覺得受到了欺騙,朱一漾告訴她面試內容是跳舞唱歌,可沈螺並不會這些,最終忍無可忍打了朱一漾一拳,朱一漾告訴她這是周不聞拜託自己做的,沈螺知道周不聞是好意,但她希望依靠自己的努力,並不能這樣接受,於是離開了這裡。事後周不聞知道事情暴露,責備朱一漾辦事不力,也揍了他一拳,整件事都被喜歡哥哥的周不言看在眼裡。

沈螺回家看到吳居藍閉著眼睛躺在籐椅上,她喊了幾聲竟然叫不醒他,沈螺以為他死了,就俯身貼著吳居藍的胸口聽還有沒有心跳。這時候,一片花瓣輕飄飄的落在他們面前,吳居藍居然醒過來了,他握住沈螺的手,兩個人深情對望,這時候巫靚靚正好來了,沈螺不好意思跑開,臨走告訴巫靚靚晚上六點來參加宴會。巫靚靚擔心吳居藍晚上現原形嚇到沈螺,吳居藍答應了,但是要晚一點再來接他走。生日宴會上,大家都來了,這時候巫靚靚來告訴沈螺,吳居藍不舒服不能來,江易盛覺得可惜,沈螺特意給吳居藍準備的生日宴,巫靚靚這才知道,馬上回去告訴吳居藍。因為吳居藍沒來,沈螺很沮喪,一個人無聊地劃拉著蛋糕,天漸漸地黑了,朱一漾和江易盛在換燈泡,看到周不言過來,朱一漾激動地手舞足蹈,不小心把江易盛拽下來,兩個人摔在一起。周不聞過來陪沈螺喝酒,周不言趕忙跟過來,逼著沈螺喝酒,沈螺只能強顏歡笑。此時,吳居藍來了......

當沈螺醒來的時候,發現四周沒人,她大聲呼喊吳居藍,以為他被壞人擄走了,她邊走邊喊,一著急竟然摔倒了,此刻吳居藍出現了,他抱起沈螺回家了。吳居藍因為太虛弱,沒有在昨晚感應到靈珠,他覺得昨晚襲擊他們的是黑巫師的人,巫靚靚說親自看著安佐離開的,巫靚靚問他為什麼不懷疑沈螺,她畢竟是仇人的後人,吳居藍說永遠不會懷疑一個肯為自己拼命的女人。周不聞帶誰過來看沈螺,假裝關心傷得重不重,其實是想打聽吳居藍的事情。

沈螺不小心跌入海中,吳居藍也趕忙跳下去救沈螺。意想不到的是,吳居藍發現沈螺的身體在發光,身邊還圍繞著一大群的魚,還有大魚將她的身體托起,吳居藍趕忙遊過去,抱起沈螺回家了。沈螺醒來,說那個奇怪的男人一直和他要銀盒子,她根本不知道甚麼銀盒子。吳居藍藉口有事立刻來找巫靚靚,要和奶奶打視像電話,吳居藍就將沈螺身體發光的事說出來,奶奶確認就是靈珠,並且說,取出靈珠只有兩個辦法,用黑巫師的黑魔刀取出,可是黑魔刀已經消失100多年了,如果靈珠在沈螺體內,就要得到她真愛之吻,只要沈螺愛上吳居藍,靈珠自動會回到吳居藍的體內,可是吳居藍不願意利用感情獲得靈珠。

不言大鬧不聞和沈螺的約會,不聞怒吼不言,追上離開的沈螺表白,沈螺拒絕,坦言自己和不聞永遠都是朋友。不言和不聞吵架,不聞罵了不言,不言傷心來酒吧喝酒,朱一漾擔心不言喝醉,照顧不言。沈螺失蹤,大家尋找沈螺,吳居藍擔心沈螺被安佐抓走,巫靚靚也找來安佐對峙,安佐否認自己抓走沈螺。沈螺被蒙面的不言和朱一漾抓走,不言嫉妒沈螺奪走不聞,想要給沈螺一點教訓,沒想到沈螺一眼就認出了兩人。兩人將沈螺關在海邊的集裝箱內離開,海水逐漸湧進集裝箱,沈螺生命危在旦夕。海水不斷湧進集裝箱,集裝箱逐漸滑入海底,沈螺被淹沒在水中無法脫身。不言和朱一漾在海邊喝醉,完全忘記了沈螺還在集裝箱中!

為朱一漾治完傷,周不言找到哥哥認錯,周不聞看她這樣,告訴她這件事過去了,以後別再做這麼離譜的事情了。晚上沈螺盯著認真工作的吳居藍看個不停,吳居藍問他好看嗎,沈螺不自覺說出還可以。吳居藍趁機聽從江易盛的建議,約沈螺第二天出去約會,沈螺問他做甚麼,吳居藍告訴她暫時保密。睡覺前沈螺一直猜想吳居藍到底找自己要做甚麼,胡思亂想了很久都沒有睡著,旁邊房間的吳居藍聽著她的自言自語不由得笑了起來。第二天,江易盛在醫院裡看到安佐跟著巫靚靚,他以為這是靚靚的愛慕者,於是出手阻攔安佐,反被安佐制服,他仔細看安佐,認出來他就是巫靚靚的前男友,於是他約安佐出去,要和他談談。江易盛勸說安佐再也不要纏著巫靚靚,並且假裝自己是巫靚靚現在的男朋友,安佐卻不肯答應,江易盛問他怎麼樣才肯退出,安佐和他便拼起酒來,結果最終江易盛喝的爛醉,被巫靚靚扛著離開。安佐嘲諷巫靚靚找了個廢物男朋友,巫靚靚說他連廢物都不如,帶著江易盛回到家裡,聽著江易盛不斷說著要保護自己,巫靚靚不禁有些動容。

沈螺發現了吳居藍無意間掉落的鱗片,找吳居藍對質,吳居藍閉口不言,巫靚靚出現幫吳居藍解圍。巫靚靚告訴維奧利特吳居藍已經愛上了沈螺,打算放棄取出靈珠,維奧利特命令巫靚靚想盡一切辦法讓沈螺愛上吳居藍,儘快取得真愛之吻,巫靚靚無奈答應。沈螺腦海中時刻出現吳居藍的樣子,她以為自己生病了,找江易盛治療自己。通過沈螺描述的種種跡象,江易盛判斷沈螺已經愛上了吳居藍,沈螺卻死活都不肯承認。沈螺意識到自己會在夢中見到吳居藍,會在獨自一人的時候想到吳居藍,會對吳居藍產生心動的感覺。沈螺找上江易盛,希望易盛為她治病,但是江易盛十分肯定,沈螺一定是愛上吳居藍了!

沈螺告訴江易盛自己很難過,江易盛問她是不是失戀,沈螺說自己連戀都沒有,哪來的失戀,江易盛告訴她想哭就哭出來,然後自己就突然哭了出來,沈螺看他奇怪,結果江易盛說自己也失戀了,兩人便一起哭了起來,沈螺問江易盛自己該怎麼辦,江易盛說搞定他,沈螺激動地說要撲倒吳居藍,然後再拋棄他。這時候周不聞到醫院找沈螺,沈螺跟著他離開。在路上,周不聞又一次和沈螺說自己的心意,但又被沈螺拒絕,沈螺告訴他自己對他的感情就和對江易盛的一樣,周不聞生氣說吳居藍難道就可以得到她,沈螺讓他別管,周不聞只好對沈螺說出吳居藍不是人,而是個怪物,為了讓沈螺相信,周不聞把沈螺帶到之前吳居藍和安佐打鬥的地方,告訴沈螺牆上留下的掌印是吳居藍留下的,可沈螺不肯相信,生氣離開。沈螺向吳居藍表白自己的心意,表示自己要做吳居藍的女朋友,吳居藍於是在沈螺面前顯露自己的真身!

江易盛約巫靚靚吃飯,巫靚靚坦言自己根本沒有談戀愛的打算,讓江易盛死心。江易盛心灰意冷,決定不再騷擾巫靚靚。巫靚靚看著江易盛可憐的樣子,同意了做江易盛的女友,江易盛興奮異常。朱一漾約了周不言見面,苦苦等待的時候,不言卻和不聞在一起。巫靚靚感動于沈螺的執著,詢問吳居藍接下來的想法,吳居藍感慨兩人之間最大的敵人:時間。沈螺特意做菜給吳居藍品嘗,順便“打聽”到吳居藍已經一千多歲了,沈螺很吃驚,並很好奇吳居藍在這一千多年間交往過的女朋友。

暈倒的米雪兒被帶回房間,吳居藍和巫靚靚在旁邊照顧了一會,巫靚靚向吳居藍使眼色,兩人前後出了門,巫靚靚問他是否相信米雪兒的話,吳居藍卻說自己欠白一晗太多,巫靚靚說米雪兒又不是白一晗,可吳居藍擔心米雪兒真的是白一晗的後人。沈螺本來擔心吳居藍被米雪兒搶走,可正當她要去給米雪兒送水喝的時候,沈螺聽到米雪兒告訴吳居藍她得了腦腫瘤,而且是晚期,於是善良的她馬上為米雪兒惋惜起來,並且為了米雪兒哭個不停。江易盛安慰沈螺,可沈螺覺得米雪兒很可憐,江易盛嘲諷她比米雪兒更可憐,因為好不容易交了第一個男朋友,到現在連嘴都沒親過就被別人橫刀奪愛了。

吳居藍帶著沈螺來海邊撿貝殼,江易盛送給巫靚靚一朵玫瑰花,約她六點去海島酒吧,巫靚靚分析江易盛的性格頭頭是道,江易盛覺得重來沒有人這麼了解他,徹底愛上巫靚靚。 周不聞和朱一漾敘舊,在酒裡放了曼陀羅,朱一漾喝下之後昏昏迷迷,把周不聞看成周不言,周不聞把他送到醫院,還假裝問江易盛朱一漾得了什麼病。

吳居藍趕到海邊問米雪兒照片從哪裡來的,原來米雪兒很小的時候長輩告訴她,她長得很像一位先祖,米雪兒無意找到先祖的日記,這張照片就夾在日記裡,了解到吳居藍和白一晗的的愛情故事,又從網上看到吳居藍的魚膾宴,所以才來海島找吳居藍。 米雪兒一下投入吳居藍的懷抱,正巧沈螺來到海邊,看到這一幕,正想生氣走開,嘴裡罵著臭吳居藍,衝上去拆開他們,才知道米雪兒高祖母的姐姐是白一晗,吳居藍承認白一晗確實有個妹妹。 沈螺當著米雪兒的面和吳居藍秀恩愛,米雪兒故意提白一晗的名字刺激沈螺,沈螺非常生氣,趕米雪兒離開,米雪兒稱自己很小的時候愛上吳居藍,而且自己和白一晗長得很像,不介意自己是白一晗的替身,相信吳居藍會舍棄沈螺愛上她。

江易盛偷襲米雪兒,想找機會帶她去醫院做檢查,看她到底有沒有病,被米雪兒發現。周不聞研究了曼陀羅的毒性,在一個暗器上抹上曼陀羅毒液,准備對吳居藍下手。 米雪兒在酒裡動了手腳,沈螺喝下酒很快睡著了,吳居藍突然身體不適,原來米雪兒在吳居藍的酒下毒。吳居藍喪失理智,兩眼泛紅光,衝進沈螺的房間。吳居藍不想對沈螺下手,對抗劇烈的藥物反應,甚至不惜自殘,躲進樹林裡,手臂現出鮫人魚鱗...

巫靚靚為奶奶求情,如果沈螺死了,吳居藍也不願意千年獨活,看在奶奶一輩子兢兢業業的份上饒了她,並且警告他們,沈螺是他的女人,以後要是對她有任何不好,決不輕饒他們。 沈螺知道米雪兒沒有病,並沒有責怪她,反而心情舒暢,又可以和吳居藍在一起了,米雪兒買了船票準備離開海島,奶奶得到消息黑魔刀被盜了,肯定是安佐偷走的,讓巫靚靚抓緊時間找安佐和安佐在海島的爪牙。 吳居藍所剩生命不多了,知道沈螺一直夢想周遊列國,江易盛請了年假,定了機票,要和沈螺他們一起去紐約。

吳居藍向在宴會上的所有人介紹女友沈螺,周不聞顏面掃地,悻悻離開,找安佐算賬,讓他升職從海島來美國就是為了讓吳居藍羞辱他,安佐這樣做就是為了激發周不聞的嫉妒和仇恨,這個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能打敗吳居藍,只要周不聞和他合作,保證吳居藍消失在沈螺面前,兩日後正好是食十五,十五那天是吳居藍最脆弱的時候,也是他的忌日。 巫靚靚和江易盛散步,碰見老同學,老同學好奇巫靚靚口味變了,喜歡這樣的男生,巫靚靚一臉尷尬。安佐有急事打電話給巫靚靚,巫靚靚丟下江易盛去找安佐。安佐告白巫靚靚,稱自己離開不開她,決定放棄靈珠,讓爸爸入土為安,巫靚靚輕易相信,向江易盛提出分手,從來沒愛過他,一直都在利用他。 巫靚靚奶奶請吳居藍和沈螺喝下午茶,沈螺了解吳居藍鮫人的過往史,看到吳居藍和白一晗的合照,還是覺得自己顏值更高。

巫靚靚告訴嫲嫲奧利維特,安佐決定放棄靈珠,並且明日將把他的父親安葬,希望嫲嫲去參加,而且自己現在還依舊愛著安佐。奧利維特對安佐還是很懷疑,巫靚靚跪下苦苦哀求嫲嫲給安佐一次機會,最終,奧利維特還是答應了孫女的請求。巫靚靚和奧利維特來到了教堂,安佐的父親靜靜地躺在了棺材裡。奧利維特想最後瞻仰一下安佐父親的儀容,可是當她打開棺材後,裡面竟然冒出一大股毒氣,奧利維特暈倒在了地上。原來安佐的毒計就是支開她們倆,趁機在今晚殺死吳居藍。當巫靚靚和奧利維特醒來後,發現綁住自己的竟然是周不聞,才明白周不聞才是安佐的幫手。巫靚靚特別自責,是自己害了吳居藍。吳居藍的身體特別虛弱,沈螺決定和江易盛一起送吳居藍去海裡。當他們來到停車場結果卻被幾個黑衣人襲擊,儘管吳居藍拼命反抗,可還是被打暈帶走了…

奧利維特準備重罰巫靚靚,江易盛卻趕過去讓奧利維特一起懲罰自己,奧利維特將他們倆綁在孤島上面兩天兩夜。經過這一天的生死考驗,巫靚靚開始對江易盛刮目相看,危難時刻江易盛的勇敢,以及對自己深深的愛,讓巫靚靚再次對江易盛敞開了心扉。另一邊廂,吳居藍給沈螺拿來回海島的護照和機票,並讓司機下午一點來接沈螺去機場。沈螺原本以為吳居藍會和自己在一起,可是吳居藍卻說分手,沈螺賭氣離開了。吳居藍在天臺看著沈螺坐車離開,心裡無比難過,此時沈螺在車上也傷心地大哭。

巫靚靚見到吳居藍,她不明白吳居藍為何還要回到海島,吳居藍很捨不得沈螺又不能接受她的感情,他很苦悶,就借酒澆愁,沈螺正準備休息,結果看見了醉醺醺的吳居藍,吳居藍躺在沈螺的床上睡著了,沈螺也順勢躺下來,他們就這樣相擁睡了一夜。沈螺一早醒來看到身邊睡熟的吳居藍,她很開心。吳居藍趕忙起來給她做了早餐,沈螺知道吳居藍一直在關心著自己。江易盛帶沈螺去相親,可是所有人都很不靠譜,沈螺一點也沒感覺,沈螺為了報復吳居藍,故意和其中一個男人約會,沒想到這個男人不但對沈螺動手動腳還要拉著沈螺去開房,沈螺大喊吳居藍救命。果然,吳居藍及時趕到,打跑了那個男人,將沈螺帶走了。吳居藍告訴沈螺,他始終忘記不了沈螺,儘管自己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他想和沈螺好好相守。沈螺哭著抱住了吳居藍,她再不想和吳居藍分開,他們倆決定好好珍惜這一個月的時間,開開心心地在一起。

海島一年一度的盛會開始了,吳居藍和沈螺為了配合過節的氣氛還戴著面具。社火表演開始了,安佐想趁機加害沈螺,吳居藍和巫靚靚發現以後立刻去追趕安佐。周不聞趁機就扮成吳居藍的樣子引開沈螺,沒想到沈螺一轉身就被安佐用藥迷暈了。當吳居藍和巫靚靚回到表演現場,才發覺中了安佐調虎離山之計,他們發現沈螺不見了。沈螺醒來後,發現自己被周不聞綁在一個廢棄的倉庫裡,周不聞告訴沈螺,安佐之所以對她這樣,只是為了對付吳居藍,其實安佐早已經知道靈珠在沈螺的體內,安佐趕走了周不聞,想趁機取出靈珠。安佐早將沈螺帶到了船上,安佐用刀劃開了沈螺的手臂取出了靈珠。吳居藍化身鮫人模樣及時追過來,他用超能力將安佐的船用海浪掀起來,安佐脫手靈珠掉落下來,吳居藍將靈珠和沈螺一同帶進海裡。這時候突然電閃雷鳴,天空下起了狂風暴雨。吳居藍使用超能力將安佐打翻進海裡。

經歷了這麼多的磨難,消除了一切的障礙,沈螺終於和吳居藍在一起了。沈螺暢想著未來,她想和吳居藍周遊世界,沈螺想和吳居藍相守到老,沈螺想讓吳居藍把自己變成魚,她想永遠和吳居藍在一起,吳居藍答應帶沈螺去大海裡。吳居藍帶著沈螺回自己的家,因為吳居藍是大海的王者,所以整個大海都是他的家,他陪著沈螺遨遊在浩瀚的大海裡,海螺和魚兒同他們一起遊玩嬉戲,他們倆盡情享受這美好時光。沈螺為了感謝周不聞的救命之恩,也為了大家都冰釋前嫌,請來周不聞和周不言,江易盛和巫靚靚一起來家裡吃飯,周不聞宣佈和周不言在一起了,大家都恭喜他,沈螺也宣佈吳居藍經過自己苦苦哀求,決定留下來,大家都替她開心。此時吳居藍的身體又開始變得虛弱了。

江易盛和巫靚靚一起來沈螺家去吃飯時,發現沈螺和平時一樣,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江易盛不明白,既然沈螺已經知道了吳居藍將會死去,怎麼還會如此平靜,其實沈螺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悲痛,她為了讓吳居藍安心。沈螺和吳居藍去海邊散步的時候,沈螺主動向吳居藍求婚,沈螺希望吳居藍娶她。此情此景,吳居藍只好單膝下跪,要娶沈螺當自己的妻子,隨後將戒指給沈螺戴上了,吳居藍告訴沈螺,從此以後,他們就是家人,沈螺激動地大哭,吳居藍將沈螺緊緊抱住。沈螺和吳居藍回到家後開始計畫請親朋好友一起來參加婚禮,沈螺和吳居藍開玩笑,要請海裡的魚蝦參加婚禮,兩個人嬉笑打鬧,盡情享受這最後的時光。江易盛和巫靚靚知道沈螺後天就要和吳居藍結婚的消息後特別驚訝,沈螺還邀請周不聞帶周不言一起來參加婚禮。巫靚靚告訴吳居藍,其實沈螺早就已經知道了他即將死去的事實,沈螺之所以要和吳居藍求婚,是不想留下遺憾。最近,海島發生了奇怪的事情,居民家的雞都莫名其妙地死了,大家人心惶惶的。當江易盛和巫靚靚再次勸說沈螺要考慮清楚結婚的事,沈螺努力克制自己的傷心,強顏歡笑地請求他們倆給自己當伴郎伴娘,並且假裝很輕鬆地講,以後吳居藍不在的日子裡,她會靠回憶他們兩個的甜蜜時光度過餘生,接著藉口還要去送請柬和他們倆告別,可是一轉身,她的眼淚就奪眶而出。此時,吳居藍從巫靚靚的口中也得知沈螺早已知道自己即將離開人世的消息。吳居藍很矛盾,他們倆都在為了對方善意隱瞞,在剩下的時間,吳居藍只想和沈螺快樂的度過。吳居藍很想和沈螺能夠白頭到老,可惜他卻無法實現。沈螺的後母蘇桂芳得知沈螺要結婚的消息,她來到了海島,當得知新郎是吳居藍的時候,她想起當初吳居藍變成鮫人的樣子,她被嚇得魂不附體,江易盛趁機將她帶到自己醫院,江易盛和巫靚靚故意說她患上了妄想症,蘇桂芳才半信半疑地鬆了一口氣。蘇桂芳回到家,當她看見吳居藍的時候還是有些害怕,她壯著膽追問吳居藍的家世和財產,當她得知吳居藍一無所有的時候,她轉身對沈螺發脾氣,因為吳居藍是一個吃軟飯的人,她擔心沈螺會因為生計問題給自己添麻煩。晚上,沈螺照例耍賴想要和吳居藍一起睡覺,卻被蘇桂芳拉走了,她給沈螺洗了一夜的腦,試圖分開他們。周不言無意中發現周不聞的書架裡藏了一小瓶溶液,周不言通過核查才知道這個曼德拉草是很厲害的毒藥。周不言追問哥哥為什麼藏毒藥,周不聞說是安佐寄存在他那裡的。說著,就將毒藥灑到水池裡,其實他趁周不言不注意,都灑在紙巾上,等周不言走了之後,他又將紙巾擰乾重新得到了毒藥。第二天沈螺和吳居藍一起去佈置婚禮現場,奶奶奧利維特來找吳居藍,知道吳居藍不在家,奶奶向蘇桂芳介紹自己是吳居藍在美國的管家,還讓蘇桂芳轉交一份檔給吳居藍。等奶奶走後,蘇桂芳迫不及待地拆開文件,裡面是吳居藍的地契,上面的存款竟然過億,蘇桂芳捧著文件,得意忘形得大笑。接下來,她對吳居藍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又是獻茶又是扇扇子,當蘇桂芳把奶奶帶來的檔給吳居藍的時候,他們倆才明白了蘇桂芳轉變的原因。周不聞看著沈螺的喜帖,他心裡特別難受,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女子,現在卻被吳居藍奪走了,他心如刀絞,他越想越難過,一邊哭著,一邊喝酒,隨後拿出小時候和沈螺的合影照片。周不聞從小家裡就很窮,沒有人在乎他,別人總是欺負他,後來沈螺出現了,不但不嫌棄他,還很關心他,周不聞發誓要掙好多錢,和沈螺幸福生活在一起,周不聞不甘心失敗,發誓要奪回沈螺。這時候,朱一漾奪下周不聞手裡的照片,知道他心裡根本就不喜歡周不言,再加上周不聞語言挑釁,這一次朱一漾徹底被激怒了,他威脅周不聞,自己手裡有一段影片。周不聞沒想到,那是當初沈螺的爺爺約見吳居藍的時候,昏倒在樹林裡,周不聞尾隨吳居藍發現沈螺的爺爺已經奄奄一息,周不聞卻對他見死不救,把本來取出的救命藥片又放了回去,眼睜睜地看著沈螺的爺爺死在他的面前。周不聞想要去搶朱一漾的手機銷毀證據,卻被朱一漾攔下,兩個人打起來,朱一漾把這些年積壓的對周不聞的恨全都發洩出來,最後朱一漾威脅周不聞做一場交易,他幫周不聞得到沈螺,而周不聞也要將周不言拱手相讓,否則將朱一漾就將視頻公開,周不聞不得不同意。

奶奶不希望吳居藍和沈螺在一起,畢竟沈螺是吳居藍仇人的後人,巫靚靚請求奶奶尊重他們倆堅貞不渝的愛情,並且祝福他們倆。巫靚靚將安佐給她的黑魔刀交給了奶奶,她想讓奶奶把它銷毀了。巫靚靚和江易盛在海邊對吳居藍他們的婚禮彩排,江易盛觸景生情,只想儘快娶巫靚靚,巫靚靚也被婚禮的氣氛感染到情不自禁,兩個人擁吻在一起。周不言興高采烈地穿著參加婚禮的衣服給周不聞看,周不聞卻心不在焉,此時,周不聞已經準備好毒藥,他要在婚禮上加害吳居藍。吳居藍每天都是用藥來維持生命,所以他更加珍惜,只希望接下來的日子能和沈螺開開心心過好每一天。沈螺醒來後發現吳居藍並不在家中,江易盛告訴她,吳居藍很早就去婚禮現場準備了。周不聞找吳居藍敬酒對他表示祝福,他事先把毒藥放進了酒裡,並且想讓吳居藍喝下。吳居藍早以猜到他的險惡用心,推說自己擔心喝酒誤事,委婉的拒絕了。婚禮當天,親朋好友都歡聚一堂,好不熱鬧,吳居藍站在花環下面,沈螺穿著美麗的婚紗,慢慢走到了吳居藍身邊。沒想到,沈螺一個失足被吳居藍緊緊抱住。這時候吳居藍的手開始變成了鮫人的樣子,原來周不聞趁亂將毒針放在了沈螺的衣服上,當吳居藍碰沈螺的衣服,毒針便刺向了吳居藍。周不聞看到吳居藍開始變形露出詭異的笑容。吳居藍突然變成鮫人模樣,頓時天昏地暗,雷雨交加,大家四散逃走。吳居藍急忙逃開跳進了海中。蘇桂芳嚇得一路跌跌撞撞地趕到碼頭,她要逃離海島,江易盛堵住逃跑的蘇桂芳,告訴她吳居藍不是人類,而是鮫人,並且威脅她不許告訴別人,否則吳居藍會殺死她,蘇桂芳自然是滿口應允。海島的居民都在傳吳居藍變鮫人的事情,有人向鎮長提議將吳居藍趕走,周不聞趁機誣陷吳居藍是害死居民家裡的雞的罪魁禍首,鎮長決定馬上帶人去找沈螺抗議。沈螺正在坐立不安地等著吳居藍回家。當沈螺正在坐立不安的時候,竟然發現吳居藍就在自己身後,只是他更加虛弱,很快又暈倒了。沈螺趕忙找來了奶奶奧利維特,才知道毒害吳居藍的竟然是自己婚紗被人暗藏了毒針,幸好吳居藍身上的毒性已經消退了,只是吳居藍的身體更加虛弱了。奧利維特安排讓吳居藍今晚就回紐約,可是吳居藍卻不想離開海島,吳居藍知道自己暴露了,擔心自己一走了之,居民會將對他的恐懼轉移到沈螺身上。這時候鎮長帶著居民們來到沈螺的家中大吵大鬧,因為吳居藍是怪物,他們想要逼迫沈螺將吳居藍趕走。沈螺被逼無奈,只好和大家承認吳居藍是鮫人,可是大家還是不依不饒,沈螺耐心地和他們解釋,吳居藍不會害人,並且將吳居藍日常對大家的幫助一一列舉出來,最後他們才發覺是誤會了吳居藍。周不聞看到居民無功而返,很失望。居民們離開以後,沈螺希望吳居藍不要記恨島上居民,他們沒有惡意,只是太害怕了。巫靚靚開始調查陷害吳居藍的人究竟是誰,因為普通人是不知道曼德拉草能讓吳居藍現原形,而且知道吳居藍是鮫人的只有安佐和周不聞,現在安佐也已經走了,很有可能就是周不聞做的,江易盛覺得不可能,他認為周不聞已經浪子回頭了。此時,朱一漾來找周不聞,怪他沒有履行諾言,周不聞覺得朱一漾已經嚴重威脅了他的生活了,決定報復他。當朱一漾準備給周不言送禮物的時候,被兩個人攔截打倒在地,朱一漾猜到是周不聞所為,他趁亂將存儲卡藏在了送給周不言的音樂盒裡,果然他們搶走了朱一漾的手機。其實這一切就是周不聞安排的,周不聞不想讓朱一漾再威脅自己。他們臨走還刻意在朱一漾身上偽造了鮫人手爪一樣的傷痕,想陷害吳居藍。周不聞假惺惺帶著朱一漾媽媽去醫院,朱一漾腦部受到了劇烈的撞擊還在昏迷,周不聞趁機說這一切是吳居藍做的。朱一漾的媽媽就去找到鎮長,周不聞又添油加醋地挑唆,再一次帶他們來找吳居藍算帳。

周不聞帶著義憤填膺的居民們來到沈螺家,他們根本不聽沈螺解釋,圍著沈螺開始打,吳居藍氣得只好變成鮫人的樣子保護著沈螺。為了不讓鄉親們再次誤會吳居藍,沈螺連忙帶著吳居藍逃開了。吳居藍心疼地看著沈螺,埋怨她不該為了自己這麼衝動,吳居藍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了,沈螺想要吳居藍帶著她離開海島,遠離這是非之地,吳居藍拒絕了,他不想讓沈螺因為自己的原因,連家都不能回,沈螺只好再想其他的辦法。江易盛和巫靚靚費盡心機才找到了打傷朱一漾的人,知道了真相。江易盛找周不聞核實,周不聞看事情敗露想逃跑,江易盛勸他懸崖勒馬,周不聞氣急敗壞地解釋都是為了愛沈螺,江易盛指責周不聞不配沈螺,他們兩個越說越氣,誰都不肯想讓,最後撕打在一處。他們26年的友誼就此宣告結束。朱一漾的護士將刻著周不言名字的音樂盒交給了周不言,聽見朱一漾受傷後,周不言也特別傷心,周不言發現音樂盒裡面有一個存儲卡,她播放後才知道這個竟然是哥哥害死沈螺爺爺的影片。等周不聞回家後,周不言便說想和哥哥一起離開,她想制止哥哥的行為,周不聞發現演不下去了,這一次他終於說出了實話,其實周不聞一直在欺騙周不言,他只是為了利用周不言讓大家相信自己變好了。現在的周不聞就像是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周不言被他恐怖眼神嚇得毛骨悚然。到了晚上,沈螺和吳居藍還待在外面不敢回家。天亮了,周不聞一夜無眠,他正在思考下一步怎麼對付吳居藍,接到了居民的電話,他取出安佐留下的能讓人瞬間變強的藥水,毫不猶豫地注射進自己的身體,然後來找吳居藍決鬥。當吳居藍感覺有人在靠近他們的時候,已經晚了,周不聞帶著居民們已經將他和沈螺團團圍住,周不聞叫囂著吳居藍是兇手要將他就地正法,沈螺趕快護住吳居藍和大家解釋,居民們被周不聞煽動也都大聲喊著要抓吳居藍。這時候,江易盛和巫靚靚將真正的兇手抓了過來,他承認是周不聞指使他襲擊朱一漾,而且還模仿鮫人的爪印,周不聞生氣地抓起那人的脖子,繼續誣陷吳居藍,周不言及時趕到,將周不聞見死不救害死沈螺爺爺的視頻拿出來,沈螺看完以後,氣得要打周不聞,大家也紛紛指責周不聞,周不聞眼見事情敗露,他打傷圍過來的居民,趁亂挾持沈螺逃走了。吳居藍救下居民才發現沈螺不見了,他一路追到一個廢棄的工廠,周不聞自知得不到沈螺,他一心只想魚死網破,他把沈螺逼到走投無路,眼看就要摔下去。吳居藍及時趕了過來,喪心病狂的周不聞要吳居藍把心挖出來,就可以放沈螺,吳居藍已經刺破胸口正準備繼續的時候,沈螺使勁咬周不聞的手,周不聞疼得脫了手,眼看沈螺就要摔下樓,吳居藍衝過來,拉住沈螺,卻被周不聞刺傷了後背。吳居藍盡全力將沈螺拉上來,和周不聞廝打在一起,周不聞用過藥物,力氣大的驚人,他將吳居藍高高舉起,拼命摔出去,掏出匕首要刺殺吳居藍,沈螺撿起一磚頭打周不聞,吳居藍趁機將周不聞打倒。這時候,江易盛和巫靚靚帶著員警趕到,將周不聞繩之於法,臨走,周不聞還聲嘶力竭要沈螺接受他的感情,他還說靈珠在沈螺體內,他們兩個只能有一個活下來!

巫靚靚把所有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沈螺,吳居藍的靈珠被好朋友杜小林偷走,他來到海島,改名沈林,也就是沈螺的祖先。沈螺想把靈珠還給吳居藍,巫靚靚告訴她,她沒有了靈珠也會死的。吳居藍傷得很嚴重,情況很不好,沈螺哭著罵吳居藍傻,她明白了吳居藍為什麼一次次拒絕自己,原來他不想取走沈螺的靈珠,他把自己的生命給了沈螺,沈螺心裡百感交集,抱著吳居藍大哭。江易盛因為周不聞的事陷入深深的自責,他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勸說周不聞,巫靚靚告訴他周不聞在監獄裡發瘋了,都是因為注射藥物所致,並且勸慰江易盛,每個人的心魔只能靠自己打敗。吳居藍決定在臨死前將後事交代清楚,他要把自己所有的財產轉移給沈螺,奶奶拿來財產轉移的遺書讓他簽字蓋章,吳居藍希望奶奶以後能幫助沈螺,沈螺在外面聽到,心裡五味雜陳。她暗暗下定決心要把靈珠還給吳居藍。晚上,沈螺打算趁機借真愛之吻把靈珠還給吳居藍,可吳居藍及時躲開,他猜到了沈螺的良苦用心。吳居藍表示,自己已經活了上千年,經歷過太多的生老病死,即使離開也不覺得遺憾了,他為了沈螺可以付出一切,只要沈螺好好活下去,沈螺聽完,又感動又傷心,她緊緊抱住吳居藍,表示要分一半的生命給吳居藍,他們一起活下去,吳居藍被深深打動,他決定和沈螺結婚。第二天,沈螺和吳居藍的婚禮再次舉行,被吳居藍邀請的島上的居民們也都趕來參加。朱一漾趁機牽住了周不言的手,周不言露出了羞澀幸福的微笑,江易盛也打算向巫靚靚求婚。吳居藍突然又開始難受,沈螺連忙給奶奶打電話。奶奶把吳居藍帶了回來,她給吳居藍準備的大水箱,而且在水裡添加了珍貴的藥材,可以緩解吳居藍的病情。當吳居藍剛剛進去,奶奶便將吳居藍綁了起來。巫靚靚見此情景,她特別吃驚。奶奶很清楚吳居藍不會從沈螺那裡取回靈珠,只能她親自出面幫吳居藍拿到靈珠。巫靚靚勸說奶奶要尊重吳居藍,無論吳居藍做什麼樣的決定,他們都要順從,奶奶卻覺得吳居藍已經被愛情迷惑了。奶奶跪在了巫靚靚的面前,她求巫靚靚救救女巫家族,她的家族世世代代就是為了保護鮫人,如果吳居藍死了,家族榮耀也將不復存在,巫靚靚哭著求奶奶,要忠於吳居藍的靈魂。奶奶趁機將巫靚靚打暈,綁了起來。奶奶找來沈螺,正當沈螺焦急地到處找吳居藍的時候,奶奶趁機迷暈了沈螺,並且將沈螺綁了起來。奶奶準備用黑魔刀取出沈螺體內的靈珠,沈螺表示願意把靈珠還給吳居藍,沈螺提出想最後見一次吳居藍,和他告別,奶奶沒有答應沈螺的請求。

奶奶正準備刺傷沈螺時,吳居藍瘋了一樣撞壞水箱趕過來,巫靚靚用杯子碎片割開繩子也跑了過來,吳居藍奪下了奶奶手裡的黑魔刀,並且將黑魔刀毀掉,吳居藍緊緊抱住沈螺,奶奶急得直哭,巫靚靚被深深感動。吳居藍表示寧可放棄自己的生命也要讓沈螺活著,他表示愛情和人生一樣,鮮花和荊棘同在,可無論如何,他們都願意共同面對。巫靚靚因為違背了奶奶的意願道歉,奶奶很傷心,她很遺憾,失去了唯一能拯救吳居藍的機會。奶奶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無法得到吳居藍的原諒,她跪下主動要求接受家族的裁決。吳居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可是吳居藍覺得生命的意義就是守護愛的人,愛比生命重要。吳居藍還有一天的生命,女巫家族也為自己服務了150多年,他告訴奶奶從今以後不用聽從自己的指令,讓她好好的頤養天年,最後和奶奶永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奶奶沒有勇氣看著吳居藍離開,她讓巫靚靚守護在吳居藍身邊,她就回紐約了。沈螺知道吳居藍還有一天的時間,她決定開開心心面對。沈螺在家裡到處找吳居藍,都沒有找到,以為他就此消失了,沈螺非常著急。在遇到沈螺之前,吳居藍以為會帶著遺憾離開人世,可是上天讓吳居藍遇到了沈螺,才讓他感受到生命是多麼的美妙,就算為沈螺付出一切,也覺得值得,為了等到這次相遇,吳居藍耗盡了畢生的時間。吳居藍事先在海邊做了一個通往他們蜜月之旅的心形門,他緊緊拉著沈螺的手義無反顧地邁出那道心門,迎著夕陽走向吳居藍從小出生和長大的海洋。吳居藍劃著一葉小舟帶沈螺進入深海。沈螺倒上兩杯葡萄酒,他們倆對酒邀明月,對著滿天的星星訴說彼此的不捨,然後一飲而盡。突然吳居藍感覺到渾身難受,原來沈螺事先拜託巫靚靚將周不聞的曼德拉草的毒液給她,她給吳居藍的酒裡下毒,想通過真愛之吻把靈珠還給吳居藍。吳居藍拼命掙扎著拒絕了沈螺,隨即跳下海,沈螺也緊跟著跳下去,她快速追上吳居藍,緊緊地捧著吳居藍的臉深深地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