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時代

青春時代

集數

《青春時代》為韓國JTBC金土迷你連續劇,由《親愛的恩東啊》李太坤執導與《暴力羅曼史》朴妍善作家共同打造的作品,講述一起居住在Share House的五位女大學生所發生的趣事,並描寫20代女性煩惱的故事。

3月份柳恩在迎來了大學新學期的新生活,隻身一人來到陌生的地方,開始了與其他四位性格迥異的前輩在Belle Epoque同居生活。剛開始的同居生活,因為同住室友的一些行為讓柳恩在覺得很累。喜歡拿別人東西卻不告知一聲的鄭恩藝,吃完了媽媽為恩在準備的果醬;每天喝得微醺回來又總是踩到恩在鞋子的姜莉娜,常常在恩在進衛生間前先佔一步;經常留下便利貼卻很少打招呼的尹珍明,一直用比對強硬的態度要求恩在應該做甚麼事。可是因為害怕,恩在一直將這些不滿藏在心裡。 某一節心理課,老師所說的內容讓恩在覺得自己應該改變現在的形象,應該做一個敢說敢做的人,於是在下課的時候就向先前借了筆的前輩說出了自己的不滿。表達出真實想法的恩在很開心,回到合租屋後,看到媽媽做的果醬被吃完後,恩在鼓勵自己應該說出自己的想法,可是她發現自己到最後還是沒有勇氣。 就在恩在不斷隱忍的日子裡,終於還是爆發出了自己的不滿。鄭恩藝前輩丟下包包和書本讓恩在幫忙在圖書館占位,卻和男朋友在小吃店看起了電視,並且沒有聯繫恩在,最後導致圖書管理員責怪恩在。恩在心裡難過,回家路上,在公車上被別的乘客擠到卻又座位上的乘客嫌棄以及回到家裡發現室友說她土,爆發的恩把自己的不滿都吐露了出來,回到房間後發起了高燒,並且隱約夢到了小時候的一些情景。 第二天醒來,大掃除結束後,大家一起吃早餐,恩藝前輩為恩在弄熱了粥,並且大家互相說出了自己心中不滿意的地方,恩在發現原來不只是自己一個人在隱忍,大家都一樣害怕說出令人不舒服的話,大家都是那麼善良。 感覺漸漸融入大家的恩在給自己挑了雙拖鞋回到家中,發現出門旅游的姜莉娜回來了,大家一起喝酒聊天說一些無關大雅的秘密,這時候喝醉了的姜莉娜突然看向鞋櫃方向說自己有個大秘密,你就是她可以看到鬼,大家也跟著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恩在內心默默說出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她說她殺過人。

睡眼惺忪的鄭藝恩在早晨收衣服時,無意中收到了一條男士內褲,猛然想起在柳恩在搬進來的那天,男友曾來過Belle Epoque。但是跑去找男友確認後,才發現內褲並不是男友的。單純的柳恩在、經常參加相親會並且一直失敗的宋智苑、每天忙碌的尹珍明都被排除在外。 鄭藝恩覺得肯定有人說了謊,偷偷帶男人回合租屋。她不知道其實內褲是隔壁大嬸給的,是為了防止陌生男子侵入。事實上很多人都活在不同的謊言之中,因為害怕被看到真心,所以才編織著一個又一個謊言。 藝恩與男友的兩周年紀念日,明明早早打扮好帶上精心準備的禮物赴約,而男友睡遲了無法準時,藝恩說著謊話說自己也會晚點到;忘記紀念日並且沒有準備禮物的男友,隨意送給藝恩商店開張贈送的香水,藝恩也違心地說著喜歡;因為不想讓室友知道男友沒有準備禮物,藝恩又編了會跟男友周末旅行的謊話。 一直光鮮亮麗,穿戴著名牌中的名牌的姜伊娜也同樣生活在謊言中。說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與不同的男人交往事實上都是為了錢。原本看似完美的謊言,卻被一直死死追求的一位男生當著大家的面撞破。 在得知姜伊娜在做著那樣的事後,大家都十分驚訝。在討論中,鄭藝恩猛然想起宋智苑曾經說過,說謊的人身上的歐若拉是暗的,所以她看得出姜伊娜在說謊。震驚中詢問宋智苑是真的可以看到鬼和別人是否在說謊嗎?

為了生活得更加輕鬆一點,姜伊娜選取了周旋在各個有錢的男人之間,充當情人的角色。當被同住的室友知道不是學生並且依靠身體來賺錢後,室友開始慢慢地疏遠她,從各種小細節中都慢慢表現了出來,看到她好像看到了細菌一樣。 表面看起來無所謂而且覺得自己這麼做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姜伊娜,內心其實免不了難過。在一個她經常去的酒吧裡,她遇到了一位打扮與酒吧格格不入的大叔。因為沒有可以訴說的人,姜伊娜選取跟這位大叔講出了自己內心的感受。 一次,姜伊娜跟自己的情人去了尹珍明打工的餐廳,看到尹珍明不禁回憶起了自己與尹珍明初識的情景,碰巧搬進宿舍時發現她是同住的室友,說出了自己是學生的謊話,這就是謊言的開始。

尹珍明憧憬著特別的生活,想要成為特別的人,決心誓死不過平凡的生活。在與姜伊娜的談話中說自己的夢想就是成為公司職員,其實只不過是貧窮下的無可奈何。 尹珍明的弟弟是植物人,就這樣在醫院躺了六年。家裡貧窮的尹珍明不得不做多份兼職,用來提供弟弟的醫療費、自己的學費以及生活費。周一到周五凌晨要去便利店工作,周五要做補習老師,周五到周日要去西餐廳當服務員,就這樣一直在忙碌著。 在這疲累的生活中,西餐廳的主廚在琓一直默默地關心珍明,激起了珍明平凡生活的一層漣漪。然而,在一次工作中因為自己手指受傷珍明被經理當著大家的面斥責,可是事後經理說自己與珍明的相似,並且在送珍明回家的途中手放在珍明的腿上,告訴她以後去前景收銀,有甚麼困難可以找他幫忙,珍明又怎麼不知道經理的用意。珍明回到家中,躺在了姜伊娜的床上,覺得這樣的自己跟伊娜沒甚麼不同。 珍明的母親打電話過來說她的弟弟快要死了,趕去醫院後聽到醫生說情況穩定下來了,弟弟回復到之前的模樣,珍明默默地離開了,大概這樣的生活要一直持續下去。心情難過的珍明向在琓表達了自己的脆弱,說出自己多想要弟弟死掉。她讓在琓不要再喜歡她了,因為她害怕有了喜歡的人就會變得更加脆弱。 珍明深夜在陽台哭泣,說著自己的指甲翻了,痛死了。可是誰又知道她其實在為拒絕了在琓難過,在為自己難過。

譽恩在某活動中寫自己名字後附加了學校名,被男朋友誤以為是在炫耀,男朋友粗魯地對對待。二人感情冷淡,譽恩進入失戀狀態。由於宿舍的電路總是短路、莉娜搬出合租房又搬回來、珍明指甲受傷等一系列事情的發生,大家覺得是房子裡的鬼在作怪。於是想要邀請一堆男生來開party,用陽氣來驅趕陰氣。 在party開始前的一段時間裡,大家又各自經歷著不同的事情。珍明依然默默地在難過,想念在菀又不會表現出來。莉娜一直在用心準備著這次party並且邀請朋友一起來參加。宋智媛一直熱心地邀請她認識的男生過來參加並且戰果不錯。譽恩在經歷失戀憤怒、憂鬱以及悲傷的三個階段,整個人都打不起精神參加這次party。柳恩才很害羞地不敢向喜歡的申有彬前輩發出邀請,她請鐘烈前輩幫忙邀請有彬,有彬內心喜歡恩才所以故意對有彬說得含糊不清,然後告訴恩才她被拒絕了,最後鐘烈主動說去參加party。 party當天,去參加朋友婚禮的宋智媛爸爸突然來到合租屋給智媛送泡菜,正在準備的大家手忙腳亂地在收拾場面,心急的智媛馬上讓爸爸回家,還好爸爸最後走了,大家又開始重新佈置。這時候譽恩男友發短信約了見面,譽恩想正式分手,可是在看到男友的時候,即使有很多分手的理由,但是因為喜歡,一點也不想分手…

shower house的第一屆男性之夜如約舉行,然而之前智苑和莉娜約的朋友們因為臨時有事不能來參加。所以過來參加party的只有莉娜在酒吧認識的奇怪大叔、譽恩的男友高都英以及柳恩才學校的前輩鐘烈,男生太少,沒有之前想像的氣氛,大家都有些尷尬。還好在智苑的帶領下,大家開始玩起了各種各樣的遊戲。 在一個問答的遊戲中,大家都集體欺負鐘烈。於是鐘烈問在我們當中誰在瞭解之後似乎有驚天的秘密,雖然大家還是集體指向了鐘烈,可是無法否認的是在提出這個問題時,大家臉上的神情都有或多或少的波動。在大家在嗨的時候,奇怪的大叔假裝有電話進了莉娜的房間,在翻找之後,奇怪大叔找到了莉娜放在首飾盒底層的手鐲。與此同時,在西餐廳打工而無法參加party的尹珍明,被媽媽債主追來了西餐廳。尹珍明很難過,在菀想要安慰她送她回去,又被尹珍明冷漠拒絕了。回到家中的尹珍明不小心坐到閃光燈的遙控上,看著閃爍的燈光,尹珍明想像著她帶著在菀來參加party的樣子,內心難過。 party結束後,譽恩問在屋子裡的鬼有沒有消失,智苑詭異地說到它變成紅色的了,十分憤怒。之後一切好像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但是隱隱約約中又有著些不同。智苑接受了沒有帶男伴的懲罰,大家玩得很開心還拍了很多照片,在翻照片的時候,智苑回想起在她說過自己能看到鬼後,大家的種種反應,看起來隨意的話,卻又好像掀起了千絲萬縷的聯繫,這時智苑突然說在屋子裡的鬼是被殺害的靈魂。

智苑在說了家裡的鬼是被殺害的靈魂後,恩才回憶起自己小時候的情景、珍明回想起弟弟之前陷入危險瀕臨死亡的事情、莉娜想起了溺水時掙扎的情景並且一直有一雙眼睛看著她,大家似乎都有著不能說的秘密。 恩才的媽媽打來電話說叔叔出了車禍,匆忙趕到後發現只是小小的擦傷。在與媽媽一起睡的時候討論到了爸爸的事,恩才夢裡出現了爸爸在的時候的場景,驚醒了起來。早晨起來,恩才問媽媽是否還會想起爸爸,媽媽說偶爾會想起,說爸爸是好人一定會在天堂。恩才在媽媽轉身回去的時候,內心默想媽媽你得感謝我。 珍明一直被高利貸催債,跑去醫院找媽媽說不會再為她還債時,看到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弟弟,珍明有一瞬間想要掐死弟弟,可是她還是不忍心。因為家境困難,西餐廳的經理以想讓珍明過上更好的日子,要求珍明跟他去一個地方談談重要的事。珍明哪裡不知道,這只是經理的一種手段,在看到門前擺的一雙兒童拖鞋時,珍明還是拒絕了跟經理所謂的喝酒談事情。於是,珍明又回到了以前辛苦當服務員的生活。 莉娜跟奇怪大叔在酒吧相互問起了對對方好奇的問題,大叔字裡行間都在向那次溺水事件提問,莉娜不知大叔用意大概回答了些。在又一次談話中,莉娜提到了自己的手鐲不見了,大叔問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嗎,她回答說這是類似於死裡逃生的符咒。大叔問莉娜要不要跟他去一個地方。原來大叔把莉娜帶到了當初發生溺水事件的地方,向莉娜坦白他是那個手鐲主人的爸爸,害怕的莉娜開始逃跑,奇怪大叔想要殺死莉娜。

被奇怪大叔追的莉娜平安逃回了家,奇怪大叔打電話不停給莉娜打電話並且守在合租屋的附近。莉娜害怕的不敢出門,只能讓自己的朋友幫忙調查大叔的背景。在一次陪代表吃飯的時候,奇怪大叔突然沖出來讓莉娜告訴他,他女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突然沖出來的奇怪大叔被代表打了一頓並拖走了,臨走還一直央求莉娜告訴他真相。 譽恩無意中發現自己男友手機中有莉娜的聯繫方式,並且兩個人還聯繫過。內心難過的藝恩表面裝作沒事,可是自從發現兩人有聯繫後,藝恩一直疑神疑鬼覺得莉娜在偷偷跟男友聯繫。在合租屋就一直挑莉娜的刺,對莉娜冷嘲熱諷。莉娜覺得莫名其妙,跟藝恩大吵了一架,說不稀罕他的男朋友。藝恩對自己男友的態度也是冷冷淡淡,一句話也不提,夜晚跑去酒吧喝酒故意放縱自己,莉娜不放心兩次跑去把藝恩拉出來。最後想通了的藝恩還是選擇跟自己的男朋友分手。 莉娜去到了奇怪大叔的家中,看到了大叔家中貼滿了自己的照片,也看了雪兒的照片。回憶了當時溺水的情景,當時大叔的女兒雪兒在水中掙扎抓住了莉娜,兩個人都求生心切,當時的莉娜在慌亂中推開了雪兒,雪兒最後也死了。莉娜告訴大叔是她殺死了他的女兒,問奇怪大叔是不是也要殺死她…

鄭藝恩帥氣地跟自己男朋友分手了,大家一起為藝恩開了個分手party,見證著藝恩刪除與男友之間的聯繫。就在大家鬧得歡樂的時候,有人又按了門鈴,大家以為是房東奶奶紛紛躲了起來,後來發現是保險公司的職員過來找柳恩才調查關於保險金的問題。柳恩才家領取保險金超過三次,所以就要接受調查。調查員告訴了恩才關於她爸爸、奶奶、新繼父出事領取保險金的事,還問了恩才一些問題。恩才好像處於害怕的狀態,回到家中立馬發簡訊給媽媽說旅行完回來聯繫她。因為這些事恩才一直心神不安,並且在跟媽媽通電話的時候語氣有點不好被男友看到了,男友希望恩才有什麼事可以告訴他,可是恩才還是選擇了沉默。尹珍明通過了大公司的筆試,接到了面試通知,大家非常高興要去幫珍明挑選面試的衣服。姜莉娜對自己的生活狀態產生了懷疑,不知道人為什麼一定要給自己定個目標,看到珍明為自己的生活一直前進,越發懷疑自己。在珍明去面試的那天,大家都給予了珍明鼓勵,而莉娜看到珍明穿了破舊的高跟鞋去面試欲言又止,跑出去給珍明送高跟鞋可惜還是錯過了。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大家都處於低迷狀態,每個人都在想著自己的事情。在面試結果出來的那一天,西餐廳的經理以紅酒庫裡丟失兩瓶紅酒為由,蠻不講理地檢查了珍明的櫃子和書包。珍明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強硬地要經理道歉,可是經理並沒有道歉,珍明無助地靠著在菀哭了。回到家中看到面試結果,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角落裡。

宋智媛在報社說自己能夠看到鬼,大家對她都愛搭理不搭理,她指著一個地方說鬼就在那裡,大家還是一臉冷漠。看了大家的反應,覺得這才是應該有的反應啊,為什麼室友們的反應很奇怪,好像對這個鬼都很在意。宋智媛覺得內心愧疚,想要向大家解釋說能看到鬼只是她的一個謊言,可是她一直沒辦法說出口。尹珍明前輩在面試中失敗後整個人處於低迷狀態,從不翹課的她睡了一整天翹課了,去便利店打工也是無精打采。在收到弟弟的疾病檢查通知書後,珍明來到了弟弟所在的醫院看到了高利貸的人又過來催債。珍明問媽媽為什麼沒有給弟弟申請殘疾人,媽媽說她相信弟弟總有一天會醒過來,珍明說她也相信,所以一直希望著但是有時候希望卻成了阻礙。說完這些珍明便離開了,媽媽叫住珍明並對她搖搖頭。處於愧疚的宋智媛總是會做噩夢,一天晚上她夢到她們5個人一起走在草地上,經過一道門時突然尹珍明前輩不見了,突然就被嚇醒了。起床想要去洗手間,看到珍明坐在門口,珍明對宋智媛說其實那個鬼是她弟弟的靈魂,這麼多年來處於生死兩難的狀態。尹珍明把在西餐廳的工作辭了,把銀行的錢都取了出來還債後,約在菀一起出去,想要經歷一下青春時代該做的那些事情,吃冰淇淋、看電影、毫無目的地亂逛。在家裡的柳恩才發現尹珍明把東西全都收拾好了好像是要跟一切道別。回到醫院的尹珍明推開弟弟的病房門看到了弟弟的呼吸機停了,警察帶走了珍明的媽媽。

鄭藝恩去教堂禱告,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身後一個人過來捂住她的嘴並將她打暈拖走了,藝恩醒來後發現是自己的前男友高都英綁架了自己。鄭藝恩跟高都英分手後,高都英去學校曾找過藝恩,藝恩假裝潇灑地跟他打招呼就離開了。可是高都英把她的行爲認爲是鄭藝恩在嘲笑他,于是因愛生恨就綁架了鄭藝恩。

這段時間大家好像都有著自己的煩惱,卻又自己藏在心裏沒有表達。尹珍明弟弟去世媽媽坐牢,這讓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好像突然迷路了,不知道該往哪去;姜莉娜開始了新生活,想要成爲設計師,20多才開始規劃人生覺得很累;宋智媛一直處于內疚之中,因爲自己的謊言讓大家覺得很沈重,但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解決;柳恩才覺得是自己害死了爸爸,焦灼地等待著複檢結果,想著要不要自首;鄭藝恩覺得大家都在經曆著不平凡的事,只有自己好像一直平凡地生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