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

鹿鼎記

集數

《鹿鼎記》改編自金庸先生的同名小說《鹿鼎記》,講述了出身於社會最底層的韋小寶“飛黃騰達”的傳奇經歷。揚州少年韋小寶搭救了落難好漢茅十八後,隨他來到北京。從此,韋小寶開始了他傳奇的人生。陰差陽錯中,韋小寶進宮做了太監,並和少年康熙皇帝成為莫逆之交。然後,他更有了很多的不同身份。他周旋於在宮廷和江湖中,歷經無數風險,但卻倚靠自己的聰明、無恥等等手段化險為夷。大難不死,必有厚福,他的官位越來越高,他的財富與日俱增。在忠與義之間,他最終做出了隱退於江湖的人生抉擇。

少年韋小寶刁鑽聰敏,為人口甜舌滑,乃市井之徒。自小隨母居住揚州麗春院,韋春花出身青樓女子,與兒子韋小寶相依為命。 韋小寶從小聽書聽戲,更羡慕戲文中的英雄好漢,為了做英雄,他憑一時之勇殺了黑龍鞭史松,搭救了落難的江湖好漢茅十八。茅十八心裡雖感激韋小寶援手,便嘴上卻罵他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是江湖人最看不起的,韋小寶因殺史松不能在揚州呆下去,韋小寶向茅十八死纏不休,茅十八無奈,只好帶他離開揚州,前往京城。 在京城酒店內韋小寶惹是生非,茅十八和幾個布庫打了起來,茅十八擺脫困境,正要帶韋小寶離去時,卻被一老太監擊倒在地,布庫把茅十八擒住交給老太監海大富,韋小寶和茅十八被帶入宮中審訓。 皇宮中,老太監海公公查問茅十八來京目的後,一掌將茅十八打飛出牆外落在雜役的草車上,韋小寶趁海老公公犯病之時,施展詭計,在海老公的藥中加重分量,將他眼睛毒瞎,又將小太監名叫小桂子的殺死。

韋小寶從此便冒充小桂子在宮中做假太監來服侍海老公公。海老公公用搖骰子來試探韋小寶。海老公叮囑韋小寶去賭博時要把銀子借給打掃上書房的溫家哥倆。 一日,韋小寶賭博歸來,不小心走進了比形廳偷食吃,正遇到一個自稱小玄子的小太監來練武,韋小寶便主動上前與他交量,這少年正是小康熙帝玄燁,二人不打不相識。 韋小寶和小康熙從此成了好朋友,小康熙從韋小寶的身上擁有了屬於自己年齡的生活,二人互吐心聲,給小康熙帶來了一段嶄新的快樂童年。海大富早已識破韋小寶,也乘機利用他和小玄子的比武來尋找害死榮親王、董鄂妃、孝康皇后及貞妃的死因,不負老皇爺的重托。 顧命大臣鼇拜對太后的蠻橫無禮,讓年幼的康熙所憂慮。

海大富斷定小玄子背後的師傅就是宮中高人,夜探慈甯宮探虛實,卻看到皇太后在教小康熙練武。 小康熙一直在隱瞞自己身份的情況下和韋小寶每日不讀書,只是在宮裡瘋玩。泥巴仗,捉弄太監們,偷東西,韋小寶和小康熙陶醉在快樂之中,早已忘記了海老公公的重托。海老公公一方面教韋小寶武功,讓他跟皇上比武,另外還要韋小寶逼迫溫家哥倆還銀子,暗中囑咐:如果溫家兄弟還不上,就讓他們哥倆帶你到上書房見一見皇上,趁機偷一本叫《四十二章經》的書。 溫家哥倆果然中了海老公公的計,就挑皇上不在的時候讓小寶進上書房看了看。 大殿之上,鼇拜不滿康熙維護蘇克薩哈,為了顯示自己的勢力,以及給康熙一個下馬威,私自假傳聖旨把蘇就地處決。企圖謀奪帝位。小康熙深知也無可奈何。 小韋小寶等待小玄子來摔跤,不知不覺地也來到了大殿上,讓眾臣誤認是刺客拉出斬首,韋小寶大聲呼救,小玄子聽到韋小寶的聲音推開侍衛,拼命呼喊:小桂子。韋小寶這才發現和自己一起摔跤的小玄子就是當今皇帝康熙…… 小桂子跪地連叫小玄子:皇上……讓小康熙傷心之極大哭起來,小桂子再也不會和小玄子了真打真摔了。 海老公告訴韋小寶他早已經知道和他摔跤的就是當今皇上,海老公要韋小寶繼續學功夫,要不小玄子會對他沒有興趣。

書房內,小康熙與鼇拜在處理蘇克薩哈的事情上有嚴重分歧,引起鼇拜的憤惱,幸得偷聽的小寶沖出來,機智把鱉拜的氣焰消除,才讓康熙免了這一劫。 小康熙帶韋小寶來到他安排的布庫房看摔跤,小康熙是別有用心的。 小康熙看見鼇拜對自己戒心消除,認為是消滅鼇拜好時機,小康熙巧設計謀,不露聲色地召集布庫房的小太監們來到書房,讓鼇拜以為他安于逸樂,不聞朝政,於是寄情摔跤,讓這群小太監以戲耍角力為名擒殺鼇拜,韋小寶陪伴在側,見機行事突襲鼇拜。在皇上受到鼇拜的威脅時,韋小寶一招撒香灰讓武藝高強的鼇拜摸不著頭腦,被眾太監用金絲鉤擒住。 小康熙召來康親王和索額圖,並訛稱鼇拜帶刀行刺皇上為由,將鼇拜欺君犯上的罪名監禁,並下令抄家,派索額圖和韋小寶到鼇家尋找四十二章經。

索額圖深知皇上用意,在鼇家這一老一小結拜為兄弟,假戲真做,收買心腹眼線。也將自己官場發財秘訣相授於年幼的韋小寶,韋小寶也意外地得到了鋒利的寶刀及護甲衣兩件寶物。 小康熙和小韋小寶將鼇家抄來的兩本《四十二章經》送給皇太后,皇太后得知小寶擒拿鼇拜有功,升他為六品首領太監,但這時的小韋小寶正等待機會離開皇宮。 韋小寶得到太后賞賜,由宮女蕊初陪同小韋小寶吃蜜餞,小韋小寶樂在其中,對蕊初姐姐別有一番情義,約蕊初夜晚在後花院中一起吃蜜餞。 海大富準備動手殺了韋小寶之後,再去找皇太后討說法。韋小寶見海公公入睡,悄悄起床要找宮蕊初約會,卻被海公公攔下,逼問韋小寶說出是誰指使他潛伏在他身邊的,是誰指使他毒瞎他的眼睛。海公公早就對韋小寶有疑心,每天在他喝的湯裡下了毒,讓他一天天的痛死過去,韋小寶抽出寶刀和海公公拼個死活,被海公公一掌打飛出門,海公公中刀發現小寶不見,沒想到韋小寶有寶衣護身保住了性命,又來到慈甯宮找蕊初赴約。

海公公到慈甯宮告之太后有關順治帝在五臺山的消息,且查明瑞敬皇后及榮親王是被太后所殺,於是雙方大打出手,兩敗俱傷,小寶在一旁觀戰,得知了有關皇室的秘密,小寶乘機把海公公殺死,救下太后。皇太后為封韋小寶的嘴,封他做了尚膳司副總管,沒上任太監就送來了第一筆銀票。韋小寶決定在宮中多呆上幾年。 韋小寶陪伴著康熙度過快樂的每一天……二人長大成年…… 韋小寶和康熙來到兒時比武的練武廳中,韋小寶這些年來都不敢與康熙真得摔跤,他那求饒的奴才樣激怒了康熙,康熙痛駡韋小寶,韋小寶任由康熙摔打都不還手,康熙傷心地自己打起了皮人,韋小寶看著傷心的康熙,想起了兒時的他們,為了讓小玄子開心,決定再做回小桂子……二人又回到了童年,開心地摔打著…… 鼇拜在牢中經常胡言亂語,康熙恐怕鼇之餘黨反抗,暗示小寶將鼇拜消滅,當小寶正在暗殺鼇拜之際,巧遇天地會也前來刺殺鼇拜。韋小寶在誤打誤撞之下,將鼇拜殺死,卻被天地會眾人捉走。

韋小寶看到天地會的英雄好漢將鼇拜首級祭祀亡靈時,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和天地會眾好漢說起了他被擄進宮的事情,說起了茅十八……韋小寶怎麼也沒想到在天地會青木堂內能又遇到茅十八,才得以保住性命。 康熙知道韋小寶被捉,非常震怒,逼康親王及索額圖儘快尋回。 天地會誓言,誰殺了鼇拜誰就來做香主,這一時為爭青木堂香主之位天地會的英雄好漢們沒了主意,準備帶著這個殺了鼇拜的清廷太監去見總舵主陳近南。 韋小寶見到陳近南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很乖乖地把實情都說了出來,陳近南得知韋小寶是個冒牌太監,正和他意,以免天地會兄弟之爭傷了和氣,陳近南召集天地會兄弟在尹香主的靈位前宣佈收韋小寶為徒,並封他為青木堂香主。 韋小寶按照陳近南的安排回到皇宮,騙取了皇上。躲過了這一劫。 小寶藉詞出宮打聽鼇拜餘黨,乘機來見陳近南。韋小寶毒發,陳近南為他施內功逼毒出來,小寶感激不盡。奉陳近南之命繼續回到皇宮臥底。 殺了鼇拜之後,康熙長大了,敢於想,敢於做,韋小寶的一切行動就盡在康熙的掌握中了,二人慢慢有了轉變,形成了“控制”的關係,“君臣”關係真正確定了。 皇上提到天地會讓韋小寶心驚膽顫,捏著一把冷汗。天地會徐天川神秘失蹤,韋小寶被秘密召來拿主意。

原來徐天川與沐王府雙白因為誰是光復大業的正統而引起爭執,導致徐天川傷重垂危,白寒松喪命。天地會認為沐王府為了尋仇而將徐天川捉走。 於是天地會錢老本將沐王府小郡主沐劍屏擄來送進宮中交給韋小寶看管,以免辱沒了小郡主的身份。 小郡主“委婉的默許,特有的單純”吸引了韋小寶,韋小寶和她玩起了少男少女的遊戲。把小郡主摸成了一個大花貓的樣子尋開心。 雲南平西王吳三桂之子吳應熊作客于康親王府,其手下皆武功非凡,王府中人挑釁亦忍讓,小寶佩服並暗中籠絡。聽戲時,小寶無意中發現鄧炳春鬼鬼祟祟地來到康親王的佛堂,韋小寶好奇之心跟著鄧炳春來到佛堂,原來他們在轉移一本《四十二章經》,卻被韋小寶輕而易舉地盜去了這本經書。

韋小寶裝作被小郡主點了死穴,扮鬼捉弄小郡主。正當二人玩得不亦樂乎之際,皇太后皇太后決殺韋小寶以免有後患,但反被小寶所傷。 沐王府帶著“大明山海關總兵府字樣”的兵器進宮行刺,來誣陷雲南平西王吳三桂。 沐王府等人被侍衛圍攻,追殺到了韋小寶的住處,方怡因抵不過讓眾兄弟暫時躲避,在韋小寶房中的沐劍屏聞聽刺客用其沐王府的暗號,並求韋小寶出手相救,帶方怡師姐回房內療傷。韋小寶為方怡療傷仍不忘調戲一番,可在緊急關頭,韋小寶還出手援助,讓沐劍屏對他另眼相看。 皇太后殺韋小寶未能得手,又派收賣的宮中侍衛瑞棟來殺小寶,韋小寶洞悉是太后所為,嚇唬瑞棟,引他入室,武功高強的瑞棟反被韋小寶所殺,並取走他身上的四十二章經。太后接連又派太監冒充皇上的太監騙得韋小寶去其寢宮,欲殺韋小寶。路上,這幫太監的動機卻被韋小寶機靈悉破,利用銀票逃脫。

太后無奈親自下手攔截韋小寶,韋小寶利用瑞棟花言巧語訛稱已得悉太后秘密逼太后放手。韋小寶中了太后一掌化骨綿掌,回房趕緊把瑞棟的消屍滅跡,以免不測。 沐王府眾人被抓,方怡擔心師哥劉一舟,小寶地幫她打聽。康熙問起小寶殺刺客的經過,小寶順勢稱讚康熙教導武功有方,康熙推測刺客的招數非平西王府中人。康熙教小寶拿著刺客證物去敲詐吳應熊,趁機探其虛實,回宮後小寶將所見告訴康熙,康熙從中猜測吳三桂已秘密上京且有意謀反。韋小寶用吳應熊所贈之銀兩收買人心。 沐劍聲從吳應熊手上救出徐天川,卻要天地會為徐天川誤殺白寒松一事作出交代,小寶以香主身分答應救出沐王府刺客以抵徐天川之過。

韋小寶回宮後將反賊情況彙報給康熙,康熙心中早已有數,命韋小寶將刺客放走,以引出主謀。韋小寶牢中戲弄劉一舟,房中挑逗方怡,讓方怡對他痛恨入骨,緊急時韋小寶卻裝出大丈夫的氣魄幫助方怡,讓方怡為之感動,寫信給牢中的劉一舟師哥,讓他們配合韋小寶救他們出去。劉一舟、吳立身見到韋小寶拿來方怡的字據和花押標記也都相信了韋小寶,配合韋小寶,假裝要喝酒,韋小寶卻不給喝,卻讓眾侍衛喝,碰巧,皇太后派老太監董金魁來牢房找韋小寶,卻被韋小寶也誣陷灌酒刺死,韋小寶便順水推舟救出劉一舟、吳立身、敖彪三人。同時也取得方怡姑娘發誓嫁他為妻的誓言,一舉兩得。 在康熙的安排下,張康年配合韋小寶救人的行動天衣無縫。

方怡感謝韋小寶救出劉一舟。 陳近南也抵京探望小寶,沐王府人等為答謝天地會相救與陳近南見面,惜雙方各為其主,為太子正統問題再起爭執,場面一觸即發。陳近南提出先殺三桂的一方就可號令另一方手下恢復大明的協定,眾和議。李西華出現和陳近南一戰也要加入刺殺吳三桂之列。 韋小寶向康熙說出刺客之主謀及嫁禍太后所派的太監,康熙帶小寶向太后請罪,太后藉故留下小寶在身邊。太后派柳燕跟小寶回房取四十二章經,方怡刺斃柳燕後與小寶、劍屏出宮,卻遺下訂情的珠釵,小寶回房取釵時發現柳燕的斷腳並未化去,決用來嚇太后,卻意外偷聽到太后與師兄鄧炳春的對話。小寶意外發現皇太后榻下的暗閣,乘機偷走三本四十二章經,卻見到了正前來盜經的宮女陶紅英。

陶紅面刺傷皇太后和鄧炳春打了起來,韋小寶暗中救下陶紅英,二人逃出慈甯宮。 陶紅英告誡韋小寶事事要小心,離去。韋小寶發現皇太后並沒有死,知道以後很難躲過皇太后的毒手,決定向康熙講出真相後便離去,於是將出身到入宮及至發現皇太后和海大富的對話一一告訴康熙,康熙得知韋小寶並不是太監之身並不氣憤,而對太后的秘密不可相信,與小寶窺探皇太后,果然發現死去的宮女為男人所扮。康熙為怕打草驚蛇,只派小寶到五臺山找順治帝。 陶紅英再次告誡韋小寶不能參和皇上和皇太后的事情,並告訴他四十二章經的秘密原由,和神龍教的勢力,要他行事小心。韋小寶感激跪拜陶紅英為姑姑。 方怡感激韋小寶冒險幫她找回頭釵,又把她送出宮。

韋小寶委託天地會徐天川護送方怡、沐劍屏回石家莊。 韋小寶將得來的四十二章經藏在天地會馬棚的棺材裡,和方怡、沐劍屏告別後,前往山西五臺山找順治帝。 回石家莊途中,方怡碰到了劉一舟和吳師叔、敖師哥,夜間住店時,劉一舟偷聽到方怡和沐劍屏二人互吐心事,發現方怡的心傾向韋小寶,決殺韋小寶以解心頭之恨,卻反著了韋小寶道兒,受盡皮肉之苦,更在吳師叔、敖師兄和方師妹面前出醜,讓方怡更加看不起劉一舟。 天降大雨,眾人入破廟避雨,劉一舟見方怡與韋小寶態度親昵,怒氣再起。碰巧破廟倒塌,韋小寶等人又來到莊家鬼屋避雨,遇到神龍教陸高軒。 鬼屋中的恐怖讓劉一舟顯出他的懦弱,出賣韋小寶。正讓陸高軒從他嘴中得知韋小寶就是他們神龍教要找的桂公公。莊家鬼屋主人得知韋小寶是殺子鼇拜的桂公公,從陸高軒手中救下韋小寶,但方怡、沐劍屏卻被陸高軒和胖頭陀擄走送往神龍島。

莊家鬼屋主人莊三少奶奶為報恩將雙兒終生交托給韋小寶,雙兒傷心告別莊家三少奶奶,跟隨韋小寶前往五臺山,做了韋小寶的護使。 雙兒將自己的身世和莊家的事情都如實告訴了韋小寶,韋小寶發誓要幫雙兒抓到吳之榮這個賊人,替她出氣。 韋小寶喬裝善信來到清涼寺見到方丈,要在這裡做法事,遭到方丈的拒絕。韋小寶向方丈提出,他要親手將母親準備的禮物贈送給寺內眾僧,方丈無奈只好應允,贈送禮物之時,卻不見順治蹤影。正巧巴顏率眾喇嘛藉口要找被擒小喇嘛實捉順治,卻被小寶識破,韋小寶設計,再合力雙兒武功高強制服巴顏,老方丈感激相救之恩帶韋小寶去見順治的師傅玉林,卻遭到玉林大師的拒絕。雙兒得知韋小寶為清廷做事,傷心之極。

韋小定告訴雙兒自己真正的身份,雙兒破涕為笑。韋小寶擔心順治安危,決定半夜潛入“偷”走順治。 韋小寶夜潛順治的山洞內,說服順治暫時躲避喇嘛,卻被玉林趕來阻止。巴顏又率喇嘛折返清涼寺,幸少林寺四大金剛及十八羅漢趕至,將他們擊退。順治交給韋小寶一本四十二章經,著其轉交康熙,並要他謹記“永不加賦”四字。小寶與雙兒下山時遇到神龍島胖頭陀,韋小寶被擒及被迫交出經書,幸四大金剛及眾羅漢相救,並沿途護送返京。 韋小寶將順治的四十二章經收藏在京城一客棧內,又帶雙兒遊市集,卻誤上了胖頭陀安排的“賊車”被拉往郊外。韋小寶與方怡重遇,方怡態度異常變化,讓韋小寶摸不清頭腦。

方怡謂稱沐劍屏正在“神仙島”等候韋小寶,韋小寶不虞有詐答允一同前去接沐劍屏。 韋小寶乘船和方怡來至“神仙島”,卻誤被蛇咬,幸蒙陸高軒所救。 方怡把韋小寶騙上島,洪夫人並不守約把解藥給于方怡和沐劍屏,方怡才知自己中了圈套,暗罵自已騙小寶。 神龍大殿上,陸高軒、胖頭陀帶著韋小寶見過了教主夫人蘇荃,韋小寶的花言巧語惹得洪夫人開心逃過了一劫。也得悉神龍教派人假扮太后潛服宮中十多年,企圖盜取大清命脈藏寶圖。教主夫人蘇荃為四十二章經一事要賜死鍾志靈,志靈反抗,正碰靈蛇吐霧,眾人頃刻紛紛倒下。陸高軒指使韋小寶殺死洪安通與洪夫人蘇荃,卻被人群中的沐劍屏制止。小寶才得知沐劍屏中了洪教主的毒,只有教主才能解得開,韋小寶勸說神龍教合解,立此大功,洪教主封韋小寶為新的白龍使,並傳授他六式武功防身。

小寶答應設法帶方怡、沐劍屏離開,遂自告奮勇為洪安通找經書,卻未料蘇荃只派陸高軒及胖頭陀隨行。 韋小寶神龍島重遇雙兒,帶著洪教主交給他的任務離開神龍島,前往京城。 京城內,韋小寶將陸高軒瘦頭陀二人和雙兒分別安頓,自行入宮,向康熙彙報一切,遇建寧闖入要康熙和她比武,康熙妄稱韋小寶是自己的徒兒,建寧公主要韋小寶陪她一起玩。 建寧公主無理取鬧,令到宮女及侍衛退避三舍,對韋小寶一頓拳打腳踢,強迫韋小寶一起玩,且燒了韋小寶的辮子,小寶氣憤之下痛打建寧,但建寧非但不怕反而歡喜,原來她有被虐狂。康熙看到韋小寶被建寧打得遍體鱗傷,有些內疚。 次日,韋小寶又來到建寧寢宮,享受建寧的服侍,做起了桂貝勒。正好讓趕來的太后撞個正著,太后看到自己要追殺的人在自己女兒被窩中,氣憤之極,要殺韋小寶出氣,危急時刻,韋小寶的白龍令掉在地上,太后發現韋小寶正在神龍教的新任白龍使,立刻俯首聽命。

康熙連升韋小寶品級,是要派韋小寶上少林寺當和尚,韋小寶煩惱也無濟於事,只好乖乖地安排好陸高軒和胖頭陀在京等待,帶著雙兒前往少林寺。途中,遇到王屋派偷襲軍營,卻被小寶用擲骰子制服,刺客中卻有一位美貌姑娘柔讓韋小寶頓生好感,特意放走各人,令曾柔對他生出愛慕之心,要求韋小寶把手中的擲子送她留作紀念。 韋小寶剃度為僧讓雙心傷心,韋小寶委託張康年把雙兒安置在山下等他。韋小寶在少林寺度日如年,一日,韋小寶出寺閒逛,竟碰到天下美女阿珂和阿琪在水中嬉戲,韋小寶對阿珂的美貌迷惑,發誓要娶她為妻,韋小寶從阿珂和阿琪的談話中得知她們是要找她們的師父,扮做小神仙給阿珂姐妹占起卦來,韋小寶說出她們的去向。

阿珂阿琪信以為真來少林寺找師父,卻和少林寺小和尚淨濟打了起來,韋小寶也加入戰團,無意之間抓了阿珂胸部一把,阿珂受辱割頸自刎。 阿珂被老和尚澄觀救起,帶到少林寺中養傷,韋小寶卻受到了方丈大師和師叔祖們的審訓,韋小寶說自己是因為自衛才不小心抓了她的胸部,並不是有意。 韋小寶要澄觀師侄幫他破解阿珂姑娘的招數,澄觀的回答讓韋小寶傷透了腦筋,夜間,阿珂不顧傷口離開寺廟,在少林寺附近等待韋小寶出寺找他算帳,韋小寶因阿珂走後,無聊之際來到山下一所妓院,他內行的口調讓妓院老闆對他百依百順,配合韋小寶男扮女裝逃過阿珂和阿琪的雙劍。 韋小寶躲在寺中不敢再出來,去向澄觀師侄求助,二人一起偷偷出寺門,正好讓在此等候多時的阿珂和阿琪撞上,澄觀被迫和阿珂、阿琪動起手了,阿琪敗在澄觀手下,捨棄師妹阿珂先行離去,韋小寶將被澄觀點了穴的阿珂抬進廟中,這讓澄觀不知如何應對。 韋小寶挑逗阿珂遭到阿珂的反感,本想乘機輕薄阿珂,阿珂卻冷面相待,痛駡韋小寶是淫僧。韋小寶一時不知如何應對,跪地面對佛祖發誓今生要娶阿珂為妻。韋小寶解開阿珂穴道卻被阿珂刺傷。阿珂逃出寺廟,韋小寶傷心意絕。

阿珂師姐阿琪帶著蒙古王子葛爾丹一行人來少林寺挑釁,要少林寺交出阿珂,吳三桂手下的楊溢之認出了韋小寶是桂公公,替他圓場化解了矛盾。韋小寶以他的聰明才智,令葛爾等人知難而退,只好離去。張康年傳聖旨來到,原來康熙命令韋小寶上清涼寺當主持,實則是從少林寺繞個圈,再帶些人去保護順治,這樣不容易引人注目。 韋小寶到山下接到雙兒一起前赴五臺山清涼寺,五臺山的清涼寺被數千名道士包圍,目的是活捉行癡大師(順治帝),小寶只好施行金蟬脫殼之計,假扮道士帶行癡等人逃離清涼寺,半途碰到趕來微服出行的康熙。順治經不起康熙的苦苦哀求,父子終於相認。

順治亦將四十二章經的秘密告訴康熙,叮囑他要做個好皇帝,便跟著玉林大師離去,康熙含淚目送父親。 康熙在殿內參拜時,卻遭來九難刺殺他,幸得小寶捨命相救,被九難劫走。小寶為了脫身,再次利用刺殺鼇拜之事說服九難。適逢每年三月都是明崇禎的死忌,於是九難便帶小寶去京城,上煤山拜祭崇禎。 康熙未能找到小寶下落,怒責多隆和張康年,要多隆留下繼續尋找韋小寶下落。啟駕回京。 韋小寶帶九難來到皇宮,九難沒想到竟碰上昔日的宮女陶紅英,原來九難師太就是長平九公主。陶紅英將四十二章經的事情告訴了九難。九難入慈寧宮探個虛實。

九難逼問太后說出四十二章經的秘密,二人更大打出手,九難將太后的化骨綿掌盡數轉移到她身上,太后為了自救,說出她不是真皇后,她是明代後人毛東珠,真太后已被她軟禁。 九難和小寶又得到了建寧公主從康熙那兒偷來給太后一本四十二章經,九難仔細揣摩,發現四十二章經的封面內藏有細小羊皮,必須集齊八本才能並出完整地圖,才能破得大清龍脈。 康熙猜測九難是吳三桂派來刺殺自己的刺客,韋小寶也不辯解。康熙想出一個主意,把建寧公主嫁給吳三桂之子吳應熊為妻,命韋小寶親去雲南護送。韋小寶將假太后的事情告訴康熙,康熙驚訝不已。隨即來到慈寧宮,韋小寶本以為假太后武功全失,可以手到擒來,不料假太后床上還躲著一個瘦頭陀。二人從假太后床下救出真太后,康熙封韋小寶一等子爵。 韋小寶從假太后處又獲得一部《四十二章京》,打算把所有經書中的地圖偷偷取出。不料正巧遇到鄭克爽。一劍無血馮錫范驟然向陳近南下手,傷了陳近南。陳近南不解,鄭克爽拿出父王手書,聲稱要拿下陳近南。陳近南雙拳難敵四手,眼看就要死在二人劍下,韋小寶從躲身的棺材裡出來,刺傷馮錫範,救下陳近南。韋小寶把鄭克爽囚在棺材裡,護送師傅回去。

韋小寶將鄭克爽囚在棺材裡,釘上釘子。陳近南不知,帶人四處尋找。等眾人打開棺材,躺在裡面的卻不是鄭克爽,而是關夫子。原來馮錫範救走了鄭克爽,還殺死了關夫子。大家都勸陳近南不要再回臺灣,陳近南執意不肯。 九難帶著小寶來到崇禎陵墓,韋小寶沒想到竟和阿珂在這裡又相見了,還是九難師太的徒弟,韋小寶故意裝做無辜可憐讓阿珂責駡,九難看阿珂得寸進尺,制止阿珂來維護小寶,令阿珂非常生氣。 小寶重遇阿珂開心不已,還說要娶她,令阿珂對他非常痛恨。阿珂三番四次被小寶輕薄,轉告九難又被她責駡。阿珂騙取小寶替她摘取河中荷花,韋小寶跳入水中為阿珂摘花,露頭時卻見阿珂一把劍指著他,韋小寶使壞將阿珂拉下水中。 九難卻因經書遭來喇嘛的追殺,韋小寶和阿珂趕回客棧,看到眾喇嘛圍攻九難師太,九難不敵,幸得小寶略施小計刺死三名喇嘛,不過九難已身受重傷。韋小寶帶阿珂、九難逃走,在途中巧遇阿珂的朋友鄭克塽,鄭克塽說自己是臺灣鄭家二公子。鄭克塽更邀請九難共同赴河間府出席“殺桂”大典。九難答應和他一路同行。 巴顏追到酒館發現九難傷勢還未復原,要她交出四十二章經,鄭克塽出面卻被巴顏一掌打飛,韋小寶看到阿珂的心上人出醜,樂在其中,大展妙計,收賣酒保,將蒙汗藥撒在酒中乘機逃走,躲進了草垛之中。

韋小寶捉弄鄭克塽卻被趕來的巴顏抓住,阿珂出面相救鄭克塽,韋小寶無奈只好為了阿珂出面和這群喇嘛玩起了智鬥,這群喇嘛敗在小寶手下。 小寶戲弄喇嘛,將空皮四十二章經撒上化屍粉扔給喇嘛,喇嘛中計被化屍,巴顏抱著空經書離去,九難感激小寶讓她避過了這一劫,小寶為求接近阿珂,趁機請九難收他為徒,九難欣然答應。 鄭克塽帶著阿珂去參加“殺桂”大會,卻讓韋小寶不開心,九難師太看出韋小寶的心事,帶他到樹林中傳授武功“神行百變”。

韋小寶跟蹤鄭克塽和阿珂,卻被阿珂責駡,韋小寶痛狠鄭克塽之極,但無能為力,碰巧遇見來找他的多隆和一群侍衛,韋小寶借多隆之手痛打鄭克塽,又乘機賣弄英雄救美的本事。讓鄭克塽受盡皮肉之苦,也在阿珂面前出醜,但阿珂對鄭克塽仍不死心,這讓韋小寶傷透腦汁。 韋小寶又碰上沐王府的吳立身,編取謊言誹謗鄭克塽對天地會不利,要吳立身為他出氣,吳立身召集附近村民攔截鄭克塽的去路,誣陷鄭克塽非禮農家女孩,要鄭克塽討個公道,娶這個農家醜女為妻,吳立身將鄭克塽押回村中,演了一出“高老莊成親”的戲中戲,讓阿珂哭笑不得。

阿珂被迫在鄉民的撮合下和韋小寶成了親,鄭克塽師傅馮錫范趕來救出鄭克塽,一切真相大白,讓韋小寶很難堪,阿珂知道是韋小寶所為,更憎恨韋小寶。九難得知怒囑小寶、阿珂不得再與鄭克塽來往,並與二人回京。 韋小寶受九難之托回宮打控虛實,多重身份的韋小寶也讓自己很為難。韋小寶把死裡逃生的經歷講給了康熙聽,把罪責都推在吳三桂的身上,提議借他人之手剷除吳三桂。這也正和康熙之意,韋小寶帶康熙借意搜太后寢宮,正好撞上來找假太后偷情的神龍教瘦頭陀,瘦頭陀帶毛東珠落荒而逃,真太后獲救。韋小寶也乘機取走了瘦頭陀留下的一本四十二章經。韋小寶來到天地會據點馬棚取經書時,碰到了馮錫范和鄭克塽為難師父陳近南。韋小寶躲在棺材中等待時機。 馮錫范污蔑陳近南背叛鄭王並下手暗算,韋小寶見師父陳近南不敵,暗中撒出石灰粉嚇退錫范,將鄭克塽關在棺材之中,天地會人勸總舵主陳近南及早脫離鄭家及兩公子之鬥爭。陳近南不服,要去臺灣和鄭王說個理,打開棺材時卻發現鄭克塽不見了,天地會關安基死在棺材之中。韋小寶取出六本經書,將內藏的羊皮全部取出保存,又將經書皮縫好,把空經書交給陸高軒送往神龍島交差。 建寧因被賜婚嫁與吳應熊而大吵大鬧,康熙派小寶做隨行賜婚使,實則要他找回三桂的四十二章經。其後康親王因經書被偷,來求韋小寶幫忙仿製經書,好向康熙交差,小寶便做了個順水人情。事成後送小寶一座子爵府作謝禮,小寶大喜。

九難和阿珂決隨小寶前往雲南,護送途中,韋小寶被建寧用蒙汗藥迷倒,醒後發覺赤身被公主困綁及施以酷刑,九難為救小寶擲阿珂入房,阿珂掩面救小寶後離去。小寶鬆綁後還擊,建甯施媚功求饒,小寶終受不住引誘與建寧一夕風流。快到雲南之時,建甯威脅韋小寶殺掉吳應熊,韋小寶敷衍答應,卻心事重重。 吳三桂隆重迎候公主,宴請韋小寶,韋小寶見到吳三桂卻明知故問戲弄一番,並乘機敲詐一筆,讓吳三桂摸不著頭腦。吳三桂帶韋小寶見識了他書房中的三寶,讓韋小寶大開眼界,韋小寶出言相譏,對府內各陳設加以批評,暗示三桂謀反之心,三桂再動殺機,讓吳三桂很不樂意。吳三桂仍裝做笑臉地一對火槍相贈于韋小寶。 韋小命暗中安排徐天川、玄貞道人去查探楊溢之下落,發現楊溢之已被吳三桂割去四肢、雙眼及舌頭,以免他洩露謀反一事,小寶大怒。決定要查個水落石出為楊溢之報仇。

徐天川等人擄來蒙古使者罕帖摩審個明白,韋小寶從罕帖摩口中探出吳三桂要聯合蒙古、西藏,羅刹國及神龍教,四路夾擊謀反。 罕帖摩的失蹤讓吳三桂著急,吳三桂安排吳應熊借救火之名闖入安阜院公主寢宮搜罕帖摩,卻中了建甯公主的陰謀,小寶將計就計,說吳應熊冒犯建甯公主為由,公主自衛才將吳應熊閹割。吳三桂誓要報仇。 韋小寶得知阿珂行刺被吳三桂所擒,向九難求救,九難當面拒絕,而後悄悄去三聖庵找陳圓圓告知,陳圓圓來找吳三桂,去牢房中看自己失蹤多年的女兒阿珂,母女相認。

阿珂告訴陳圓圓只有韋小寶才可救她。韋小寶藉詞探望吳三桂,後又見到刺客。赫然發現被囚禁的竟是沐劍屏。韋小寶嚇唬夏國相,遂使計謀將劍屏帶走。沐劍屏將憶述離開神龍島後,再遇劍聲、大洪等人,正商量對付吳三桂之計時,卻被三桂手下擒獲。至此,小寶知已中了吳三桂的圈套。 這時,小寶又接到一道姑送來救阿珂的字條,韋小寶跟道姑前往,韋小寶在三聖庵的書架上意外發現四十二章經,乘機偷走。原來接見韋小寶的正是陳圓圓。陳圓圓道出自己的過去及阿珂的身世,韋小寶慶倖阿珂乃吳三桂女兒,應可保命,陳圓圓要阿珂認吳三桂為父親,卻遭到阿珂親生父親李自成的拒絕,這時的吳三桂已經布下重兵圍捕三聖庵中的韋小寶等人。

李自成和吳三桂展開一場生死決鬥,九難出現解圍。韋小寶要九難師太將此事交他處理,韋小寶趁機要脅吳三桂交換阿珂等天地會的人質,再“請”吳應熊陪同返京,以防吳三桂出耳反耳。 阿珂一時感懷身世便要自尋短見,被趕來的親生父親相勸,阿珂痛責李自成沒有權力管她,李自成為救阿珂二人一同掉入懸崖之下,幸好被鄭克塽、馮錫範救下,並安慰她不要輕生,阿珂為之感動,也認了李自成為父親。 雙兒幾經周折又回到韋小寶的身邊,錢老本帶天地會吳六奇、馬超興來見韋小寶,並告知李自成和阿珂的行蹤。韋小寶趕到柳江卻發現李西華和李自成打成一團,李西華為父報仇要李自成給個交待,李自成溺水而死讓李西華也感到一絲悲傷,一直跟隨陪伴陳圓圓的胡逸之趕來和馮錫範一比高低。

胡逸之擊敗馮錫范和韋小寶講起了自已跟隨陳圓圓的初衷,讓韋小寶非常敬佩,吳六奇敬佩雙兒要和她結為兄妹。 韋小寶和胡逸之結為兄弟。胡逸之向韋小寶要阿珂,只因為了陳圓圓一病不起,要把阿珂帶回雲南。韋小寶對鄭克塽一頓毒打出了氣才放他走,和吳六奇在大江風浪之中唱起來了沉江。韋小寶回京將雲南吳三桂所作所為向康熙一一彙報,又把從雲南押來的蒙古特使汗帖摩交給皇上,這一切也早在康熙掌握之中了。

雙兒成功幫韋小寶把八部四十二章經中的羊皮藏寶地圖砌成,藏寶地點就在關外的鹿鼎山。雙兒將滿文分別印出,找筆帖式把滿文譯成漢字,韋小寶將這些秘密藏在心中,燒掉這些羊皮,以絕後患,害了康熙。 康熙借助外國人的科技,成功製造出大炮,並下令小寶殲滅神龍教。小寶知人善用,向康熙徵用索額圖向他推薦的施琅一起去攻打神龍島。這一切都被跟隨他的胖頭陀和陸高軒發現,二人趕赴神龍島彙報。 韋小寶從水中救起瘦頭陀,知道神龍教發生內訌,於是小寶以通吃島為軍事基地作指揮,把神龍教打得落花流水。蘇荃以方怡做魚餌,活捉韋小寶,幸好被雙兒救出脫險。

二人逃到關外,在雪地之中碰到了羅刹國的公主蘇菲亞,二人玩起了賽雪橇,蘇菲亞被摔下馬車,韋小寶救下蘇菲亞,以口甜舌滑,騙得羅刹公主信任。韋小寶帶著被軟禁的蘇菲亞公主回國。 韋小寶誤入羅刹人的城堡,偷聽到神龍教教主與羅刹人密謀作亂,要從天津攻打大清,令韋小寶非常擔心康熙的安危。 韋小寶略施小計,令蘇菲亞做上了攝政女王,韋小寶也成了羅刹國與大清建立的邦交,從此兩國互不侵犯。韋小寶再立下大功,被冊封為一等忠勇伯。韋小寶和康熙講起在牡丹江以北有羅刹人殺人的事情,讓康熙非常氣憤。

三藩再次上書要求削藩,吳三桂目的是藉著削藩而起兵作亂,康熙知道便與小寶串謀,令朝中大臣因吳三桂密謀作反而贊成削藩。 康熙為了令老百姓心悅臣服,於是派小寶去揚州建忠烈祠;另外,為了削弱吳三桂舊部屬重投懷抱,要小寶派兵圍剿王屋派,韋小寶找來攻打神龍島的趙良棟獻策,欲七擒七縱王屋派。 吳應熊想騎雲南飛馬逃離京城,於是與韋小寶打賭賽馬,韋小寶為了取勝給飛馬吃了巴豆,令飛馬肚瀉不能賓士,錯有錯著地把吳應熊活捉了回來,令吳三桂不敢輕舉妄動,又結識了一個好哥哥王進寶。 韋小寶到王屋山,派天地會眾兄弟上山勸服司徒伯雷答應假降滿清。韋小寶再一次地遇到了曾柔,曾柔和韋小寶產生愛意,讓韋小寶樂不思蜀。這時,神龍教洪教主等人也悄悄來到揚州,要活抓韋小寶。 韋小寶來到揚州就匆匆換了裝束趕往麗春院看望多年不見的母親,正巧阿珂也陪著鄭克塽來和葛爾丹王子密約,商量造反之事。

韋小寶看到母親韋春花正陪著阿珂和鄭克塽喝花酒,氣憤之極,利用母親倒酒之際把偷老鴇的迷春藥倒入阿珂和鄭克塽的酒壺之中。鄭克塽和阿珂都雙雙被迷倒,韋小寶本想乘機對阿珂無禮,卻被母親當成小偷,罰他把全身所帶銀票都退還給了鄭克塽,讓韋小寶氣不服,趁母親韋春花睡著之際,偷偷遛回府上。 韋小寶命雙兒給他換上官服,帶著清兵、雙兒和曾柔來到麗春院捉拿鄭克塽,卻被趕來的葛爾丹擒住,韋小寶爭中生智,花言巧語騙取了蒙古葛爾丹王子和阿琪,又和葛爾丹結拜為兄弟。

蘇荃帶神龍島眾人扮做戲子前來麗春院擒拿韋小寶,反被韋小寶識破,韋小寶利用下了迷春藥的酒把他們全部迷倒。蘇荃、阿珂、方怡、劍屏、曾柔、雙兒六女雲集麗春院,小寶大喜,與她們大被同眠。 天地會兄弟發現韋小寶不見,來到麗春院尋找,卻發現韋小寶從麗春院大床的被中鑽出來,讓天地會兄弟不知所措,韋小寶命天地會兄弟砸開麗春院大門,把大床抬回何園府上繼續審問。巨大的大床在揚州水路上搖曳滑行,引來了大家的各種議論,天地會兄弟守候韋小寶門外,以防不測,眾女醒來在大床上大打了起來,逗樂了韋小寶。六女爭執不休,終於打塌了大床,讓天地會眾兄弟目瞪口呆。 阿珂寧死不屈,曾柔怒駡韋小寶欺壓百姓,韋小寶傷心地讓阿珂與鄭克塽回臺灣。也放過了方怡和蘇荃。只留下雙兒和沐劍屏來安慰韋小寶。吳之榮又想用“文字獄”陷害顧炎武和吳六奇,卻被雙兒正好撞上,雙兒求相公殺了吳六奇替莊家報仇。

韋小寶利用吳之榮的一封反信,偷樑換柱反誣告吳之榮幫吳三桂謀反,替莊家報仇及保護了天地會。 韋小寶接到聖旨要回京覆命,只好與母親韋春花分別。 在押解吳之榮到莊家鬼屋途中。遇上歸氏一家三口。天地會看不慣歸鐘替吳三桂說話,和歸鐘打了起來。

韋小寶欺騙歸家一家,自稱是吳三桂之侄,協助三桂反清複明,歸氏一家上當,被韋小寶帶到莊家迷暈,莊家大仇已報,吳之榮罪有應得。 陳近南得知韋小寶被歸家一家擒住,前來莊家相救,卻發現歸家三口就是殺害吳六奇的兇手。歸家三口解藥醒來聽陳近南一說才知殺錯了好人,中了吳三桂的奸計,決定要行刺康熙。瘦頭陀跟蹤韋小寶劫囚車救相好毛東珠,卻中韋小寶的奸計,無功而惑。 回京後,韋小寶怕歸氏三口行刺康熙,故意找岔和歸鐘擲骰子,卻被歸父識破輸給歸鐘,只好守誓約將宮中地形說給歸家三口,韋小寶偷偷畫密函通知康熙小心,顯些也被識破。

皇上讓韋小寶把押回的毛東珠交給太后處理,沒想到太后卻受了瘦頭陀的要脅護送他們出宮,歸氏一家按照地圖在皇宮找不到康熙,正好碰到進宮的韋小寶,於是歸家三口,脅持韋小寶帶他們去刺殺康熙,韋小寶被逼無奈,只好帶著歸家三口在宮中亂走,正好碰到太后的鸞駕,韋小寶為了救康熙只好對皇太后不衷了,卻沒想到誤打誤撞倒替太后殺了來威脅他的瘦頭陀和毛東珠。 康熙收到天地會臥底風際中送來的密旨,終於揭穿韋小寶天地會韋香主的身份,康熙要對天地會斬草除根,要韋小寶做為最後的決定,韋小寶進退兩難。此時,歸氏一家佯裝被擒,突襲康熙,韋小寶挺身相救。

康熙念及韋小寶與他深厚交情,放韋小寶一馬,並且派多隆寸步不離地“保護”韋小寶。但已布下天羅地網炮轟伯爵府中的天地會及沐王府等人。韋小寶的伯爵府裡天地會兄弟心急如焚,派風際中和雙兒出去打探消息,二人卻碰上清兵被擒。 韋小寶被康熙軟禁在宮中,不得離開半步。韋小寶為了拯救天地會兄弟,不惜違抗聖旨,殺害多隆,扮成小太監逃出皇宮,正好撞上來找他的建寧公主,並告訴韋小寶已經有了他的孩子,要馬上和他成親,韋小寶施計讓建寧作掩護連夜逃出宮去。

韋小寶和建寧坐轎到宮門口時卻被趙良棟和張康年攔下,韋小寶騙說奉皇上密旨岀宮捉拿吳三桂反賊,要張康年、趙良棟和御前侍衛一同前去立功。韋小寶利用建寧公主帶天地會和沐王府一眾逃離伯爵府,因清兵追殺,只好四處分散逃離。韋小寶逃走期間卻遇到神龍教教主追殺帶回神龍島。 風際中帶雙兒逃出找到總舵主陳近南,雙兒不見相公,只好隨陳近南前往臺灣。陸高軒不願服洪教主所賜的毒死,激怒了洪教主,陸高軒無意說出了蘇荃懷孕的秘密,讓眾人都很吃驚,讓方怡、沐劍屏想起了麗春院那一夜,一定是韋小寶所為,洪教主逼問蘇荃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洪教主因蘇荃背叛,大開殺戒,神龍教內訌群攻洪教主,陸高軒等人卻被洪教主所殺。洪教主要殺了蘇荃以解心頭之恨,韋小寶在眼見蘇荃性命不保,搬起石頭砸向洪安通,用洪安通曾教過他的招式殺死洪安通,洪安通在臨死之前才知道蘇荃是懷了韋小寶的骨肉。 建寧責駡韋小寶卻遭到蘇荃的教訓,建寧只好忍氣吞聲。韋小寶帶著蘇荃、建寧、曾柔、方怡及沐劍屏,離開神龍島,逃到通吃島避難。 海上,鄭克塽遭到施琅的追擊,被趕往臺灣的陳近南救下鄭克塽,施琅仍不放開,艦隊窮追不捨,炮火兇猛,陳近南等人被迫下船來到通吃島躲避,正好與韋小寶等人相遇,小寶見到阿珂甚是歡喜。

施琅帶清兵追上通吃島,陳近南等人把清兵打得落荒而逃,陳近南勸施琅回臺灣,引起鄭克爽的不滿,被鄭克爽偷襲身亡。 韋小寶答應師傅陳近南不殺鄭克爽,但要逼鄭克爽寫下巨額欠條。鄭克爽為了保命只好以阿珂做抵押給韋小寶,並告知韋小寶,阿珂肚子裡懷的是他的孩子,韋小寶只好放走鄭克爽和馮錫範,卻被風際中攔住。風際中向韋小寶說明身份,韋小寶萬沒有想到風際中竟是皇上派到天地會中的奸細,風際中威脅韋小寶卻被雙兒一槍打死。 韋小寶安葬了師傅陳近南,帶著七個老婆來到通吃島上的一個山洞居住。大臣們在朝上對炮轟伯爵府之事議論紛紛,康熙心中不快,讓阿濟赤向大臣們說清楚炮轟伯爵府之事。

通吃島山洞裡,韋小寶和老婆們嬉戲,其樂融融。建寧公主仍不忘和其它人爭風吃醋,施計騙取小寶,教雙兒給韋小寶請安,讓韋小寶想起當年“火燒藤甲兵”的事情,撒腿就跑,建寧挺著大肚子在後面追。阿珂總看不慣這些,遠離他們,一人跑在山頂痛哭,韋小寶獨愛阿珂,自己專為阿珂的孩子做了一雙鞋送給阿珂,終於逗笑了她,也漸漸地奪回了阿珂的心。韋小寶對阿珂的寵愛讓建寧心中不平,老是遭到韋小寶的冷眼諷刺。 康熙思念韋小寶派趙良棟和王進寶帶密旨各島尋找,到了通吃島就大聲喊:小玄子……韋小寶也想念康熙,以為是小玄子的鬼魂衝出洞外。韋小寶衝出山洞才發現中了小玄子的鬼計,原來是皇上派人這樣叫他,是為了引他出來。康熙不忘韋小寶的功勞,聖旨裡一件件都清清楚楚地,讓韋小寶回憶起當年二人一起擒拿鼇拜的情景。康熙要讓韋小寶消滅天地會,韋小寶寧願留在通吃島上做王八都不願意回京,韋小寶拒絕了趙良棟和王進寶。 幾年後,吳三桂被平定,鄭克塽歸降,康熙再次讓王進寶上通吃島給韋小寶送東西,勸說韋小寶。

阿珂、蘇荃及建寧公主為韋小寶生下兩子一女,讓韋小寶忙得不亦樂乎,擲色子給孩子取名字。康熙責駡趙良棟、王進寶,怕韋小寶再溜走,康熙仍給韋小寶加官進爵,連他的兒子韋虎頭都封了雲騎尉。 韋小寶惋惜自已沒有趕上平定吳三桂。在通吃島的生活也慢慢厭倦,思念起康熙。康熙也再次傳召韋小寶回京,特意派施琅來通吃島上請韋小寶,韋小寶也正順著康熙給他的臺階利用施琅出島,先去臺灣繞了個彎才好回京面見皇上。

韋小寶的台灣之行,也相當順利,不但為施琅解了燃眉之急,也得到了臺灣民眾的好評,更輕而易舉地拿走了台灣人民的一百萬兩銀子。在台灣也為師傅陳近南出了口氣,推翻董太妃的塑像,塑上師傅陳近南的塑像陪伴國姓爺。索額圖奉皇上之命來台灣准韋小寶回京,小寶暗中大喜,小玄子還是讓了他一步。原是因為韋小寶去過雅克薩,要派他去議和。 韋小寶回京時向施琅要了林興珠和五百藤甲兵帶回京城準備攻打雅克薩用。韋小寶進京面見皇上心中有說不出的滋味,禁不住眼淚奪眶而出。康熙向小寶問了問他在臺灣的所見所聞,並跟韋小寶商量如何到雅克薩議和。

康熙告知韋小寶鄭克爽已經投降大清,叫小寶不要為難鄭克爽,韋小寶心有不甘。此時,韋小寶被封為三等鹿鼎公。韋小寶路遇已被自己殺害的多隆出現在面前,以為撞見鬼甚是害怕,聽多隆講述當天的事情才知多隆是因心長偏了沒死,皇上又替他掩埋實情,韋小寶覺得過意不去,把鄭克爽借自己銀子的事兒委託給多隆,討來得都是自己的。 次日,韋小寶帶雙兒去攻打雅克薩,凱旋而歸併簽下中俄尼不楚條約。康熙甚是高興。韋小寶向康熙講述雅克薩之行,自製水炮攻破雅克薩城,打敗羅刹鬼。正當韋小寶封為一等鹿鼎公回府的路上,碰到茅十八當街辱駡皇上和韋小寶,被清兵擒住帶回伯爵府,韋小寶良言相勸,茅十八痛駡韋小寶忘恩負義,殺害陳近南,韋小寶才得知康熙為絕後患,把殺死陳近南的罪命按在了韋小寶的頭上, 韋小寶要找皇上討回公道,被康熙拒絕,康熙親審茅十八,並下旨要韋小寶親自監斬茅十八,還要以韋小寶妻兒十口要脅。

韋小寶為了救茅十八,不惜逆旨,想法設計陷害馮錫範。張康年配合韋小寶隱瞞多隆用偷龍轉鳳方法,以馮錫范替代茅十八受斬,救出茅十八,送往揚州邊界。同時,韋小寶也被天地會兄弟誤會是殺害陳近南和茅十八的兇手,要脅韋小寶給大家一個說法,雙兒不忍看相公受冤向天地會講述了通吃島上陳近南被害的經過,天地會兄弟才知殺害陳總舵主的兇手是鄭克爽,請求韋小寶諒解。還要請韋小寶為天地會立功,進宮刺殺康熙。韋小寶左右為難。 康熙急召韋小寶進宮,要他查明馮錫範的死因給臺灣百姓一個答覆。並暗示韋小寶不能再一隻腳踏兩隻船。韋小寶將馮錫範一案奏明皇上,又向康熙磕頭作了最後的告別。

韋小寶以免左右做人難,決定連夜率妻兒離開京城。康熙突感韋小寶的種種異常,派人查看時,卻發現韋小寶府上空無一人。康熙下令讓多隆追緝韋小寶。正巧碰到天地會派顧炎武等人來勸說韋小寶做皇帝,被韋小寶拒絕。韋小寶見多隆有意放自己一條生路,也配合多隆演了一出諸葛亮火燒藤甲兵,讓多隆好和皇上交差。 康熙和韋小寶想念,二人相互道出真心話。康熙又封多隆為江南水利稽查南下調劑,希望能找回韋小寶。韋小寶帶著七個老婆來到揚州麗春院,見過母親韋春花。又帶著母親和老婆們告別揚州,離開了麗春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