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冤家們

前世的冤家們

集數

《前世的冤家們》由《偉大的糟糠之妻》金興東導演與《清潭洞醜聞》金智恩作家合作打造。此劇講述兩個家族解開存在的秘密與孽緣後,成為真正家人的故事。

高亞總是處於家庭中的首位。她經常四處奔波,解決家庭成員之間的大小問題。同時,智碩歡迎娜拉,因為她們十年不見了。 然而,沒有人知道娜拉最終會給兩個家庭帶來不少麻煩。

莎拉當看到娜拉後更添加怒火, 明顯地姊妹們十年來的誤會更深, 就算娜拉感到不受歡迎, 但她也沒猶豫, 智碩跟蹤到咖啡廳, 和她坐下來談到自己的過去。

陽淑被高運的朋友誤成了高運的嫲嫲,變得很失落。娜拉開始在莎拉和太蘭參加的社區中心教授插花。同時,高亞遇見了那個給高峰價值一萬元的皮衣的男人的妻子。

高亞在街上認出娜拉並跟隨著她。但是,她經常到處碰到智碩。智碩開始對高亞在他周圍感到麻煩,高亞也從未道歉。與此同時,陽淑震驚地發現自己在鏡子裡看起來像個老太婆。

太蘭在社區中心洗手間認出了娜拉,並為收藏密秘感到困擾。燦野看到太蘭分心,認為她正在和某人見面。高亞再也沒有注意到智碩,結果讓他大發雷霆。

高亞到中心探望娜拉,她記起高亞承認她父親的事,亦威脅了陽淑,智碩誤會了高亞是一個拜金女。

智碩幫娜拉付清醫院的費用,高峰和恩錫因一枚介指而相遇,另外高亞和智碩見面,懷疑她在自己的家前跟蹤著。

高亞告訴燦野她為甚麼要找娜拉。同時,娜拉自回到韓國以來首次接到她丈夫太平的電話。智碩對高亞說了狠話,感到不安。高亞和陽淑因高峰而大打出手。

莎拉不許許智碩和娜拉見面,太平突然和娜拉見面,智碩知道誤會了高亞是拜金女,太蘭想去她的唱歌班但很難看在陽淑的份上,同時間高亞收到燦野的驚訝影片。

高亞追著高峰進入酒吧但羞辱地結束,智碩看到高亞遇到麻煩但又難以忘記她,太平超莎拉在和高亞以前的老師見面後爭吵,另外高亞計劃好好解決和高峰的問題。

高亞和高峰因為夜總會的事而大吵一頓。高亞再想到與智碩相遇一事,變得更加憤怒。但另一方面,智碩卻開始掛念著她。

智碩懷疑自己是否一直誤會了高亞,而她到了他身邊而沒有告訴自己真實身份。另外,陽淑致電給中心。

高亞選擇再相信高峰一次。她買了一份禮物給高峰,以作補償。而陽淑發現她被欺騙了。

陽淑在文化中心引起了一陣騷動,警察到場阻止了她。高亞終於遇見了娜拉。 同時,娜拉想知道為甚麼高亞想要見她的爸爸。

當高運得到透析治療,陽淑想起娜拉破壞她人生的日子。高運和恩錫在醫院碰到對方。高峰還皮大衣給高亞後詛咒她。同時,娜拉在避開陽淑和高亞。

高亞聽到智碩說他們的文件調亂了。他更告訴高亞他的檔值20億。慌亂的高亞於是四處找尋智碩的文件。

聽到智碩說其實合約的事情只是隨口說說,高亞非常憤怒,更打他耳光。她罵智碩低質然後離開。可是那之後,智碩一直想著高亞…

智碩對高亞坦白,說出他弄傷手指。而他在醫院看到她和叔叔在說話,他當時看到的情形令他誤會高亞是拜金女,存心靠近叔叔來欺騙金錢。

智碩知道他對高亞做的事是錯的,感到後悔。高亞覺得母親不理會自己,非常傷心。而高亞收到從WL集團食品開發部的電話…

高亞通過了功能表比賽的第一回合。她知道如果沒有智碩幫她交出報名表,她就連通過的機會都沒有了。但高亞和智碩倆人因為上一次的事,沒膽約對方出來。而高運和高峰承諾為高亞付出。

高亞和智碩一起吃晚飯,並解開了之前的誤會。吃過飯以後,智碩還是一直想著高亞。另一邊廂,娜拉拜訪了陽淑…

高亞和困在升降機的智碩通電話,她要他注意自己的呼吸。全靠她,智碩最後安全逃離了升降機。

智碩再和高亞吃飯。但這次卻剛好碰上他媽媽給他安排的相親。而娜拉去了舊家,看見大家在尋找太平。

高亞告訴家人,她通過了次輪面試。為了報答智碩,高亞決定請他吃一餐好的,但她知道原來預定的餐廳價格十分高,讓她十分驚訝。另外,太平去了見莎拉。

智碩不能忘記高亞。太平邀請莎拉投資他的生意,她感到生氣並要求娜拉解釋,而娜拉與高亞在莎拉門前相遇。另一方面,高峰正打算在高運的家庭教師上著手。

高亞對於面試十分緊張,其中一位考官發現她沒有大學畢業,因此給她不合格。同時,家人已在家為她準備了一個驚喜派對。

高亞告訴家人她沒有通過面試。陽淑對她說偏激話,這引起了他們之間的巨大的爭吵。 與此同時,智碩被高亞的話迷惑了。

高亞給了娜拉的截止日期即將結束。 娜拉最後一次打電話給她,警告她不要找她的侄子。 同時,智碩偷聽了這個電話。

智碩告訴恩錫說,高亞正在通過電話與吳娜拉說話。燦野找到高亞的筆跡後,就開始想辦法了。 當智碩見到娜拉時,他問她一個嚴肅的問題。

太平到訪高亞家. 卻遭太蘭阻止。高亞家人很震驚聽到高亞可能就快死亡。燦野和高亞在高級餐廳吃晚餐,更買了新鞋。莎拉誤認為智碩對李靜雅主持人有興趣。 同時,智碩不能忘記高亞。

高亞遇見了她的父親,並告訴他高運。 然後她問他是否可以把腎臟捐給他。 同時,娜拉想辦法讓高亞投資她的父親。

太平決定接受測試看看他和高運是否吻合。同時,高亞在醫院遇到娜拉,如果想的話娜拉說她可以阻止太平捐腎。

每次見到高亞,智碩都不能停止微笑。 與此同時,高亞遇到了智碩的朋友在俱樂部被在臉上被潑了水。 她也得到了高運和太平的DNA的電話。

聽到太平的DNA結果後,高亞的家人感到震驚。太平需要留在醫院進行第二次體檢。同時,高運對手術抱有希望。

太平進行了第二次測試,看看腎臟是否與高運相配,高亞家人等待結果時變得緊張。高亞終於在WL集團找到了工作。 然而,當高亞想感謝太平時,她無意聽到太平說無意捐出腎臟。

高亞偷聽了太平的電話,說他不打算捐腎。 同時,娜拉發現太平的醫生實際上是前夫宰雄。

高運詢問醫生捐獻腎臟會否為捐贈者帶來傷害。 同時,太平反問娜拉為什麼在測試時沒有來, 娜拉說因不想見到他的前妻。

陽淑終於遇見了娜拉,她幻想扯她的頭髮和向她尖叫,但她控制著自己。 同時,智碩認為對高亞的感覺是出於同情。

太平和高運的第二次測試結果出了。 太平說服高亞他是唯一能拯救他兒子的人。同時,智碩對自己說的話道歉。

高亞的家人得知太平的測試結果後感到相當失望。但是,高亞提議他們和太平見面,感謝他一直以來的付出。同時,太平意識到房子再不屬於他們。

太平告訴高亞他只是為了得到投資,才偽裝捐腎。高亞的家人得知後,打了他一頓。

太平起訴高亞,並要求她每月支付一百萬二千元美元金。高亞的整個家庭都感到震驚和厭惡,絕望的高亞跑到智碩住處。

高亞跑到智碩的辦公室,尋求幫助。智碩保證高亞將為她贏得勝利。智碩想起和爸爸談論他的理想型,意識到高亞是他的初戀。

太平告訴高亞他不會擱置起訴。娜拉去找智碩的時候,他發現了太平的案件資料。同時,陽淑和在旭飲了幾杯之後,互相安慰和聊天。

智碩幫助高亞打訴訟案,決定起訴崔太平並爭取贍養費,崔太平知道後大發雷霆,找高亞談判,太平和高亞吵架,太平發現娜拉把秀子賣了。娜拉得知事件,決定要令高亞惹麻煩,令她遠離智碩。同時,陽淑和莎拉在廟內打架。

在高亞的兒時,爸爸崔太平就是一切,但在爸爸打了高亞一記耳光後,整個世界徹底破碎,高亞妹妹不忍姐姐受到屈辱,上前反抗,豈料崔太平跌倒更骨折,崔太平後任妻子籍此機會控訴高亞妹妹襲擊罪,背後目的是為了爭取贍養費。與此同時,智碩發現了這件事,並決定幫助高亞打官司。

高亞家人發現高亞被太平侮辱, 令他們更加憤怒。 經過這一切, 他們一家變得更親密。同時, 高亞, 智碩, 娜拉和太平見面。

娜拉發現高亞的律師是智碩。她害怕自己會被抓住,決定取消官司。高亞起初很開心,但見到爸爸後,她感到很難過。

高亞第一天在新地方上班,智碩特意準備花兒為她慶祝。娜拉去見高亞,想知道高亞知不知道智碩是她的姪子。而第二天,高亞和智碩一起吃飯。

智碩看高亞看得陶醉的樣子被小姨看到,小姨向智碩套話,但仍不確定智碩對高亞的感情。高亞在同事歡迎會中喝醉,智碩接到電話趕到帶走高亞,醉了的高亞和智碩接吻了!

高亞和智碩接吻後,酒醒了!高亞礙於尷尬,早早離去,回家後收到智碩的短訊說翌日有話要對高亞說。第二天,智碩一直聯絡不上高亞,內心非常緊張,一直做錯事。直到晚上智碩偶然撞到高亞,智碩就對高亞表白,可是高亞的回覆卻是...

高亞因為自己的問題而拒絕了智碩,智碩決定不會放棄,跟嫲嫲學了對腎臟好的料理,以助高亞弟弟。智碩亦找緊機會向高亞表明自己的心意,希望高亞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高亞媽媽來到了智碩的辦公室感謝智碩的幫助,離開時,高亞媽媽遇上智碩媽媽,二人又打了一架!

慧恩聽到了智碩的表白,知道了智碩不是在和李靜河在拍拖,但看不到對象。智碩用不同的方法想取得高亞的歡心,高亞一次又一次拒絕智碩,但這讓高亞十分傷心,傷心之下的高亞不自覺去了找院長。

院長聽了高亞的說話,隱隱約約猜到智碩和高亞的關係,但也大概知道智碩媽媽對高亞有不滿。智碩媽媽想到當時人媽媽的小菜店買餸,智碩自動請纓上門拜訪。高亞媽媽和姑姑熱情招待智碩,並帶了他回家,讓智碩看到高亞不想被人知道的一面!

餐廳傳來有人被困的消息,高亞誤以為是智碩被困,又害怕他的黑暗幽恐懼症發作,情急之下把自己的心意說了出來。所幸,受困的不是智碩,而高亞說的話全都讓智碩聽見,二人終於心意相通!

智碩媽媽從智碩舅母口中得知智碩喜歡的人不是李靜河,而是未知女子。為了找到此人,智碩媽媽偷偷在智碩不知情下拿到了高亞的電話號碼,並私下打給高亞要求見面。智碩買了戒指準備向高亞求婚,找了兄弟一起進行求婚計畫,可是高亞不喜歡在公開場合被求婚...

高亞被智碩求婚後,把這事告訴家人,雖然大家都替她十分高興,但媽媽卻為此不太滿意;高亞聽到朋友指男人都喜歡撒嬌的女人後,決定努力學習成為一個懂撒嬌的女人,讓智碩更愛她!.

高亞要到智碩當天一早準備了上班,在還書給燦野時,發現了燦野說了多年的謊言。而在高亞上班後,智碩表姊憑藉背影猜出了智碩的女友是誰!高亞之後準備見家長前買禮物給智碩媽媽和嫲嫲,在店裡就遇上了智碩媽媽!

莎拉與高亞一起吃晚餐感到不高興,高亞因此亦盡快離開智碩家。幾天後,莎拉跟一個曾與高亞共事男人到咖啡室見面,知道了高亞家的事。莎拉深受打擊,所以跟高亞單獨見面,告訴她永遠不能成為其家人。

莎拉不斷讓高亞和智碩分手。高亞還是想要盡力贏取莎拉的信任。玉慈想要幫助高亞,教她弄一道從前的菜,讓莎拉回味過去。而太蘭擔心著太平會被陽淑抓到…

莎拉得知智碩約了高亞,非常生氣。她告訴智碩永遠不會接受, 一位起訴自己父親的人作為媳婦。 同時,陽淑應智碩媽媽約見面,卻不知道她便是莎拉。莎拉要求陽淑讓高亞離開智碩。

律師他家表示絕對不能接受高亞為兒媳,高亞一家更說如果不想跟他們斷絕關係,那就跟那律師分手。高亞表示一定會讓他媽媽回心轉意,一定會讓她知道他不是那種人。但是要想那樣,那要請媽媽相信他....

與高峰在一起時,恩錫遇到了他的前度。 高峰發現她不僅是他的前度,更是他的前妻。同時,高亞告訴莎拉關于訴訟的一切,以及她控告自己父親的原因。 但是,莎拉堅決的憎恨她。

高亞和律師一起談心,最後因為太累而雙雙睡著了。高亞的家人一夜都找不到她感到十分擔心,最後高亞回來後,被媽媽指責,律師決定出來維護她....

高亞和智碩到餐廳吃飯,碰巧,智碩小姨打算送花籃給高亞。高亞邀請小姨一起用餐,小姨答應到餐廳見面。怎料,高亞在洗手間碰到了小姨,但相互卻不知道對方的真正身份…

娜拉和陽淑再次在百貨公司見面。娜拉說出傷人的話,甚至說她應該感激兒子仍呼吸。陽淑十分憤怒, 她們最終鬧到警察局,太平立即趕過來。

高亞接到電話,說找到了智碩的文件,原來是智碩畢業時和小姨的合照。娜拉跟高亞說,原來高亞爸爸已完成結石手術,只要匹配就能進行移植,但高亞知道娜拉一定不會讓爸爸進行移植。

高亞打開智碩的文件,看著智碩和娜拉的照片。 她終于意識到,她的克星是智碩非常關心的疏遠阿姨。 即使在她的愛情生活中,娜拉仍然占上風,令她痛苦不堪。 同時,高峰和恩錫繼續他們的第一次約會。

燦野試圖告訴太蘭,他現在是塔羅牌大師,而不是學校老師。 同時,高亞在找出娜拉和智碩的關系後決定與智碩分手。 智碩與高亞一起探望父親,但感到焦慮,因爲高亞似乎與平常不同。

高亞向智碩提出分手。智碩不能接受,嘗試了解清楚背後的原因。玉慈叫智碩思考一下高亞是從何時開始表現奇怪。玉慈懷疑與太平有關。聽到太平和高亞交談後,智碩驚覺他是高亞的父親。

智碩偷聽到高亞稱呼太平做爸爸,終於得知高亞口中一直說的惡魔就是娜拉,智碩無法相信這是現實,只能與高亞分手。莎拉找高亞見面,打算好好考慮高亞,高亞趁機莎拉告訴他們已分手了,莎拉聽到後卻沒有感到興奮。

智碩遇到交通意外,被送往醫院,高亞非常擔心。智碩嫲嫲詢問高亞和智碩分手的原因,還支持她和智碩一起面對問題。高亞收到智碩的信件,同時,事務長告訴高亞,他看到智碩撕碎了和小姨的照片。

分手和車禍發生後,智碩再次開始做惡夢。 他的家人不明白他爲什麽分手。 娜拉在辦公室拜訪他,智碩告訴她不要不公開。 與此同時,陽淑看到高亞分手並做出決定。

高亞媽媽決定站在高亞那邊,支持她和智碩結婚,讓智碩的家人了解最真實的高亞。莎拉與娜拉見面,把禮物還給娜拉,在無意中得知原來娜拉一直有和智碩見面。高亞、智碩拿出勇氣,要一起走下去,共同守著重要的人。

智碩和高亞決定要重新開始,讓別人看到他們有多幸福,也絕對再也不會分手,這也是智碩接受治癒的條件。娜拉對於不小心讓莎拉知道她和智碩見面的事感到抱歉,智碩因此決心不再和娜拉見面。

智碩說的話令高亞媽媽很不放心,她說世上沒有秘密,只要自己隱瞞,感覺誰都不會知道。而不管怎樣,秘密都會被揭露,特別是醜陋的秘密.....

莎拉同意智碩和高亞結婚,而且提供了房子,又可以省略相見禮,但她開出了兩個條件。智碩得知莎拉同意,也非常感謝莎拉。太平知道智碩要和娜拉斷絕關係,馬上找智碩理論。

智碩和高亞正忙于准備二人的婚禮。莎拉遇到娜拉,告訴她智碩快要結婚了。娜拉意識到他沒有意思邀請自己參加婚禮。

智碩和高亞終於要婚禮了,太平出現在婚禮上,幸好高亞不知道,婚禮順利的完成了。智碩和高亞亦出發新婚旅行,同時,河真雅回來了韓國,打算要找一個人…

太平擔心娜拉,因爲她知道智碩要和高亞結婚。娜拉因爲智碩沒有邀請她出席婚禮而感到失望,她想和智碩繼續聯絡。智碩到達機場的時候生病了,高亞想押後他們的蜜月旅行。

智碩與高亞的爸爸談讓他不要再令高亞感到痛苦,當個好爸爸祝福他們結婚,高亞的爸爸擔心現任老婆對高亞產生威脅,隱瞞他倆結婚的事,智碩的媽媽見自己兒子對高亞好不禁妒忌,想刁難高亞。

智碩告知他的叔叔,他可以接受移植腎臟測試,他想捐贈腎臟予高運。他的叔叔感到猶豫,但最後接受了。另外,高峰覺得受挫和傷心,因為她和恩錫不能結婚。她於家中飲酒和對燦野感失望。

陽淑叫智碩接受腎移植檢查。智碩告訴她真相,說如果他通過了第一次測試,他會向每個人透露真相。陽淑感謝他完成檢查,但告訴他這已經足夠,並且不希望他繼續這樣下去。同時,娜拉找宰雄並問他關於智碩的事。

智娜繼續尋找太平,恩錫和高峰在到高亞的喬遷派對中相遇,娜拉在想高亞是否因為她在同事們面前吃了朱加力三文治而想作弄她,太平知道後阻止她,,但娜拉結束參觀高亞的公司。

智碩進行腎藏匹配檢查想移植器官給高運的事情被高亞和智碩媽媽知道,智碩媽媽憤怒又傷心,以為是高亞家勾引智碩進行移植,兩家關係陷入僵局。

高亞要求莎拉向她道歉。她表示若果知道智碩會進行移植腎臟測試,她會阻止的。莎拉聽完她的內心話,為之前摑她把掌而道歉。另外,陽淑見到她的兒子高運,和令她意想不到的人在一起。

高亞爸爸在高亞姑姐店裡工作一事先被高亞知道了,高亞打算讓爸爸靜靜離開。可是,高亞媽媽在這時也知道了此事,並和高亞姑姐吵起來,最後就連高峰也知道了。高峰找到吳娜拉的電話,打了電話氣吳娜拉,因而也讓吳娜拉知道了高亞爸爸已經破產!

太平和智碩見面告訴他娜拉很生氣因為他的財政狀態,娜拉想見莎拉但她不斷迴避,另外太蘭想得到陽淑的饒恕而對她說出所有東西。

太平向高運說再見,娜拉問莎拉如何再一起,但是聽到莎拉如何說後,娜拉決定拿回她所失的,另外莎拉告訴高亞娜拉的家族歷史,令到高亞感到內疚而隱藏她父親是太平的事實。

娜拉要求太平離婚,但他拒絕。現在感覺被抛棄了,太平想回到他與前妻陽淑離婚時。娜拉計劃重返莎拉的家,並展開計劃。同時,高亞問玉慈,莎拉是否可以跟他們一起去拜訪智碩已故的父親。

莎拉問智碩和高亞讓娜拉回到他們的房子的意見。智碩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高興,並去找她。他告訴莎拉,即使修補了與母親的關係,他也不會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她。與此同時,在追趕太平時,高運感到劇烈的疼痛并崩潰。

智碩的小姨謊稱家裡來追債的,希望博得姐姐的同情讓她住進來,但正好智碩發現阻止了小姨進家門,小姨希望盡快與崔太平離婚,擺脫貧困難受的日子。

莎拉決定幫助娜拉的經濟,但她拒絕了但想和莎拉智碩住在一起,另外高亞跑到娜拉的醫院和她爭吵,娜拉希望智碩的公司經理開一個會議希望說服智碩的妻子。

吳娜拉想巴結智碩老婆一事被智碩阻止了,高亞知道此事也非常擔心,當智碩見過吳娜拉後,兩夫婦就選擇忘記吳娜拉此人。智碩姨丈找了吳娜拉問清楚為甚麼高亞會在醫院抓著吳娜拉的衣領,可是得不到答案,智碩姨丈再到高亞姑姐餐廳打聽,得知吳娜拉就是破壞別人家的人,大受打擊!智碩知道事情後,飛奔找姨丈,姨丈表示會站在智碩這邊。

娜拉努力說服宰雄支持她, 她答應會改善自己, 希望給她一些時間, 但是宰雄告訴她知道她醜陋的過去, 而他會選擇智碩和高亞, 另外太平回到太蘭的店鋪工作, 高運感到很高興。

莎拉見到高亞和智碩一同從陽淑的家走出來。她不能相信自已的敵人,和她視如親兒子的人結婚。她決定要更加狠狠地報仇。另外,高峰和恩錫相約與智碩和高亞進餐。他們假裝相方關係不是親密的,但不斷地產生著誤會。

吳娜拉玩弄著高亞,而崔太平隱瞞覺得吳娜拉有秘密。由於擔心高亞,崔太平一天特地找到高亞公司,在見面前,崔太平發現高亞工作是河真雅的公司。這時,警察突然出現要逮捕崔太平,原來是河真雅命人這樣做的...

高亞爸爸因涉嫌威脅罪被關留在看守所,後來被釋放,河真雅會長審問他關於她過往的秘密應信守承諾好好隱藏,兩人把誤會也解開。另外吳娜拉決定把與崔太平離婚一事擱置,心中盤算著...

吳娜拉威脅高亞,高亞也作出反抗,寧願二人同歸於盡,吳娜拉因此退縮。高亞把吳娜拉知道一切的事都告訴了智碩,二人決定為了守護我們愛的家人,會親自說出一切,於是策劃了家族旅行!

智碩和小姨攤牌,小姨智碩和他一起掩蓋事實,可是智碩不打算同流合污。家族旅行即將開始,可是出發時車子遇上阻滯,令智碩和姨丈抽了點時間見面,智碩告訴姨丈q打算親口說出和高亞的關係...

娜拉找上高亞母親,兩人大吵一架時,娜拉姐姐出來勸架。就在此時,高亞母親發現娜拉姐姐竟是自己的親家!高亞看到絲毫不驚訝,因為她早就知道這個殘酷的真相...

高亞得知自己不是媽媽的親女兒,不能接受事實。智碩再和娜拉商量,可是兩人最後談判不果,娜拉還是堅持叫智碩離開高亞,智碩忍無可忍,要和娜拉斷絕關係!

高亞的事情被透露後,陽淑冷漠對待她。太蘭與高亞見面,說高亞媽媽即使這樣對待她,其實仍然愛著她,並讓高亞主動和母親談話。智碩聽見陽淑對高亞說的話,跟著陽淑到公園,並求她原諒。另一方面,莎拉也跟娜拉見面了…

莎拉認清娜拉的真面目,並決定繼續接受高亞當兒媳婦,娜拉不能理解姐姐的想法。娜拉在還在太平口中得知,真雅有一個私生女,並正在拼命尋找她。

娜拉從太平口中得知,高亞不並是陽淑的女兒,她的親生母親是真雅。真雅於多年前棄養高亞後,一直不想找回高亞,但最近突然改變想法。娜拉打算聯絡真雅,詢問她的用意為何,順便從中搞破壞...

娜拉見過真雅會長,得知會長怕自己的過去被發現,於是想找回私生女高亞處理掉免除後患。智碩詢問高亞為何沒有跟他說出有關真雅是她親母一事,高亞坦言是因為太害怕才裝作沒事...

娜拉找上智碩哥哥,詢問他們父親的死因,她在這時偷偷打給智碩,令智碩知道父親是因為高亞媽媽而死。智碩發現真相後大受打擊,但在高亞面前則裝沒事。娜拉確信智碩會跟高亞提出分手,究竟她的奸計會得逞嗎?

智碩得知他父親去世的真相,也因此感到內疚。莎拉和陽淑見面,告知她自己已經原諒了高亞,願意接受她為家人。可是陽淑卻還沒決定是否原諒高亞。

高亞和智碩去探望爸爸的靈位,剛巧碰到媽媽。這是他們三個人第一次來找爸爸,智碩這段時間欺騙媽媽結婚,傷了媽媽的心,他答應媽媽以後會對她更好。

高亞母親告訴高亞她已經整理好自己和她的關係,決定和高亞斷絕關係。高亞即使哭崩求饒,母親也鐵下心腸。智碩去找娜拉,並拿出娜拉欺負高亞的證據,決定要起訴娜拉...

燦野在媽媽的逼問下,終於承認自己從三年多前已經沒做教師,而是做算命師傅。燦野媽媽責怪高亞明明一早知道這事,卻沒跟她說,她一怒之下更要高亞馬上離開這個家...

娜拉去找高亞,打算告訴她智碩爸爸死了的事又重新受到噩夢的困擾。智碩在趕去阻止娜拉途中不幸又遇上交通事故,智碩母親怪責高亞,自智碩遇到她後已發生了幾次事故。警方將智碩的行車記錄視頻交給高亞,發現智碩行車時好像喘氣很嚴重,不是單純的事故,高亞開始懷疑智碩這次事故是因為心理陰影引起..

高亞告訴陽淑智碩住院了,但她並沒有出現在醫院。恩錫和高峰決定結束他們的關係。 按照娜拉告訴她,真雅對高亞冷酷無情。 由於太平說他不是高亞的親生父親,娜拉感到困惑。

娜拉告訴高亞,太平是造成事故並殺害了智碩父親的人。高亞問恩錫,但他否認了這一點。娜拉試圖要求宰雄的寬恕,但宰雄要求她離開。 與此同時,娜拉拜訪了宰雄的診所,並且偷聽了宰雄和恩錫的談話。

高亞問智碩的醫生智碩事故的死因,醫生坦承這是因為高亞父親。高亞大受打擊,她不想離開智碩,但看著智碩辛苦也令她痛苦。另外,娜拉接近莎拉,打算告訴她高亞的秘密。

智碩母親認為智碩繼續和高亞聯絡的話,定必每晚都會發惡夢,因此她懇求高亞在智碩痊癒之前,先回娘家暫住。陽淑得知高亞親生母親是河真雅會長,於是她把心一橫,勸心愛的高亞不要再回這個寒酸的家...

高亞準備離開,臨走前她與太平見面,交代他要好好對高亞的家人。智碩回到家後,發現高亞不見了,智碩母親告訴他要求高亞回娘家暫住一事,智碩傷心欲絕...

高亞寫了封信給智碩就離開,高亞希望智碩的噩夢病能痊癒,更拜託智碩不要找她。高亞失蹤後,家人和智碩那邊的家人都開始擔心起來,只希望能盡快找到高亞就原諒她。一年後,智碩突然收到個電話,說找到了...

在智碩爸爸忌日,智碩一家和高亞的一家也去了拜祭,智碩一家編了個藉口說高亞有事今天不能來,免得讓高亞一家知道自己的女兒已失蹤。智碩的病開始好轉的同時,沒想到高亞的媽媽竟私自去了高亞工作的地方找她,及後揭發高亞已失蹤一段時間的秘密...

高亞一家知道了高亞無家可歸,而智碩母親也得知高亞的父母不是親生父母一事,兩邊都為趕了高亞出家門而愧疚。真雅之所以不想認回自己的女兒,是因為怕她會阻礙自己的事業發展,因此一直對外宣稱女兒已經死去...

太平告訴真雅她的親生女兒是高亞,而且娜拉一直阻止兩人相認,真雅大怒,並計劃要向娜拉報復。智碩終於找到高亞,並勸高亞回家,但她怕一切會變得混亂,所以拒絕回去...

真雅終於和親生女兒高亞相認,因為吳娜拉高亞於這段時間受了很多痛苦,所以真雅決定要讓娜拉付出代價。當高亞回到智碩家,一家人整列歡迎高亞,一切終於恢復原位。另一邊廂,智碩和真雅設計給娜拉墮入的圈套也開始了...

吳娜拉向會長真雅隱瞞高亞是她親生女兒的事情被識破,一直以來利用身邊的人去折磨高亞的所有真相在所有人面前表露無遺,吳娜拉不斷求饒,但心中仍充滿著憎恨,沒有人站在她那邊,終於智碩向她起訴,他們的生活可以迎來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