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

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

集數

1999年夏天,祖瑟夫的私生子東方仗助居住在日本小鎮「杜王町」,這裏有許多看似平凡的居民,但他們其實擁有替身能力,仗助接連地與這些不可思議的人相遇,其中包括了一名潛藏在小鎮裏的連續殺人狂——吉良吉影。

1999年4月,空條承太郎來到一座小鎮,為了尋找他外公喬瑟夫•喬斯達的私生子,東方仗助。承太郎一到小鎮就看到一群壞學生在欺負蹲在一旁的東方仗助,東方仗助看似個性溫和,但沒想到一戳到他的某個點,他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大發雷霆……。另一方面,承太郎到這小鎮來還有另一個原因,這座小鎮潛藏了某些危險的東西……。

東方仗助無意間阻止了超商搶匪犯案,沒想到超商搶匪卻是因為受到某人的「替身」操控才犯案,仗助所做的,也使得在幕後操控的安傑羅對他產生了怨恨,讓他與他母親都身陷危機。安傑羅假扮成送牛奶的員工,打算將「替身」藏在牛奶中,讓仗助或他母親喝下,所幸仗助在承太郎的電話提醒下知道了這一點,但沒想到他一回頭,母親已喝下了藏有「替身」的咖啡……。

安傑羅的事情總算解決,但承太郎卻從安傑羅口中問出一件事,而有可能可以解開迪奧之前為何擁有替身的謎團。另一方面,仗助與康一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卻發現一間原本三、四年都沒人住的空屋出現了人影,康一好奇前去探看,卻被人用門夾住了頭,原來那房子住著虹村億泰兄弟,他們竟然也是替身使者,仗助為了讓弟弟億泰放開康一,而逼不得已與他動手……

康一在回家的路上因為探頭查看虹村家,而被虹村億泰用鐵門夾住了頭,並被虹村形兆在喉嚨射了一箭,助仗為了拯救康一而與億泰動手,智取獲勝,卻沒想到一回頭康一的屍體身體已經被拖入屋內,房子裡陰暗的天花板上好像潛藏了什麼危機,但為了拯救康一,仗助只能冒險踏入。這時億泰突然跑進來,說他們還沒分出勝負,要求哥哥暫時不要攻擊,結果頭上被打出無數的小洞……

仗助為了拯救康一而闖進虹村家,與億泰的老哥虹村形兆經歷了一場激烈的對戰之後,終於打敗形兆救下康一。然而就在他準備盡快離開那棟房子的時候,康一卻認為必須把那副弓箭毀掉,以防有更多人死在弓箭下。於是二人開始在房子裡尋找弓箭,最後他們終於在屋頂閣樓的房間裡看到了弓箭,但在此同時,也發現那間房間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存在……。

康一收到一份慶祝他升上高中的禮物,那是一輛登山自行車,當他高高興興的騎著新車去上學時,卻不小心輾過了路中間的一個袋子,袋子裡發出喵喵叫聲,並滲出血來,原來他輾過了一隻貓?正當康一覺得愧疚想要盡快送貓去救治時,一旁的路人卻對他說,貓已經無聲無息,應該已經死了。那人說他會把貓帶去埋葬,並要求康一給錢,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場詐欺?

小林玉美告訴康一與仗助,他們學校裡可能有替身使者,那個人名叫間田敏和。雖然沒有確實的證據,但間田的週遭卻發生了一件離奇的事。在學校開學之前,他與一位朋友吵架,結果當天晚上那位朋友竟然用自動鉛筆挖出了自己的眼睛,而且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做。聽到這個詭異的故事之後,仗助與康一決定調查這個人……。

在打倒間田之後,仗助與承太郎有前去醫院問間田,關於那個使用電流「替身」殺死億泰老哥的人是誰,但間田說他不知道,跟跟仗助他們說,替身使者會互相吸引。就在仗助將這件事告訴億泰的時候,卻意外看到康一坐在咖啡館喝茶,而他對面坐的,竟然是一個女生,而且那女生對康一……。

康一沒去學校上課,仗助和億泰很擔心的打電話去他家詢問,但他的家人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因為山岸由花子也缺課,他們猜康一可能被擄走了。而這時由花子正把康一關在海邊的別墅,用各種方式逼迫他學習,例如把廁所上鎖,要答出問題才能打開,康一無法忍受這樣的折磨,決定想辦法逃走…。

仗助跟億泰到杜王町的墓園為形兆掃墓,結果發現墓園旁邊開了一間義大利餐廳。億泰覺得那可能是為了吸引內行人在開在奇怪的地方,於是決定跟仗助一起去那裡用餐。進入餐廳之後,義大利廚師對他們兩個說,他的餐廳沒有固定菜單,而是根據客人的情況來上菜,並為億泰判斷身體狀況。然而,億泰喝了店內超好喝的礦泉水之後,卻開始異常地淚流不止,仗助覺得這餐廳非常可疑……。

仗助房間的電視突然打開,之前殺掉虹村形兆的替身「嗆辣紅椒」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並告訴仗助,他一直都在監視著他們,知道他們的所有事情,而且為了打敗承太郎,他打算跟仗助交手,看看自己的能力進步了多少。隔天,仗助、億泰、康一等人來到杜王町郊外,原來是承太郎要與他們商討保護喬瑟夫的事,又怕在有電的地方會被「嗆辣紅椒」聽到,然而還是出了意外……。

仗助和承太郎等人趕到港口,在確定「嗆辣紅椒」沒有藏在快艇上之後,承太郎決定和億泰先趕往喬瑟夫所在的那艘船,讓仗助和康一留在港口。承太郎認為「嗆辣紅椒」不會使用快艇,而是藉由更快的方式飛到船上,所以仗助和康一必須留下來找出他本人。計劃被識破,「嗆辣紅椒」不得已只好現身,但整個港區地下都舖滿電線,仗助要如何打敗他……?

抓到音石明之後,在他家裡搜出贜物找到弓箭,並且把他送進牢裡關之後,總算是解決了一件事。於是,仗助心不甘情不願地帶喬瑟夫回家看他老媽,但在半路上年老的喬瑟夫東走西晃的,讓仗助吃了不少苦頭。這時,喬瑟夫卻發現有人在拉他的褲管,卻沒有看到人影,只看到地上有小手印跟嬰兒的哭聲傳來……。

康一在放學回家的路上遇到許久不見的間田,兩人盡棄前嫌地聊了起來,聊到漫畫時,間田突然說他不小心聽到房屋仲介在聊天,說有名的漫畫家岸邊露伴搬到杜王町來了,問康一有沒有興趣一起去拜訪漫畫家,跟他要簽名。於是兩人來到露伴老師家,沒想到露伴老師不但答應幫他們簽名,還邀請他們參觀工作室,但康一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自從跟間田一起去造訪漫畫家岸邊露伴之後,康一就會不知不覺地走去他家。進入露伴家,康一才想起露伴老師為了拿他當漫畫的題材,而用替身「天堂之門」讓他在關鍵時刻遺忘一切的事。正當康一求助無門的時候,露伴卻發現有人闖進他家,原來是仗助機警地察覺到康一的異狀,但在「天堂之門」近乎無敵的能力下,他們能救出康一嗎?

在SPW財團的審問下,音明石終於招供,說他曾經使用那副弓箭射一隻老鼠,而且老鼠沒死,掙扎逃走了。收到這個消息的承太郎,帶著仗助前去狩獵老鼠。他們來到音明石用弓箭射老鼠的農業灌溉用溝渠附近,設下陷阱、發現那附近有死法恐怖的老鼠,並沿著排水溝找到老鼠可能會去的一間農戶……。

露伴小時候曾經在杜王町住過一段時間,為了一解自己的「鄉愁」,他決定前去尋找自己以前住過的地方,但他在查看街邊地圖的時候遇到一個問題,於是詢問剛好路過的康一。原來在街道上,竟然出現了一條地圖上沒有的小路,任性的露伴拖著康一進去探險,沒想到裡面都是空屋,而且兩人竟然詭異地迷路了……。

正當康一在為隱藏在杜王町的殺人兇手憂心的時候,仗助發現一件更嚴重的大事,那就是──他的款存金額只剩285圓日幣,而更慘的是身上只剩12圓。就在他大受打擊的時候,忽然看到銀行的角落出現一隻沒見過的替身,他急忙追出去,結果在路上遇到同樣在追替身的億泰,結果發現類似的替身竟然不只一隻,而且不斷地聚集了過來……。

仗助三人拿著中獎的彩券到銀行兌換,卻受到幹練的銀行員懷疑,不斷詢問他們彩券的來源並加以查證,而在千鈞一髮之際靠著仗助「瘋狂鑽石」的復原能力,總算逃過銀行員的懷疑順利拿到現金支票。沒想到拿到支票之後重重又反悔了,於是三人為了爭奪支票,展開了一場鬥智鬥力的追逐戰……。

經過了之前的事件之後,山岸由花子雖然一度認為,自己只要默默喜歡康一就很幸福了,但沒想到久之後,她還是覺得很難過,還是希望康一能回頭看自己一眼。而這時,她經過了一間美容院,上面的招牌寫著讓藉由化妝,讓人「與愛情邂逅」,於是由花子抱著被騙一次也無妨的心情,讓美容師為她化妝,結果……

吉良吉影買了廣受喜愛的「聖傑曼」麵包店的三明治,與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起在街邊野餐。而重重中午也出來校外,在賣光之前買到了「聖傑曼」麵包店的三明治,這時他卻遇到沒帶零錢的仗助與億泰,兩人要跟他借一千圓吃午餐,重重慎重地在寫借據的時候,他的三明治被狗咬走,他一回頭看到遠處吉良吉影放著女人手的三明治袋子,以為是自己的,就把它拿走了……

重重用他的「收成者」尋找他的三明治紙袋,沒想到卻意外找到替身使者吉良吉影,發現吉良吉影就是他們在找的殺人魔,也使得對方打算殺他滅口。重重在和吉良吉影交手後重傷,想去找仗助治療,沒想到只來得及派一隻「收成者」帶著一顆扣子找到仗肋……

承太郎與康一在有兼做裁縫修補的鞋店找到了扣子的線索,正當老闆看著顧客名牌要告訴他們凶手的名字時,卻被炸彈炸得灰飛煙滅,康一他們也因此知道原來殺害重重的是「炸彈的替身」。正當康一要去追凶手,承太郎卻阻止了他,並將自己的經驗教給康一,但康一覺得承太郎太小看他,不顧承太郎的阻止仍是派去「迴音Act 2」出去,沒想到卻因此在危急時來不及叫回替身,使得承太郎因此受重傷……。

承太郎與康一在鞋店受到吉良吉影攻擊,使得康一的替身進化為「Act 3」並用替身的絕招「3 FREEZE」使得吉良的替身受到重量壓制,使得吉良本人在咖啡館出糗,而不得不親自過來收拾他們。吉良趕到鞋店時,仗助與億泰卻還在路途中,使得康一不得不同時面對吉良吉影的「殺手皇后」與其左手射出的追擊炸彈「心痛穿心一擊」,而吉良下定決心要把康一折磨至死,以洩他的心頭之恨。

吉良吉影利用辻彩師傅的替身能力換了一張臉,變成了別人,因此為了追查他的下落,承太郎等人只能來到吉良吉影原本居住的房子,試著從房子裡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線索能找到他的下落,結果卻在房子裡,遇到了吉良父親──的鬼魂!另一方面,吉良吉影化成為另一個人,回到了他該回去的家,展開了不同的人生,他能一直順利隱藏自己嗎?

吉良吉廣從仗助他們手中奪走了弓箭逃走,為了保護兒子吉影而在找尋替身使者。當吉廣問箭想要射誰時,箭指向了某個人。那時候,露伴為了追查吉良吉影而在杜王車站前面,拍攝正在通勤上班的上班族。吉良如果跟某人對換,那他一定會以那個人的身份搭車上班。露伴希望能在吉良將某個人的家人剷除之前,找到吉良。而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小孩子對露伴說想跟他猜拳…

吉良吉影奪走別人的長相,以川尻浩作的身體開始生活,但是要隱藏自己的本性過活,讓他開始覺得焦躁。看到走在路上的女孩子,吉良拼命壓抑自己想要讓她們知道自己的本性,想掐著那條纖細的頸,把她們掐死的衝動。然而,當他看到川尻的妻子川尻忍的頸的那一瞬間,他有一股想要殺人的衝動!另一方面,仗助他們在杜王町郊外的麥田裡,發現一個男人倒到麥田圓圈裡。

仗助利用外星人的能力與岸邊露伴玩擲骰子,打算用作弊的方式從他身上贏一些零用錢,但因為外星人的作法太露骨,讓露伴察覺到了不對勁,但又生氣自己看不出作弊的手法,於是激烈地提出一個方法,要在兩人各擲一次之後,賭一下他能不能看出仗助作弊的手法。就在輪到仗助擲骰子時,周圍響起了警笛聲,令未起隆開始過敏,快要露出馬腳…

仗助不顧露伴的警告踏入陷阱,反而被露伴所救,這讓仗助下定決心要找出替身「公路之星」的主人,救出露伴。仗助打算高速撇開「公路之星」,打電話找康一幫忙用「迴音」尋找到替身本人的下落,沒想到「公路之星」卻能消失又出現在他所在的大概位置繼續追他,令仗助不得不騎著電單車高速奔跑,同時想辦法連絡康一。然而,這時出現在他眼前的竟然是海!

某天早上,忍對川尻說她在地下室發現了一隻喉嚨開了一個洞的英國藍貓。川尻覺得那隻貓可能是被那把「箭」射到的貓,所以到地下室去看一下情況,結果看到貓已經死掉了。似乎是因為忍害怕那隻貓而亂揮掃把,結果把瓶子打破而割斷了貓的喉嚨。川尻把貓埋在自己家的後院裡,但隔天埋葬貓的地方卻長出一棵奇怪的植物…

吉廣正在尋找下落不明的吉良吉影,結果發現了川尻浩作,他相信那絕對就是自己的兒子吉影,而正想靠近川尻時,卻發現偷偷跟在川尻身後用攝錄機在拍攝的早人。露伴和承太郎他們也正在尋找吉影,吉廣覺得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他們找到,於是展開了某個行動。另一方面,仗助和億泰在上學途中遇到了化身成為望遠鏡留在路邊的未起隆,未起隆叫他們看那座已經沒在使用的高壓電塔,他們用望遠鏡一看,竟然看到有個男的在電塔上生活。

為了評估火災後重建所需費用,露伴請了一級建築師乙雅三到家作出估價,但乙怪異的行為,引起露伴的興趣。而那時候,仗助為了拯救被困在電塔裡的未起隆,再度進入電塔內與鋼田一對抗。然而,熟悉電塔構造的鋼田一,輕鬆閃開仗助的攻擊,並且以出乎意料的方式攻擊仗助…

露伴因為看到乙雅三的背後,而使得替身「廉價把戲」轉附到他的背後。因為所有對「廉價把戲」的攻擊,都會直接回到自己身上,所以露伴不能任意攻擊,變得束手無策。而在尋找康一的仗助與噴上面前,出現了一位少年,他的替身「謎」能將任何東西都關進紙張裡。擁有替身「謎」的少年,從口袋裡拿出來的紙張裡,隱藏著某樣東西...

岸邊露伴被乙雅三的替身「廉價把戲」附到背後,無奈之下只好打電話跟康一求救,康一急忙趕來,露伴卻沒辦法讓他看到背後的替身,讓康一認為露伴是在戲弄他,因而轉身離開。失去了康一的幫助,露伴只好出門想辦法...另一方面,化身為川尻浩作的吉良吉影卻因為指甲不斷長長,壓抑不住心中想殺人的衝動,終於尾隨在一對男女身後,卻沒想到他背後跟了另外一個人。

川尻浩作被逼到絕境而終於對早人下手。雖然他殺害早人的方式,做得很像是意外,但露伴他們已經察覺早人的存在,明天就要來川尻家調查,這時間點真的非常糟糕。這樣下去,他的身分一定會被揭穿,而被他們抓到!川尻陷入絕望深淵,但這時吉廣帶來的箭然刺進川尻的手上。

岸邊露伴因為擅自把川尻早人變成書查探吉良吉影的下落,觸動「殺手皇后」的第三炸彈「手下敗將」而被炸死,使時間回到7月16日早上,早人知道這件事之後想要挽回命運,而避開不與露伴見面,沒想到時間到了,他依然成為書本,而露伴也被炸死,吉良才告訴他,已發生過的命運不可改變,並依然將「手下敗將」留在他身上,打算把他當地雷解決掉仗助他們。早人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竟然遇到了康一……。

早人想用「貓草」的空氣彈殺死吉良的計劃失敗。吉良發現早人已重覆好幾次這個早晨,炸死露伴等好幾個人,並覺得再讓早人重覆回到過去很危險,而打算解除「手下敗將」。吉良相信命運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但這時卻有一個人出現在這裡。

仗助與早人在「殺手皇后」與「貓草」的攻擊下被逼入了絕境,為了能與吉良吉影展開近身戰,而逃進了附近的空房子,但空氣彈卻穿過牆壁,進入房子裡攻擊他們。仗助將煙灰缸中的煙灰撒到空中,讓空氣彈可以現形,但不知道為何空氣彈卻追著仗助跑。吉良明明在外面,看不到仗助卻能確實追擊他,使得仗助與早人感到相當震驚。

吉良吉影被仗助的機智,以及承太郎等人的到來逼到了絕境。然而,這時附近卻因為剛才吉良吉影誤殺照片老爹所引發的爆炸,產生了一陣騷動。在趕來的救護車和消防車中,有一名護士看到吉良受傷而走到他附近安慰他。而被逼到絕境的情況,正好是「手下敗將」的發動條件,吉良抓住那護士,仗助以為他要拿護士當人質,卻沒想到他已經把護士變成炸彈,即將發動「手下敗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