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歌行

長歌行

集數

大唐,玄武門之變後,太子李建成及其黨羽被誅。其女李長歌(迪麗熱巴)憑高超武藝逃出宮,並在追捕過程中制造「墮崖假死」而逃生,女扮男裝隱瞞身份流落民間,一心伺機誅殺李世民為父母復仇。在與突厥特勒阿史那隼(吳磊)一役中,長歌為保朔州百姓而與阿史那隼談判,自願為虜。在被阿史那隼帶往突厥後,長歌用智慧和謀略為阿史那隼解決部落紛爭,從奴隸變為幕僚。在和阿史那隼的相處過程中,長歌被這個勇猛無匹、重情重義的異族青年所吸引,兩人傾心相戀,譜寫了一曲跨越民族和文化的愛情戀歌。

白衣少年李長歌衣裳染血,策馬飛奔,身後追兵拉弓放箭,長歌側身躲閃,至懸崖處,長歌拔出匕首反向刺向馬臀,連人帶馬一起摔下懸崖。

沮喪的長歌回到母親寢殿,沒想到母親對長歌上蹴鞠場爭風頭的行為大發雷霆,第一次親手打了她,並逼她立下此生心無恨念的誓言,同時要將長歌送往辟雍堂,沒有命令不得回來,長歌委屈極了,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母親如此反常。

李世民與房玄齡、杜如晦商議如何應對民間流傳的謠言,杜如晦建議快刀斬亂麻,而房玄齡主張分而化之,從緩從柔,李世民沉思後決定暫且靜觀其變。

長歌穿上樂嫣行頭,逃出廂房,威脅丫鬟改道秦王書房。長歌心想太子之璽本就是阿耶之物,希望借它聯合阿耶舊部,以報東宮上下大仇,隨後長歌進入書房偷走太子之璽。太子之璽被盜,秦王府上下全力捉拿長歌,在逃跑中途,長歌遇見阿竇,阿竇掩護長歌躲過追捕。

得知長歌是女兒身的隼用黑布遮住雙眼,摸索著想幫長歌療傷,長歌突然醒來,對隼十分防備,隼對長歌刮目,並假裝不知長歌性別。兩人飲酒暢聊,借酒互相試探,卻都自知身份特殊而無法坦誠,次日清晨,長歌不辭而別,隼前往幽州。

李長歌向幾個士兵打聽消息,聽聞幽州都督李瑗不服朝廷管控,長歌心中產生投靠之意。樂嫣看到皓都車隊即將離開,來不及告訴魏叔玉自己偷聽的內容,只能跳上拖運行李的馬車上。中途休息,樂嫣被皓都等人發現,皓都欲送樂嫣離開,魏叔玉阻攔,樂嫣與車隊同行。

長歌假傳教令,與李瑗探討反叛事宜。李瑗發覺教令異樣,魏叔玉正好趕到,王君廓便以教令內容順勢將魏叔玉拿下。長歌出面,魏叔玉震驚長歌如此舉動,長歌念及舊情阻止王君廓殺魏叔玉,並將魏叔玉羈押地牢。長歌拒絕李瑗派兵保護,獨自一人雨中離開。

李瑗在客棧未尋得太子之璽,帶長歌回府衙,隼偷聽並確定了長歌便是永寧郡主。王君廓以魏叔玉性命要脅長歌,長歌內心掙扎,魏叔玉昏迷轉醒,告知了長歌自己與皓都約定的時間,長歌心生一計,想利用皓都脫險。

長歌領軍到達都督府,沒想到王君廓為求自保殺了李瑗。長歌看望魏叔玉,這時皓都也帶兵馬前來抓捕長歌。在沈固、阿竇的幫助下,長歌金蟬脫殼,從皓都眼皮下溜走,長歌感謝沈固的救命之恩。

長歌與阿竇重逢,一同前去搜集情報。阿詩勒隼回到草原,穆金幫他清理傷口,隼不舍丟棄長歌包紮的布帶。雄師首領前來見隼,帶來大可汗命令:雄師負責攻打㮶州,鷹師負責輔助。

熊師首領得知隼離開營地前往㮶州,為搶功,命熊師集結準備先行攻打,此時的隼正身著漢服,打探㮶州佈防。

司馬圖手下帶人來公孫恒家裡搜找兵符,即將為難公孫夫人之際,秦老前來解圍,長歌謊稱刺史府遇賊,兵符被賊人偷去。秦老配合演戲,王護衛威脅三日之內交出兵符。緒風傳來消息,司馬圖想要與阿史那部議和。

公孫恒領長歌前往城樓迎戰隼,鷹師攻上城樓,長歌公孫恒奮勇殺敵。公孫恒負傷離開,鷹師援軍來臨,已將㮶州屯田毀去。長歌想到,鷹師馬匹連夜趕路,未能進食,傳令士兵將鐵蒺藜藏於乾草中,用投石車投向鷹師騎兵。

鷹師已假扮成唐軍,奔赴㮶州。大可汗命土喀設不得出兵,阿竇便對其激將,最終土喀設帶阿竇來到㮶州城下。阿竇被押到陣前,土喀設用阿竇性命威脅長歌開城門,長歌眼睜睜看著阿竇被虐打卻無能為力。

公孫恒拿起長劍,讓秦老以後追隨長歌,拔劍自刎。長歌撲到在地哭問秦老為何不救,秦老眼中帶淚,嘴唇顫抖。公孫夫人一身縞素走進書房,讓長歌和秦老先離開,她想與夫君獨處。長歌與秦老守在門外,夫人抱著公孫恒,訴說一番後也拔劍隨公孫恒而去。

長歌隨隼大軍出發去草原,離身後長安已萬里之遙。皓都派細作跟蹤查探李長歌現況。李世民依舊沒得到樂嫣的訊息,杜如晦又帶來北境被突襲的消息,李世民派軍前往。

清晨,樂嫣被柴娘子從床上拉起。柴娘子嘴硬心軟,決定多收留樂嫣幾日。樂嫣第一次勞務,手忙腳亂,被眾娘子嫌棄。 隼讓其他人將戰利品送去牙賬,此時長歌闖入,直言要當鷹師軍師,道破大可汗對隼的不信任和不在乎,言辭犀利。

穆金來到長歌帳篷,想把彌彌古麗趕走,長歌為她求情,隼默許了。夜晚,長歌夢中喊冷,彌彌古麗猶豫後還是躺上去抱住長歌。天亮了,長歌聽到彌彌古麗夢中大喊步真。穆金此時進來,看到二人同躺一張床上,甚是尷尬...

穆金跑到彌彌古麗那裡獻殷勤,卻被鐵釘紮腳,靠彌彌古麗攙扶回營,彌彌對穆金徹夜照看,關懷備至。夜晚隼攜長歌前來水邊看螢火蟲,長歌一身女裝,感歎螢火蟲的美只是短暫的,又何必期待。皓都來到岔路口,拿出樂嫣求來的護身符為自己指路。

彌彌古麗將樂嫣的荷包帶回給長歌,說明情況,長歌推測樂嫣在雲州,萬分擔心,立即趕往雲州。皓都尋到柴娘子的布坊,柴娘子得知樂嫣的真實身份,趕緊告知皓都樂嫣動向。長歌此時也尋到雲州,見皓都離去。

渭水兩岸,李世民親自率兵趕赴戰場,唐軍士氣大增,發出必勝的聲響,對岸的頡利可汗不敢輕舉妄動,不知李世民身後帶了多少兵力。李世民獨自一人上橋,表達自己不願見雙方勇士血流成河的慘劇,約次日午時與頡利可汗重商和好之計...

李世民拿著長歌射過來的那支箭,詢問眾人對此事的看法。魏征推測是長歌所為,李世民越加覺得自己愧對長歌。野外,樂嫣抱著小五。其他流民已離開,樂嫣不願意留下小五一人。因此,二人相依為命再次啟程。

長歌剛進入監牢就被羅十八制服,羅藝制止。一番交涉,羅藝認出長歌的真實身份。羅藝重傷逃離不了,欣慰長歌仍心懷大唐,勸二人離開。長歌二人只能等待下次計畫周全後再營救。長歌離去之時,被守衛撞破,幸被阿伊兒解救。阿伊兒帶長歌前往義成公主帳篷。

眾人移到場外觀看隼與社爾決鬥。社爾不敵隼,屢添傷口。在隼打飛社爾長刀之時,社爾又拉出藏於長刀內的索繩,奇襲成功。儘管如此,社爾還是不敵隼。關鍵時刻,隼救回社爾一命,隼贏回了長歌。

長歌與羅十八中途停留片刻,穆金追上,穆金告知剛才隼收到養母阿伊兒在王庭被捕的消息,長歌和羅十八便急忙折返至王庭。社爾用阿伊兒威脅隼,隼心系母親安危,只能棄掉兵器跪在社爾面前,社爾又要隼磕頭。

隼決定離去,幾天未眠未休為鷹師安排後路。大可汗帶社爾到鷹師,欲拉攏隼,隼仍要請辭。大可汗心知失去了對隼的控制,將這些過錯都推到社爾身上。社爾約隼相見,想要留下他,但隼不願意,當下只想尋到長歌。

李世民得知樂嫣隨流民前往洛陽,內心松了一口氣,並安排魏叔玉陪同太子前往洛陽安撫流民。杜如晦病重,也決定前去洛陽,尋找李靖擔任兵部尚書。樂嫣背著愈發虛弱的小五繼續前往洛陽,多次與皓都失之交臂。

太子被難民嚇到後,裝病在房不想去安撫流民。被樂嫣一眼看破,耐心開導太子,太子卻睡著了。長歌不吃不喝不睡一直看著牆上掛的字帖打坐,靜澹真人進去問她待了這麼久可有所悟。

五娘帶長歌到南山四處逛逛,二人閒聊。五娘的家人都已經過世,兩人同病相憐。長歌回到流民聚集地,想請靜澹真人教導,一同救治流民,靜澹真人看出她已走出心魔。隼一行人到達洛陽安頓下來了,與長歌相見指日可待,隼又激動又怕失望。

李長歌回到觀中,上前給靜澹真人行禮。洛陽流言四起,長歌擔心觀裡魚龍混雜,怕有宵小會把禍患引到此處。靜澹真人讓她不用擔心,一切自由命數,救下眼前的人,就算顧不到以後也無妨,憑心而行,後果自負而已。

李樂嫣讓下人們捧著祭服和通天冠來到紫微宮,勸告李承乾矩規規矩矩按約定前往白馬寺祈福,李承乾叛逆不聽,稱心答應明日帶李承乾出門玩耍。

樂嫣與丫鬟安柔換裝後偷跑去流雲觀找長歌,長歌不在,給其留下一封信後匆匆離開。樂嫣的行為都在皓都的監控之中,原來皓都在利用樂嫣尋找長歌。

錦瑟欲殺杜如晦,長歌現身,錦瑟認出長歌是社爾的奴隸,長歌謊稱自己與杜如晦有血仇要親手了結,實則將赤鯢成員砍殺,現場頓時一片混亂,長歌帶杜如晦從後門逃出,關鍵時刻替杜如晦擋了一刀,杜如晦驚詫,逃出後發出求救信號彈。

魏叔玉與樂嫣見到長歌的信,得知太子在相撲館,帶上皓都一起把太子贖了出來,並將其一頓打罵教訓,不許他說出跟長歌有關的一個字。

彌彌古麗收養的少年被發現,鷹師上下認為彌彌下了詛咒,要燒死彌彌,關鍵時刻隼及時出現阻止,長歌發現那些病人不是被詛咒,而是瘟疫。

鷹師營地外,雷叔故意告訴隼,亞羅對大可汗不敬被捕,鷹師收到詛咒不可牽連牙帳,也不會將紫草留給鷹師,隼壓制怒火。李長歌決定要出發漠北尋找紫草,彌彌古麗提出自己是漠北人,要一起前去。

送瘟神的高台周圍擠滿了百姓,菩颯身著華服在台上和屬下載歌載舞,最後疊起了羅漢,百姓都將手中紫草丟上高台。另一邊,長歌扮作瘟神表演,與菩颯競爭,眾人利用鏡子反光晃暈菩颯等人,百姓見菩颯倒地,轉而湧向長歌一方拋散紫草。

回鷹師的路上,眾人受到伏擊,彌彌帶紫草先走,其餘人斷後。彌彌不願辜負穆金,沒有聽從義成的命令毀掉紫草。最後時刻,彌彌總算帶藥趕回,穆金已經不能自己吞咽,彌彌只能用嘴將藥渡入穆金口中。

社爾前去找大可汗,被雷蒙攔在帳外。義成不讓社爾進去見大可汗,她告訴社爾,大可汗現在同意母子二人私下見面了,也將大印交給她,牙帳現在在她的掌握之中。夜晚,隼與土喀設並肩陣前。鷹師攻北面,熊師攻南面。

長歌陪了隼一夜,趴在隼身上睡著了。清晨見隼醒來,長歌終於放下心來。社爾被嘈雜聲吵醒,得知王庭要遷往定襄,猜測是母親所為,內心猶豫。義成公主得知安插在漠北的探子已死,土喀設生死未知。菩颯擺好宴席慶祝隼的重生。

李世民和魏征來到榮恩寺,長歌依舊對李世民言語譏諷,認為他不配給母親上香,而李世民卻深情告知長歌,他視長歌為己出,會以大局為重。

隼與義成正面交涉,得知義成已控制了牙賬,警告義成不准傷長歌。從義成住所離開的隼遇到了社爾,隼挑明牙賬遷都定襄及可汗生病之事非常蹊蹺,但社爾仍不願相信這一切與義成有關。

四方館內,擂臺之上,小可汗守擂,無人敢應戰。太子帶人前來應戰,卻被社爾一招制服。魏叔玉將樂嫣叫到一旁,表明自己願意上擂臺幫忙,但卻只能跟樂嫣兄妹相稱。樂嫣不想勉強魏叔玉,也不想委屈自己,於是拒絕了魏叔玉的幫助。皓都趕到,毅然上臺。

義成公主召來楊成,讓楊成善後這件事,不能讓社爾受到傷害。彌彌古麗托長歌幫忙,前去見社爾,給他帶了一碗羊肉麵條。社爾故意不理彌彌,待把麵條和湯都吃完了才回答彌彌的問題。自從彌彌離開後,社爾就一直掛念著她。

隼等到宵禁,長歌還沒有回來,猜測到應該是義成綁走了長歌。隼讓彌彌古麗假裝刺殺自己博得義成信任。社爾看破彌彌古麗是為了救長歌才如此行事,氣她為救長歌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社爾為了幫助彌彌古麗,前往義成公主處偷聽長歌下落。

隼與社爾被關在大牢,社爾吹起小時候訓練小狼的口哨聲,兩人回憶起往事。當年大可汗分離社爾與義成,只有隼來看望,與社爾唯一作伴的只有一隻小狼。回到現在,兩人談心,小時候的情誼在彼此心裡被微微喚醒。

隼在出牢房之前,將小狼不是自己殺的真相告知了社爾,並稱兩人之間,反抗的人必須是自己。出獄後的社爾想勸義成回到從前的和平生活,然而義成卻稱只有真正強大了,才無人能拆散她們母子二人。

社爾偷聽義成與隼的談話,得知義成的確是毒害大可汗的真兇,不僅如此,義成還殺了社爾的親生父親處羅可汗。社爾情緒無法自控,沖出來與義成對峙,義成說出自己蟄伏一生,忍辱負重都是為了復興前隋,社爾徹底崩潰。

長歌與隼深夜談心,彼此將生死交給對方。長歌好奇隼為何與李靖有聯絡。原來,隼在離開長安之前,與李靖見過一面,兩人約定,李靖幫隼救出大可汗,隼說服阿史那部停止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