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緯線

經緯線

集數

深入記錄,為社會把脈,專題節目「經緯線」每星期發掘社會民生議題背後的人和事,不偏不倚呈現事實真相。

長達半年的網上教學,令老師與學生距離拉遠。有學生成功適應在家學習,成績躍進;亦有學生失去學習目標,需要尋求幫助。老師為了更掌握學生能力,要調整課堂模式,又利用電子平台設計測驗,務求學生積極溫習。新學年,師生能否跨過挑戰?

《經緯線》抽查了二十間「零人」公司,卻發現部分地址沒有相關公司,或者找不到其職員。「保就業」計劃原意保障工人就業,有打工仔卻面對減薪,放無薪假,甚至被解僱。

本港第三波疫情出現外傭群組,有懷孕僱主希望外傭在家抗疫,但外傭工會就提倡保障外傭放假權利。疫情下,外傭找新工作亦要苦等簽證,僱主找外傭的成本亦大增,各有難處。政府的抗疫措施對外傭有甚麼影響?這群漂泊在港的異鄉人如何在疫情下生活?

去年六月至今,香港有大約四百個新工會完成登記,正式成立,數目前所未見。建制及泛民團體,在這一浪工會潮中搶灘登記。隨着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兩派之間的角力有否改變?面對社會新形勢,新成立的工會能否不忘初心,繼續原來的路線?

醫學界怎樣透過這大半年來的臨床經驗,調整治療方案?各地累積的病毒基因排序數據,對追蹤感染源頭、了解病毒變異,發揮了怎樣的作用?本地院校有團隊正在研發新冠肺炎疫苗,我們何時可以在這場疫戰轉勝?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有西方國家以制裁回應。這些政治角力, 對本港科技界及民間學術交流有甚麼影響?

原本今個月換屆的立法會,由於選舉被押後,史無前例地踏進了會期第五年,又突然以特首押後宣讀《施政報告》開局。再坐一會的建制和泛民議員,在這特殊的一年,會在議會內分別採取怎樣的路線?拒絕延任的議員,在議會外又怎樣繼續政治工作?

過去大半年抗疫潮,餐飲外賣生意大增,有環保團體推算,疫情期間全港每星期棄置一億件即棄餐具。在抗疫與環保之間,有人堅持回收的習慣,將即棄塑料洗乾淨送到回收站,不過回收業受疫情打擊陷入半停頓。

深水埗傳統布行及衣料店日漸息微,大南街、基隆街及汝州街,不知不覺間在轉變中。文青、藝術、清新,成為最新的形容詞。在這個被視為香港最貧窮的地區,新派餐廳、展覽空間、黑膠唱片舖進駐。

警方屢次指示威現場有假記者出現,月前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定義,本地媒體須已登記「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屬下記者方符合新定義,可以進入封鎖區採訪。

過去大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反覆,公立醫院的非緊急服務亦一度暫停;長期病患者輪候專科門診及手術多年,疫情下可能要一等再等。

十二名港人涉嫌偷渡,被內地執法機關拘捕,其中涉及組織罪的兩人,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特區政府說,涉案的疑犯全數已經聘請律師,獲得法律保障,但家屬質疑這些律師由官方委派,亦從未成功聯絡對方。這宗跨境案,如何由刑事案,提升至引發社會關注?

本港爆發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曾經在上一波疫情失守安老院舍,處於高危邊緣。曾經出現確診個案的安老院舍、協助過院友撤離的醫院外展隊,他們的經驗可謂十分寶貴。而怎樣適時安排撤離、為院友擬定「走佬」物品清單等,這些準備工作都不容鬆懈。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上月十一日就有關立法會議員資格作出決定後,特區政府隨即宣布,四名議員喪失議員資格,觸發十五名民主派議員總辭。 總辭過後,未來議會路線何去何從?日後的選舉,民主派選或不選,當中有甚麼考慮?議席的意義,是否從此不一樣?

國泰航空十月宣布裁減五千三百名駐港員工,相當於縮減本地約兩成人手,並結束旗下的國泰港龍,令這個三十五年的品牌成為歷史。《經緯線》跟進了數位被遣散的職員,看看他們在失業率高企下怎樣轉身。港龍的資深機師和空姐回望在職歲月,最觸動的是哪些片段?

2020年,我們慢慢習慣活在新常態之下。六名受疫情影響的主人翁,年底再接受《經緯線》訪問,有人因患上新冠肺炎成為全港焦點;有人對政府遲遲未修補抗疫漏洞而耿耿於懷;有露宿者找到新的人生意義。回首2020年,在他們六人的生命中留下了甚麼痕跡?

去年十一月,一場奪命大火,引起社會對香港尼泊爾人居住環境的關注。這個在我們身邊有二萬多人的社群,生活上面對甚麼困難?在香港落地生根的啹喀後人,怎樣幫助語言不通的老一輩同鄉?在這裏成長的尼裔少年,又怎樣爭取向上流動,融入本地社會?

疫情至今,學生在家學習的時間,比起回學校上課還要多。家居變成課室,全職媽媽全天候「服侍」子女,既要解決網上上課困難,又要煮足一日三餐。在職媽媽則要在照顧子女及在家工作之間,取得平衡。疫情持續快將一年,各種生活上的挑戰令媽媽累了。

警方月初出動一千警力,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五十多名參與去年民主派初選的人士。港區國安法實施逾半年,有民主派人士和黃店經營者覺得,發表意見也要步步為營,參與政治日益困難;亦有建制支持者認為,法例更保障國家安全,即使出現寒蟬效應也並非壞事。

第四波疫情未止,專家相信部分確診個案,源於病毒經由住宅大廈喉管傳播。自2003年沙士以來,經過十幾年,市民對喉管的護養意識有否改善?今集《經緯線》又會帶專家親身到劏房視察,喉管的接駁情況有多令人擔憂?

「自己屋苑自己救」,法團改選近年成為新聞焦點,今集《經緯線》走進觀塘曉麗苑,推動法團改選需要多大的努力?沙田穗禾苑和青衣長安邨,數年前都成功改選法團,但原來那才是開始。

本港每年有超過一千名大學生退學,人數逐年增加。有人覺得,Quit U等於浪費時間及學費,但不少曾經退學後,重考文憑試再入大學的學生說,他們只為追求更好的學位,更接近自己的理想。別人眼中的任性,他們認為是堅持。他們是怎樣走過這段不被理解的路?

佐敦在農曆年前經歷首次大型封區,原本熱鬧的小社區變得冷清,新填地街的排檔商戶縱使生意大跌,仍然互相扶持捱過年關。一街之隔的廟街就有熱心神父,照顧被社會忽略的露宿者,新年送暖。

學界比賽停辦超過一年,一眾正值當打階段的學生運動員,體育生涯頓入空白期。缺乏恒常訓練和比賽,不只令他們的競技水平大倒退,更令他們失去生活目標。有學生健兒坦言無從宣洩讀書壓力,亦有中六學生失去最後一次代表學校爭標的機會,只能帶著遺憾告別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