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書

三生三世枕上書

集數

《三生三世枕上書》原著講述了白鳳九化為小狐狸受虎精攻擊,東華帝君將牠救起,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甚至以小仙使的身分到東華帝君府中、得知東華帝君到人間修煉時也緊緊跟隨,兩人終於在凡間結為夫妻,但情分也隨帝君在人間的壽命結束而告終。之後,東華帝君受到敵族侵害,為了拯救他,白鳳九不惜將九條尾巴出賣給魔族,並化作小狐狸將帝君從險境中救出,不料卻掉進了阿蘭若夢境,失去三萬年修行,成了相里阿蘭若……而元氣大傷因而沉睡的東華帝君又將和阿蘭若/白鳳九有甚麼樣的糾結愛戀呢?兩人是否真的能共度難關、再次相戀相守?

遠古洪荒,神魔之戰。帝君東華,率麾下孟昊等七十二神將,迎戰魔族,終安天下,即天地共主之位,掌六界生死。三萬年後的青丘,小帝姬鳳九欽慕東華帝君已久,就連老師與同窗們都甚為感慨, 不學無術調皮搗蛋的鳳九殿下願為東華帝君習好佛理課的一番苦心。

連宋與司命下棋,誆司命一局,以帝君的最新八卦為誘餌,從司命處騙得成玉元君的消息,司命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能先一步品嘗到東華最近苦練的廚藝。誰知東華什麼都是最好,唯獨一手廚藝,倒是也沾了一個最字,最爛。司命嘗了東華的手藝幾乎去掉半條命。

東華再次做了糖醋魚,技藝更勝往昔,連宋與司命互相推辭不肯品嘗,連宋卻得了東華的令,不得不吃,又腥又苦,連宋為了壓制住噁心,吃了無憂糕,竟看到與成玉親密無間的幻境,對此糕誇讚不已,知鶴認下無憂糕是自己做的,還請東華賜名。

燕池悟不甘心這樣失去姬蘅,去找一肚子壞水的魔君聶初寅,讓他幫忙想個辦法, 聶初寅卻利用燕池悟這個莽夫,打上了鎖魂玉的主意。聶初寅施計騙開東華查看妙義淵,燕池悟施了幻術變身東華,進入太晨宮,東華發現不妥,鎖魂玉已經被燕池悟拿走。

姬蘅發現鳳九似乎有些不妥,以為她被濁氣所傷,請東華醫治,東華一臉正氣的胡說八道,鳳九是喜脈,懷了胎。鳳九震撼,東華在鳳九心中大英雄的形象根深蒂固, 就連這番胡話都相信了,單純的以為親了東華一下就懷孕了。

萬萬沒想到的是,太晨宮所有人都在此處恭迎未來的帝后,東華親自接姬蘅入太晨宮還扶她下轎,小狐狸鳳九傷心的跑開了。而姬蘅在太晨宮的日子竟因為棋琴書畫的愛好,與東華呈現出一種琴瑟和鳴的局面,讓鳳九更加失落。

東華不再關心知鶴與連宋的連番後果,轉而專心尋找消失的小狐狸。正在得意養傷的聶初寅不曾想鳳九竟然直接找上門,與他比試,在折顏上神的監督下,聶初寅一開始不敢使陰招,鳳九幾番咄咄逼人的劍術,讓聶初寅顧不得折顏使出緲落的法術。

成玉知道鳳九被傷,要為鳳九出氣,司命為了勸住成玉不得不吐露出一個秘密,掌管神仙命格的寒山真人透露給司命東華帝君的命格中跟鳳九小殿下本就是無緣。就算是神仙也無法強求緣分。成玉不甘心就只能看著鳳九受傷什麼都不能做,司命獻出一個計策。

鳳九的長輩們都鬧著要為她擇一良婿,白真感嘆長輩們的要求看起來簡直高得離譜,折顏卻感嘆鳳九一片真心終是難以忘情,折顏大手一揮,讓白真看清在桃樹下被鳳九埋藏了多少自己親手釀造的桃花釀,就知道,鳳九為了逼迫自己忘記而做了多少事。

仙魔下凡均不能使用法術,否則會遭遇反噬,輕則重傷,重則動及仙元,鳳九為了保護宋玄仁,在假扮士兵廝殺時,動用了法術,受到眼中反噬,而宋玄仁對這個保護自己性命告訴自己他叫小九的士兵念念不忘。

司命發現運簿有了改動,覺得不妥,去尋鳳九,鳳九本來想假裝無事,被司命一把脈就識破了她的假裝鎮定,她受的傷便是反噬之症,鳳九坦白自己無法眼睜睜看著東華有性命之危,司命這才不得已告之,東華去人間歷劫是因為有傷在身,是要恢復修為的。

宋玄仁一心想要找到落水的女子,想為她畫一副丹青寄託思念,卻遲遲無法落筆。成玉知道鳳九闖下大禍,不僅不怪鳳九還嚷嚷著要去凡間把鳳九帶回來,司命無法,只能跟成玉一起下凡見鳳九,避免她們又鬧出什麼事,節外生枝。

宋玄仁與葉青提商議打造短刀之事時,突然有人來報,落水的女子找到了,宋玄仁帶著葉青提一眾立刻前往查看。鳳九在偏殿中已準備好,以精緻的女裝之身,與宋玄仁相見,眾人皆看呆了。

宋玄仁為了鳳九親自做了烤地瓜,看到喜歡吃就十分高興,甚至還孩子氣的想跟鳳九念念不忘的烤地瓜比一比,鳳九啞口無言,天玄仁為鳳九烤地瓜時手不慎被火灼傷,鳳九為他包紮傷口,又想起以前東華為小狐狸的自己包紮,心裡百感交集。

楚宛在此事再次祭出思念母親這一招,讓宋玄仁也對她抱有歉疚,聽她彈奏一曲寄託哀思。鳳九在大牢中聽到樂聲,並不知是宋宏仁與楚宛,沐芸抱有希望王君一定會還鳳九清白,可心裡卻想自己再次被東華關起來,這次的結局會跟小狐狸那次一樣嗎……

鳳九一再婉拒宋玄仁的婉拒,宋玄仁卻是擔心鳳九心裡還在怪他,想要知道鳳九究竟想要什麼,鳳九絞盡腦汁,想到了夜華姑父以往哄姑姑的時候常說的那句話。執子之手,宋玄仁喜悅不已,自然而然接了下一句 - 與子偕老。

經過連日多番打探,淩香終於尋得靈璧石所在之地。她趁夜蒙面潛入王陵,正欲將其拿走,沒曾想葉青緹突然帶人攔在門口,身後眾多將士圍擊。原來此次順利,竟是宋玄仁故意設下圈套,只為一網打盡。

宋玄仁為慶小九生辰,不但設宴擺席,還在之前特令手巧工匠專門打造金累絲九鳳鈿簪,以此作為賀禮相贈,如是方能配其裘氅。鈿簪被細心插入發間,白鳳九剛要退後行禮,卻被宋玄仁一把拉進懷中,繼而抱起。

玄仁直接下了詔書,封鳳九為王后,宮女們為她穿上了雍容華貴的禮服,襯得她更加明艷動人,端方無比,但鳳九面上卻沒有絲毫歡喜之意。玄仁看著面前的準王后,則心情激動,興奮不已。在他心中,這不僅僅是一場普通的封后大典,而是自己與心愛女子的大婚之典。

鳳九故意在封后大典這天,讓玄仁知道自己心中愛的人並不是他。玄仁期待已久的封后大典成了一場笑話,他憤怒不已,對著鳳九大發脾氣,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韙,封來歷不明的小九為美人、夫人、王后,最終卻連她的真心都換不來。

葉青緹趕往王陵的路上遇到聶初寅手下阿芒,阿芒因認出宋玄仁乃東華帝君而慌不擇路逃開,難敵葉青堤,只能施法逃走,受到反噬。 宋玄應跟宋玄仁兩人打得難解難分,宋玄應使用妖刀嵐雨被鳳九認出,鳳九替宋玄仁抵擋,提醒宋玄仁絕不能被此刀所傷。

精衛之前去偷比翼鳥一族的仙果,若非白真相救,險些喪命在梵音穀。從那以後,白真經常會在梵音谷開谷之時盯著他,以免再生事端。白鳳九回到青丘後經常獨自發呆,精衛偷跑出來被白鳳九責備,要不是她調皮,怎麼可能會讓比翼鳥和青丘狐結下樑子。

折顏與白奕品酒,折顏這次是有求而來,滄夷神君托折顏來向白奕替自己提親,願求娶鳳九,白奕對滄夷神君頗有好感,相信他的實力與品行能給鳳九幸福,承諾折顏會慎重考慮,但還是會以鳳九個人意願為主。

白奕盛怒,定要懲罰鳳九,悔婚在前,破壞神像在後,枉顧禮法,反而是滄夷神君為鳳九求情,甘願代其受過,請白奕不要懲罰鳳九,折顏從中和稀泥,給足兩方交代,將婚約取消。滄夷鳳九就此拜別。

鳳九在躲避相親的人群時,尋得天宮溫泉,不知東華帝君在此,當場脫衣下水,更在水中暢游嬉戲。東華聞聲起身,穿戴外袍,鳳九察覺為時已晚,趕忙躲在岩石後方,直至中衣憑空飛起,將自己蒙面蓋住,東華帝君質問鳳九,她心中緊張不已,當下不知作何回應。

白淺與夜華大婚當晚,白鳳九喝得酩酊大醉,死拽東華衣衫不肯放手,東華無可奈何,只好親自將她送回慶雲殿,並將外衫脫下離開。鳳九醒來後不知發生何故,特向小叔尋求緣由,白真如實復述。

白鳳九本想打個長久算盤,以為只要同帝君較量耐性,總有一日便可遭到厭煩,從而被放出來,哪曾想東華竟是更加頑劣,不但絕無此打算,甚至答應了魔君燕池悟的戰帖。想到明日將會展開殺戒,白鳳九主意打定,今晚必須逃離錦帕,以免傷及自身。

白鳳九與燕池悟意外砸暈了比翼鳥族的二皇子,幸得他相救才免除牢獄之苦。但二人被困梵音谷良久,比翼族二皇子相里萌表示如若出谷,需等谷口自開,即便是天宮最具仙根的神使想借助縫隙離開,也要足足練上三千余年。

鳳九從燕池悟的話中,發覺自己被東華帝君給騙了,當刻怒氣沖沖地去找他算賬。東華帝君此時正在和連宋神君下棋,鳳九殺氣騰騰地趕了過來,卻因為疊宙術的影響,被逼得現出了九條狐尾,覺得自己這副模樣無法展現出殺氣來,反而會被東華帝君認為新奇可愛。

鳳九打算在正月十五月圓之夜,偷取頻婆果,豈料遇到渺落,對戰之時,被對方困住,無法脫身,東華帝君在一旁稍加點提醒,她便衝出了束縛。兩人再次纏鬥在了一處,渺落根本未將鳳九這個小輩放在眼中,見她竟然不依不饒,便用足了法力對付她。

白鳳九雖然十分感激東華帝君的舍身相救,但是她仍舊沒有忘懷這半年前的府禹山以及幻化錦帕蒙騙自己的事情,既然幾件事放在一起等同於互相抵消,那麼誰也沒有任何虧欠,應該各不相互往來。

自從白鳳九和東華帝君被困梵音谷後,成玉元君也算是鬱鬱寡歡,每日除了照常做事和發呆,偶爾會在池邊喂魚。連宋想讓她開心的辦法,除了和阿離前去看望以外,便是施法結界,隔空窺探。畫面裡景色依舊,時值冬季,白鳳九一襲紅衣,雙目被綁布條,獨自練習前行。

競技決賽當日,天似晴朗,但人心各異,生員兩人一隊,早已事先分好。按照此次賽制規矩,先組中分出勝負,再與其他贏家相鬥,而一炷香內未出結果,需留第二輪抽簽再戰。

白鳳九為取頻婆果,被困蛇陣陷入阿蘭若之夢,想要將其救出,需得卸下周身仙力,卷入其中方可。此時蛇陣外方白日高照,蛇陣內地黯然天色,四尾巨蟒於東南西北四方巍巍盤旋鎮守,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東華帝君去意已決...

鳳九傻傻地親東華,卻連如何親吻都不懂,東華教她如何吸氣呼氣,鳳九為了面子,直呼,在自己的夢裡,自己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東華這才明白原來鳳九突然這樣放得開,沒有繼續記恨自己,是以為這是夢。

沉曄造下阿蘭若之夢,是為了讓一切重頭再來,搜集過阿蘭若的元神,讓阿蘭若重生,現在是兩人相遇的時刻了,沉曄按照記憶去尋找阿蘭若。而鳳九此時因為怕蛇十分痛苦地假裝著阿蘭若過日子。

鳳九準備了糕點又準備了一些胭脂水粉跟衣服,決定跟阿蘭若的大方向不錯就行,其他還是按照自己的意思來過,這時候知道上君特意准許青殿與她同行,鳳九更愁了。比翼鳥皇族的出行終於開始,大船上,宴會開始,東華等人都前來參加。

待入深山,鳳九見蘇陌葉今夜格外安靜,誤以為是蘇陌葉想起阿蘭若的緣故,鳳九早就猜出蘇陌葉鍾情阿蘭若,卻不知是東華,兩人誤打誤撞地說起心底話,雖然錯了十萬八千里,倒也說得頭頭是道。

鳳九回想起自己受的折磨,替阿蘭若不平,阿蘭若一世都沒有人待她那麼好,若有一個人真的愛她,待她好,她一定會千倍萬倍地償還他。就在漫天大火中,性命垂危那一刻,鳳九感覺就要命喪於此了,突然憶起一些事情來。

蘇陌葉收到鳳九信箋,邀他相見,覺得有詐。原來此事乃橘諾跟嫦棣佈局,打算陷害鳳九跟蘇陌葉有染。蘇陌葉直接找到了東華,東華決定一次性解決掉兩姐妹。

鳳九不願救橘諾,蘇陌葉卻說非做不可,這是一件能決定阿蘭若終局的重大抉擇,當年沉曄飛身相救橘諾,不料遇險,阿蕾若挺身而出,將兩人救下。蘇陌葉一直以為阿蘭若與沉曄一直心存嫌隙,後來才知道,阿蘭若會救沉曄,是因為喜歡他。

鳳九醒來後萬分驚訝,東華看到她元神歸位終於放心。東華讓鳳九藏好,自己專心解決緲落。緲落暫時落敗,逃開。傾畫對相里闕心懷恨意,想要報復,未來一定要把橘諾迎回王宮,而橘諾卻開始對阿蘭若產生好奇跟關心。

東華召喚蘇陌葉幫忙製鏡,蘇陌葉趕往岐南神宮之前,把阿蘭若寫給沉曄的信,模仿阿蘭若的筆記抄寫了一部分,剩下那部分只能靠鳳九自己了 ,兩人信件便是當年蘇陌葉抄錄的,現在鳳九要模仿阿蘭若的筆記再抄一遍,每隔個兩三日便給沉曄送上一封。

東華帶著鳳九去過女兒節。 整個王都都被這個美景籠罩,鳳九擔心東華的傷,東華卻說自己今夜心情很好,因為鳳九送自己糖狐狸,鳳九好笑,自己以前為東華做過多少事他都冷若冰霜 ,如今竟然只為只糖狐狸動容。

茶茶還為主子欣喜,出門就遇沉曄神君,沉曄準備為昨晚之事賠禮,怎料看到鳳九正與東華相擁親昵,二人前往花園池邊觀蓮,沉曄雖知眼前皆屬幻境,但內心仍舊不是滋味,他在樓下向鳳九深施一禮,主動道歉,故而告辭離開。

蘇陌葉告訴鳳九當年阿蘭若做過人情,替沉曄和橘諾安排相見最後一面,這一次蘇陌葉便打點好了刑官,替他們兩人安排一出送別戲。鳳九想跟去看熱鬧,蘇陌葉同意,還讓鳳九留心,如今東曄借著息澤的身份住到鳳九屋子,是一個很大的變數...

東華帶著白鳳九在鬧市閒逛,很多人看到阿蘭若和息澤走在一起親密無比的樣子非常艷羨,白鳳九被眾人的眼光看得很不自在。東華便帶著她去到一處僻靜的地方,這裡便是他們最初進來的蛇谷,東華在蛇谷中覺察到仿佛裡面有一些秘密...

沉曄痛苦地想起,當初他接到阿蘭若的信箋就知道一定是傾畫在其中搞鬼,為了保護阿蘭若,沉曄故意說要娶文恬,君後想利用文恬來監視沉曄。沉曄知道傾畫的陰謀,便帶著文恬躲過重重的眼線,給息澤通風報信,希望息澤能夠救出阿蘭若。

思行河畔,沉曄從妙華鏡中看到了自己和阿蘭若的前世今生,得知自己和阿蘭若竟然是東華帝君和青丘鳳九的影子,他不禁痛極而笑,一面失魂落魄地走向思行河,一面喃喃自語,後悔自己當初不該一味隱忍,而讓阿蘭若在這世間受了那麼多的苦。

出離阿蘭若之夢後,鳳九故意裝作失憶,問帝君是青丘的哪隻小狐狸,還是吃過自己相親宴的哪位神君。帝君一開始還有一點緊張,後來便看出鳳九是在裝失憶,他老人家立刻來了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白鳳九回到九重天,看到白真已經在那裡等很久了,白真提醒她過幾日要行青丘的大禮——兵藏之禮,他準備將白鳳九帶去青丘,白鳳九答應跟著他回青丘,不過要等他幾天自己做好了劍匣再回去。

白鳳九和聶初寅開始切磋比劍,聶初寅根本沒有比劍的態勢,反而招招致命,白鳳九被聶初寅擊敗,聶初寅正要讓青丘服軟,連宋看出了聶初寅的伎倆,他立刻來到眾人面前提出,比劍這一環節理應由新婚夫婦共同迎戰。

大婚當日,八荒眾神均來赴宴,青丘族人送白鳳九到碧海蒼靈,然而翹首以盼卻不見東華露面。眼見吉時將到,重霖提議將成親禮制撤除,補辦親宴改換尋常酒席,如此即可瞞下東華失蹤消息,也能不引非議,招惹恥笑。

東華為防緲落出谷,決定親去碧海蒼靈封印,再以星光結界銷毀。然而東華擔心時間倉促,執意行事,深知距離羽化不遠,現下心願只想去見白鳳九最後一面……

鳳九為葉青緹洗去凡塵,兩人未多言什麼,就有人來請鳳九去青雲殿旁的偏殿坐坐。鳳九心知,東華要來了。鳳九在等待時,想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大概就是一句,經年不見,君別來無恙否。東華為葉青緹定階封品,淡然地選了他做繼任帝君。

緲落功力大增,卻失算被東華帶進了星光結界,緲落深知星光結界自己再無出去的可能,索性豁出去,要把東華拖入黃泉。燕池悟在結界外已是重傷。而漫天星辰已經開始隕落,這就是東華即將羽化的預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