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欺詐師

信用欺詐師

集數

故事以「欺詐」為主題,講述三名信用欺詐師在金融界、房地產界、美術界、藝能界、美容界等不同的專業界別,創立壯大而異想天開的計劃,利用人類的慾望,取得大筆金錢,是一部痛快的娛樂作品。

達子、心人和理查德是信用騙子,以欺騙別人來賺錢。他們這次的目標對象為富商赤星,三人想趁他往海外轉移巨額資產時奪走金錢,但理查德接觸赤星時卻露出馬腳,結果受重傷進了醫院。達子和心人決定為他報仇,並展開一連串作戰計劃。

小少爺宣佈與達子一刀兩斷,並到一間名為「鈴屋」的溫泉旅館工作。但由於兩年前櫻田靜子社長率領的酒店集團在鄰鎮開辦了大型度假村,鈴屋的生意一直沒有起色。為了救鈴屋,小少爺找達子幫忙,要從櫻田手上騙取金錢。

小少爺認識了在咖啡館打工的的美術大學學生須藤美雪。美雪的目標是成為畫家,但是,她被知名的美術評論家城之崎善三戲弄,差點自殺。聽說她的遭遇後,小少爺決定讓城之崎付出代價。他瞞著達子求理查幫忙。理查卻認為如果對方是大人物,最好讓達子加入,所以擅自告訴了達子。城之崎生於貧困之家。他說他的畫家父親沒什麼才能卻架子十足,讓他和母親吃了許多苦。而他成為美術評論家也是為了引導像他父親那樣的畫家。城之崎自學了古今東西的藝術作品知識,因挖掘出在泡沫經濟崩盤後下落不明的名畫而一舉成名,如今還手握由其冠名的美術品鑒定節目。然而,他的本性厭惡女性而且貪婪無度,故意把送來鑒定的作品鑒定為贗品而後低價買進,再通過替黑社會顧客逃稅、洗錢等秘密手段賣掉這些真品,從中賺取暴利。達子化裝成沒有鑒賞力的中國富豪王秀馥潛入城之崎的拍賣行,買了大量作品,取得了他的信任。作為騙城之崎的誘餌,達子找到舊相識、贗品畫家伴友則,請熟悉各年代名畫家的他畫一幅作品,冒充畢卡索不為世人所知的畫作。

達子聽說在食品工廠表屋Foods的廠長宮下正也要揭發他自己公司的産品僞造産地。據稱,表屋的招牌産品“咖喱煮鳗魚”罐頭使用的是産自國外的鳗魚,卻冒稱原料是日本産的。然而,宮下受公司社長表屋勤威脅,沒能把揭發信寄出去。表屋是典型的富二代大少爺,于公于私都爲所欲爲,喝斥、騷擾員工更是家常便飯,總之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達子選擇表屋作爲下一個行騙目標。她發現表屋勤是個狂熱的電影粉絲,于是,達子等人調換了表屋勤定期購買的“月刊電影新報”,用一則《電影人最愛的銀座咖啡館》的報道成功把他引誘到達子的店裏。“小少爺”和理查扮成新人電影導演和電影制作人接近表屋勤,對說其投資一部明星雲集的古裝片。沒想到,“小少爺”等人的話雖然令表屋勤非常興奮,但是他卻沒有投資的興趣。

達子的新目標是野宮綜合醫院理事長野宮南心。這是因為,曾為理查做闌尾炎手術的該院醫生田淵安晴無端被野宮開除。南宮曾經是活躍於演藝界的模特,後來釣得金電婿,嫁給了開診所的醫生。丈夫去世後,她繼承醫院並親自經營,通過打造品牌形象、提高知名度等戰略取得成功。而這些戰略的核心就是她的兒子外科醫生新琉。新琉多次成功實施高難度手術,作為年輕的超級醫生而備受媒體關注。然而,實際上新琉的成績是手術團隊其他醫生的功勞,其中一些特別困難的手術是由田淵做的。田淵因為收入太低想調到其他醫院,這下子惹怒了野宮,她以「醫療失誤」的罪名把他趕出了醫療界。達子聽說野宮一夥正到處尋找可以接替田淵的醫生,她便把小少爺包裝成受過波士頓名醫指導的醫生推薦給野宮。小少爺根據野宮在打哥爾夫球時感到腰痛的情報,讓她做精密體檢。

兩年後,小少爺再度造訪十色村時,發現當初建設土產中心的規劃變成了建工業廢物處理場。推進這個項目的是擅長振興小城鎮的海歸顧問斑井滿。斑井以振興城鎮的項目為名,用幾乎是白給的價格買下土地,然後令項目夭折,再把土地轉賣給與之有勾結的工業廢物處理公司。 小少爺請達子和理查幫助阻止工業廢物處理場的建設工程。達子覺得工業廢物處理場是有用的,而且也沒甚麼可賺,所以不太感興趣,不過,她提議如果只是想讓工程停工,不妨說在那裡挖出了文物,證明當地有歷史遺跡。 小少爺從理查引以為傲的收藏品中借了一件繩文時代的陶器。他裝成建築工地的打工仔潛入現場,然後,報告說挖出了陶器。沒想到的是,斑井把陶器摔了個粉碎。此舉激怒了達子一夥。達子決定幫助小少爺,托五十嵐收集有關斑井的情報。他們發現斑井的父親萬吉是個業餘考古愛好者,他不顧家人感受,沉迷於遺址挖掘,常有奇談怪論,被人們當成怪人。

理查向達子和小少爺談起他的熟人矢島理花的事。一年前,理花在酒吧想偷理查的錢包卻失敗了。據說她孤身一人,做了很多夜間工作,最後成了小偷。後來理查時不時地與理花見面,多次試圖說服她做個正經人,但她充耳不聞,結果她進了監獄。理花刑期間,她的傢俱就由理查保管,所以,理查把傢俱運到了達子的房間。達子檢看傢俱時,從理花母親的遺物中發現一封信,寄信人與論要造要把十億家產贈給某個小孩。根據五十嵐的調查,要造是住在鐮倉的大富翁,現在患有重病。而他的真實身份是從事各種不法勾當的經濟黑道。理花是要造與情人生的孩子,所以備受要造妻子與異母兄姐的欺負。因為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所以理花十歲時就離開要造家,跟當情婦為業的生母一起生活。但是,她與生母親的關係也很差,17歲時離家出走。達子去監獄會見理花,得知她離開要造家後18年沒有和要造聯繫過。於是,達子冒充理花雲拜訪要造。理花的兄姐+佑彌和彌榮很懷疑突然冒出來的達子。而此時,因為達子跟要造說謊,小少爺只好假扮成拋棄理花的釀酒廠的兒子。

理查托達子和“小少爺”把女醫生美濃部美嘉作為下一次的行動目標。理查以前常去福田穗花經營的男士美容院,但是後來福田關了店,到美濃部的公司就職。結果,她因為受到美濃部虐待,身心都生了病,被逼離職。理查冒充是律師,所以福田把美濃部謾駡員工的錄音交給他,請求他幫忙索要賠償金,她還要求美濃部道歉。 美濃部自從開了美容整形診所後,拓展了各種事業,成為綜合公司“美嘉品牌”的代表,公司的旗艦店就是“美嘉診所”。美濃部在做模特兒時結了婚,生了兩個孩子後離婚,事業相當成功。美濃部的個性容易激動,在公司也是出了名的。 達子不痛不癢的發言讓理查很生氣,他準備這次和“小少爺”兩個人做這宗買賣。然而,美濃部對於“小少爺”設下的騙局絲毫不感興趣。因此,達子決定利用法國某老字號大小品牌的內部鬥爭來接近美濃部。

達子、小少爺、理查把年紀輕輕就成為億萬富翁的IT企業社長桂公彥作為新的行騙目標。桂公彥的公司開發了大受歡迎的APP。他酷愛運動,收購了各種專業體育俱樂部,但是,有傳聞說他把俱樂部視為私物,態度蠻橫,在現場亂指揮,令隊伍四分五裂。達子等人之所以選中他,乃是應她的幫手小鬍子的要求。因為小鬍子一直支持的獨立聯賽的棒球隊和本地的足球隊都被桂公彥整垮了。達子他們推測,桂公彥既然已經被棒球和足球界驅逐了,那麼,他的下一個目標有可能是目前正在推進職業化的乒乓球運動。達子和小少爺假扮成原中國國家隊的運動員加入了鴨井美和所屬的東京傑斯隊,以此為誘餌吸引桂公彥前來收購。然而,桂公彥沒上當。根據五十嵐收集到的情報,桂公彥的目標似乎是職業籃球隊。於是,達子把像流浪漢船落魄的前日本籃球代表隊候補運動員半原敦,以及在街上發現的外國人都卷了進來,組成了莫須有的籃球隊。

小朋友又再立志要金盆洗手!離開達子和理查一年後,小朋友在運輸公司工作,認識了下屬鉢卷,聽到鉢卷陷入了結婚詐騙後,小朋友懷疑是達子和理查所做的好事,帶了鉢卷到達子的家!誰料,原來大家都被鉢卷騙了,他本名是孫秀男,為了報復信用欺詐師三人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