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性無罪

假設性無罪

集數

林梓慧是一家市場策劃公司的設計師,佈置萬聖節的鬼屋時遭非禮。林梓慧不堪受辱,追出鬼屋,只見上司何英傑正背着鬼屋方向跑遠,林梓慧肯定何英傑就是兇手,立即將其抓住並報警。何英傑矢口否認控罪,說出另一個故事版本。

設計師林梓慧控告上司何英傑性侵,何英傑矢口否認,其他同事雖無目擊,但根據二人作風都認為林梓慧誣告。林梓慧備受質疑,在工作中更受打壓,逼其撤控。

公司財政出現危機,鄭生欲裁員節流,先合併何英傑及鄧秀嬅的部門,再籌謀用新人林梓慧取代高薪的何英傑。慧一上班便成為眾矢之的,備受排擠。傑也是苦惱不堪,只能向外遇Shirley訴苦。

慧難以接受公司不尊重女性的文化,更被誤會與鄭生有私情,委屈不已,只有鄰座同事Ling施以關心。慧回家,見到久未露面的父親帶着年輕新太太回來,兩父女爭執後,無處可去,便到醫院探望昏迷的好友Vivian。

慧與Vivian是大學同學,Vivian畢業後便跟隨傑,因為不堪欺凌而自殺。林梓慧堅持加入公司,調查當中始末。傑明知下屬受欺凌,但忙於應付裁員傳聞和嬅的挑逗,只覺黃色笑話或客人毛手毛腳也無傷大雅,未曾嚴肅處理。

慧得Ling收留合租,解決居所問題專心「查案」。經過一段時間跟公司內不同同事交手,認定平時最愛黃色笑話的阿齊是傷害Vivian的最大嫌疑犯,遂悄悄跟蹤他,但並沒什麼發現,卻偶然在女廁發現偷拍鏡頭。

慧發現針孔鏡頭,但嬅不欲報警搞大件事,只請了保安公司來處理。嬅懷疑設偷拍鏡頭的人與偷玩具的人有關,乘機調查卻不果。慧認定一切是阿齊所為,但阿齊及時救慧出險境,故相信齊真的沒惡意,轉而懷疑IT部的司徒澤。

慧發現司徒澤買鏡頭,追問之下,澤承認偷拍,慧迫澤交出Vivian的偷拍片,卻被嬅截取,並反被司徒澤要脅,最終只解僱澤,沒報警追究。慧從Ling口中得知,Vivian其實是受到網絡欺凌而感絕望。

嬅帶傑和慧與藝術展負責人Edwin開會,傑誤會Edwin想對慧不軌,出手阻止,幾乎得罪Edwin,慧感動,嬅卻氣憤不已。嬅找Edwin解釋,Edwin反邀約會,嬅本以為是以性換合同的交易,沒想過Edwin真誠追求。

嬅與Edwin拍拖,傑以為嬅捨身幫自己爭取項目,無以為報。慧越來越難抑壓對傑的感情,但又疑心他是真正傷害Vivian的人,只盼靠Ling從澤手上取得片段找出真兇。Shirley發現美珊出軌,對象竟是其同事陳Sir。

嬅用盡心思取得藝術發展項目,原來準備自立門戶,邀傑過檔幫手,傑非常猶豫。慧從Ling手上取得偷拍片,得知真兇。然而,在他們完成鬼屋項目後,便要交出裁員名單,真兇可能就此離開。此時,慧竟被傑性侵。

慧控告傑,嬅公開撐傑,處處針對慧,加上同事冷嘲熱諷,慧備受二次傷害。其他人雖然表面相信傑,但女同事借意避開,連珊亦阻止他與女兒接觸,令傑探感委屈。阿齊為傑出頭,對話卻被公開,連帶慧、傑夫婦被起底

嬅查出是慧的家中IP發佈涉事人私隱,欲告發,傑與慧對質。慧終發現傷害Vivian的是Norman,而發佈短片令Vivian受網上欺凌的卻是阿Ling,亦是她發放私隱。就在眾人終於搞清楚事情時,Vivian從昏迷中甦醒。

原來,當年Vivian是Norman的第三者,二人拍下性愛短片,深愛Norman的Ling發現二人關係和短片,忿恨不已,發佈短片,以羞辱Vivian。鄧秀嬅以部門主管的權力,解僱Ling和Norman,平息事件。

鄧秀嬅不想被思思威脅,向Edwin坦白自己的往事,Edwin終接受鄧秀嬅的過往,鄧秀嬅亦因而明白,自己沒做什麼錯事,不應該受威脅,光明正大地買回一個玩具,並解僱思思。

林梓慧和女同事們的控訴,引來其他也在職場或生活遇上性騷擾甚至性侵的人挺身而出,但眾人卻被鄭生即時解僱,更受盡網絡仇女言論的洗版。Vivian不堪再次面對網絡欺凌,幾乎又想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