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

南方有喬木

集數

電視劇《南方有喬木》,改編自小狐濡尾的同名小說。由林妍指導,陳偉霆和白百何主演。 故事講述清秀卻寡淡的南家三小姐南喬鍾愛的科技事業,未婚夫周然更是她的投資人,事業和愛情兩得意。然而,南喬兒時好友常劍雄卻設局讓南喬撞破周然出軌,周然威脅撤資。南喬找新投資人時認識了高大冷峻的酒吧老闆時樾,而時樾意外發現南喬似乎與自己早已塵封的一段過往有著撲朔迷離的關係,他有意接近南喬,原想布下情感陷阱徹查當年那段往事,不想自己卻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南喬。 常劍雄和時樾原來相識,重逢之時就因為同時愛上南喬而成了情敵,前塵往事與眼下的情感糾葛讓兩人之間的戰火一觸即發。南喬和時樾的愛戀還有多重障礙,威嚴專斷的南父堅決反對,時樾過去有仍未放下的女人安寧,面對南父的壓力、安寧的阻撓和難以磨滅的過往,南喬與時樾始終並肩而立,緊緊相依,拼盡全力保護著他們所珍視的愛情。

南喬因公司面臨財務危機,她不得不出面與投資人商談。時樾是清醒夢境酒吧的老闆,因為一場意外他結識了來酒吧談生意的南喬。時樾好心送南喬回家,卻在南喬家中發現了飛行器研發的筆記,這引起了他的興趣。時樾故意與南喬拉近距離,南喬並不知道他的目的。時樾命人阻止投資人向南喬公司投資,以此逼迫南喬向他求助。南喬偶遇男友周然出軌的一幕,她當場打電話提出分手。

周然用退股做威脅逼南喬讓步,但南喬拒絕妥協。周然欲再做糾纏,常劍雄及時現身帶南喬離開。常劍雄是南喬的故友,這次南喬撞見周然出軌就是他在故意安排。南喬非常重視與余豐資本的合作,但由於時樾從中作梗,余豐資本臨時提出拒絕。南喬誤以為是周然使壞,她冷漠拒絕了周然復合的提議。常劍雄主動約見余豐資本投資人,用白酒將他們灌醉替南喬出頭。時樾撞見這一幕,他認出劍雄是他昔日的戰友。

泰哥手下看不慣時樾討的安姐歡心,快速上位,便教訓時樾一頓,南喬亦在場因而受了傷。時樾向南喬提出交易,用五千萬買即刻飛行公司四成股份,南喬拒絕,她不接受時樾視之為一項投資遊戲。常劍雄被父親迫處理公司管理業務,常劍雄玩反叛。

時樾很欣賞南喬的無人機發展技術,決定施加一些財務的壓力讓南喬盡快作出選擇。南喬對無人機作出試飛,卻在降落時出問題,南喬受到挫折,對於公司同時面對營運資金不足,感到心疲力憊,她決定去找時樾...

常劍雄知道了酒吧老闆是時樾後,向溫笛表示時樾是即刻飛行重大危機。南喬的研究趕不上時樾提出的限期,南喬打算讓時樾拿下股份。温笛未經南喬同意,就拿出常劍雄的錢還了時樾的借款,阻止了時樾的入股計劃!

即刻飛行新產品成功投產,為了慶祝,常劍雄請公司大家一起去西郊反恐對戰,並叫南喬去邀請時樾。時樾起初不答應,常劍雄就猜大家去了時樾經常社去的射擊場,巧遇時樾。最終,常劍雄、時樾各帶一隊對壘。常劍雄一心要造成常劍雄和時樾單挑的局面!

常劍雄來到時樾家,打算跟他好好談談,可時樾故意沒回去。常劍雄在時樾家裡回想著與時樾在航太學校的過往,那時候兩人是好兄弟,直到後來發生了變故。常劍雄開始自責當初因為一時的怯懦,陷時俊青於萬劫不復之地。機場,一身西洋氣的郝傑走出機場,急切地撥打著時樾的電話。眼見無人接機,郝傑拿出了手機定位系統入侵了時樾的手機,根據定位最終找到了南喬的家中。這時候,時樾還滿心滿意等著南喬來電還手機。時樾沒想到,自己的這套把戲居然釀成了一個大烏龍。

常劍雄單獨去清醒夢境酒吧找時樾,向時樾攤牌。常劍雄承認當年洩露論文的人是自己,因為害怕處分所以沒有向學校說出真相,導致時樾替他背鍋,遭受了不公正的對待。常劍雄想贖罪,但警告時樾決不能對南喬出手。時樾認定常建雄從最初接近他就是有目的的,而常劍雄不敢說出真相的原因是不想讓南喬成為間接的兇手。

南喬和溫笛等人研究用戶回饋,發現問題的癥結在於無人機的遙控手杆操作困難,用戶體驗差。問題是找到了,南喬卻遲遲沒能找到解決方案。她熬了幾個通宵都不得法門,大晚上的居然直接在男廁所睡著了。最終南喬決定向TB飛行俱樂部會長求教。經過一番啟發,南喬決定將遙控手感的功能移植到手機上去,讓手機代替遙控手感,並簡化操作,目標是要讓更多人方便快捷地使用無人機,可以說,這是邁出了打破高科技技術與普通大眾之間壁壘的一步。方案找到了,技術上卻出現了缺口,即刻飛行對手機技術領域還很陌生。就在這時,時樾又給南喬送來了一波助攻。

溫笛也注意到常劍雄的不對勁,午休時,溫笛找到常劍雄,表示無論如何自己都會站在常劍雄那邊。溫笛鼓勵常劍雄對南喬說出心意,常劍雄卻不想把表白變成一種情感上的試探,所以在南喬真正愛上他之前,他不會拿表白綁架南喬。溫笛心裡喜歡常劍雄,但常劍雄對南喬這份純淨的喜歡感動了她,她選擇了支持。南喬對Phoenix1進行改良後,打算再次試飛,時樾卻當著即刻飛行眾人的面半路截胡帶走了南喬,這樣的舉動無異於是在向常劍雄示威。南喬在車上半真半假地警告時樾,收起對常劍雄的敵意,別借著即刻飛行互相攀比。兩人在野外放飛無人機,一番交談下南喬得到靈感的激發,覺得必須製作一台懶人也能使用的無人機,聯手機都不用拿就能操縱的無人機。

南爸爸的生日到了,南喬把無人機帶回家中和爸爸慶生,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常劍雄一家也有加入生日宴,雖然常伯伯也為南喬的科研說好話,但南爸爸始終不聽,終於在吃飯時南喬兩父女再為了無人機的事大吵一架…

溫笛擅自把無人機交給美國那邊,卻發現了掉高問題,溫笛和南喬為了此事大吵一架。為了找出無人機目前的技術問題,時樾陪南喬去做實地試驗,卻遇上了大暴雨,兩人被逼在山裡留一個晚上…

時樾又與南喬制造巧遇,兩人的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好,南喬開始對時樾的事情感興趣,從好友口中得悉時樾的過去曾有一個女貴人—安寧,但南喬對他的過去並不好奇,反而望未來。原來時樾原本是警方的線人,幫助破獲安寧前夫的販毒集團後,拒絕了警方幫他恢復身份,泰哥知道了常劍雄和時樾之間的瓜葛後,決定聯絡常劍雄…

時樾和常劍雄為了已前的事情再次大吵一架,時樾否認自己接近南喬是想要報復常劍雄。南喬為了找出無人機的問題,想盡辦法找到定居在美國的梁教授,千辛萬苦梁教授終於主動聯絡了即刻飛行,並親自來到公司幫他們解決問題,原來這一切都是南喬爸爸的安排…

時樾願意投資即刻飛行,他勸南喬認真考慮此計劃。南喬雖想答應,但她沒有東西可以做抵押,時樾便提議她可拿自己做抵押,南喬戰戰競競地答應了。劍雄不想南喬再把他當家人看,也不想讓時樾得逞,他決定開始認真追求南喬...

為了留在大哥身旁,幫助張警官拿到證據,時樾一直堅持著,更成為了安寧的司機,打不還手,務求能得到安寧的信任。時樾突然離開,對於時樾的不辭而別,讓南喬牽腸掛肚,不斷回想和時樾的回憶。

溫笛試探過南喬,覺得她對時樾充其量也只是有好感,打算教劍雄趁時樾失蹤乘虛而入。溫笛把「戰場」設定在劍雄家,帶同裝備到家裡準備。碰巧,南喬聽說劍雄生病了,放是去探望他,卻碰到打算正要離開的溫笛。突然,南喬的手環響起了…

時樾從阿古那裡得到了鼓勵,打算回去後重新追求南喬。他先約常劍雄進行了一番談話,說明他現在不是為了報復,而是公平競爭。當晚,南喬回到家,發現時樾醉醺醺地站在她的家門口。原來想要借酒壯膽的時樾不慎將自己真的灌醉了,本來是要表白的,但很快就稀裡糊塗地睡著了。南喬將時樾搬進客廳,回想起兩人初次見面,也是在這樣一個醉醺醺的情況下。第二天一早,常劍雄來到南喬家接她上班,卻意外地發現時樾居然在南喬家過夜。常劍雄氣急敗壞,立刻與時樾針鋒相對起來,稱這根本就不是公平競爭,時樾一定是使用了見不得人的手段留宿在了南喬家。南喬懶得聽兩人鬧騰,匆匆用過早餐後就趕去了公司。常劍雄和時樾又追去了公司,一路鬥法,最後仗著股東的身份直接擠進了即刻飛行的員工大會裡。南喬在公司大會上大張旗鼓地討論VR眼罩配色方案,實則是為了掩飾內心的尷尬。會後,時樾接走南喬,打算帶她去清醒夢境酒吧,重走兩人相識之路,他做好了所有的準備,要向南喬坦白他的一切。就在這時,兩人遇到了一起追尾意外。

安寧特意與時樾發生車禍,讓兩人可以有詳談的機會,並把來到清醒夢境的南喬請走了。安寧為時樾安排了一間新公司,讓他可以自己發展無人機事業,並要他發展新公司在國內的市場,最後再把即刻飛行吞併…

聽到安寧的話,時樾開始後悔當初招惹了南喬,怕自己會害了南喬和即刻飛行,於是他聯絡了最近最紅的相親節目導演,並用即刻飛行的無人機進行航拍,將無人機融入到人的日常生活。時樾接到電話,得悉安寧到了清醒夢境,並包了整個場要找時樾…

安寧當即將杯中的酒潑了那人一頭,警告在場眾人,安寧力撐時樾,任何人都不能在他的主場放肆。安寧邀請時樾共舞,兩人回憶起了相識之處,安寧將時樾收作司機才保全了他的命,兩人有著過命的交情,非常人可比。即刻飛行眾人出發前往真人秀拍攝地,進行正式跟組拍攝,溫笛則帶來好消息,微智公司同意與即刻飛行進行VR眼罩技術合作的商業接洽。時樾四處交遊,邀請網路紅人打牌,為南喬尋求媒體資源製造輿論。他感受到了安寧的步步緊逼,不得不儘快幫助南喬將事業做大。郝傑繼續在歐陽琦面前放招,送了她一店的鮮花,並哄著歐陽琦跟他一起去給南喬探班。在南喬等人風風火火拍攝真人秀的時候,溫笛帶著小安和秦時宇與微智公司展開商業談判,並成功拿到了微智公司的合作意向書,即刻飛行的VR領域拓展邁出了重要的一步。真人秀的拍攝圓滿落幕,當南喬與眾人一起收拾拍攝器材時,帳篷發生火情。南喬不顧火險要衝進帳篷取回自己的手環,因為那是她與時樾的定情信物,兩個人手上都有一個,可以互通有無。

安寧鄭重告訴時樾,這次回國就是為了要跟時樾重新發展感情的,並非為了拓展國內的事業。安寧的再次施壓,讓時樾心生忌憚。他雖然暗地裡依舊關注著南喬,卻不敢再與她公開見面。南喬發現時樾又失蹤了,生出了牽腸掛肚的情緒。南喬決定,既然時樾回避她,那麼這次就由她來勇敢地追逐一把。即刻飛行的開發員小安和秦時宇互相喜歡卻總是沒能捅破窗戶紙,小安為了激秦時宇表態,故意說要追求時樾這樣的優秀男士,並打電話約了時樾在攀岩館見面。時樾看出各種緣由,只能笑著配合演出。南喬無意中得知小安和時樾要去攀岩館,立刻追了出去。南喬來到攀岩館,果然見到了時樾。南喬讓侄子鄭昊引走了小安,終於得到了和時樾單獨相處的機會。南喬向時樾不斷釋放著好感,時樾感受到了,卻一時不敢做出回應。這時,時樾再次收到了安寧的訊息,呼喚他回公司參與合作談判。

南喬感受得到南勤與小鄭之間發生了問題,於是相約南勤到酒吧聊天。溫笛收到真人Show慶功酒會的邀請,南喬向溫笛提議讓她去酒會,溫笛看出南喬是為了時樾才打算出席。時樾替南喬打扮,還不斷介紹她給身邊的朋友認識,這樣的一切也讓南喬懷疑時樾只是想幫忙,還是真的想介紹自己給大家認識…

時樾對於南喬的問題,他以一個吻就交代了答案。南喬要時樾答應她的一個要求,就是不能把手環除掉。安寧離婚後馬上告訴時樾,但時樾沒打算跟著安寧,大家都知道這樣安寧便不會放過南喬,所以時樾帶著南喬去度蜜月。而安寧就趁這個時侯把即刻飛行的合作商搶了過來。

時樾和南喬兩人共度了三天的甜蜜時光,兩人感情大躍進,南喬真心愛上時樾。就在南喬打算與微智簽約發展VR眼鏡之際,沒料到微智突然改與飛翼簽約合作,而內容全都跟南喬公司的一樣。此時,飛翼舉行記者會宣佈此事,並宣佈飛翼的新任首席執行官是時樾,南喬趕到記者會,得知時樾是商業間諜出賣了她...

時樾跟安寧說出他想離開的心,更和她把所有東西都分了,要和她一刀兩斷。可是安寧卻不不願放手,更找人攻擊南喬.....

時樾去找安寧解決大家的問題,而劍雄就向南喬坦白所有東西,告訴了她他和時樾之間的過去。南喬知道所有東西後,回憶起大家之間的所有.....

即刻飛行的同事到飛翼攪亂,想為南喬報仇,但被時樾駡了一頓,南喬表示明白時樾的行為,並會相信時樾並不是真心想傷害她。電視台邀請南喬和時樾一起上訪問節目,並打算把他們之間的關係挖出來…

在直播節目中,主持人向南喬和時樾提到即刻飛行和飛翼的恩怨,南喬在節目中表現大方,更公開向時樾道歉,令輿論開始轉向,正當大家打算繼續研發,打敗飛翼時,南喬卻宣布要全體員工休息,直到她想到公司的未來方向為止…

心事重重的南喬暫時回老家休息一下,可是南喬爸爸卻不知道女兒在感情路上的糟心事,更積極地撮合南喬跟常劍雄。另一邊廂,常劍雄跟溫迪有了進一步發展,兩人更去了遊戲機中心初次約會...

小司為了讓小逃開心,偷了南喬的無人機。南喬和時樾了解原因之後,決定帶小逃和小司出去玩一天,也實現了小逃的夢想。另一方面,南喬父親和常劍雄父親聚在一起,商量孩子的感情婚事。常劍雄父親得知,時樾是兒子在追求南喬路上的一大競爭對手,於是立即吩咐劍雄帶著禮物過去,拜訪南喬的父親,給人家一個好印象。

南喬得到眾人的支持後,專心發展無人機事業。安寧妒忌時樾喜歡南喬,不斷在背後搞小動作,她指使傳媒報導南喬利用兩個孤兒炒作,令南喬的形象受到重挫。時樾知道後馬上找她算帳,而安寧對他提出了一個要求...

南喬找上安寧公司,質問她曷不是故意爆料給媒體,安寧承認了。時樾知道一切,可是他不但不幫南喬,還替安寧說好話,南喬感到十分失望,但她並不知道,時樾這樣做是在保護她...

安寧被前夫要脅替他再作奸犯科,安寧無可奈可下只得再次替前夫做事。時樾得知此事後當面找安寧問清楚,安寧坦白她這樣做是逼不得已,可是時樾已不再相信安寧,更坦言自己無法再像從前一樣愛她了...

南喬去了找時樾,把他狠狠罵個痛快,最後時樾還是無法強裝不喜歡南喬,兩人相擁,終於再次在一起。另一邊廂,安寧因為失去時樾而變得傷心欲絕,阿泰本想安慰安寧,在她身邊支持她,沒想到安寧卻把他狠狠推開...

南喬獲邀出席亞洲科技大會,這是讓即刻飛行更上一層樓的好機會。可是南喬卻以公共演講恐懼症為由,拒絕了溫笛。溫笛找了時樾當說客,好不容易南喬終於肯首。可是這時候,就出現了鳳凰系統代碼被洩露的緊急事故。原來這一切都是安寧搞的鬼。可是南喬並沒有慌張,更趁這個機會做了她一直想做,但是遲遲未做的事情!

即刻飛行的危機完美解決了,南喬新的概念更得到政府的欣賞。在事業上面得意,南喬跟時樾在愛情生活上也甜甜蜜蜜的,兩人開始了甜死人的同居生活。可是溫笛對著那個不解風情的常劍雄,卻完全失去了女強人的作風,面對一個怎樣暗示都不接招的大直男,溫笛能夠和常劍雄展開感情線嗎?

南喬父親撞破時樾在南喬家過夜後,主動提出要見時樾,時樾有自信地覺得南喬父親一定會喜歡他。溫笛喜歡上劍雄,劍雄父親為了幫助兒子早日成家,主動提出幫助溫笛,究竟溫笛能夠成功嗎?

時樾到南喬家,卻被南喬的爸爸指他已經知道時樾的背景,認為時樾跟本配不上南喬,南喬聽到後處處為時樾辯護,時樾於是把自己的身世告訴南喬的爸爸,讓他可以接受自己。時樾和南喬的關係亦越來越穩定,而即刻飛行也研究到一項新技術。

南喬被泰哥綁架了,並想要殺了她。時樾收到她的求助信息後便趕到即刻飛行,並和策劃一切的安寧表白內心的想法,希望安寧也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安寧最後決定自首。在即刻飛行的無人駕駛載人飛行器發布會上,時樾向南喬求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