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相愛的關係

只是相愛的關係

集數

《只是相愛的關係》由《The Package》金鎮元導演執導與《秘密》劉寶拉作家合作打造。此劇講述即使面對困境也堅持到底的人們,彼此擁抱互相療癒的溫暖愛情故事。

2005年,文秀帶是童星的妹妹到一個商場拍片,她在中途找到當時的男友,而康杜則在商場內等待父親下班,可是商場卻突然倒塌了,康杜的父親和文秀的妹妹在意外中慘死,而文秀和康杜則大難不死。多年後,康杜在街上遇見吞了他工錢還開除他的前老闆正在餐廳用餐,忍不住出言挑釁,卻慘遭黑道圍毆。文秀路過遇見受傷的康杜,將他送到父親家暫歇,並替他治傷。

文秀想起康杜是之前自己救過的人,之後又在公司見到康杜進出,原來是徐株元要李康杜負責監視施工現場。兩人在便利店碰面,康杜向文秀表示自己不會相信別人。原來當年商場倒塌意外中,文秀先獲救,但沒有告訴別人還有康杜壓在下面,使康杜留下了陰影…

文秀去看工地現場,並進入危險區域,康杜沒有見到文秀的身影,怕她會出事,於是去救回呆坐著的文秀,並將安全帽和外套給她遮雨。文秀對此十分感激,兩人又記起之前幾次的相遇。公司安排有份負責項目的同事聚餐,文秀偷聽到康杜和株元的對話,得悉康杜砸了工地的紀念碑,猜到李康杜也是受害者。原來兩人受困時,曾經在意外現場互相扶持,只是文秀全都忘了。

文秀對康杜有諸多好奇,並跟著康杜回到住家頂樓,康杜得知文秀忘了當年的事,在掙扎到底該不該告訴文秀當年他們在意外時已相遇的事,但他看到文秀因沒有了當時記憶而活得更快樂,還是開不了口。株元要文秀和康杜負責紀念公園墓碑的設計工作,文秀和康杜一起去選石材,談了許多當年的事,康杜的心裡一直忘不了坍塌現場抓著自己的人,更不斷出現幻聽。

文秀見滂沱大雨下康杜不在工作室,於是跑到工地四處尋找,發現康杜正像瘋子般挖地基的破洞處,嚷著裡面有人,但其實只挖出一隻鞋,但地基因此有坍塌的危險,文秀立刻用身體擋住木板牆,康杜直到此刻才清醒,經過這一晚兩人的關係親近不少。康杜和文秀繼續為紀念碑的事到處外勤,康杜認為紀念碑不應只為做秀,而是要為離世者和他們的親屬,兩人決定去找當年意外的遺族,

文秀獨自去參加崔日道母親的喪禮,之後來工地找李康杜,但康杜已經跑了。康杜回家後發現河文秀竟和尚滿在他房裡等著,這才知道河文秀找他一天了。李康杜送河文秀坐公車,兩人分開後,心裡都想著對方。康杜見文秀心情不好,陪她去遊樂園玩。康杜想起受困當時兩人相處情形。康杜見河文秀被賣鳳梨的小販威脅,出手制止,並且要河文秀別甚麼事都隱忍,兩人到喝酒後一起散步,文秀借著酒意親了康杜。

株元身體不適,還是來工地巡視,本想勉強去視探下水道的狀況,但差點跌了下去,康杜及時伸手救了徐株元,自己卻跌傷了。文秀聽到康杜受傷的消息,坐在康杜家門外等他,直到見到了康杜沒事後才放心,康杜陪著文秀去處理婉津和振英的爭執,文秀不小心跌倒撞到頭,讓金婉津非常緊張,提及當年事故後河文秀曾經失憶,得悉真相後康杜十分糾結。康杜再度被意外當時崔星材的幻影所擾,這時文秀來關心他。

康杜和文秀在奶奶的安排下見面,本想要撮合他們,但原來兩人早已相識,並相處甜蜜。文秀再次提到當年的意外,並因為自己失了憶,忘記當年救她的人而自責,康杜牽著她,要她不要內疚。意外遺族之一的李仁勇在工地見到康杜,當著文秀的面提及康杜父親是殺人犯,當年因偷了鋼筋,害死大家,兩人大打出手,文秀得悉消息後不理李康杜,自行離開。株元陪康杜去洗澡,他坦言早知康杜的身分。

康杜打算讓文秀和周元一起,文秀因為康杜感到難過,她向友人傾訴,友人指出文秀其實是喜歡對方了。康杜被開除,但沒向文秀說明,康杜打算離開一會兒。文秀後來終於知道了康杜開除一事,可是聯絡下上康杜。宥珍找了文秀,告訴了文秀和同為和生存者,讓文秀知道了真相。文秀不顧一切到處找康杜,終於在碼頭看著康杜離去...

康杜嫲嫲來了澡堂找文秀,康杜嫲嫲在澡堂泡浴時暈倒了。文秀送了康杜嫲嫲到醫院,醫生說了康杜嫲嫲面臨生命危險,可是康杜嫲嫲堅持出院。文秀找了醫生了解後,聽說康杜嫲嫲不希望康杜知道病情,可是文秀認為康杜不知情會令他受傷,醫生聽說了後,致電了在漁船的康杜...

康杜嫲嫲突然命危,送往手術後無法甦醒。由於在嫲嫲住院時簽署了文件,醫生會拿走呼吸器而不拯救她,康杜不肯接受,在文秀安撫下才冷靜下來,康杜嫲嫲最終過身了。嫲嫲留下了信叫康杜「不能被過去的事所牽累」...

康杜和文秀在一起了,康杜決定要重生成為人類過日子,買了衣服又把欠債還了,並重新開始上班。康杜和文秀一起拜訪當年意外未收屍者的遺囑,讓他們知道意外追悼公園的企劃,文秀因為穿太少而生病,康杜漏夜探望文秀,文秀沒讓媽媽知道拍拖一事...

文秀媽媽知道文秀在生物城工作,不明白她為何不接受徐株元這樣的對象,卻喜歡李康杜。文秀媽媽去質問文秀爸爸,才知道他想轉讓麵店了。一天,文秀提早回家陪母親,可是她回家沒見到母親,原來母親去看妹妹的墓。母親回來後,再度責怪河文秀沒和妹妹在一起。二人吵了起來,文秀接著穿著拖鞋就跑去找爸爸,要爸爸回家陪母親。李康杜接到文秀爸爸電話去陪伴文秀,揹著她離開麵店,來到婉津家。金婉津見狀,拉了金振英離開,給兩人獨處。李康杜安慰河文秀,要她和自己一起努力幸福起來。

文秀去崔星材家見崔媽媽,察覺崔媽媽還以為崔星材活著。當年李康杜受困時,和星材相處過一段時間,星材傷勢嚴重,最終吐血身亡。康杜用星材的手機照亮環境,將崔星材當活人交談。康杜和文秀再度來到星材家,文秀坦言星材是因為她,才沒機會長大成人。李康杜為了替河文秀叫回可疑的回收車,差點被沒綁好的水泥柱砸傷,昏倒在地。文秀陪著醒來的康杜回家,文秀發現了康杜的一堆沾有鼻血的衣服,又見到星材的手機,一時難以接受想要離開...

文秀知道了事實,覺得自己十分對不起康杜。於是,二人分手,康杜提出要文秀至少和自己見面到完成紀念碑為止。在英逼康杜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很糟,必須要進行肝移植。康杜本想隱瞞文秀病情,可是在英知道文秀絕對不想由他人口中聽到此事,要康杜好好跟對文秀說出來。在文秀家門前,康杜大叫,可是文秀不開門,康杜就暈倒了...

康杜一醒就急著找文秀,把病情都告訴了文秀。文秀很想幫助康杜,甚至提出捐肝給他,可是文秀不符合捐肝標準。尚滿也爭著要捐肝給康杜,他是唯一初步符合捐肝標準的捐贈者,房東太太不願尚滿捐肝,折騰一番才同意尚滿捐肝,還將李康杜收為義子。經過進一步檢查,尚滿的肝不適合捐贈。康杜一天得到在英的批准和文秀約會一天,文秀要求和康杜共度一宿,當晚康杜就昏倒在文秀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