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不注定

命中不注定

集數

女主角格拉琪與尼丕是男女朋友,由於尼丕出國留學,兩人暫時分開並約定好尼丕回國後結婚。格拉琪與花花公子安瑞初相遇,兩人一開始互看不順眼,但在接觸中逐漸發現對方的優點。男方對女方展開熱烈追求攻勢,兩人墜入愛河。格拉琪在結婚前與他發生關係並懷孕,尼丕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的孩子遂與格拉琪離婚。

三明沛區一制革廠發生二氧化硫洩露事故,急需消防員 醫生和護士,格拉琪護士和尼丕醫生等人負責此次任務,現場環境極其複雜,傷者眾多,有一位傷者已經沒有呼吸了,尼丕醫生做了緊急救助,傷者恢復了生命特徵,消防員救出一名小女孩,孩子已經奄奄一息了,格拉琪護士趕到,對孩子進行心肺復蘇,但孩子一直沒有反應,大家覺得孩子已經沒有希望了,但格拉琪並沒有放棄,堅持繼續為孩子進行救助,在格拉琪的努力下,孩子終於有了生命體征。尼丕醫生和格拉琪從小生活在一起,尼丕醫生一直照顧她,並喜歡她,格拉琪沒有拒絕尼丕醫生的愛慕,但她對尼丕醫生只有兄妹之情。醫院來了一位得了闌尾炎特殊的男病人安瑞初,他是這家醫院基金會的會長,術後他要求喝水,被格拉琪嚴詞拒絕了,因為他剛做完手術不可以喝水飲食,兩人首次見面就對彼此印象深刻有點討厭對方。 安瑞初的親戚表面關心他,實際一直想霸佔他的會長之位。安瑞初內急想上廁所,家人處理不了,於是呼叫護士,但其他護士不願照顧他,於是她們讓格拉琪去,格拉琪扶安瑞初去廁所,安瑞初由於著急把褲帶系了一個結解不開,這是格拉琪竟幫他解,安瑞初的家人冷嘲熱諷的說護士就得不拘小節啊,不然是勝任不了的。醫院為安瑞初備好食物準備送去被安瑞初妹妹攔下,隨後換成魚翅。臨近傍晚,家人都不願守夜,於是她們叫了特護,而今晚正好輪到格拉琪。安瑞初有一個名義上的女朋友柯麗雅,但他們互不相愛。在守夜期間安瑞初要求飲食,格拉琪說還需半小時。飯後,安瑞初與格拉琪閒聊,說如果他有妹妹 孩子 外甥 孫女的話絕不會讓她當護士,因為醫院男士多,而男士…,格拉琪反駁說他心胸狹隘。

護士長茂姐問格拉琪安瑞初是否好照顧,格拉琪說她寧願去慈善樓照顧窮苦病人。格拉琪在回家途中遇到尼丕醫生,尼丕醫生告訴她,他需要去照顧安瑞初,教授非常喜歡他 擔心他,打電話要尼丕給安瑞初先生最好的照顧。安瑞初的公司TJK GROUP,股票下跌,因為安瑞初的媽媽向媒體說錯病情,於是親戚們借此不停責怪她,並要求她讓安瑞初在追求他的兩個女人中,選擇柯麗雅。安瑞初回顧格拉琪說的話,對她好感度有所上升,要求格拉琪再次作為他的特護,但醫院有規定特護要求輪班制。 尼丕醫生被要求在發佈會上解釋安瑞初的病情,帕尤諷刺他,他和帕尤發生衝突。安瑞初的朋友來看他提到了格拉琪,他才知道原來格拉琪也是一種花的名字。梅達診所又有病人危及,需要格拉琪幫忙。原來有一個病人,懷孕4個月,吃藥落胎但沒有成功,血流不止,格拉琪打電話向尼丕醫生求助,尼丕醫生趕到後,他發現是幫人落胎而拒絕,因為泰國落胎是違法的,如果他幫忙他會有罪孽感,要求她們將病人送去醫院。尼丕始終感覺罪孽滿滿,但格拉琪告訴他這位病人是被侵犯導致懷孕,阿姨才會幫助她。 格拉琪來幫安瑞初檢查身體,安瑞初故意躲起來和她捉迷藏,結果被格拉琪教訓。安瑞初問格拉琪她是否知道有一種花叫格拉琪,問她好不好看,格拉琪讓他自己查。檢查後,安瑞初放了一首格拉琪之歌,故意靠近格拉琪放。突然,一位病人哮喘發作,格拉琪很專業的讓病人恢復正常,這一切安瑞初看在眼裡,好感度又一次上升。

格拉琪找到尼丕醫生和他商量關於安瑞初贊助的事情,但是尼丕卻吃醋她和帕尤醫生一起出去兩小時,格拉琪表示自己早已下班,找他是為說事。格拉琪表示安瑞初先生想給她基金學習,但她拒絕了,她想給尼丕,尼丕卻只知道吃醋,說安瑞初耍手段。小芭和男友在家玩耍,安瑞初回來了,他們寒暄了一下,之後小芭問安瑞初覺得她的男友怎麼樣,因為親戚們反對他們交往,安瑞初表示只有小芭幸福他都同意。格拉琪猶豫了很久打給了安瑞初和他商量贊助的事,安瑞初堅持要給格拉琪,格拉琪堅持要給尼丕醫生,兩人僵持不下,最終安瑞初還是答應了格拉琪的要求並約第二天在辦公室和她面談,格拉琪由於一些事誤會安瑞初以為他在開玩笑,安瑞初不滿格拉琪如此看他,並表示要行動給她看。安瑞初帶格拉琪去會議室商量關於資助尼丕醫生的事,結果親戚們對格拉琪冷嘲熱諷,對安瑞初指桑駡槐,反對安瑞初資助,面對此情景,安瑞初表示資助的資金是他自己私人的錢,和基金會沒有關係,親戚們頓時啞口無言,而格拉琪也反駁他們的言語,安瑞初帶格拉琪離開,親戚們又氣又無奈。安瑞初想帶格拉琪一起去找尼丕醫生,但格拉琪表示她可以自己去,他們分開走,兩人爭論了一些,格拉琪最終答應一起走,尼丕見他們一起來心生醋意,對他的提議感到質疑,格拉琪一直勸服他答應,最終他答應。安瑞初約尼丕醫生見面談並要求帶上格拉琪一起。開始談時尼丕並不太感興趣,當安瑞初說導師是波特卡特博士,尼丕非常興奮並答應了,但過後又反悔,因為他疑心十分重,他覺得安瑞初是故意支走他,以便和格拉琪相知並相悉,他故意在安瑞初面前向格拉琪求婚,安瑞初氣憤離去,格拉琪拒絕了尼丕的請求。

尼丕醫生來為安瑞初先生檢查,安瑞初傷口癒合得挺好,臨走時安瑞初問尼丕醫生格拉琪在哪,他想報答她,尼丕醫生說格拉琪去民事救援大樓,很長一段時間不會來這裡了,柯麗雅表示她會為格拉琪準備禮物。民事救援大樓病人很多,格拉琪十分忙碌,但她依舊十分有條理,尼丕醫生吃安瑞初的醋,對格拉琪冷嘲熱諷。 安瑞初的親戚來接他出院,對他假意的噓寒問暖,柯麗雅買了一些禮物和安瑞初一起送給醫院的護士們,安瑞初拿了一個顏色特殊的禮盒,準備親自送給格拉琪,柯麗雅表示想和他一起去,但中途她嫌棄民事救援大樓的病人以及環境,於是讓安瑞初自己去,一位病人家屬不聽醫生的話給病人買了一些禁忌的食物,被格拉琪制止,病人沒忍住吐在格拉琪衣服上,而這一切被安瑞初看在了眼裡。安瑞初病癒出院了,但會偶爾想起格拉琪,媽媽沉迷于追星中,妹妹小芭陷入熱戀中,叔叔本想繼續代安瑞初行使總裁職責主持會議,其他股東有異議,這時安瑞初突然出現,使叔叔十分尷尬,會議討論公司污水處理系統,安瑞初堅持認為應該要增加污水處理池,對社會負責,但叔叔嬸嬸他們堅持開發工廠的污水處理系統,這樣可以減少開支,會議陷入僵持,安瑞初憤然離場。 帕尤醫生對格拉琪有偏見,對她冷嘲熱諷,但他們一起救了一位病人後對她有所改觀。基金會準備設立三項基金幫助有才能的醫生和優秀的貧困孩童,安瑞初想以個人名義贊助格拉琪出國留學深造,他通過帕尤醫生約到格拉琪,想和她商討贊助的事,但是格拉琪卻表示希望把這個機會給尼丕醫生,因為這樣才能發揮作用。

格拉琪找到尼丕醫生和他商量關於安瑞初贊助的事情,但是尼丕卻吃醋她和帕尤醫生一起出去兩小時,格拉琪表示自己早已下班,找他是為說事。格拉琪表示安瑞初先生想給她基金學習,但她拒絕了,她想給尼丕,尼丕卻只知道吃醋,說安瑞初耍手段。

安瑞初以為尼丕和格拉琪相愛,並準備結婚,一氣之下向柯麗雅說可以他們可以訂婚了,即使他們並不相愛,在他們談話期間普來了,原來柯麗雅約了她愛的人普,為了防止安瑞初和普撞面,柯麗雅的弟弟用盡方法拖住普。柯麗雅敷衍安瑞初,打發他回去。開車途中,安瑞初回憶和格拉琪一起的時候露出笑意,他已不知不覺漸漸愛上了格拉琪。

安瑞初由於一直幫倒忙,意識到自己應該停止了但又沒有事情做於是就在吊床上睡著了,醒後他找到格拉琪,讓她給她一杯咖啡,格拉琪正在給醫生護士們製作飲料,安瑞初表示有簡單方法,但這個方法十分浪費,格拉琪又一次教訓了他。 飲料製作好後,格拉琪和安瑞初給大家分發大家,這時有位婆婆來賣冰沙了,安瑞初全買了分給大家,像小孩子一樣自己製作冰沙,格拉琪對他的表現有了一點點好感度。安瑞初手機掉了問格拉琪知道嗎,格拉琪誤以為他認為是村民手腳不乾淨,又對他說教。 過了一會一位婆婆拿著手機來找主人了,格拉琪表示看吧這裡的村民不會偷東西的,晚飯過後格拉琪和安瑞初一起和孩童唱歌,兩人對彼此的好感度都再次上升,第二天格拉琪他們要去另一個地方,安瑞初表示要一起去,讓格拉琪帶路,格拉琪拒絕了。由於格拉琪不願帶路而安瑞初又不小心跟丟了而導致他迷路了,手機也沒有信號,格拉琪沒看到安瑞初跟來也有一些擔心。 安瑞初在找路途中看見一間寺廟,他打算進去找人問問,大師對他比較好奇於是準備給他進行科學預測表示他一生會有兩個伴侶,會遇到困難,會有女生令他傷心,建議他多做善事及功德,對他在困難期會有幫助,安瑞初表示自己不會因任何女生而傷心,大師送了一條祝福繩給他,安瑞初向大師又要來一根。 安瑞初一直沒來這令格拉琪有些擔心及分心,她的同事建議聯繫給她的電話,她正想打卻發現手機沒信號,安瑞初在找路途中車沒油了,鬱悶萬分,正好一位大姐路過,安瑞初讓大姐幫忙賣油,大姐不僅幫忙買了油,還幫忙通知了格拉琪,安瑞初見到格拉琪,激動的抱住了她。

一位婆婆的腳有些問題,她害怕截肢,也擔心醫藥費昂貴,一直吵著要回家,安瑞初安慰她,並表示自己會承擔醫藥費,讓婆婆心情有所平復,也讓格拉琪對安瑞初又一次有所改觀,愛情的種子正悄悄地在發芽。小芭帶博士見長輩,本以為哥哥安瑞初也會在,有哥哥可以為其說話就簡單得多,結果安瑞初不在,那些親戚一直諷刺博士出身低微,但博士不僅沒有因此生氣,反而向小芭求婚,讓小芭很感動,於是小芭答應了。護士們舉辦了一場晚會,娛樂當地的百姓,結束時,突然有一位村民的腳抽筋,安瑞初協助格拉琪,幫村民治療,這讓格拉琪對他的好感度又上升不少,隨後村民一起歌舞,安瑞初邀請格拉琪一起跳,但被拒絕,後來他們為對方綁上聖繩後,安瑞初表示要回曼谷了。回到曼谷後,安瑞初發現了小芭的婚帖,安瑞初有點震驚,於是問妹妹是否真的準備好了,應該要花更多的時間去了解清楚,不應該如此草率地決定,和一個不太良好的人拍拖,他不反對,但是結婚關係到一生的幸福,是否應該多考慮,但是小芭表示他們相愛,準備好成為彼此的另一半,並問安瑞初是否有要邀請的人,一開始,安瑞初表示沒有,後來表示想邀請格拉琪,並讓小芭親自邀請,在小芭的親自邀請下,格拉琪在婚禮當天如期到達,期間被柯麗雅冷嘲熱諷了,讓她心情不適,而安瑞初的叔叔嬸嬸們在婚禮現場對小芭冷嘲熱諷,話中帶刺,說話十分不好聽,這一切都被格拉琪看在眼裡,並記在心裡,而帕尤醫生的一句「想成為他們家的成員 ,就必須無限地鬥爭」,讓她覺得自己要遠離。

小芭在婚禮上表示和博士會彼此包容,愛可以戰勝一切,而博士用一首歌表達他的愛~ 婚禮結束後安瑞初表示想送格拉琪,但格拉琪拒絕,讓他陪妹妹完成接下來的事,但安瑞初表示婚禮的事他都安排好了,格拉琪最終同意了。在取車途中發現柯麗雅和普,十分有愛,格拉琪努力開導他,安瑞初卻開玩笑裝憂傷,妹妹發現博士原來真的騙她,接受不了。安瑞初帶格拉琪來到碼頭邊,唱歌給她聽逗她開心,之後告訴她他早就知道柯麗雅和普的事,還表示有錢人的世界不相愛也可以訂婚結婚,但他很難理解為什麼柯麗雅可以如此遊戲人生,如此能演戲,格拉琪在同情他的時候漸漸的產生愛意....

小芭發噩夢,夢見博士要離開她,格拉琪安撫她,導致沒怎麼睡覺,第二天精神欠佳,尼丕又打電話質疑她為甚麼不接電話,然後告訴她,他覺得有個女性朋友喜歡他,但他只愛格拉琪一個,格拉琪有工作要做,於是掛了電話,尼丕很生氣。安瑞初接格拉琪下班,手捧鮮花,格拉琪表示不需要,安瑞初說這是給小芭的,讓格拉琪送討好她。在格拉琪的安撫下,小芭終於說出了實情,安瑞初知道妹妹被騙後,十分生氣,表示要找博士算帳,小芭攔住他,讓他不要去,並請求讓她自己處理。安瑞初和格拉琪外出吃飯,安瑞初一直抱怨和吐槽博士,但格拉琪卻表示博士可能有他自己的原因,不全是他的錯,安瑞初問格拉琪是否菩薩上身,對每個人都那麼善解人意,但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愛上她的,並準備向她求婚。格拉琪回憶安瑞初說的話,在他們結婚之前要改變的事,是尼丕對格拉琪的愛,心中有些暗喜,以至於沒聽見其他人對她說的話。尼丕又打電話問格拉琪為甚麼都不看他的訊息 連已讀都沒有,格拉琪表示之後她會看的 現在她要吃飯,之後再聯絡,就掛斷了電話。醫院其他人對格拉琪議論紛紛,說她有個帥醫生男朋友在外國,還有更帥的有錢情人,而他們不知道她和尼丕醫生只是兄妹。安瑞初找到了博士,教訓了他一頓,並告訴他最好趕快解決這件事 ,他不想再看到博士,安瑞初的叔叔嬸嬸又唯恐天下不亂,拿著不實的報導在小芭面前加鹽加醋,故意刺激她,於是,媽媽趕走了他們。柯麗雅和柯麗希又來到安瑞初的家,為爭安瑞初而爭吵。安瑞初帶格拉琪看房子,並表示這棟房子將會是他們的新婚房,格拉琪表示他太瘋狂了。

尼丕醫生做了一個實驗手術很成功,亮心表示希望他留下了,但尼丕表示泰國非常需要醫生,要他背信棄義在國外當醫生不可能,在泰國一個醫生按比例要照顧七千個病人,在國外讀完書應該回國為國家做貢獻。 安瑞初在妹妹面前花式秀恩愛,把妹妹弄蒙了問安瑞初怎麼回事,安瑞初表示他和格拉琪相愛 他努力求婚,但格拉琪還未同意,格拉琪表示安瑞初在開玩笑,小芭表示安瑞初是認真的。事後小芭表示她喜歡格拉琪,但不是想要她成為嫂子的那種喜歡,她當嫂子會很困難,會遇到想像不到的事情,她會很難融進他們的世界。 博士來找小芭,希望他原諒,小芭害怕的離開躲起來,博士一直求她原諒,終於小芭打開門準備和他談,但親戚們又來譏諷博士,說他是來騙家產的,博士生氣離開,小芭哭喊暈倒。安瑞初親戚們又開始添油加醋,表示無論如何都要離婚,希望博士真的離開他們家 做個功德洗洗黴運,博士突然回來還表示他不離婚 就這麼痛苦著挺有趣,既然他們認為他是覬覦錢財,他就覬覦給你們看。 安瑞初和格拉琪一起做功德佈施,格拉琪表示現在小芭好了 她沒有必要作為特別護理再去安瑞初家了,安瑞初表示下次格拉琪就是作為我的妻子來他家了,並問格拉琪什麼時候辭職,格拉琪表示穿上那套白色制服很幸福。 安瑞初和格拉琪一起逛街,安瑞初要求格拉琪用親密稱呼稱呼彼此,格拉琪不願意。親戚們在討論小芭離婚的事宜,安瑞初進來表示自己要和格拉琪結婚,親戚們一聽急了都反對,他們想讓安瑞初犧牲自己和柯麗雅結婚,以此讓公司更好,但是安瑞初媽媽表示支持兒子。

安瑞初到處和別人說他要和格拉琪結婚了,這讓格拉琪有些抱怨了,安瑞初表示不結不行了,他跟公司還有家裡面都說了他要和格拉琪結婚了。他還表示要是他們結婚了,格拉琪也不用做任何改變,就做原來的自己 他會為了格拉琪而改變,如果格拉琪想來普通的地方買東西,他也會每天都跟格拉琪一起來。飯後格拉琪和安瑞初嬉戲了一會,安瑞初準備回去時遇見了梅達阿姨,梅達阿姨告訴格拉琪要記得保護自己,發生什麼事 男人很輕鬆,只有女人要自己獨自面對困難。柯麗雅和普一起過聖誕,柯麗希告訴她安瑞初和格拉琪在一起,並譏諷她。

柯麗雅聯繫不上安瑞初在家發脾氣,這時普來了並告訴她,他要去日本做駐日大使了 ,柯麗雅表示意思是你要丟下她了,讓普不要去。 安瑞初和格拉琪晚上住在標準間,安瑞初一直行為古怪,甚至故意用手機放壁虎的叫聲,並表示自己害怕,跑到格拉琪的床上,格拉琪示意他回去,他又表示他怕幽靈,格拉琪表示只准抱抱,他開心的抱著格拉琪一起睡。安瑞初回到家,媽媽表示叔叔嫂嫂姐姐們要和小柯聯手搞垮你。安瑞初十分氣憤到柯麗雅家告訴她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和柯麗雅結婚,柯麗雅不愛他,他不愛柯麗雅,那為什麼要結婚。他知道柯麗雅愛普表示為什麼要為了父母 ,矯情的要求拋棄普。 安瑞初和格拉琪來到醫院找歐醫生,想他當證婚人,尼丕突然回來了並找歐醫生報導,這讓所有人都很意外。醫院的護士八卦安瑞初和格拉琪以及尼丕之間的事,格拉琪很不滿糾正他們表示她從來不是尼丕的女朋友。

格拉琪再次義診,這次是國家邊境地區,沒想到尼丕醫生也來了,這裡的軍隊強調去的地方仍處於危險狀態,爆炸襲擊還在持續,未得到允許切勿隨意走動。尼丕表示他沒想到會在這遇見格拉琪,如果他知道就不來了,格拉琪表示她把尼丕當成哥哥,對尼丕有好感但絕非愛情,她從來沒有欺騙沒有答應尼丕沒有給尼丕希望,格拉琪在義診期間想起安瑞初不喜歡普通水,不喜歡巴突魚,洗澡要用熱水,又回想起安瑞初親戚們說的他們準備好脫離舊圈子把安瑞初除名,安瑞初是否已經準備好能成為格拉琪口中的窮人,想到這些格拉琪哭了,因為她感覺和安瑞初可能會沒有將來。 下雨天,軍隊還未接醫生護士,突然有人表示老婆懷孕不小心摔倒,血流不止,請求醫生看看,尼丕格拉琪一起去了,途中車壞了,他們走小路,格拉琪不幸踩中地雷。格拉琪踩中地雷,村民有方法救格拉琪,但需要一個體重更重的來維持,尼丕表示讓自己來,之後等軍隊來後救了尼丕醫生,大家都非常開心。大家正高興時,一位村民踩中即時爆炸地雷,爆炸了,尼丕為了救格拉琪,頭撞到了石頭上。安瑞初問叔叔為什麼讓大家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安瑞初得知爆炸後,要求秘書想立即的去當地的辦法。 格拉琪不顧自己傷口想看尼丕醫生,護士制止了。醫生建議讓尼丕轉院,因為他們沒有先進的設備,尼丕有可能會失明。安瑞初趕到現場,十分關心格拉琪是否受傷,但格拉琪只關心尼丕的情況。安瑞初用請直升機送尼丕去塔隆維醫院,隨後他和格拉琪也趕到,醫生對尼丕進行了檢查,隨後進行手術,手術後醫生表示手術順利結束,但是視覺神經可能會有問題。

安瑞初把格拉琪送回家,中途卻接到了秘書的電話說自己的叔叔在偷偷召集公司的員工,企圖奪取自己的CEO地位。同時尼丕醫生也醒過來啦,但是卻發現自己的眼睛失明了,他幾經崩潰,身邊只有叔叔在安慰她。柯麗雅提著行李要走卻被普攔下來,幾經質問甚至拿手機裡的照片威脅才阻止柯麗雅去香港。但是其實柯麗雅去香港的原因也是想去打胎。柯麗雅到泰國醫院詢問打胎的事情,卻被阻止甚至勸說她留下這個孩子,柯麗雅憤怒離去。在和安瑞初分別後,格拉琪遇見了安瑞初的嬸嬸,卻別嬸嬸嘲諷說她是為了騙自己侄子的錢財。看著自己的侄子花大把的錢財就為了治療自己情敵的眼睛,這一切都是因為格拉琪。

安瑞初和格拉琪回到曼谷之後,安瑞初興匆匆的拿著自己專門找人定做的婚紗來找格拉琪,商量婚事。然後格拉琪卻說自己不會和安瑞初結婚,雖然兩人相愛,但是身份的差距擺在那裡,自己不想有一天兩人因為這些事情消耗掉彼此的愛,所以現在分開是最好的選擇。安瑞初失望至極,說讓格拉琪好好想想隨後轉身離去。柯麗雅休息好了之後下樓,普看到趕忙上前,說自己會娶柯麗雅,但是柯麗雅卻拒絕了。說自己這種罪孽的女人只能淪為聯姻的犧牲品,普應該找一個跟自己門當戶對的女人。

格拉琪跟尼丕的婚禮結婚,親友陸續離場。回過神來的尼丕問格拉琪,安瑞初是否知道兩人結婚的事情,並質問格拉琪跟自己結婚是因為愛情還是同情,兩人矛盾漸漸暴露出來。格拉琪轉身,看著眼盲的尼丕倒在地上一臉悔恨的可憐樣子,又忍不住回頭。 安瑞初開車到格拉琪的家卻得知格拉琪已經把房子賣掉並搬走的事情,於是安瑞初來到醫院問茂姐格拉琪的去向,茂姐看著暴怒的安瑞初不敢道出實情。格拉琪為了能讓尼丕在家自由活動,在家裡貼上了各種帶凸起的墊子,但是尼丕對這一切漫不關心。 格拉琪勸說尼丕到盲人學校學習,但是尼丕拒絕了,兩人因為這件事又吵起來了。格拉琪來到了醫院上班,卻遇到堵在醫院門口的安瑞初,趕忙跑進醫院躲了起來。安瑞初在醫院大吵大鬧,格拉琪沒辦法只好出來跟著安瑞初出來說清楚。 格拉琪再次跟安瑞初提出分手,安瑞初堅決不分手,沒辦法的格拉琪只好跟安瑞初道出實情說自己已經跟尼丕結婚了。看著帶著婚戒的格拉琪,安瑞初還是不願意相信這一切,並企圖挽回格拉琪說可以一起照顧尼丕先生。但是這些完全不能動搖格拉琪的心,安瑞初只好提出送格拉琪回家。 而回到家後的格拉琪還得面對尼丕的質問和爭吵身心俱疲。安瑞初回到家之後把自己跟格拉琪結婚的喜帖燒掉,媽媽和妹妹趕忙上前阻止,安瑞初大發雷霆,肆意破壞自己婚禮的東西。傷心欲絕的安瑞初跟媽媽和妹妹說了格拉琪拋棄自己跟尼丕結婚的事情,整個家庭都陷入悲傷之中。安瑞初的叔叔和嬸嬸在商量把安瑞初從CEO的位子上拉下來可以暫時擱置,因為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在幫自己鋪路。 安瑞初的嬸嬸來醫院找格拉琪,但是格拉琪不在,她只好找茂姐問格拉琪的手機號碼,茂姐說換號碼了,自己也不知道。安瑞初的嬸嬸和妹妹也找到格拉琪的家,問格拉琪拿回戒指,格拉琪的妹妹甚至拿出50萬的鈔票要買回戒指。

看著小芭手裡的支票,格拉琪轉身回家拿戒指,並拒絕收小芭的支票。看著嬸嬸羞辱格拉琪,小芭也決定嬸嬸說的太過分,但是嬸嬸明顯沒有收斂。格拉琪把戒指交給了小芭後轉身離開了,兩人隔著鐵門物是人非。 亮心回來後從成醫生那裡得知尼丕結婚的消息,又在廁所遇到了嘔吐的格拉琪。格拉琪經過育嬰室的時候,看著可愛的嬰兒若有所思,護士問格拉琪是否也想要一個小孩,格拉琪搖了搖頭。 安瑞初的嬸嬸找到柯麗雅,讓她從新跟安瑞初在一起,柯麗雅有些動搖。柯麗雅來到安瑞初的家裡,並請求跟安瑞初一起去寺廟做功德,安瑞初的媽媽同意了。一行三人來到了郊區的寺廟做功德,媽媽看著柯麗雅似乎也很滿意。 亮心跟著成醫生來到格拉琪和尼丕的家裡,隔著鐵門看著格拉琪正在耐心的教尼丕走路,兩人親密恩愛。看到這一幕,亮心沒有進去拜訪就走了,成醫生也仿佛明白了什麼,調侃亮心說她失戀了。 格拉琪來到醫院上班,但是大家都在討論安瑞初和柯麗雅。看著安瑞初和柯麗雅親密的照片,格拉琪忍不住跑到廁所吐了。在吃晚飯的時候,格拉琪跟尼丕說自己已經懷孕一個月了,尼丕喜出望外並跟格拉琪反復確認,沒有看到格拉琪眼含的淚水。 柯麗雅跟安瑞初在日本舉行了婚禮。兩個月後,柯麗雅大肆佈置家裡,因為這件事情安瑞初跟柯麗雅吵了起來。柯麗雅跟朋友坦白了自己沒辦法懷孕的事情,朋友出主意說讓安瑞初找代孕。懷孕七個月的格拉琪在醫院遇見了安瑞初,趕緊躲了起來,得知格拉琪懷孕的安瑞初的媽媽也催柯麗雅趕緊給自己生一個孫子。

安瑞初媽媽住院期間,格拉琪一直躲著安瑞初,安瑞初也裝作不關心的樣子。但是兩人終究還是在醫院的電梯相遇了,安瑞初趕忙追出去質問格拉琪懷孕幾個月了,似乎懷疑格拉琪懷的是自己的孩子。 安瑞初把格拉琪送回了家,尼丕知道是安瑞初把格拉琪送回來就把安瑞初請進了家門。尼丕拒絕了安瑞初提出的幫助他治療眼睛的提議,格拉琪出來送安瑞初,兩人在門口吵起來了。正好遇上了前來找安瑞初的柯麗雅,安瑞初不想生事拉著柯麗雅走了。尼丕看著格拉琪遲遲不回來一直在門口大聲催促著格拉琪回家。兩人進家門之後尼丕又大發雷霆,尼丕提出讓格拉琪辭去醫院的工作,兩人又大吵了一架。 而另一邊回到家的安瑞初跟柯麗雅也大吵了一架,氣急攻心的安瑞初跑到了醫院照看自己住院的媽媽,媽媽看著心事重重的兒子趕忙安慰起來。來到醫院上班的格拉琪帶著果籃來看望安瑞初的媽媽,安瑞初躺在一邊偷聽兩人的談話。安瑞初的媽媽得知格拉琪懷孕7個月的事情後也說起來自己生安瑞初的趣事。安瑞初對格拉琪懷孕7個月的事情耿耿於懷。 柯麗雅來醫院詢問昨晚安瑞初是否是在醫院過的夜,正好遇上了格拉琪,而格拉琪突然肚子疼,準備分娩。正好趕來的安瑞初連忙讓人找輪椅,急衝衝的把格拉琪送進婦產科,情急之下還走錯地方。看著疼痛不已的格拉琪,安瑞初也似乎能感同身受,也非常著急。一路上都是安瑞初在陪著格拉琪,教她深呼吸,有安瑞初的陪伴格拉琪也慢慢鎮靜下來。安瑞初的媽媽進來手術室,安瑞初的叔叔和嬸嬸趕過來質問安瑞初在哪裡。這時的安瑞初正陪在產房,給正在生產的格拉琪加油打氣。看著痛苦的格拉琪,安瑞初著急萬分,但是看著格拉琪順利生出了一個兒子也由衷的為她開心。 亮心終於下定決心來尼丕的家裡看望尼丕,尼丕非常開心。安瑞初的媽媽手術也已經結束,但是安瑞初卻不在,叔叔嬸嬸和柯麗雅也明朝暗諷安瑞初不來陪著自己的媽媽,卻被突然出現的安瑞初堵了回去。

安瑞初想看孩子,這時尼丕醫生來看孩子了,他只能在窗外看孩子,安瑞初懷疑孩子是自己的,因為孩子如果早產孩子應該會進溫箱,他向醫生求證,這時亮心來了,他趕緊躲起來走了。安瑞初媽媽要送嬰兒用品給格拉琪,答謝她之前的照顧,柯麗雅表示格拉琪可能不方便收他們的禮物,安瑞初媽媽已經不適合再送她禮物了,但媽媽抱怨她是送給孩子,因為安瑞初和格拉琪兩個人不肯生孩子。安瑞初帶著媽媽和禮物來看格拉琪和她的孩子,尼丕醫生得知是他們,趕他們出去。亮心也懷疑孩子不是尼丕醫生的,於是問醫生格拉琪孕期實際是幾個月,醫生表示無可奉告,格拉琪和尼丕不是孩子了 而且他們已經交往很久了。但亮心表示格拉琪和安瑞初在和尼丕醫生結婚前交往過,並暗示孩子可能是他的,這一切被安瑞初聽見了。 尼丕醫生想幫忙格拉琪帶孩子,但他做的多錯的多。亮心帶來一位保姆來到格拉琪和尼丕家,格拉琪很不喜歡,亮心告訴尼丕瑪麗曾經是他們醫院的嬰兒看護,瑪麗很厲害的 在這裡幫幫格拉琪的忙,尼丕醫生同意了還表示感謝亮心,格拉琪只能接受。安瑞初問媽媽一些問題,媽媽表示如果他問的問題是跟他有直接關係的話,請清楚的說,安瑞初表示格拉琪和尼丕的孩子 他覺得那個孩子是他的,正要討論時,柯麗雅回來了,喝醉酒了,安瑞初把她抱進房間,她卻呼叫普的名字,知道是安瑞初後問他,他們多久沒有一起了,並要求一起洗澡。安瑞初和柯麗雅一直沒有孩子,這讓安瑞初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可能有不育症,於是向歐醫生求證,歐醫生讓她去檢查一些,兩小時就可以出結果。安瑞初想資助尼丕做手術恢復光明。

柯麗雅要在家拍節目,清理家裡的東西,安瑞初看見他的東西被拿出來問這是他的箱子 拿出來做甚麼,柯麗雅表示這都是舊照片正要讓保姆扔掉,安瑞初看見是自己兒時的照片,讓保姆稍後送去他辦公室,並拿了一張照片。安瑞初回到房間拿出照片和格拉琪的孩子比對,發現十分像,柯麗雅對安瑞初不關心她的事,而懊惱,搶了安瑞初手中的照片撕毀了。尼丕為孩子的未來做了很多策劃,並表示寶寶一定不會是普通人,想親眼看孩子。安瑞初來到格拉琪和尼丕家,想看孩子,乘保姆買東西時和孩子玩,保姆以為他是偷孩子的,大聲呼叫,正好格拉琪來了,安瑞初表示自己是來告訴他是來告訴尼丕醫生關於手術的進展的。並表示這次算實驗,不是他的恩惠。亮心看見了他們在聊天。 亮心對尼丕醫生說了她看見了格拉琪和安瑞初一起,隨後離開。尼丕大怒質問格拉琪。安瑞初開會表示要決定是否要承擔治療尼丕醫生的手術費,親戚們一味的反對,到投票時票數相等,但柯麗雅還沒有投票,決定性票在她手裡。她最終決定同意。安瑞初動身去美國商討手術事宜,安瑞初媽媽和妹妹討論安瑞初投資治療尼丕醫生,是否是為了把格拉琪搶回來,媽媽表示不知道,她更不懂為甚麼好好的格拉琪會拋棄安瑞初,柯麗雅帶人來要裝修安瑞初媽媽和妹妹住的家,安瑞初媽媽不同意,柯麗雅威脅說安瑞初公司股價現在很糟糕,而她的父母偶爾也會和他們股價有些許關係。尼丕醫生決定接受安瑞初提出的計劃。安瑞初真心想幫尼丕醫生恢復光明,以繼續為大家服務,要求醫生配合想讓尼丕醫生認為這是一項實驗研究。

亮心問格拉琪和尼丕從中學就有特殊關係了,格拉琪表示她一直只把尼丕視為兄長。格拉琪為尼丕加油,安撫他,不用擔心,表示他們一家會幸福美滿 像其他家庭一樣,就不會有人對他們說 他們家真可憐,尼丕進入手術室後,格拉琪一直在外面等待,歐醫生勸她先回去,手術完成她會及時通知她的,安瑞初也來到,表示他可以送,希望能以基金會的名義來照顧她,格拉琪表示她不會走,最後答應讓安瑞初帶孩子和瑪麗先回去。安瑞初並沒有直接帶他們回家,而是帶孩子去商場玩耍,而這被正在逛商場的亮心看見,安瑞初為孩子買下了一輛玩具車,尼丕醫生的手術出現一點一點難度,情況有點危險,格拉琪內心著急,打電話給安瑞初表示安瑞初不該讓尼丕接受手術的,明知風險大,她恨安瑞初。得知尼丕醫生情況可能不好,格拉琪指責完後,安瑞初立馬趕去醫院,由於開車沒有接媽媽的電話。趕到後安瑞初問怎麼樣,尼丕情況怎麼樣,格拉琪表示手術太難 尼丕看上去好像不行了,安瑞初安慰道手術會成功的 尼丕一定會挺過去,尼丕不會這麼輕易放開格拉琪和孩子的,一會兒醫生出來了表示手術順利,細節待檢查。安瑞初回到家發現柯麗雅和普一起。亮心來看尼丕醫生,發現格拉琪睡著了,用各種方法把她弄醒,問她怎麼可以這麼安心的睡,她想要尼丕擁有幸福 得到美好的事物,而不是似格拉琪這般糟糕的閑妻。安瑞初親戚們又召開會議一起討伐安瑞初假如最後的結果是尼丕醫生不能複明那就是白白浪費錢,安瑞初假裝打電話說尼丕有超過80%的可能得以複明,親戚們不說話了。

尼丕醫生恢復光明了,卻對格拉琪開始了一系列的懷疑,他覺得格拉琪不夠精神,沒有笑,說她不幸福,倆人又發生爭論。事後尼丕向格拉琪道歉,但是又問格拉琪為什麼和安瑞初分手,格拉琪沒有回答,只是表示他們一起把當下變得更好吧。

尼丕醫生給孩子刷牙越看孩子越像安瑞初,對孩子心生惡意,並想到要做親子鑒定,並約亮心一起。 尼丕醫生要去拿檢驗結果,於是告訴格拉琪中午不會一起吃飯,格拉琪表示可以。尼丕醫生拿到DNA化驗結果既迫不及待,又不敢打開。正打開時,亮心打來電話,表示要也想知道,尼丕讀結果給亮心聽,發現小迪真的不是自己親生的,十分激動和憤怒。

小迪睡著了,格拉琪問尼丕為甚麼還沒睡,然後說瑪麗可能之後會不做了小迪會沒人照顧,尼丕拿出DNA檢測結果,告訴格拉琪小迪不是他的孩子,讓她解釋,說她輕浮,一直逼格拉琪解釋,格拉琪終於忍不住反駁道醜話說在前,她不愛尼丕,尼丕心裡也清楚格拉琪愛尼丕如長兄,她承認她結婚前愛安瑞初和安瑞初發生關係,但這是她的事這與尼丕無關。對於掩瞞孩子身份一事表示抱歉,尼丕表示他不想再留在這裡,因為他不想看見格拉琪和她的孩子的臉。尼丕找到安瑞初表示他不會再接受安瑞初的任何幫助了,安瑞初的資助他也不會還了,安瑞初的錢令人作嘔安瑞初的行為齷齪可憐骯髒,趁他失明的機會騙他做安瑞初孩子爸爸。安瑞初知道孩子真的是自己的時有些驚訝更多的是高興。 尼丕找到院長表示想要申請調到外府的醫院,越偏遠的地方越好。柯麗雅在家請朋友聚會聲音十分大和嘈雜,安瑞初假裝打電話說他在家不在菜市場。安瑞初找到格拉琪要求談談,問孩子是否是他的,格拉琪依舊否定讓安瑞初回去照顧他的家庭,顧及下柯麗雅的感受,安瑞初表示他和柯麗雅結婚都是格拉琪的錯,格拉琪拋棄了他 所以他們才會過成現在這樣,安瑞初表示想要盡父親的責任,想要抱抱孩子,但格拉琪拒絕了他。安瑞初很苦惱·,他想要會孩子,但他不想和格拉琪在法庭鬥爭。媽媽表示或許格拉琪會想他們付贍養費,安瑞初表示格拉琪不會要贍養費她超級蔑視有錢人。醫院的護士八卦格拉琪和尼丕分手原因。尼丕回家收拾東西離開這座城市。格拉琪回到自己家,梅達阿姨把家重新交給她。

安瑞初來到格拉琪家,想要撫養自己的孩子小迪,她承認自己錯了,不應該和尼丕在一起,但安瑞初被激表示自己才是被拋棄的人,並認為格拉琪不能很好地撫養孩子,然後趁抱孩子時直接把小孩搶走。就在安瑞初開車把孩子時,柯麗雅也開車趕到攔住安瑞初。柯麗雅諷刺格拉琪是小老婆,指責她搶了自己的老公,讓自己生不出孩子,是社會的禍害。但被梅達提醒,柯麗雅自己也曾做過人流,柯麗雅因此被嚇走。 被柯麗雅鬧事之後,安瑞初覺得非常慚愧,真誠地向格拉琪道歉,表示自己只是非常想看看孩子,並請求格拉琪,甚至準備跪求。 安瑞初參加馬拉松比賽,回憶之前經歷,還是堅定自己撫養兒子的想法。 一年後,柯麗雅在跟普打電話,安瑞初默然不問。安瑞初和媽媽悄悄來到格拉琪家,趁格拉琪不在家的時候,兩人在家裡陪小迪玩,還想把小迪帶回家玩,兩人趕在格拉琪下班前回家。安瑞初和他媽媽辰希這次直接在格拉琪在家的時候過來看望小迪,提出想帶小迪去海邊玩。格拉琪最初不答應,但辰希真誠的祈求打動了她,但格拉琪還是不願一起去。三人一起愉快地在沙灘玩耍,小迪表示如果媽媽在就更好了,這是有人在偷拍他們在一起親密的照片。送小迪回家時,小迪稱呼安瑞初和辰希為爸爸和奶奶。 格拉琪很生氣,安瑞初表示還是想和格拉琪在一起,格拉琪只希望維持現狀,並且不希望他們繼續過來看望小迪。離別前安瑞初提出擁抱格拉琪,又有人在偷拍...

柯麗雅把安瑞初和小迪還有格拉琪在一起的親密照片交給歐院長,要求他開除格拉琪這樣破壞別人家庭的員工,歐院長拒絕了她。之後歐院長與安瑞初談話,建議他遠離格拉琪,這樣做會損害格拉琪的名聲,要求他理智思考這樣的行為。 柯麗雅和普打電話,要求普和他見面,並質問他是不是有了新歡,普直接掛斷電話,她急匆匆出門去找普,開車出門差點撞上了安瑞初。安瑞初選擇從TJK離職,覺得一切如釋重負。安瑞初在股東會議上建議廢除長子繼承的規定,並讓叔叔安奈擔任總裁。柯麗雅和普親密地在一起,碰到了安瑞初,安瑞初提出想和柯麗雅離婚,讓彼此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要再為生活所迫,在自己離職後,柯麗雅也不能再通過自己爸爸來威脅安瑞初。安瑞初直言這是現在最好的處理方式,她和普偷偷在一起對普的事業影響也不好,但柯麗雅不想放手。 格拉琪看到醫院裡看到新聞,TJK被控告,安奈涉嫌和政府官員有利益輸送,低價佔有農民土地。安瑞初辭去總裁職務,和柯麗雅離婚,放下一切後,身心都輕鬆了,他和媽媽妹妹準備過普通人的生活。安瑞初來到格拉琪家,請求和格拉琪回到從前,這次不要有但是,格拉琪表示還有但是,因為她雖然分手很久但還沒有辦理離婚手續,需要辦理離婚手續後才可以並要求自己親自去說。 尼丕在外府的醫院認識了芭楠,在工作中漸漸產生愛的火花在一起了,亮心從國外回來探望尼丕,尼丕介紹女朋友芭楠給她認識並表示他們準備結婚了,亮心有些失落,尼丕找到格拉琪商討辦理離婚手續的事,他們互相寒暄了一下,兩人愉快的達成一致,尼丕表示格拉琪也可以結婚了,去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格拉琪表示她會考慮。和尼丕離婚後,格拉琪和安瑞初重新在一起了一家三口過著普通而又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