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的福丹芝

回來的福丹芝

集數

內容講述一名雖然窮,但是堂堂正正地生活的女人與跌入谷底的王子相遇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福丹芝為了讓女兒入讀最好的學校,忍辱負重地在貴重學校工作。丹芝向民奎表白,卻看見民奎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同時,丹芝又撞到成旭,卻記不起自己其實和他有一面之緣...

民奎為了救回被瑞真媽媽捉走的爸爸,答應隨便找個女人結婚,最終和丹芝結婚了。同時,瑞真媽媽又要求瑞真和韓正旭結婚,以坐穩陣腳,但韓正旭和宙新集團的長子卻有大仇...

丹芝看到民奎擅自把二人的關係去註冊,雖然奇怪,卻選擇相信他。瑞真媽媽走向找正旭媽媽,指出正旭和瑞真的關係,正旭堅持要和瑞真結婚。瑞真借買漢堡,見了丹芝,更見丹芝和民奎在一起....

有傳聞說韓正旭被施壓了,為了解除一班記者們的疑惑,瑞真接受了申藝媛記者的採訪。藝媛發現瑞真在外面有男人,向瑞真查探。丹芝在電梯遇到正旭,正旭打翻了丹芝的鯽魚汁,丹芝跟著正旭到車上大吵要求賠償。

正旭把錢都掉在地下讓福丹芝自己拾回,可是丹芝不肯屈服,正旭沒有理會她揮袖而去。丹芝把錢都拿回去,希望可作為民奎的手術費,可是卻要瞞著他....

民奎知道自己的手術費是誰給的,丹芝雖然不知為什麼民奎要發脾氣,卻向他道歉。正旭以為丹芝是綁匪,更弄傷了她,丹芝一直找不到民奎,原本他在瑞真身邊...

丹芝被正旭誤會是綁架犯的事沒有平息,家長們反而要求丹芝辭職,丹芝要求正旭出面解釋時,正旭竟然拒絕!正旭在家中受到大家的討厭,大家決定找出正旭和瑞真的痛腳...

福丹芝去找了正旭悔氣,因為她被正旭誤會而被人當做誘拐孩子的人,工作因此要被辭掉了,可她是家庭的支柱。正旭發現代表交學費的吳陽光學生的媽媽是福丹芝.......

正旭被他姑姐責備說他竟敢對救了他孩子的家長福丹芝都不知感激,還把她當做誘拐犯,更因為她在學院開車你就無視她,把她當誘拐犯都不夠還要肇事逃逸.....

藝媛得知民奎接受了瑞真的支援極為生氣,更對民奎能得到支援的事感到異常,決心查出瑞真的背後的秘密。民奎相約瑞真會面,提醒瑞真要小心秘密被查出。

正旭的兒子險些被壞人綁架,幸得丹芝救了正旭的兒子,兩人不打不相識。民奎和瑞真秘密會面後,民奎竟失去意識撞車受傷,瑞真立即將民奎送往醫院救治,惜後來民奎母親察覺有異,瑞真偷偷把民奎送回家休養...

瑞真送了民奎回家,剛好就和丹芝錯開了!瑞真回到家,就從婆婆得知自己老公在調查自己和民奎的事,瑞真嘗試隱瞞過去。丹芝十分感謝救了自己丈夫的人,可是沒找到聯絡方法,於是到處打聽。成賢得到了音樂劇的門票和陽光一家一起去,而成賢的父母也去了...

民奎得知女兒與成賢同校,雙方家長更共進晚餐,氣氛相當尷尬。民奎爸爸得知兒子與瑞真吃飯後,拿出把家族墓地賣出的錢,希望盡快斬斷跟瑞真的瓜葛,卻令丹芝感到難過。丹芝尋找救命恩人的車牌號碼時,卻發現該車竟屬於瑞真…

瑞真一家因為成賢不見了而大亂,但原來成賢是跑去跟著陽光一家人去旅行。正旭本來打算翌日再去接成賢回家,但瑞真卻十分緊張地趕去找兒子。民奎因為瑞真的反應,開始察覺到成賢有可能不是正旭的兒子…

瑞真和仁一同帶走了成賢,而民奎聽到他們二人之間的對話後,更確信成賢與自己有關係。瑞真親自到學院帶走成賢,丹芝藉此機會追問她有關清平的事,仁卻在此時出現並表示自己才是送民奎到醫院的人。

瑞真媽媽要求民奎離開,而民奎則想知道真相。瑞真得知媽媽招惹了民奎,而民奎又和自己老公見了面。丹芝因為要去買陽光的生日蛋糕,找了民奎和自己一起約會。正在回家途中,民奎接到瑞真的電話,說是要告訴真相...

瑞真媽媽威脅民奎離開瑞真,否則民奎的老婆和女兒都沒好下場,民奎憤然離開,瑞真追著民奎,可惜在公路上,民奎不幸出意外了。民奎被送院後,瑞真媽媽嘗試掩蓋民奎被車撞倒的事實,可憐和不知情的丹芝趕到醫院看民奎,更哀求瑞真要救醒自己的老公...

丹芝到醫院哀求瑞真讓民奎轉院,瑞真最後也答應會丹芝的要求,丹芝感激不盡。瑞真一家看到民奎出意外的新聞,瑞真媽媽面色突然有變,正旭感到不妥,欲了解民奎的意外詳情。警察到醫院調查民奎的意外,竟然說出民奎才是釀成意外的加害者?

瑞真忍不住探望民奎,沒料在門口跟丹芝碰個正著,蒙在鼓裡的丹芝還感激瑞真特地前來探望民奎。正旭發現瑞真自從和母親某天外宿一晚後,回來便終日神不守舍,正旭向瑞真詢問究竟,兩人關係因此轉差。丹芝不相信民奎自己就是釀成交通意外的加害者,欲找回意外的黑盒子...

福丹芝深信正旭與申花英有外遇,因此操縱她來誣陷無辜的丈夫。正旭為了此事而詢問妻子哥哥,卻反被其威脅不要輕舉妄動,並把福丹芝與他於辦公室獨處的消息流出。此時,民奎亦幸運地恢復了意識…

民奎終於恢復了意識,眾人均認為這是奇蹟。而福丹芝從正旭口中得知意外現場還有第三輛車的存在,亦肯定申花英在說謊,下定決心要替丈夫還原真相。另一方面,瑞真拋出誘餌後,找出申花英真正的靠山是自己的哥哥…

瑞真再次與正旭對質,因為她堅信丈夫要捉住自己的弱點以擁有宙新,但正旭仍然不解妻子為何不信任自己。當瑞真質問哥哥是否便是申花英背後的靠山時,不慎被大嫂聽到,她更衝到醫院向申花英發火,而福丹芝亦在同一時間被警察帶走…

丹芝被控傷人,家人都趕到警局為丹芝聲援,可是警方一直不放人。這時,丹芝接到電話說民奎突然陷緊急狀態,丹芝卻沒法離開警局,翌日才能離開。大眾得知丹芝傷了申花英,其他人都迴避事件,沒人指証也沒人幫助,丹芝工作的地方也要她辭職,醫院也在催醫療費...

民奎醒來,丹芝一家人都十分高興,相反韓家在擔心民奎會說出意外的真相。丹芝一直被警方阻撓去探望丈夫,更被抓到警局。陽光跑到正旭的辦公室哭求正旭幫助自己媽媽,正旭調查過後,發現真正的犯人。民奎因為瑞真媽媽到了自己病房,病情變得不穩定,在丹芝趕來後過世...

民奎逝世了。丹芝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一家人哀痛的籌備民奎的喪禮。另一方面,瑞真知道民奎走了也傷心欲絕,瑞真想去告發一切,惜給媽媽阻止,瑞真傷痛得借酒消愁...

瑞真帶著成賢出席民奎喪禮,豈料看到正旭來找丹芝,瑞真懷疑正旭是來打聽她和民奎的關係,於是開始派人暗中監視正旭的一舉一動。丹芝要求警察拘留調查申花英,申花英出院後卻來找瑞真,威脅瑞真要錢,否則會公開民奎的意外真相...

申花英瑞真時,丹芝出現,瑞真趕走了丹芝,丹芝則在大堂遇上正旭,正旭闖入瑞真辦公室嘗試幫助丹芝,瑞真也趕走了正旭。瑞真找到方法確認申花英所說的是否真實,最終也知道了真相。正旭打算和丹芝見面,卻看到丹芝和申花英爭執,正旭趕走了申花英,之後收到朴會長的電話帶丹芝和會長見面。會長之所以請丹芝到來,是因為正旭會協助揭開真相!

瑞真和瑞真媽媽都不相信丹芝沒有拜託正旭去幫手調查意外,更在丹芝面前詆毀了民奎。丹芝於是嘗試拜託正旭不要幫忙,可被正旭說服,丹芝在停車場看到申花英和瑞真媽媽在同一輛車裡,發現她們倆關係可疑。之後,丹芝因為在警局收到不合理的調查結果,和申花英再一次吵起來,並要求調查申花英與瑞真媽媽的關係。申花英跑到瑞真媽媽面前爆出真正的肇事者,明言自己要死也要大家一起!

丹芝向正旭說出瑞真媽媽和申花英在一起,讓正旭知道繼續調查下去會讓宙新面臨危機!一天,丹芝一家在家時,有一班人突然闖進說房子已被扣押,丹芝找到申花英,因而得知是宙新扣押丹芝家!

丹芝來找瑞真,希望宙新集團別扣押她們的家,瑞真拒絕伸出援手,此時正旭正好看見此幕,三人在對歭。瑞真父親邀請丹芝進家,當著所有人面前說明民奎意外的事,丹芝道出民奎意外當晚看到瑞真母親一事,令瑞真的家引起軒然大波...

丹芝上門尋求正旭幫助,希望可以調查民奎的意外真相,沒想到在鎮此時找也上門,幸好正旭阻撓在鎮進門。瑞真得知丹芝上門找正旭一事,懷疑他們有染,更藉此要求正旭在調查民奎意外真相和成為公司代表做二擇其一...

瑞真因正旭與福丹芝在酒店過了一晚而質問他,反被正旭問起民奎發生意外時,她的車為甚麼會被拍到在清平。瑞真情急起來以媽媽作藉口,卻反令丈夫覺得更可疑。民奎爸爸終於甦醒過來,福丹芝決定接受採訪並說出申花英的事,豈料被瑞真中止了訪問…

正旭向福丹芝表示會幫她查明老公之死。瑞真等人知道後,全家人決定向正旭宣戰,要他從主席之位下台。瑞真又覺得丹芝懷疑她和申花英的關係。藝媛為了幫助家裡,決定到酒吧工作...

正旭帶著成賢回到九三洞,朴瑞真到九三洞和奶奶吵架。福丹芝偷聽到藝媛通話,得知有人希望得到朴瑞真緋聞的資料,以換取房子,福丹芝立馬阻止。正旭向岳父說出吳民奎事故的事情,生氣的花英跑到民奎的祭祀上大吵。

朴在鎮跪著求父親原諒,更不惜一切把自己推到事件外,卻不小心說出當時是和申花英一起在車內。瑞真媽媽打電話給福丹芝爸爸要求見面,提醒他不能讓福丹芝得知民奎與瑞真以前的事。

與申花英會面的朴在鎮差點被福丹芝碰到,幸好正旭及時拉著福丹芝離開了。碰巧,目擊清平事故的人打電話相約福丹芝見面,但目擊只是被安排的對象,但福丹芝當然被蒙在鼓裡,還說只要能揭開真相,願意做任何事。

丹芝終於與那個聲稱擁有民奎意外的黑匣子的人見面,那人開出了要求,就是要丹芝簽定承認與正旭有不倫關係的契約書。丹芝最後終於拿到了意外的黑匣子,卻發現裡面根本沒有民奎的意外視頻。丹芝嘔吐和感到暈眩,到醫院檢查後竟發現懷孕了,同時間更發現她和正旭了緋聞爆出了...

丹芝為了拿到意外的黑匣子,去到宙新的大廳,卻被一班記者包圍指她和正旭是不倫的關係。正旭當眾帶走丹芝。此時,丹芝卻發現之前為了找出民奎意外的因由,而簽名的文件,竟變成了承認和韓正旭的不倫關係的證據...

偽造的不倫關係認定書被散佈著,福丹芝為了自己的清白找到了當日目擊者駕駛的車,還把車上的黑盒記憶卡拿走。瑞真要和正旭離婚,瑞真媽媽更要求正旭承認不倫關係,否則正旭會被拘捕。

福丹芝因為和韓正旭的绯聞而被受人們指責。她和韓正旭也分別不停找方法解決,可是卻無功而回。福丹芝知道妹妹的理想後決定與她斷絕關係....

福丹芝一路查探終於發現了背後的黑手,原來一切都是代表做的好事。可是,代表堅決不肯放過她們。福珠決定反擊....

韓正旭被他們一家人迫害,甚至入獄了。福丹芝知道韓正旭筆記的秘密,卻找不到他的筆記。一年後,福丹芝失蹤了,韓正旭一直在找她...

事隔一年後,福丹芝回來了。她這次回來決意要好好報復。她在老公墓前說絕不會放過把她們的家人拆散的人,更不會放過朴瑞真.....

正旭得知福丹芝回來後,四處尋找福丹芝,還留下便條給她。福丹芝不知為何正旭一直追尋她,她先下手為強致電正旭讓他再也不要找她。福丹芝偷聽到朴瑞真辱罵自己老爺,氣得和朴瑞真大吵。

正旭找到福丹芝的家和工作的地方,更一直跟著她,要她作證,找回成賢的撫養權。韓正旭更去了AG集團,和宙新集團正式對抗。藝媛愛上了宙新集團的兒子,心裡卻十分矛盾...

正旭一直在請求福丹芝作證,但福丹芝一直不下決定。直到瑞真找正旭時,遇上福丹芝,更威脅她,丹芝決定聯手對抗瑞真。福丹芝要求藝媛把證據拿出來,但藝媛卻因男人拒絕了。此時,民奎不見了...

福丹芝答應為正旭擔任成賢撫養權案的證人,她帶同錄音威脅瑞真放棄。瑞真不甘心,她命人把民奎的骨灰龕搬走,好讓福丹芝感受失去至親的感覺,從而別再摻和到成賢撫養權案中。

福丹芝因為吳民奎的骨灰被搶走更令骨灰盒被打破了而崩潰,更決定不惜一切報復。可是這時卻因為妹妹的婚事而受到阻撓.....

仁為了樸瑞真,把責任都攬上身,更向樸瑞真表白。樸瑞真為了報復,把福丹芝住的地方買了下來,更迫她們離開。在英帶了藝媛回家見家長,大家都十分喜歡她,只有樸瑞真討厭她...

福丹芝去了樸瑞真家理論,卻因此下定決心要對抗她。藝媛向在英家人說謊拍自己沒有家人。失去家園的福丹芝,財產被偷了,一家人遇到正旭。此時,正旭帶了福丹芝一家人回家...

丹芝等人住在正旭家,此時樸瑞真來了,說了對丹芝難聽的說話,令正旭媽媽告丹芝一家聯合起來。樸瑞真要藝媛寫個對丹芝和正旭不利的新聞出來,同時仁也計劃好要捉走丹芝...

福丹芝問她妹妹為甚麼攔著她不讓她進法庭,因為如果她在朴瑞真的官司上作證,宙新要她寫福丹芝的新聞。福丹芝在庭上說出了朴瑞真有男人的真相....

福丹芝把記者都叫來看朴瑞真,氣得她決定報復。最後瑞真輸掉了官司,成賢終於可回歸了。福丹芝的妹妹發現了真相,知道原來福丹芝的話是真的...

藝媛主動和丹芝提出斷絕關係,原因是藝媛要結婚了,丹芝不明所以。瑞真反對弟弟和藝媛的婚事,媽媽卻贊成,認為藝媛的主播身份能幫助兒子和宙新集團。藝媛雖然心裡捨不得和丹芝劃清界線,但實情是...

丹芝終於得知藝媛要嫁的人是瑞真弟弟,為此大受打擊,決心阻攔藝媛的婚事。在旭安慰丹芝,丹芝卻在這時給陌生男子騷擾,在旭及時出手制止,並承諾會在丹芝身邊一直保護她。丹芝在藝媛婚禮當日去找她問個明白,藝媛卻決意嫁入瑞真家...

丹芝趕到藝媛婚禮想阻止,險些碰到瑞真給她識穿藝媛的身份。藝媛成功嫁入瑞真家後,處處針對瑞真,令瑞真有所懷疑。丹芝因為藝媛結婚一事而十分憂心,正旭提議和丹芝和一對子女出門旅行,沒想到此時正旭更向丹芝告白...

朴瑞真發現福丹芝與成賢一同慶祝生日後暴跳如雷,福丹芝反指若不是她把自己家人趕走,韓正旭亦不會把他們帶到家裡與成賢同住,這一切都是她自食其果。而朴瑞真在得知福丹芝知道成賢身世的秘密後,再次決定要對她下毒手…

朴正旭與福丹芝因剎車失靈而發生意外,福丹芝更因此而陷入暫時昏迷的狀態。朴正旭對於醒過來的福丹芝百般呵護,讓習慣照顧人的她有深刻的感受。透過藝媛的信息,他們相信幕後黑手又是朴瑞真,因此密謀進行反擊…

瑞真偽造正旭和丹芝緋聞的事,終於被揭穿,丹芝決定將證據交給警方和公問到各大傳媒,瑞真媽媽為了女兒打算用錢收賣丹芝家人作掩口費,可惜失敗而回,瑞真再用成賢作籌碼和正旭協商。與此同時,藝媛偷聽到成賢不是瑞真和正旭督生骨肉的事實...

正旭在回家的路上牽起丹芝的手,希望以後能一起走下去,丹芝心情複雜,不由自主哭了。瑞真以成賢的親子權威脅正旭,若正旭起訴她關於偽造緋聞一事,她就會奪回成賢的親子權。藝媛懷疑成賢的親生父親是民奎,決定去做DNA測試...

藝媛告訴丹芝,成賢的親父另有其人,丹芝追問藝媛是誰,藝媛卻不敢說出真相。丹芝得知藝媛嫁入瑞真家是為了替她報仇,丹芝不想藝媛這樣做,藝媛堅決要揭開真相,此時,成賢的親子DNA化驗報告終於要出來了...

藝媛終於打開成賢的親子DNA化驗報告,證實成賢和民奎是父子的結果達97%,藝媛替蒙在鼓裡的丹芝感不憤,瑞真想衝入藝媛房間查看究竟,父親就在此時出現給他阻攔了,瑞真暫時對藝媛手執的文件一無所知...

成賢避開瑞真對著丹芝敞開心扉,讓瑞真覺得丹芝想搶走成賢,於是瑞真對媽媽訴說。瑞真媽媽找了丹芝讓她離開正旭和成賢,丹芝就要求瑞真媽媽讓申花英認罪。瑞真媽媽於是約了申花英,可是申花英手執了一樣重要証據...

申花英威脅瑞真媽媽的事讓藝媛聽到了,藝媛私底下找申花英,二人各懷自己的目的成為了朋友。成賢因為吃了奇異果暈倒,丹芝才知道成賢也有奇異果過敏。瑞真知道成賢入院,跟丹芝吵起要帶走成賢,最後被成正旭阻止。丹芝為正旭媽媽慶生,正旭感謝丹芝帶她去了高級餐廳,正旭再向丹芝求婚!

瑞真和媽媽各自收到匿名的短訊關於成賢的血緣關係,二人都感到震驚,以為是正旭已經知道了一切。其實這是藝媛的手段,她想要讓瑞真家一個一個迫瘋趕走,第一個被趕走的就是在鎮的妻子。丹芝聽了正旭的求婚後本打算保留自己的答覆,可是瑞真得知正旭向丹芝求婚便約了丹芝見面,這確立了丹芝嫁給正旭的意願!

藝媛成功離間大嫂與朴家的關係,為申花英入住朴家一事而鋪路。正旭向長輩坦白自己對丹芝的愛意,請求他們同意二人的婚姻。藝媛得知此事後怒氣沖沖地衝回家,質問親家長輩知悉來龍去脈卻不阻止,但卻被門外的正旭聽到一切真相…

正旭偷聽到藝媛的話,知道了瑞真和吳民奎出了軌,感到震驚的他未向丹芝說了這事。藝媛威脅瑞真要她的股份,瑞真不忿,於是前往找認定的嫌疑犯正旭,要求重新開始!正旭在瑞真和瑞真媽媽面前一直逼問出軌對象及成賢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這時,正旭收到了成賢的血液報告...

正旭終於得知成賢不是他的親生骨肉,是瑞真和吳民奎的兒子,正旭感傷心及憤怒,瑞真和她母親哀求正旭不要將此事爆出去,正旭實在忍無可忍,勢要將瑞真母女曾對丹芝做過的壞事原樣奉還!

瑞真去求正旭和她重新開始,這樣他就能坐上宙新集團主席的位置,正旭對瑞真要求復婚當面拒絕,此時丹芝剛好回來,瑞真對她說正旭不是適合她的男人。民奎父親得知成賢原來是他的親孫子,他自覺對丹芝的抱歉實在太多...

瑞真不惜向丹芝下跪,也要求丹芝阻攔下來,可是丹芝以放棄成賢為條件不肯答應!瑞真失去代表職務和殷女士將被抓讓丹芝家;丹芝的發表成功讓合約簽成,丹芝家好事連連。為了見證殷女士被抓一刻,丹芝跑到瑞真家,殷女士決定要爆出真相...

丹芝無意在正旭房間發現成賢和民奎父親的親子DNA鑑定,發現父系血緣關係達97%,丹芝私下調查後,發現是藝媛拿了成賢和老爺的牙刷去化驗,丹芝去找藝媛問個清楚,藝媛終於將事實一五一十告知給丹芝,丹芝崩潰...

丹芝來到瑞真辦公室攤牌,瑞真還說出民奎臨終前把成賢交托給她的說話,丹芝忍無可忍,決定要和正旭結婚,也會撫養成賢長大,要瑞真也承受一下那樣的痛苦!藝媛向記者爆料瑞真和民奎的婚外情,令宙新股價大跌,瑞真地位不保...

福丹芝決定要把成賢養大, 大家都覺得要養把她變成這樣的朴瑞真的孩子太不好,可是福丹芝認為如果為了和韓正旭結婚就讓那孩子走,她會更不好過.....

正旭母終得知成賢不是正旭親子一事,正旭母無法面對成賢不是自己親孫的事實,她走到瑞真家爆大獲,瑞真父親得知此事後暈倒。丹芝收到剝奪成賢親子權的申請書,決定開記者會將所有事公佈,瑞真求饒,丹芝提出要求瑞真放棄撫養權保證書和免稅店事業權利放棄保證書...

丹芝提出要求瑞真放棄撫養權保證書和免稅店事業權利,成功令瑞真讓步。瑞真和媽媽找來申會長要求他放棄和正旭及丹芝共事,但申會長拒絕。齊仁被瑞真的狠話傷到心,找來丹芝,指她有可能是申會長的女兒...

大家發現原來福丹芝是申京洙會長丟的女兒,她是被福丹芝爸爸領養的。朴瑞真感到沮喪。福丹芝要AG把美術館賣掉 給需要手術費的小孩子和老弱者......

福丹芝要求朴瑞真把美術館交出來,藝元假裝教她們開記者招待會,公開把美術館捐出去。福丹芝等人在記者招待會現場公開了朴瑞真做過的惡行!朴瑞真被趕出家門?

福丹芝正式成為申會長的代理人管理宙新,朴會長也把所有的股份給了正旭。藝媛把朴瑞真的收賄受賄賬簿交給了福丹芝,福丹芝以賬簿威脅朴瑞真,不能把成賢生父的消息說出,朴瑞真與媽媽完全被控制。

朴瑞真不斷思考泄露賬簿的人是誰,幸好她只是懷疑花英,還認為藝媛是站在自己這邊。朴瑞真要藝媛從福丹芝手上拿回賬簿,同時正旭已從朴瑞真賄賂的委員那兒拿到了確認書,完全放心交出賬簿。宙新百貨公司江西店亦因此成為藝媛的囊中物。

在福丹芝婚禮當天,朴瑞真把婆婆帶走了。她告訴了婆婆成賢生父就是福丹芝的丈夫吳民奎,婆婆認為與其做這樣瘋狂的事情來阻止孩子們的好事,不如和朴瑞真一起死吧....

正旭往找朴瑞真,見到奶奶與朴瑞真在糾纏,於是便前往阻止。韓正旭和福丹芝結婚,他們回想一路走來的辛酸都十分感觸。申花英與朴瑞真也內開始不和了.....

福丹芝把賬簿交給了檢察院,朴瑞真被捕了。為了救出朴瑞真,瑞真媽媽要求正旭作證,正旭拒絕,除非她在AG收購宙新的合約上簽名。

福丹芝要求朴瑞真把從申花英那兒買來的黑盒視頻給她,以及親手查吳民奎事故的真相,便會說服正旭做證。瑞真媽媽打算以從前和AG打官司的借口,推正旭入獄。

吳民奎爸爸和正旭媽媽忍不住走向殷女士家,更大爆吳民奎其實是成賢的生父,及樸瑞真和殷女士做過的事。瑞真爸爸大恕,更要趕走殷女士。同時,樸瑞真的逮捕令簽發了...

林常務被朴在鎮搶走了,福丹芝他們知道朴瑞真因為有他作證大概會被釋放。朴家大兒媳決定幫助丹芝,和丹芝聯手對付朴瑞真和殷女士.....

朴瑞真發現了福丹芝僞裝成申會長的女兒來騙他們,藝媛用朴瑞真的財産買了福丹芝的股份,朴瑞真決定以偷盜恐嚇威脅的罪名抓福丹芝進去,而檢察院已經接受關於福丹芝的起訴了....

保育院急著見福丹芝,原來丹芝爸爸曾保管申會長女兒的資料。瑞真因知道把民奎害死的,是自己的媽媽,在家中自殺。殷女士誤會是申花英做的事。申會長主動向朴女士示愛...

殷女士在找是誰把朴瑞真送進精神病院,丹芝為了拯救藝媛,主動向朴瑞真認是自己的責任,同時朴瑞真又誤會申花英和丹芝已合作,所以全力把申花英擊潰。申花英一怒下,把吳民奎意外的事告知丹芝。

申花英告知福丹芝,吳民奎意外發生現場的第三輛車就是朴瑞真駕駛的。朴瑞真的車也被管轄區監控拍到。朴瑞真為了殺掉福丹芝,派人去撞她,藝媛救了福丹芝,申會長亦救了福丹芝,最終申會長被撞送往醫院…

在英發現藝媛和丹芝的關係,開始懷疑藝媛,藝媛和丹芝想辦法掩飾。會長被撞送往醫院後時日無多,丹芝決定盡快爆料瑞真和民奎的一切,另一方面,瑞真母親也同時要令宙新東山再起...

朴瑞真來到會長的床前說了一番話,令會長突然出現緊急狀況,此時福丹芝趕到,以為朴瑞真想謀害會長生命。在英得知藝媛和丹芝的關係後,質問藝媛是否為了報仇才嫁進這個家,藝媛沒否認,在英心碎了...

丹芝一家聽到民奎發生事故前的錄音,知道是朴瑞真害死民奎,而齊仁一倒向助丹芝,道出事實的真相,令朴瑞真深深不憤,找仁報復...

瑞真等人發現了藝媛和丹芝的關係,在家裡圍毆她,在當管家的藝媛姑父自曝身份也想保護她,可惜不果。最後,幸得丹芝和正旭趕來救走藝媛。藝媛在丹芝醒過來後,接到在英電話約出來見面,獨自一人出門,卻被瑞真等人安排抓走...

藝媛被瑞真母女抓去,丹芝打算利用瑞真母女的黑幕威脅瑞真母女交出藝媛,但她們不肯。這時,會長突然衝進來,說要找藝媛,最終丹芝親自找到藝媛。會長突然向正旭請求查出藝媛的過去,大家都覺得奇怪,但聽說了會長和藝媛的匹配度檢查結果後,大家開始懷疑藝媛是會長的女兒!

丹芝家人在家找到證明藝媛身世的資料,通知了丹芝,與丹芝同場的申花英也知道了丹芝已經發現真相。丹芝找來藝媛和會長,讓二人相認。瑞真母女決定要偷走證明文件,不讓事實被爆出去。會長設宴慶祝找到女兒,在宴上表示想讓丹芝和藝媛來當自己的女兒!

會長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想丹芝和藝媛來當自己的女兒,並把AG集團還有他全部財產的繼承權都分給丹芝和藝媛,希望她們一起合力打敗宙新。沒想到翌日有關藝媛是詐騙結婚的消息流出,藝媛想著開發佈會把這件事和民奎事故的事一次過澄清,豈料此時申花英暗地裡帶走成賢,威脅藝媛和丹芝...

會長向外公佈兩位新女兒一事大致塵埃落定,會長想藝媛來當繼任主席,可是瑞真母女打算從中破壞,會長於是想出讓正旭和藝媛一起當共同代表的對策。丹芝找了申花英了解民奎的意外真相,並指出瑞真母女一定會放棄申花英,在繼任代表失利的瑞真母女馬上放棄了申花英夫婦,申花英於是帶著意外真相找丹芝!

丹芝和正旭終於從申花英手上取得民奎事故的黑匣子視頻,真相終於大白。丹芝得知民奎是因為救瑞真而死,當場崩潰,另一邊廂,瑞真的父親也看到黑匣子視頻,得悉瑞真兩母女的惡行,並要求瑞真贖罪...

丹芝正式坐上了宙新集團人事理事的職位,她查到殷女士和一個拜託鮮宇鎮的人管理了20年的借名賬號,將一筆價值20億美元的資金轉移到海外銀行。殷女士極力否認,連瑞真都察覺到有奇怪。在英出事故了,殷女士竟怪責是藝媛和丹芝連累的...

在英命危,差點就要接近鬼門關,藝媛看著危在旦夕的在英心痛得很,決定這段時間我不與宙新為敵,並拜託丹芝和正旭處理宙新收購的問題。殷女士找到花英,並要求她做間諜向丹芝那邊套料,花英不依,繼而向她老公爆料殷女士的一切陰謀...

殷女士找到鮮宇鎮的媽媽,並私自將她轉移到別的醫院,及後被人揭發,眾人在猜測殷女士和鮮宇鎮的關係。殷女士派花英到丹芝家做間諜,花英迫於無奈為殷女士通風報訊。在英醒了,還是很想藝媛留在身邊,但卻遭到丹芝和殷女士兩方的阻撓...

瑞真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陷入崩潰,而丹芝看得出瑞真母女和馬林會長有密切關係,開始著手調查。終於讓丹芝找到鮮于鎮媽媽所在的療養院,原來是在丹芝公公工作的療養院。瑞真媽媽相隔20年帶了馬林會長去見他的母親,又讓丹芝看到,這時丹芝接到消息找到鮮于鎮了!

瑞真媽媽說服瑞真別把自己的真正身份公諸於世,不久,申花英回來告訴了瑞真媽媽藝媛打算離婚,同時,瑞真媽媽接到消息說找到與申會長移植的匹配者,唯獨匹配者不准公開身份。瑞真母女決定利用這一點威逼丹芝停止打擊公司和藝媛要和在英復合!

金弼順婆婆留下了兒時瑞真和鮮宇鎮會長的照片給丹芝,丹芝覺得瑞真母女和鮮會長的關係非比尋常,誓要知道三人的關係。申花英聽到瑞真母女討論照片一事,偷來了照片,並打算用照片威脅瑞真母女。丹芝得知申花英知道民奎意外的真正犯人時,打聽到申花英有證據影片,想搶來看,申花英在情急下刪除了影片!

丹芝從申花英手中搶了手機,可是在手機找不到民奎死亡的影片,只有一張瑞真母女在民奎病房死前的照片。正旭拿了手機去復原文件,復原了一部份錄音,讓丹芝確信民奎的死是和瑞真母女有關!丹芝和正旭找了齊仁問清楚,齊仁希望瑞真母女能自己親口說出來,叫丹芝等人等待,可是齊仁見過瑞真媽媽後,被瑞真攔下並被打...

齊仁被朴瑞真追逐時發生意外,衝下山,而且突然失蹤了,大家都在找他。藝媛大肚的事被爸爸知道予,藝媛卻請求爸爸聽自己的。原來朴在英就是藝媛爸爸的器官捐贈者,藝媛和丹芝知道後都大驚...

朴在英在不知道知道藝媛懷孕的情況下,希望能移植給申會長,而會長卻在此時開始懷疑殷女士和鮮宇鎮的關係;這時,鮮宇鎮代替瑞真到警局自首,丹芝和正旭更確信三人的關係不只這麼簡單,決定要查出三人的關係和他們背後的非法交易…

鮮宇鎮的媽媽到宙新大鬧,殷女士所中知道在鎮和花英把秘密資金的事情告訴了丹芝,在鎮於是在會長面前揭發殷女士和鮮宇鎮的關係!瑞真和丹芝分別收到放在齊仁那裡的行車紀錄儀備份,難道齊仁還活著?!

齊仁向福丹芝寄來朴瑞真黑匣子的備份,大家都知道申花英才是肇事者。申花英要求朴瑞真等人照顧自己,不然會將大家都供出去。朴瑞真要鮮宇鎮把媽媽的秘密資金承擔起來。

殷女士把花英供了出去,不忿的花英答應丹芝等人在五天內,把殷女士害死吳民奎的證據和秘密資金的事實拿出來;藝媛在宙新進行報導,並把殷女士和鮮宇鎮在拘留所的談話內容公開,而殷女士為了保護瑞真,便告訴鮮宇鎮的媽媽瑞真就是自己和鮮宇鎮的親生女兒!

宙新的背後大股東原來是鮮宇鎮,於是瑞真順利得到宙新的繼承權,朴會長知道後便去見鮮宇鎮對質;花英為了快點打敗瑞真和殷女士,把殷女士和鮮宇鎮的婚姻登記書發給朴會長,被殷女士截住了,卻成功引起朴會長的疑心;丹芝知道了吳民奎死的那天,齊仁和殷女士在一起,並收到已找到齊仁的消息!

朴瑞真幫齊仁舉行葬禮,令福丹芝等人以為齊仁已死。同時,福丹芝收到來自齊仁的短信,裡面有黑匣子。福丹芝四出找到齊仁,但齊仁已經變成植物人。宰英把瑞真和鮮宇鎮的拘留所見面記錄收起了,更發給了福丹芝... (朴瑞真和朴太中親子關係不成立)

朴會長終於知道了瑞真並不是他的親身女兒,以及鮮宇鎮和殷會長的關係了,被騙多年的他,決定把兩母女逐出宙新!在鎮有望得到繼承權,但花英卻在此時因肇事逃逸而被逮捕。

藝媛不見了,大家都以為是朴瑞真等人把她帶走了,原來是和朴在英在一起。宰英手上拿到了吳民奎死時的視頻,以威脅朴瑞真。同時,朴瑞真找到了齊仁,把他帶走之制,有人向朴瑞真傳來吳民奎的視頻....

藝媛和朴在英一起回家,朴在英決定了要照顧藝媛,丹芝等人也接受他。朴瑞真被爸爸也趕出家門了,同時知道媽媽對吳民奎做過的事,十分矛盾。朴瑞真帶走了齊仁,打算把他關在精神病院...

申會長等候多時,捐獻者終於出現了,原來是丹芝的父親願意進行交換移植;國稅廳到宙新,要求進行稅務調查,殷女士威脅如果趕走瑞真的話,會把朴會長牽扯到調查中,殷女士和瑞真之後更到丹芝家請求和解!

丹芝拒絕與殷女士和瑞真和解,並把兩人趕走,朴會長看到殷女士和吳民奎的影片後受到打擊,便把殷女士拉到丹芝家門口,要她向丹芝道歉;齊仁要做目擊者陳述,並找瑞真到醫院頂樓,要和她一起揭發一切;花英在記者面前直指,殺死吳民奎的真兇就是殷女士!

花英在記者面前爆出殷女士就是殺死吳民奎的真兇,瑞真幫助殷女士逃走,並躲到宇鎮的媽媽那裡;殷女士到醫院找齊仁,求他放過瑞真,卻被警方正式逮捕!

花英交出意外時的黑匣子正本,證明是在鎮主使肇事逃逸一事,並把在鎮拘捕;瑞真希望得到殷女士的和解書,卻在此時被告知在吳民奎臨死之前,殷女士有份插手!

正旭勸瑞真自首,但瑞真不肯,齊仁在庭上作證,指殷女士殺了吳民奎,瑞真想以宙新作為和解的條件,但期後也因殺人未遂被通緝;被追捕的瑞真把成賢帶走,丹芝卻在找他們時發生意外,受傷暈倒了!

丹芝為了救成賢而受傷暈倒,瑞真帶著丹芝和成賢躲起來,丹芝醒來後,瑞真向丹芝表白了內心的感受,並決定為了成賢自首,看到女兒被捕的殷女士不惜求丹芝放過瑞真…

殷慧淑和朴瑞真都被判有罪了,殷慧淑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而朴瑞真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福丹芝卻為了成賢,想放棄上訴。同時,福丹芝懷孕了,但辦結婚行禮的,卻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