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爸爸

壞爸爸

集數

此劇描述一個男人為了成為好父親,而選擇做壞人的故事。劇中的男主人公曾經是奪下冠軍的拳擊手,與妻女相依為命。

劉智哲沒甚麼錢,但業主又要加租,還答應了買新袋給女兒,就連身體健康都出現了問題,有很大的金錢壓力。另一方面,新藥開發十年,到現在還是有毒性,等到現在,管理層再也等不了,要研發人員盡快通過臨床測試,把新藥推出市面…

劉智哲收了賄款,被革職3個月,在這個最需要錢的時候,他決定去做臨床試驗志願者來獲得高額款項,雖然他未能通過健康測試,失去了機會,但就從一位成功獲得試驗機會的志願者手上得到了試驗藥物,可是,吃了那藥物後,身體竟然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智哲坐巴士時發生意外, 後來發現實驗室給的藥物令他超越人類的力量, 另外她女兒告訴他善珠在學校處理她的爭執, 智哲問她有沒有收到民宇給的錢。

在考慮後智哲決定參加非法拳賽和聯絡金勇大, 但是在第一場比賽, 已經不是他能力到達的程度, 被打敗後他決定再次吃藍色的藥丸。

劉智哲為了取得巨款來維持家計,與Z-DROP公司簽了合約,在11年前退出拳擊擂臺後,再次回歸格鬥活動。劉智哲用合約的巨款,買了很多東西給妻子和女兒,但妻子得知他要重回拳擊界的消息後,十分反對…

劉智哲第一場綜合格鬥比賽的對手,是比自己年輕近一半的鄭尚勳選手,面對著這麼有實力的對手,劉智哲準備了之前在藥物試驗時取得的營養劑,想藉著營養劑的力量來打敗對手…

回憶起他和當時還是菜鳥的李敏宇比賽, 劉智哲接到電話如果他輸了比賽會得到三倍獎金, 到比賽時他突然停止揮拳, 而敏宇最後嬴了比賽, 但是所有人都懷疑他是收了錢而輸了比賽。

尚荷在英善面前對智哲說壞話, 後來她們打架, 智哲被迫要面對尚荷的媽媽, 智哲告訴英善他不會縱容她打架, 英善說他也是鬥士, 另外善珠隱瞞著智哲和敏宇到江淩而避免刺激他。

劉智哲的女兒英善,瞞著家人參加了《最終的舞者》的試鏡,在試鏡中表演了《天鵝湖》的芭蕾舞,取得了評審們的一致好評,通過了第一輪的選拔賽,繼續向著自己的夢想進發…

劉智哲的女兒英善在第一輪試鏡的表現得到了很大的迴響,變得很有人氣。而另一方面,妻子善珠亦同樣努力地向著自己的作家夢想進發,但善珠身邊的朋友民宇,卻虎視眈眈地想從劉智哲身邊搶走善珠…

為了3000萬元的保證金,劉智哲參加了新藥開發,當一個目擊臨床實驗者。他們所有人被騙說是試超強效營養劑,可是服食後毒性反應卻在上升.....

代表現在也全身投入在尹博士那邊的新藥開發上,他們發現因為他們製造的藥物,被驗者都死了。而要怎麼防止這個死的方法如果在這裡停止的話,他們就只是殺人犯。他們決定以後不管用甚麼方法都得把藥完成出來......

劉智哲偶然遇到了之前在藥物試驗所做事的人,說自己辭職已經有一段時間,還聽說之前在車禍發現的腦腫瘤患者身上有像熊或兔子的紋身,於是,他就想起了有著一模一樣紋身的崔勇宇…

劉智哲老婆的書雖然快要上市,不過她發現了自己的書根本沒有市場價值,一直以來都只是李敏宇出錢出力幫自己,她的出書夢想只是假象,所以她決定不出書了…

劉智哲的老婆成為了李敏宇的緋聞對象,劉智哲覺得是李敏宇發佈的新聞,所以就去找李敏宇理論,還因毆打李敏宇而被警察逮捕,這件事令劉智哲覺得自己真的是個沒用的老公,所以簽了離婚協議書…

雖然李敏宇說善珠是因為錢才和劉智哲結婚,但其實善珠一早就喜歡上劉智哲,就連小說的名字都是從劉智哲的身上取得靈感,所以善珠才對李敏宇說自己絕對不會離婚,還決定放棄和李敏宇的20年友情…

劉智哲和晉上玖的對決期間,劉智哲手臂受傷,幾經辛苦捱到休息時間,尚哲找來了藥丸讓劉智哲服下。休息時間結束,劉智哲神力大增,反壓對手,可是劉智哲差點失去理性,幸好最後一刻想到對手的家人而恢復。賽後,劉智哲勝出,得到各方的讚美。然面,他吃藥一事,卻讓不少人在轉播中時看到...

劉智哲老婆在比賽後和妹妹分享了為何當年要出版和李敏宇的文稿,劉智哲老婆妹妹就背著姐姐把事實告訴了劉智哲。劉智哲收到老婆的手稿,知道了老婆當年被自己誤解了,訃是前往找老婆,並說了「對不起」。

自稱藥物製造者的人上門找了劉智哲,告知了藥物的危險性,原來這款試驗藥物有很強毒性,服用四次就會出現徵狀,藥物製造者看到劉智哲服用藥物同時沒出現中毒,就希望劉智哲可以來當藥物實驗者。可是,劉智哲拒絕了...

劉智哲在街上救下了吊在窗邊的孩子,名聲大噪!女兒劉英善說了擔心自己爸爸在擂台上對打會出事,劉智哲就說了自己能忍受痛楚,可以不能忍受輸掉比賽,這番話感動劉英善。劉英善在跳舞比賽前受了傷,但一想到爸爸的話就重新站起來了!

上次比賽的時候,姜尚文無知的打出了拳,導致對方選手腦震盪,下巴都脫臼了,裁判已經中止比賽。公司派出智哲去對付他,只有打贏了姜尚文,才有機會跟李敏宇打,才能贏得丟失的獎牌...

智哲與姜尚文對戰,過程中智哲舊患復發,導致處於劣勢,後來新久製藥那方人偷偷在智哲水樽內下藥,智哲休息時喝下,後來的對戰中更打姜尚文致失去了意識,智哲心知不妙,後來知道自己服下的是神經肌肉系統藥...

智哲躲了起來,連家也沒回,也沒有聯絡。英善十分擔心爸爸,一直在找他,到了勇太家也找不到,問了媽媽有沒有線索,這才讓媽媽想到一處地方。智哲果然躲在舊的拳館裡,和女兒談話後,智哲終於肯回家。智哲和車刑警去了吃飯,車刑警告訴了他兔子紋身的屍體的身份是崔勇宇...

國成承認他是在智哲的水中滑入毒品的人。 智友試圖掩蓋智哲並告訴賢秀停止對智哲的調查。 然而,李賢秀繼續密切關注智哲。 與此同時,代表告訴車博士,他將讓車的女兒參與他的計劃。

智哲聽到他最近退步是因為一種萎縮症。國成得知智哲已經到頂點了,準備爲他設立另一次和李敏宇選手的比賽。而李賢秀裝扮成試驗品,潛入了實驗室。

敏宇和智哲見面,怪責智哲和國成毀了上玖和尚文的生活。智哲知道了國成其實一直做了甚麽,立刻衝去找他。而智友收到賢秀的訊息,便去找啄木鳥…

上玖在智哲面前被殺。大成試圖將新久藥業的罪行證據交給智友,但車博士阻止他拯救他的女兒。與此同時,宗鬥成為負責上玖死亡的肇事司機,鐘斗在聽到這個消息後去找他。

鐘鬥被謀殺。在鐘鬥的葬禮期間,必鬥決定報復並離開這個地方。鄭主席放棄了綁架英善的企圖。智哲意識到宗鬥和上玖之間的聯絡,並找國成。與此同時,英善在她的直播前練習時出現了問題。

英善患病後,善珠崩潰了,智哲擔心她的病很可能是從他身上遺傳下來。 與此同時,智友找到了一個由李偵探拍攝的影像文件,影像文件顯示她的父親參與了非法藥物開發。 然後她去看她的父親。

英善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國成到訪醫院並向善珠捐款以獲得安慰,但善珠拒絕。 與此同時,智哲同意成為一個測試對象,因為燦中希望新開發的藥物可以幫助治療英善。 但是,測試結果並不樂觀。

智哲將一份國成的錄音交給警察,並表示他會為民宇負責。國成繼續給智哲壓力,要他在比賽前服用藥物。可是國成卻被一個一直想要報仇的人帶到一個無人之地。

智哲和民宇全力以赴,直到鈴聲響起,甚至評論員都說智哲是歷史上最好的退役比賽。 善珠和英善在醫院的電視上觀看比賽。 然而,英善突然昏迷不醒,善珠驚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