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

集數

北宋年間,外族紛紛覬覦大宋國土,形成漢、遼對立的局面。丐幫幫主喬峰(胡軍飾)因拒絕副幫主妻康敏(鐘麗緹飾)之愛遭報復指為契丹人後裔而受盡中原武林人士唾棄。喬峰為平反遂四處追查身世,期間認識了大理世子段譽(林志穎飾)及虛竹和尚(高虎飾),並結拜為兄弟。 喬峰追尋身世時屢遭奸人所害,含冤莫白,更錯殺紅顏知己阿朱(劉濤飾),後為救朱妹阿紫(陳好飾)尋醫至大遼,輾轉成為大遼國南院大王,但與中原關係則更趨惡劣。 段譽為人豁達開朗,對貌若天仙的王語嫣(劉亦菲飾)一見傾心,可惜語嫣只鍾情其表哥慕容复(修慶飾),令三人陷入一段糾纏不清的苦戀。 虛竹天性純良,宅心仁厚,深得高人指點,武功高強,後被選為西夏駙馬。 喬峰、段譽和虛竹在異域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漢遼相爭的時勢下,各種江湖及情感上的恩恩怨怨正等著他們去面對。

契丹人蕭遠山攜妻兒途經雁門關時,遭中原武林豪傑圍攻,血戰中蕭遠山妻子被殺,蕭遠山悲痛欲絕,在石壁上寫下遺書後抱妻跳崖,拋上未死之子--喬峰。 三十年後,喬峰率丐幫弟子在雁門關伏擊遼兵,截獲通敵信函,立下大功。 姑蘇慕容復勾結宋官購買軍火,被騙,殺之,更愁於復燕大業。 洛陽花會上,丐幫副幫主馬大元之妻康敏,贏得所有人的目光,唯獨喬峰不看其一眼。幫主汪劍通有意傳位與喬峰,要喬峰孤身趕赴雲南分舵,打退四大惡人,完成最後考驗。 大理鎮南王世子段譽偶遇無量劍派與神農幫廝鬥,上前勸阻,被擒,鐘靈放閃電貂救出段譽,亦被擒,左子穆給段譽服下七日斷腸散,讓其去萬仇谷向鐘靈父要閃電貂解藥。途中譽墜落懸崖,誤入神仙姐姐洞中。

洞中,段譽偶得"北冥神功"和"淩波微步"兩部武功秘笈。 萬劫谷,段譽請種靈母親甘寶寶前去救鐘靈,惹怒谷主鐘萬鐘,甘讓段譽將鐘靈的生辰八字交與其父段正淳,求段正淳去救鐘靈,並指引段譽向木婉清借馬。 聞聽有人害木婉清,段譽返回相告,與木婉清逃脫仇人追擊。段譽求木婉清救鐘靈,卻遭木婉清整治。木婉清殺死兩靈鷲聖使後,二人著其裝,順利將鐘靈救出。此時仇人又至,木婉清留段譽,逼走鐘靈。木婉清、段譽逃上懸崖,南海鱷神出現,為木婉清打走仇人,卻要看木婉清容貌,木婉清將面紗摘與段譽,視段譽為夫。鱷神正欲收段譽為徒,突聞信號離去。

段譽答應娶木婉清為妻,鱷神再次出現,逼段譽拜其為師,段譽不從,鱷神將木婉清抓走,段譽亦被尋上山來的左子穆抓回無量宮。段譽練成"北冥神功"和"淩波微步"後逃走,途中誤食莽牯朱蛤,從此百毒不侵。朱丹臣、巴天石尋段譽而來,與三大惡人交手。段譽尋上崖來,木婉清激動不已。 朱丹臣帶段譽、木婉清回大理,途中遭雲中鶴追擊,且打且逃中來到段譽母刀白鳳清修的玉虛觀,打退雲中鶴後,朱丹臣、段譽苦勸刀白鳳回府,刀白鳳無奈應允。大理百姓歡慶王妃回府,段正淳親迎,皇兄段正明更在後堂等候。闔家歡聚之際,鱷神夜闖王府,收段譽為徒。

段譽以'淩波微步'躲過鱷神數招,反收其為徒。席間,木婉清發現刀白鳳就是師父命自己殺的仇人,遂向刀白鳳發鏢,段譽救母中鏢。段正淳認出木婉清乃自己之女,師父秦紅棉實為其母。得知段譽乃自己哥哥,木婉清悲痛欲絕。秦紅棉來帶木婉清走,段正淳挽留,甘寶寶帶三大惡人趕到,抓走段譽。段正淳留下甘寶寶、秦紅棉,問萬劫谷所在,刀白鳳引鐘萬仇前來索妻,眾人約定三日之內拜谷救段譽。 汪劍通傳位於喬峰。繼位宴上,康敏借機引誘喬峰,喬峰無視,康懷恨在心。 段延慶將木婉清騙到萬劫谷石屋中,與段譽關在一起,給二人服下春藥,兩人情迷相擁。巴天石探明萬劫谷地形,引眾人前去拜谷。

段氏兄弟到萬劫谷拜谷,與三惡人交手,段正明由鐘靈引路尋到石屋,遇見四大惡人之首段延慶,方知他便是當年的延慶太子,眾人無功而返。為絕延慶奪位之念,段正明封段正淳為皇太弟,並請黃眉僧前去救段譽。 石屋外黃眉僧與段延慶弈棋,段譽出言相助。巴天石等人挖地道入谷救段譽,不想錯挖至甘寶寶房間,巧被鐘靈遇見,被巴天石拉入地道。段氏兄弟二次拜谷,鐘萬仇有意令段正淳難堪,引領眾人去石屋見段譽。

本想讓眾豪傑目睹段氏子孫亂倫通姦,不想石門開後,段譽抱鐘靈出,鐘萬仇反遭段正淳奚落。段譽回府後,段正淳設宴以謝眾人,木婉清將鐘靈的八字交給段正淳,段正淳方知鐘靈亦是其女。木婉清對段譽始終不能釋懷,夜晚木婉清隨秦紅棉離去。段正淳從地道入甘寶寶房重敘舊情,鐘萬仇至,段正淳逃出,卻被守在地道口的巴天石撞見,主僕相視而 笑。 段譽被鱷神擒至萬劫谷,正遇雲中鶴調戲鐘靈,段譽救鐘靈,二人鑽入地道,拉扯中,段譽吸去眾人內力。由於體內真氣過勝,段譽命在旦夕,段正明帶段譽到天龍寺求高僧救治,正遇吐蕃國師鳩摩智前來索要"六脈神劍"劍譜,段正明剃度,與眾僧合練六脈神劍禦敵,段譽得枯榮大師指點一旁自練。

枯榮毀掉六脈神劍劍譜,令鳩大失所望,告辭之際出手擒段正明,段譽情急之下使出六脈神劍,救下段正明,但自己卻被鳩所擒。鳩帶譽前往慕容家,路遇慕容家侍女阿碧,被其帶至阿朱的聽香水榭。見鳩對段譽無理,阿朱扮成老僕、老婦戲弄鳩,被鳩識破,阿朱、阿碧帶譽撐船逃走。三人到曼陀山莊方便,離去時卻被王夫人撞上,見有陌生男人上島,王夫人大怒。

段譽講解種植茶花之法,得王夫人賞識,被扣留為其打理茶花。一日,段譽見到被表哥慕容復冷落的王語嫣,宛若洞中的神仙姐姐,段譽從此癡迷於王語嫣。王語嫣為阿朱、阿碧向母求情,遭拒,與段譽救出二人。四人返回聽香水榭,發現有人前來尋仇,辯解中,慕容復家臣包不同趕到,打發走來人。包不同和三女子商議到江南與慕容復會合,嫌段譽一旁礙事,將段譽趕走。 段譽在松鶴樓上喝酒,遇見喬峰,二人鬥酒,難分高下,惺惺相惜,結為兄弟。事後,段譽告喬峰,適才鬥酒實為峰勝,自己乃是以內力將酒由指尖逼出,更令喬峰欽佩不已。

執法、傳功兩大長老受騙被囚於船上。喬峰得知有人擅闖大義分舵,與段譽趕到,原來是包不同與三女子。風波惡到來,與包大戰丐幫四長老,喬峰適時出手制止,風波惡、包不同敗服離去。聞聽眾人談論慕容復,三女子留下。喬峰追問執法、傳功二長老下落,原來這一切都是全冠清所為,四大長老反叛幫主,亦是受其挑唆。喬峰派人接來執法、傳功二長老,全冠清指責喬峰與慕容復串通殺害馬副幫主,喬峰當眾理論,至情至理,令眾長老信服。依照幫規,叛幫者死罪,執法長老請出法刀,欲處決四大長老。

喬峰盡述四長老功記,甘願自己流血為其贖罪,令四長老感激不已。緊急軍情傳來,徐長老卻不許喬峰拆閱。譚公、譚婆、趙錢孫、單正及馬大元遺孀康敏先後趕到,令眾人驚異不已。康敏出示馬大元遺書,揭露喬峰乃契丹人事實,喬峰難信其言,智光大師說起塵封往事,喬峰始知父母被帶頭大哥及中原高手誤殺經過。康敏指證喬峰為守此密而殺馬大元滅口,阿朱為喬峰辯解,康敏無言以對。徐將帶頭大哥書信交與喬峰看,卻被智光搶先撕去信尾署名,喬峰大怒,誓要查出帶頭大哥。

喬峰辭幫主之位離去。西夏一品堂赫連鐵樹率四大惡人挑戰丐幫,王語嫣出言指點吳長老戰勝雲中鶴,惹赫擒連鐵樹之。眾人皆中西夏"悲酥清風"之毒被擒。段譽以淩波微步救語嫣逃出,阿朱、阿碧押解途中遇到喬峰而獲救,喬峰之大義令呵朱傾心。 段譽與語嫣小磨房避雨,被慕容復窺見,慕容復有意奚落段譽,教訓語嫣,引來西夏武士,段譽拼死護語嫣,將前來的武士盡數殺死。慕容復假扮西夏武士向段譽挑戰,在語嫣的指點下,段譽冒死對抗。

慕容復留下解藥離去,段譽為語嫣解毒後,亦離開。阿朱、阿碧與語嫣、段譽相遇欣喜不已。得知丐幫眾人被關在天甯寺,阿朱決定扮成喬峰前去解救,令眾人感激喬峰。語嫣求段譽扮成表哥同去,以解除眾人對表哥的誤會,為了語嫣,段譽願冒死前往。 "北喬峰,南慕容"同時到來,赫連鐵樹率三大惡人親迎,鱷神要"慕容復"演練其師段譽的淩波微步,"慕容復"當眾施展,眾人心服。赫請"喬峰"也演練幾手,令"喬峰"不知所措。正在此時,赫連鐵樹等人突中"悲酥清風",阿朱、段譽趁機救出丐幫眾人後離去。真喬峰趕到後,幫眾謝其相救,喬峰莫名,眾人當喬峰有意掩飾。 喬峰回到家中,發現義父母已死,萬分悲痛,不料卻被趕來的少林眾僧誤會。埋葬二老後,喬峰夜入少林找師父玄苦。

已遭人毒手的玄苦見喬峰後圓寂,送藥的小沙彌指證喬峰便是暗算玄苦之人,喬峰愕然,玄慈方丈下令捉喬峰。喬峰躲入菩提院,正遇假扮止清前來偷經的阿朱,二人被發現,阿朱中玄慈一掌,喬峰挾阿朱逃走。 喬峰將真氣輸入阿朱體,救醒朱,卻無法將其治癒。患難之人,天涯淪落,喬峰、阿朱感情漸深。"閻王敵"薛神醫廣發英雄帖,在聚賢莊召開英雄大會,商議對付喬峰之策,為救阿朱,喬峰冒死帶阿朱共赴英雄大會。

聞聽喬峰到來,群豪震驚,嚴陣以待。喬峰求薛神醫救治阿朱,薛因阿朱乃喬峰帶來,故不肯醫治。喬峰將阿朱託付給白世鏡,自己與群豪喝酒絕交。酒畢,群豪圍攻喬峰,一時血肉橫飛,中原豪傑死傷無數,聚賢莊游氏兄弟戰敗自盡。喬峰不忍再見傷亡,束用就死,眾人正欲殺喬峰之時,黑衣人將喬峰救走。 阿朱蒙薛神醫治癒,假扮其模樣逃走。

雁門關外,阿朱獨守五天五夜,始見喬峰出現,阿朱含淚撲入喬峰懷中。見阿朱無恙,喬峰亦欣然。阿朱向喬峰述說別後之事,喬峰突有所悟,質問阿朱是否假扮自己去殺三槐夫婦和恩師,阿朱承認曾扮喬峰去救丐幫眾人一事,喬峰方知誤會了阿朱。二人找到當年刻有遺書的石壁,不想字跡已被鏟去。邊關上宋兵欺搶契丹百姓,喬峰出手相救,深感自己契丹血脈。 為查帶頭大哥,喬峰、阿朱去找徐長老,不料到達衛輝城時,徐已死。巧遇私自約會的譚婆和趙錢孫,喬峰向二人追問帶頭大哥,無果,點穴離去,找譚公查問,回來卻見二人已死,譚公見狀自盡,令喬峰有口難辯。 喬峰、阿朱去泰安找單正,不想到達時,單家人皆已葬身火海。知道帶頭大哥的人接連死去,喬峰、阿朱一頭霧水,決定去天臺山向智光大師求教。

智光拿出石壁拓文為喬峰詳述事情始末,喬峰方知自己原本姓蕭,乃契丹後族。當喬峰問及帶頭大哥時,卻發現智光大師已圓寂。喬峰、阿朱相約找最後知情人康敏問完此事後,就到塞外騎馬牧羊,再不回來。 阿朱假扮白世鏡拜訪康敏,康敏有所察覺,但終說出帶頭大哥乃是大理鎮南王段正淳之秘。為使喬峰順利報仇,阿朱將從少林偷出的《易筋經》送與喬峰。阿朱丹臣跌撞闖來,說有惡人尋仇,求喬峰到小鏡湖為主人報信。 刁蠻的阿紫被段正淳推下湖,裝死,段正淳叫阮星竹救其上岸,阮星竹發現阿紫身上刺字和金牌,乃知阿紫為已女,一旁的阿朱見此景亦動容,原來阿朱也是阮星竹、段正淳之女。喬峰得知眼前之人就是自己找尋的帶頭大哥,正欲報仇,四大惡人前來尋仇。

為護主,褚萬里被段延慶所殺,段正淳痛失兄弟,親自抵抗延慶,漸顯不支,喬峰出手相助,四大惡人敗退。喬峰質問段正淳當年之事,段正淳誤會喬峰是指自己的荒唐行為,將諸罪認下,喬峰約段正淳三更青石橋相見,以了仇怨,段正淳答應。 阿朱勸喬峰放棄報仇,喬峰不肯;阿朱不忍父親死於喬峰手,待峰走後,阿朱告段正淳此約取消,自己則假扮段正淳模樣前去赴約。阿朱死在喬峰掌下,喬峰追悔莫及,臨終前阿朱托喬峰照顧妹妹阿紫,這一切都被躲在暗處的阿紫看到。葬阿朱時,喬峰突悟此間誤會,更是痛不欲生。 秦紅棉母女找阮星竹算帳,阮星竹巧言應對,秦紅棉認定從已身邊奪走段正淳的是康敏,與阮星竹相約同去找康敏。

喬峰與秦紅棉等先後來到康敏家,看到康敏與段正淳調情,原來康敏亦是段正淳的情人。康敏騙段正淳喝下藥酒,將其綁在床上加以折磨。喬峰暗中出手助段正淳點中康的穴道,此時白世鏡出現,眾人方知白世鏡早與康敏有染,馬大元乃是被二人謀殺。白世鏡殺段正淳,卻死於黑衣人之手,喬峰追黑衣人而去。待喬峰返回,眾人已去,只留下被阿紫折磨得面目全非的康敏,喬峰問康帶頭大哥,康敏欲說出時,阿紫返回,給康敏一面鏡子,康敏一照之下,立時氣絕。喬峰責怪阿紫壞了大事,阿紫強詞奪理。二人火燒康宅後離去,阿紫以阿朱的囑託為由,跟隨喬峰身邊。

酒館裡,二師兄獅吼子追阿紫而至,向阿紫索要"神木王鼎",阿紫推出喬峰打退獅。林中,喬峰、阿紫被三師兄出塵子攔截,原來"神木王鼎"乃星宿老怪練化功大法之寶,喬峰不恥,令阿紫交出,阿紫不肯,喬峰走,阿紫被擒去。夜,喬峰跟星宿弟子來到樹林,大師兄摘星子欲殺阿紫,在喬峰相助下,阿紫殺了摘星子,成為星宿派大師姐。 喬峰惱阿紫出手狠毒,阿紫抬出姐姐阿朱向喬峰示威。盛氣之下,喬峰離去,見阿紫久未追來,喬峰返回尋阿紫,阿紫用暗器襲喬峰,卻傷於喬峰掌之下,生命垂危。喬峰悔,帶阿紫四處求醫,偶知人參可起死回生,喬峰為阿紫買參,漸漸身無分文。

為找人參,喬峰帶阿紫來到長白山,與女真部落首領完顏阿骨打結識,阿骨打邀峰回營,以上等人參相贈,喬峰受到女真部熱情接待。一日,喬峰隨阿骨打獵熊,遭契丹人攻擊,喬峰生擒契丹人耶律洪基,令阿骨打等人欽佩不已。喬峰賞洪基英雄氣概,放之並與其結為兄弟。次日,洪基派人以重禮相贈,喬峰將其全部轉送給女真人。 阿紫病漸好與喬峰曠野騎馬,遇送禮之人,被引至契丹行營,方知洪基乃契丹皇帝。洪基有意封喬峰為官,喬峰推卻。此時,朝中楚王父子叛亂,洪基率兵回朝,喬峰隨其前往。叛軍以人質要脅,洪基深感大勢已去,喬峰單騎入敵陣,殺死楚王,生擒皇叔。

喬峰助洪基平息叛亂,被封南院大王,阿紫為端福郡主。喬峰、阿紫入住雲洲王府,卻過不慣府內生活。一日,喬峰帶阿紫打獵,遇契丹兵從宋界打草谷歸來,俘虜中一男子向喬峰偷襲,此人便是聚賢莊游氏後人游坦之,遊坦之誓殺喬峰報仇,卻對阿紫無限迷戀。 喬峰放遊坦之及眾百姓離去,不慎將《易筋經》遺失,被遊坦之拾得。喬峰走後,阿紫率眾而返,將遊坦之擒回府,為不讓喬峰認出,阿紫給遊坦之鑄上鐵面,阿紫將遊坦之折磨得死去活來,但遊坦之對阿紫的愛戀卻絲毫未減。

阿紫用神木王鼎招來毒蟲,讓毒蟲吸遊坦之的血,再用遊坦之的血練化功大法,遊坦之中毒後照《易筋經》而練,屢屢能死裡逃生。一日,神木王鼎引來冰蠶,阿紫讓冰蠶吸遊坦之血,遊坦之全身結冰,阿紫以為遊坦之死了,棄之荒郊。遊坦之醒後發現幫丐聚會,段譽奉父命送來書信,解釋馬大元死因。丁春秋向丐幫索要毒物,大施毒威,丐幫弟子多被其毒死,唯遊坦之無恙,丁將遊坦之收歸門下。 聰辯先生蘇星河發帖約武林人士弈棋,天下豪傑齊聚其處,丁春秋被珍瓏棋局所迷,幸鳩摩智到來驚擾,丁才猛然醒悟。

鳩摩智與慕容復對弈,雙雙迷失心智,段譽出手救慕容復,慕容復感大丟顏面。四大惡人到來,段延慶亦被珍瓏所迷,少林小和尚虛竹不願有人再走火入魔,上前攪亂棋局,不想卻在延慶暗中指點下破了珍瓏,蘇星河大喜,將虛竹引入石洞。 洞中蘇師無崖子收虛竹為徒,並將七十年功力輸入虛竹體內。無崖子死前,將逍遙派掌門指環傳給虛竹,命其殺丁春秋為已報仇,並指點虛竹向一畫中女子求教。虛竹出洞後,蘇星河見虛竹手上指環,明白師意,奉虛竹為掌門人,虛竹只道自己是少林和尚推託不受。

虛竹隨祖師伯玄難離去,不料玄難暴死途中,虛竹返回找蘇星河算帳,蘇星河言玄難是中丁春秋毒而亡,說著蘇星河亦死在丁毒之下。蘇眾弟子拜虛竹為掌門人,虛竹不願再糾纏,違心答應,借機離去。 段譽為見語嫣,與慕容復等同行,受盡奚落,終被驅離開。虛竹追趕少林僧與慕容復等人相遇,慕容復驚訝虛竹武功長進之快,獨自尾隨其後。麵館中,虛竹被阿紫戲弄,破了葷戒。丁春秋率眾弟子到來,抓住阿紫索要神木王鼎,阿紫巧言以辯,復與丁春秋動手,阿紫被丁春秋毒盲雙眼,遊坦之趁亂將阿紫救走。

游坦之、阿紫碰見全冠清等人,遊坦之不願讓阿紫知道自己就是鐵頭人,求全冠清為己隱瞞,全冠清見遊坦之武功了得,答應遊坦之,並請二人到丐幫做客。全冠清為遊坦之取下鐵面,令遊坦之感激不已。 慕容復等人回燕子塢途中誤闖萬仙大會,與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眾人動手,烏老大以語嫣威脅慕容復,慕容復不為語嫣低頭,語嫣頗感傷心。段譽趕來甘願為語嫣認輸,並以淩波微步將語嫣救走。因語嫣惦念表哥,段譽又背語嫣返回。卓不凡勸眾人罷手,邀慕容復相助。原來眾人不堪忍受天山童姥的殘酷,卻又因被其中下生死符而不得不屈從。近日烏老大無意間發現縹緲峰上的反常之處,眾人聚會,實是為商議對付天山童姥之策。

慕容復出於拉攏眾人,為已所用的動機,同意相助。正當烏推出自己從縹緲峰上抓來的女童,要眾人殺之盟誓時,虛竹從旁衝出,將其救走。 女童見虛手上指環大驚,知其來歷,更是傷心不已。烏與一島主追至山頂,虛竹失手打死島主,女童喝其血,虛竹愕然。烏猜出女童便是天山童姥。虛竹告辭,被阻,方知童姥乃無崖子師姐,此時返老還童,功力需慢慢回復,因仇人算准日子前來尋仇,童姥要虛竹留在身邊護法,否則殺盡山中之鹿。為救小鹿,虛竹決定留下。童姥以北冥神功相授,虛竹武功精進。童姥師妹李秋水突至,童姥令虛竹背自己快跑。原來,李秋水便是童姥的大仇人。

李秋水與童姥因同時愛慕無崖子,爭鬥互殘、反目成仇,數十年尚不肯甘休。李秋水將童姥腿打斷,奪去掌門指環,虛竹背童姥墜崖,李秋水以為二人已死,暫且作罷。二人倖存,童姥知李秋水是西夏王妃,決定前去西夏躲避。 虛竹送童姥躲進西夏皇宮冰窖後,欲離去,童姥不允,逼虛竹吃葷,虛竹寧死不肯,童姥氣極,夜裡,抓來一女子與虛竹共寢,致使虛竹破了淫戒。虛竹醒後,痛不欲生,但又思念夢姑,難以自拔,於是自暴自棄,破了葷戒。童姥要虛竹幫已殺李秋水,並答應帶虛竹找夢姑,虛竹不肯再殺生,拒之,被童姥中下生死符,為謝虛竹相救,童姥又將破解生死符之法傳於虛竹。

童姥神功將成之際,李秋水尋至,二人大打出手,兩敗俱傷,虛竹將二人救出冰窖。發現童姥援兵將至,李秋水詐死。童姥當眾宣佈虛竹為靈鷲主人,自己則在看完無崖子給虛竹的畫後,笑言"不要她"後氣絕。童姥死後,李秋水復活,看到那幅畫卻道"是她"。原來無崖子愛的竟是李秋水的小妹,李秋水無限悲哀,告訴虛竹,自己與無生有一女,嫁至姑蘇王家,李秋水握著童姥的手死去。

因通往靈鷲宮的橋被毀,虛竹獨自潛入宮。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眾人逼問靈鷲眾女破解生死符秘訣所在,眾女無言,諸島主欲施酷刑,虛竹趕到救下眾女,告訴大家童姥已死。卓不凡見虛竹身上的畫頗似語嫣,誤會虛竹對語嫣有意,欲成全二人,虛竹有口難辯。一島主生死符發作,虛竹為其化解,諸島主臣服,梅竹二劍引領餘婆等人入宮,眾女參拜新主。慕容復見收攏眾人的心願落空,帶語嫣離去,段譽戀戀不捨。靈鷲宮中虛竹、段譽各懷心事,借酒消愁,甚是投緣。 全冠清在丐幫設擂選幫主,遊坦之獲勝,被全冠清推為幫主。

段譽與虛竹結為兄弟,次日離去。梅竹二劍服侍虛竹,殷勤周到,令虛竹深感不安。虛竹參照密屋中圖形為眾島主解除生死符,眾人紛紛下山。虛竹卻惦念少林,憂心重重。 全冠清唆使遊坦之挑戰少林,做武林盟主。 慕容復等人路遇丐幫弟子,得到西夏榜文,知西夏公主欲招選駙馬,復別有用心,決定前往。為見語嫣,段譽又追上復等人與之同行。 虛竹回少林,梅竹暗中跟隨。虛竹被罰菜園勞作,受緣根虐待,梅竹暴打緣根。 喬峰得知阿紫在丐幫,與燕雲十八騎趕赴中原。

慕容復聞聽丐幫要向少林挑戰,為結識天下英豪,慕容復亦前往少林。玄慈方丈召集全寺僧眾,對虛竹施以處罰。這時鳩摩智到來,挑戰少林七十二絕技,少林眾僧自愧不如,虛竹適時出手,道破鳩摩智所使乃小無相功。鳩摩智暗算虛竹,梅竹現身護主,被鳩摩智揭穿,譏笑少林藏有女色。虛竹被罰受杖刑後,逐出少林。 少室山下慕容復與丁春秋相遇,二人動手。混亂中,段譽與語嫣走散,得知父親也來到,段譽上山見父。眾英豪齊聚少林,玄慈眾僧頗感疑惑,原來這一切全是丐幫的陰謀。少室山下,跟隨丐幫到來的阿紫打出星宿派掌門大旗,丁春秋抓住阿紫,要脅游重歸門下,並命其殺死玄慈方丈,為了阿紫,遊坦之答應。游坦之以星宿弟子身份向少林方丈挑戰,遭到眾人指責。

喬峰趕到,將阿紫救出,還與段正淳。中原群豪圍攻喬峰,慕容復乘人之危向喬峰挑戰,段譽站出與喬峰相認,令喬峰感動。眼看丁春秋、遊坦之、慕容復三人聯手對喬峰,虛竹亦站出與喬峰結拜,喬峰、虛竹、段譽三兄弟喝酒宣戰。虛竹大敗丁春秋,星宿弟子改投虛竹門下;喬峰大戰慕容復、遊坦之,段譽沖上與慕容復對陣,遊坦之終難敵喬峰;段譽敗在慕容復劍下,段正淳救子,被慕容復打傷,段譽情急之下使出六脈神劍,慕容復慘敗,偷襲段譽,被喬峰拋擲一旁。慕容復顏面無存,挺劍自刎,被灰衣人阻攔。黑衣人出現,與灰衣人相視而笑,心照不宣。 虛竹當眾受杖刑,葉二娘看到虛竹背上戒點,方知虛竹乃自己兒子,與虛竹相認。黑衣人要葉二娘說出虛竹的父親,葉二娘難言,眾人將目光投向段正淳。

黑衣人揭下面紗,竟是蕭遠山,父子相認,蕭峰百感交集。蕭遠山言搶走二娘之子,只因其父就是帶頭大哥。二娘被逼得退無可退,玄慈方丈站出承認自己便是虛竹的父親,當年之事乃誤信慕容博讒言,並當面責問灰衣人,原來此人便是詐死的慕容博。蕭氏父子追慕容博而去,慕容復緊跟其後。因破淫戒,玄慈方丈受杖責而死,二娘自盡相隨,虛竹連失父母,無限悲痛。 少室山群豪散去,阿紫不願隨段正淳回大理,中途溜走,救出遊坦之,雙雙逃逸。蕭氏父子與慕容父子藏經閣中對峙,鳩摩智出現,慕容方略占勝面,慕容博提出,只要蕭峰助其復燕,便可殺已報仇,蕭峰拒。老僧出現,盡述蕭遠山、慕容博盜經經過,眾人驚愕。

老僧指出蕭遠山、慕容博、鳩摩智練功之弊,若不以佛法化解,將會走火入魔,奉勸蕭遠山、慕容博泯卻前仇,二人不肯。老僧突然出手將慕容博打死,蕭遠山悔然釋懷。慕容復痛父之死,欲報仇,老僧遂將山打死,抱屍而去。 眾人追至,發現蕭遠山、慕容博復活。二人大徹大悟,皈依佛門。段譽被鳩摩智打傷,蕭峰將段譽安置在一農家,由鐘靈照顧。阿紫、遊坦之逃至,將追蹤而來的宋長老打死,發現段譽、鐘靈,阿紫要遊坦之挖鐘靈眼珠,虛竹、蕭峰趕到制止。虛竹言阿紫眼可治,阿紫百般討好,虛竹答應一試。

得知語嫣隨復到西夏,段譽拉虛竹前往。蕭峰到少林見父被拒,長跪七天七夜後,傷心離去。段正淳命巴天石、朱丹臣送信,要段譽爭當駙馬,段譽心中只有語嫣,難從父命。吐蕃王子宗贊命人把守關口,木婉清女扮男裝闖關,與段譽相遇。 崖邊,語嫣與三惡人掛在樹上,眼看樹將被吐蕃武士砍斷,段譽等人趕到將其救下,遊坦之帶阿紫趁亂離去。段譽以為語嫣被雲中鶴欺負,不想卻是雲中鶴救了語嫣。眾人夜宿荒廟,段譽見語嫣傷心,問因才知語嫣傷心表哥爭當西夏駙馬。為了語嫣,段譽決定去爭駙馬,語嫣笑,段譽激動落湖。段譽被慕容復擒到枯井邊,勸慕容復回心轉意,卻被推下枯井。

語嫣目睹一切,感傷段譽死。再勸表哥,慕容復亦無悔意,反斥語嫣與段譽有染,語嫣傷心欲絕,投井自盡。幸好段譽未死,井下二人相見,情意繾綣。為助吐蕃王子爭駙馬,鳩摩智來到井邊,勸慕容復離去,二人動手間鳩摩智走火入魔。慕容復被打落井下,鳩摩智為抓《易筋經》亦落井底。井下四人再見,各懷心思。鳩摩智走火入魔,被段譽吸去內力暈倒,慕容復當三人皆死,獨自離去。 虛竹等找不到段譽,木婉清扮段譽前去招親。井底三人醒後,鳩摩智武功全失,卻超脫世外。段譽、語嫣兩情相悅,難捨難分。出井後,段譽、語嫣到皇宮與虛竹等會合,眾人興奮不已。侍女將招親之人引入內書房,虛竹見壁上武功圖譜,忙叫眾人勿看,但為時已晚,虛竹只好將燈熄滅,眾人方得救。此時公主出現,女宮代公主向眾人提出三問。

眾人的回答都不能令公主滿意,唯虛竹的回答使公主激動不已。原來公主就是夢姑,此次招選駙馬實為尋找夢郎虛竹。與虛竹再次重逢,公主以身相許。譽得知有人欲加害父親,率眾趕去與段正淳會合。 靈鷲宮中,虛竹為阿紫找到治眼之法,卻必以活人眼膜相換。阿紫求虛竹,虛竹不肯傷害無辜。遊坦之找虛竹以死相逼,要將自己眼膜獻與阿紫,虛允。紅沙灘,端正淳與眾夫人被段延慶三惡人擒獲。段譽等路經草海木屋借宿,被啞婆騙去火石火刀。眾人設法點亮燈後,卻招來蜜蜂襲擊。段譽醒後,發現自己獨在曼陀山莊,一切都是王夫人所為。慕容復以段正淳為餌,要王夫人拿段譽交換,並引來了段延慶。

王夫人見段正淳又愛又恨,告段正淳語嫣亦是其女,段譽聽後傷心欲絕。延慶讓鱷神殺段譽,鱷神不肯,反被延慶所殺。為救段譽,刀白鳳示意延慶段譽為其子,延慶倍感欣慰。復以"悲酥清風"毒倒眾人,為圖大理江山,慕容復認延慶為義父。包不同、風以此為恥,勸慕容復,被慕容復所殺。為逼段正淳早日退位,慕容復將段正淳眾夫人一一殺死,情急之下,段譽使出六脈神劍,慕容覆敗逃。段正淳自盡殉情,刀白鳳說出段譽的身世後,自刎隨夫。

段譽無法接受段延慶,延慶傷心離去。語嫣等到來,發現親人皆逝,失聲痛哭,雲中鶴欲劫語嫣而去,被段譽所殺。阿紫復明,回遼找蕭峰,受封平南公主。洪基令蕭峰攻宋,蕭峰不忍生靈塗炭拒絕。洪基誘阿紫給蕭峰喝下毒酒,逃走途中蕭峰毒性發作,阿紫方知受騙,大軍圍困,蕭峰、阿紫被擒。

押解途中,阿紫溺水而逃,傳訊大理皇帝段譽和靈鷲宮主虛竹。阿紫等人扮作說客混入大牢,從地道將蕭峰救出,外面更有大理、靈鷲、少林、丐幫眾人接應。群豪退至雁門關外,洪基率大軍攔截。段譽、虛竹生擒洪基,蕭峰以此生不犯宋地為條件,始放其走,洪基斷刀以誓,率眾退兵。 身為契丹子孫,蕭峰深感有負遼國,揮刀自盡。英雄已逝,眾人悲痛萬分,阿紫淒然抱蕭峰訴說愛意。游坦之尋阿紫而至,阿紫挖眼還之,遊坦之萬念俱灰,撞壁身亡。阿紫了無牽掛,含笑抱蕭峰墜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