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英雄

律政英雄

集數

久利生公平(木村拓哉)是一名剛從青森調到東京地檢署的檢察官,由於調職的時機很特別,所以被認為是一個很厲害的檢察官。雨宮舞子(松隆子)是一個很想成為檢察官的事務官,原以為可以在新人久利生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所以就向上司自薦擔任久利生的事務官。但是後來發現久利生並不如自己想像中那麼能幹,於是便馬上要求換人,但是已經為時已晚,所以她也只好忍氣吞聲在久利生手下工作。 此時城西地檢署正在處理一件非常棘手的議員受賄案件,而剛來的久利生負責的是內衣小偷案件。正當大家為了尋找破解議員不在場證明的方法時,久利生也努力調查內衣小偷的案件。但是由於久利生的做法很不正常,引起了不少誤會…

久利生公平這次接到了一件主張正當防衛的過失傷害致死案,疑犯自稱死者主動找他麻煩,後來還不斷毆打他,為了要抵擋死者的毆打,他才不小心害死者摔下樓而致死。可是奇怪的是,疑犯對偵訊連一句話也不說,保持緘默。後來才得知疑犯是一位國會議員的兒子,而他之所以保持緘默,完全是一位大律師的指導,目的就是要讓檢方無計可施。因為疑犯主張正當防衛,而且又有證人提出證明,但是卻又保持緘默,這種做法令久利生感到非常奇怪。於是他便不顧眾人的阻止,擅自展開調查…

久利生公平與舞子在酒吧喝酒時,撞見一名因女友紗江子提出分手而失控的男子,他憤而揮刀想要傷害紗江子,所幸被機警的久利生阻擋下來,才沒有釀成大禍。後來久利生自然承辦了這件傷害案,不過在查案時才發現,曾經與紗江子交往過的男性非常多,而且幾乎每一個人都給了她一筆錢,而她每次都會在得到錢後提出分手,所以久利生懷疑紗江子很可能是騙婚。 不過騙婚這種案件非常難證明,所以要告紗江子根本是不可能的,可是後來在舞子的堅持之下,久利生決定以騙婚罪起訴紗江子…

江上與舞子去調查一名疑似殺害女大學生的疑犯小山田,但因為小山田堅稱人不是自己殺的,再加上警方所採取到的證據不足,所以江上決定撤銷控訴。沒想到小山田在當天就逃出醫院,檢方也因此受到各方苛責。 為了要證明江上的判斷沒有錯,久利生公平等人開始調查案件,但是卻處處遭到警方阻撓。後來在找不到新證據的情況下,小山田再度遭拘捕,就在此時,不肯放棄的久利生終於找到小山田不是兇手的新證據…

地檢署最近發生了一件檢察官因為外遇而遭到貶職的事件,搞得人心惶惶,而久利生卻剛好接了一件因為婚外情而引起的傷害案件。疑犯堅稱自己並沒有傷害自己的老婆,但是他的老婆跟當時也在場的情婦朝美都表示他有傷人。照理說,本案應該沒有矛盾之處,但是久利生卻覺得情婦可能在說謊,於是便與舞子一起去找情婦朝美確認口供。 朝美剛開始仍堅稱自己所說的全部都是事實,因為她已經對疑犯完全失去感覺,所以才決定說出所謂的真相。可是這種說法反而令久利生感到奇怪,後來舞子跟朝美聊過以後,朝美終於願意說出事情發生的真正經過…

久利生接到一宗殺警案,自首的疑犯坦然承認自己犯案,不過後來又推翻自己的口供,表示自己是替人頂罪,於是檢方便釋放了他,改而拘捕一名惡名昭彰的地下錢莊老闆。舞子被一名陌生男子搭訕,然後就莫名其妙的跟著他到一間酒吧,沒想到卻突然碰到警方臨檢,舞子也一起被帶到警局,直到早上才放她回去。舞子在當時的混亂場面中遺失了一樣東西,由於那樣東西對她而言非常重要,但她又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所以便背著大家到處去找,但是也因此引來大家的誤會。結果在舞子的誤打誤撞之下,雖然沒有找到她想找的東西,但是卻找到了犯案的鐵証…

地檢署的內部考試即將舉辦,一直想當檢察官的舞子,很想利用這次的考試升任檢察官,但是這個考試的慣例,是針對資歷十年以上的事務官所舉辦。於是舞子便拜託上司幫忙推薦,為了說服其他高層長官,舞子也每天忙著應酬。久利生接到一件強制猥褻案,嫌犯是一名大企業的總經理,而被害者剛好就是這間公司的職員。該名職員在案件爆發後,就馬上遭到解僱。但嫌犯全然否認自己犯案,堅稱自己每天都是坐專車上班,絕不可能在電車上面作出這種猥褻行為,而且還有其他人為他作證,所以要成立這個案件非常困難...

久利生這次接了一件大家都不想接的醫療過失案件,而且最令人意外的是,他的對手律師竟然是以前的舊識巽江理子。原本坦承自己有失誤的醫生突然翻供,這麼一來讓原本就已經很難打的醫療過失案更難處理。為了找出真相,久利生與舞子到處尋找人證,來推翻醫院方面的說法。後來在檢方的努力之下,終於找到了一個肯說出真相的護士,但當江理子知道此事以後,便以利誘的方式脅迫該名護士在法庭上面說謊┅

雨宮在上班途中,突然有一個石膏像從高空掉下來,差一點就打到她。不過大家都認為這只是個意外,所以不以為意。後來辦公室裡突然有一名男子送披薩來,結果一打開竟是煙霧彈,而且這名男子還藉著混亂,大鬧地檢署,此事也引起檢方的重視。久利生保護舞子回家時,又發生收到炸彈的事件,此時​​舞子才發現原來這些事件都是針對自己而來,感到非常害怕。為了要找出歹徒到底是誰,久利生使出了渾身解數,後來在他的細心與警方的通力合作之下,終於抓到了歹徒,但是┅

當久利生偵訊犯了傷害罪的古田的時候,原本一直沉默不語的古田突然推翻之前的口供,堅稱自己並沒有傷害與自己有過節的主播榎田由起。後來經過久利生的調查,以證據不足下了不起訴的決定。不過這個決定卻惹惱了由起以及警方,在社會上也引起熱烈討論。後來因為由起再度受到攻擊,再加上古田下落不明,於是大家便再度把矛頭指向放走古田的久利生。為了不讓風波繼續擴大,所以上面決定讓久利生退出本案。堅信古田並沒有傷人的久利生,到處尋找古田的下落。後來古田終於打電話給他,並且告訴他自己在案發時根本不在東京。久利生不斷鼓勵古田出來澄清,但是古田卻掛掉電話待┅

因為久利生上次的案件引起社會騷動,再加上媒體對他的負面報導,雖然久利生並沒有犯任何錯誤,但是檢方高層還是決定將久利生調走。此時久利生正在負責查辦一件警衛命案,當他知道自己只剩十天就要調走的消息,仍然保持冷靜的態度,並且堅持要辦完手上的案子。有一天特別搜查部突然闖入城西分部,並且要求久利生交出警衛命案的嫌犯。平常只查辦大案子的特蒐部,為什麼堅持要偵訊一個殺了警衛的嫌犯,此舉令久利生等人非常懷疑,於是開始展開調查,發現這個命案的背後關係到某政黨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