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進化論

愛情進化論

集數

做為都市新女性的代表艾若曼,獨立自強又敢拚,卻始終是男性隔緣體,還被前男友定論為沒人敢愛的女人。而相識15年的鹿飛,是個待人隨和、喜歡烹飪養花的居家好男人,異性緣相當好,但卻異常的沒有戀愛經驗,更不敢談論婚姻。兩個三十歲的黃金單身男女都不甘心自己年過三十後即將被判定為黃金歲月結束的人們,進而努力想要提升、活出更好的自己,開啟新的生命時光。而在15年深厚的友情之後,才認清彼此就是最好的愛,最終收穫屬於自己的愛情。

鞋業公司銷售部總監艾若曼在她28歲生日這一天,陷入了輕熟期的焦慮。 就在連艾若曼的媽媽都忘記了她的生日時,有一個人,艾若曼的十年好友,高中同學鹿飛發來郵件祝她生日快樂,並提醒她進入了輕熟期。 艾若曼氣憤地回郵件想予以反擊,她的思緒被拉回了他們的高中時代。當時她是紀律嚴謹的班長,鹿飛轉學過來,成為了她的同桌。但兩人關係一般。 作為牙科醫生的鹿飛碰上了修醫生在訓斥護士清清,鹿飛替她解圍,清清非常感激,對鹿飛產生了好感。 艾若曼在商場的咖啡廳和郭慧馨見面,她是艾若曼的好朋友,此時身懷六甲,來替艾若曼慶祝生日,鹿飛下班在去往餐廳的路上路過一家珠寶店,聯想起了高中在大排檔和艾若曼的酒後之約,如果28歲的生日兩個人還沒有物件的話就彼此在一起。

艾若曼在公司樓下的咖啡廳遇到了安卓,但沒有放在心上。設計部的吉娜也來到咖啡廳,兩人閒聊中產生分歧,不歡而散。回到辦公室裡,艾若曼發現新來的助理就是安卓。 艾若曼去醫院看望產完子的郭慧馨,郭慧馨抱怨她最好的時光浪費給了丁宇揚。時光倒回,當時艾若曼大學畢業後進了比安吉,也是在那裡認識了郭慧馨。而丁宇揚卻在艾若曼進公司不到一個月後,被調去美國總部。艾若曼不想再次錯過,決定告白,但最終沒有勇氣,在街邊大排檔喝個爛醉。郭慧馨叫來鹿飛,鹿飛背著喝得一塌糊塗的艾若曼回家。 郭慧馨勸現在的艾若曼一定要發展戀情,或許還可以考慮下姐弟戀。艾若曼聽了郭慧馨的話,注意到了安卓,但還是覺得太離譜。安卓注意到了艾若曼加班晚,陪著她還給她買止牙痛的藥。還表示想送她回家。

鹿飛和艾若曼一起逛超市,結帳時艾若曼搶著付帳,讓鹿飛丟面子,而鹿飛也不在意,因為他瞭解艾若曼。兩人一起回到鹿飛家,鹿飛做飯,艾若曼接到艾媽媽的電話,得知她在鹿飛家就要和鹿飛講電話,艾爸爸也搶著和鹿飛說話,關係很親密。接著兩人吃飯閒聊,艾若曼聊到了安卓,並且懷疑鹿飛也有了曖昧對象,鹿飛拒不承認。 七夕來臨。清清纏著鹿飛陪自己吃飯,鹿飛以自己要上西餐烹飪課為由拒絕,清清堅持要讓鹿飛帶上自己。這邊艾若曼聽到安卓拒絕了吉娜的七夕邀約後心情愉悅。她一個人去餐廳吃七夕自助餐被餐廳服務員搞到難堪,安卓卻如救世主一般奇跡出現,替她解圍。艾若曼對安卓突然出現倍感懷疑,腦補他在跟蹤自己。安卓直言不諱地承認他是在跟蹤,因為他想和艾若曼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艾若曼感到失望。餐廳送了七夕禮包給兩人,艾若曼從中翻出一盒安全套,她尷尬地落荒而逃。路過日聊點時回想起第一次和鹿飛在這裡消費的場景。鹿飛在學習西餐,清清品嘗了鹿飛的手藝,大力誇讚,更加從心底裡認可鹿飛。此時鹿飛收到了艾若曼去日料店的邀約,要撇下清清,清清很善解人意,這讓鹿飛也對清清有一點好感。 在日料店裡,艾若曼向鹿飛報備了安卓,鹿飛忍不住低落。他回到家中翻出那條沒能在生日當天送出去的手鏈,深感自己的膽怯。艾若曼回到家中發現了門口一束玫瑰花,卻沒有署名。她不禁猜測是安卓的手筆。

艾若曼在電梯裡旁敲側擊安卓是否送花無果,直到艾爸爸打來電話,艾若曼才知道玫瑰花是爸爸送的,又氣又怒。清清早起做便當想請鹿飛吃,鹿飛不忍心謝絕,偷偷把便當塞給了修醫生吃。反而讓清清誤解鹿飛接受了她的好意。艾若曼下班趕上雨天沒帶傘,撒謊被吉娜看笑話時,安卓適時帶著傘出現,送她回家。之後鹿飛來詢問要不要接她,艾若曼洋洋得意自己早有人送。 清清回到出租屋發現屋子進水,被房東大媽一通訓。清清感到委屈,更加堅定要找個另一半。她在診所被病人當作出氣筒抽打,鹿飛又安慰清清。 安卓在細節上一直撩撥艾若曼,打電話叫起床,細心準備維生素,誇讚她的香水好聞。艾若曼下班後和郭慧馨、鹿飛一起約著在郭慧馨家吃飯,她偷偷告訴郭慧馨關於安卓的事情,郭慧馨鼓勵她勇敢上。並談論鹿飛不是喜歡艾若曼就是可憐她。艾若曼把安卓的事情也告訴了鹿飛,表示女人對自己解圍的男人容易墜入愛河,鹿飛嗤之以鼻。這時清清打來電話,被艾若曼發現。清清來到了茶餐廳,認出了艾若曼就是在地鐵上幫她教訓路人的人。她徑直坐在鹿飛身邊,假裝親熱膩歪,讓艾若曼感到很不適。她以為鹿飛一直在欺瞞自己而自己傻乎乎地報備而生氣,於是叫來了安卓,讓自己不落下風。艾若曼拉著安卓離開後要把打車費給安卓,讓安卓很生氣,表示不僅僅把艾若曼當上司,更是朋友。鹿飛看到安卓後就情緒不佳,並且發短信給艾若曼解釋他和清清只是同事。兩人遂約見面在社區裡見面。

鹿飛和艾若曼在社區裡喝啤酒,鹿飛極力撇清他和清清的關係,艾若曼也覺得清清不適合他。艾爸爸向艾若曼催婚,艾若曼的情緒受到了影響。在公司裡吉娜推薦了一款測愛情的軟體,艾若曼測出來是戀愛的機會很難降臨到她頭上。 艾若曼和市場部的經理因為秋季新品的銷售情況差發生爭執,市場部想把問題甩給銷售部,艾若曼為了讓問題一清二白,加班做資料分析。卻被公司的人八卦議論她是故意留安卓加班,吉娜也產生誤解,跑去找艾若曼宣佈主權。清清被房東刁難要漲房租,清清不以為意,覺得自己很快能找到男朋友搬出去。她去網球場找鹿飛時,激動之下跟鹿飛告白,卻被鹿飛拒絕。在診所決定讓和鹿飛一起合拍海報時,清清情緒激動地決絕了。 在公司成立十周年的會議上,艾若曼甩出證據證明銷售情況差是市場部的原因,並且甘願解決問題。晚上員工聚餐,吉娜質問安卓接不接受自己,艾若曼假模假樣地偷聽,卻沒聽到安卓因為什麼理由拒絕了吉娜。直到和吉娜一起坐計程車去卡拉OK時,艾若曼聽到吉娜說安卓拒絕她的原因是心裡已經有人了,艾若曼自戀地覺得那個人或許是自己。在卡拉OK裡,安卓和艾若曼合唱了歌,氣氛曖昧。吉娜暴怒離去。之後公司的人都以為安卓和艾若曼在一起了,還私下擠兌艾若曼配不上安卓這個小鮮肉。 清清跑去找老鄉凱文傾訴,凱文懷疑鹿飛可能取向不明。凱文故意找鹿飛看牙試探,得出鹿飛是正常的,但他也不會喜歡清清這款女生,並需要清清改變她的風格。

清清向鹿飛求和好,並且希望兩人能再次合拍海報。鹿飛答應了。清清改變風格,一改往日青春打扮,變得妖豔成熟,然而鹿飛卻依舊不喜歡。 艾若曼開始迂回地試探安卓的心思,安卓也冷漠對待。在一次防火演練時,艾若曼撤下樓梯時發生意外,安卓焦急地背起艾若曼。兩人的關係破冰。卻刺激到了吉娜,她遞交了辭呈,老闆拜託艾若曼勸說吉娜留下來。 艾若曼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勸說吉娜,因為丁宇揚的離開,她曾把自己鎖在出租屋裡歇斯底里,沮喪沉淪,而鹿飛將她拉了出來。吉娜受不了地表示自己是跳槽,並不是因為安卓。 艾若曼和郭慧馨討論安卓接近自己是不是有別的動機,還是真的喜歡自己。為此焦慮不已。她和安卓還是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

鹿飛的手機壞了,普通的手機店無法維修。手機裡面珍藏著一份錄音,是艾若曼曾經許下的酒後之約。鹿飛詢問修醫生哪裡可以修諾基亞的時候,被清清聽到,告訴鹿飛自己老家可以修。艾若曼打電話想正式介紹安卓給鹿飛時,發現鹿飛不在北京。他和清清去了老家修手機。鹿飛修好手機後,清清盛情邀請鹿飛去家裡吃飯,還欺騙鹿飛爸媽不在家。結果一堆親戚包括清清爸媽都在,一直盤問鹿飛,鹿飛這頓飯吃得尷尬不已。回去的大巴上不免有點生氣。 艾若曼和安卓兩人約會,去密室逃脫時艾若曼很快就破解謎題,讓安卓欣賞不已。兩人還去滑冰,遊樂園,艾若曼明顯感覺自己年紀跟不上安卓,力不從心。換房日到了,鹿飛打不通艾若曼手機,主動來到艾若曼家,正好撞上安卓和艾若曼甜甜蜜蜜,尷尬離開。艾若曼和安卓去看電影,安卓想看恐怖片,艾若曼不想看。最後還是妥協看了恐怖片。她還注意到安卓的錢包磨損。艾若曼看到一半就不看了,坐在影廳外等電影結束時,她給鹿飛發訊息解釋她前天就想彙報她和安卓已經在一起的消息,沒來得及。 鹿飛收到了消息,想起了有一年冬天的情人節,艾若曼抱著趙超送的花來家裡,告訴他接受了趙超的事情。安卓見艾若曼久久不進來,也提前出來找她。為了考慮對方兩個人都不繼續看電影了。

安卓和艾若曼轉戰到旁邊的遊戲廳,艾若曼不感興趣,但佯裝開心。最後還是忍受不了吵鬧,一起回了家想做飯,結果兩人都不太會,只好叫外賣。吃完飯後艾若曼想讓安卓留下過夜,安卓卻拒絕離開了。 鹿飛陪清清到店裡選植物,表示自己經常無法理解清清,有代溝。 鹿飛在公園落魄地坐了一夜,清晨回到家碰上艾若曼登門道歉,鹿飛取消了換房日,艾若曼津津自喜兩萬紅包的賭約必然是自己贏。 清清見鹿飛悶悶不樂,甚麼也不說,便放了個小松鼠在鹿飛桌上,藏起來假裝玩偶發聲哄鹿飛開心。鹿飛有些感動,帶了小松鼠回家。 艾若曼買了新錢包送給安卓,安卓有點想調崗的意思,並且不太情願地接受了錢包。兩人下班後一起去找鹿飛吃完飯,在門口碰見了清清,艾若曼順勢也邀請了清清,變成了四人行。 吃飯期間清清感受到鹿飛的低落都是因為艾若曼,在鹿飛去廁所時,清清向艾若曼假模假樣地透露她和鹿飛的關係曖昧。清清在洗手間直白地向艾若曼戳穿她和鹿飛關係清白,又向艾若曼討教如何能讓鹿飛喜歡自己。飯局結束後艾若曼搶著和安卓買單,並發現安卓沒有用自己送的錢包。 艾若曼因為無法推到安卓感到很挫敗,打算精心準備一番和安卓度過一個浪漫的夜晚。安卓因為被趙超取笑吃軟飯而情緒不佳,結果兩人大吵一架不歡而散。艾若曼還收到了安卓的辭職信。 鹿飛半夜接到清清的電話,她的房間進了小偷,安全起見清清住進了鹿飛的家。清清發現鹿飛的家中放著艾若曼的衣物。

診所的人都知道清清住進了鹿飛的家,大家都意識到兩人的關係曖昧。 清清父母擔心清清的遭遇趕來,清清趁機和父母商量,要他們跟鹿飛說好話,說服鹿飛和自己同居,遭到父母的強烈反對。 艾若曼來商場巡視,發現櫥窗和鞋櫃的擺設經由安卓調整後,銷量有明顯提升。她遇到趙超後又發現安卓當天晚上情緒如此不對是因為受到趙超的侮辱。艾若曼終於打通了安卓的電話,不同意他辭職。兩人在商場樓下廣場見面,艾若曼向安卓示好,還想調他去上海的新店當店長。兩人又重歸於好。而老闆對於艾若曼推薦安卓很遲疑,艾若曼在告訴安卓這個消息的途中,聽到了安卓打電話借錢的事情。她打電話向鹿飛說了這件事,不知道要怎麼幫還能顧及到安卓的自尊心。 清清找朋友凱文想辦法,凱文讓清清假裝先搬進自己家,再被自己趕出去,於是可以順理成章留在鹿飛家。 艾若曼接到艾媽電話,發現鹿飛幫她打了錢,因為知道她要留下這筆錢借給安卓。 兩人吃飯的時候艾若曼感謝鹿飛,聊起清清的事情,艾若曼擔心鹿飛因為家庭原因恐婚。

清清的婆婆突發腦溢血,鹿飛請假陪清清回老家看望婆婆。並且勾起了鹿飛關於的回憶,忍不住流淚。清清問他他不說,反而打電話給艾若曼,坦白自己想起了外婆彌留時候的事,清清在背後默默地聽著。進了婆婆的病房後,清清對著昏迷的姥姥說鹿飛是自己的男朋友,鹿飛無法開口反駁。 艾若曼因為借安卓錢的事情做了噩夢,怕他不接受。她坦誠地和安卓攤牌,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在困難時願意接受自己的幫助。安卓聽後深受感動。午飯時公司裡的人排擠艾若曼和安卓,調侃安卓要調到上班的新店當店長的事情。艾若曼則鏗鏘有力地嗆了回去,更讓安卓愛慕不已。 艾若曼和安卓一起到上海查看新店,兩人吃飯時艾若曼提到家裡離上海很近,順便讓安卓見家長,安卓推脫,兩人產生爭執。 鹿飛礙于清清姥姥一事以及清清被凱文“趕出來”的策略,暫時留住清清。

艾若曼跟安卓結束工作後濃情蜜意,誰料中途殺出個安卓的女朋友張靜,指責安卓只是靠女上司上位,艾若曼才發現自己被安卓“欺騙”了。 艾若曼情緒崩潰,打電話給鹿飛。鹿飛當即飛到上海安慰艾若曼,兩人邊喝酒邊回憶鹿飛和馬伶俐早戀的事情。鹿艾二人喝多了在賓館過夜,早上起來發現姿勢親密,兩人都有點尷尬。艾若曼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打掃廁所,結果手機掉進了馬桶裡壞了。鹿飛找不到她,非常著急。吉娜約見艾若曼,告訴她張靜是她攛掇過去的,為了讓艾若曼看清安卓的壞男人的面目。 鹿飛一人來到公園,想象自己如果在生日當天把手鏈送給艾若曼,把電話錄下的酒後之約放出來提醒艾若曼,艾若曼無情地決絕自己…

安卓向艾若曼懺悔,表明自己當初接近她確實目的不純,但是現在已經真心愛上她。艾若曼落荒而逃,用安卓還她的錢去汽車店買車,卻在取手機時不小心撞傷了頭。 鹿飛想說清楚他和清清的關係,清清佯裝沒空,且故意在診所裡當著同事的面宣佈她和鹿飛在一起的消息。鹿飛去汽車店找艾若曼,發現她撞傷後送她去醫院。 清清故意用凱文送的肥皂洗臉致使過敏,發照片給鹿飛。鹿飛無奈之下只能趕回家,清清控訴鹿飛一直以艾若曼的事情為重,歇斯底里地大吵一架。 艾若曼拜託吉娜約見了張靜,明確告訴自己不愛安卓。吃飯時清清知道艾若曼和安卓分手的消息,越來越心慌,暗中拍下艾若曼的照片,想替艾若曼找對象。

艾若曼和安卓見面,兩人敞開心扉地聊天,艾曼若告訴他自己沒有那麼愛他。 兩人正式道別。安卓也離開了北京去上海繼續工作。 清清聽了凱文的指導,以退為進,為展現出成熟的一面決定搬出鹿飛家。鹿飛和艾若曼去看望郭慧馨,郭慧馨一時興起給艾若曼在相親網站上徵婚。 清清通過凱文找到了一個偽精英男,打算介紹給艾若曼。她將艾若曼P過的照片介紹給了精英男,並和該人先見面,教他要委婉地接近艾若曼。該精英男看了艾若曼的照片很滿意,從清清那裡拿到艾若曼的號碼,給艾若曼發了條短信。艾若曼感到奇怪,沒有理睬。精英男直接打電話約見面。 然而當兩人見面後,精英男發現艾若曼與照片不一致,一掃熱情出言不遜,艾若曼大為火光,才知道背後是清清搞的鬼,沖到診所質問。鹿飛出面當和事老,艾若曼因此要和鹿飛絕交。

鹿飛溫柔勸解委屈的清清,同時向艾若曼示好卻頻頻被拒。艾若曼被老闆勒令休假,生活顯得充實又空虛。她主動來到鹿飛家,有和好的念頭時,卻撞見鹿飛和清清一起回家。頓時憤怒地杜絕了念頭。 鹿飛的表妹賈曉美要來看演唱的偶像會,和鹿飛媽媽賈淑琴突然來到鹿飛家住。結果偶像的演唱會被取消。賈曉美敏感地察覺到鹿飛和艾若曼之間有問題。 艾若曼來診所找鹿飛和好,並表示想趁休假一起出去旅遊。 艾若曼和鹿飛終於和好,兩人的短途旅行如期而至,然而清清卻橫插一腳,旅途中艾若曼和清清暗自較勁,鹿飛暗地維護艾若曼。 半夜清清哭著找艾若曼求安慰,想知道鹿飛是不是一直這麼清心寡欲,艾若曼又提起了馬伶俐,清清知道鹿飛的初戀是被賈淑琴拆散的。經過這也談心,艾若曼和清清的關係有所好轉。

鹿飛告知艾若曼打算給賈淑琴過一個六十大壽,並打算請常年夫妻關係不合的父親鹿鳴遠。 清清決定討好賈淑琴,拎著禮物擅自登門拜訪。賈淑琴知道清清是鹿飛的女朋友後又驚又怒,對鹿飛一陣咆哮,勒令分手。 賈淑琴生日宴會當天,鹿飛並未告訴清清,卻被修醫生說漏嘴,清清決定擅自前去。 清清內心忐忑不安,打電話求助艾若曼,跟隨艾若曼去參加生日宴,並提出了要和艾若曼交換禮物的請求。賈淑琴看對不請自來的清清十分厭惡,而鹿爸對清清的示好激化了矛盾,砸了蛋糕,眾人不歡而散。 清清因生日宴受到了傷害,鹿飛上門道歉,並表達自己的拒絕。

清清十分傷心,尋找凱文、艾若曼傾訴,都得到了大家勸她放手的回應,鹿飛也再次正式拒絕了清清。 失戀後的清清情緒低落,清清爸爸找到了鹿飛,鹿飛坦誠相告,清清爸爸十分理解。 鹿飛帶清清來到了料理廚房,並告訴清清,這份感情讓他意識到自己心中唯有艾若曼,這個真相讓清清大受打擊。

清清給鹿飛發了一封感情意義上的“律師函”,不明真相的曉美急忙給艾若曼打電話,艾若曼趕緊去網球場找到鹿飛並開解他。鹿飛衝動之下親吻了艾若曼的額頭,艾若曼落荒而逃。她開始回憶自己與鹿飛相處的細節,和別人議論他和鹿飛的關係,開始懷疑他們之間是不是存在著別樣的情愫,兩人暫時陷入尷尬。 郭慧馨為兒子舉辦滿月酒的現場,鹿飛看見了和郭慧馨的同事丁宇揚,也就是艾若曼暗戀了多年的人。艾若曼最後一刻到達了現場,在地下車場和即將離去的丁宇揚撞到。 鹿飛在聽艾若曼這麼說後又退縮了,撒謊並不愛她。艾若曼也鬆了一口氣,兩人又退回好朋友的位置。

賈曉美不願意相睇,去求艾若曼幫她在北京找一份工作。艾若曼安排她去做賣鞋導購。賈曉美同時也知道了艾若曼心繫丁宇揚,鹿飛又沒成功的悲慘消息。艾若曼從櫃子裡翻出這些年來她收集的關於丁宇揚的物品,回憶自己少女時代的日記裡寫的全是丁宇揚。她從賈曉美那兒打聽到丁宇揚還沒結婚的消息。 鹿飛、賈曉美、郭慧馨和艾若曼組成了一個追愛小組,鹿飛以做飯為由拒絕參加。郭慧馨和賈曉美幫艾若曼出主意怎麼約丁宇揚出來,艾若曼回憶起自己曾與丁宇揚同在一個公司工作時的端午節,丁宇揚注意到她手上戴著五彩繩,那是他小時候奶奶給他帶過的,說是第一場雨才能摘下。艾若曼搶走鹿飛的五彩繩送給丁宇揚,還幫他親手戴上。並且在端午的第一場雨後,兩人一起剪下五彩繩。浪漫至極。

艾若曼在聊天的過程中發現,丁宇揚完全不記得自己。包括她大學之後進了比安吉公司,曾在一個大學,甚至不記得是在一個高中。艾若曼情緒崩潰,郭慧馨勸說艾若曼放棄。 賈淑琴知道了鹿飛和艾若曼沒成的消息,恨鐵不成鋼,還打給艾若曼打聽丁宇揚。 清清終於願意從失戀中走出來,和一個碩士男相親。 艾若曼在健身結束後碰到了丁宇揚,蓬頭垢面的她本想偷偷溜走,被丁宇揚發現,拜託她幫忙代駕。一路上艾若曼對丁宇揚愛答不理,丁宇揚納悶,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了艾若曼。 艾若曼回去後才發現丁宇揚的袖扣落在了她的車上。追愛小組在討論如何處理這枚袖口時,鹿飛爆料丁宇揚在滿月酒現場,曾說過覺得鹿飛面熟。而鹿飛和丁宇揚僅有的兩次接觸都是艾曼若逼迫鹿飛去的。這直接引爆了艾若曼,她不甘心自己和丁宇揚這麼多的交集卻絲毫不被記住,所以要向丁宇揚討一個說話。

艾若曼拿著帝王蟹去找鹿飛的途中,碰到清清搬家。清清臨別走對艾若曼說鹿飛不是艾若曼所想的那樣,艾若曼問鹿飛也沒能得到答案。 艾若曼為了再次見丁宇揚,又健身又護膚,打扮得光鮮亮麗去送袖扣。她的轉變和欲拒還迎引起了丁宇揚的興趣,兩人互加了微信。 艾若曼回憶大學時,發現丁宇揚交了女朋友後傷心欲絕,在大排檔喝醉,展現了喝醉就說喜歡的酒瘋。 鹿飛約修醫生吃飯,修醫生繼續灌輸不能女強男弱的觀念,男人一定要有錢。而鹿飛這幾年一直租房,艾若曼卻早早買了房。艾若曼對工作有進取心,而鹿飛安於現狀。 被刺激的鹿飛向修醫生討活,試圖慢慢改變自己。 艾若曼自從加了丁宇揚的微信後,就在意他給不給自己發消息和朋友圈點贊,而丁宇揚毫無動靜。艾若曼把怒氣牽連到不回自己微信的鹿飛身上,還誤解他和修醫生出去喝酒是在為和清清分手而傷心。 艾若曼給丁宇揚朋友圈點贊後,丁宇揚主動給艾若曼發消息,並約艾若曼吃晚飯。吃飯時,艾若曼提起了丁宇揚大學時參與辯論的演講。他的議題是大學不應該談戀愛,艾若曼深以為然,丁宇揚卻說那只是一個議題,他實際並不這麼認為。艾若曼對他說一套做一套很不滿,想和他認真討論,被丁宇揚認為她是一個咄咄逼人的人。兩人草草地結束吃飯,丁宇揚也沒有送艾若曼回家。艾若曼很失落,但不願意偽裝真實的自己。

艾若曼在網球中心發洩,被鹿飛撞見,艾若曼又朝著鹿飛一通發洩,鹿飛不僅沒生氣,還覺得她孩子氣得可愛。清清來診所處理舊物,最後一次跟鹿飛告別。 艾若曼來到比安吉公司展示她製作的融資項目書,然而丁宇揚卻對項目書展示的東西非常不滿意。她為此熬夜加班忘記吃飯,鹿飛深知她的習慣,主動拿著外賣來公司找艾若曼,艾若曼表示自己甘願被丁宇揚虐。 艾若曼帶著鞋子樣品在機場圍堵出差回來的丁宇揚,讓他使用新鞋。兩人都在為自己的事業打拚。艾若曼最終累病發燒,勉強支撐來到鹿飛家。鹿飛悉心照顧艾若曼。而艾若曼的付出也最終得到了丁宇揚的肯定。 艾爸艾媽和賈媽和鹿飛視像通話時,知道了丁宇揚,勾起了艾爸的回憶,曾在日記裡看見過這個名字。賈淑琴著急,提醒艾爸艾媽大家要撮合鹿飛和艾若曼。

艾若曼在開車時還想著丁宇揚,分心導致追尾。她打電話給鹿飛求助。在車上,艾爸艾媽跟艾若曼視頻詢問丁宇揚的事情,還說漏了日記。艾若曼以為全是鹿飛洩露的。艾爸艾媽還嚴厲反對艾若曼追求丁宇揚,更讓艾若曼無比生氣。覺得自己看中的人全部都看輕她。鹿飛控制不住擁抱了艾若曼,訴說她有多好。 比安吉公司的內部慶功會上,郭慧馨打電話邀請艾若曼一起來參加。然而這個慶功臨時被丁宇揚改成了古妮的生日會,郭慧馨只能叫艾若曼別來。艾若曼還是參加了自己公司的慶功會。鹿飛根據賈曉美髮給他的卡拉OK位址照過來,偶遇了也在卡拉OK的丁宇揚,他正在跟人打電話,言辭曖昧。 包廂裡艾若曼心情暴躁,覺得自己根本不瞭解丁宇揚,本以為他看中內涵,卻也不過是喜歡皮囊。她上升到男性歧視,情緒到了激動處還把腿搭到鹿飛身上,惹得公司裡的人都誤解了他們的關係。 郭慧馨告訴艾若曼丁宇揚和古妮先行離開了,艾若曼對丁宇揚的幻想破滅,欲淚又止。她把本要親手交給丁宇揚的鞋子轉交給郭慧馨,和鹿飛兩個人離開。鹿飛把艾若曼帶到私人影院看催淚電影,讓艾若曼可以名正言順地痛哭。 第二天郭慧馨還是把鞋子還給艾若曼,說服她親手交給丁宇揚。 艾若曼聽從了郭慧馨的勸解,去找丁宇揚時發現他生病了,頓時心軟,悉心地照顧他。並且還買了丁宇揚生病時愛吃的黃桃罐頭。丁宇揚很驚喜。氣氛很好時,丁宇揚接到了古妮的來電破壞了氛圍,艾若曼也接到了電話。鹿飛應酬喝醉了。艾若曼急忙丟下丁宇揚去接他。 她雖然被丁宇揚虐,但還是想著要跟鹿飛學習做菜,想給丁宇揚送飯。結果在過程中還傷了手,鹿飛替艾若曼不值。但是他拗不過艾若曼,一邊為艾若曼替丁宇揚做菜,一邊又私下裡打聽丁宇揚的事情。甚至還拒絕了診所主任想為他安排的相親。

艾若曼假裝這些菜是自己做的,丁宇揚吃到這些家鄉菜感動不已,開始追憶小時候,突然間想起了端午的事情,終於把艾若曼對上了號,艾若曼情難自禁地哭了。突然丁宇揚家停電,兩人牽手,都想起高中的時候停電的事情。丁宇揚產生了疑惑。 艾若曼把兩人牽手的照片發到追愛小組的微信群,賈曉美不爽丁宇揚的浪蕩作風,郭慧馨為丁宇揚辯護,艾若曼也糾結不已。這時賈曉美給艾若曼發去一張艾若曼生病時,鹿飛牽著她手的偷拍照。 主任給鹿飛介紹物件,被鹿飛婉拒。鹿飛委婉地勸艾若曼放棄丁宇揚,認為二人不合適。兩人激烈地爭論時,艾若曼收到丁宇揚晚飯的邀約,鹿飛默默地離開。 丁宇揚邀請艾若曼一起參加大學校慶,並且把話說開,知道了她一直默默地跟隨著他。兩人坦誠相告,確定了關係。鹿飛目睹一切,悵然若失地離開。

丁宇揚約艾若曼打球,艾若曼的網球技藝不佳,請來了鹿飛當救兵。鹿飛一反常態,施展高超技術壓制丁宇揚。 修醫生喝酒進了醫院,診所的工作交給鹿飛。鹿飛同時還被賈淑琴抱怨。艾若曼從賈曉美口中知道後,打電話給賈淑琴替鹿飛說好話,又去診所看他緩解他的工作壓力。 艾若曼和丁宇揚一起去母校參加校慶,打籃球吃熱狗,悸動不已。 下起大雨,逛校園的艾丁兩人去艾若曼的車上避雨聽歌,車上突然放出了一段USB的錄音,是她和鹿飛的十年之約。 這也是艾若曼第一次自己聽到這個錄音。 USB是賈曉美借艾若曼的車時故意插在車上的,而錄音是鹿飛十年前趁艾若曼喝醉時偷錄下的。艾若曼出離憤怒,把鹿飛和賈曉美大罵一通,但卻避開了錄音的內容。 修醫生打賭艾若曼是揣著明白裝糊塗,而艾若曼此時真的糊塗了。她回想和鹿飛那些曖昧的點點滴滴,害怕鹿飛喜歡她又害怕不喜歡她。

鹿飛和丁宇揚相約,兩人醉翁之意都不在酒,談論了關於艾若曼的事情。丁宇揚發自內心地覺得艾若曼很好。 鹿飛出差去上海,下定決心要告白一次。匆忙回到北京後卻發現艾若曼也出差去大連。鹿飛和郭慧馨聊了聊,郭慧馨勸鹿飛放棄,因為他和艾若曼的關係已經太親近了,太害怕失去彼此,而戀愛是最容易失去一個人的方式。 鹿飛讓郭慧馨向艾若曼保密他來找過的事實,並把錄音刪除,還接受了主任的相親。艾若曼知道相親的事兒感到很不可思議,鹿飛又欺騙艾若曼他只是想向家裡交差,對艾若曼的感情也僅只是可以發展考慮的物件,並不是真的喜歡。艾若曼氣極。這事兒翻篇,鹿飛最終還是決定以朋友的身份陪伴在艾若曼身邊。

艾若曼和丁宇揚約定中秋節在艾若曼家度過,然而節日當天,丁宇揚臨時變卦。他的家中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郭慧馨告訴艾若曼丁宇揚的女朋友(實際是前女友)葉影從美國回來了,艾若曼陷入了巨大的焦慮。不相信丁宇揚真的有女朋友。她想找丁宇揚問個明白卻又糾結不敢問。 葉影在丁宇揚的微信上發現了艾若曼,偷偷把手機設置成了靜音。 艾若曼聯繫不上丁宇揚,從憤怒到擔心,她激動的要衝去丁宇揚家,被鹿飛攔下了。 艾若曼冷靜的思考後,還是決定先不顧一切地告白。她穿上年少時丁宇揚借給她的那件雨披,來到丁宇揚家樓下等待,卻等來丁宇揚和葉影一起回家的畫面。艾若曼在樓下守了一夜,最後把雨披掛在丁宇揚門口離去。她回了老家療傷。 鹿飛陪修醫生應酬喝酒大腦缺氧,餐廳老闆何馨送他去醫院。鹿飛出院後找到何馨感謝她,兩人正式認識。

鹿飛接到艾爸爸的電話後,趕到老家安慰艾若曼。艾若曼在鹿飛的陪伴下慢慢釋懷。 艾若曼和鹿飛去母校看望班主任,班主任錯記成當年兩人早戀。事實是當年班主任抓到鹿飛寫情書,並且絕口不提寫給誰。馬伶俐奮勇地站出來表示是寫給自己的。班主任翻出陳年的舊情書,艾若曼好奇想看,兩人各搶走一半的情書。另一半鹿飛情急之下把信紙吃進去也不給艾若曼看到。 賈淑琴跑到艾爸艾媽家,儼然已把艾若曼當兒媳婦看待。艾若曼言辭坦白地表明她和鹿飛不是愛情。鹿飛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他並不想結婚。

丁宇揚詢問郭慧馨關於艾若曼的去向,郭慧馨質問他葉影的事情,知道了葉影已經是前女友。而丁宇揚也知道了艾若曼從高中就開始喜歡他。艾若曼知道這個事實說服自己不為所動。丁宇揚也跟葉影攤牌自己喜歡上艾若曼了。 賈淑琴和鹿明遠的情人因為錢的事情打起來進了派出所調解,場面不可開交,過程中誤傷到了鹿飛。鹿飛被逼急離開,艾若曼跟上,兩人來到鹿飛的外婆家。鹿飛回憶自己童年在外婆家的生活,他小時候顛沛流離,外婆把他帶大,卻因為疾病過早地離開了他。 艾若曼和鹿飛一起老房子裡過了一夜,回來後卻看見了丁宇揚回來了。但兩人沒有見面,艾若曼和鹿飛就回去了北京。

一回北京丁宇揚又找艾若曼,艾若曼不屑一顧,宣佈不再愛他。 何馨牙痛去找鹿飛治療,鹿飛在結束後還護送何馨回家,兩人關係升溫。鹿飛去找何馨讓她複診,看見她在教訓工頭裝修餐廳超期的事情,恍惚間覺得她和艾若曼很像。兩人聊起餐廳的事情,瞭解了鹿飛愛好烹飪。何馨有意讓鹿飛來餐廳兼職。診牙的過程中,兩人的氣氛很曖昧。 丁宇揚沒有放棄,在兩家公司聚餐時,對艾若曼表現出親昵。眾人八卦出丁宇揚給艾若曼送過花,起哄兩人喝交杯酒。艾若曼負氣地自幹三杯,撇清和丁宇揚的關係。 葉影在微信上申請艾若曼為好友,想從公司買鞋。艾若曼濃妝豔抹帶葉影去商場挑選。在休息區,葉影故意刺激艾若曼想搶奪丁宇揚,艾若曼反擊,告訴葉影要做一個獨立的現代女性,不能圍著男人轉。葉影其實內心已決定回美國。 艾若曼把這事兒在吃飯時告訴了鹿飛和賈曉美,吃飯的地方正是何馨的餐廳。何馨不在,祝福店員幫鹿飛免單,引起艾若曼的注意。 丁宇揚為了追求艾若曼,披上她還回來的雨披,騎著單車去找艾若曼。重演了一幕高中時他們初見的畫面。

鹿飛陪何馨去選購餐廳的傢俱時,知道了艾若曼和丁宇揚在一起的消息。何馨以為他失戀了,帶他去酒吧、餐廳、紋身店,鹿飛都不為所動。最後帶他去卡拉OK,她在包間門外陪著鹿飛,讓他一個人獨處。結果招惹上了卡拉OK的醉酒男,還跟進了鹿飛的包間。鹿飛為了保護何馨和醉酒男打了一架進了派出所。 艾若曼趕到派出所接鹿飛回去,目睹他和何馨關係親昵,在車上對著鹿飛一通發火。 艾若曼下班和丁宇揚約會,秘書安排在商場區的旋轉木馬。艾若曼發了朋友圈。鹿飛強顏歡笑地點贊。 診所有意向幫鹿飛申請港大種植牙科的進修名額,鹿飛猶豫不決。 丁宇揚想週末去艾若曼家吃她做的飯,艾若曼如臨大敵,怕自己根本不會做飯的事實暴露。她打電話給鹿飛求助,一邊打一邊犯困,想起還沒有卸妝,鹿飛詢問她卸妝的方法。 清清要訂婚了,請了診所的前同事們去卡拉OK小聚,還邀請了艾若曼。清清想要告訴艾若曼關於鹿飛的真實想法,被鹿飛攔下。聚會結束後,鹿飛叫了何馨來接自己。在車上,他說了關於清清的事情和這段感情的體悟。 何馨去診所看牙,鹿飛正在耐心又溫和地接待一個小孩病人。診費太高,小孩爸爸支付不起,修醫生不願意通融,何馨出面幫忙支付。鹿飛對修醫生的作風不喜,覺得醫生不應該把賺錢放在第一位。

鹿飛去何馨的餐廳試水做大廚,何馨誇誇其談她的事業,鹿飛再次在何馨的身上看到了艾若曼。 週末艾若曼和丁宇揚去超市買食材做飯,她忙活了一天做出了一頓黑暗料理,向丁宇揚承認他生病時送的飯菜是鹿飛做的。丁宇揚聽到是鹿飛做的就不開心了。想要艾若曼約鹿飛三人一起吃飯。 鹿飛在飯局上抱怨修醫生和診所的理念與自己格格不入,艾若曼針鋒相對是他不懂進退,兩人觀念不和互相爭吵,丁宇揚插不上話暗中觀察。 賈淑琴趕來北京,要給艾若曼和鹿飛買婚房。艾若曼陪著賈淑琴錯過了丁宇揚的電話。鹿飛感謝她為了照顧賈淑琴的情緒,瞞著她有男朋友的事情,兩人又和解。 之後艾若曼聯繫丁宇揚聯繫不上,又在社交軟體上看到丁宇揚和葉影的親密合照,還從郭慧馨知道他和古妮一起出差,決定等丁宇揚回來好好審問,但什麼都沒問出來。他取消了對葉影的一切關注,半夜古妮打來電話也正式拒絕。他希望艾若曼也能像自己一樣處理好異性關係,這世界上沒有純粹的友情。 艾若曼決定給鹿飛找個女朋友,試圖聯繫上馬伶俐,又讓丁宇揚幫忙介紹,但對丁宇揚介紹的人又百般挑剔,兩人又借此大吵一架。

鹿飛邀請艾若曼和丁宇揚來何馨新開的西餐廳試吃,艾若曼單獨赴約,提起了要給他介紹女友的事兒,鹿飛敬謝不敏。 高中群裡有人把馬伶俐邀請進來,艾若曼激動不已,想給鹿飛牽線搭橋。 在同學聚會上,大家看見姍姍來遲的馬伶俐大變模樣,才知道整容了。艾若曼單刀直入地問馬伶俐是否結婚,馬伶俐反問,鹿飛說艾若曼的男朋友是丁宇揚。馬伶俐不敢置信,深刻懷疑真實性。搶過艾若曼的手機要打給丁宇揚,被鹿飛攔下。鹿飛感覺到艾若曼和丁宇揚因為自己在鬧彆扭,所以不想打給丁宇揚。 賈淑琴去給艾若曼送湯,撞上來找艾若曼的丁宇揚,差一點就發現丁宇揚和艾若曼的關係。 艾若曼找馬伶俐單聊,表明自己是替鹿飛找物件,說這麼多年他一直喜歡馬伶俐。馬伶俐聽後拿起一杯水就潑向艾若曼。 馬伶俐終於把鹿飛當年寫的情書是給艾若曼,喜歡的人也是艾若曼的事情告訴了她。艾若曼神情恍惚。 鹿飛去港大進修一年的事情定了下來,何馨帶著女兒朵朵來診所,想給女兒看牙。朵朵很喜歡鹿飛。

賈淑琴因看到艾若曼和丁宇揚在樓下抱在一起,氣惱艾若曼騙了自己,腳踏兩條船。她打電話給艾爸控訴,被鹿飛搶走手機,終於向賈淑琴坦白自己對婚姻的恐懼是源自于失敗的原生家庭。 鹿飛離開北京要去香港進修,離開的時候艾若曼和丁宇揚去三亞散心,錯過了告別。她回來時只看到鹿飛給她留下的信。艾若曼給鹿飛發去視頻,祝他一切都好。 鞋業公司新來了網路運營總監林總,不顧艾若曼的反對提議網店八折。一場交鋒下來,艾若曼處於劣勢。因為林總的出現也被召集回總部,跟艾若曼分析局勢。

艾若曼去向丁宇揚討教戰術,但丁宇揚忙於工作沒空。 何馨來香港採訪西點師傅,順便來看望鹿飛。鹿飛陪何馨去採訪。安卓因工作再次回到北京,跟艾若曼愉快的和解。 艾若曼從鹿飛離開後精神一直低落萎靡,校園招聘時摔倒傷到了韌帶,只能坐輪椅,和鹿飛視頻時故意掩蓋自己受傷的事情。 丁宇揚出差去國外,艾若曼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複診,想到鹿飛情不自禁地委屈。 鹿飛在陪何馨跟著師傅學做甜點時,突然有了個新的想法,想幫助兒童研發一款吃了不長蛀牙的健康甜品,並開始著手。 艾若曼察覺到丁宇揚幫自己還了房貸和信用卡,提出不用再幫。丁宇揚很欣賞,並希望兩個人為對方的支出都一一記帳。艾若曼心裡莫名不舒服。 艾若曼的石膏拆掉後,想和丁宇揚去吃頓飯,丁宇揚晚上又有應酬。艾若曼只好約郭慧馨和賈曉美去日料店吃飯,結帳時忘記帶錢包,店主卻說有人已經預支了錢防止艾若曼忘帶錢包的情況。郭慧馨和艾若曼都以為是丁宇揚,賈曉美卻向店主確認那人是鹿飛。

何馨帶朵朵再次來香港看鹿飛時,鹿飛和何馨表明自己並沒有和她在一起的打算。何馨略微失落。 艾爸艾媽來北京看艾若曼和丁宇揚,他們對丁宇揚比較滿意。丁宇揚隨口誇讚艾爸的手藝,艾爸就親手下廚想給丁宇揚嘗嘗,但丁宇揚一直沒有時間。艾若曼要求丁宇揚擠出一餐的時間來,丁宇揚很勉強同意,還讓艾若曼陪自己參加商務酒會作為補償。艾若曼在酒會中倍感無趣。 為參加朵朵的生日,鹿飛驚喜地從香港回來出現在何馨的餐廳,被艾若曼發現他的定位在北京,以為他特地回來找自己。她心神恍惚,不想再陪丁宇揚,選擇立刻去找鹿飛。 等她來到餐廳,看到對面的鹿飛和何馨還有朵朵三口溫馨的畫面,才知道他不是為了自己回來的。她失魂落魄地來到鹿飛家,而鹿飛在送走何馨朵朵想聯繫艾若曼,卻遲遲不敢發微信。另一邊丁宇揚發現艾若曼匆匆離開就回後並沒有回家,也不回自己的消息,感到疑惑。 艾若曼在鹿飛家空等了一夜,回到自己家時發現艾爸艾媽和丁宇揚都在等她。丁宇揚表示無條件信任她,艾若曼很感動,澄清丁宇揚當時發現的衣服是自己本來打算送給他的。丁宇揚把自己房子的鑰匙交給了艾若曼,希望兩個人能同居。 鹿飛回到香港,發現鹿爸來看他,睡了一晚什麼也不說就走了。

鹿飛感到奇怪。他詢問賈曉美是否出事,視頻的時候發現賈曉美住進了艾若曼的公寓,才知道艾若曼和丁宇揚同居了。 艾若曼和丁宇揚的同居有諸多摩擦,丁宇揚總是把工作的作風帶到生活中,兩人的喜好和生活習慣也不同。 鹿飛和何馨去爬南丫島吃海鮮,鹿飛聊起鹿爸爸罕見來找他的事,擔心他的身體出事。何馨安慰他可能鹿爸是想回歸家庭。兩人的互動曖昧溫馨。 艾若曼陪著丁宇揚參加比安吉公司的素質拓展活動。郭慧馨因為恐高不敢做信任背摔,丁宇揚非常強勢地要求郭慧馨跳,艾若曼不滿,頂撞丁宇揚。兩人冷戰。 林總升職為副總經理,還將艾若曼調去市場部。艾若曼氣憤不已,丁宇揚非但沒有安慰艾若曼,還對她的工作不屑一顧火上澆油,兩人的矛盾再度激化。 艾若曼把辭職信交給老闆,才知道調她去市場部是要把她升為副總經理的鋪墊。林總也表揚她的工作能力,是她太急躁誤解了別人。她聽取了女老闆的建議,要改一改自己的臭脾氣,主動向丁宇揚示好,晚上主動做飯等丁宇揚回家。 賈淑琴生病進了醫院,鹿飛和何馨從香港趕回老家。艾若曼也匆忙趕回老家醫院安慰鹿飛,丁宇揚到家時艾若曼已經不見了。接著艾爸為賈淑琴熬魚湯傷到了腰,也進了醫院。

賈淑琴得的是良性的腦膜瘤,手術很成功。出院後她終於下定決心離婚。她想開了,解開了這麼多年的心結,和鹿飛也能更好地相處。 丁宇揚以為當晚艾若曼擅自離開是因為艾爸,也親自去老家拜訪,卻聽說艾爸是早上扭傷,發現和艾若曼離開的時間不吻合。在逼問下艾若曼坦白是鹿飛媽媽住院。艾若曼拿出高中時寫滿了丁宇揚名字的日記,才把丁宇揚哄開心。 員警找到鹿飛,表明鹿明遠集資逃跑。艾若曼向丁宇揚吐槽鹿明遠,又惹起丁宇揚的不快。他詢問艾若曼如果他和鹿飛同時處於危險中,艾若曼會救誰。艾若曼遲疑了,無法給出答案。 鹿飛要想辦法替鹿明遠還錢,他拒絕了何馨借錢的幫助。何馨終於看清鹿飛和自己不可能,因為鹿飛不願意在自己面前展示脆弱。 丁宇揚動用自己的關係幫艾若曼找了份新工作,艾若曼才想起自己忘記跟丁宇揚報備不準備辭職的事情。她苦於怎麼拒絕丁宇揚的好意,發愁如果要和丁宇揚在一起,就得學會妥協和被支配。

艾若曼為幫助鹿飛,不打招呼直接把房子賣了。結果鹿飛已經向修醫生借了錢。 丁宇揚出差時遇上潛水事故,可能有性命之憂,艾若曼驚慌失措。 艾若曼發現自己不能失去丁宇揚,在機場看到丁宇揚平安無事地回來大松一口氣。丁宇揚看到艾若曼這麼擔心他很感動,在機場用易開罐的環正式向艾若曼求婚。 艾若曼同意了。鹿飛再次失戀,黯然返回香港。離開前,他用諾基亞舊手機錄下了對艾若曼的告白。 丁宇揚的爸媽來看艾若曼,而丁宇揚卻出差了,剩艾若曼一個人面對四個家長,記婚禮籌備事宜苦不堪言。她不滿丁宇揚當甩手掌櫃,不幹活光提意見,甚至還對自己的髮型指手畫腳。 清清快要訂婚了,但是她突然不願意這麼早結婚,前來找艾若曼傾訴,艾若曼開解清清,仿佛也在點醒自己。

艾若曼在婚禮籌備上倍感委屈,艾媽媽開導她婚姻不能靠忍讓過一輩子。 艾若曼夢見鹿飛歸來看自己,兩人深情相擁,醒來失落不已。 丁宇揚選在艾若曼上班時,眾目睽睽之下送給艾若曼一個大鑽戒,然而戒指的尺碼略大。 此時的艾若曼內心已一點一滴開始清晰對鹿飛的感情,她聽到了鹿飛留給自己的諾基亞舊手機裡的告白。 艾丁兩人一起去看婚房,丁宇揚已經把婚房決定了,根本不過問艾若曼的意見。艾若曼堅持要出一部分的錢。在試婚紗時,艾若曼想請賈曉美當伴娘。丁宇揚不同意,因為他擅自請了鹿飛做伴郎。艾若曼的情感再也無法掩飾,她打算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內心,跟丁宇揚說再見。 碩士男再次向清清催婚,清清勇敢的告訴他,自己希望跟隨內心而選擇,拒絕了他。

春去秋來,艾若曼已結束了跟丁宇揚的感情一段時日,她讓郭慧馨對鹿飛保密,決定前去香港找鹿飛,然而鹿飛卻展現出了另外一番模樣,他們之間的感情,究竟會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