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結婚嗎

我們能結婚嗎

集數

《我們能結婚嗎》講述即將要結婚的一對準夫婦與其家人的心情及透過各對情侶的故事來具體描述準備結婚的過程,欲傳達給觀眾「準備結婚就等於準備未來」。

在交往了三年後,正勳終於向慧倫求婚,雖然正勳在表哥基鐘的建議下,把戒指放入雪糕內求婚,讓慧倫被戒指噎到差點出事,但最後慧倫還是被正勳的誠意感動答應了求婚。慧倫的母親一直希望慧倫嫁給醫生,因此反對兩人的婚事,後來在慧倫的姊姊遊說下,終於讓母親同意讓慧倫把正勳帶回家。彤菲也希望基鐘向自己求婚,但不婚主義的基鐘堅持不妥協,並相信彤菲離不開自己,因此讓彤菲十分難過,去找好朋友正勳喝酒,最後正勳背著喝醉酒的彤菲回到家,卻被她吐到一身都是,正勳因而將上衣脫掉清洗,這時門鈴響突然響起,光著身子應門的正勳見到了慧倫…

第一次到慧倫家拜訪,正勳買了昂貴的紅蔘當禮物,本以爲德子會對正勳百般刁難,沒想到卻笑容滿面,原來是德子暗中調查過正勳家,知道他家很常有錢,因此同意了兩人的婚事。彤菲因爲失戀整天窩在家裏,甚至昏倒送進醫院,還被公司炒鱿魚,看不下去的德來,到餐廳找基鍾教訓了他一頓,正勳讓民豪騎重機載德來回家,從此讓德來迷上重機。道賢外遇的對象找上慧珍示威,要求她離婚,但慧珍不爲所動,並數落了對方一番,卻也因此十分傷心。

政勳考慮再三,對恩惠說分手,兩個人情緒崩潰。因爲小三,道賢與慧珍吵得不可開交,慧珍不同意離婚,道賢與小三一刀兩斷。琦中因爲投資飯店經營的事,決定接受家裏的安排,和有錢人家的女兒"閃婚"。政勳媽媽不知道兩人分手,約見恩惠,回家後才知道兩人的事情,但覺得欣慰。恩惠媽媽看到女兒每天以淚洗面,找到政勳媽媽道歉。

慧珍母親知道了道賢出軌的事情,向慧珍說一定得把經濟權和房權拿到手,絕望的慧珍說已經不想再跟他在一起。慧恩在回家路上出了小車禍,政勳收到短訊後,火速趕到醫院,兩人互相坦白了心事,終於和好,決定要快點結婚。政勳媽媽決定結婚要放在教堂,但慧恩跟政勳說想在酒店結婚,政勳跟媽媽提起,媽媽覺得慧恩表面不反抗背後慫恿兒子,於是把慧恩叫到家裡批評了一頓。

慧珍帶著棒球棒,到小三家把東西都砸爛了。小三和道賢回家大吃一驚,知道是慧珍所為。冬雨得知琦中結婚的消息,酒醉向琦中發泄,琦中背她回家。慧恩和政勳找政勳爸媽商量在哪裡辦婚禮,最終還是決定放酒店。慧恩和政勳兩人開誠曝公把家裡的經濟條件都告知了對方。政勳媽媽知道女方家拿不出禮金後,生氣說把江北的房子留給他們。

兩方的媽媽都找對方的孩子談話,恩惠媽媽總是嫌政勛賺得少,政勛媽媽總是嫌恩惠家窮。政勛回家,全家人一起吃飯,政勛媽媽看到兩人之間的言行,知道他們又吵架了。政勛表示休戰,送恩惠上了出租車,回房間和媽媽討論結婚房子的問題。恩惠媽媽發現女兒偷偷貸款的事,母女倆大吵一家,恩惠還挨了耳光,終於忍不住一個人大哭發泄。慧珍請了律師,監視道賢的資產動向,被道賢發現,吵得不可開交。恩惠媽媽整天不吃不喝,在大女兒面前發泄出來後終於病倒。恩惠聽說婆婆生病了,和政勛買了菜一起做飯,公婆都覺得很好吃。兩人到楊平別墅小溫存一下,結果恩惠前男友全尚鎮打電話來,兩人因為社會等級問題再次吵架。恩惠回家後知道媽媽住院了非常著急,和媽媽和解,母女三人一起睡覺。政勛拿著媽媽給恩惠的禮單覺得很為難,想找琦中借錢幫恩惠,但琦中明確表示並不看好這段婚姻。

慧恩和冬雨在婚紗店遇到彩英,彩英覺得慧恩和冬雨聯合起來欺負她,因此向未來的婆婆告狀,恩美因此打電話給恩慶,要求慧恩向彩英道歉。慧珍收到了法院寄來的訴狀,打算到律師事務所咨詢,卻被德子發現,而律師處理的態度十分不友善,讓慧珍感到非常無助,被趕來的德子看到,急忙幫慧珍尋找律師,此時她突然想起了尚鎮。慧恩和正勛為了尚鎮的事鬧得不愉快,正勛便和琦中、敏浩一起來到夜店玩,而慧恩則去找冬雨訴苦,但冬雨聽到電視正在播報的新聞後卻突然跑了出去。

正勳向東健訴苦,東健答應幫他處理禮緞的事情,卻因此讓恩慶非常不滿,和東健大吵一架。另一方面,德子為了慧珍離婚的事,找上了祥振,祥振下班後還特地來到慧倫家拿相關證據,正好在門口碰到了慧倫和正勳,慧倫擔心正勳在意,因此打了祥振一巴掌,讓祥振覺得很莫名其妙。民豪為了和德來好好談談,故意騙她她的電單車被他給毀了,讓德來十分生氣,而將機車牽回家,德子看到將她大罵一頓,德來也不甘示弱將壓抑心中的話發洩出來,德子也不小心將慧珍要離婚的事說了出來,被一旁的慧倫聽見...

德來和敏浩將電單車牽去修理,回家被德子逮到,德來因此逃到了敏浩家,讓兩人之間曖昧的情愫越來越嚴重。為了尋找冬雨來到警局的慧倫,被拒絕受理,最後找上尚鎮幫忙,此時正勛剛好在打電話,慧恩謊稱自己在冬雨家,最後靠尚鎮幫忙解除了危機,但正勛卻因為尚鎮的手機鈴聲懷疑了起來。琦中的訂婚典禮順利舉行,但彩英卻在恩京面前告狀,說慧恩的道歉只是一場秀,恩慶因此罵了慧恩一頓。尚鎮打電話告知有冬雨的訊息,兩人因此相約見面。另一方面,德子因為和恩京見面,不滿恩京要女方家出錢裝潢房子,便將正勛約到家中,不過正勛趁此時說出了心中的不滿。

正勛被德子叫去問話,正勛也不客氣地說出了心裡話,並說一切交給他處理就好,然後正勛撞見了慧恩和尚鎮在一起,因不滿慧恩欺騙他,而和慧恩大吵一架後離開。德來答應和敏浩交往,德子卻十分反對,德來因此拿著行李來到敏浩家,沒想到道賢早一步也住進了敏浩家。正勛向恩京下跪,要恩京不要再計較錢的事情,婚禮一切費用由他們支付,恩京鬥不過兒子,因此和德子看一起去孩子新婚房子的時候,故意都順著德子的意思走,讓恩京十分氣憤,卻也無能為力。大吵一架過後,慧恩主動聯絡正勛,並向正勛提出了分手,正勛最後也同意了,就在德子向慧恩報告看房子的事情時,慧恩突然反胃想吐。

政勳因和慧恩分手而來到冬雨家尋求安慰,隔天慧恩來到冬雨家,發現政勳脫光衣服和冬雨睡在床上,因此生氣得轉身離開。另外,道賢和慧珍的官司如火如荼展開中,律師為了讓道賢能順利取得孩子的撫養權,要求道賢搬回家裡住。誤以為慧恩懷孕的德子,來找政勳,想好好安撫他並請他吃飯,希望婚事能順利進行,但卻發現政勳悶悶不樂欲言又止。看過醫生後確認自己沒懷孕的慧恩,找了尚鎮一起喝酒紓緩壓力。閔會長為了讓女兒復仇,找來了琦中談投資案,並全權交給冬雨負責,這時琦中才得知冬雨的身世。另一方面,恩京約了慧恩看新房,這時慧恩向政勳的父母坦白和政勳分手一事,令兩人十分錯愕。

德子開心買了禮緞,打給恩京詢問床的尺寸,沒想到卻得知慧恩和政勛分手一事。冬雨向琦中表明自己已經不再愛他,且愛上了政勛。東健努力想讓政勛和慧恩和好,因此分別約他們用餐聊天。 另一方面,慧珍在第一次家務調查中,調查官在得知慧珍是介入人家婚姻的第三者後,對她的態度非常不友善,因此讓慧珍十分挫折,當晚,德子和慧恩來到慧珍家陪伴她喝酒解悶,這時道賢回來,且頂撞了德子,慧珍因而打了他一巴掌。

德子喝完酒後,感嘆兩個女兒一個鬧離婚,一個婚事談不成。 另外,德子和敏浩在家中聊了一整晚,回到家中的德子看到兩人相擁睡在一起,氣得表示反對兩人交往。琦中在舉行婚禮前舉辦單身派對,眾人開心唱著歌之際,敏浩偷溜跑去找德子,而道賢則喝醉向政勛說德子壞話,勸他不要結婚,兩人因此差點吵起來,結束了單身派對。喝醉回到家的道賢,大鬧了一番睡著了,而琦中則拜託政勛好好照顧冬雨。德子越想越覺得政勛是慧恩的絕佳選擇,因此來到政勛公司,想讓政勛挽回慧恩,但政勛表示要等待慧恩自己解決問題,而尚鎮則積極地向德子表明要追求慧恩,這時,冬雨也向政勛表白,讓政勛不知所措。

慧恩來到冬雨家,想知道她和政勳間發生甚麼事,冬雨坦白自己愛上了政勳。被冬雨告白後的政勳,一直想不起那天發生甚麼事,最後跑去找琦中,要他回到冬雨身邊,兩人因此大打出手。德子為了讓慧恩和政勳復合,約了恩京出來,恩京不小心說出兩人分手是因為冬雨,讓德子十分生氣,開始想盡辦法打聽兩人分手的真正理由。冬雨自己成立的公司開幕,大家都來參加她的開幕派對,唯獨缺少了慧恩,派對結束冬雨和政勳兩人深談一番解開了彼此的尷尬。接著,琦中舉行完婚禮,來到了機場,卻被彩英放了鴿子。

政勳透過阿姨約了慧恩出來,兩人坦白準備婚禮期間說的謊話,最後結論認為真正的問題出在兩人身上,政勳提出重新交往的要求,但卻被慧恩拒絕了。另一方面,德子為了查出兩人分手的原因,到處詢問,尚鎮告訴她原因出在她身上,但她卻不願相信。基鐘被彩英欺騙,因此告訴母親不會再照父母的意思結婚,並來到了彤菲家。 民豪賣了電單車,向德子表示要和德來結婚,德子看到民豪如此有心便同意了。 慧珍在第二次家務調查中扳回了一成,當場讓道賢啞口無言。當晚,德子和慧恩來到慧珍家,慧珍和慧恩在浴室吵了起來,不巧讓德子聽見。

德子聽到慧恩和慧珍爭吵內容,得知慧恩分手是因為自己而十分難過。此外,恩京的姊姊幫政勳安排相親,本想拒絕的恩慶,看政勳對慧恩念念不忘,因此故意欺騙政勳,讓他去相親,讓政勳因此十分生氣。慧珍本以為家務調查十分順利,但得知調查官的意見對道賢比較有利後,感到很不安。德來的婚事順利進行中,找了德子、慧珍、慧恩一起開單身派對,但其他三人都心事重重的,最後在吃飯時,把話都說開來。 另一方面,彤菲和基鍾重新交往,並想辦法和慧恩和好。在德來的婚宴上,德子當著面詢問政勳何時要把慧恩娶回家。

在德子的攝合下,慧恩和政勳互相確定了對方的心意,決定重新交往。不過政勳的媽媽恩慶得知此事大力反對,約德子見面,當面表明她不會接受慧恩當她的媳婦,斗的兩人不歡而散。政勳帶慧恩回家,恩慶當場給慧恩難堪,讓她傷心不已。慧珍和道賢的離婚官司如火如荼進行中。基鍾和彤菲復合,但也遭到基鍾媽媽極力反對。

德子為了氣政勳媽媽,故意叫政勳跟慧恩結婚後搬進她家住,好讓恩慶遭到眾人排擠。政勳回家後將此事告之恩慶,恩慶氣得說不會再干涉兒子的婚事,要他自己看著辦。基鍾向彤菲求婚,起初彤菲因為害怕基鐘的媽媽,而不肯答應,但在基鍾溫柔的攻勢下,最後終於首肯。慧珍和道賢到調停委員會調,結果因雙方的瞻養費用差距過大,無法達成共識而調停失敗。

德來因為敏浩不肯把道賢借存在他帳戶里的錢取出來給慧珍,而與敏浩冷戰,敏浩為此去找道賢求救,讓道賢更是氣憤。政勳告訴德子,他們決定婚後要搬來德子家一起住,並和德子討論雙方該遵守的規則。彤菲因為受不了基鍾母親對她的無禮,決定遠離基鍾,雖然基鍾對她勸說,但彤菲還是無法接受基鍾母親對她的傷害,兩人不歡而散。

恩京在先生的勸說下終於覺悟,放手讓兒子過自己的人生,她也要和老公過屬於自己的人生,終於點頭答應政勳與慧恩的婚事,政勳與慧恩婚後在德子家過著幸福的生活。德子原以為親家答應婚事後,會幫他們小倆口買公寓,沒想到被恩慶擺了一道,恩慶說很高興德子收留政勳,讓德子後悔莫及。基鍾不顧母親的反對,自行和彤菲登記結婚,過著幸福的兩人生活。道賢得知官司對自己不利的情況下,終於答應和解,與慧珍了結官司,從此各自分道揚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