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真朋友

我的真朋友

集數

職場新人程真真和邵芃橙,初入房地產界工作,經過不同的買賣房屋個案,二人漸漸從工作拍檔變為好朋友,並認識了室內設計師 - 井然,三人見證著每一個家庭的悲歡離合,明白到社會冷暖百態,亦譜出一段職場愛情故事。

上海的職場新人程真真,留學美國的富家子弟邵芃橙,和留居意大利的新秀設計師井然,三人不約而同地出現在上海一家海洋館的開幕儀式上。井然作為海洋館的設計師,被邀成為開業儀式的特約嘉賓,程真真暗戀他多年,過關斬將終於成為可以和他互動的幸運觀眾。

邵儉的身體大不如以前,對兒子以後的人生充滿憂愁,來到邵芃橙家,拿出了他在美國的輟學通知書,打算和他談一下,可是父子一開口就吵架。邵芃橙一直因為三年前母親的意外去世責怪父親,覺得是他對母親疏於關心才發生了意外。

這一天,邵芃橙在網吧打遊戲,程真真帶客戶一口氣看了十套房,回到店裡卻被告知客戶跳單了——越過仲介和房東簽了合同。作為搭檔的邵芃橙心裡過意不去擔下了責任,見程真真磨破了腳後跟,嘴硬心軟地給她買了膠布。兩人的搭檔生活在磕磕絆絆中也漸入佳境。

駱祖兒準備簽下購房意向書,但想在上面添加一個要求,邵芃橙沒有多想便答應下來。為了幫周先生找出房間出現異響的原因,程真真、邵芃橙又來到這間房子。這一次邵芃橙惡作劇地關了燈故意嚇唬程真真,不料被一眼看破,還討了一頓訓斥。

程真真來到白阿姨家為自己的疏忽道歉,離開的時候突然下起了雨。此時井然剛好去機場,路上捎上了程真真。車上兩人一前一後,井然給網上的“真心真意”發資訊道別,程真真收到資訊,透過後視鏡偷看井然, 暗自歡喜。

李阿姨如約來花園店簽約,白阿姨欣喜歡迎,雙方簽字蓋章之後李阿姨拿出一筆訂金,抖落出來的卻是一堆冥幣,嚇得白阿姨連忙後退。原來李阿姨多年前去看學區房導致她的兒子出車禍死了,記憶一直停留在那個時候。

楊氏夫婦想置辦一套好的學區房,看了白阿姨的房子之後特別滿意,雖然增加了數目不小的預算,但是為了兒子艾文的前途一切都值得,打算立即簽約。可是白阿姨卻發現艾文並不喜歡這裡,還故意打碎了一個小擺件。程真真也為這對夫妻因為買房而增加的經濟負擔擔心。

井然好不容易回家,白阿姨為兒子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飯,聊起關於兒媳婦的話題,她對程真真很看好,井然卻說有聊得來的女孩,言外之意便是那位網友“真心真意”。白阿姨聽聞,對兒子談不靠譜的朋友擔心不已。

特別重視這一次約會的井然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嘴角露出了微笑。另外一邊, 程真真受傷,邵芃橙照顧她回家。想到今天穆木認出了愛與家的 Logo 才向他們呼救,程真真提出可以利用愛與家醒目的 Logo 將所有門店設置成兒童救助網站。

Arvin 最近可能有了暴力傾向,邵芃橙陪伴著他聊天慢慢疏導,Arvin 哭著說出害怕爸爸太勞累身體出問題才不願意住那麼貴的學區房。看著傷心懂事的Arvin,邵芃橙心裡也不是滋味。

在遊艇甲板上,程真真發現邵芃橙並不是那麼排斥現在的工作,反而打算踏實地留在花園店,還邀請自己做他永遠的搭檔,看著現在有微妙變化的邵芃橙,程真真抿嘴微笑。夜色下,遊艇上,兩人愉快地碰杯。

井然的母親患上老年抑鬱症,井然帶她去意大利養病,不過自己因為工作一直沒有時間陪伴母親,直到他目睹母親因為一棵仙人掌死了,而憶起往事流淚,還打電話給真真,他才意識到自己需要多關心母親。

修繕聖天使橋的項目出現在井然面前,這個項目他嚮往已久,並且足以證明華人設計師在義大利的地位,但如果接了此事就不得不暫緩回國日程。白阿姨知道之後並沒有失望,因為如果程真真可以在羅馬一起生活,她就不會孤獨。

程真真根據邵芃橙支的招,曖昧地約 Leo 出來見面,嬌柔嫵媚地開始套 Leo 的話。程真真得知 Leo 是拉斐爾的幕後推手,他讓拉斐爾獲得項目並從中抽取仲介費,得到證據之後她給到井然,並且公之於眾。

程真真打開房門,看見井然手捧鮮花佇立在門外,突然意識到自己身穿睡衣蓬頭垢面,又重新將井然關在了門外,瞬間打扮一番重新和井然見面。井然也有點不好意思地將鮮花遞給程真真,沒有戳破兩人現在的關係。井然帶著程真真來到義大利街頭,在清晨的陽光下漫步。

井然帶著程真真盛裝出席一場客戶的酒會,井然和客戶在設計理念上產生了分歧,程真真當場跳了一支中國古典舞巧妙化解,順利幫井然談好這個項目。跳舞的程真真讓井然想起那個光腳獨舞的學妹,原來程真真不僅是“真心真意”,還是那個早已結緣的大學學妹。

深夜,喜善和傅曉甯因為駱祖兒吵了起來,傅曉寧為了他們的未來不得已對客戶殷勤,可喜善接受不了這樣的方式,這一晚,充斥著淚水和無眠。這一天,程真真就要啟程回國了,井然早早地來到酒店,幫她搭理好行李,離別之際,井然深情地望著程真真,將她擁入懷中。

駱祖兒繼續帶著傅曉寧來夜店,見時間已晚,傅曉寧鼓起勇氣向駱祖兒坦白了有女朋友,隨即跑去接喜善回家,他知道回家的那條巷子異常漆黑,他曾經答應過喜善陪她一起走。就在喜善走近巷子時傅曉寧牽住了喜善的手, 兩人一起走過這段漆黑的路。

駱祖兒將林致軒引薦給邵芃橙,林致軒介紹了自己房子的情況,引起了曾慧敏的注意,她決定和他們一起去看房。曾慧敏來到林致軒的房子,各方面都比較滿意,喜歡聽歌碟的曾慧敏意外地發現林致軒也有同樣的愛好,兩人頓生好感。

曾慧敏想把定金還給林致軒,卻被他拒絕。此時醫院打來電話,曾父因為醫院床位緊缺在醫院鬧起來,林致軒和曾慧敏一起趕過去。見到滿地被砸碎的玻璃,曾慧敏蹲下身一一撿起來,她直言弟弟之所以遊手好閒沒有出息都是被父母慣出來的。

林致軒故意讓曾慧敏知道他有借款的事,和她商定先在房子上寫上曾慧敏的名字,再將買房子的 130 萬先借給林致軒,解一時之急。就在林致軒開車帶曾慧敏去房管局的路上出了意外……林致軒的酒吧被放款的人砸光,曾慧敏心軟又著急,馬上將錢轉給了林致軒。

井然也看中了吳律師的別墅,隨即託程真真交下定金。此時邵芃橙提醒程真真,對於為別人買房子這樣的大事要謹慎行事,再說也還沒成為一家人。邵芃橙隨即拿著一疊東西出去了,他來到學校門口,向學生們做長租青年公寓的問卷調查。

井然和白阿姨回國了,程真真接他們在酒店住下,井然趁著白阿姨不注意在程真真耳邊悄悄地告訴她我想你了。酒店陽台上,井然吻了程真真,程真真害羞地丟下一句晚安,居然逃跑了,留下沉浸在幸福中的井然不明究竟。

程真真來找井然道歉,言語中的「客戶」讓井然覺得程真真和自己很疏遠,提出仲介工作辛苦又沒有發展,想讓程真真辭職,不再勞累。但是程真真堅持要完成現在的工作,轉身就去了吳律師家。程真真指出吳律師利用鬼宅騙取定金,勸她不要知法犯法。

受傷的邵芃橙回到了邵儉家,包紮好之後邵儉給他熱了杯牛奶,就像母親在的時候一樣。但邵儉因為沒有掌握好火候,牛奶撲騰灑了一半。邵芃橙看見這半杯牛奶,眼神柔和,父子關係終於緩和了些。

程真真父母來到上海,得知程真真和井然已經談及結婚了,讓她一定要慎重。邵芃橙蜿蜒曲折地知道了程真真父母來上海了,還要和白阿姨見面,危機感頓生。晚上,親家見面,一番互相讚揚之後切入正題,很快發現雙方父母對小孩的未來持不同態度。

邵儉向邵芃橙表示對他青年公寓專案的認可,並讓他繼續完善。父子的對話被穆雲平聽見,他深深地感到就算自己奉獻再多也永遠無法打破血緣關係,失意之下來到酒吧借酒消愁,卻遇到了曾慧敏,幾杯酒下喉,穆雲平放下了平時的嚴肅身段,在曾慧敏面前任意自嘲。

六人購房團的小戶型終於裝修妥當,一家人迫不及待地收拾屋子,憧憬著一家人住進來的生活。田母站在凳子上擦玻璃,不料一個不穩摔倒在了地上,從此昏迷不醒。一家人樂極生悲,田先生決定把房子賣了為母親治病。

經過救治,田母終於出了重症監護室,她慢慢醒來,迷迷糊糊之下讓邵芃橙錄下不同意賣房的語音,她老了,不能什麼都不給子女留下。在郝美麗推波助瀾之下,小戶型很快有了買家,田先生趕緊答應賣掉。于小姐知道後和田先生大吵了一架,之後再也聯繫不上。

第二天程真真一起床,白阿姨便做好了早飯,招呼她用餐。白阿姨對程真真生活細節要求細緻嚴苛,還給了她一本原來採訪井然的雜誌,讓她按照裡面井然所說的精緻完美的女友標準努力,希望她辭職回家,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家裡,成為一個標準的兒媳婦。

喜善自責自己來上海反而成為了傅曉寧的負擔,更覺得自己像是他和駱祖兒之間的第三者。傅曉寧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好更有尊嚴的生活和喜善爭鋒相對。這樣的傅曉寧讓喜善覺得陌生,一場爭吵之後兩人矛盾依舊。

邵芃橙即將到總部上班,人事經理將穆雲平的辦公室調給了邵芃橙,穆雲平看見之後備感屈辱但沒說什麼,轉身離開了。邵儉知道之後發怒,扣發了人事經理的獎金,讓他給穆特助重新調回來。平常心的邵芃橙卻繼續在花園店工作。

駱祖兒來到花園店和傅曉甯商議炒房事宜,卻見到喜善一臉不高興,無意中猜出他們是情侶關係,她反而覺得挺有意思。與此同時,曾慧敏也查到了邵芃橙的身份,同時也意識到穆雲平處於事業下坡的處境,來到他的辦公室看他。

這一晚,穆雲平在曾慧敏家樓下等了好久,他是為了之前的事情來道歉的。曾慧敏卻說並沒有把那天的事放在心上。穆雲平鼓起勇氣說出對曾慧敏的喜歡, 他想保護看似堅強其實脆弱也需要懷抱的曾慧敏,而且他也離不開曾慧敏的關心了。

邵儉自知這一生沒保護好最心愛的人,讓邵芃橙不要重蹈覆轍。程真真心緒萬千,孤身一人在上海的夜色中流連,歸來井然等在門口,向她求婚。她拒絕了。她坦言他們雖彼此相愛,卻對未來的期許不一樣。精緻的戒指盒重新扣上,二人的戀情就這樣結束。

這一天,郝美麗的堂哥堂嫂大老遠從老家過來大鬧花園店,就是因為聽說了給侄女新買的房子裡面原來死過一個不到六十歲的男人,罵郝美麗昧著良心把凶宅賣給他們,之前拿錢供她念書的好心都被當成了驢肝肺。

穆雲平主動會面了宏時孫總的助理,決定接受邀請,加盟宏時地產。孫總助理卻讓穆雲平在宏時搶先開展邵芃橙提出的長租公寓專案,以此在長租市場佔領先機。他投靠弘時本是為了繼續一手房項目,但是現在的處境他別無選擇,只好照辦。

找了一天的程真真疲憊地回家,在家門口見到了傷心無助的邵芃橙,看到他時程真真紅了眼眶,跑過去無言地給他一個擁抱,邵芃橙流著淚。有了程真真的鼓勵,邵芃橙鼓起勇氣在父親的手術同意書上簽上了名字,在邵芃橙最艱難的時候,程真真一直守護在他身邊。

出乎意料的是邵儉站在兒子的立場,拒絕了駱家的提議。邵芃橙也表示他已經遇到了真心愛的人,也真心祝福駱祖兒找到自己的幸福。邵儉相信自己的兒子可以度過難關,他自己曾經白手起家,邵芃橙也可以繼續打造一個全新的愛與家。

花園店,邵芃橙用投影儀燈光將程真真側影投在牆壁上,用馬克筆勾勒出程真真的影子,又畫出樓宇綠樹,最後寫上大愛城三個大字,一揮手:大愛城現在啟動!程真真等人被邵芃橙的堅忍打動,鼓掌,空蕩蕩的屋子響起掌聲。

傅曉寧回家後試探喜善的態度,並不樂觀。為了和喜善能夠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房子,傅曉寧最終決定答應與駱祖兒假結婚,深夜,和駱祖兒發信息商定。喜善並沒有睡著,待傅曉寧出門偷偷看了他的手機,發現了他們的“秘密”,傷心欲絕。

喜善偷偷跟在了傅曉寧的後面,看到他幫駱祖兒買鞋、送鞋,還因新鞋磨腳背她,喜善對傅曉寧徹底失望。邵芃橙向邵儉介紹大愛城由蓋變租的改變,邵儉讚賞邵芃橙的大膽想法,並將車鑰匙還給他,還給他從小攢到大一筆不少的壓歲錢作為大愛城的啟動資金。

駱祖兒腳上穿著今天傅曉寧為她買的一紅一白的兩隻鞋,一隻高跟鞋,一隻運動鞋,駱祖兒發現自己對傅曉寧似乎是動了真心,他帥氣、幽默、體貼。此時的傅曉寧找到了喝醉的喜善,背著她回家,喜善在他背上哭,喊著說自己現在一點都不開心。

傅曉寧找了一天一夜,終於在一家鑽戒商店櫥窗前看到了喜善,傅曉寧拉喜善進店,買了她喜歡的那對戒指,單膝下跪,將戒指套在了喜善的無名指上。傅曉甯約出了駱祖兒,拒絕了她的假結婚,告訴了她自己和喜善訂婚的事情。

翻修工程開始,程真真建議可以在微博上宣傳大愛城,甚至連翻修過程都可以同步直播,讓未來的目標客戶們一開始就有參與感,這邵芃橙的想法不謀而合。他們正式開通了大愛城的微博號,一時間項目吸引了無數注意力。與此同時,穆雲平的日子不怎麼好過。

趙建國的檢查報告出來,確實患了白血病,但是短時間之內就患病卻值得懷疑,以郝美麗的精明,第一反應就是這可能是新型敲詐勒索,第二天和程真真來到醫院打探情況。邵芃橙則請了裝修工人吃飯,瞭解到趙建國老家靠著他一個人養家,今年春節時候就已經去看過病。

傅曉寧拿著拍下的證據回到愛與家,眾人建議報警卻被邵芃橙拒絕,邵芃橙坦言趙建國已然身患絕症,如若再被法律制裁,絕對是晴天霹靂。真真提出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被掉包的材料,並讓趙建國當面澄清事實來追究宏時的責任。

趙建國將和弘時的交易全盤托出,原來一切都是孫總的手筆,他利用趙建國 孱弱的身體栽贓大愛城,答應給他一筆費用以維持趙建國妻兒以後的生活。痛病 纏身的趙建國答應之後卻一步步陷入他們的圈套,他們毫無人情的金錢交易讓趙建國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