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天下

打天下

集數

二十年前,武田國全偷看到父親贈送一捲軸給師弟剛正,國全認定捲軸裡面是「武道秘技」,後來剛正被逐出師門,更與空手道界斷絕往來。某日,新移民小玥被欺凌,準奧運空手道選手莊惠出手,被拉伕上馬的小混混志浩被捲入其中,剛正路過制止打鬥,豈料一眾鬧上警局。任職社工的剛正的師妹可麗,向警司建議眾人齊齊接受剛正和莊惠的空手道訓練以抵消檢控。可麗此舉,其實有意激勵師兄重拾對空手道的熱情。開始剛正只想胡混過關,與莊惠更是水火不容,後來二人從矛盾日深到最後惺惺相惜。在沒有任何資金支持下,剛正只好在天橋底以紙皮舖地作為道場,教導莊惠、小玥和志浩等人。「紙皮道場」的事跡越傳越廣,惹起國全眼紅,決意打擊剛正…

備戰東京奧運的空手道運動員莊惠路見不平,與開麵包店的馬剛正一同救下高中生凌小玥,三人與小混混關志浩一同被拉上差館。莊惠幾乎因此喪失選拔賽資格,教練張日峰力爭才保住,但莊惠仍在選拔賽上被陰招暗算,張日峰激動猝逝,莊惠亦失神落敗。

原來剛正跟可麗是空手道師兄妹,曾救可麗而傷人,但現在的剛正不欲多提空手道,與莊惠教邊青連道袍都不穿,面對曾是自己師兄的國全更是逃避,可麗看着懷疑。 剛正與莊惠分開教授,其他邊青都選擇莊惠,只有小玥堅持跟剛正。

莊惠逃避上空手道課,剛正代訓練邊青,但只有小玥認真練習,令剛正想起往事。可麗追問下,剛正講出當年著迷空手道,向武田國全父親武田寬拜師,與國全更是好友。國全不忿父親偏向剛正,挑釁剛正卻落敗受傷。

國全與剛正對打不敵,一當推波助瀾,國全更恨。剛正因國全憶往事而消沉,可麗鼓勵,剛正感激欲表白,可麗卻有拒愛之意。可麗轉頭為剛正勸國全,國全視空手道為生命,不屑可麗剛正不尊重空手道,可麗更被一當威脅,幸剛正肥龍趕到救人。

三人被阿細打傷,幸好剛正趕到救人,但氣眾人好勇鬥狠,拒絕再教。小玥堅持去紙皮道場,志浩則借送件工作繼續操練,並向小玥表示空手道令本來毫無目標意義的人生有了期待。

莊惠練習賽打傷天愛被停止訓練,不想坦白,但始終被善善發現,善善只好向剛正求救。剛正勸解莊惠放下內疚,莊惠開始思索張日峰及奧運外,其他打空手道的理由。可麗及小玥同時約會剛正,剛正因怕失敗而拒絕可麗,赴小玥約,令小玥誤會更深。

莊惠四出為紙皮道場找尋場地,終於以免費清潔換劇場租金,紙皮道場重新開幕。港隊教練借訓練向天愛示好,天愛拒絕。教練逼天愛帶傷加操報仇,莊惠阻止,並向天愛道歉,二人和好。小玥被父親搶補習費,母親不再忍,向剛正求職賺錢。

神秘日本人到紙皮道場挑戰,莊惠及小玥不敵,剛正從蠟筆拍攝的片段中,發覺對方全無惡意,但風格似曾相識。國全忍不住用禁藥,情緒及精神飄忽,一當乘機騙取健身室管理權。一當怕國全打敗剛正後不再服藥,唯有設計延遲二人決戰。

剛正故意忽略小玥,小玥失落,拒操練。剛正到學校勸小玥回道場,小玥拒絕,並因妒忌挑戰莊惠作為畢業賽,卻誤傷對方,剛正怒趕小玥。可麗得知事件後,主動找小玥,並說穿小玥對剛正的戀父情結轉移,小玥大哭。

小玥為回到紙皮道場,再次展示初學空手道的認真,剛正見狀,決意原諒小玥,紙皮道場終齊人。剛正掛起紙皮道場招牌,國全踩場並下戰書。

肥龍找到一當犯罪証據,但一當卻以虧空公款紀錄威脅肥龍離開,肥龍臨走向剛正講出一切。剛正想到師父交托卷軸的往事,再次拿出卷軸。禁藥被傳媒揭發,一當手下以為是善善告發,嚴刑迫供,阿細心軟救走善善。

可麗見小玥開朗自信,對未來有期望,替其開心,小玥更勸可麗與剛正一起。國全與剛正對決,國全受藥物影響,剛正猜到國全用藥,不欲與其多戰而認輸。

挑戰紙皮道場的神秘日本人,舉行全球空手道比賽,小玥決定以紙皮道場名義出賽,並要剛正以教練身份簽名;另一邊廂,莊惠不希望剛正代她決定去留,二人與志浩遂根據可麗消息往沖繩找剛正。

國全找尋剛正郤未有下落,只好找可麗幫忙,國全向可麗坦言,打敗剛正才明白他不想贏,只是不想輸,不想失去建心館和「二代目」的名銜,但當建心館舊人一個個離開,才發現沒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