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捉迷藏

集數

講述韓國業界第一的化妝品企業的女繼承人和不得不代替她生活的另一個女人的命運,以及圍繞著他們的慾望和秘密,四個男女交錯的命運和愛情故事。

彩琳表面上是太平洋化妝品公司的繼承人,但其實她只是代替一名名為秀雅的女生活著。多年前,太平洋化妝品公司創辦人羅海琴的外孫女秀雅遭誘拐,海琴為了找人繼承血脈,迫不得已在孤兒院領養了彩琳,而且非常討厭她...

給太平洋化妝品公司供應原料的公司突然與他們斷了聯絡,而其他原料公司也不肯伸出援手,令公司上下非常焦急。此時,泰山公司會長主動表示可以支援太平洋,但條件是要彩琳和他的兒子結婚...

彩琳因為拒絕結婚,被外婆關進精神病院,但這令她記起小時候也曾經因為生病而被外婆禁錮。彩琳不想再重演小時候的慘劇,所以決定屈服,和泰山公司的太子爺結婚...

彩琳母親要為女兒挑婚妙,但她卻幻想自己的女兒秀雅還在生。此時,妍珠和母親到店內試婚妙,碰巧穿上了彩琳母親挑的婚妙。彩琳母親看到後,馬上要妍珠把它脫下來。彩琳趕到婚妙店後,因遲到被母親摑了一巴掌...

彩琳發現恩赫竊聽泰山集團皇太子但恩赫不承認。海蘭仍忘記不了自己女兒秀雅的離去,在街上錯認其他女孩為她的女兒,後來她母親把秀雅的東西燒了,讓她不再留戀。彩琳上上流階層夫人們的烹飪課程與夫人們起了爭執,極力爭取自己的面子。

海蘭突然暈倒,海蘭母親責怪彩琳沒有即時趕到,這讓恩赫發現了彩琳是秀雅的替身女兒。在相因為催一班工人趕工,引致一名工人死亡,事件引來關注,在相到拖工現場用錢解決事情,但因為不尊重工人導致了大規模的罷工,彩琳介入解決事件卻被發現是集團的兒媳婦...

彩琳被工人們困在了土坑中,後來恩赫出現救了她。泰山對於兒子未能好好處理工人事件更被捉了把柄,引發大規模的罷工事情感到憤怒,在相親自到拖工現場表示誠意但仍未能得到工人們的原諒,反而弄巧反拙。

彩琳成功說服到工地班長復工,泰山對這兒媳的表現刮目相看,彩琳本想自己可以回到集團工作,但泰山並沒有遵守承諾。彩琳得知背後有供應商做手腳令專案沒法推進,彩琳膽粗粗到男界澡堂找出負責人,迫問胄後指使者,居然是自己的丈夫...

妍珠在婚禮前看到恩赫吻了彩琳,無意中上了在相的車逃婚了,並叫在相帶她離開。文家知道彩琳背後做的手腳後,要恩赫隨時報告彩琳的情況給他們聽,但公司的同事卻對彩琳十分信任,這令文太太十分不滿…

秀雅的媽媽再懷疑妍珠是她失散的女兒,令妍珠相當煩厭,在街上與她吵架。彩琳在家中的管家口中知道有一間不能進入的房間,是與在相的前妻有關,令彩琳十分好奇,但原來這一切都是在相和文會長為了試驗彩琳、並監視她,恩赫提早告知了她才不上當。彩琳裝扮成秀雅去騙媽媽,卻被媽媽痛罵一番揭發,之後又找上秀雅,要她留住恩赫的心。

彩琳和恩赫到了文家的秘密金庫,想要找出泰山集團背後隱藏的秘密,恩赫調查後發現,在相兩位前妻的公司都成為了泰山集團的子公司,而同樣都是和在相政治聯婚後開始衰敗。妍珠主動聯絡秀雅的媽媽,並應她的要求裝扮成秀雅,彩琳發現後卻被媽媽趕走,令彩琳不楚懷疑妍珠背後的動機。

趙弼鬥在醫院遇上了金珠,並尾隨她找到了賢淑,一見面就要她交出當年交給她的女孩秀雅,賢淑當年為了自小有心臟病的金珠,幫弼鬥收留了秀雅…

有人寄來一封關於秀雅失蹤情況的信來,秀雅母親看到後十分驚訝而隨之暈倒,信被彩琳收了起來,海琴仍希望把事件隱瞞,秀雅母親發覺彩琳並不是秀雅,對她態度大變,妍珠發現恩赫對彩琳有意思,心生妒忌...

妍珠因為海蘭把她當成是秀雅,她故意接近社長把他當做是爸爸,這讓彩琳感到不滿,覺得她要拿回一切。海蘭想在信上所寫的時間到約定地點,去找尋失蹤女兒的消息,但被彩琳截足先登,與趙弼鬥做證據交易...

恩赫遇上了趙弼鬥,質問彩琳為何和他見面,他回想起兒時父親酗酒,還撕掉作業,惡魔般的父親令他厭惡。賢淑知道車女婿離家出走十分氣憤,要研珠把他帶回來,而另一邊廂,海蘭責怪母親把研珠趕走,最後恩赫選擇向研珠好好道別...

因為車女婿的離家出走,令研珠母親十分憂愁,研珠誓要讓彩琳付出一樣的代價。彩琳在公司地位一日比一日高,海琴為了要除掉她,立下了遺囑並在產品鑑證做手腳,要挫挫她銳氣,另一邊,彩琳得刑秀雅的基因報告,發現一致吻合...

彩琳知道閔秀雅還活著後大為緊張,務要盡快找出誰是真正的秀雅,又叫恩赫要在她媽媽發現前,找出秀雅。另一方面,妍珠成為了彩琳媽媽的隨行秘書,深得彩琳媽媽的信任,彩琳因此調查妍珠的背景…

恩赫為了幫彩琳找到秀雅,找上了趙弼斗,趙弼斗卻以父親的身份威脅恩赫,要恩赫給錢才會告訴他真相,又指自己想要對付彩琳,令恩赫大為震怒。趙弼斗到了閔家,說要幫他們找出閔秀雅!

閔家給了趙弼斗三天的時間,要他找到秀雅並帶到閔夫人面前,彩琳懷疑恩赫就是趙弼斗的兒子趙成敏,但恩赫死也不承認。彩琳跟著閔夫人到了她和趙弼斗見面的地方…

趙弼斗想要綁走妍珠到閔夫人面前,卻被人發現後帶走,妍珠則暈到,被帶進閔家休息,閔夫人看到後大為大悅。文泰山出手,以騙婚為由,要收回對彩琳家公司的投資金…

泰山知道了彩琳只是個野孩子,感到被欺騙,向海蘭提出收回投資款項。海蘭責罵彩琳,彩琳認為外婆才是罪魁禍首,外婆不肯承認,並將彩琳趕出閔家...

彩琳賴在文家不肯離開,在尚威脅她要生下文家的兒子才會放過她。海蘭探望彩琳,而且突然對她的態度變好,但原來這樣做只是希望彩琳能卑躬屈膝,向泰出道歉。

彩琳想說服素拉去指證文在相貪污公款,幾經一番波折,素拉終於答應,於是,彩琳在會長公佈文在相成為下一任會長之前,拿著素拉的錄音證供威脅會長…

彩琳拿著素拉的錄音證供,要求會長把公司股份還給自己,並更正毫無根據的惡意中傷傳聞,還要和文在相離婚。另一方面,妍珠知道了現在的媽媽不是親生媽媽,還哼起了一首讓彩琳害怕的歌…

妍珠利用歌曲威脅彩琳,另一面,在相利用彩琳和恩赫的桃色醜聞威脅恩赫。彩琳拿著了秀雅舊照去妍珠媽媽的餐廳打聽,妍珠媽媽看著照片非常激動,說漏嘴讓讓彩琳知道了妍珠就是秀雅...

彩琳得知自己取代了妍珠的真正身份,於是想盡辦法趕走妍珠,向妍珠媽媽提議讓妍珠到海外研修。在妍珠離開當天,彩琳跟蹤妍珠好確定妍珠的出向。就在這時候,彩琳就想起了她們年幼時的過去,就是這場捉迷藏的開端...

二十年前,都賢淑綁架了還是小朋友的夏妍珠,並向她的家人進行勒索,夏妍珠知道真相之後,大受打擊,始終不肯相信事實,還想著要去警署報案,說自己在二十年前被綁架,犯人是自己的養母…

夏妍珠因為受到了太大的打擊,在街上暈倒,被人送到醫院,在醫院裡,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蝴蝶髮夾後,漸漸記起了小時候的回憶,想起了自己是化妝品公司女兒的事實…

夏妍珠知道了自己就是閔秀雅,是閔會長失散多年的女兒,所以就走到了閔會長的家相認,彩琳的媽媽知道後十分感動,但彩琳就很害怕自己這個假女兒會被趕走,甚至因而病重…

夏妍珠自從與親人相認後,就拋棄了原本那個窮困的家庭,後來,親子鑒定的結果證實了夏妍珠就是閔秀雅,於是婆婆就決定讓夏妍珠到公司上班,然後再慢慢接手公司…

夏妍珠是車恩赫的前未婚妻,她看著車恩赫這麼喜歡閔彩琳,就很討厭閔彩琳,於是,她決定要奪走閔彩琳的一切,第一樣就是閔彩琳的專務職位…

文在尚借故調開閔彩琳的時候,夏妍珠趁機召開會議,準備罷免閔彩琳的專務職位,幸好有神秘人提醒車恩赫,車恩赫才能及時帶閔彩琳回公司挽回危機…

小時候的恩赫為了可以跟人渣爸爸斷絕關係,就幫爸爸誘拐了閔秀雅,所以當他發現夏妍珠就是真正的閔秀雅的時候,他十分驚訝和自責…

恩赫對自己的過錯十分自責,想和彩琳分手,彩琳則在調查究竟是誰在背後暗中幫助自己,而妍珠就發現了彩琳原來一早就真相,卻不斷阻止自己與父母相認…

家裡的人都知道了彩琳之前隱瞞了妍珠就是秀雅的事,所以氣得想把彩琳趕出家門,而彩琳為了能繼續留在這個家,答應把自己的所有股份轉讓給妍珠…

妍珠知道了恩赫就是當年拐走自己的人,所以想利用恩赫對自己的罪責感,讓恩赫拋棄彩琳,回到自己的身邊,怎料恩赫竟然當著妍珠家人的面前,承認自己就是當年拐走妍珠的人…

在妍珠家人面前承認當年的事後,妍珠的外婆找到了恩赫,把他困在家中的地下室裡,要他好好反省並和彩琳分手,否則會一直關著他。妍珠找到恩赫,希望恩赫會聽她的話,但恩赫拒絕,彩琳也找到家人,要他們罷養自己…

外婆認為妍珠不可靠,不敢放心把事情交給她去做,這讓妍珠相當心急,認為自己所有的都被彩琳搶走。金室長希望彩琳取消棄養的提議,並指自己知道彩琳的生母是誰…

彩琳去找外婆,想要向她透露化妝品技術泄露事件的泄露者就是金室長,從而逼金室長說出生母的事,金室長於是告訴彩琳,她的生母叫金善慧,彩琳於是和恩赫找出她生母的秘密…

恩赫得知金室長一直在破壞他和彩琳的感情,於是跟蹤著金室長,偷聽到金室長和神婆的對話,得悉她就是彩琳的生母金善慧!金室長找到了在相,想要他幫彩琳成為太平洋化妝品的主人,並答應要幫他除掉恩赫。

恩赫得知了彩琳是金善慧的親生女兒,是指使人誘拐閔秀雅的閔彩琳親生母親,現在卻以金秀京的假名隱瞞所有人,恩赫對於金善慧利用自己女兒彩琳去填補了繼承女,令她承受痛苦而感到錯愕...

秀雅被文會長設計,簽下了不平等的合約,令經營權和理事會的召集權都落到他們那邊。另一方面,神婆告訴恩赫羅海琴瞞著其他人,一副會像親生女兒養善慧似的把她帶過來,她不是去給獨生女朴海蘭當朋友,而是去做受厄品...

彩琳在恩赫得知她母親的消息,親自去找善慧去確認兩人的關係,彩琳十分痛恨母親,表示不應讓她知道被拋棄的事情。善慧稱文社長會助彩琳成為太平洋化妝品的主人,但同等地,她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善慧的身份終曝光,秀雅失蹤的那些日子騙海蘭吃所謂是鎮靜劑的藥,其實一直在給她服用致幻藥致精神錯亂,社長和海琴得知後十分震驚。秀雅自上次簽了份不平等的合約令公司陷入了困境,會長要海琴親自請求彩琳回來...

海琴下跪求著彩琳救公司,可是彩琳一點也退讓。恩赫向彩琳提了文在相的前妻死前有留下關於泰山的真面目的證據,幾經查探,彩琳知道了證據藏在一枝錄音筆中。為了找尋這枝筆,彩琳大膽進入在相家尋找...

秀雅一人來到橋上思考,剛好金室長也來了,二人同行。金室長把自己對海琴的怨恨一口氣向秀雅發洩了,並想帶著秀雅去自殺。秀雅拚命阻止了金室長,金室長獨自離開了,秀雅察覺到金室長和彩琳是母女關係,打電話找彩琳去救金室長。恩赫意外把找筆的事告訴了狗弼斗,狗弼斗藉機向在相勒索...

彩琳在會長家找到了磁帶證據,可被在相發現然後被囚禁,恩赫裝成安保公司員工救下了彩琳。會長和在相都知道彩琳帶走了甚麼,彩琳利用了磁帶和會長進行了一個交易!秀雅爸爸突然召開了大會,宣佈把社長之位讓給彩琳,而秀雅則會在公司當專務。事件傳到海琴耳中,為了阻止,海琴闖進大會大吵大鬧,可這一切都是秀雅的主意!

恩赫發生車禍後失蹤了,事隔一年,彩琳一直記掛著他。一天,檢察官到了泰山公司要求和會長進行調查,他們是接到舉報指會長僱凶殺人,舉報者竟是失蹤的恩赫!原來金室長救下了受傷的恩赫,金室長之後就到警局承認20年前的罪行。事件告一段落,一天彩琳收到了恩赫的短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