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束

教束

集數

馬修書院是一間新界地區名校,老師、學生無一幸免地在一個汰弱留強的大熔爐中 力爭上游。中文科老師兼5C班班主任盧文達 (盧Sir) 於馬修書院任教中文科五年,當年為了糊口而踏上教職員之途,有著成家立室、照顧兩老等無形壓力,他渴求一紙長約鐵飯碗,奈何教績一直強差人意,非但未獲晉升機會,更是屢被校方批評、被中文科主任Louis欺壓、被同事排擠,一直徘徊在淘汰邊緣。馬修書院歷屆學生會向來是精英班的囊中物,但今年卻出現戲劇性的逆轉局面。5C班麥浩賢(賢仔)與莊子民,二人與精英學生勢成水火,聯合一眾被學校標籤為失敗者的同學組成了素人內閣「不老騎士」,加上盧Sir妙計相助,成功打破壟斷當選學生會。新任校長梁文海以保障收生質素、提高教學品質為名,計劃將學校轉為直資。身為首屆畢業生,林副校認為轉直資有違辦學理念,不想學校變得貴族化,設法阻止,更以長約威迫盧Sir為她效命,聯同家政科、音樂科、訓導老師和「不老騎士」,對抗包括化學科、通識科和電腦科在內的直資派老師,暗中施計拉倒梁文海。

新學期從精英班A班調到C班的莊子,與兒時玩伴賢仔再次聚頭。莊子因為失去精英班的身份,被原來的同伴排擠,踢出學生會內閣。

賢仔、莊子、狗榮、奇行種、神婆、阿Mo組成了內閣不老騎士,實為一支無實力、無方向的雜牌軍。眾人於早會台上表現差劣,會長賢仔更有群眾恐懼,連完整句子也說不出,被台下同學恥笑。

盧Sir為不老騎士安排特訓,加上同伴間的扶持,賢仔終於克服演講恐懼;學生會選舉辯論大會一觸即發。

賢仔反擊無效,更被睿智的鄧學謙反將一軍,賢仔、莊子出醜於人前,不老騎士潰不成軍。

選舉支持度創新低,不老騎士在低氣壓中苦思反勝對策;盧Sir見奇行種無故缺席,出於關心前去家訪,發現原來奇行種廚藝了得,而他的廚藝,更是不老騎士的反勝關鍵。

不老騎士進行午飯自煮,為低年級學生服務,給予一個差劣飯商飯盒以外的選擇,大受歡迎。

為了遵守與低年級學生的承諾,賢仔不理盧Sir反對,一意孤行午飯自煮,面臨被學校處分;林副校暗渡陳倉,找來家教會主席協助,為不老騎士平反。

第三十九屆馬修書院學生會投票日,不老騎士以一票之差奇蹟反勝Oasis當選;精英班的挫敗令全校大跌眼鏡,梁校長遷怒梁Sir領軍無能,新章節如箭在弦。

不老騎士當選蜜月未過,立刻碰上難題,梁校長欽點Oasis原班人馬組成評議會箝制、監察不老騎士在學校一舉一動。

林副校剖白與直資的前塵往事,原來她打破精英班壟斷,組織反叛、破格的學生會就是為了反直資鋪路;盧Sir期待已久的長約變成空頭支票,縱心有不甘,但身不由己下,只好繼續替林副校辦事。

盧Sir協助林副校一事被梁校長識破,梁校長沒降罪於他,反而加以招安利用,左右為難下,盧Sir決定靠邊風險較低的一方。

賢仔想出妙計,舉行貧富大逃殺活動,成功令不老騎士眾人及其他學生明白到馬修轉直資的害處;林副校游說舊生會、家教會節節敗退,識穿了盧Sir變節一事,大失所望。

學生會室發現失竊案,二千元學生會費不翼而飛,賢仔在公審中知事件與莊子有關,於是單獨召見,知他因參加創業比賽而偷錢,賢仔知莊子著緊升學,兄弟情深,為保莊子暫不追究。

學生會費失竊一事被梁校長得知,賢仔為保莊子,被迫於諮詢大會中背棄群眾,以學生會名義支持學校轉直資,大會上盧Sir在梁校長箝制之迫於無奈與林副校對著幹,二人勢成水火。

盧Sir得償所願從梁校長手上簽得一紙長約,同時他被警誡不要在勞心學生會事,好讓直資順利進行;賢仔因逃避面對同學而缺課,不老騎士在校淪過街老鼠,被同學唾棄,又群龍無首,猶如一盤散沙。

賢仔為令同學重新信任學生會,決意引咎辭去會長一職,莊子知賢仔淪如此田地全因為包庇他,心感內疚,加上學業不振,創業比賽出賽,他認定了自己是永遠失敗的人,萬念俱灰…

莊子自殺之前,為還賢仔清白,在網上公開梁Sir惡行,社會輿論立刻聚焦馬修,直資計劃終遇阻撓。不老騎士、盧Sir、鄧學謙各自因疏忽莊子而自責。

梁校長為直資順利推行,推梁Sir公開承認責任,「大義滅親」。盧Sir豁出去游說一眾老師不果,鄧學謙與一眾精英班決定與不老騎士聯手,拉倒梁校長。

教育局官員到訪馬修關注近日的學校風波,梁Sir突然出現反過來指證梁校長才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加上不老騎士與Oasis大合體,使出計中計,最終合群眾之力,拉倒梁校長,叫停反直資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