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時間

集數

作品描述經歷人生最後光陰的男人,為了因為自己而被毀掉人生的女人,而貢獻出自己一切的故事。

秀浩在經過瘋狂的一夜後在酒店醒來,很快他回覆過來,時間回到秀浩和智賢相遇的時候,智賢面對自我中心的秀浩,是在她工作地方的重要人物。

厭倦了她的問題智賢離家出走,秀浩到她家前面找她後突然失去了知覺,當她在醫院醒來,醫生給他帶來了壞消息。

智賢因爲智恩的死而沮喪, 她怪自己和妹妹說了不應該說的話, 另外民碩嘗試尋找爲何會發生。

智賢不相信她的妹妹會自殺, 案件被認爲自酸案而結束, 但智賢不接受, 當她研究什麽事情時, 秀浩記得彩雅在案發當晚在酒店的房內。

秀浩救下了智賢後一直跟著她,甚至要求還錢保證書璀保她不會輕生。在往寫保證書的途中,秀浩被威脅繞到公司去,本來秀浩也打算屈服...

秀浩了解到智賢的問題。他償還了債務,把她的房子換回來了,並找到了她的媽媽。那天晚上,智賢與秀浩見面,說她想知道她妹妹死亡的真相。

智賢為了得到妹妹死亡的真相,她找秀浩幫忙。但他不希望把剩餘的人生來做這件無謂的事情,所以拒絕了她。秀浩在醫院裡被告知自己沒有痊癒的可能性,他就決心當一個只為自己而活的人...

智賢知道泳池有錄下智恩死亡的保安鏡頭畫面,她希望秀浩幫忙去找。民碩和秀浩用自己的方法去取得該錄影片段。

葬禮舉行後,智賢有三天沒出門,秀浩擔心她會做傻事,所以把她家的窗戶打破闖進屋裡。民碩感覺到秀浩特別關心智賢,但認為他這樣做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同情心。

秀浩為了幫助智賢,派了朋友照顧她,不過智賢失去了生存的動力。她在了結所有事情前,打了電話給秀浩,對他說再見...

秀浩搬到智賢家隔壁當她的鄰居,他經常裝作不經意地關心智賢,令兩人關係變好。秀浩的下屬查出了案件的嫌疑人,是一名謍運著非法職業介紹所的男子...

智賢知道了智恩臨死前去過的地方,她決定在那潛伏,希望能抓到嫌疑犯。秀浩得知她的計劃後,擔心她一個人會有危險,所以陪她一起潛伏。

為了查出彩雅的秘密,智賢開始在秀浩的餐廳工作。智賢問民碩跟智恩和她母親的案件有沒有關係,但民碩不斷否認。秀浩因為護著智賢而受到抨擊,考慮過後,想讓智賢辭職,可是智賢堅持留下!

因為有有力的證據證明秀哲買了藥品,他就要民碩幫忙。民碩說如果姜仁凡不被抓到,一切都會平安無事。而秀浩決定找警察逮捕姜仁凡。

姜仁凡不承認自己是犯人,更說一切只是巧合。智賢遇到友莉,友莉是在智恩出事之前的晚上跟她在一起的人。在智賢的逼問下,她終於透露智恩死的那天有兩個人跟她一起在酒店...

申律師叫姜仁凡招供,被捕後檢察官會故意讓他從押送的車上逃走,然後他要永遠離開。智賢會到彩雅的太陽集團工作,並且收取巨額現金,但彩雅開的條件是以後不出現在秀浩面前,智賢也答應了...

友莉給智賢之前在酒店時,看到殷彩雅丟掉的東西。汝記者被申律師等人欺壓,令她不能再調查智賢妹妹的死因。秀浩的母親主動找智賢,說要為她解決事情,實質有其他陰謀。

智賢得知彩雅的手袋上有智恩的血迹,她把此事告訴了秀浩,秀浩找彩雅對質,彩雅道出一切並要和秀浩到警署自首。在拍賣會上,秀浩當眾向彩雅求婚,他這樣做全是為了能幫助智賢...

智賢得知秀浩曾出現在智恩死亡的現場,她不敢相信這事實,覺得自己被秀浩欺騙,大受打擊。她在幾天內把私己錢全都拿去買名牌,過著上等人的生活,更向彩雅要求把所有財產贈予自己...

智賢為了向秀浩報復,故意告訴彩雅,秀浩會和她結婚的原因全是因為要幫自己,還當面奚落彩雅。彩雅知道後感到生氣,決定悔婚...

智賢知道妹妹死當天酒店房間裡還有一個人,秀浩有可能造成了妹妹的死,一直以來信任秀浩的智賢感到十分失望,產生了怨恨,為了過上所謂的全新人生,讓他與彩雅悔婚,製造智賢和秀浩戀人的假象,打造天使形象,向大眾撒下了謊言。

秀浩父親對秀浩悔婚原因感到不能接受,秀浩心中為了贖罪而答應與智賢結婚一事,珉錫勸智賢好收手,給她錢重新開始新的人生,但智賢依然堅決她的復仇之路。

秀浩和智賢開始同居生活,製造兩人恩愛的現象。智賢想趁著輿論產生良好氛圍的勢頭,打算在財團建立一個專項組,放大慈善的工作,玉純對此感到不安。後來有人操縱媒體,揭發智賢天使的假象,大批記者質問智賢...

秀浩在智賢面前發病,智賢問彩雅秀浩身體的狀況,彩雅告知她秀浩不斷在補償和滿足智賢,智賢對秀浩有點心軟。秀浩提議與員工們進行兩日一夜的郊遊,在離開前與大家留下美好的回憶,在接近郊遊的尾聲,智賢...

秀浩見智賢浮在海上想要去救她怎料在過程中遇溺身亡,事後發現了秀浩留下的遺囑,各自給後母和父親留下一席話,為了公司的形象,會長有意掩蓋背後的真相,智賢到底會...

智賢想起了有人把她弄暈倒並把她拖到遊艇上讓她沉下水,這是蓄意的謀殺,這件事引起了大眾的關注,智賢強調要令兇手繩之以法。會長卻在暗中讓智賢的前男友把所有罪證扛下來...

珉錫因為逃出直接找上智賢的家,他向智賢贖罪告訴了她的母親和智恩是怎樣死的,因為一些誤會導致了她母親也死於事故中,他隱瞞了智恩和智賢媽媽遇難的真相,智賢要他一五一十向警方好好交待...

珉錫暗中和會長做交易,打算把W集團非法交易帳簿騙到手,珉錫表示要智賢和彩雅合作,反正大家有共同敵人,但智賢仍然對彩雅不信任,她所認識的彩雅是隱藏秘密和真相的人,會長派人來找帳簿,珉錫因為錢遮眼,打算殺了智賢...

智賢前男友利用了薛智賢還有殷彩雅,要掌握秘密帳簿,勢與會長做交易,把千秀浩常務的事也掩蓋了下來。殷彩雅稱秘密帳簿被流傳出去,現在為止做的事如果被暴露了的話,會被社會封殺,無法繼承公司。智賢秘密接受治療並設法擺脫主席的影響。 然而,智賢仍然懷疑瑉錫,認為他可能會再次背叛她。

殷彩把他們所有的對話錄了下來,視頻被保存,W集團千萬希會長指示殺人的視頻,迅速在網上傳開,但是很多人指出視頻有造假嫌疑,會長向殷彩提議兩個人牽手可以讓輿論平息,會長要讓智賢親口說出這是造假的視頻,申律師打算帶著母親逃跑,但被會長牽制要把視頻事件給解決,申律師找到智賢把秘密帳簿交給了她...

彩雅向前邁出一步,向公眾揭示真相,讓主席無法隱藏一切。 現在,被告必須承擔責任。智賢和千會長之間的審判得以舉行。

千會長和姜仁凡被判定罪,殷彩雅因無法查出直接殺害薛智恩的嫌疑,但隱瞞本人牽涉到此案件,毀掉事故現場的監控錄影判罰3年有期徒刑,所以事情告一段落,智賢的妹妹和母親含冤得雪,智賢回想過去秀浩的一點一滴,讓她每天活在希望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