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橘生淮南

暗戀橘生淮南

集數

洛枳(胡冰卿)與盛淮南(胡一天)兒時曾在婚禮上見過並一起玩耍,因家庭變故,洛枳努力讀書,高中時與盛淮南同校卻並不熟悉,後來二人一同考入大學,因緣際會一起在紅葉谷遊玩,並在共同家教中不斷相知相熟。後來,受到葉展顏、丁水婧等人的干預以及兩人家庭之間的糾紛,使得洛枳與盛淮南經歷了種種誤會,最後二人在攜手創業中堅定了彼此,並克服難關勇敢地走到一起。

洛枳不敢輕易展露自己對盛淮南的感情,她無數次地幻想能以更好更優秀的姿態站在盛淮南面前,為此她報名了盛淮南參加的緬甸學生交流大賽,她在心底默默約定,如果贏過比賽,就告訴盛淮南自己是小時候幫他攆走那些欺負他的男孩們的那個女孩…

盛淮南和葉展顏突然分手,盛淮南恢復單身的消息引起校園學生們的熱議。洛枳在超市遇到淮南,她故意拿走盛淮南想買的午後紅茶,卻不想盛淮南對自己全然陌生…

張明瑞約盛淮南一起打棒球,張明瑞借機詢問盛淮南對洛枳的想法,盛淮南直言對洛枳沒有半點想法,並解釋自己對別人的想法很敏銳,不想被當成名牌手袋供人觀賞。

洛枳帶蒂芙尼和傑克去夢幻王國玩,沒想到意外遇上淮南與他的室友們。淮南說自己是一個人插在兩對情侶中間,所以想與洛枳他們一起玩。

洛枳好不容易終於鼓起勇氣想要想去找淮南,問清楚他在遊樂場為甚麼要牽她的手。沒想到淮南卻被前女友展顏叫出去,又讓洛枳一下子洩氣了。

洛枳去聽了辯論賽,卻不自覺代入去反駁淮南的觀點,她所說善意的謊言,並不是想傷害他,而是因為喜歡他。

盛淮南一直把葉展顏當成了和自己互通書信的筆友,其實不知道她在冒充著洛枳接近他。丁水婧為了套洛陽的消息,總是很熱情地來找洛枳,但洛枳這人的性格一向淡淡的。丁水婧絲毫不介意她的冷淡。熱心地陪著她去圖書館找資料,當她看到洛枳幫盛淮南在準備論文,終於明白她修雙學位的動機。

盛淮南在準備北大的面試時,接到電話得知葉展顏出了車禍,他緊張得要命,既擔心葉展顏的傷勢,又怕錯過面試。洛枳的號碼排在盛淮南後面,她把自己的號碼塞給他,讓他快去快回。盛淮南趕到醫院發現葉展顏只是崴了腳,並無大礙,不知怎的,心裡一陣煩躁。其實這些都是葉展顏耍的小把戲,她得知洛枳和盛淮南要考同一所大學,於是就想方設法地阻止他。

日清以為淮南喜歡自己,所以看見淮南和洛枳出雙入對的時候,便質問淮南。日清才發現,原來喜歡自己的是明瑞,平日裡照顧自己的都是明瑞...

日清約洛枳出來見面,過程中洛枳開著通話讓明瑞聽到她們的對話。最後被洛枳成功開導,放下了淮南,所以明瑞非常感謝洛枳...

盛淮南和洛枳匯合後,淮南打趣要給洛枳買一個兒童用的防走失手環,讓她不再迷路。葉展顏回到哈爾濱約見丁水婧,丁水婧見葉展顏情緒低落,關心詢問展顏出了什麼事情。葉展顏拿出手機給丁水婧看,原來是展顏爸爸發給展顏的信息,稱他要結婚了,希望展顏體諒。展顏向水婧控訴她爸爸對她和她媽媽造成的傷害,情緒激動稱憑什麼要她體諒。水婧將展顏帶到畫室安撫。

病房裡的展顏,向水婧講起了自己喜歡上淮南的原因。原來,在那段對於展顏來說無比黑暗的日子裡,淮南無意中向她展露的一個真摯歉意,讓她覺著自己第一次被正視,無關乎同情,無關乎憐憫。而在接觸後,淮南的溫柔和陽光也漸漸打破了展顏的心防。從那時起,她就認定,盛淮南才是那個唯一能帶領著自己擺脫過去的引路人。

創投項目在淮南的帶領下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淮南和洛枳帶著手環到戶外測試,洛枳卻因為方向感太差,又在測試手環的過程中迷路了,幸好淮南及時找到洛枳。淮南調侃為洛枳做出防走失手環已經成了當務之急。兩人躺在公園的草地上,正好樹葉落下,兩人針對落葉發表了一番理論,心靈越加靠近。

淮南接到電話被告知確實有人跟他們的創投項目一樣,淮南和明瑞猜測項目內容被人洩露,兩人同時懷疑到日清。許日清接受盤問,無辜承認是她不小心說漏了嘴,對張偉師兄隨便提到兩句,而張偉師兄是陳永樂團隊的人。當下大家明白了陳永樂搞混水之意。

淮南心情不佳喝醉,洛枳照顧淮南,淮南展露出從未有過的孩子氣模樣。原來讓淮南如此鬱悶的原因是盛父讓淮南立刻退出學生創投,否則只能出國讀書或回家準備接班。洛枳與淮南真誠交談,二人決心一起不負青春,熬夜加班應對第二天的創投大賽。

洛枳與淮南在鼓浪嶼浪漫約會,心情大好。人力車夫還打趣二人名字有典故。張明瑞擔心鄭文瑞,特意跟在她後面,被鄭文瑞發現。張明瑞為以前說過鄭文瑞的壞話向她道歉,鄭文瑞對張明瑞埋怨。

洛枳和百麗在圖書館自習,但是洛枳滿腦子都是淮南感冒的事情,無心學習的洛枳跑出去給淮南買粥。路上,百麗電話提醒洛枳,淮南的生病和消失都很奇怪,洛枳聽了腳下一滑摔倒,淮南從宿舍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他眼中流露出擔憂,但想起母親的話後選擇了觀望,他一路悄悄跟著狼狽不堪的洛枳,見洛枳回到餐館重新外賣了一份粥送到宿舍樓下,還特別交代老大不要說是自己送的,淮南情緒複雜。淮南看了洛枳送的粥想扔掉又不捨,內心糾結。

當洛枳看到淮南拿著展顏的雨衣時呆住了。其實淮南是在展顏的建議下故意拿著這件雨衣來試探洛枳的。淮南來送雨衣之前恰巧碰到張明瑞,通過張明瑞的話,淮南已經確認洛枳確實是有心機地刻意接近他。洛枳內心複雜地接過雨衣,木然地跟淮南道謝後就直奔雨中,淮南看著雨中的洛枳,情緒複雜。

拿著邀請函的百麗淋雨回到宿舍,戈壁開車送陳墨涵回家,看著車窗外的大雨,戈壁擔心起百麗會不會感冒,不經意地說了句沒頭沒腦的話,陳墨涵神情變冷。

洛陽和陳靜拍婚紗照,丁水婧趁拍照間隙找到陳靜,稱陳靜不懂洛陽,沒有為洛陽考慮過,根本不愛洛陽,陳靜生氣,但隱忍不發。

明瑞給洛枳介紹了一個差事,帶老教授的外國朋友去游鼓浪嶼。洛枳送走了外國朋友後,巧遇盛淮南。盛淮南稱自己看了洛枳高中的日記,逼問洛枳這樣有心機的接近他喜歡他到底為什麼,洛枳羞憤,稱因為他是盛淮南。

戈壁致電百麗想找洛枳再把訪談稿梳理一下,卻得知洛枳生病。戈壁和淮南開車到醫院,洛枳剛好準備出院。戈壁和淮南向洛枳求助,百麗替洛枳抱屈,洛枳答應幫忙。

奮戰了大半夜後,洛枳鑽出帳篷去外面散步,淮南也跟著出來。淮南問兩人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舒服地相處,洛枳稱已經回不去了,淮南悵然若失。 經過四人一夜的努力,帳目整理完畢,戈壁和淮南帶走帳目,團委老師對帳目很滿意,並且鼓勵學生會成員辦好座談會。

展顏因沒有上台而失落,卓辰陪在她身邊,肯定她的付出,並且帶著展顏在學校操場朗誦了展顏為座談會精心準備的詩歌,得到周圍同學的鼓掌肯定。

淮南幾人到了聚餐地點,才得知洛枳不在,已經回哈爾濱了,眾人默默吃飯喝酒。而作為此次聚餐負責人的戈壁,目的卻是借此討好新女友陳墨涵,並故意沒有叫此次座談會的功臣百麗。

淮南帶洛枳到高中時最喜歡的餐廳吃飯,洛枳雖然對淮南突然的到來很開心,但當問到淮南與展顏的事情時,淮南不肯說出展顏秘密,洛枳不明其中原因,失望離開。淮南一直追洛枳到社區門口,並決心不等到洛枳不離開,便在洛枳家社區保安室裡過夜。

淮南到女生宿舍給洛枳送行李,要求必須洛枳親自下來。百麗剛好路過,看到盛淮南拿著洛枳的行李箱,問得淮南很尷尬。 洛枳、百麗和明瑞、許日清原準備一起吃聖誕大餐,但洛枳為了給明瑞製造獨處機會帶走了百麗。明瑞準備送日清喜歡已久的手鏈作為聖誕禮物,但日清卻說手鏈款式已經不流行了。

食堂午飯後洛枳和百麗遇到同學劉靜刁難,劉靜指責江百麗放手戈壁。洛枳斥責劉靜並安慰百麗調整心情準備校園分享會。回到宿舍,百麗緊張地挑選衣服,洛枳在電腦前整理思緒,百麗催促洛枳為分享會做準備。另一方,盛淮南宿舍內,老大雷天與張明瑞也在為分享會悉心裝扮。談笑間,二人欲幫淮南搭配領帶,而淮南心不在焉,想著洛枳的事情。

顧止燁欲帶走洛枳,淮南趕忙上前阻止,顧止燁被前來討教的永樂等人打斷。淮南提醒洛枳遠離顧止燁,洛枳離開。

淮南急切想解釋與展顏見面之事,被洛枳打斷並藉口離開。 淮南質問展顏為何在洛枳面前做親密舉動,展顏激動說出自己對淮南的執著,淮南再次拒絕展顏。展顏將兩人的問題歸咎給洛枳及淮南的媽媽,淮南戳穿展顏和丁水婧的作為後生氣離開。

學生會內,陳永樂正帶領學生會成員對分享會發生的事件做檢討。永樂團隊的設計得到荷蘭實驗團隊首肯,又得淮南和洛枳的幫助拿到專利申請受理通知書。陳永樂表示團隊將承擔之前犯錯的責任。百麗擔心戈壁與墨涵相處不愉快,戈壁反問百麗跟誰一起跨年能讓百麗掛掉自己的電話。

淮南回到桌前深情看著熟睡的洛枳許久,自己也對著洛枳趴下午睡。洛枳醒來微笑凝望睡著的淮南片刻,披著淮南的外套來到外面,發現淮南衣兜裡的項鍊,恍然大悟被展顏欺騙,回想過去種種,怒將項鍊扔進湖裡,想結束這一切。

洛枳在三食堂碰到張明瑞,張明瑞又給洛枳買了她愛吃的麵包餅。他告訴洛枳自己和許日清坦白,自己和她可能不太合適。洛枳也大方表示她對張明瑞的好感,並半開玩笑地試探張明瑞對自己的想法。張明瑞坦白自己給洛枳買麵包餅其實一直都是老盛的意思,洛枳生病的時候老盛因為擔心她的身體,還特意委託張明瑞送去保健品,得知真相洛枳感到意外。

淮南帶著洛枳來到鼓浪嶼風琴博物館,晚上的風琴博物館已經關門,淮南拉著洛枳偷偷翻牆。洛枳向淮南問起,一件件她曾經從別人那裡,聽過的、搜集過的有關盛淮南的事蹟,淮南也一一回答,有些事情是真的,有些事情則是訛傳的,但無論真假,洛枳再也不用以“聽說”的方式去瞭解盛淮南了。

淮南回到老家,此時淮南的家裡充滿著火藥味,父親為公司的事情焦頭爛額無暇他顧,淮南向母親說出自己喜歡洛枳並和她交往的事,盛母情緒激動表示反對卻無法左右淮南堅定心意。 展顏一直很擔心卓辰的情況,她不停地給卓辰發資訊,卻始終沒有得到回復,卻意外看到一位學生在雪山遇險陷入昏迷正在搶救的新聞。

淮南和洛枳在遊樂園玩得非常開心,洛枳買霜淇淋的間隙,淮南接到律師打來提醒他家公司可能面臨破產的消息。淮南看到洛枳回來,怕洛枳擔心急忙掛斷電話。洛枳提議一會去鬼屋玩,淮南打趣洛枳可別嚇得哭鼻子。洛枳反唇相譏自己小時候可是能一拳KO五六個男孩子的勇士,淮南笑著說不信。洛枳卻說,誰都可以不信,但唯獨淮南不可以,因為如果沒有自己,淮南就要被那幾個壞小孩按在地上了。淮南猛然間明白,原來洛枳就是小時候救下自己的小女孩。洛枳問淮南,還記得小時候的承諾嗎?淮南說記得,等他畢業,就娶洛枳回家。

洛枳詢問服務員,得知頂層都是套房,並沒有所謂的餐廳。 百麗跟著顧止燁來到頂樓,百麗發現情況不對,顧止燁卻稱要和百麗在房間裡一邊欣賞高層風景一邊用餐。此時戈壁和陳墨涵出現。陳墨涵故意當著戈壁的面譏諷百麗虛偽,離開戈壁之後又火速傍上了大款。百麗百口莫辯,洛枳突然出現,不僅巧妙解局,還指出房間是陳墨涵預定的。百麗和戈壁震驚不已。

轉眼已經到了畢業季,眾人在校門口穿著學位服合影留念。洛枳已經成為律所的王牌律師,在法庭上讓顧止燁鎩羽而歸。百麗也終於擺脫渣男收割機的詛咒,成為了小有名氣的作家。兩個人的友誼並沒有因為步入社會而打上折扣,成年的生活似乎按照某種既定的軌跡運行得有條不紊,秋收冬藏,盛淮南依舊音訊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