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筒子樓

老爸的筒子樓

集數

從上世紀70年代到本世紀初的生活、愛情故事,講述了他們所生活着的筒子樓裡多戶人家,在社會變革這一大背景下的苦辣酸甜、聚散離合。1975年,其貌不揚的汽修工人雷二亮娶了美麗的女護士許諾,并搬進單位的筒子樓……

1975年,雷二亮和王根生在公路上撞倒了一位姑娘叫許諾,他們急忙將她送往醫院。雷二亮的師傅對他的婚事兒很操心,教他向許諾表白。許諾家裡也願意向雷二亮提親,雷二亮師傅替他應下這婚事。

胡麗拿着假的懷孕證明讓王根生和她結婚。胡麗還將她懷孕的事兒告訴了雷二亮,她是想讓他把房子讓給他們,雷二亮答應了分給自己的房子,事後他寫信向許諾道歉,許諾一怒之下,打算不結婚了!

許諾對雷二亮說想要大衣櫃。雷二亮却將許諾弄來的木頭給他師傅裝修房子,胡麗看到後,胡麗帶着剛回來的許諾去看大衣櫃,當許諾知道她的木材用在雷二亮師傅的牆上時讓她很生氣,胡麗躲在門外偷聽。

艾師傅死後小軍和小紅被雷二亮照顧着,但許諾媽堅決只能讓她收留一個。當胡麗知道後,跟二人理論,王根生也同意收養一個,但胡麗提議要和他們換房子。胡麗非要自己先抽,結果她抽到了小軍,接着小紅跟了雷二亮夫妻。

艾軍幫胡麗買煤時,不慎摔倒,間期,艾軍的腿變成了骨髓炎,醫生說他可能面臨着截肢的可能性。雷二亮看着艾軍情況,決定不惜一切代價要救治艾軍,他打算以後不再讓艾軍住王根生家裡了。

丁勁松盯上了從上海來的吳梅,胡麗感覺她肯定有問題,丁勁松接到了上海的公函,上面說吳梅的家庭情況很復雜。范揚被同學欺負,路上他丟失了寄給他爸的糧票,他和艾紅只好回去尋找。雷二亮見艾紅沒回去就去找她。

范揚帶着艾紅和艾軍來到家中,范揚拿出了放在床下的流聲機給他們聽音樂,躲在門外的丁勁松的兒子聽到後馬上去找他爸。丁勁松回去聽兒子說話,誤當電報機,還將吳梅扣了起來。

轉眼到了一九八六年,艾軍順利地進了廠裡,艾軍不理解技術的。王根生教徒弟丁耀武的投機賺錢。胡麗接到借她家煤氣罐人的電話,說氣站沒收了煤氣罐,指她用的是黑罐,氣急之下胡麗拿着打火機要在換氣站點着。

張國江帶着媳婦鳳花來到筒子樓,他見到孫師傅後抱頭痛哭起來。因家小問題胡麗和鳳花吵了起來,雷二亮出面進行調解。許諾的朋友曉濱建議讓雷二亮去南方做服裝生意。當許諾向雷二亮提起做生意的事宜,直接被拒。

艾軍、艾紅二人在星期天賣起了糖葫蘆。事情被王根生看到,王根生回去後將情況告訴了雷二亮,他的話刺激了雷二亮。丁耀武帶着錄音帶想和艾軍一起去賣,艾軍決定去試一下。

許諾發現王根生,當她追他時不小心摔倒在地下,雷二亮接到醫院電話後急忙趕了過去,可是,他們的孩子不行了!丁勁松知道艾軍是被丁耀武冤枉的,他不想讓兒子走以前自己的舊路,他到監獄勸告丁耀武。

雷二亮在醫院看到了許諾的檢查報告,晴天霹靂,發現許諾曾墮胎!兩人之間的婚姻亮起紅燈!許諾更提出了離婚。許諾在上班的時候醫院裡丟失了孩子,後來孩子被找回來了,但她和曉濱被調到了鄉下的小醫院裡。

張國江終不敵癌魔,去世前,對雷二亮表示,不要草率決定一些事情而令自己終生遺憾!一晃又過了十年,1996這一年。艾紅在想辦法為劉老師的兒子捐款治病,她決意當人體模特兒起來。

艾軍、范揚回到北京,二人還當上了雷二亮工廠的管理層。艾軍為重組業務,第一個下崗的人,正是他爸,雷二亮下崗才能說服更多的人,雷二亮得悉自己要下崗,非常憤怒!艾軍解釋亦不得要領。

丁勁松和高鳳花又回到了筒子樓,丁勁松說自己在黑龍江發了點小財,要回報工廠 。王岳峰坐二亮的出租車回飯店的時候,落下了一個公文包,二亮把公民包交到了派出所,可沒想到就是這個公民包,引來了騙子的覬覦。

王根生和胡麗一起來到周老闆的飯店參觀,兩人沒做任何市場調研就把合同給簽了。飯館沒開兩天,就有人開通知這裡早就下了拆遷通知,王根生和胡麗一下就傻了,卻發現找不到周老闆和高經理。

二亮向許諾說出了王總的病情,並叫許諾去勸他住院接受治療,許諾來到王岳峰的房間,認出了他,面對着王岳峰,許諾非常吃驚也非常氣憤,她想着王岳峰當年一走了之的無情,她痛恨王岳峰,她罵他,王岳峰無言以對。

工廠決定反聘雷二亮,王根生等一批老工人回廠。艾紅和范揚終於結婚了,筒子樓的人們最後一次聚到了筒子樓門前,因為不久的將來,這裡在明年就將被新的現代化廠房所代替,大家在這裡照下了筒子樓的最後一張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