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

逆流

集數

《逆流》講述女主角仁英在成功成為室內設計師後,經歷父親公司破產並離奇死亡、男友俊熙突然消失及弟弟載民陷入麻煩後,發現這悲劇是始於泰研集團之時,決定向他們復仇的故事。

仁英是一個室內設計師,她帶著其他目的與東彬交往。東彬帶仁英回家見家長,剛好眼患痊癒的俊熙和他的未婚妻幼蘭也在家,複雜的四角關係正式展開。原來仁英很久之前在梁坪,遇過盲眼的俊熙,而且還愛上了他,想不到俊熙居然是東彬的弟弟...

幼蘭見到仁英之後非常震驚害怕,她怕仁英會認出她,拆穿她們一家當年掠奪了仁英家人的家產後,逃到美國生活一事。仁英為了父親的死及弟弟的昏迷,而忙得心力交瘁之際,收到警方電話指她母親經常纏繞警方,令警察辦工不便,要求仁英好好管住自己母親,不然就很難繼續調查。仁英為此跟母親吵架...

母親非常滿意準兒媳幼蘭,恨不得俊熙馬上娶幼蘭入門,為了促成兩人,俊熙母親叫幼蘭搬進來跟俊熙同居,好好培養感情。東彬多次為仁英向母親說好說話,但是母親卻非常不滿意這個兒媳人選,仁英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於是出動懷孕作為殺手鐧...

為了可以更接近東彬一家人,調查出父親意外的真相,仁英在東彬母親面前佯裝懷孕。雖然東彬母親一直不太滿意仁英,更認為她接近東彬是另有所圖,但眼見兒子那麼喜歡這個女人,而這個女人亦懷上了東彬的骨肉,即使萬分不情願,但被逼著接受。東彬父親同意讓仁英住進來,一直心虛的幼蘭便變得更緊張,生怕仁英遲早會發現她的真面目...

仁英想也沒想過,東彬父親居然會那麼爽快地就答應了讓她住進去。可是裡面有些可能是害她爸爸和載民的敵人,也有曾經深愛過的人和假裝深愛的人,仁英突然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俊熙回憶起自己失明的時候,有一位囉唆的女子「蔡松華」陪伴在身邊的幸福時光。然而,他並不知道,原來「蔡松華」就是仁英。仁英正式搬進去大宅,跟東彬家人待在同一屋簷下。幼蘭一直引誘仁英說出她的身世,面對東彬媽媽的敵意,和幼蘭的陷阱,仁英更要步步為營...

幼蘭偶然發現了仁英背後的傷疤,經仁英口中確認,那就是當年她搶走仁英家的財產,推開她所留下的。仁英雖然對此事輕描淡寫,但心虛的幼蘭依然十分不安,怕仁英早晚會認出她。仁英在家中採取主動,飾演一個善良又體貼的兒媳,討好東彬的媽媽,但是在同一屋簷下跟俊熙朝夕相對,亦令她內心感到非常動搖...

得知泰研將會舉辦簡述會議,仁英主動表達自己的興趣,而出於競爭心理,幼蘭也跟俊熙父母表示想出席。於會議期間,仁英收到母親的短訊,表示正在前往她公司的路上,想幫小姑找室內設計組設計店舖門面。仁英收到短訊後心急如焚,怕會被母親知道自己在說謠...

仁英趕到醫院,發現弟弟載民醒了,而且載民的住院費用都給一個組織支付了。仁英在公司遇到俊熙,當時俊熙好像是舊患發作,眼前模糊一片。俊熙看著仁英模糊的剪影,依稀回想起在陽平別墅照顧他的那位蔡松華的身影...

俊熙剛復職不久,眼睛有發生問題,對他來說也是非常沉重的打擊,主治醫生也說過現在不太適合復職。俊熙父親知道自己痴呆症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所以瞞著家人安排律師擬訂遺囑,更希望俊熙可以儘快恢復健康,接管公司。仁英雖然很高興弟弟醒過來,但她知道兇手可能會威脅地弟弟安全,於是希望多美寸步不離地守好載民,並瞞著媽媽,不要讓她太擔心...

東彬要求幼蘭在3個月內和俊熙結婚,幼蘭認為自己未必能夠辦到,可是東彬不留餘地給幼蘭。東彬想多和仁英在一起,可是仁英明顯閃避東彬,於是東彬私下決定要盡快完成婚事。載民開始對身邊的事物有反應,這時有個刑警來找載民,被護士打發掉,載民媽媽打電話問仁英該怎辦。

東彬把想結婚一事向父母匯報,得到父母同意,東彬媽媽讓東彬和仁英相量。幼蘭在俊熙面前醉倒,俊熙對幼蘭仍有芥蒂,讓幼蘭生悶氣。一天,幼蘭找了仁英把自己和俊熙希望能盡快完成婚事一事說了出來,但因為東彬才是大哥,按理應該是東彬仁英先結婚,仁英很明白事理,也接受幼蘭的提議。

東彬和幼蘭對話時,仁英闖進,幼蘭急著離開,擔心仁英知道二人結盟一事。俊熙終於復職,家裡幾乎所有人都出門了,幼蘭本拜託南室長打掃書房,仁英在幼蘭離開之後,主動請纓打掃,為的就是尋找盜取爸爸研發技術的證據!

幼蘭發高燒,俊熙徹夜照顧她,想到她的過去,俊熙希望能夠帶給幼蘭幸福。多美知道仁英不在南海,找了仁英出來,要求知道她在做甚麼,仁英就把一切都說了出來,多英擔心仁英會有危險,可是仁英決不回頭。東彬的匯報成功拿下了專案,大家都為此而高興。此時,東彬帶了仁英出外,在草坪上求婚!

對於東彬的求婚,仁英抱有猶豫沒有即時回覆,剛好這時俊熙和幼蘭出現,讓仁英勉強帶過了。事後,仁英請求東彬把婚事延期,讓給幼蘭先結婚,東彬最終答應待升上副社長了再說。載民出院,仁英擔心載民會出事,從後守護著,發現張科長一直在暗處...

東彬最終沒晉升成為副社長,讓他非常失落。俊熙收到打算聘請仁英為企劃設計室的首席設計師的決定,得到父親的同意後,仁英到了公司接受最終面試。東彬爸爸讓仁英好好工作,可是東彬知道後表示反對!

東彬對於仁英入職一事大發脾氣,更說了要馬上登記結婚,仁英裝作肚痛,讓此事不了了之,可是東彬也馬上說了要到婦產科檢查!載民發現了爸爸的鞋子不見了,多美絞盡腦汁完了謊話,於是找了仁英相量!

仁英找了多美來幫忙在婦產科醫生診症時,叫走東彬,幾驚無險完成檢查。仁英希望東彬在公司不公開二人的關係,請東彬答應。載民一天聽到了洪姨說漏口的話,等到家裡的人都離開了,找到爸爸死去了的證明!

仁英趕回家一事被幼蘭發現,幼蘭沒說出來。仁英再度回到東彬家就出發上班,同事都非常歡迎她。幼蘭替理事長接到醫院的感謝電話,聽到載民的名字,想到仁英的弟弟也是同名。仁英的作品交到俊熙手中,而俊熙發現了一幅跟以前看過一樣的畫!

仁英否認了抄襲就離去了。東彬試探了會長,明白了會長不會讓自己晉升,決定讓步,同意仁英延後婚事的提議。幼蘭從身邊出現的種種跡象猜出仁英媽媽沒有死去,為了確認,幼蘭跟著仁英身後...

仁英在慶民家附近遇到張科長,幸好有多美的幫忙才沒有引起懷疑,但被幼蘭看在眼內,仁英叫多美不要打草驚蛇,避免她的身份被揭穿。由於東彬推遲了婚禮,姜家於是想要著手準備俊熙和幼蘭的婚事,但俊熙卻表示兩人拍拖不久,仍需要時間。仁英主動告訴東彬自己在慶民家附近遇到張科長,想要試探他的反應,但東彬好像並不知情,東彬在散步時看到趕著出門的幼蘭。

俊熙向仁英提起自己失去視力時幫過他的大叔,仁英想起離世的爸爸忍不住落淚,也得悉到俊熙應該與爸爸的死無關。載民開始恢復記憶,並打算重新學習。俊熙和東彬、仁英和幼蘭放工後分別去喝酒聊天,東彬把自己因能力不如俊熙,不受父親重視的煩惱告訴俊熙,喝醉的他在家門口遇到幼蘭,並在俊熙面前告訴她自己對她十分了解,令幼蘭十分驚慌。

東彬約幼蘭見面,告訴幼蘭俊熙和她即將結婚的消息將會發放,要她準備做大事,幼蘭怕假身份被揭穿,表現十分驚慌,幼蘭同時又要為與舊同學,包括多美見面而擔心,怕自己的身份會被多美揭發…

仁英回想起與幼蘭的對話,想到她講及自己的身世時,心裡不禁有點疑惑。俊熙結婚的消息在公司內部聊天室瘋傳,東彬要幼蘭做好準備開始行動,俊熙看到仁英時兩人提及結婚緋聞,俊熙認為自己很難做到只想著幼蘭一人,因為他心裡仍有著那成為他光明的女人—夢幻房子!

仁英和俊熙一起外出考察時,突然遇到意外,一個舊房子的紗窗因為大風而掉下來了,俊熙用身體保護仁英卻因此受傷,撞到了頭部,幸好沒有大礙,卻讓大家都很擔心,公司內部更傳出俊熙因意外又傷及眼睛。幼蘭因擔心俊熙希望他不要工作,但俊熙不理會,並出現在公司打破傳言,仁英為俊熙救好一事道謝,卻被幼蘭聽到俊熙對仁英的關心…

俊熙記得意外當天有人在背後推他下去,東彬叫他不要亂想,把夢境當成現實,載民也想起了意外當天的線索—舊電話,多美打電話告訴仁英這個消息,收線後仁英在後樓梯聽到幼蘭和東彬的計劃,得悉俊熙和幼蘭的結婚報導是他們有意爆出的!

仁英偷聽到結婚報導的事情與幼蘭有關,卻沒有看到幼蘭的對話對象就是東彬,在聽過幼蘭的解釋後,仁英回家後便告訴東彬她聽到幼蘭與人的通話,東彬叫她靜觀其變。姜會長得悉了報導的爆料人就是幼蘭,於是他約了幼蘭到辦公室質問她!

幼蘭被發現與爆料有關後,被會長要求搬離家中,加上她聽到仁英想要找舊朋友善華,害怕身份被揭露,於是她告訴東彬,自己打算放棄現在「幼蘭」這個身份,回到美國,這時她發現了會長正在服用治療痴呆症的藥!

俊熙對自己當日的墜崖事件仍心存疑惑,於是想要找到私家偵探公司的聯絡方式,又想找到以並打理別墅的金相載大叔,亦即是仁英的爸爸。幼蘭得悉會長在服用痴呆症藥物後,在家中試探其他家人,發現大家都還不知道此事…

東彬得悉朴斗植自殺前曾和某人有過交易,是與朴斗植的孩子有關,讓他十分好奇,他又不准許幼蘭離開家中,要她自己想辦法留在姜家,不要讓他們的計劃前功盡廢…幼蘭因害怕仁英遲早會發現她就是善華,於是想要找出仁英一直隱瞞的事情,這時仁英收到一份令她十分吃驚的包裹!

韓彬住宅專案進行得如火如荼,仁英正在準備居民說明會,希望說服居民支持方案;幼蘭與東彬相約喝酒,幼蘭說出自己的童年慘事,小時候的孤獨與絕望使她現在變成一名有貪念的女人...

仁英繼續調查父親死亡一事的內情,她發現犯人很有可能是張科長;俊熙也在重新調查山上事故,但東彬卻出面阻止,因為他不希望父母再陷入痛苦之中,俊熙則堅持己見,並承諾東彬會低調地調查此事。

東彬突然支持俊熙調查事故真相,但他認為如果這次調查後沒有甚麼新線索的話,俊熙應該放下之前的事。幼蘭偷偷拿了俊熙父親的藥到藥局詢問,發現他原來正服用治療老人痴呆藥,但卻隱瞞自己的病情,幼蘭為此感到不解...

載民之前委託警察查找打劫事件中的電話號碼,警方發現那手機是借用別人名義得來的,所以不可查找該號碼,載民覺得事情有可疑。仁英約幼蘭一起外出吃飯,但途中卻發現手機不見了?

仁英得知伯母就是弟弟的贊助載民治療費用的人後,感到十分錯愕,想不出伯母這樣做的原因。她拜託多美假扮自己,打電話給伯母問出真正原因。

仁英得知由於爸爸曾輸血給俊熙,所以東彬父親匿名贊助了弟弟載民的醫藥費後,對東彬一家人感到相當抱歉,同時也有了極大的罪惡感,她下定決心離開這個家。但在這時,她亦感受到東彬一家人對她的關愛,原本打算報復的她竟然感到不捨...

東彬因仁英離家出一事大受打擊,並四處找她。東彬不想父母親擔心,便說仁英是去了朋友丈夫的葬禮。俊熙和幼蘭也知道了這事,究竟他們可以守住秘密嗎?

東彬繼續因仁英失蹤一事而感到傷心,對東彬心藏愛意的幼蘭看到東彬潦倒的樣子後,內心對仁英產生一絲妒忌。俊英透過熟人找到仁英,令仁英非常害怕...

俊熙找到仁英後,除了勸她儘快給東彬一個解釋,還透露自己曾經有過心愛的女人,仁英知道他說的正是自己。仁英下定決心要找東彬請求諒解,但多美則極力反對...

東彬媽媽找到仁英家,打算與載民一家見面,仁英躲在房間裡偷聽他們的對話,聽著東彬媽媽說道贊助醫藥費一事,仁英感到十分抱歉。幼蘭跟蹤載民,如果發現了仁英和載民是兩姊弟...

在仁家離家出走期間,幼蘭以協力廠商顧問師的身份進泰研集團工作,仁家懷疑幼蘭背後有人支持,俊熙勸說仁英趕快回家,不要令東彬擔心,仁家一直讓幼蘭做她的朋友,幼蘭認為仁英存有甚麼機心,是不是發現她的身份...

仁英覺得揭蓋手機的主人極有可能就是害死爸爸並傷害載民的人,而手機的主人似乎和幼蘭有關係,仁英決定瞞著家人回到東彬家繼續查清這事,秀京為了答謝香美幫助載民能得以出院,特意送上手製餅乾,幼蘭懷疑會否是仁英指示接近香美...

仁英發現揭蓋手機裡有與幼蘭相關的通話記錄,覺得事件與幼蘭亦有關連,會長開始為幼蘭在公司設置一間辦公室處理業務,與東彬的談話中表示俊熙的墮崖並不是單純的失足事故;東彬反後來得知自己父親朴鬥植過往是因為背了黑鍋後死,而一切始作俑者是會長...

東彬從手下得知因跟蹤一事使得載民受了傷,失去意識,此事他選擇裝作不知情;仁英的媽媽受到房東勸說建議讓她開始做手工製小菜生意,另一邊仁英和俊熙去參加韓彬住宅居民說明會,由仁英作匯報,仁英與俊熙對話中知道了他和幼蘭初相識的事情。

幼蘭偷聽到大美與仁英的手機通話,覺得自己的假身份被識穿,感到十分恐慌;自上次說明會,在入住者展開的茶話會上表示滿意泰研的設計方案,很大機會承攬方案。幼蘭恐防自己善華的身份被被暴露,決定向仁英道出一切...

幼蘭向仁英坦白她就是善華的身份,令仁英崩潰,責罵她以前所做的事情令她家支離破碎,幼蘭感到很懊悔,請求仁英的原諒。在公司仁英因為緊張性胃痙攣而進入醫院,東彬得知消息後立即趕往,幼蘭幫助仁英隱瞞假懷孕一事向東彬謊稱仁英做了超聲波檢查...

幼蘭謊言向東彬瞞過仁英假懷孕一事,東彬覺得仁英工作太過繁忙而決定減輕仁英工作上的業務,俊熙撿到仁英掉落的髮帶,令他想過以前在別墅一同相處的女生,再者經過仁英入急症室一事令香美催促東彬和仁英趕快結婚。

東彬在收到的秘件中發現張科長與生父樸鬥植認識,對於張科長到底是會長那邊還是支持生父這邊感到困惑。俊熙在背後調查仁英,確定她是否就是以前認識的蔡松華...

東彬決定約張室長見面,問清楚到底多年前他接近會長到底是為了甚麼,是會長的人,還是幫自己親父的人;在公司大堂,仁英發現善華持有超聲波鑽孔機的設計圖,懷疑她是否與伯父有所關聯。

在上次電梯中的意外,俊熙認出仁英的聲音就是蔡松華,加上仁英掉落的髮帶,讓俊熙更加肯定,他找來仁英把事情捅破,但仁英堅決否定自己松華的身份;另一邊,會長打算讓東彬擔任泰研流通子公司社長的職位,並不是自己親生兒子的真相,就決定日後再說。

俊熙找仁英上天台對話,問她當初突然的離開是怎麼回事,自己未能忘記兩人之間的情意,仁英稱只是玩了一場所謂愛情的遊戲,令俊熙感到痛心;東彬讓善華加強自身作為顧問的實力,在不被人懷疑的情況下去查找高層們的弱點,東彬指明了要特別注意鄭相俊財務理事...

俊熙忘記不了松華,想極力挽回她,但松華殘忍地回拒了俊熙,俊熙喝得銘酊大醉,對父親講出無理的說話;另一邊幼蘭根據東彬的指示與鄭相俊理事打好關係。仁英和俊熙共同出勤,兩人尷尬的氣氛被幼蘭撞見...

仁英讓俊熙把她忘了,俊熙無法接受,提出私奔,仁英說這是不可能的事,俊熙一夜不歸家,翌日是韓彬住宅專案競標結果的日子,眾人都緊張地等待結果,最後傳來了好的消息。對於俊熙的冷淡,幼蘭感到不開心,東彬讓她小心處理好自己的情感。

幼蘭提議仁英跟她和會長一同食飯,仁英擔心惹來閒話,會長說走樓梯代替電梯,走到第五層時會長踩空,仁英上去扶,幼蘭看準時機把仁英推下樓梯,造成了仁英流產的假象。

幼蘭繼續隱瞞仁英假流產的事情,仁英直接利用幼蘭讓她告知超聲波設計圖的位置;香美覺得丈夫患上健忘症,找了醫生詢談。仁英假流產一事讓她感受到東彬家家人對她的關愛,心中存有一絲的愧疚。

仁英瞞騙東彬假流產的事情,俊熙明白一切已是無法挽回的事情,向仁英說他會放下,並祝她幸福快樂,請她不要離開東彬家。幼蘭告知東彬公司會把泰研流通分離開,感覺到鄭相俊理事開始在背後活動中,對於自己權力的分配感到受威脅。

俊熙向幼蘭說他已經放下以前心中的那個她,讓幼蘭原諒他,日後會好好對幼蘭,幼蘭亦向東彬表示她愛上俊熙,東彬感到驚訝;另一邊,香美從醫生的知丈夫得了重症,對於丈夫一直隱瞞,默默承擔而感痛心。

幼蘭拒絕了俊熙的求婚,東彬感到驚訝,幼蘭稱想要慢慢俘獲俊熙的心。仁英向幼蘭打聽新型事業部的韓京澤部長的事情,希望可以得到一些超聲波鑽孔機的線索。香美知道丈夫患上痴呆,感到痛心。

仁英流產後,心情很快便恢復,這讓東彬十分不解,認為仁英根本沒有愛過自己,當初只為了孩子才和他在一起,兩人大吵一架,被俊熙偷聽到;仁英感冒了,令俊熙十分在意,於是打算買藥照顧仁英,幼蘭看到俊熙上辦公室,馬上打給東彬…

俊熙對仁英的感情被發現了,東彬從來不相信偶然 宿命之說,可是有一天,在酒店大廳再次遇到她的那一刻,才恍然大悟 ,他並非是忘記了她....

幼蘭和俊熙向家人宣佈準備要結婚了,俊熙希望婚後能去美國分公司,仁英聽到後感到莫名的傷心。理事長因同時間多了兩位兒媳而高興。當初理事長以匿名贊助了金載民醫療費,事情被踢穿了,金載民知道後更刻意接近理事長。

俊熙跟仁英在書房吵架,在喝酒的時候,想到寶寶流産一事,很是傷心難過,莫名奇妙地對自己 對仁英都是覺得生氣和傷心....

俊熙得知仁英懷孕和流產都是場騙局後,感到十分生氣,告訴仁英所有事情都是紙包不住火;仁英與韓部長的對話中,懷疑金仁澤理事過往借名義開發一項革新專案隱藏著種種秘密...

東彬偷聽到會長與俊熙之間的對話很是妒忌,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心裡支持俊熙要求調去美國分公司一事,而會長確診患上痴呆,虎視眈眈的東彬下一步會...

俊熙媽媽告訴俊熙,爸爸得了老人痴呆症,他先前催俊熙復職全是想為他鋪路,俊熙大感驚訝。在俊熙追問下,媽媽透露爸爸已是痴呆初期未段,情況並不樂觀...

東彬已經跟爸爸說了不去美國,可是對於他爸的病情他爸特意囑咐暫且一律保密,關於告訴他的事情,他也是不知情的,東彬不滿又不是其他疾病,也瞞不住的.....

幼蘭揭發了仁英就是松華的事實,質問她為甚麼會跟東彬結婚,又害怕仁英會搶走俊熙。仁英表示她當初不知道俊熙是東彬的弟弟,她答應幼蘭辦完要做的事後,就會立即離開...

東彬被告知他的父母並非是他的親生父母,只是養育了他。而他更知道了俊熙是親生的,唯獨他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他不知道該怎麼接受這件事情.....

仁英在公園向俊熙表達自己對他的感情,但卻被東彬看到了。東彬以為弟弟俊熙為了工作的事,被弟弟責罵,於是在俊熙面前為女友仁英說好說話...

俊熙派人去調查仁英的背景,發現她可能就是楊平金相載大叔的女兒。俊熙知道真相之後,立即追問母親有關金相載大叔的死...

俊熙亦在無意間向母親透露了自己遇到了楊平金相載大叔的家人,俊熙母親頓時臉色一沉。俊熙偷偷跟蹤仁英回家,調查到大叔的家,於是帶著果籃拜訪…

俊熙到仁英家,為仁英爸爸去世一事表達歉意,並藉機向仁英母親打探關於仁英的事情;韓彬項目的搬遷滯緩,令俊熙感到相當煩惱...

公司裡流傳著俊熙和仁英貌似在交往的流言,東彬跟俊熙未婚妻聯手離間兩人關係,而條件是俊熙未婚妻必須要得到俊熙,作為交換,俊熙未婚妻亦承諾為東彬取得泰研...

韓彬公寓改造工程引起市民反對,他們甚至到公司門外示威,要求得到一個合理交代。仁英提議逐一拜訪持反對意見的居民,但沒有人支持她,唯獨俊熙願意陪她一起去...

多美去找理事長一事給善華撞破,善華當面警告仁英別再利用好朋友達成自己目的,而俊熙也當面向善華表明別再插手他的事。關於韓彬公寓項目,高層開會後決定不再讓俊熙處理,善華更擅自提出把俊熙調到美國的提議...

俊熙發現東彬在幕後妨礙他在進行的改造項目,一連串反對搬遷居民們的示威活動讓俊熙不知所措,東彬籍此離間父親對俊熙工作能力的態度,仁英想辦法幫助俊熙,東彬在背後提議讓仁英調去海外事業部...

東彬告訴了俊熙,自己並非爸媽的親生兒子,俊熙大感錯愕。東彬坦言曾經害怕父親會把他逐出泰研,所以故意製造麻煩給俊熙,從而保住自己的位置,俊熙知道後開始不信任這位情同手足的哥哥...

仁英告知俊熙,他養父母一家很大機會就是害死她爸爸的兇手,俊熙雖然感到難而置信,但是亦想為仁英查出真相。俊熙用籍口向當年主力負責超聲波鑽孔機專案的東彬,拿到了有關的資料,當中可能有仁英父親被害死的證據!

姜俊熙發現超聲波鑽孔機技術研究報告書在第三份的內容中經過了評估修改,感到事有蹺蹊,而東彬對於俊熙向他索取機密物件覺得不安,找來友蘭對話好讓她好好把控著俊熙,盡快舉行婚禮;另一方面,仁英弟弟被神秘人用電單車撞傷,認為俊熙家中一員在跟蹤她的弟弟...

理事長看過金載民的個人資料後,發現了仁英是金載民的姊姊,起了疑心,於是拜託了幼蘭找仁英的資料。幼蘭認為是個好機會除掉仁英。載民知道仁英在泰研上班,非常擔心,找了仁英請求她遠離危險,可是仁英的心堅決不定...

香美妁仁英在一家咖啡店見面,卻撞見了母親和家中執事,感到事有蹊蹺的仁英決定取消約會,先回公司,在旁目睹一切的香美更懷疑仁英的身份,對於仁英和東彬的婚事,她提出了質疑...

香美的疑心令她對仁英流產一事也有點懷疑,於是到醫院詢問,發現產婦中沒有仁英的資料,她又想起當天是幼蘭陪仁英進行手術,不禁對兩人都產生不信任。為了找出真相,香美借要為仁英的健康為由,要帶仁英看婦產科醫生

仁英借用俊熙幫助製造籍口避過與香美一同到醫院做婦科檢查,此舉更加令香美確定了仁英假懷孕假流產的事情,她找來幼蘭把謊言捅破;另一邊東彬透過手下得知俊熙發現自己派人跟蹤金載民一事,金大叔死亡是否與東彬有關?而仁英會否以欺詐罪名被起訴?

俊熙發現了東彬派人跟蹤金載民的事情,並安排保鏢保護金載民,東彬不知道俊熙到底了解到甚麼地步,感到十分不安。與此同時,仁英流產一事令東彬母親感到懷疑,更要求仁英到婦產科看醫生。幼蘭催促仁英快點離開這個家,不然被東彬母親發現她假懷孕和假流產,可能會以婚姻欺詐罪被起訴...

幼蘭對仁英表示,東彬就是傷害仁英爸爸和載民的兇手,仁英認為這是幼蘭掩飾自己是犯人的手段。東彬母親約見仁英,大罵她裝作懷孕一事,並要求她離開這個家,仁英苦苦哀求東彬母親原諒她...

俊熙抱著哭泣的仁英,讓她好好回到自己家,洗清仁英父親冤屈的證據俊熙要求他來查,但仁英表示她所種下的孽緣她自己解決。對於俊熙面對仁英那種深情的眼神,幼蘭心裡不是滋味,她要東彬對仁英好好看管,另一邊,俊熙派上保鏢隨時隨地保護著仁英的弟弟。

幼蘭告訴香美,仁英就是俊熙當年愛著的女人,兩人現在又朝夕相對,自己的心裡不太好受,香美於是叫幼蘭和俊熙去美國,與此同時,仁英已得知幼蘭假冒身份的事,於是想著要怎麼利用這消息;俊熙果斷告訴香美自己不會去美國,並相約仁英出去見面,告訴她兩人在楊平的事情已被幼蘭和香美知道,而兩人見面的過程剛好被東彬看到了!

東彬知道仁英和俊熙私底下見面後,感到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仁英。南室長的姐姐為了向幼蘭在美國的奶奶道謝,所以詢問了當地機構,結果發現該名奶奶並不認識幼蘭,幼蘭的謊言被拆穿...

俊熙在東彬追問下,承認自己曾經喜歡仁英。東彬母親向仁英母親揭發仁英並不是在韓江裝修上班,而是在泰研當設計師,仁英母親大感驚訝,便直接上泰研找仁英,果然真的看到她...

東彬到了和幼蘭約定的地方,才發現用短訊相約他的人是另有其人,這時仁英默默看著東彬慌忙跑出來,東彬和幼蘭於是決定要更加小心,不再私下聯絡,怕被俊熙或仁英捉到痛腳。仁英和幼蘭提到偽造身份的事情,並叫她做善華,又當面質問她,當年爸爸的事是否與東彬和幼蘭有關!

仁英知道東彬和幼蘭過去有關係,想試探東彬,卻知道了東彬的寂寞,亦察覺到自己會重重地傷害東彬。理事長打算讓仁英靜靜地退出,擅自找了仁英媽媽到自家。仁英意外從媽媽口中得知媽媽被叫到理事長家,在理事長叫到時,仁英努力爭取避免媽媽知道自己所做的事,理事長於是外出和仁英會面。二人就開門見山說清楚...

仁英和香美說到了爸爸意外那天的事,更加懷疑香美是為了隱瞞東彬就是兇手,仁英和俊熙為了找到真相,決定找出當天的目擊者。仁英的媽媽到了姜家,看到仁花在那裡逗留了很久,終於知道了仁英一直以來的計劃。仁英、俊熙、幼蘭和東彬四人在家裡吃飯,仁英無意中提到當年幼蘭使她們家家道中落,令幼蘭十分驚慌…

會長的老人痴呆症愈來愈嚴重,他突然自己外出,沒有人聯絡得上他,令會長夫人心急如焚;仁英媽媽對仁英這幾個月做過的事感到十分生氣,她要求仁英請求東彬一家原諒後,再也不要踏進姜家一步...

東彬和仁英談了一次,仁英最終回到那個家,而東彬則沒有一齊回去。仁英認為自己應該要得到東彬的原諒才能離開。仁英媽媽想了很久,認為仁英為那個家帶來了重大傷害,獨自一人上門請求原諒,趕到的仁英看不下去,只能跟媽媽一起下跪請求原諒...

東彬到仁英家找上伯母,希望向她道歉,但伯母只希望姜家的人不要再找仁英。東彬知道仁英從一開始就對他說謊,但他不願放棄,就算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孽緣,他也要仁英永遠陪在他身邊...

東彬向俊熙表示,俊熙是不可能跟仁英在一起的,至於原因是甚麼,就要問俊熙的母親。雖然仁英已經向東彬坦承了她跟俊熙的關係,但是東彬依然不放棄,希望可以留住仁英。俊熙母親得到了仁英留下的筆記本,知道她從一開始進入他們家門口根本是另有所圖的。

仁英得悉幼蘭假身分一事的背後是東彬後,馬上找來幼蘭質問此事,香美也得悉了幼蘭的騙局和姜會長已開始懷疑東彬,並問東彬有沒有用仁英爸爸的技術弄秘密資金,東彬卻沒有任何擔憂,並在姜會長面前提起老人癡呆症一事…

東彬把自己知道會長患病一事說了出來,威脅會長。理事長從南室長的報告明白到幼蘭也藏著一個大秘密,特地去了幼蘭辦公室問清楚,幼蘭坦白承認,讓理事長大受打撃。會長召見東彬,說明了不會讓東彬上位,東彬就互揭底牌!

東彬在會長面前提起了自己親父朴斗植的事,質問會長是不是要像當年拋棄朴斗植一樣,現在又要拋棄自己。理事長問仁英關於幼蘭的事,要她把知道的全盤托出,仁英於是把東彬和幼蘭的關係也說了出來,理事長得悉後馬上趕幼蘭離開。東彬送在雨中離家的幼蘭送去休息,正想離開回家時,幼蘭留住了東彬…

俊熙質問理事長為甚麼要趕走幼蘭,理事長說無法饒恕欺騙她的人,理事長更打算告訴會長,幼蘭是因在美國的嫲嫲病危而離開的。東彬接到急症室的電話後,馬上趕到醫院探望幼蘭,但她卻不想讓東彬知道她在酒店割脈的事。

東彬趕到醫院後得知幼蘭沒有去美國,害怕她會揭穿自己的秘密,雖然幼蘭暫時答應不會威脅東彬,可東彬想先發制人,唯有找母親商議。東彬去找幼蘭,要求她向父親提出繼續留在他身邊工作的要求...

仁英再次向俊熙提起當年的墜崖事故,俊熙十分肯定告訴仁英,當年他是被人推下山而非失足,而協助調查的私人偵探正是東彬介紹的。會長決定繼續讓幼蘭留在公司裡,並把幼蘭馬上召回公司,這令仁英十分吃驚…

俊熙向東彬質問,東彬說他可不是自願當他哥,俊熙說他在背後操縱金理事所做的一切,更利用爸的病情,完成要做的事,叫他承認自己的錯誤,放下一切。東彬知道看錯人,相信了金理事,那是他的錯,但他沒有偷過仁英她爸的技術.....

東彬知道自己不是泰研集團姜百山會長的親生兒子之後,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積極拉攏公司高層,又借意放消息出去,指姜百山會長確診老人痴呆,公司於是變得十分動盪,元老高層們都向會長施壓,要他盡快讓位給東彬...

東彬收到一個公文袋,上面寫著「5月13日 八峰山 懸崖上」,他擔心自己推俊熙落懸崖一事敗露,更懷疑是調查員做的。與此同時,姜百山會長計劃送東彬到美國的分公司,以除心患,可是他的妻子反對。姜會長於是召開董事會,揭發東彬非法挪用公司財產,可是想不到所有董事也為東彬說話,更力撐東彬接任他的位置,姜會長氣得暈過去...

當初幼蘭以外部咨詢師入職的時候,當時也是東彬推進的。如果正如東彬所說,他跟幼蘭是不太方便的關係,不至於如此吧.....

公司將會召開緊急理事會議,屆時將會決定到底招聘職業經營人,還是推舉俊熙及東彬其中一人出任代理會長。俊熙保住父親的心血,不讓公司落入東彬手中,便找出在理事當中,與東彬意見不合的人,希望可以得到他們的支持;而東彬亦在背後拉攏理事。俊熙母親為了兒子及丈夫,決定不再縱容東彬,更與東彬攤牌,表示若他繼續與俊熙爭奪公司,便會報警揭發他的所作所為...

東彬向俊熙母親保證不會在打擾姜家,並會移居別處,他雖然口裡這樣說,但其實心裡很不服氣。俊熙發現了幼蘭可能是東彬身邊的人,他感到十分傷心,因為她是父親最相信的人...

東彬知道仁英對他和他母親起了疑心,所以找了張科長幫忙,希望可以阻止仁英有所行動。東彬父親得悉妻子掩蓋了東彬的犯罪事實,並將仁英父親的眼角膜移植給俊熙,大受打擊,而妻子向他承諾會跟東彬一起去自首...

仁英繼續被一輛黑色車跟蹤,她和俊熙向東彬表示,一定會找到確實的證據指出他就是背後一切的策劃者。仁英接到俊熙事故當天有人在八峰山拍到照片的消息,東彬得悉後便派人阻止仁英前往拿照片,自己再假扮代表仁英,與拍照的人見面,誰知道那人竟是俊熙!

俊熙迫問東彬是否曾把他推下懸崖,東彬極力否認,而且警告俊熙不要把他當成壞人。俊熙父親竟委任東彬接手代表理事一職,俊熙不能接受東彬當泰研的掌舵人,打算告訴父親東彬曾把他推下山...

東彬向俊熙揭露,其實俊熙的眼角膜是來自仁英父親金相載的。俊熙旁敲側擊地向仁英查問她父親意外的日子,再調查自己手術的時間,發現是吻合的。於是乎,他再去母親求證,更發現是母親的自私,導致仁英父親無辜犧牲了...

東彬成功做了泰研的代任理事,並希望仁英留在公司,取代俊熙擔任設計部部長。俊熙為了不讓仁英繼續破壞他的家庭,於是匯了一大筆錢給仁英家,並叫仁英收下補償金,就此離開…

俊熙拿家人和公司為借口,希望可以用錢解決仁英的問題。他向仁英說若對他們一家人還有份內疚,就收下這筆錢 忘了她爸的事情,他說就像她的家人對她最寶貴一樣,他也一樣。

幼蘭向俊熙表示,自己手上擁有擊垮東彬的證據,希望借此能償罪。俊熙在為爸爸準備給東彬的訴狀,以兩人並沒有父子關係,把他手上的權力收回,東彬於是以仁英爸爸的眼角膜非法移植給俊熙一事威脅他,這一切都被幼蘭聽到了…

仁英跟蹤幼蘭,看到她與俊熙和姜百山父子見面,幼蘭把自己和東彬的關係,以及他們之間的交易都告訴了俊熙和姜百山,並指自己收集到所有證據後便會交給他們,姜父子半信半疑。仁英在他們見面後,認為俊熙有事瞞著自己的仁英求幼蘭把她所知的全都告訴自己。

仁英詢問幼蘭東彬一直霸佔代理會長位置的原因,幼蘭告訴她是因為俊熙受到威脅。幼蘭一直沒離開公司一事終於傳到東彬母耳中,東彬母去找幼蘭質問她留下的目的,並讓她開價離開...

東彬終於發現了幼蘭放在他辦公室的閉路電視,幼蘭於是向警方告發東彬,東彬卻反指是幼蘭和姜百山誣告他。幼蘭拿著錄影片段,叫姜百山買下來對付東彬,姜百山不理會她並把幼蘭趕走,幼蘭情急之下把東彬將俊熙推下山崖的事說了出來。

東彬從張科長口中得悉,爸爸並不是殺人兇手,使他多年來的報復化為烏有,東彬因此感到十分痛苦。幼蘭把仁英爸爸之死和俊熙的墜崖事件的真相都交給了仁英,仁英在掙紮到底該把證據交給警方,還是給東彬一個反省的機會…而對於和俊熙的關係也使仁英陷入困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