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服魔女的手段

降服魔女的手段

集數

女主角是泰國最大的電影公司的美女老闆,要是有那一項工作做不到的話,罵人但句句戳心,兩年間換了十位秘書。這次,來了一個叫育塔甘的男秘書,他成了唯一一個能處理女主角所有事情的人。由於他非常善於打扮,他從秘書......變成了老闆的知心人。可是這位秘書是不懷好意,是一個希望公司倒閉的人應聘到的這個職位。至於男主角,有了綽號叫「征服女魔頭的男人」,使魔女變成漂亮的仙女。

尤緹欠債被人追,並且被人威脅,另一方面,泰國影業正在為新電影只有你進行預告片的剪輯,這個電影很快就要上映了,但是佛蘭克的意見和剪輯師不同,而老闆的女兒也和他意見相左,一聽說公司老闆的女兒要來,整個公司上下都一團亂,果然魔女拉帕到了以後指出了很多毛病,並且提出重新剪輯預告片,佛蘭克和羅柴抱怨,但是羅柴還是維護了自己的女兒,羅柴去參加繼女的演出,並且支持晚上她們開的聚會,這讓拉帕很不爽,一家人不歡而散,拉帕只好找奧恩阿姨尋求安慰,尤緹以育塔甘的名義去公司面試,但是剛好遇到了公司的預告片不見的緊急情況,拉帕也只好拉著育塔甘一起處理,他們要找到男主重新準備預告片。在育塔甘的幫助上新的預告開始拍攝,而羅柴還在調和佛蘭克和女兒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但是卻在找女兒的路上由於女兒倔強一直不接電話而出了車禍。

拉帕為公司的新聞發佈會忙前忙後,對於各個部門和相關人員要求都十分嚴格,甚至是去發佈會的時間都要計算的很準確,發佈會現場來了很多記者、明星也包括公司裡的導演,大家相互之間都寒暄問好。 巴維達帶著女兒諾達也到了現場,還透露記者說馬上要有新作品,但是愛娜的到來也搶走了很多記者的關心,兩個人在記者面前相互比拼。 發佈會按照計畫順利的舉行了,公司的新片《只有你》預告也如期發佈,一切看起來還算順利,但是隔天拉帕卻在新聞中得知自己的父親出了車禍,匆忙趕到醫院照顧父親卻又得知原來公司的佛蘭克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還挖走了公司的四個著名導演。 雖然拉帕的父親羅柴醒過來了但是公司卻陷入了危機,而給拉帕工作的新人育塔甘也不是普通的員工。

不甘心的拉帕找到佛蘭克大發脾氣,鬧的整個會議室不得安寧,她說這些背叛她的人都要受到懲罰,而佛蘭克也表示自己受夠了這個魔頭,早就不想在她的手下工作了。 醫院裡羅柴終於醒來了,但是醫生檢查後告知他身體恢復還需要時間,具體需要多久還不知道,這讓羅柴十分沮喪,下半身移動不方便的羅柴不小心撲倒了照顧他的奧恩阿姨,卻不巧被小老婆巴維達和下人看到了,而羅柴也大發脾氣,趕到醫院的拉帕趕緊去安慰父親,她把自己的不安和委屈也傾訴給育塔甘,為了父親儘快恢復。 拉帕帶父親出院回家休養,並且安排奧恩阿姨照顧,自己則繼續忙於影業的工作,由於父親車禍還有佛蘭克的自立門戶,公司的股價一直下跌,她需要替父親處理很多事情,她帶著育塔甘去購物,回來在停車場遇到了躲避粉絲的大明星西蒙,而與此同時小老婆巴維達卻在佛蘭克的慫恿下誘騙自己的丈夫羅柴將公司轉讓給自己。

由於公司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機,公司資金情況一直不是很好,巴維達帶著女兒諾達也來到公司要參與公司的管理工作,這讓拉帕很不滿,而吵架當中拉帕才知道,父親將公司的股份轉給了巴維達,所以她也不能阻止他們參與公司事務,但是她利用職權在公司可以搗亂,於是她就安排人停掉巴維達和諾達乘坐的升降機,給他們下馬威,而巴維達當場並不能對拉帕怎麼樣,只能回家找到羅柴告狀,而回到家裡的拉帕面對父親的質問,並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覺得是父親不關心教育自己,還害死了媽媽。公司為了打敗佛蘭克,開始給新片選擇男演員,在幾個男演員中,最後決定爭取西蒙楊,而諾達是西蒙楊的忠實粉絲,參加他的演唱會,還知道他的行蹤,為了公司利益,拉帕找諾達一起去請西蒙楊,而果然競爭對手佛蘭克也想要請西蒙一起合作。

為了取得派洛先生的投資,拉帕和佛蘭克都在爭取大明星西蒙的加盟,卻不知佛蘭克耍了手段先取得西蒙的合作,拉帕氣憤難耐。為了公司的發展,派洛的投資勢在必得,羅柴知道女兒沒有爭取到西蒙,心裡也很著急,便告訴育塔甘對付佛蘭克的辦法。原來佛蘭克並不是真心想要西蒙出演電影,並且批評他的唱功和演技差勁,卻不想他的那些話都被西蒙聽到,因此西蒙轉身加入拉帕的公司。電影投資到手,在試鏡女主角的時候拉帕一直不滿。只有愛娜稍微適合,但拉帕始終嫌棄她太低俗而不通過,最後不想被愛娜倒打一耙拿到角色。另一邊同樣也想出演的諾達跟巴維達吵鬧,為了女兒,巴維達利用股東身份威脅拉帕給諾達加戲。劇本出來了,西蒙耍大牌要拉帕親自帶給他,並表白說自己喜歡拉帕。應付完西蒙,拉帕接到劇本洩露的電話,她不由得想到了...

新項目進入了籌備階段,但是劇本卻不小心外流了,這對公司的影響很大,拉帕懷疑是巴維達做的, 回到家裡和巴維達理論,而這個時候巴維達正在和羅柴溝通,想要給自己的女兒諾達加戲,於是拉帕和巴維達發生了不愉快,但是巴維達堅持說自己也是公司的股東可以在公司走動,沒有證據就不能無限她,而羅柴卻沒有幫助自己的女兒,幸好育塔甘及時拉走了拉帕。回到家的育塔甘發現家裡一團亂,原來是欠債公司對他的提醒,而即使是在公司開會,也會不斷收到短信,這讓育塔甘很慌張,即使是公司的劇本改編會議也總是走神,最後他找藉口離開了,說媽媽病了,但是其實他是去陪富婆了,而忙完工作的拉帕還在擔心育塔甘那邊的情況,諾達讓媽媽給自己加戲,下樓的時候剛好遇到了西蒙,而西蒙是來找拉帕談合作的,另一邊佛蘭克還在通過巴維達刺探泰國影業這邊的情況。

因為尤緹無故遲到,聯絡不上他的拉帕非常生氣,拿到地址後直奔尤緹家,沒想到卻看到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尤緹。嚇得拉帕趕快把他送醫院,在醫院裡尤緹跟拉帕坦白自己欠了債,因為沒錢還債被債主追殺,之前騙拉帕去陪媽媽其實是去陪玩賺錢。拉帕幫尤緹還了錢,並警告尤緹不准再騙她。另一邊,巴維達偷偷去見了佛蘭克被塞西拍到。拉帕興沖沖拿著證據給羅柴看,卻不想自己的父親不相信她反而你相信巴維達,一氣之下拉帕搬出家門。在收拾公寓時,以為尤緹是小受,拉帕熱衷於給他變裝,尤緹有苦說不出來。對著熟睡的拉帕,尤緹不禁傾訴自己欺騙她的苦衷。另一邊,羅柴到佛蘭克的公司找他,把巴維達出演的第一部電影版權送給佛蘭克,要求佛蘭克不准再糾纏巴維達,遭到佛蘭克拒絕並污蔑巴維達跟他有染,沒想到卻被躲在暗處的巴維達聽到,雙方關係破裂。

因為知道奧恩喜歡羅柴,巴維達故意在奧恩面前大秀恩愛,處處刁難以刺激奧恩主動離開,看到羅柴並不拒絕巴維達,再加上羅柴對自己的不管不顧,奧恩決定不再留下照顧羅柴。 公司裡,西蒙過來試裝拍攝,尤緹跟西蒙相見便爭鋒相對,導致西蒙懷疑尤緹暗戀自己或者尤緹喜歡著拉帕,為了掩飾自己的感情,尤緹假裝承認自己喜歡西蒙,看著西蒙與拉帕親密互動,尤緹很是吃醋,但無奈拉帕一直誤認為尤緹是同性戀。 另一邊,佛蘭克找到了拉帕的緋聞男友多諾,並花錢從多諾處得到他跟拉帕的過往,污蔑拉帕跟當紅小鮮肉有染,鬧得網上人人皆知。拉帕得知尤緹知道自己鬧了新聞卻不告訴她而非常生氣。

多諾當著記者的面前到處黑拉帕,給公司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各大新聞媒體都在報導兩個人之前的關係,由於之前開會關機沒能及時處理,現在只能讓公關部門緊急處理。而尤緹也安慰拉帕要冷靜處理,拉帕爸爸的身體還是很不好,奧恩阿姨一直細心的照顧,也讓奧恩和拉帕爸爸的關係好了很多,但是巴維達很生氣,並且借著公司活動去找老公故意和奧恩發火,為了公司的宣傳,拉帕和尤緹排練了面對記者要怎麼應對,實際記者到來的時候 拉帕一開始表現的也很好,但是最後還是沒有控制住情緒,和記者之間起了衝突,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而諾達只顧著能夠利用媽媽的身份和西蒙戀愛,卻不想禮服被愛娜破壞,自己只能穿著T恤出現,由於公司的負面新聞導致了派洛將公司電影排片降低,票房也受到了影響。拉帕只能親自打電話約派洛談談。

拉帕收到爸爸的短信之後趕回家,父女兩個大吵了一架,拉帕的爸爸對拉帕下最後通牒,如果電影的票房不回轉,拉帕就必須離開公司。而繼母巴維達夫人就十分開心看到他們父女關係不好,特別是聽到了拉帕可能離開公司的消息,尤緹帶著傷心難過的拉帕去購物去唱歌,第二天拉帕便振作起來了。西蒙自作主張在網上邀請人們去看拉帕的電影,便承諾誰曬的電影票最多就和她一起看電影,於是很多西蒙的粉絲蜂擁而至,原本大多數人都是為了西蒙才去看的,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意外都被電影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因為電影好看慕名而來,電影院場場滿座,網上的評論也由原來的臭駡變成了讚美與誇獎,電影票的預定也已經排到下周,甚至媒體報導也開始轉向,拉帕覺得這都是西蒙的功勞,所以決定讓尤緹幫忙找一家比較好的餐廳她要答謝西蒙。

尤緹打電話再次規勸他爸爸不要再沉迷鬥雞賭博,發短信給神秘人表示自己因為被拉帕誤認為是基佬而無法更近一步接近拉帕。拉帕一個電話把正在跟諾達約會的西蒙叫走,諾達氣憤難耐。 知道拉帕想要去跟西蒙吃晚餐,尤緹心裡非常吃醋,對拉帕冷嘲熱諷,氣得拉帕把他趕出門。吃飯途中,拉帕得知尤緹家失火,擔心之下趕往尤緹家,尤緹家已被大火燒毀,拉帕表示可以讓尤緹跟她住公寓。 羅柴先生勸巴維達離開公司去做別的工作,巴維達認為一切都是奧恩和拉帕的陰謀,因此內心不甘,大發脾氣。在聽說巴維達被趕出公司後,拉帕趁機帶人當著巴維達的面清理她的辦公室,當著員工的面大肆羞辱巴維達,使得巴維達更加憎恨拉帕,同時也怨恨羅柴的不公,在借酒消愁的時候被佛蘭克趁虛而入,慫恿巴維達跟他合作扳倒羅柴父女。原本還猶豫不決的巴維達在撞到羅柴跟奧恩的私情後內心暗下決定。

由於發生火災,育塔甘沒有地方住,於是趕到的拉帕就說讓育塔甘去自己的家住,並且藉口說自己只是照顧手下,看在他是自己秘書的份上,免得被別人說自己黑心,到了拉帕家裡,育塔甘為自己之前說過的話向拉帕道歉,拉帕表示自己也發了脾氣的,大家就算打和了,於是就讓育塔甘收拾洗澡準備明天的開機。 第二天大家都按部就班來到了現場,諾達雖然和母親抱怨被別人背地裡說自己壞話,但是母親安慰她先不要放在心上,努力拍戲,諾達去親近西蒙要合影卻也被推了,但是在母親的説明下讓媒體記者都誤會諾達和西蒙已經在戀愛了。

巴維達聽佛蘭克的話,使出各種手段欺騙,成功取得了羅柴的信任,讓他以為自己真心悔過了,沒想到其實她已經背叛了羅柴。另一邊,因為擅自親吻西蒙,愛娜被派洛臭駡並冷落,諾達得知後暗爽。拉帕因為想證明尤緹是不是同性戀,而真的被尤緹親吻了,為此她內心非常糾結,跟尤緹鬧矛盾。為了使拉帕內心好受些,尤緹提出從拉帕家搬出去,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兩人自從那件事後,尤緹在公司裡表現得更加不正常,拉帕氣憤地質問他,沒想到尤緹竟然表白,並讓拉帕接受她也喜歡自己的事實,拉帕一氣之下解雇了尤緹。尤緹跟神秘人聯繫,表示不再做間諜害拉帕。因為西蒙跟諾達的新聞被爆料,拉帕跟羅柴父女間又起衝突。劇組裡,因為看到拉帕心情低落,西蒙詢問塞西才得知尤緹已經被解雇,從塞西口中,西蒙已猜測出來拉帕不開心的真正原因。奔能臨時為西蒙和愛娜加戲,弄巧成拙,愛娜也上了被經紀人動過手腳的車,兩人在拍攝途中出意外撞車,劇組一片混亂。

因為拍攝時候出了車禍,西蒙和愛娜被送往醫院救治,隨之趕來的大家都很擔心,醫院亂成一團。愛娜醒來,經紀人關心她時,不小心說出了其實這場意外是他做的,因為佛蘭克拿著讓愛娜變得很紅的條件去誘惑他們。由於西蒙受傷,粉絲們聚集在公司門口示威,聲討要拉帕負責,正當拉帕無法脫身的時候,尤緹挺身而出,再次見到尤緹的拉帕,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緒大哭。羅柴看到新聞後,對拉帕管理公司很不滿,決定回歸公司,並把拉帕趕走,還動手打了拉帕,父女從此翻臉,為了安慰拉帕,尤緹提議帶拉帕去他家散心。醫院裡,諾達百般體貼地照顧西蒙,西蒙在聽說拉帕跟尤緹一起離開後,心情很煩躁,直接跟諾達坦白自己不喜歡她,讓她不要再糾纏自己,諾達假裝堅強離開醫院。到了尤緹老家,拉帕決定住一晚,晚上在賞月的時候,拉帕因想起媽媽而傷感,在尤緹的安慰下,拉帕漸漸敞開心扉,氣氛正濃時,尤緹對拉帕表白。兩人情投意合,卻不知拉帕家裡因拉帕爸爸突然昏迷而亂成一團。

拉帕和尤緹互表愛意之後兩人的感情直線上升。因為尤緹父親一晚上沒回來,尤緹帶著拉帕去尋,發現父親醉倒在鬥雞場,還賭輸欠債,看到尤緹和拉帕邊開口要錢。看著父親不堪的模樣,尤緹責備父親讓自己和母親受盡困難,尤緹父親發怒趕走了他們。當拉帕和尤緹正在濃情蜜意時,拉帕的家和公司裡卻亂成一團,羅柴先生突然昏迷進醫院,公司裡大小事務都沒人負責,塞西只好找巴維達維持局面,沒想到巴維達卻偷偷去見了佛蘭克。 弗蘭克挑唆巴維達偷偷收購公司股票,把公司收入囊中,沒想到兩人對話被塞西錄音,但苦於聯絡不到拉帕。同時,也突然傳出尤緹爸爸被車撞死的噩耗。看到尤緹爸爸去世,拉帕內心隱隱擔心起自己的爸爸,在尤緹的勸說下打算回家,打開尤緹手機時,才知道家裡和公司都出了大事。拉帕一邊忙著公司的事一邊又要照顧爸爸,這才發現奧恩阿姨不見了。尤緹主動幫忙拉帕找她的阿姨,卻萬萬沒想到奧恩竟然是一直以來暗中吩咐他陷害拉帕陷害公司的幕後黑手,令尤緹一時之間陷入困境。

知道了佛蘭克欺騙自己,巴維達怒氣衝衝地去找佛蘭克算帳,卻被佛蘭克狠狠地嘲諷了一番,兩人撕破臉大打出手。西蒙因為幾天不見拉帕而鬱鬱寡歡,甚至想要退出劇組,這時拉帕正好到醫院看他,對他坦白了這幾天的遭遇和自己跟尤緹的感情。消失了幾天的奧恩回來了,在病房中,她忍不住自己的恨想要掐死昏迷的羅柴,恰好拉帕到來才假裝沒事。羅柴醒來,才意識到自己的錯,父女和好。這時,巴維達來到醫院試圖挽回羅柴對她的信任,卻不知羅柴已經知道了她的背叛,連著諾達。母女倆被趕出去。因為知道奧恩是幕後黑手,尤緹一直心裡不安,於是假裝再次接近奧恩,繼續當她的臥底,想尋求真相。 西蒙那邊宣佈退出劇組,拉帕想辦法去勸說西蒙無果,這時諾達突然出現把西蒙罵得狗血噴頭。塞西拿到了事發現場監控,發現原來是楚齊動的手腳。拉帕帶著楚齊去找佛蘭克對質,佛蘭克因為他們沒證據而死活不承認,還反罵他們誣陷,拉帕一時想不出辦法,無奈想放棄。拉帕帶著尤緹去見羅柴,在病房裡遇到奧恩,奧恩故意針對尤緹想使他露餡,尤緹內心慌亂不已。

因為得知奧恩是陷害拉帕的幕後黑手之後,尤緹一直內心不安。拉帕見尤緹心事重重,以為他只是為工作上的事煩惱。正在電影的事毫無頭緒的時候,西蒙又回來了,並表示願意繼續拍攝,電影危機解除。 奧恩約尤緹見面,並同時叫來了拉帕,毫無預警之下當著拉帕的面揭穿尤緹的身份,並表明自己就是指使者,目的就是傷害拉帕從而報復羅柴對自己的始亂終棄。被親人和愛人雙重背叛,拉帕近乎崩潰。公司上下因為拉帕的暴脾氣而人人自危,心驚膽顫,希望尤緹快出來拯救大家。 拉帕讓公關部爆出消息暗示劇組的意外是佛蘭克指使,大量粉絲聚集暹羅影業示威,激怒了弗蘭克。正在看新聞的羅柴看到驚訝於奧恩和佛蘭克的同時出現,原來多年來他們倆因為羅柴的傷害而一直聯手對付羅柴,羅柴又驚訝又氣憤,但在奧恩的控訴後才意識到自己對她傷害太大,後悔不已連連道歉。 這時,佛蘭克接著找羅柴算帳,並表示還會對付拉帕,讓他們父女倆血債血償。與此同時,佛蘭克派去謀害拉帕的人已經開始行動。

佛蘭克繼續在羅柴家裡很囂張的兩個人對峙,巴維達關鍵時刻趕回家裡,看著羅柴和巴維達相互關心,奧恩受不了,也說出了自己的怨恨,原來是她和佛蘭克聯合起來的,這讓羅柴很震驚。 離開的佛蘭克被趕到幫忙的西蒙楊制服,隨後在下人吉特及時報警之後趕到的警察帶走,知道真相的拉帕卻不肯原諒育塔甘並且開除了育塔甘,即使育塔甘想盡辦法去求得她的原諒但是她還是堅持替換了秘書。 6個月後泰國影業的情況越來越好,諾達和西蒙的合作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西蒙用影像的方式和諾達表白,諾達決定去香港追回所愛,並且提醒拉帕不要錯過,拉帕一直等著育塔甘出現但是他一直沒來,最後她沒有辦法就親自去找育塔甘,兩個人終於冰釋前嫌,表白之後的育塔甘深情的吻了拉帕,兩個相愛的人幸福的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