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歸四時歌

鳳歸四時歌

集數

講述一對姐妹與親王蕭煜(陳靖可)、錦王蕭祁(張赫)的四角戀。聞素錦(許雅婷)是勇敢善良的將軍府二小姐,嫡女的身分讓她從小備受寵愛,因為同時被蕭煜和蕭祁提親而逃走,過程中邂逅隱藏身分的蕭煜,之後又陰錯陽差進宮成宮女,和蕭煜從互懟的冤家到兩情相悅的故事。

乾甯七年上元節,聞家嫡女聞素錦(許雅婷)女扮男裝偷跑出聞府,望能親眼目睹司天臺所測百年一遇的天象奇景。素錦在風中追帕時,意外與隨手撿起帕的煜親王蕭煜(陳靖可)撞個滿懷。蕭煜轉身離開,急於見元慧大師詢問父王遺表下落,以解心中之惑。忽然梁上暗器襲來,元慧大師當場身亡,蕭煜緊追黑衣人。素錦為躲避黑衣人的飛鏢,從高牆上跌落下來。蕭煜見狀,勒馬停韁,將人接住。素錦偷跑使聞母大怒,只好讓聞家庶女聞素語蒙面代替素錦參加世家百果宴。素錦受到驚嚇被帶回府中開始高燒不退,大夢不斷。蕭煜追丟黑衣人之後回府,懷疑黑衣人是蕭祁,卻沒有證據。江德忠前往聞府宣讀的太妃旨意與素錦的夢境完全相同——封聞家嫡女入親王府為妃。此時錦郡王蕭祁拿著婚書和聘禮,也前來聞府求娶素錦為妃。

在素語的建議下,素錦逃出聞府,給身為將軍的父親大人送信。素錦為躲避家丁追捕而躲進路過的轎子裡。轎子裡正是得知此事趕往聞府的蕭煜,二人立馬認出彼此,咫尺之間曖昧至極。蕭祁派暗衛截殺蕭煜。暗衛以挾持素錦來威脅蕭煜,最後蕭煜一人無法抵抗眾多的暗衛,意外和素錦跌落懸崖。此時聞府蕭祁與江德忠互不相讓,執意都要等素錦歸來。素語心裡一直在意著蕭祁,提議再次頂替素錦,聞母雖有擔心但是別無辦法只能照辦。素錦醒來已是深夜,發現蕭煜已經昏迷。在素錦的精心照顧下,蕭煜蘇醒過來。蕭煜開始懷疑錦言的身份對自己不利,於是順勢裝作失憶,來試探素錦。二人雖鬥智鬥勇爭鋒相對,最終還是想辦法一起逃離了山崖。鐘離為了幫助蕭煜阻止蕭祁,二人發生爭執,這時太妃旨意招眾人進府。

素錦和蕭煜搭乘老漢的馬車來到了客棧,素錦著急要走,蕭煜自然不會放她走。素錦無奈答應照顧他的傷勢,也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化名錦言。錦言一邊幫蕭煜上藥,一邊想辦法讓蕭煜放過自己解決危機。蕭煜猜到錦言所說的是聞家嫡女被賜婚一事——想阻止這場婚姻,這與自己想法不謀而合,於是二人一拍即合,騎馬上路。太妃因蕭煜失蹤勃然大怒,鐘離立即尋找。蕭祁與太妃爭執起來,堅持娶素錦為妃,以死相逼。素語聞聲沖進殿內勸說王妃,危急時刻撤掉面紗。蕭祁才知道此人竟是素語,當機立斷,改口答應了王妃的要求,放棄娶聞家嫡女而因此前鎮北有功加封親冊上將。蕭煜與錦言同往暮塵寺的路上關係慢慢破冰,一路上蕭煜留下墨珠標記,給鐘離指明方向。蕭祁派的暗衛殺手再次追上蕭煜,好在鐘離及時趕到救下他,這時發現錦言已經受傷倒地。

素語與蕭祁單獨會面,表明只要對蕭祁有利,做甚麼都無怨無悔。錦言被暮塵寺僧人所救,住持看到她身上有蕭煜的金玉令,賜給了她命批,錦言終於可以解決聞家危機了,只是當她趕回聞府時,發生和夢裡一樣的場景——素語已經出嫁入親王府了,深覺自己害了姐姐。溫妃故意以素語沒有佩戴先皇所賜的八紋玉佩為由阻止封妃大典。素語寄信聞家派人進府送象徵聞家嫡女身份的八紋玉佩。錦言決定趁機進府解救素語,瞞著聞夫人憑金玉令混進親王府。素語已經決定嫁給親王就不會改變,錦言未能如願。反而更擔心素語。錦言心裡一直掛念著有救命之恩的蕭煜,發現金玉令可以在王府暢通無阻,不禁懷疑他的身份。蕭煜自從回府後,因和太妃置氣而躲進了梅園。錦言為躲避侍衛追查而闖進了梅園,此時蕭煜正寬衣解帶...

蕭煜和錦言因質疑彼此身份而起爭執,錦言招架不住蕭煜的逼問,利用苦肉計使得蕭煜心軟。二人雖和解也各自演起戲來,蕭煜自稱是煜親王院前侍衛,錦言說自己是聞府的丫鬟前來送八紋玉佩。小喜子聽了錦言的描述猜測此人是鐘離,錦言信以為真,於是把蕭煜當成了鐘離。封妃大典如期舉行,夜晚澄瑞閣內紅燭已過半,蕭煜卻未出現。太妃親赴梅園發現蕭煜不知去向,太妃震怒下令搜府。蕭煜帶著酒囊躲到湖邊的小船上,遇到了也在此處消愁的錦言。這時搜尋蕭煜的侍衛趕來,蕭煜急忙拉著錦言跳進了湖裡。錦言準備給昏迷的蕭煜做人工呼吸時,蕭煜醒了。蕭煜帶著錦言到廢棄的長門閣避人耳目,二人促膝長談,感情加深。澄瑞閣內有野貓闖入,留下一排血印,素語受到驚嚇...

錦言再次夢到素語口吐鮮血的場景,發現自己的夢有預見性就更加擔心素語,於是想求得太妃幫忙。在前往永寧閣的路上,素語安排了侍衛將錦言帶出王府。錦言逃跑之時意外得到蕭祁解圍。錦言多年後遇到她的小師父蕭祁很開心,蕭祁告之命批無用,但會另想辦法幫助錦言,同時二人親昵的動作被素語看到。素語才知道,四任王妃大婚後不久就離奇死亡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她感到惶恐,也對蕭祁感到無比失望。錦言來到澄瑞閣時身上的命批不小心掉落,正好被奉命而來送禮的江德忠撿到。江德忠發現批註中有了傷官克夫之說,懷疑王妃隱瞞事實。江德忠直接將錦言送往府庭獄,將素語帶到了太妃面前。蕭煜匆忙趕到府庭獄,卻看到蕭祁賄賂管事,欲要救錦言出去。蕭煜再次懷疑錦言是蕭祁的奸細,又生氣又吃醋,轉身下令阻止並嚴懲。

蕭煜趕到永寧閣,聽到素語極力把責任推到錦言身上。蕭煜趕緊阻斷,勸說太妃不要理會命批,同時也請求太妃放過素語。命批的存在也是因蕭煜而起,於是安排鐘離去跟太妃解釋,最後錦言被鐘離送到了偏僻的司苑局。錦言傷好醒來後,得知是鐘離將他安排這裡做事,誤以為是蕭煜,心情大好。小喜子再次重逢錦言歡喜不已,在錦言面前大誇蕭煜,錦言很是感動,同時更擔心素語的安危。蕭煜看清了素語的真面目心生厭惡,同時還不停為錦言說好話,這反而使素語更加記恨錦言。蕭煜故意召蕭祁候在殿外,卻不見他,以此來警告蕭祁守好本分。蕭煜為躲避太妃,強迫鐘離和他換了衣服,自己偷溜到了司苑局,看到了在院子裡自言自語的錦言。

錦言叫住轉身要走的蕭煜,二人一邊給馬洗澡,一邊把各自的心思吐露了出來。蕭祁憤懣離開後,設計圈套取得素語信任並為自己所用。素語信以為真主動提出幫蕭祁與蕭煜抗爭。錦言夢到素語被酒毒死了,醒來之後立馬求小喜子喬裝帶自己去找素語,沒想到被趕了出去。蕭煜和蕭祁因洪水淹沒良田一事雙方爭持不下,最終決定在司苑局模擬治水,以才幹定輸贏。最後在錦言的計謀下蕭煜力薦的溫良使勝出,蕭祁這邊的安少國公雖治水成功但是菜沒有了。蕭煜得知後大悅,心裡開始對錦言刮目相看,立即要去親眼看看這良田。蕭煜再次穿上鐘離的衣服來到司苑局,發現錦言臉色慘白地躺在地上打滾,立即下令嚴懲替安少國公報復錦言的管事煙翠。

蕭煜將昏迷的錦言抱回她的房間並親自味藥,看著痛苦錦言心痛不已,想盡一切辦法救治她。蕭祁得知錦言大病而擔心不已,來到司苑局卻看到了蕭煜細心照顧錦言,似乎明白了錦言遲遲未離開王府的原因,轉身離開了。錦言醒後,坦言因為蕭煜才受如此之苦,所以懇請他借金玉令讓自己出府。這時一個瘋女人闖進來大呼王妃娘娘找到了遺表,王妃娘娘有難。此消息也傳到蕭祁那裡,於是安排素語暗中幫助他打探遺表之事。素語想接下修繕府殿的差事,被蕭煜拒絕。素語發現蕭煜桌案上竟有錦言的畫像,擔心蕭煜發現替嫁之事,便匆匆離開。蕭祁借安小王爺毒害錦言一事責令安國公,讓他將功補過秘密處決瘋癲侍女。錦言身體好轉,請小喜子幫她逃出司苑局再見素語一面。錦言告之素語她可預見的夢境都會成真。

素語見錦言多次勸自己逃離王府,於是誘騙她尋得遺表才是最萬全的逃出辦法。蕭煜安排太妃離開王府幾日,去龍安寺祈福,以此方便尋找遺表。錦言聽信了素語的話,於是想盡辦法給蕭煜獻殷望得到金玉令。蕭煜假裝睡覺任由錦言拿走了金玉令。錦言在素語密信的指示下夜探長門殿。看守此地的侍衛沖了進來,錦言迅速跳窗而出,躲到了枯井裡,沒想到遇到了也在此躲避的蕭煜。蕭煜不禁再次懷疑起錦言的身份,一氣之下將其敲暈,然後獨自飛身離開。錦言醒後,卻意外發現了在枯井底部有未燒盡的殘紙,紙片上零星顯示遺表與王妃娘娘安危有聯繫。鐘離告之蕭煜,太妃已從龍安寺急忙返回。原來這一切太妃早有打算。蕭煜不放心錦言,便讓鐘離去枯井救她同時囑咐盯緊她。

蕭祁給錦言帶來了聞夫人的信件和最愛的桂花糖,勸說錦言離開,最後決定再給她一個月時間。蕭煜得知蕭祁與錦言舉動親暱,氣憤之下讓鐘離傳令給晚晴,從今日起錦言一個人要幹五個人的活。小喜子看錦言太辛苦了決心幫她除草,結果把太妃的貢菜連同雜草一起拔了。太妃得知貢菜田被毀,當即氣得病倒。 蕭祁聯合眾臣指責蕭煜不孝。鐘離趁機進言稱錦言一直是蕭祁的人,蕭煜決定親自處決錦言。江德忠來抓人治罪,錦言放走小喜子要獨自一人承擔。錦言逃到假山上,自製了泥沼陷阱,結果蕭煜踩了進去。一身泥等蕭煜來到飲蒼池清洗,錦言路過之時看到了蕭煜脫下的侍衛服,於是偷穿上用來躲避侍衛。蕭煜發現了錦言,動手剝下錦言身上的侍衛服,還逼問她和蕭祁的關係。二人在爭執中,錦言險些跌倒,蕭煜即時摟腰護住。

蕭煜讓錦言想清楚她和蕭祁的關係,然後獨自一人一瘸一拐的轉身而走。素語派人捉住錦言,然後帶到了太妃面前。蕭煜和蕭祁都為了錦言,向太妃求情。二人因錦言而針鋒相對,蕭煜一怒之下罰蕭祁去暮塵寺靜心,順便幫先祖祈福。錦言被釋放後,蕭煜前往司苑局看錦言,錦言終於表達了心意,但是因錦言又提起了各蕭祁關係友好,蕭煜又吃錯生氣而走。錦言再次夢到了素語被毒酒毒死的場面,勸說不動只好另想其他辦法挽救素語。錦言向小喜子打聽到近期要舉辦秋千宴,所以必須想辦法阻止素語喝酒以免夢境重現。錦言憑藉獨特的釀酒之方征服溫妃,以方便混在她身邊方便行事。鍾離提醒蕭煜暮塵寺和遺表有些淵源,還需要斟酌對蕭祁的懲罰。蕭煜站在窗邊,看到了喬裝的錦言鬼鬼祟祟地混進了梅院。

錦言小心地環視四周,轉身撞上換了侍衛衣服的蕭煜。錦言正要找蕭煜幫助她到溫妃那裡侍候,還順便給他自己一直捨不得吃的桂花糖。蕭煜看著錦言用心釀酒的模樣,心動不已,但是又故意戲弄他,沒有直接答應幫她。鐘離提醒蕭煜,錦言送的桂花糖是蕭祁送錦言的,蕭煜氣怒去尋酒消愁。錦言只好破釜沉舟,私闖她的酒窖引起注意,於是半夜溜到溫妃的酒窖遇到了蕭煜,二人因蕭祁的存在再次起了爭執。面對蕭煜的羞辱,錦言一氣之下摔了好幾壺酒,傷心大哭。蕭煜為了哄她開心找來九氳春酒,錦言不知不覺喝醉了,借著酒勁向蕭煜告白了。蕭煜用野貓來掩飾酒窖裡滿地的碎酒瓶。蕭祁在暮塵寺因遺表逼死了住持,蕭煜大怒要治罪于蕭祁,太妃親自求情。

蕭煜最終還是手下留情,讓蕭祁在清心堂祭祖思過。溫妃的酒全都毀了,只得找錦言來幫忙,錦言本以為會怪罪於她,這才知道蕭煜又幫了她。錦言帶著釀好的酒偷偷給蕭煜來品嘗,蕭煜因為太妃等眾人對蕭祁的袒護而惆悵,沒有心情搭理錦言。蕭煜在錦言寬慰的言語中得到了久違的溫暖,突然抱起了錦言,意外發現她一直帶著他送的發簪。二人親昵的動作剛好被蕭祁盡收眼底,還發現錦言一直把蕭煜認作鐘離。素語給蕭祁送藥,故意用蕭煜和錦言的關係刺激蕭祁。蕭祁把錦言叫到清心堂,想弄清楚蕭煜和錦言的關係,欲想揭開蕭煜對錦言的欺騙和隱瞞。蕭煜來到驚鴻閣,表面是關切溫妃,實際是想看看錦言。錦言聽了蕭祁的話來到華嚴閣,尋找珍貴的釀酒書籍。

錦言剛要打開當今煜王的畫像時,蕭煜及時趕到阻止。錦言解釋來這裡是為了秋千宴,想求得最佳釀酒的辦法。蕭煜陪著她一同尋找。二人默契十足,錦言有所收穫感激不盡。秋千宴上,素語憑藉蕭祁的紙條五步成詩,奪得魁首之位。太妃大悅賜酒,錦言懷疑酒被人換了,想到自己的夢境猜測可能有毒,於是把酒扔到湖裡魚死了,以此證明酒有毒。但是錦言作為釀酒之人,還來不及辯解,就要被太妃下令拿人。一直對錦言隱藏身份的蕭煜終於忍不住出面阻攔,不顧太妃顏面扶起跪地的錦言,當眾下令所有下人先關入府庭獄軟禁,挨個審問徹查到底。錦言這才知道自己相伴多日的侍衛,居然是煜王,震驚不已。蕭煜前來探望被關押入獄的錦言。錦言已無法再面對蕭煜了。

蕭煜無論如何解釋錦言都冷言相對,於是憤怒離去。素語更是暴露真面目,對錦言動用私刑報復,這時溫妃趕到拿出證據證明錦言清白,反而下毒之人是素語的侍女紅菱。蕭煜看到全身是傷的錦言,直接把她抱走。從獄中脫身的錦言,心力交瘁,一時無法面對蕭煜的身份,同時心裡又深愛著他。蕭煜依舊愛護關心錦言,安排鐘離各種照顧她。素語和蕭祁暗中相見,並告訴蕭祁秋千宴之事。蕭祁卻唯獨關心錦言的安危,還拒絕了素語新手縫製的荷包。素語也漸漸明白,蕭祁愛的是錦言。在鐘離的安排下,夜宵時間無法憑金玉令出府,錦言無奈之下只好放棄出府。不知不覺中,錦言走到了之前和蕭煜留下美好回憶的地方,難免觸景生情。

蕭祁為了勸說由他帶錦言離府,騙錦言說是素語安排的。錦言信以為真,重拾了對姐姐的信任,也答應了蕭祁幾日後把她送出去的安排。錦言找各種理由推脫與蕭煜見面,無奈之下蕭煜親自去司苑局找錦言。小喜子把錦言要給素語的密信遺落在了路上,鐘離撿到交給了蕭煜。錦言換上下人的衣服藏在木桶裡,按照蕭祁的計畫準備逃府,半路被蕭煜攔截。蕭煜大怒,錦言莫口難辯。蕭煜決定讓錦言進院前當自己的貼身侍女。錦言為了將功贖罪,開始學習侍女的規矩,侍奉蕭煜。而蕭煜故意百般刁難挑逗她,不亦樂乎。溫妃負責安排狩獵事宜,將王妃排除在外。蕭煜聽到錦言在跟小喜子抱怨侍女難做,溫妃急忙解圍。蕭祁未等到錦言,得知錦言成了蕭煜的院前侍女,決心一定要帶錦言出去。

錦言給蕭煜暖床時不小心睡著,夢到獵場上素語被射殺!她給蕭煜研墨時,請求蕭煜今年春獵不帶眾妃,以保護素語。蕭煜答應,但讓她打扮成小太監,伴駕出遊。太妃聽聞大怒,決定帶素語等妃嬪去討個說法。錦言無意中說到爹爹曾答應給她獵兔,卻一直沒有實現。蕭煜決定親自為錦言獵兔。定遠侯張堅射殺一隻狀如狐狸,頭上長角的稀奇動物。錦言看見後,讓蕭煜阻止。蕭煜不解。錦言情急之下,親自上前。定遠侯大怒,要殺錦言,卻被蕭煜飛來的箭擋住。錦言解釋,那動物是瑞獸,一旦射殺,會有大凶流言傳出。蕭煜對錦言刮目相看。二人策馬奔騰,正歡鬧時,太妃等人到來,錦言因緊張摔下馬,昏了過去。蕭煜抱她回營。太妃震怒,聲稱錦言惑主,要誅殺錦言,蕭煜力保錦言,不惜與太妃翻臉。

錦言受傷,蕭祁給她送藥,蕭煜吃醋,抓了一隻兔子送給錦言。錦言為表示感謝,提議去野外燒烤,一展自己的獨門絕技,沒想到在密林中撞見溫妃與統領御林軍的柳丞衛私會。溫妃跪地求饒,柳丞衛也求蕭煜。錦言假裝被蕭煜推閃了腰,喊著腰痛,更是誇張地聲稱,自己的腰斷在蕭煜掌下也是榮幸。蕭煜知道錦言演戲,打橫抱起錦言離去。溫妃懇求蕭煜只責罰自己,寬恕柳丞衛和其家人,蕭煜不為所動,最終,在錦言的勸說下,蕭煜表示今天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溫妃流淚磕頭謝恩。錦言整理桌子時,偷吃案頭糕點被蕭煜發現,後又得知其最愛吃禮部尚書家那顆玉蕊冰心做的糕點,當夜就帶她潛入尚書府。

蕭煜、錦言爬樹摘花。素語偷偷出去給蕭祁送信,讓他彈劾蕭煜寵婢滅妻、子嗣綿薄。蕭祁斥責,讓她不要指揮他做事,他自有安排。花香醉人,月色清明,蕭煜與錦言情不自禁深情擁吻,返回時,意外撞到從蕭祁家回來的素語,蕭煜大怒。蕭煜讓素語禁足思過。第二日,錦言拿了治療多夢的藥回到房間,發現窗外多了一棵樹,原來尚書府的桃樹被移到了院外。蕭煜看著錦言的笑顏,二人樹下相擁。錦言的夢境多次成真,困擾不已又抓了安神的藥,抱著藥回來時碰到蕭煜。蕭煜詢問她為何抓藥,錦言遮掩不過去,將自己夢境預言成真的事告訴蕭煜,結果蕭煜還是把她當成了神經病,錦言想做夢證明自己,被蕭煜按在床上,結果卻怎麼也睡不著。

錦言睡不著,攪得蕭煜心神煩躁。侍衛來報,北疆戰事告急。幾位大人請願,要蕭煜給出交代,蕭煜無奈,只好派侍衛求助蕭祁。蕭祁顯示出想要和蕭煜爭錦言的想法。與此同時,錦言終於做了夢。夢中,有人在枯井下放了遺表。錦言將夢境內容告訴蕭煜,蕭煜靈機一動,決定引蛇出洞。恰逢錦言的桃花釀終於釀好,蕭煜來討酒,卻只得了一小杯。蕭煜饞酒之下,悄悄偷酒喝,卻錯把酒麴喝光了。錦言正舒舒服服地沐浴桃花,蕭煜醉醺醺地闖入浴室,強吻錦言,最後跌入浴桶之中。玉蕊冰心樹下,蕭祁對錦言吐露真情,要帶錦言離開,二人雙宿雙飛。

蕭煜在錦言床上醒來,因尋不到錦言,外出查看,撞見蕭祁向錦言告白,蕭煜大怒。蕭祁為了幫錦言求情,主動請戰北疆。蕭煜應允,令他明日領兵開赴北疆。 玉蕊冰心樹下,一名婢女聽素語的安排悄悄撒下毒藥,想要除掉此樹。與此同時,山海帶著蕭祁的密信抵達京城,去見太妃。太妃問起當初蕭祁為何匆忙請戰離京,山海說蕭祁是為情所傷。錦言寫給蕭祁的信被蕭煜獲知,找她質問,錦言辯解時講出遺表是假之事,被素語聽到。太妃傳喚鐘離,命他不得再任由蕭煜身邊的妖女惑主,引得蕭煜與蕭祁之間兄弟鬩牆。蕭煜向錦言道歉,二人重歸於好。押送糧草的大臣暗中扣下糧草,蕭煜大怒,表示傾國之力,增援北疆。

錦言來找蕭煜,被鐘離以軍情大事為由阻攔,錦言拜託鐘離請蕭煜晚上到湖心島一聚。蕭煜得知鐘離並未將湖心島一聚之事告知,匆忙趕過去,遇上錦言落水被鐘離救上來。蕭煜將錦言抱回去。鐘離因為隱瞞不報被處罰。 錦言得知鐘離被貶,勸說蕭煜原諒鐘離。可在蕭煜心中,鐘離竟然不顧他們多年生死情誼,欺騙於他,罪不可恕,因此堅決不將鐘離調回身邊。只是,沒了鐘離在身邊,蕭煜諸多不適,連飯都氣得吃不下。錦言使計騙蕭煜吃飯,又以練劍為引,將蕭煜和鐘離湊在一起,想讓二人把話說開。最後,鐘離誠心向錦言道歉,三人終於重歸於好。

鐘離意外吐露出原來他所做一切都是太妃的安排。蕭煜一怒之下,藉口太妃年事已高,不應再為這些瑣事煩心,將王府交給素語。太妃聽聞,決定召回蕭祁。 錦言生日,蕭煜在親自掛滿花燈和同心結。當夜,蕭煜讓小喜子引錦言到來。蕭祁送來雪枝給錦言,被蕭煜看到,正當煜、祁兩人針鋒相對之時,火苗點燃了蕭煜的衣角,錦言情急之下,扯下水燈滅火。蕭煜以頭疼為由躺在錦言床上,錦言在旁伺候。蕭祁打仗連勝,想向蕭煜討個賞賜,蕭煜以還沒看摺子為由拒絕。等蕭祁走後,蕭煜看摺子,得知南嶼使臣榮靖郡主入城,請求鴻臚寺承辦宴會。但南嶼向來尚武,親好蕭祁,蕭煜便越過鴻臚寺派遣鐘離出城迎接。

錦言正在御花園為蕭煜采晨露,蕭祁將珊瑚手串為錦言戴上,說當時錦言替嫁之事乃是大罪,再次要帶錦言遠走高飛。錦言坦言不想離開。蕭煜匆匆趕到,看到二人舉止親密,妒火中燒,一把扔掉蕭祁送的珊瑚手串,強行把自己的龍紋玉送給錦言。榮靖郡主中途被刺殺,幸得蕭煜派遣的鐘離及時趕到解救,郡主便邀請鐘離一同坐上馬車。錦言愛湊熱鬧,聽這慶典盛況空前,也絞盡腦汁地出主意,卻無意間提到了蕭祁會跳胡旋舞。蕭煜醋罎子打翻,勒令錦言不得參加慶典,把錦言氣走後,蕭煜又心軟地讓人給錦言留個門。當晚,蕭祁找到素語,想讓她找出真的遺表,卻看到被蕭煜扔掉的手串。宴會熱鬧非凡,除了妃子和文武百官之外,來自南嶼的容靖郡主也帶使團來賀壽。

錦言偷偷爬上牆頭,觀禮宴會。不巧,關在獸籠中的靈猴跑了出來,錦言受驚跌落。此時,原本準備了禦獸雜技的榮靖被告知靈猴不見了。素語藉故離開宴會,來到後庭,被靈猴嚇到。原本躲在一旁的錦言,意外看到了遺表。錦言好不容易逃出眾人視線,悄悄來到宴會上看靈猴表演。結果靈猴見到她後,齜牙咧嘴追上來。錦言嚇得倉皇逃竄,大呼救命,混亂之中,錦言和太妃同時落入水中。蕭煜毫不猶豫,讓鐘離下水去救太妃,自己則迅速入水向錦言遊去。蕭祁見錦言落水,也同樣跳下湖中救她。太妃回去後昏迷不醒,蕭煜愁雲慘澹,容靖郡主卻找上了蕭煜,聲稱能解決蕭煜的難題,只求蕭煜賜給她一塊封地。蕭煜應允。容靖郡主將一隻大老鼠放到了太妃的住所,上下頓時亂成一片。

太妃的昏迷裝不下去了,容靖郡主獻計成功,成了蕭煜身邊的大紅人。她本來就性格驕縱,此後更是橫著走。錦言見到蕭煜和容靖郡主一起用膳。容靖郡主嬌滴滴,這也不吃那也不吃,錦言諷刺幾句,甩手離開。錦言和容靖郡主互相都看不順眼,兩人還在御花園比試了一場搖樹大戰,不顧身份親自上樹,約定輸的人就跳太液池。蕭煜趕來阻止這場鬧劇,二女卻不慎跌落枝頭。蕭煜救下錦言,鐘離則接住了容靖郡主。就是這一救,讓容靖郡主更是對鐘離一見鍾情。錦言攪亂太妃拿到遺表的計畫,夷光提醒太妃宣錦言的父母進府,以示可以輕易地把她的家人握在手中為質,太妃欣然應允。蕭祁找到錦言,說可以安排一對假父母,只要過了太妃這關,一切好說。蕭祁為錦言安排了一對江氏父母,將資料提前給錦言,讓她背熟。

鐘離來到聞府見到蕭祁車馬,偷聽到錦言身世,回報蕭煜。蕭煜讓鐘離安排一對假父母,另外一定查出錦言的真實身份。蕭煜和蕭祁不知道對方的安排,分別尋了一對人。父母到來那日,鐘離本應接應,但容靖郡主糾纏,鐘離只能把郡主鎖起來,回來時卻被告知錦言已經接上她的父母,去見太妃了。錦言接到的是蕭煜安排的劉氏夫婦,她只以為資料換了,並不知道其實有兩對夫婦。然而太妃並未察覺不妥,就在錦言以為順利過關之際,另一對江氏夫婦現身,蕭煜不得已將二人治罪。鐘離把調查結果告訴蕭煜,原來錦言才是聞家嫡女。蕭煜回想起當初蕭祁公然和自己搶親的事,只覺得錦言和蕭祁早已情根深種,一腔怒火無處發洩。蕭煜跑去找錦言,卻看見她正和蕭祁說話,怒而將蕭祁關在府中,無令永不得出。

錦言為蕭祁說話,讓蕭煜徹底失望。錦言以淚洗面,同時不忘替江氏夫婦求情,卻被蕭煜誤解為她心中有蕭祁。此時,容靖郡主即將啟程回南嶼,臨別前端著食盒來找鐘離,但鐘離當值期間,拒絕了她的要求。榮靖做了些膳食,想留下一些和鐘離美好的回憶,同時要求鐘離跟她一起回南嶼,但鐘離不可能和她走,二人此生再難相見。玉蕊冰心斷枝花落,錦言痛心不已,恰巧被蕭煜看到,以為她有意毀壞,便讓她不用再來伺候。太妃教訓錦言不守規矩,蕭煜趕來維護。太妃覺得蕭煜為了一個婢女與自己大動干戈,氣得心絞痛。蕭祁出征在即,太妃覺得征戰兇險,想給他做樁婚事,將錦言許配給他。

蕭煜違心宣佈將錦言嫁給蕭祁,自己卻昏了過去。錦言得知將要嫁給蕭祁,想見蕭煜,被鐘離阻攔。素語得知蕭煜的賜婚,同時得知錦言已經拿到遺表。蕭煜醒來得知錦言已經搬出去,心有不舍。蕭煜將自己的玉佩給錦言送去,遇上素語和錦言說起希望蕭祁得償所願,聽後更是痛心不已。蕭祁出征,大敗敵軍。郡主回城前,邀請鐘離前去一敘,鐘離拒絕。錦言想起當日看到的遺表,以為蕭煜誤會自己,準備將這一情況告訴蕭煜,但被郡主阻攔。郡主想通過錦言打聽鐘離的情況,想著送他些小玩意。錦言趁機拜託郡主將遺表取來。

北疆急報,蕭祁輕敵,貪功冒進,生死不明,太妃聽聞昏倒,急召錦言覲見,聲稱要放錦言去鳳隱寺祈福念經。蕭煜阻攔不及,錦言自告奮勇去鳳隱寺祈福。錦言奉命離開,蕭煜一路追了出去,看見錦言離開,黯然不已。途中,錦言夢見發生大火。錦言一來鳳隱寺,便被師太來了個下馬威,要求她剃度。 晚上,夷光身著夜行衣前往漱玉軒,卻並未找到遺表。錦言將自己的一縷頭髮交給師太,由她送回城裡請命,若蕭祁允許她便剃度。郡主吵鬧著要吃掉錦言的兔子,蕭祁由此得知,原來錦言對她有事相托,便吩咐鐘離一同幫忙。鳳隱寺師太請命,說錦言不肯剃度,蕭祁這才知道原來有人暗中做了安排。

鐘離跟蕭煜報告,錦言不肯剃度。蕭煜得知是太妃逼她,立刻想去鳳隱寺找她,但軍中因為蕭祁失蹤發生變故,北疆危險。蕭煜急忙召集大臣。蕭祁擅離軍營,是為了引出奸細,但他存有私心,趁機去鳳隱寺見錦言。蕭煜得知蕭祁去了鳳隱寺,借送容靖之名,趕去看她。蕭祁跟錦言見面,蕭煜也趕來。容靖將密詔交給錦言。錦言去見蕭煜,說清楚她心中的人是他。蕭煜跟錦言道歉。山海迷昏錦言,並放了一把火。蕭煜沖進火海救人,但火勢太大,鐘離只好將他打暈,醒來後,錦言已經燒得屍骨無存。蕭煜痛苦不已。

蕭煜遣散眾妃。蕭祁發現害錦言的人是山海,背後主謀是太妃。錦言夢到大婚場景,就在看清新郎樣子時,醒了過來。容靖告訴她,大火的時候,是顧禎救了她。錦言得救的事,蕭煜還不知情。蕭祁趕來見錦言。蕭煜卻為了錦言喝得酩酊大醉。素語跟蕭煜辭行,並道歉。蕭煜心灰意冷,不跟她計較。蕭祁聽聞錦言要回王府,告訴她,回去之後,她和聞家一定會被處罰,蕭煜也保不住她,最好的安排就是跟他一起歸隱。容靖跟鐘離辭行,送他護心鏡。蕭煜讓鐘離跟容靖南下,但鐘離只想留在蕭煜身邊。兔子不見了,蕭煜發現不對勁。錦言混在容靖車隊中,離開都城。蕭煜發現了錦言的蹤跡,急忙趕去,看到了錦言留給蕭祁的信。鐘離查到了郡主的車隊在長郡停留,蕭煜想起錦言說過的相思樹,推斷她人就在那裡。

容靖郡主開錦言玩笑,錦言說就算蕭煜來找她,她也不會讓蕭煜找到她。蕭煜得知錦言好幾日閉門不出,心疼不已。容靖拉著錦言參加璨火節,遇到了一個流氓王大海,雙方起衝突,打了起來,錦言的兔子跑了,人也被踢倒,關鍵時候,蕭煜及時趕來。但蕭祁將錦言帶走,要錦言再給他一個機會。錦言最終選擇了蕭煜。蕭祁傷心不已,鐘離趕來告訴他,他才是太妃的親兒子,蕭煜將王位讓給了他。錦言跟蕭煜坦言,她才是溫家嫡女聞素錦,蕭煜不但不怪她,還送了她上千盞錦字燈。山海將所有真相告知蕭祁,原來一切陰謀都是山海跟太妃所為。蕭祁趕走了山海。蕭煜變著花樣送錦言禮物,還學人家講土味情話,惹得錦言大感肉麻。太妃向素語道歉,二人和解。蕭煜跟錦言一起種下了玉蕊冰心的樹枝,深情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