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800天

環遊世界800天

集數

來自台灣的舒子晨,在25歲的這天為自己立下一個「十年計畫」用生命中的800天展開一個人的旅行,探索這個世界也探索自己,失戀的子晨將獨自一人踏上旅程,尋找那些前男友曾駐留過的足跡.....以城市與生活為出發點,走訪披頭四最後一張專輯的錄音室、鐵達尼號紀念館或是走在蘇格蘭Isle of Skye天空島,體驗大自然的原始之美。

在倫敦的街頭,很容易就能發掘到美好的節奏。藉由這裡的空氣,傳染到每個人的身上,讓人忍不住跟著音樂一起搖擺。走在英國史上第一條列入世界遺產的馬路-Abbey Road,回味著七零年代英式搖滾。再來走到丹麥街,這裡充滿著樂器行及錄音室,記錄著各個年代的經典音樂。最後來到Camden Lock,這裡是英國著名的龐克村,和都市相比起來多了一份自由和叛逆。

獨自旅行,是我證明自己沒有那麼脆弱的方式。機場的人來來往往,這裡每天上演了多少故事?當這些人飛上天空又是怎樣的心情呢?和年輕的愛告別了幾年後,我才忽然發現,原來,時間不曾靜止是有點殘忍的事,但也只能跟著人群前進,假裝自己也走在正確的方向上。現在擁有的東西很多,卻好像也什麼都不曾擁有。如果當時我也擁有現在的世故與成熟,是不是,就能熟練的把你留下?是不是,就不會輸給了距離和時間?是不是,倚靠自己本來就會失敗?跟著子晨一起獨自旅行,拋下沉重的過去,學習如何愛自己與愛別人。

很多人都說蘇格蘭人是一支驕傲的民族,即使最後一杯酒再甘甜,最後一口食物再美味,我想,也敵不過眾人面前被絞死的痛苦與恥辱。而一個靈魂需要的,究竟是後世的尊敬與景仰,還是在世時的問心無愧?美好的名聲也許不切實際或以假亂真。不好的名聲或許也只是一種群眾暴力,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藉由一個人的旅行好好了解自己,今後不再為別人而活。

愛爾蘭島,也被稱為翡翠島。在這裡,有一句諺語是這麼說的:若有幸成為愛爾蘭人,任何煩惱都無須掛懷。所以我來到愛爾來,想尋求一些有關愛情的答案。我知道,當我離開這裡之後,那些煩惱與傷痛都將消失無蹤。「愛情之不可解,更甚於死亡之神秘,確實愛的本質,我不清楚究竟是甚麼,只知道自己總是被牽引著,朝著未知的方向而去。」

在畢業照的笑容底下,我總最多愁善感的那一個。當大家都盼著走出校園,走向那個充滿期待的未來時,我早就料到未來並沒有一定會更好。校園的空氣總是讓我感到忐忑,它好似一個四處都有漏洞的空間,回憶從不同的角落裡流入,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想要回到這裡。雖然出了社會路途坎坷,但每想到當年沒有留白的我們,也許一切都是值得的。

英國,是個自古就以明確階級之分而聞名的國家。一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往往不是看他付出了什麼,而是他究竟擁有些什麼?是代代相傳的頭銜,或是富可敵國的財產?也許人類就是喜歡不斷的分類、定義、標籤,這樣在自己位居高處時,才能享受那令人上癮的優越感。好人與壞人,貴族或平民,有人說他們是兩不相交的兩極,但或許根本不該被區分得太清。

Islle of Skye稱做天空島或是蒼穹島,天空島一年四季都是雲霧繚繞,天氣濕冷,多了一分淒涼的,同時也是電影普羅米修斯的拍攝場地。Portree是天空島上人口最多的地方,雖然他只是一個很迷你的小鎮,不過在中石器時代就有人類居住,而且寫下了一段非常燦爛的歷史……

從小就對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充滿好奇,那時的舒子晨總是期盼長大後能得到王子的愛,住在玫瑰城堡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那時候的她不曉得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對象機率是千萬分之一,而遇到一個愛她的王子,又會是什麼樣的機率呢?這個世界上的皇室已經僅存不多了,有權的皇室更是寥寥無幾,英國皇室就是個最典型的例子。坐擁倫敦最好的地段,掌握大筆財富,擁有人民無盡的祝福,卻沒有任何實質的權力,但他卻是英國人民精神的象徵。

居住在三面環海的威爾斯人,少了英格蘭人的嚴肅和拘謹,個性開放、不拘小節,唯獨面對自己身為威爾斯人的這件事矜持到底,絕不妥協。他們的威爾斯意識很強,就連熱衷的體育賽事橄欖球都與英格蘭熱愛的足球大不相同。卡地夫是它的首都,同時也是歐洲最年輕的首都。它的市中心就面對著大西洋的冷冽,活出自己堅毅的性格。威爾斯的存在不代表英國的分裂,反而更代表著英國多元民族文化的包容。

在這個只比台灣大兩倍多的地方,曾經也為了信仰與國家意識分裂而打仗,最後才分裂為獨立的愛爾蘭和瓜分給英國的北愛爾蘭兩個區塊。而貝爾法斯特的西邊則充滿了當年對抗時期豐富的紀錄。

愛丁堡是一座古老的霧都,在冬天裡,黑夜籠罩極長的時間,使這裡顯得孤獨而沉寂。而這個城市也蘊含著豐富的過往等待人去發掘,也等待有故事的人加入。而這裡也是哈利波特的作者-JK.Rowling創作的靈感來源。

經歷了大航海時代、北美殖民時期與工業革命後,英國的科技與國力處於鼎盛時期,整個世界都無法與之抗衡。日不落帝國的版圖當時統御了全球四分之一的領土及人民,許多各地的奇珍異寶也都被運到了英國這個島上,之今都還保留在大英博物館。

親愛的披頭四,今天是2017年的3月1日,在你們成立樂團滿57年之後,我來到了屬於披頭四的博物館。這裡成功的還原了你們的故事和精神,也讓來不及參與當時的我也有和你們連結的機會。你們相信嗎?即使過了這麼久,披頭四依然持續地影響著這個世界。我想所謂的披頭狂潮,過去、現在、未來,永遠不會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