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經雨胭脂透

海棠經雨胭脂透

集數

豆蔻年華的顧海棠為找尋失蹤父親的下落來到昆楊,與朗家二公子月軒不打不相識,進入朗家的胭脂工坊工作,卻被朗家大公子月明相中。朗家為此設計了一場騙婚,當海棠得知自己所嫁非人,她痛恨月軒的欺騙,她向朗家許諾以醫治月明毀容的臉來換取一紙休書。

顧海棠帶著弟弟顧夏合和半瘋半癡的媽媽天瑜來到昆陽尋找父親失蹤下落,突然一小偷搶走了海棠的皮箱,海棠窮追不舍,一直將小混混逼進朗里春。海棠抓起商鋪的一盒紅粉扔向對方,卻砸中了朗月軒的頭。月軒讓海棠賠償,海棠不從,便被扣下箱子。

月軒回家,太太擔心一家安危,朗斯年猜測是商會會長選舉在即,是施濟周下的毒手,讓月軒多加防備,被要找到那日的救命恩人。莫嫿來到海棠家,感謝海棠救命之恩,與海棠成為朋友。莫嫿看著眼前溫馨的一家三口,羨慕至極。

海棠在朗家店鋪門口,巧遇朗月軒遭調侃,海棠離開。月軒被朗斯年責罵不務正業,月軒自有打算,提出新招女工研制鴻雁胭脂。海棠認為朗家也許跟爹失蹤有關,前去應聘,月軒有意刁難海棠,海棠出奇制勝,月軒刮目相看。施濟周安插新巧也參加應聘。

月軒发現運往碼頭的貨物產品不純,朗斯年上門找施濟周對峙,並封鎖施家的水路,給他下馬威。海棠心中有事,工作時心不在焉被月軒大罵。月軒從莫嫿口中聽說了夏合上學的事情。月軒出手相助,去說服易主任。

凡真不合太太心意,全叔送走凡真,海棠打聽全叔身世,全叔含糊回答。太太又為梳頭的事情對妙蘭发脾氣,受傷的妙蘭恰巧碰見了海棠,海棠提出為妙蘭處理傷口,妙蘭被海棠的手藝折服。海棠得知妙蘭朗家的童養媳,也是寡婦,十分同情。

海棠再闖閣樓,與藏身在暗處的月明對話,為了從閣樓處獲得父親失蹤的下落,海棠對月明關心鼓勵,這些舉動讓不知情的月明對她動了心。月明請求月軒為他送出情詩,卻不讓月軒道明自己才是那個有意之人,這讓海棠產生了誤會,並且對月軒也隱隱動了心思。

月軒在工坊里尋找一切機會與海棠相處,對海棠各種關懷備至,雖然月軒的初衷是為了能順月明的心意,把和海棠相處的點點滴滴講給月明聽讓他高興,但在這個過程中,卻讓海棠越陷越深,月軒自己也越來越分不清真情還是假意了。

海棠對朗家突然的提親有些措手不及,月軒若即若離的態度也讓她捉摸不透月軒真實的心意。此時,莫嫿得知了消息前來哭鬧不止,更是表示如果生命中沒了月軒,情願一死。重重壓力之下,海棠決定拒絕月軒的求婚,但莫嫿卻心生一計,她要海棠和她配合換新娘。

新房內,海棠驚呼不止,月明痛苦驚惶。新房外,月軒酩酊大醉,那個可怕的陰謀終於真相大白。原來,朗太太发現月明喜歡上海棠,為了兒子的心重見光明,她軟硬兼施,要求月軒代為提親,把海棠騙進朗家。

夜晚,月明和海棠在婚房尷尬相對,月明貼心打地鋪,卻不知道海棠已經和莫嫿商量好逃離朗家。海棠離開朗家,卻在自己家門口遇見醉酒的月軒,月軒悔不當初,痛哭道歉,海棠卻不願意接受,兩人最終各自傷心離開。

月軒上龍家打探海棠消息,龍德水拉著月軒扯家常,莫嫿替海棠隱瞞。海棠決定回朗家面對一切。青青探望月明,月明絕食閉門不出。海棠去郊外散心,月軒緊追認錯求海棠為了大哥回家,海棠心寒,說回家只為一封休書。

月軒看望月明提前給他送了生日禮物,月明因為海棠的回家心情大好,月軒因為對海棠做的一切備受煎熬。月明與海棠分床睡,徹夜長聊關於自己與月軒小時候发生的意外,月軒是為了贖罪才答應替自己成親,但海棠仍舊不能原諒。

月軒準備完成海棠的第三個要求,取湖心島的蓮子,施迪文勸阻太危險。一家人等著月明出現給他過生日,此時施濟周登門,明為商量花神祭祀之事,實則想確認朗家藏著一個醜兒子的事實。海棠得知暴雨月軒被困湖心島,大罵月軒傻,依然無法釋懷月軒曾經對她的騙婚。

半夜青青在花園扮鬼嚇海棠,月明當場抓住青青責罵。妙蘭故意將海棠偷偷替月明治臉的事情告訴太太。太太前去質問海棠,海棠提出若能替月明治好臉,希望得到休書,太太答應。施濟周提出祭祀大會所有男丁都要到場,特意提出朗家大兒子也要出席。

妙蘭帶著傷藥去看月軒,並且撇清關系自己不是有意要打海棠是太太所逼。朗斯年對海棠的化妝手法有所懷疑,想起一個故人。月軒施迪文在碼頭迎接華吉利,華吉利此次帶來一個大訂單,但任何商家無法一家吃下,月軒建議可以公開招標。

海棠重回朗里春,一邊跟上工坊的運作,一邊努力尋找方法為月明治臉。她為月明精心打造了一張透氣養顏的貝殼面膜並配合八白散的秘方調養肌膚基礎,月明的氣色和狀態都有了好轉,卻開始擔心有一天自己的臉治好了會徹底失去海棠。

海棠因為對莫嫿的友情,也因為不想自己對月軒的感情還有不受控制的可能,要求月軒去參加莫嫿的告白會並希望他考慮和莫嫿的发展。月軒雖然心里有氣,但出於對海棠的愧疚和不想逆她意的憐惜,還是出現在告白會的現場。

海棠在山上采取“冰晶麒麟”時不小心跌落山崖,被月軒救起帶回海棠園,兩人把“冰晶麒麟”種在海棠園小心看護,期待著它能盡快開花。莫嫿在妙蘭別有用心的挑唆之下來到海棠園,看到月軒和海棠在一起的畫面怒不可遏一場撒潑。

海棠給月明塗了幾次祛疤膏效果卻不理想,海棠憂心忡忡,月軒為了海棠和月明割傷自己試驗祛疤膏的問題所在,海棠得知真相又感動又擔心,兩人的關系有了一定改善。新巧利用莫嫿對易小姐的仇恨,把施濟周給她的問題化妝品給了莫嫿,挑唆她作弄一下易小姐。

海棠無意中发現月明躲起來把自己剛給他搽上的祛疤膏全部洗掉,月明坦言自己這麽做是因為害怕臉好了以後海棠會棄他而去。龍德水的西式婚禮現場,莫嫿和青青都依照計劃對化妝品進行了破壞,她們只是單純地想報一箭之仇,並不知道自己成為了新巧和妙蘭的棋子。

月明向龍德水求情不成帶著一身傷回家,仍一心只想為海棠找出真相救她出牢籠,朗太太一方面為月明心疼不已,另一方面也為了整個朗里春著想,於是她告訴了月明海棠回朗府積極為他治臉不過為求得休書的真相,並以家族命運要求月明簽下休書。

夏合與青青查到易小姐的私人醫生有貓膩,跟蹤之下发現私人醫生的情人竟與施杭露有著暗中聯系,他們立刻明白,一切都是施濟周暗中搗鬼。出於沒有憑證的無奈,月軒把施濟周的陰謀化作一段故事托報社的朋友刊登出來,昆揚城立刻炸了鍋,矛頭直指施杭露。

龍德水想給月軒和莫嫿牽紅線,月軒卻冷言拒絕,莫嫿很難堪。同時,莫嫿也意識到自己在易小姐事件中的失態,雖然真相必須隱瞞,但她也希望能重新得到海棠月軒的友情,她決定相邀海棠月軒咖啡館見面。

海棠終於拿到休書離開朗府,從此和朗家沒有瓜葛,可她心系月軒不知不覺又來到了海棠園,恰巧遇上了月軒,月軒站在海棠的角度勸她不要放棄自己的事業繼續回到朗里春,海棠經過慎重考慮終於答應。

被海棠拒絕的月明決定順從朗太太的意思,邀請莫嫿擔任朗家的桃花仙子,恰好施濟周也要求施迪文必須請到莫嫿擔任施家的桃花仙子。莫嫿興奮於自己可以代表朗家,卻沒想到桃花會當場恐高的她根本上不了花車,最終桃花仙子還是落到了海棠頭上。

小姨太懷孕,龍德水不敢告訴莫嫿。莫嫿跟青青去去工坊,施迪文尾隨,眾人一起給月明進工坊開慶功宴,月明感概自己能重獲新生。小姨太告訴莫嫿自己懷孕,求她允許能把小孩生下來。

兄弟為產品包裝問題起爭執。朗斯年認為月明做事欠妥,月明不服。莫嫿跟朗家上下打的火熱,警告妙蘭不要有非分之想。月明因包裝問題被老爺數落心情不佳,海棠安慰,並給月明靈感,月明邀請海棠做代言人拍攝海報宣傳朗里春產品,月軒從旁支持。

月明著重向貿易商推薦鵝蛋粉,但並沒有引起他們的興趣,月明聽說隔壁施家展櫃在賣鴻雁胭脂與施迪文大打出手。朗老爺大怒,月明認為工坊出了內奸,定會查明。朗斯年找施濟周對峙,施濟周直言這一切都是為了曾經的恩怨,戰爭才剛開始。

青青恨爹竟然誤會月軒,月明看望月軒,兄弟兩多了份嫌隙。朗斯年痛心其實內心也不願意誤會月軒,回憶起當年月軒是胭脂的兒子而且被自己收為養子,怕施濟周興風作浪。月軒跟海棠解釋假意承認只是為了讓那個嫁禍之人奸計得逞,讓海棠暗中留意他們下一步動向。

新巧找施濟周怕朗家在她面前演戲,想要放棄,施濟周不肯罷休。月軒睡夢中呼喊海棠,妙蘭一時情迷想要獻身,被太太撞見。太太大罵妙蘭要將她趕出朗家,妙蘭死纏爛打。月明怪月軒不檢點,海棠告訴月軒內奸已經找到。

新巧在施濟周的指示下偷偷將可以引起小範圍爆炸的化學藥劑放入朗里春實驗室,海棠勸回月軒無果決定自己進實驗室研究。火災发生,月軒奮不顧身沖入火場救下海棠。兩人認為此次爆炸並非意外,新巧是他們懷疑的第一人選,他們知道,抓出內奸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海棠和月軒經過一番調查,得知顧順祺之死可能與朗老爺的舊情人胭脂有關,兩人找到胭脂的舊居尋找線索卻還是一無所獲,海棠反思是否自己想太多一切與朗老爺並無關聯,月軒承諾會一直陪在海棠身邊為她尋找真相,海棠感動,兩人關系更進一步。

月軒帶海棠回家宣布兩人的情侶關系,遭到了家人尤其是朗太太的激烈反對,月軒和海棠卻意志堅定。月明表面上接受結果恭喜月軒和海棠,背地里卻和莫嫿繼續統一戰線再接再厲破壞兩人。朗太太因為這件事很不高興,不斷在家里引发爭吵,自己傷心也惹得全家不快。

一篇關於東方香水背後是月軒和嫂子妙蘭偷歡的報道空降昆揚城,大大損害了東方香水的聲譽,朗里春隨之受到牽連,之前的大訂單也被退貨還面臨巨額賠償危機。朗里春亂成一團,昆揚城更是謠言滿天飛。

月軒離開昆揚前去找華吉利把被退貨的東方香水賣出去,月軒一走,月明就前來獻殷勤,妙蘭更是借著向朗太太挑撥的機會得到了朗太太的允許到朗里春工坊辭退了海棠。海棠不明白一向交好的妙蘭為什麽突然變了個樣子,妙蘭直言相告她恨海棠搶走了月軒。

月明回家告月軒在工坊亂发脾氣,太太警告月軒不要再與海棠有來往。施迪文試探父親東方香水出問題是否與施家有關,施濟周否認並警告施迪文不要吃里扒外。凡真給海棠介紹了一份給新娘化妝的工作,月軒來找海棠希望能重回工坊,海棠拒絕。

月明與施濟周越走越近,施濟周希望月明能與自己聯手。月軒看到月明從施家離開,回想之前月明的種種表現。月明帶海棠去別墅希望她能在這里辦學,還有考慮。月軒在街頭買了路人在施杭露買的香囊,回家試探月明,月明狡辯。

月軒去海棠學堂幫忙,海棠看著報紙害怕是有人別有用心,月軒調戲海棠說之前的吻給他帶來了靈感,他想要研发一款可以吃的口紅。太太想讓老爺放權給月明打理生意,老爺同意讓月明管原材料供應業務但扔有所保留。

月軒提出海棠能為朗里春帶來商機,他跟海棠研发的口紅也適合當下的市場。月明不服月軒又得到老爺認可,向太太訴苦。施濟周聽說海棠以前是入殮世家,突然起疑,害怕海棠的身份與當年那個人有關。莫嫿去找月明希望合作,一起拆散月軒海棠。

施濟周前去給龍德水送軍費,路上猜出海棠的身世,突然決定掉頭回家,施濟周打算孤注一擲,利用海棠策底打垮朗斯年,第一步他壓上全部身家,逼迫朗斯年拿出雙倍的軍費獻給龍德水。凡真與海棠上街擺攤招攬生意。

月軒和海棠潛心研制能吃的口紅,朗老爺同意支持新產品的生產,海棠打算召回之前學堂的學生,讓他們一邊免費學習一邊有償生產新產品的樣品。月明眼見海棠月軒整天膩在一起卿卿我我又動了使壞的心思。

月明得知朗老爺瞞著朗太太私下支持海棠月軒的新產品找朗老爺理論,朗老爺卻試圖勸服他,月明心知朗老爺偏向月軒,於是再生一計,把生產口紅的重要原料純植物油脂換成了合成油脂。

天瑜和海棠跟隨韓瑞斌幫老人化了妝,施濟周命韓瑞斌將天瑜化妝所用的芙蓉膏拿去研究,意欲從中得到這個神奇化妝品的配方。同時,他也確認了海棠的身份,他知道,如果他不出招,海棠必將順藤摸瓜查到當年他殺害顧順祺的事實,於是他開始謀劃絕地反擊。

昆揚城中掀起巨大輿論,劍指海棠家是給死人化妝的,正值能吃的口紅出貨之際,海棠家的麻煩使朗里春的聲譽也大大受損。海棠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答應韓瑞斌的請求鬧出來的,於是要求月軒帶她前往朗家道歉,然而朗太太不但不接受道歉還對她大加指責。

月軒在海棠家門口等待晝夜,依然不見海棠身影,他直覺事情不太對,著急四處尋找海棠,莫嫿看著月軒的樣子心痛不已,月明卻一面在朗太太朗老爺面前賣乖一面阻止月軒繼續和海棠糾纏。月軒終於找到海棠,不想得到的卻是海棠的冷若冰霜。

口紅出現問題,月明嫁禍月軒為了節約成本所以替換了油脂成分。太太懷疑就是海棠要報覆朗里春才這麽做。月軒去醫院找海棠,海棠為了躲避月軒已經換了醫院,海棠告訴夏合爹去世的真相與朗家有關。

朗斯年出发前交代兄弟要齊心協力照顧好生意,月明表面應允。月明試探施濟周是否故意調走朗斯年,施濟周默認此次是月明掌控朗里春的機會,並告訴月明月軒私生子身份以及朗斯年當年的奪妻之恨,月明震驚,決定對月軒下狠手。

月軒潛入施家工坊,发現海棠家殘跡中发現的油脂跟施加用的油脂成分一樣,懷疑是施濟周放火,並发現好多朗里春的貨物堆在施家倉庫。原來月明將貨物低價賣給施家盤活資金。龍德水向施濟周索要軍費,施濟周卻拖延時間,答應等到朗家垮了定當雙手奉上。

月軒想出辦法綁到施濟周,要海棠配合。月軒勸月明斷絕與施濟周來往,兄弟起爭執。朗斯年在昆陽城外遇難,管家頂包老爺喪命。太太发現是妙蘭裝神弄鬼,婆媳撕破臉,妙蘭吐露多年不滿,朗家已經敗落只想拿到休書換取自由,太太落淚。

月軒回家发現月明綁了海棠,月明歇斯底里,要毀了月軒。此時朗斯年狼狽回家,告知其實早有預感施濟周會有動作,因此與月軒里應外合已經絆倒施濟周。月明恨自己成了局外人,爆出月軒是私生子,月軒震驚。

因為往事傷心失望的月軒和海棠一起來到海棠園,似乎那里才是他們唯一的避風港。朗老爺前來,真誠向月軒和海棠道歉。其實月軒和海棠心里都明白,真正殺害他們爹娘的人才是應該痛恨報仇的,他們最終還是決定和朗家站在同一陣線,幫朗家渡過難關。

月軒帶著海棠住進海棠園日夜守護,每天講述過去的點點滴滴,希望喚醒海棠。月明出國深造,莫嫿送行,彼此互送祝福,希望一切重新開始。海棠蘇醒對著月軒回眸一笑,月軒如做夢一般,海棠假裝失憶,月軒跟海棠表白求婚,兩人在花叢中相擁,有情人終成眷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