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的奇妙冒險 星塵遠征軍

JoJo的奇妙冒險  星塵遠征軍

集數

在祖士達家的宿敵迪奧復活的影響下,一位年輕人──空條承太郎,得到了名為「幽波紋(替身)」的能力。 為了拯救因迪奧的詛咒而倒下的母親荷莉,空條承太郎與外祖父祖瑟夫以及他的夥伴,一起為了打倒迪奧而展開旅程。 在漫長的旅途當中,承太郎等人一次又一次地擊退刺客,最後終於抵達迪奧所在的埃及。 然而,為了阻止他們前進,各種怪異可怕的新一波敵影不斷逼近──

1987年,日本。繼承了喬斯達家血統的年輕年──空條承太郎被關進了拘留所。承太郎說:「我被惡靈附身了。」而拒絕從牢裡出來,他的母親荷莉很擔心他,決定向人在美國的承太郎的外公喬瑟夫求助。祖瑟夫立刻趕到日本,與他的朋友阿布德爾一起到承太郎那邊去,對承太郎說:「惡靈的真面具是甚麼,我瞭如指掌。」並將那惡靈的真面目,以及一直跟他們家族糾纏不清的可怕因緣告訴承太郎……。

承太郎隱藏起祖瑟夫所說的「惡靈」──「幽波紋(替身)」的力量,回到他的日常生活。然而,有一天在上學途中,他因為某個奇特的現象而受了輕傷,也因此認識了自稱花京院典明的轉學生。承太郎正要在保健室治療傷口時,發現花京院留給他的訊息,訊息的內容是一則預告,預告承太郎將會被花京院的幽波紋(替身)殺害。這時,保健室老師突然瘋狂朝他攻擊……?

承太郎用他覺醒的「替身」能力,打敗了迪奧派來的刺客花京院,並抓住受傷倒地的花京院,想從他口中得到迪奧的情報,但祖瑟夫發現花京院腦中植入了名為「肉芽」的迪奧的細胞,無法摘除。雖然祖瑟夫說花京院必定會沒命,但承太郎用自己的替身,想幫花京院把「肉芽」摘除……!

沒在五十天內打倒迪奧,荷莉的生命就有危險──。承太郎他們為了打倒迪奧,開始展開旅程,前往可能是迪奧藏身之處的埃及。旅程中在飛機內部,承太郎他們再次遇到迪奧派來的刺客!那是暗示著破壞與災害,以及旅行中斷的凶惡替身「灰塔(Tower Of Gray)」。在不知道是誰在操控替身的未知情況下,靜靜展開行動的花京院……?

迪奧派來的新刺客波魯那雷夫,向承太郎他們發動攻擊。雖然對他替身「銀色戰車」的高明劍術感到震憾,但面對波魯那雷夫的挑釁,阿布德爾用「紅色魔術師」挺身迎戰。戰鬥場地移到虎豹別墅之後,在兩者對決中,波魯那雷夫正面接下「紅色魔術師」引以為傲的必殺技「十字火焰颶風」而倒地,阿布德爾確定敵人已無還手之力,但沒想到……?

新的同行夥伴加入之後,承太郎他們在史比特瓦根財團的幫助下,經由海路啟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新加坡。在旅程當中,船內發現有人偷渡而引發一場騷動,承太朗同時也在海中受到敵人的替身所攻擊。在船上的,除了自己的夥伴以外,就只有確認過身分的十名船員,以及一個神祕的偷渡客而已……。到底誰才是前來刺殺他們的敵人?為了找出替身的本人,承太郎使了一個妙計。

冒牌船長在船上安置炸彈,將船炸掉,承太郎他們從船上逃脫,乘著救生艇在廣闊的海洋中漂蕩。而這時,卻出現了一艘巨大的貨船。雖然眾人杯弓蛇影,但為了尋求幫助,還是走進了貨船。然而,船隻雖然正常運作,船上卻沒有半個人,只有在籠子裡有一隻紅毛猩猩……。承太郎雖然覺得有種詭異的不安,但仍是繼續在船內搜查,結果起重機卻自己移動,攻擊他們的同伴!

承太郎一行人抵達新加坡,在住宿的飯店裡各自自由行動。波魯那雷夫的分配到一個人的飯店房間,而在那裡等待著他的是新出現的恐怖替身使者「詛咒的迪波」。迪波所操縱的替身「惡魔」,越憎恨對方能力越強,波魯那雷夫從正面挑戰對手中了敵人的圈套,陷入命懸一線的危機當中。面對迪波殘忍暴虐的手法攻擊,波魯那雷夫找到了什麼轉敗為勝的機會?

祖瑟夫等人用念聽得到了奇妙的訊息:「在我們之中有一個叛徒,小心花京院,他是迪奧的手下。」這讓他們不由得感到很困惑。另一方面,不知道這件事的承太郎,跟花京院與安一起去新加坡遊玩。花京院不斷出現異常的行為舉止,像是對待扒手過於暴力之類的。承太郎覺得花京院不像平常一樣睿智,而是散發出一種不太對勁的氣氛,讓他感到很可疑,並認為花京院可能是被什麼人附身了……。

承太郎等人離開新加坡,順利進入印度。雖然受到文化差異的衝擊,但他們還是在餐廳暫時歇一口氣。在那裡,有一個只在鏡子裡能看到的替身,對波魯那雷夫發動了攻擊。承太郎從敵人口中問出的「使用鏡子的替身使者」,很可能就是殺波魯那雷夫妹妹的仇人「兩手都是右手的男人」。波魯那雷夫燃起了復仇的火焰,說要自己一個人前去追擊敵人,不顧阿布德爾的阻止,與他們分開行動。

阿布德爾為了保護波魯那雷夫,受到敵人的替身攻擊而倒下了。看到這一幕,波魯那雷夫因為震憾而失去了冷靜。趁著這個機會,J•凱爾開始用他的替身「吊人」展開猛烈的攻擊。花京院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們必定會敗下陣來,因此打算與波魯那雷夫一起逃亡。波魯那雷夫他們在追擊而來的荷爾•荷斯與J•凱爾這二人搭擋面前陷入苦戰,但他們仍是努力找尋J•凱爾本人,並試著尋找反擊的契機,但是……。

承太郎一行人朝著恆河河畔的聖地貝拿勒斯前進。在那路途中,喬瑟夫發現自己的手臂上出現奇怪的腫瘤,一開始雖然沒有很在意,但那腫瘤越來越大,讓他覺得很詭異,因而決定去讓醫生看看。然後,當醫生想要切除那塊腫瘤的那一瞬間,腫瘤變成人的臉,並說自己是替身「女帝(empress)」。喬瑟夫想盡各種辦法要將「女帝」從自己身上切下來,但因為那是自己本身的肉體,所以無法讓牠受傷。這個以猛烈速度不斷成長的敵方替身,喬瑟夫想出的解決之道是……?

承太郎他們開著四輪傳動的車子,從印度往巴基斯坦飛奔。負責駕駛的波魯那雷夫在路況不佳的山路上,強行超越一輛破車。他們一行人順利地開了沒多久,剛剛超過的那輛破車便出現在他們身後,他們決定讓那車子先過。然而,那輛破車一超車往前就立刻慢下來,不斷讓人覺得他是故意在找碴。波魯那雷夫再次超過那輛破車的瞬間,陷入了與大卡車正面相撞的危機當中!

承太郎他們突破了敵人替身使者的阻礙,終於進入了巴基斯坦。然而,因為周圍被濃物所包圍,他們決定到附近的城鎮找尋住宿的地方。一行人抵達的城鎮,異常地安靜,居民的反應也都反常地冷漠。而在那當中,他們在路邊發現了一具奇怪的屍體,臉部的神情扭曲,似乎死前遇到了非常恐怖的事。因為死因不明,所以他們加強了戒備,認為有可能是替身使者所為,這時一名經營旅館的老婆婆叫住了他們……。

波魯那雷夫發現恩亞婆婆就是迪奧新派來的刺客,他想要通知同伴這件事,但受到恩亞婆婆的替身「正義」所操控的屍體,卻集體對他發動攻擊!整座小鎮都已經在恩亞婆婆的掌控之中了。在這強大的替身力量之前,波魯那雷夫束手無策,只能不斷地逃跑。然而,他最後還是在敵人的攻擊下受了傷,落入恩亞婆婆的手上……!

承太郎等人活捉了恩亞婆婆,並來到巴基斯坦的首都喀拉蚩。在那裡,等待著他們的是迪奧的新刺客,一位自稱是鋼鐵之丹的男人。丹遵照迪奧的命令,毫不猶豫地殺掉原本應該跟他們是同一夥人的恩亞婆婆。承太郎等人因為對方的無情而感到憤恕,在四打一的有利局勢下,準備與對方交手。然而,丹早已經展開可怕的替身攻擊……!

丹的替身「戀人」鑽進了喬瑟夫的腦部,丹掌控了喬瑟夫的性命佔據絕對優勢,並以此做為挾持,不斷對承太郎做出卑劣的行為,承太郎無法反抗只能強忍怒意,聽從他的命令。另一方面,花京院等人派替身進入喬瑟夫的腦內,並發現敵人以喬瑟夫的腦細胞當飼料在餵食肉芽。然而,敵人的替身動作出乎意料地迅速,兩人抓不住他而陷入苦戰。而且,那裡更有其他陷阱在等待他們。

承太郎等人抵達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決定騎駱駝橫渡沙漠。在行程中,身旁明明除了同伴以外沒有別人,他們卻感覺到有什麼人在的氣息。承太郎用白之金星查看,也沒有發現奇怪的地方……。不過,最後他們發現明明已經過晚上八點了,太陽不但沒有下沉,還從西邊開始上升!他們一行人雖然推測這是敵人的替身所為,卻找不到與其對抗的辦法。而上升的氣溫終於超過了70度……!?

花京院典明做了一個夢,他在一個有嬰兒哭聲的奇妙遊樂園裡,發現一張「死神」的塔羅牌。花京院從一堆飄落的塔羅牌當中,避開了向他劃過來的死神大鐮刀,結果鎌刀劃過他身邊的狗。花京院大叫著醒來,卻想不起惡夢的內容。多沒久,要搭飛機前往下個城鎮的一行人,購買了一架小型飛機,但條件是要帶一個生病的小寶寶一起走。花京院典明與波魯那雷夫在機內小睡片刻,卻夢到了那個遊樂園…….

花京院說小寶寶很奇怪,卻沒有人肯相信他,同伴們反而懷疑花京院經神異常。為了想要解開誤會,花京院把他夢中在自己手臂上刻下的「BABY STAND(嬰兒 替身)」字樣給他們看,結果只是讓他們誤會更深。被逼到絕境的花京院決定使用強硬的手段,卻被波魯那雷夫的手刀劈中,昏了過去。不久,承太郎他們在惡夢中睜開眼睛,因為發現全部的真相而感到戰慄!

承太郎他們為了去見某個人,而前往一座紅海上的孤島。一行人抵達島上之後,遇到了一個除了一頭白髮以外,與阿布德爾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阿布德爾的父親!那男人頑固地拒絕與承太郎他們對話,把自己關在房子裡。波魯那雷夫想到阿布德爾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死,一個人在沙灘上傷心。這時,他忽然在發邊發現一把上面佈滿藤壼的油燈。他試著想把藤壼刮下來,沒想到那把油燈卻突然開始發光……!?

波魯那雷夫心直口快地說出自己的願望,結果復活後的妹妹雪莉卻攻擊他,讓他受了傷。敵方的替身使者卡梅歐擁有塔羅牌「審判」暗示的替身,他告訴波魯那雷夫,將會實現他的第三個願望,讓死掉的阿布德爾復活。雪莉與阿布德爾兩人為了啃食波魯那雷夫的肉體而襲擊他。波魯那雷夫雖然試著用替身反擊,卻受到卡梅歐的壓制,陷入千鈞一髮的危機當中,他意識模糊,終於覺得自己可能已經沒救了……

承太郎他們拿到了新的交通工具──潛水艇,目標是穿越紅海登上非洲大陸,迪奧所在的埃及。他們一行人利用潛水艇的聲納探測周圍的海域,同時在海中靜靜地往前行進。在這當中,承太郎指出一個危險性,如果他們在海中受到襲擊,將會無路可逃,讓眾人加強戒備。然後,就在他們終於要抵達非洲大陸的時候,客艙裡的咖啡杯突然變形,將祖瑟夫的義手砍斷!

承太郎他們受到敵人的替身「女教皇」的襲擊,從即將沉沒的潛水艇中逃出。為了在海中藉著自己的力量泳往岸上,他們一行人穿上了潛水裝備,但這時敵人的替身又再次發動攻擊!敵人不斷變換模樣,承太郎他們無法辨別,而在敵人的擺布之下,幾經艱辛才逃出潛水艇。他們一邊防備敵人追擊,一邊朝著陸地游去,就在他們發現前方的兩座海底隧道,知道已經非常靠近岸邊而感到安心的時候……?

承太郎他們終於來到迪奧所在的埃及,並開著吉普車橫渡沙漠。有一架直升機來到他們身邊,那架直升機隷屬於在背後支援他們此行的史比特瓦根財團,他們在祖瑟夫的請求下,幫承太郎等人帶來了新的夥伴。據祖瑟夫所說的,機上乘坐的是擁有「愚者」塔羅牌暗示的替身使者。然而直升機裡面,除了機師以外,沒有看到其他人影……?

承太郎他們雖然有新的同伴伊奇加入,但因為突然遭受水的替身襲擊,使得花京院身受重傷。對於這個不見蹤影的敵人,阿布德爾想到一個方法與敵人的攻擊對抗,卻在即將得手的前一刻被對方看穿。處於絕對劣勢的情況不斷繼續,在這當中,伊奇不知為何卻悠閒地在睡覺……。敵人的替身擁有一擊必殺的威力,而且不知道會從哪裡冒出來,再加上他本人應該在距離很遠的地方……。承太郎他們能找出致勝的契機嗎?

與恩多爾交手而受到重傷的花京院與阿布德爾正在醫院接受治療,承太郎等人在亞斯文的城裡稍作歇息。一行人小心戒備,怕敵人的替身前來襲擊,波魯那雷夫決定隨機選一間咖啡館進去喝點東西。然而,那間咖啡館已經有「克努姆」的替身使身歐因哥與「托特」的替身使者波因哥這兩兄弟潛伏在其中。歐因哥假扮成店員,遵照波因哥的替身能力,打算拿有毒的紅茶給承太郎他們,但是……

承太郎等人一路尋找小型帆船,為了順著尼羅河往迪奧所在的開羅。另一方面,在他們一行人附近,在河邊行走的農夫恰卡,撿到一把掉在路邊的裝飾刀。周圍的人想要把刀拔出來卻完全拔不動,但恰卡一出手,泛著妖異光芒的刀身就顯露了出來。緊接著,恰卡心中響起不可思議的聲音,原本個性老實的恰卡,像是著魔了一樣個性為之大變。那把奇妙的刀,其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波魯那雷夫在康翁波打倒了「阿努比斯神」的替身使者恰卡,卻又遭到理髮店老闆的襲擊,他同樣自稱是「阿努比斯神」的替身。因為這件事,波魯那雷夫發現恰卡拿著的「刀」才是替身,於是試著反擊。然而,記住波魯那雷夫的戰鬥方式之後,阿努比斯神以更加強大的力量將他壓制。就在波魯那雷夫面臨生死危機,即將被那把刀斬殺的時候,承太郎出現了!

承太郎他們來到了尼羅河中游的城市樂蜀。路途中,祖瑟夫發現旁邊的岩石上面裝了一個插座,他覺得很不可思議而不經意地伸手觸碰,結束卻觸電了。然而,除了觸電以外沒有任何異樣,因此祖瑟夫毫不在意地去跟承太郎他們會合。之後,他就開始跟小型的金屬物品有碰撞,像是左手的義肢狀態變得不太好,或是鐵鎚往他飛過去……

祖瑟夫因為敵人的替身能力,變成身體帶著磁力。他們在追查疑一個似敵人替身使者的女人,在那期間布德爾也因為誤觸插座,變成帶著磁力的身體。在磁力的影響下,祖瑟夫他們兩人互相吸附在一起,他們努力把黏在一起的身體分開之後,在城裡奔跑追逐那個女人。沒多久,他們兩個終於找到那個一派悠閒的女替身使者,然而他們卻被鐵軌吸住,兩人的身體再次黏在一起。這時,火車嗚著汽笛,朝著他們奔馳而來!

祖瑟夫與阿布德爾在跟瑪萊雅對抗的時候,因為他們一直沒來會合,承太郎他們感到不對勁,而到盧克索的街上尋找他們。結果,波魯那雷夫發現有一個男人,帶著殺氣跟在他們身後。正當他想試出男人的真正身份時,男人的影子延伸出來,向波魯那雷夫的影子靠近。雖然波魯那雷夫急忙閃開了,但那男人已經趁機逃走。沒多久,波魯那雷夫發現自己的衣服特別寬鬆…

阿雷西是擁有「賽特神」暗示的敵人替身使者,他藉由替身能力,讓波魯那雷夫的身心都變回孩童。波魯那雷夫陷入了一片混亂當中,被一位路過的女性所救。然而,在她的家中,阿雷西的魔掌也步步逼近。波魯那雷夫在浴室受到阿雷西的攻擊,全身赤裸地用與他本人一樣縮小的替身持續抵抗。波魯那雷夫好不容易脫離了險境,原本與他在一起的那位大姊姊卻不見蹤影…

結束了漫長的旅程,承太他們終於抵達了目的地──埃及的開羅。他們立刻到附近的咖啡館開始打聽迪奧的宅邸在哪。結果,那裡有一位客人靜靜地說:「那座宅邸我有印象。」祖瑟夫想問出詳細地點,那位客人卻要求要賭一場來交換情報。雖然祖瑟夫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地提議用金錢交換,但波魯那雷夫卻不耐煩地決定和他賭一場…

祖瑟夫與波魯那雷夫跟敵人的替身使者丹尼爾•J•達比對賭,結果比輸靈魂被奪走。承太郎為了奪回他們兩人的靈魂,而用「梭哈」跟對方挑戰。承太郎在開始賭之前,向達比展示「白金之星」的眼力有多精準,告訴他絕對不可能出千。而開局之後,承太郎立刻抓到達比在發牌時的不軌之舉,將他的手指折斷!賭上雙方靈魂,白熱化的showhand對決,結果如何呢…

荷爾·荷斯在開羅的機場降落,前來追殺正在開羅打聽迪奧宅邸的承太郎等人。他跟一個新的搭擋聯手,再次準備前去殺死承太郎他們。而他的搭擋就是擁有預言能力的替身使者波因哥。荷爾·荷斯看上了波因哥的預言能力,而強行把他帶來開羅,但卻還沒有完全相信他的預言能力。然而,當他執行完成一開始顯示的驚異預言之後,終於相信:「我們兩個是無人能敵的組合!」

荷爾·荷斯他們在開羅於到承太郎一行人。荷爾·荷斯雖然照波因哥的預言所說的,在巷子裡趁機把手指插進波魯那雷夫的鼻孔裡,但荷爾·荷斯卻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這時,承太郎他們來找波魯那雷夫,使得他照預言行動卻反而身陷險境。而他又進一步發現波魯那雷夫在跟同伴打暗號,於是他決定至少要宰掉波魯那雷夫,就在那一瞬間!?

承太郎等人繼續在開羅的城裡尋找迪奧的宅邸。阿布德爾拜託他的熟人,一位熟悉開羅街道的墨鏡男找尋宅邸的所在之處,一行人暫時在一旁等待他的消息。另一方面,獨自在街上亂晃的伊奇,被兩隻大型犬纏上了。兩隻狗被伊奇的眼神嚇退,而在附近的一座宅邸裡的鳥,成為他們下一個目標。然而,那兩隻狗一進入宅邸裡,就被冰柱刺穿了。這突然的變故,讓伊奇感到驚愕,這時一隻遊隼出現在牠面前…

伊奇與守護迪奧宅邸的替身使者遊隼「寵物店」在下水道展開一場生死決鬥。寵物店靈活運用牠的遊隼自身的優勢,以可怕的速度攻擊伊奇。伊奇因為寵物店所射出的冰柱,腳上受了重傷,但仍是勉強逃進了河裡。然後,在水底做出一座沙堡,打算在河底等到敵人離去,但寵物店卻陰魂不散,到底要追殺牠到甚麼時候…

伊奇受傷,但承太郎他們卻終於找到了迪奧的宅邸所在。進入宅邸當中,在那裡等待他們的是一位自稱泰倫斯T達比的管家。這個男人是他們之前所打倒的賭徒達比的弟弟,他主動顯露自己的替身「亞圖姆神」,並展現他的部分能力。在那之後,承太郎、祖瑟夫與花京院立刻落入出現在腳底的異次元空間。三人來到一個有電視遊戲的奇妙小島...

承太郎等人以靈魂為賭注與狂熱的達比用電視遊戲對決,花京院用賽車遊戲挑戰達比,在達比的策略之下自己認輸,靈魂被奪走。祖瑟夫非常激動,但承太郎只是平靜地選擇了遊戲種類。承太郎選的是棒球遊戲,達比大言不慚地說那是他「最拿手」的遊戲。達比在其他遊戲也有高手級的實力,對面這樣的對手,承太郎在比賽開始之後,一舉一動都像新手一樣生澀。他到底有無勝算!?

承太郎在迪奧的宅邸內與達比用棒球遊戲對決,原本應該處於劣勢的承太郎,不知為何卻開始對達比做投球預告。達比雖然覺得承太郎的行動很可疑,但還是使用他的替身能力判斷對方的靈魂狀態,想讓自己在遊戲中取得領先的地位...另一方面,留在迪奧宅邸入口的阿布德爾、波魯那雷夫與伊奇二人一狗,因為祖瑟夫所設的10分鐘時間已經過了,因此沒有繼續等待他們回來會合,而是開始闖進宅邸裡面...

一同走過漫長而危險的旅程,那樣的夥伴突然就此告別──。而事態實在是太過輕易而突然,讓波魯那雷夫無法壓制自己的感情,他爆發憤怒揮劍到處亂砍,這雖然讓看不見身影的敵人受了傷,卻也都不足以致命。然而,突然從空間當中出現,對他們發動攻擊的敵人神祕替身,卻沒有停下攻擊。為了重新做好準備,波魯那雷夫與伊奇移動位置,在廣闊的房間裡背對背迎接敵人的攻擊。

在瓦尼拉艾斯毫不留情的攻擊下,波魯那雷夫陷入了絕境。在他準備迎接死亡的時候,瀕死的伊奇救了他一命。伊奇的替身在竭盡最後一絲力量之後,漸漸失去了力量。波魯那雷夫趁機攻擊,用劍貫穿了瓦尼拉艾斯的頭部。在他的全力一擊之下,即使是不死之身,瓦尼拉艾斯也終於倒下。結束一場生死對決之後,波魯那雷夫強壓著自己受傷的身體,前往宿敵迪奧所在之地...

波魯那雷夫終於見到迪奧。對面展露敵意的波魯那雷夫,迪奧對他說:「我可以再次把你當成夥伴。」波魯那雷夫雖然拒絕了他的邀請,卻因為某個神祕的現象而無法接近他。波魯那雷夫認為,至少要看出他的替身有什麼能力,因此派出「銀色戰車」攻擊他。而當他正要與迪奧的替身「世界」要交手的瞬間,背後的牆壁崩坍了。出現在那裡的是...!!

對戰的舞台移往開始被黑夜包圍的開羅街區。面對迪奧,他們的計劃是祖瑟夫與花京院且戰且逃,承太郎與波魯那雷夫從後方追擊,形成前後夾擊的形勢。在那當中,花京院「想到了一個試出迪奧替身能力的方法」,而在周圍的建築物上布下陷阱。追在花京院身後的迪奧,陷入花京院的「綠色法皇」所布下的封鎖陣,受到綠寶石之王噴射的集中炮火攻擊……!?

祖瑟夫透過花京院所遺留的訊息,識破了「世界」的能力,卻被迪奧無情的攻擊所打倒。激動的承太郎用「白金之星」與「世界」挑戰出拳狂打,卻輸給了迪奧的力量。迪奧打算暫停時間,給承太命致命地一擊,但在時間靜止的世界裡發現承太郎的指尖動了一下,讓他不由得提起戒心。迪奧腦中閃過了承太郎所說的話──「同一類型的替身」!?

在波魯那雷夫的奇襲與自己賭上性命所設下的詭計之下,承太郎終於成功反擊迪奧。受重傷的迪奧暫停時間想要逃亡,承太郎出拳狂打想給他致命的一擊,但沒想到那正是迪奧算計好的逃亡路線。承太郎將迪奧打飛,而那前方正是祖瑟夫倒在地上的身體……。迪奧吸完血後身體完全恢復,承太郎的心中怒火燃燒,他沒有壓抑自己的感情,就那樣進入時間靜止的世界挑戰迪奧,展開最終決戰──!

演員及製作班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