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al V~前律師.小鳥遊翔子~

Legal V~前律師.小鳥遊翔子~

集數

《Legal V~前律師.小鳥遊翔子~》中米倉涼子演曾當律師的小鳥遊翔子,她為人自由奔放,現時已被剝奪律師資格,她一直都有「毆打上司」「與黑社會有關連進行恐嚇」的黑暗傳言,讓人覺得她是個危險人物。 真實身份不明的她,在失去律師資格後,遊說處理法律文件的大學教授京極雅彥開設「京極法律事務所」,再以連篇的謊言挖來有過去的律師青島圭太及法律助理,以管理人身份像惡魔那樣傍若無人地使喚他們,無論訴訟有多不利,她都會為了取得勝利而不斷突破難關。然而她面的是大型法律事務所的超精英律師。在以民事訴訟為主的困難案件中,翔子怎樣率領弱小的律師集團去取得勝利?

面對委託人母親因敗訴而自殺的結果,青年律師青島圭太失意至極,呆立在懸崖邊,突然一個穿著喪服的女人抓住了他的手腕。她對青島說死是沒用的,應該戰鬥直到勝利。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小鳥遊翔子。翔子自稱是來物色人才的,她熱情地邀請青島來她的事務所一起為拯救弱者而戰。在叮囑青島第二天到事務所商量後,她就離開了。另一方面,法學教授京極雅彥迎來了退休之日。 實際上,翔子勸說京極一起開始一間正義的法律事務所,他接受翔子的邀請,準備踏上新的人生路。然而,翔子卻聯繫不上了。緊接著,他得知翔子已經被剝奪律師資格,而且被大型律師事務所Felix & Temma開除了。檢方律師大鷹高志從恩師京極處聽說此事後,認為恩師是被騙了,便徹查翔子的下落。他終於查到了翔子的住所,趕過去一看,卻見門上掛著“京極法律事務所”的招牌。大鷹對於得意洋洋的翔子心存戒備,而成為代表律師的京極卻歡欣鼓舞。這時,前往翔子住所的青島,在車站遇到色狼事件。 一流企業“君島化學”的職員安田勉被年輕女子三島麻央指控摸了她屁股,但是安田堅稱自己是無辜的。青島不能袖手旁觀,決定接受安田的辯護委託。不久後,那個安田就被送交檢察院了,而且色狼案總是對被害者有利。本來大唱幫助弱者的高調的翔子,聽了青島介紹完情況後,說這是只有沒人氣律師才接的賠錢買賣,要解除委託。但是,安田突然說了一句話,翔子聽後眼神馬上就變了。

世界級企業太陽制紙的前董事長永島美鈴要委託京極法律事務所為她辯護。美鈴是公司第一位女性董事,但是連續有三個部下控告她職場騷擾,導致她被解職。她不接受這樣的處理,提起民事訴訟,要公司給予賠償,但是在口頭辯論開始前,她的律師突然辭職了。儘管美鈴看起來知性高雅,不像個會搞職場欺淩的人,事務所的管理人、前律師小鳥遊子卻對她有所懷疑。她以不會讓律師接手沒有勝算的案子為由,拒絕為美鈴提供辯護。不過,當聽說美鈴索賠的金額高達三億日元時,翔子馬上被高額的報酬所吸引,接受了委託。 美鈴指名讓青島圭太做她的律師。事務所的代表律師京極雅彥與圭太一起去拜訪負責為太陽制紙辯護的Felix & Temma法律事務所。被告的代理人白鳥美奈子拿出一份錄音給他們。聽完錄音後,京極事務所的諸人都確信這場官司必敗無疑。因為那錄音裡清楚地錄下了美鈴逼部下跳樓以及向對方施暴的事。但是,惟有翔子不肯放棄,她指示事務所團隊繼續進行調查。終於,與美鈴關係最親密的、太陽制紙生產事業部的部長城野優答應做證人。沒想到的是,美鈴卻不肯讓城野出庭。

京極事務所的諸人來到露營業參加聯誼會,在那裡碰見了大鷹高志。實際上,流經這個露營地的河流正是在兩個月打撈起女性被害者屍體的地方。後來,警方發現案件發生當天被害人的丈夫淺野與她一起到過現場,而且,淺野外面有情婦,還給妻子投保了巨額人壽保險。世人都認為淺野是渣男,他也因涉嫌殺人被捕。然而,儘管此案連酌情減刑的餘地都沒有,淺野卻聲明當天自己先回去了,案發時正和情人在新宿約會,所以他主張自己是被冤枉的。大鷹說他一時輕率,接受了淺野的辯護委託。聽完大鷹的話後,翔子覺得這將是宣傳事務所的好機會,便以翻案後功勞歸京極事務所為條件,同意協助大鷹調查。很快,事務所員工們開始重新分析案發當天的目擊證言。 另一方面,本應是此案關鍵人物的淺野無論態度還是記性都讓人不滿意。他的話怎麼聽都像是在撒謊,而京極事務所也沒能找到旁證。就在這時,淺野終於回想起一個可以證明他無罪的細節。他在新宿時,遇到了高中時代的美術老師蟹江光晴夫婦,曾打過招呼。翔子和大鷹馬上前往蟹江夫妻居住的靜岡。然而,蟹江和妻子光代都說沒去過新宿。眼看不在場證據泡湯了,大鷹頭疼得要命。而就在公審當天,翔子從淺野的衝口而出的供述裡,發現了問題。

某個深夜,因病住院的峰島興業的會長峰島圭介去世了。他留下的遺產高達200億日元。因為峰島與妻子離婚,也沒有留下遺書,所以他的獨生子、峰島興業的社長峰島正太郎本應繼承全部財產。但是,一個峰島家的人都不認識的女人出現在追悼會上,情況為之一變。這個叫峰島玲奈的女人,白天當護士,晚上在銀座的高級夜總會叫陪酒女。她稱自己是峰島會長的妻子,有繼承遺產的權力。據她說,峰島會長去世的前一天,準確地說是四個小時前,提交了與她的結婚申請。從法律上講,玲奈有權繼承100億遺產。正太郎慌了手腳,他起訴玲奈,主張峰島會長非自願結婚,所以婚姻無效,玲奈沒有繼承權。另一方面,玲奈則寸步不讓,辯稱自己不是為了錢與會長交往,而是因為會長曾說過想讓她繼承遺產才結的婚。她透過朋友牛郎兼律師助理茅野明,請小鳥遊翔子率領的京極法律事務所為自己辯護。終於到了庭審這一天。玲奈指名擔任辯護律師的京極雅彥,因為是人生中頭一次詢問證人,所以十分賣力。然而,不知何故,茅野作為原告方的證人出庭。而且,會長實際上留有遺書的事也曝光了。情況十分糟糕,翔子開始懷疑玲奈那麼想得到財產的目的何在。就在此時,原告方的辯護律師Felix & Temma的海崎勇人私下裡也做出可疑的行動。

在小鳥遊翔子鼓勵下,青島圭太為了他從前接手的案件能實現逆轉而努力奮鬥。那是受歡迎的學業創業企業的代表、大學町村城被人打成重傷的案子。由在兇器上被檢出指紋,町村的發小兒兼同學武藤正洋遭起訴。當時是青島為他辯護。但是,因為案發前町村曾提議解散企業,所以檢方認為反對解散的武藤有作案動機。而且,町村自己也證實說被武藤打了。所以,在一審中,武藤被判刑。結果這一判決釀成更大的悲劇。他的母親武藤望本來一邊忍受著網路上對兒子的誹謗中傷,一邊努力想證明兒子無罪,一審判決出來後,她便自殺了。因此,此案一直是青島心中的隱痛。青島提起再審,翔子率領事務所團隊協助他搜集有利證據。但是,武藤的父親紘一卻堅信青島救不了他兒子,與青島一刀兩斷。連堅稱自己無罪的武藤也自暴自棄,不肯與青島合作。在這樣艱難的狀況下,翔子仍鼓勵青島不要放棄。另一方面,京極事務所的助理伊藤理惠開始調查身上謎團重重的翔子的過去。

有位叫鹽見一郎的男子來到京極法律事務所諮詢房產糾紛的問題。他為討未婚妻喜歡,一次性付三千萬日元買下一塊地,後來才發現那裡日照不好,噪音嚴重。然而土地的過戶手續已全部完成,無法解除合同。更嚴重的是,土地在未婚妻名下,就算他要起訴仲介也很困難。翔子指示鹽見馬上聯繫未婚妻。一試才發現,他未婚妻的手機號和工作的地方的電話號碼現在都已註銷了。翔子等人確信這一定是結婚詐騙。經過仔細盤問,他們得知鹽見花了30萬日元會費,加入了相田栞擔任代表的高級婚介所「玫瑰新娘」。正是那家婚介所給他介紹的未婚妻。而且,他們還發現了意想不到的事實。原來,前幾天與京極事務所的助理馬場雄一分手的藤原夏純,與鹽見的未婚妻是同一個人。而馬場也和鹽見一樣,給了夏純一大筆錢。翔子等人準備起訴夏純,而唯一能掌握夏純個人資訊的「玫瑰新娘」卻拒絕提供情報。於是,京極事務所的助理伊藤理惠假裝成想找結婚對象的人,到婚介所臥底調查。繞來繞去,翔子總算找到了夏純接觸的機會。沒想到,對方臉皮很厚,而且準備充分。翔子她們打算給夏純下圈套,卻反而陷入困境。就在這時,青島圭太受託與翔子過去的委託人守屋至會面。

以相田栞為中心的“玫瑰新娘”多次對會員進行婚活詐騙。前律師小鳥游翔子率領的京極法律事務所代表受害人鹽見一郎起訴“玫瑰新娘”,結果被告代理律師海崎勇人暗算,一審敗訴。不過,翔子早就想好下一步。她決定在為鹽見上訴的同時,召集全國所有受害者進行集體訴訟。然而,受害們畏首畏尾三心二意,不肯採取行動。翔子與圭太到各地召開集體訴訟說明會,同時收集有利於原告團的情報。他們發現連社會學者高市哲也也被“玫瑰新娘”騙了。如果人氣評論家高市能站出來控訴,那麼社會輿論必能為之一變。翔子和圭太滿懷期待地與高市接觸,沒想到的是,高市根本不承認自己受騙了。雖然集體訴訟撞上了暗礁,但是翔子團隊還是在四處奔走,調查一審中沒能成為證據的詐騙手冊。這時,律師助理茅野明意外地得到某人提供的重要線索。另一方面,Felix & Temma的代表律師天馬壯一郎為了徹底擊敗翔子,也採取了行動。

小鳥遊翔子在去年鶯谷公園的殺人案件中失去了律師資格証,但他總覺得案件另有內情,找來了正在服刑的守屋至,決定重新查找証據。 可是天馬壯一郎律師處處阻撓,更動用律師協會讓京極律師事務所停業。 青島圭太聯同其他京極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和助理,協力找出案件真相,發現其實是貧困救助會的代表大峯聰指示守屋至殺人,小鳥遊翔子在一陣失意後,亦重整決心將當年案件真相公諸於世。 究竟天馬壯一郎律師和大峯聰有甚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為了揭露市瀨徹被殺一案的真相,小島遊和京極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們到處找尋藏有證據的健身室儲物櫃,不過卻遇上重重困難,幸好小島遊遇到了鎧塚刑警,一席話令他重拾信心,最後找到了大峯代表強迫守屋至殺人的關鍵證據。 小島遊終於和天馬律師在法庭上再次碰頭,究竟他能否在法庭上將真相公諸於世...